thé l'après-midi
  • Female
  • 柔佛 豐盛港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Thé l'après-midi'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Bir Tanem
  • Paetiyo
  • Chiron人馬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Taklamakan
  • SRESCO
  • 中砂礁群
  • TV Plus
  • Gai Lan Fa
  • 字詞過度
  • quién soy
  • Seltsames Denken
  • 梭羅河畔

Gifts Received

Gift

thé l'après-midi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thé l'après-midi's Page

Latest Activity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陸紅: 等·一個美麗的錯誤·

不知從哪一年起,似乎已是很久,他和她一直在等待著,企盼著。讀中學時,他是大隊長,她是另一個班的中隊長。他是個英俊的少年,綽號叫“外國人”,高高的個,白皙的臉,挺拔的鼻。她卻是個醜小鴨,小小的眼,倔強而微翹的嘴。每學期年級考試總分張榜,他倆總名列前茅,不是他第一,就是她第一。可他們彼此記住了對方的名字,卻從沒說過一句話。每當他的身影出現在她的教室門口時,她總感覺到那雙會說話的大眼睛向她投來深深的一瞥。有一次,當她驚恐卻又情不自禁地向站在教室門口的他望去時,他正注視著她,友好而純真地朝她微笑,她看呆了。中學畢業,他和她考上了同一所大學。他在物理系,她在中文系。在圖書館和食堂不期而遇時,他依然向她投來親切而迷人的微笑,她則靦腆地向他點點頭。他沒有問她住在哪幢宿舍,她亦不知道他住在幾號樓。他們企求校園里的偶遇,等待對方主動地和自己攀談。每次走過物理實驗樓,她都不由自主地放慢腳步,心里暗暗盼望著能出現他矯健的身影,而他,卻常常冷不防出現在中文系的閱覽室,心不在焉地翻閱著過期的書刊雜志。在一次聖誕晚會上,他和她擦肩而過。他英俊、瀟灑的紳士風度贏得眾多女生的青睞。她優雅、清秀,由昔日的“醜小鴨”變成…See More
Jan 9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薩奇·底子

郭洛·翻譯“那女人講起藝術來盡是莫名其妙的行話,我真感到膩味,”克羅維斯對他的記者朋友說,“她老是喜歡講某些畫‘長在人身上’,仿佛這些畫是種真菌似的。”“這倒使我想起了,”記者說道,“亨利·戴普里斯的故事。我以前給你講過這個故事嗎?”克羅維斯搖了搖頭。“亨利·戴普里斯是盧森堡大公國人氏。他經過深思熟慮之後,當了旅行推銷員。由於職業關系,經常出國。有次在意大利北部一座小城鎮暫住時,從家信里得知,他可以分享一位已故遠房親戚的遺產。“這筆遺產的數目不大,就是從亨利·戴普里斯不抱非分之想的觀點來看也是如此,但卻驅使他考慮享受某些似乎無害的奢侈。這尤其使他想讚助以安德烈斯·賓奇尼先生的文身刺針為代表的當地藝術。賓奇尼先生可算得上意大利有史以來最有才華的文身技藝大師,可那時他一貧如洗,因此便欣然同意以600法郎的金額,在他顧主的脊背上,上自鎖肩胛骨下至腰部,用斑斕的色彩刺上《伊卡洛斯之墜亡》這幅畫。這畫的輪廓逐漸顯現時,戴普里斯先生感到有點失望,因為他原以為伊卡洛斯是個要塞,在三十年戰爭期間被華倫斯坦將軍所攻陷。可這幅作品最後完成時他感到極其滿意,因為所有那些有幸目睹這畫的人都交口稱譽,認為這是賓…See More
Jan 8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肖甘牛編著: 燈花

從前,有一個單身漢名叫都林。他在陡山坡上開梯田種稻谷。太陽熱乎乎地射在他的身上。黃豆大的汗珠從身上一顆顆地滾下地來,再從地上滾到一個石窩窩里。不久,石窩窩里長出一株百合花,柔軟軟的梗子,綠油油的葉子,開著一朵白玉一樣的喇叭花。在紅太陽下,光芒閃閃。一陣清風吹來,百合花搖搖擺擺地發出“咿咿呀呀”的歌聲。都林靠著鋤頭,呆呆地望著:“咦!石頭上長百合花,百合花會唱歌,真奇了!”都林天天上山挖地,百合花天天在石窩上唱歌。都林挖得越起勁,百合花唱得越好聽。有一天早上,都林到山上,看見百合花被野獸碰倒了。他急忙扶起來,說:“百合花呀!這山上野豬多,我帶你回家去吧!”都林雙手捧起百合花回家,種在舂米的石臼里,放在房里窗子下面。白天,都林到山上種地。晚上,他在房里茶油燈下編竹籮筐。他鼻子聞著百合花香,耳朵聽著百合花咿咿呀呀的歌聲,臉上掛著笑容。在一個中秋節的晚上,窗外的月光明亮亮,窗里的燈光紅堂堂,都林在燈光下編竹籮筐。突然,燈芯開了一朵大紅花,紅花里面有個穿白衣裙的美姑娘在唱歌,聲音嘹亮:百合花開的呀芬芬香,燈花開的呀紅堂堂。後生家深夜趕工呀,燈花里來了個白姑娘。燈花忽地閃耀一下,姑娘從燈花里跳了下…See More
Jan 6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劉心武·第八棵饅頭柳

丈夫是搞地質的,出差是家常便飯,總是背袋一背就走了,她從來不送。丈夫下樓出門也從不回頭張望。這回丈夫又走了。門在丈夫背後撞上時,她正站在桌邊收拾碗盤,一副若無其事的表情。但門撞上以後,她卻撂下手里的東西,去往陽台。她站在陽台上朝下望。陽台下面是馬路,馬路邊上栽著一排饅頭柳,饅頭柳的樹冠又大又綠,從樓上俯看下去並不像饅頭而像帳篷。她習慣地朝陽台下往東數第八棵饅頭柳那里望去。她等待著,她知道,再過五六分鐘,丈夫的身影將在那棵饅頭柳下出現。他們這幢樓門開在沒有陽台的一面,從樓門出去繞出樓區前往地鐵入口,必從第八棵饅頭柳那兒經過,然後便被一座治安崗亭遮住視線。每次,她總是欣慰地在預計的時間、預計的位置望見丈夫寬厚的背影,特別是那只經丈夫設計,由她改制的帆布旅行背包,她總默默地對著那脊背、那背包送去她的祝福。但她從未向丈夫吐露過這隱秘的一幕,連兒子也全然未曾察覺。這天她習慣性地去往陽台一站,卻忽然不習慣起來,因為丈夫的背影遲遲沒有出現。他必得去乘坐地鐵直往北京站,不可能改往別的方向。怎麽第八棵饅頭柳下不見他的蹤影?惶急中她痛切地意識到,這往常短暫而穩拿的一瞥於她有多麽重要!她忍不住跑到樓下。樓門…See More
Jan 4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二呆·第一次傷心痛哭

在人的一生中總必然會傷心地痛哭過。我傷心痛哭是在五歲的時候。桃紅柳綠的江南,午後的春風吹得人如醉欲睡。我在靜寂的回廊上,正在發呆,門口忽然響起一陣陣嘈雜聲——來了一個賣小雞雛的。在大人腿縫間,我蹲在一只大籮筐邊,聽到的只是柔美的吱吱之音,看到的是一個個小絨球擁擠地動,我真地如呆似癡了。這時只聽祖母說道:“你可以選一只屬於自己的小雞。”是春風的溫和,上蒼的慈愛揉合起的一種聲音,不但進入我的耳,也進入我的心。在小心靈上,不是一陣欣喜,而是一陣興奮。我沈默著,沒有動手,只癡癡地在看,一心一意在選一只屬於我的小雞。終於我伸出右手的食指,指向一只黑絨球,上頭還有一個小黑絨球。從賣雞人手中,我用一雙顫動的小手,緊張激動地小心捧下那只屬於我的小雞。不知為什麽,我不願將那小黑絨球放在地上,而放在了回廊上的一張方桌上。跪在長凳上,看小雞啄著一粒粒碎米,偶爾望著我,吱吱叫兩聲,那種喜悅溢滿整個小心靈。於是我想:晚上一定要帶它睡在我床上,我想到我可能會壓到它,我必須用一個盒子,讓它睡在我枕邊。小雞大概已經吃飽,一堆稀爛的便溺落在桌上,大人命令:“只能養在地上,不能養在桌上。”小心翼翼地將小雞捧下桌子,放在地…See More
Dec 30, 2017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蓋冒克利德哉:大智大慧

王志沖·翻譯安德萊耶維奇手拿報紙,坐在沙發上打盹兒。突然,有人急促地敲窗,這使安德萊耶維奇有此不知所措,因為他住在八樓,而且他這套房間是沒有陽臺的。起初,他只當是自己的幻覺。但是,聽,敲窗聲再次傳來。陡然,窗戶自動打開,窗臺上顯現出一個男子的身影,這人穿著長長的白襯衫。安德萊耶維奇驚恐地暗想:“是個夢遊病患者吧,他要把我怎麼樣?”只見那男子從窗臺跳到地板上,背後有兩個翅膀擺動了一下。接著,他走到沙發跟前,隨便地挨著安德萊耶維奇坐下,說:“深夜來訪,請您原諒。不過,這是我的工作。有人說,我們天使逍遙自在,終日吃喝玩樂,其實那是胡言亂語。實際上,他對我任意欺壓,刻薄著呢。”安德萊耶維奇一下子沒弄懂,問:“這個‘他’是誰呀?”天使壓低聲音回答:“我告訴你吧,是上帝!”哦,明白了,明白了。那麼,上帝或者您,找我有事兒嗎?”天使說:“您要知道,我是奉他的命令來找您的。我負責分配上帝所賜的東西,也就是智慧。每個人都應該分配到智慧,或多或少罷了。可是昨天我查明,我一時疏忽,您遭到了不公正的對待,也就是說,我忘了分配智慧給您。”安德萊耶維奇怒氣沖沖,從沙發上一躍而起:“什麼什麼!您怎麼能夠如此粗心大意…See More
Dec 24, 2017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阿諾德·貝內特: 訂婚的消息

離塵我每次從倫敦到達五聯市的時候,我的母親從來不到勃斯雷車站來接我,她總是有別的事情要做,並說要為我做“準備”工作。因此,我總是獨自一人從尼普坐車到勃斯雷。今天我自從在尤斯頓車站告別埃格尼斯登上火車之後,就一直在考慮如何把我的特大喜訊告訴母親。往常我每個星期都給母親寫信,告訴她我大部分的活動情況。她不但知道我所有朋友的名字,而且還清楚他們干什麽工作。我在信中經常提起埃格尼斯和她的家庭。但是即使是對自己的母親,我也不好意思寫信說“我想我開始愛上埃格尼斯了”;“我覺得埃格尼斯喜歡我”;“我愛她,我相信她也愛我”;“我總有一天要向她求婚”等等。我向埃格尼斯求了婚,她已經答應嫁給我,而我母親還一點也不知道我的幸福已經臨近。這就是我要告訴母親的特大喜訊。我是一個寡婦的獨生兒子,我是我母親所有的一切。而我卻跟一個她從未見過面的姑娘訂了婚,連一點情況都沒有告訴她。她肯定會大吃一驚,說不定還有些傷心——當然只是在一開始的時候。總之,這局面很傷腦筋。當我走上我家小屋前的台階,手還沒有去按門鈴,媽媽竟為我開了門。她穿著黑綢衫,別著金胸針,像平常一樣,吻了我,對我說:“嗨,菲利普!你好嗎?”“我挺好,媽媽。…See More
Dec 22, 2017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湯吉夫·俄羅帥懷錶

兒子去黑龍江出差,為我捎回一只舊式的懷表。鍍銀外殼、羅馬字盤、航海圖案,古色古香。在上衣口袋里掛上這樣的表,便平添幾分古典紳士般的風采,很讓人高興。表盤上有字:MADE月革命前的俄羅斯產,還是蘇聯解體後的俄羅斯產,我便無從辨別了。只想到,倘是前者,這表就近乎文物;若是後者,那屬舊殼表新制,如同我們各地正在修建和制造的種種假古董一樣。但這表,我還是挺喜歡的。即使是新制吧,它也制得一絲不茍,古樸典雅,又走得極準,並不糊弄人的。“老毛子”的東西,我一向喜歡。雖有傻大黑粗的譏評,卻皮實,用著讓人放心。15年前,茅以升先生的外孫女在我們班上讀書,她告訴我她外公60年代從蘇聯捎回一台冰箱,一直使用至今(1980年),所以我在選購冰箱時竟毫不遲疑地選擇了蘇產的薩拉托夫牌。這冰箱容積小,噪音大,可用了十幾年,眼見得別人家的冰箱一台台壞,一台台修,它卻嗡嗡地響叫著從不出一絲半點兒的毛病。甚至到了我都盼它不如壞掉,好去另換一台大一些的時候,它也依然嗡嗡嗡嗡地恪盡職守。我的電動剃須刀,抽屜里扔著六七把,上海、浙江、深圳、日本產的都有。它們似乎抗不住我的濃密又堅硬的胡須,紛紛地折戟沈沙敗下陣來。後來偶逛洋貨市…See More
Dec 19, 2017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打油詩與張打油

人們常把一些以俚語俗話入詩,不講平仄對仗,所謂“不能登大雅之堂”的詩稱為打油詩。為什麼叫打油詩呢?原來中唐時代,有一位姓張名打油的人,他就愛作這樣的詩,在以詩賦取士的唐朝,他的詩確是“別樹一幟”,引人“注目”。如他的“詠雪”就頗有名:“江山一籠統,井口一窟窿,黃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腫。”“詠雪”通篇無一個雪字,看來這位張打油作詩是動過一番腦筋的。不過張打油之所以闖出牌子,以至這類詩竟冠以他的名字稱之為打油詩,還有一段軼事:有一年冬天,一位大官去祭奠宗祠,剛進大殿,便看見粉刷雪白的照壁上面寫了一首詩:“六出九天雪飄飄,恰似玉女下瓊瑤,有朝一日天晴了,使掃帚的使掃帚,使鍬的使鍬。”大官大怒,立即命令左右,查清作詩人,重重治罪。有位師爺上稟道:“大人不用查了,作這類詩的不會是別人,一定是張打油。”大官立即下令把張打油抓來了。張打油聽了這位大官的呵斥,上前一揖,不緊不慢地說道:“大人,我張打油確愛謅幾句詩,但本事再不濟,也不會寫出這類詩來嘛。不信,小的情願面試。”大人一聽,口氣不小,決定試張打油一下。正好那時安祿山兵困南陽郡,於是便以此為題,要張打油作詩。張打油也不謙讓,脫口吟道:“百萬賊兵困南…See More
Dec 16, 2017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埃德·華萊斯·多疑症

王寧節·翻譯奧特·索里夫人,這位幾乎生了一打孩子的婦人,似乎總不在睛朗的天氣或者白天里分娩。現在,本森醫生連夜開車又去出診。離索里農莊還有一段路。這時,小車前的燈光里出現了一個沿著公路行走的男性的身影,這使本森醫生感到一陣寬慰,他降低車速,注視著這位吃力地頂風行走的人。車子貼近夜行者的身邊,本森剎住車請他上車。那人鉆進了車。“您還要走很遠麽?”醫生問。“我得一直走到底特律。”那人答道。他非常瘦小,那雙小黑眼被頂頭風吹得充滿淚:“能給我一支煙麽?”本森大夫解開外衣扣子後記起自己的香煙是放在大衣的外口袋里,他把煙盒遞給正在自己衣兜里摸火柴的生人。煙燃著了,那人拿住煙盒楞神片刻,然後向本森說:“也許您不會介意?先生,我想再拿一支呆會兒抽。”他晃晃煙盒又取出一支來,不等主人回話。本森大夫感覺到,有只手觸到了他的口袋。“我把它放回您的衣兜吧。”這個瘦小的家夥說。本森急忙伸手想接住煙盒,但他不無惱怒地發現,煙盒已經裝在他的衣兜里了。片刻之後,本森說:“到底特律去?”“到一家汽車工廠去找份活干。”“戰時您在軍隊里干過麽?”“在前線開了四年救護車。”“是麽?我就是醫生,我叫本森。”“這車子里充滿藥味。…See More
Dec 14, 2017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劉以·打錯了

一電話鈴響的時候,陳熙躺在床上看天花板。電話是吳麗嫦打來的。吳麗嫦約他到“利舞臺”去看五點半那一場的電影。他的情緒頓時振奮起來,以敏捷的動作剃須、梳頭、更換衣服。更換衣服時,噓噓地用口哨吹奏“勇敢的中國人”。換好衣服,站在衣櫃前端詳鏡子里的自己,覺得有必要買一件名廠的運動衫了。他愛麗嫦,麗嫦也愛他。只要找到工作,就可以到婚姻注冊處去登記。他剛從美國回來,雖已拿到學位,找工作,仍須依靠運氣。運氣好,很快就可以找到;運氣不好,可能還要等一個時期。他已寄出七八封應征信,這幾天應有回音,正因為這樣,這幾天他老是呆在家里等那些機構的職員打電話來。非必要,不出街。不過,麗嫦打電話來約他去看電影,他是一定要去的。現在已是四點五十分,必須盡快趕去“利舞臺”。遲到,麗嫦會生氣。於是,大踏步走去拉開大門,拉開鐵閘,走到外邊,轉過身來,關上大門,關上鐵閘,搭電梯,下樓,走出大廈,懷著輕松的心情朝巴士站走去。剛走到巴士站,一輛巴士疾駛而來。巴士在不受控制的情況下沖向巴士站,撞倒陳熙和一個老婦人和一個女童後,將他們壓成肉醬。二電話鈴響的時候,陳熙躺在床上看天花板。電話是吳麗嫦打來的。吳麗嫦約他到“利舞臺”去看五…See More
Dec 13, 2017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趙國輝·法官

查理·哈斯克爾去世時,留下了妻子和9個孩子,他們靠一小塊土地為生,住在一所有4間屋的房子里。約翰是家里的長子,所以他的母親告訴他,他必須承擔起照顧全家的責任。那年他16歲。約翰到鎮里最有錢的人、法官多恩那兒去要一美元,那是法官買約翰父親的玉米時欠的錢。法官多恩把錢給了他。然後,法官說,約翰的父親也欠他一些錢。他說那個農夫曾向他借了40美元。“你打算什麽時候還給我你父親欠我的錢?”法官問約翰。“我希望你不要像你的父親那樣,”他說,“他是個懶漢,從不賣力氣干活。”那一年的夏天,除了星期天,約翰天天都到別人的田里干活;每天晚上和星期天全天在自己家的地里干活。到了夏天結束的時候,約翰積攢了5美元交給法官。冬季天氣太冷,不能耕種,約翰的朋友、印第安人塞夫給他提供了一個在冬季掙錢的機會。塞夫說,他將教約翰怎樣追逐、誘捕動物,獲取獸皮。他告訴這個男孩,靠狩獵他能夠掙到很多錢。但是他說,約翰需要75美元買一桿槍和捕獵用的繩、網,以及在樹林里過冬的食物。約翰去見法官多恩,說明了他的打算,法官同意借給他所需要的那筆錢。11月1日,約翰吻別了母親,和塞夫一起離開了家。他的背上背著一大袋食物、一桿新槍和捕獵用…See More
Dec 11, 2017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柯里德·第一瓶香檳酒

郝平萍·翻譯當我愛上16歲的英格時,我正好17歲。我們是在遊泳池里認識的。然而,我們的友誼當時只限制在冷飲店里的約會。每當我想英格的時候(我每天要想她上百次),就興奮地等待和她的再次見面。當她真的又來到我身邊時,我事先準備好的許多美麗動人的句子都不翼而飛了。我膽怯、拘謹地坐在她身邊,手腳無處放,不知所措。英格肯定也察覺到了這些,因為她在不斷地設法讓我活潑起來,或者讓我感到我是她的保護人。我的自信心由此也堅定起來了。我拼命地鼓起勇氣,開始定期地邀請我的英格去遊泳或去冷飲店。事情朝著順利的方向發展。直到有一天英格告訴我,她對去冷飲店已感到厭倦了。那是小孩子去的地方。她要正正經經地出去一趟,像她姐姐那樣去喝一杯香檳酒。起初我裝著什麽也沒聽見。但我的耳朵里卻不停地重覆著香檳酒這幾個字。我僅有的零錢幾乎都花完了。盡管如此,我仍不露聲色,而是用漫不經心的口氣說道:“香檳酒,好呀,為什麽不去喝一杯呢!”我的話似乎在表明,喝這種飲料對我來講就像做任何一件理所當然的事一樣。人在熱戀中是什麽都能裝得出來的。錢終於存夠了。我帶著熱戀的人來到城里最好的一座酒巴。這里富麗堂皇,婉轉動人的音樂在低聲地圍繞著我們,…See More
Dec 9, 2017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金力明:第九封信

“我很好!一切都很正常。胳膊恢覆得很快,剛做過透視,再過一星期就可以拆石膏了……”她提筆寫道。可是她想寫的卻是:“快回來吧,我唯一的遠在天邊的骨肉!我糟透了。現在,我僅有的願望就是希望能再看你一眼了。我的這骨折不是通常的骨折,剛從醫院里回來,我能從醫生們的眼神里看出來,很快,我就要離開人世了。”可是她是母親,她不能這麽寫。死是肯定的了,對於她的孩子來說,這是一種難以承受的打擊。可是要是她趕了回來,停止了兩個月後即將完成的學業,面臨她的將是雙重的災難。而一份就已經過重了……我不能再給她添加那另外的一份了……自從有了這一想法後,每天,她都強打精神,開始想為她的孩子再做一些她所能做的事。她開始一封一封地寫起信來。這是她一直保持著的習慣,每周一封信。為了瞞住事實,每一封信都用的是一種平和而又輕松的語氣。寫滿了八封信後,在寫第九封時,她的四肢便有些不聽使喚了。她有些後悔,她想到現在就是再想改變主意,想讓她孩子馬上回來,怕都已經來不及了。可是這第九封信她還是堅持著寫完了。有時一整天,她只能寫上一兩句。死期臨近了,病房里那位專職護士答應了她這嚴肅的要求,同意在她死後將按著順序,照樣每周一封地發出這些…See More
Dec 8, 2017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深雪·當鋪

中年男人擁有一間當鋪。它位於繁華大街之盡頭,人車往還,塵多煙濃。但當鋪的一角卻出奇的幽靜,塵不進煙不熏,陣陣爽心涼意。這間當鋪的出現,仿佛只是偶然,抑或只是一種幻覺。但站在櫃台後的男人卻是實實在在的,你遞上有價值的東西,他會把一疊厚厚的紙幣推到你面前。本來現今社會經濟發達,只要肯努力,沒有找不到工作的道理,太平盛世,要愁的不再只是溫飽。按道理,當鋪的生意應該很清淡。無論時勢變得怎樣,經濟狀況如何,它總有一定的客路——因為,它收受的不只是金銀銅鐵,它收受的是一切你願意當的東西。這一天,中年男人準備了一個直徑8寸的玻璃瓶。他用高溫把它消過毒後,以備下午使用。中年男人想,那個客人今天必定會再來,他每一天都在等錢用。他已經賣了他的股票,然後是公司,繼而是汽車、古董、房子。3個月前他還賣了妻子、女兒,然後又賣他的兒子。中年男人一直注視這人的存在。他計算過,這人會在破產後第47天來和他交易。果然,他準時來了,帶著一身一心的落魄。下午3時,當鋪的門被推開,破產的客人舉步艱難地走進來。他面容憔悴,頭發斑白,而且,左手和右腳沒有了,被整齊地砍去,留下空空如也的衫袖和褲管。中年男人讓他先開口。他說:“我還…See More
Dec 5, 2017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萊陶·賴圖哈德: 登場

一位先生走進來。“我就是,”他說。“請您再試一試,”我們喊。他重新走進來。“這兒是我,”他說。“不比前一次好多少,”我們喊。他又一次踏進房間。“事情和我有關,”他說。“這個開頭不好,”我們喊。他又一次走進來。“哈羅,”他喊著,招了招手。“請別這樣,”我們說。他又作了一次嘗試。“我又來啦,”他喊。“這回差不離了,”我們喊。他再次走進來。“一個你們期待已久的人來了,”他說。“重覆一次,”我們喊。可是,唉,我們遲疑不決的時間太長了,這回他到了外面,再也沒有進來,跑掉了。盡管我們打開房門,急匆匆地跑到街上四下張望,卻再也瞧不見他的影蹤。See More
Dec 4, 2017

Thé l'après-midi's Blog

肖甘牛編著: 燈花

Posted on October 4, 2017 at 10:00pm 0 Comments

從前,有一個單身漢名叫都林。他在陡山坡上開梯田種稻谷。太陽熱乎乎地射在他的身上。黃豆大的汗珠從身上一顆顆地滾下地來,再從地上滾到一個石窩窩里。

不久,石窩窩里長出一株百合花,柔軟軟的梗子,綠油油的葉子,開著一朵白玉一樣的喇叭花。在紅太陽下,光芒閃閃。一陣清風吹來,百合花搖搖擺擺地發出“咿咿呀呀”的歌聲。

都林靠著鋤頭,呆呆地望著:“咦!石頭上長百合花,百合花會唱歌,真奇了!”

都林天天上山挖地,百合花天天在石窩上唱歌。都林挖得越起勁,百合花唱得越好聽。

有一天早上,都林到山上,看見百合花被野獸碰倒了。他急忙扶起來,說:“百合花呀!這山上野豬多,我帶你回家去吧!”…

Continue

陸紅: 等·一個美麗的錯誤·

Posted on October 3, 2017 at 10:00pm 0 Comments

不知從哪一年起,似乎已是很久,他和她一直在等待著,企盼著。

讀中學時,他是大隊長,她是另一個班的中隊長。他是個英俊的少年,綽號叫“外國人”,高高的個,白皙的臉,挺拔的鼻。她卻是個醜小鴨,小小的眼,倔強而微翹的嘴。每學期年級考試總分張榜,他倆總名列前茅,不是他第一,就是她第一。可他們彼此記住了對方的名字,卻從沒說過一句話。每當他的身影出現在她的教室門口時,她總感覺到那雙會說話的大眼睛向她投來深深的一瞥。有一次,當她驚恐卻又情不自禁地向站在教室門口的他望去時,他正注視著她,友好而純真地朝她微笑,她看呆了。…

Continue

薩奇·底子

Posted on October 2, 2017 at 10:00pm 0 Comments

郭洛·翻譯

“那女人講起藝術來盡是莫名其妙的行話,我真感到膩味,”克羅維斯對他的記者朋友說,“她老是喜歡講某些畫‘長在人身上’,仿佛這些畫是種真菌似的。”

“這倒使我想起了,”記者說道,“亨利·戴普里斯的故事。我以前給你講過這個故事嗎?”

克羅維斯搖了搖頭。

“亨利·戴普里斯是盧森堡大公國人氏。他經過深思熟慮之後,當了旅行推銷員。由於職業關系,經常出國。有次在意大利北部一座小城鎮暫住時,從家信里得知,他可以分享一位已故遠房親戚的遺產。…

Continue

劉心武·第八棵饅頭柳

Posted on October 1, 2017 at 10:00pm 0 Comments

丈夫是搞地質的,出差是家常便飯,總是背袋一背就走了,她從來不送。丈夫下樓出門也從不回頭張望。

這回丈夫又走了。門在丈夫背後撞上時,她正站在桌邊收拾碗盤,一副若無其事的表情。但門撞上以後,她卻撂下手里的東西,去往陽台。她站在陽台上朝下望。陽台下面是馬路,馬路邊上栽著一排饅頭柳,饅頭柳的樹冠又大又綠,從樓上俯看下去並不像饅頭而像帳篷。她習慣地朝陽台下往東數第八棵饅頭柳那里望去。她等待著,她知道,再過五六分鐘,丈夫的身影將在那棵饅頭柳下出現。他們這幢樓門開在沒有陽台的一面,從樓門出去繞出樓區前往地鐵入口,必從第八棵饅頭柳那兒經過,然後便被一座治安崗亭遮住視線。每次,她總是欣慰地在預計的時間、預計的位置望見丈夫寬厚的背影,特別是那只經丈夫設計,由她改制的帆布旅行背包,她總默默地對著那脊背、那背包送去她的祝福。但她從未向丈夫吐露過這隱秘的一幕,連兒子也全然未曾察覺。…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