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yzylorda's Blog (132)

井上靖《敦煌》(52)

離出發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朱王禮一到,就率領一千餘人的隊伍從北門出城而去。行德率留守的三百名官兵到城門口送行。行德看到出征的將士鬥志並不旺盛,與當初作為西夏軍前鋒的時候相比,朱王禮的這支部隊已經不能同日而語了。部隊中半數以上的人是延惠的部下,缺乏訓練,也沒有什麽戰鬥經驗,只是在瓜州城受到過西夏軍火箭攻擊的洗禮。朱王禮將自己的老部下組成一支騎兵隊,而將瓜州兵編成步兵隊。步兵隊與騎兵隊隔得不遠,人和馬都吐出白色的氣息。部隊一出城門就消失在黎明前的黑暗之中。

趙行德送走朱王禮的部隊後,隨即命令自己的三百名部下到北門集結,他在那里設置了大本營,並對六座城門各自分派了少數士兵把守。…

Continue

Added by Qyzylorda on July 14, 2021 at 9:41am — No Comments

井上靖《敦煌》(51) 第09章

09章·朱王禮出征托後事 趙行德抄經了夙願

趙行德辭別延惠,回到自己的營房後,腦海里還不時地浮現出三位僧人埋頭整理經卷的形象。正像延惠所說的那樣,沙州城不久就會燒成灰燼。寺廟、財寶、經卷,一切都將在大火中化為烏有。瓜州發生的悲劇將在沙州再現。但是眼下就真地無事可幹,只好坐以待斃嗎?

行德全無睡意,躺在炕上,閉著眼睛冥思苦想。部隊要到天亮才會出發,這一夜看來是睡不成了。也許此生像這樣躺著休息的時間再也不會有了,這是最後一次。行德心神不定地躺在炕上,周圍寂靜無聲。行德感到這一夜比以前的任何一夜都安靜,這是一種滲入骨髓的靜謐。…

Continue

Added by Qyzylorda on July 1, 2021 at 9:23pm — No Comments

井上靖《敦煌》(50)

行德又問道。青年僧人臉上馬上露出輕蔑的神色,一直保持沈默的另一位僧人說道:

“已經讀過的經卷,寥寥無幾,而尚未讀過的經卷卻浩如煙海。吾等有心讀經,故而立志留守。”

這一番話使行德感到羞愧難當,臉上滲出細微的汗珠。曾幾何時,自己不也暗自立下過同樣的誓言嗎?

 

行德匆匆從寺中走出來,他很想立刻就見到延惠。延惠一定在曹賢順的府上。行德想到這里,朝著王府的方向大步流星地走去。街上仍然一片混亂,一路上他至少遇到幾十起避難的人群,還不時地要給他們讓路。…

Continue

Added by Qyzylorda on July 1, 2021 at 9:17pm — No Comments

井上靖《敦煌》(49)

尉遲光說完,盯著行德,好像在觀察他的反應。 

“東西放到那里,西夏軍是不會去碰它的。李元昊篤信佛教,他不會燒毀、也不會損壞佛窟。現在鳴沙山上已經開挖了三百多處石窟。這些石窟中有幾處內部還有挖了一半的洞穴。我們可把寶物藏到洞穴里,再將洞穴用灰漿封起來。如果回教徒打來的話,就算他們毀了千佛洞,也找不到石窟內部的洞穴。他們認為佛教是異教,對於與佛教有關的東西會避而遠之。他們不會駐紮在石窟中,甚至不會把石窟作為馬廄。就是有人不信邪,石窟里邊的洞穴也是安全的。”…

Continue

Added by Qyzylorda on June 21, 2021 at 9:00pm — No Comments

井上靖《敦煌》(48)

尉遲光不動聲色地對行德說出了這些擊中要害的話。他的臉上在夕照下透出一種冷酷的表情。他見行德並不答話,又說道:

“你到城里去看看,有意思得很。那些人都不知如何是好,只好木然處之。有些傢伙橫下一條心,把所有的駱駝、馬匹和財產都弄出城外,結果搞得一無所有,兩手空空。還不用等到沙漠中的回鶻人打來,阿西亞人和龍族人早就磨拳擦掌,守候多時了,這真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他們把這些人的東西搶得一乾二凈,連衣服都剝得精光。”



尉遲光突然小聲說道:



“但是我有辦法,我知道一個藏寶的地方。不管是西夏軍還是回鶻人打過來,都萬無一失。”…

Continue

Added by Qyzylorda on June 19, 2021 at 8:30pm — No Comments

井上靖《敦煌》(47)

心高氣傲的尉遲光一時語塞,思量了一陣後接著說道:

“我要活下去,一定要親眼看到這一天。亂世出英雄,我定能乘此機會重振尉遲王朝之祖業。”

行德在一旁思忖,無論局面如何變化,這個楞頭青看來都可以對付,這一點他倒不是說大話。到時候這個傢伙就不是用駱駝,而是用大象組成商隊,照樣打著“毗沙門天”的旗子,在沙漠里來回穿梭經商。



宴席過後,賢順擔心三四日內西夏軍就會襲來,特意吩咐朱王禮讓部隊充分休整,做好迎戰準備。他還說,他會令城中守軍到城外挖掘陷馬坑,以防不測。…

Continue

Added by Qyzylorda on June 17, 2021 at 8:30pm — No Comments

井上靖《敦煌》(46)

朱王禮對延惠的怯懦再也無法忍耐下去了,大聲斷喝道:

“回教徒是什麽東西?他們的象軍更是不堪一擊。我們真正的敵人是西夏,是李元昊!那個傢伙想殺盡漢人,踏平沙州。”

朱王禮向部隊下達了立即進發的命令。…

Continue

Added by Qyzylorda on June 14, 2021 at 8:30pm — No Comments

井上靖《敦煌》(45)

行德忽然從睡夢中醒來,睜開眼向四周張望,到處都是緊靠著牲畜身邊睡著了的士兵。這一個個由士兵和駱駝馬匹組成的群像,就像是已經在沙漠中存在了幾千年一樣,與石雕並無差別。他們一動也不動,讓人懷疑生命是否已從他們的驅體中消亡了。行德疲勞已極,加上連日來睡眠不足,他也一動不動地靠在一匹馬的身邊,只是睜著眼睛。行德將頭微微地轉動了一下,一串像鏈條似的駝隊映入了他的眼簾。看上去大約有一百多頭駱駝。駝隊離得很遠,看得不太清楚。

行德思忖,這支駝隊是從哪里來的呢?駝隊正在朝這個方向走來,距離太遠,還不知要花多少時間,他們才能走過來。駝隊走到一個沙丘的腳下,行德看不到他們了。過了很長時間之後駝隊再次露面,這時他們已經離得很近了。

行德睡眼朦朧,突然他看到一頭駱駝的背上樹著一面旗子,上面有“毗沙門天”的標記。…

Continue

Added by Qyzylorda on December 7, 2019 at 1:24pm — No Comments

井上靖《敦煌》(44) 第 8章

行德剛一跑出來,大火就燒著了太守府的房子。街上火星四散,行德不得不時常繞道而行。城里此時已經到處起火,烏黑的濃煙散發出焦臭。

行德終於來到了西門,最後剩下的百餘名騎兵正準備撤離。一名士兵讓了一匹馬給行德,行德跨上馬向城外跑去。他們四五個人一組,分散而行。跑出去一程後,行德回頭看時,瓜州城已成一片火海。

趙行德第二天清早在一條乾涸的河道岸邊見到了朱王禮,他正在集結隊伍。逃難的百姓全無蹤影,說是都跑到瓜州城外附近的幾個部落中去了。

 

朱王禮在撤退時將貯藏在瓜州城外剛剛收獲的糧食都放火燒了,所以他說西夏大軍絕不可能立即隨後追來。…

Continue

Added by Qyzylorda on December 7, 2019 at 1:19pm — No Comments

井上靖《敦煌》(43)

朱王禮說。當然,行德要將自己的耳朵貼近朱王禮的嘴邊才能聽清他講的話。 

“這次算他命大。不殺此賊,死不甘休。你也聽見了!”



朱王禮的眼里充滿了復仇的怒火。正如朱王禮所說,散佈在原野上的部隊都集中到一起,在一個地點駐紮下來,並未急於向前行進。

短暫的、令人焦急的白天過去了,夜幕降臨。本來打算趁夜晚加緊組織百姓出城避難,但是西夏軍比朱王禮預想的來得更早,天剛黑,他們就衝了過來。…

Continue

Added by Qyzylorda on December 7, 2019 at 1:17pm — No Comments

井上靖《敦煌》(42)

行德已經看到西夏的先頭部隊進了朝京門。從高高的城上看下去,他發現先鋒部隊士兵的臉色很難看。他們騎的幾乎都是黑馬,一個個顯得精疲力盡,可能是連日征戰,實在太疲憊了的原因。他們進城後,後面緊跟著的是朱王禮部。先鋒部隊進入城門後,由大個子軍官引向城內,馬蹄聲使得人們的心情更加緊張。

朱王禮的部隊依次走到了城門近前,行德屏住呼吸,等著他們入城。當最後一名士兵進來之後,兩扇城門被關閉了。

這時,小個子軍官大聲地吼叫起來,真不知道他這麽小的個子,哪來這麽大的聲音。城下的弓箭手聽到召喚聲,一齊跑上城來。

 …

Continue

Added by Qyzylorda on December 7, 2019 at 1:15pm — No Comments

井上靖《敦煌》(41)

清晨,天色微明,大街小巷開始騷動起來。一群群的男女老少,急匆匆地從自己家中跑出來。有的人雙手指天,仰天長嘆,有的人乾脆一屁股坐在地上,大聲叫喊。過了一陣子之後,看見人家都匆匆離去,這些人又都爬起來朝前走去。 

趙行德緊急集合剛剛返城的部隊和駐紮在城西北角的留守部隊,命令他們立即全副武裝起來。此時城內一片混亂,大街上擠滿了驚慌失措的人們和亂七八糟的東西,簡直像捅翻了馬蜂窩。

 …

Continue

Added by Qyzylorda on December 7, 2019 at 1:15pm — No Comments

井上靖《敦煌》(40)

天色已晚,城里一片昏暗。在外廝殺長達十個月的兵士們剛剛回來,一個個喝得酩酊大醉,四處騷擾。大街小巷里充滿了怒罵聲和喊叫聲。

“不要讓兵士回營歇息,就這樣睡在這里。”

朱王禮對行德下了一道命令。身上的血腥味還沒有洗凈,官兵們又處在了緊張待命的狀態。

“原來駐守城內的部隊與延惠的地方守軍,明天一早緊急集合,全副武裝,帶上弓箭。瞄準李元昊,給我狠狠地射。”

朱王禮站起來,穿過一大群士兵,向自己的公館走去。趙行德還要與朱王禮商量突襲李元昊的辦法以及戰鬥人員的配置,所以他也跟在朱王禮身後走去。…

Continue

Added by Qyzylorda on December 7, 2019 at 1:13pm — No Comments

井上靖《敦煌》(39)

要想聽清楚朱王禮的話很困難,但是行德一句也沒有聽漏。朱王禮是不是曾經佔有了那回鶻女子呢?這個疑念一直留在行德的心里,他很想將此事弄個水落石出,幾次三番,話都到了嘴邊,又被強忍下去了。

“那串項鏈又是何故呢?”

行德還是忍不住問道。

“李元昊奪走那女子時,我想拿點東西做個留念。”

“是她所贈之物?”

“不,是我搶過來的。我把項鏈抓在手中時,她一句話也沒說,從脖子上取下來給了我。”…

Continue

Added by Qyzylorda on December 7, 2019 at 1:12pm — No Comments

井上靖《敦煌》(38) 第7章

7章·報仇雪恨朱王禮兵變 喪魂落魄曹延惠棄城

趙行德他們接到朱王禮的第三封信後大約過了十天,朱王禮就率領部隊踏上了歸途,他們離開瓜州城已有十個月之久。時值初冬。近日來外面下冰雹,拇指大的雹子砸在地上發出“咚咚”的響聲,人們簡直不能出門。

這一天的早晨,朱王禮派人來報,部隊黃昏時分可以進城。趙行德聞訊後連忙安排部下準備歡迎。同時還要準備迎接隨後就到的李元昊和西夏軍本部人馬。因為不知道到底要來多少人,行德將全城的將士都動員起來,從瓜州周圍的部落中籌集糧食。連日來的冰雹使得這項工作不得不暫時中止。…

Continue

Added by Qyzylorda on December 7, 2019 at 1:10pm — No Comments

井上靖《敦煌》(37)

上次來的戰報是用西夏文書寫的,而這次是用漢文書寫的,原來識西夏文的人可能已在這損失的三千人中。但不管怎樣,從戰報的文字中仍然無法看出戰況的發展是否對西夏軍有利。最後說到的“損失三千人”,畢竟是一個很大的損失。與前次所說的五百人相加,朱王禮部已經損失了五分之四。這回的來使原是瓜州城里留守部隊派去送回信的人,並未直接到前線參戰,所以除了信上說的以外,其它情況一概不知。十一月初,接到朱王禮的第三次戰報。這次比前兩次更加簡單,還是用漢字寫的。 

“於蕃地轉戰兩百餘日,角廝羅兵敗南逃,我部奉命撤回。元昊亦率本部向瓜州進發。”…

Continue

Added by Qyzylorda on December 7, 2019 at 1:09pm — No Comments

井上靖《敦煌》(36)

應朱王禮的傳喚,趙行德來到將軍府上。

“想去嗎?”

朱王禮單刀直入地問道。

“當然願往。”

行德答道。

“也許不能活著回來了。”

“無妨。” …

Continue

Added by Qyzylorda on December 7, 2019 at 1:07pm — No Comments

井上靖《敦煌》(35)

行德到頭來並沒有向朱王禮問起他與那個回鶻女子的關係,也沒有再提起那條項鏈的事。不管那條項鏈是她的,或者不是她的,已經與他和那女子之間毫無關係了。

自從“項鏈事件”以後半月有餘,尉遲光又突然來到行德的公館。尉遲光這次是從興慶回來,只在瓜州住兩三天就又要去沙州。算起來,至今也有一年未通音信了。 

尉遲光來訪的時候已近黃昏,太陽落山,寒氣四起。尉遲光還是那副兇悍的樣子,目光銳利,咄咄逼人。行德讓他坐下說話,他也不客氣,一屁股坐到一張椅子上,張口就言明,今天不問個明白是不會回去的,接著又說:

 …

Continue

Added by Qyzylorda on December 7, 2019 at 1:05pm — No Comments

井上靖《敦煌》(34)第 6章

6章·舊情未了將軍怒斥嬌兒 積怨難消太守責怪家兄

從明道二年的夏天一直到第二年的景佑元年(公元一零三三年~一零三四年),趙行德離開了部隊,在瓜州王曹延惠的府上潛心翻譯佛經。延惠為譯經專門提供了一所公館。秋末,興慶的六名漢人學士終於到達瓜州,加入到譯經的工作中來。譯經的工作夜以繼日,進展順利。連同行德自己,共七人,他們將經卷分為涅部、般若部、法華部、阿含部、論部和陀羅尼,分工承擔。

瓜州的天氣正所謂“嚴寒九十天,酷暑五十日”,一年到頭極少下雨。冬、春兩季,刺骨的寒風卷起漫天的黃沙,鋪天蓋地,經常是數日不息,直颳得天昏地暗,晝夜不分。…

Continue

Added by Qyzylorda on December 7, 2019 at 1:03pm — No Comments

井上靖《敦煌》(33)

尉遲光的口氣反而平靜下來。行德沒有回答。他不願意告訴面前的這個無賴,這串項鏈是從回鶻王女手中得到的。

“這麽重要的東西還是你拿著吧。把它收好了。”



尉遲光想了想,將項鏈扔還給了行德,好像忘了打行德的事,徑自掉頭走了。項鏈已經斷了,幸好沒有弄散,玉珠一個也沒丟。

經過這件事後,尉遲光改變了對行德的態度,比以前好多了。在整個駝隊里,只有對待行德,他不再說粗話了,而且還時常湊到行德身邊來,打聽玉珠項鏈的來歷。

 …

Continue

Added by Qyzylorda on December 7, 2019 at 1:01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