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利奧走後,王道士也暫時離開了藏經洞。由於藏經的數量的減少,遊客也無心觀賞了,甚至有人對此事起了責難之意。

以後的數年中,日本和俄國的探險家又來找過王道士。王道士對手中剩下的寶物越來越少深感惋惜,同時又迫於貧困,還是不得不拿它來換錢度日。他心里一直在想,為什麽這些外國人都跑到這里來買這些舊書呢?

俄國人走了之後,又過了一年,從北京來了一些軍人。他們把洞里剩下的經卷全都用馬馱走了。這些軍人來時王道士躲了起來。他打聽到這些軍人都走了時,又到藏經洞來了一趟,但是洞里連一片紙都沒剩下,一空如洗。王道士點了一盞燈火,走進洞內。周圍的洞壁上只在北面畫有壁畫,這時也都可以看得到了。畫上畫的僧侶穿著朱色的衣服,站在他們對面的女人的裙裾是青色的,王道士面對這些精美的壁畫,看得目瞪口呆。

王道士從洞里出來,坐在石窟口前的一塊石頭上。千佛洞前茂盛的樹木在清風的吹拂中輕輕地搖動。柔和的陽光下,四周靜悄悄的。王道士懶洋洋地看著這些風景,心里在想,這個洞里藏的古籍還不知道是多麽貴重的物品呢?如果不是這樣,那為什麽那些老毛子會一個接一個地跑到這里來買呢?自己眼拙,看不出其中的價值。報告給縣衙,他們也搞不清楚。看到外國人拿走了那麽多以後,連北京的軍爺也坐不住了。自己肯定幹了一件蠢事,與人家做了一樁最不劃算的買賣。王道士想到自己讓一個千載難逢的發財機會從眼皮下白白溜了過去,沮喪得不得了,呆呆地坐在那里不願起來。

事實上,藏經洞里的寶物比王道士想像的具有更加巨大的價值。這種巨大的價值就連將經卷運走後向學術界做了介紹的斯泰因和貝利奧在當時都並不了解。

這些經書的種類繁多,全部共有四萬卷,包括公元三、四世紀時的貝葉梵文佛典,用古突厥文、突厥文、藏文、西夏文等文字寫成的佛經,世界上最古老的手抄經文,甚至還有大藏經中都未曾收集到的佛典。出土的藏經中還有禪定傳燈史的貴重資料,各種極具價值的地方誌,摩尼教和景教的教義傳史書。特別是其中大量的梵文和藏文典籍等,對於當今古代語言文字的研究有著開創新紀元的重大作用。另外,其中包含的各類史料也在很大程度上改變了以往的東洋史學和中國史學的研究。

可以毫不誇張地說,敦煌石窟出土經卷不僅對東洋史學,對世界文化史上的所有領域而言,也都是燦爛輝煌的瑰寶。要想判明它們對這些領域的改變將起到的重大作用,還需要後人付出更多的時間。

作者後記:拙著於《群像》雜誌昭和三十四年一月至五月刊上分次連載。寫作過程中曾蒙京都大學人文科學研究所的藤枝晃先生鼎力相助,深受教益。付梓在即,謹向先生深表謝意。(乙亥年七月廿五日於武龍山精舍趙健章。)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