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行德並非一人獨自站在那里,他看到朱王禮就在前面,正朝自己這邊張望。夕陽的餘輝將他的臉映得通紅,行德從沒有看過老隊長有這樣的的臉色。朱王禮的兩隻眼睛里燃燒著憤怒的火焰。

 

突然,朱王禮的眼光變得溫和起來,他開口說道:

 

“我想給你一件東西。現在一時怎麽也找不到了。就是那串回鶻女人的首飾。廝殺中不知失落到哪里去了。這串首飾丟失了,我的生命也就到頭了,再也沒有希望去取李元昊的首級。非常遺憾,卻也只好無可奈何了。”

 

說到這里,幾支利箭飛來,射穿了朱王禮的身體。行德連忙上前,想幫他將箭拔出。

 

“不要拔。”

 

朱王禮用嚴厲的口氣說道。

 

“我一直期望著有這麽一天,你看。”

 

說著他將佩刀拔出,兩手握住刀把,將刀刃插入口中。

 

“你要幹什麽?”

 

行德大驚,失聲叫道。但就在這一瞬間,朱王禮一躍而起,頭朝下腳朝上,跳下崖去。

 

行德被自己的驚叫聲喚醒,只覺得心跳急劇,渾身冷汗淋漓。正在此時,門外傳來一陣騷動的聲音。

 

行德急忙起來,推開門一看,一大群士兵手持枯蘆葦紮成的火把,發瘋似地大喊大叫,正從門口跑過。一群跑過去,又接著一群。

 

行德向著大本營急速地跑去。他在營門口看到兔唇隊長也像發瘋似地大聲狂叫,來回亂走。手持火把的士兵從各條小巷來到大本營門口,然後又從這里向四處散去。

 

行德走到兔唇隊長的身邊問道:

 

“這是幹什麽?”

 

他咧著兔唇大嘴笑道:

 

“燒城,燒城!”

 

“是朱王禮大人的命令嗎?”

 

行德感到一種不祥之兆,他問道。

 

“剛剛接到前方來報,老隊長已經戰死了。我們把城燒了,各自逃命吧。”

 

兔唇隊長根本不想聽行德講什麽,他處在一種亢奮的精神狀態中,揮動著兩臂,不斷地向周圍的士兵喊道:

 

“點火,燒城!”

 

行德不知怎麽感到可以從城上看到前方的戰場,他登上了城墻。但是城上什麽也看不到。沈浸在落日殘照中的原野上一片死寂。凝神細聽,從遙遠的地方傳來一種與城內的騷動絕然不同的廝殺聲。再向城里看,到處都開始冒起一股股濃煙。

 

已經點火了,黑煙籠罩著沙州城的上空,遮住了僅有的一點夕陽餘輝。

 

行德從城上下來,心中有一種“人到此時萬事休”的感覺。從聽到朱王禮已經戰死的消息那一瞬間起,行德就失去了精神上的支柱。老隊長如果還活著,自己也還願意活下去。現在他死了,自己再活下去還有什麽意思呢?行德下城來後,城里的火越燒越旺,烈火中發出的一陣陣爆裂的聲響。

 

行德來到北門,在一塊大石頭上坐下來。四周一個人影都沒有,大聲狂叫的兔唇隊長和士兵們都不見了。但是行德卻看到了一員武將的雄姿,就在他的眼前。他正是口含利刃,飛身跳崖的朱王禮。朱王禮竭盡全力,一直戰到刀劍折、弓箭絕,最後跳崖自盡,一縷忠魂還不願離去,又來顯形,以表心跡。

 

行德就這樣呆坐在那里。過了許久,突然一陣熱風吹來,才把他從沈思中喚醒。這是帶著火的風,而不是先前的那種原野上的風。滾滾濃煙也隨之而來。行德忽然看到黑煙中有一個人跌跌撞撞朝著他這個方向走來。

 

“尉遲光!”

 

行德大驚,脫口喊道。他從石頭上一下子站了起來。這時一大群駱駝也從尉遲光身後的濃煙中走了出來。

 

尉遲光走到行德的近前說道:

 

“這些愚蠢的傢伙幹的好事,我一天的心血都白費了,敵人還沒有來就自己放火燒城,真是一群畜生!”

 

他用憎惡的眼光看著行德,好像他就是那個縱火犯本人一樣。他對行德吼叫著命令道:

 

“你這個傢伙還有點用,和我一起走吧。”

 

“到哪里去?”

 

“到哪里去?你想就呆在這里等著燒死嗎?”

 

尉遲光先向城門外走去。出了城後,他清點了一下他身後的駱駝,然後指著一頭向行德示意道:

 

“快騎上它!”

 

Views: 2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