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 noc Sob's Blog – September 2016 Archive (15)

賈平凹·好讀書

好讀書就得受窮。心用在書上,便不投機將廣東的服裝販到本市來賺個大價,也不取巧在市東買下肉雞針註了鹽水賣到市西;車架後不會帶單位幾根鐵條幾塊木板回來做做沙發,飯盒裏也不捎工地上的水泥來家修個浴池。錢就是那幾張沒獎金的工資,還得摳著買漲了價的新書,那就只好穿不悅人目的衣衫,吸讓別人發嗆的劣煙,吃大路菜,騎沒鈴的車。但小屋裏有四架五架書,色彩之斑斕遠勝過所有電器,讀書讀得了一點新知,幾日不吃肉滿口中仍有余香。手上何必戴那麽重的金銀,金銀是礦,手銬也是礦嘛!老婆的臉上何必讓塗那麽厚的脂粉,狐貍正是太愛惜它的皮毛,世間才有了打獵的職業!都說當今賊多,賊卻不偷書,賊便是好賊。他若要來,鑰匙在門框上放著,要喝水喝水,要看書看書,抽屜的作家證中是夾有兩張國庫券。但賊不拿,說不定能送一條字條:“你比我還窮?!”300年後這字條還真成了高價文物。其實,說窮也不是窮到要飯,出門還是要帶10元錢的,大丈夫嘛,視錢如糞土,它就只能裝在鞋殼裏頭。…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September 30, 2016 at 10:56am — No Comments

賈平凹·致李珖

當一門技藝成為藝術的時候,技藝人就陷入了尷尬,這如同有了雷鋒,大家就希望雷鋒永遠地去做好事,如同看足球賽,踢贏了觀眾就發狂,踢輸了觀眾就罵街。我們——你搞書法,我弄文學——有幸或不幸地成為藝術家了,我們的尊嚴從此是什麽呢?恐怕唯一只有創造二字。冬日裏的渭河灘上,又是細狗攆兔的季節,兔子就拼命地跑吧。…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September 29, 2016 at 9:43am — No Comments

賈平凹·笑口常開

著作得以出版,殷切切送某人一冊,扉頁上恭正題寫:“贈xxx先生存正。”一月過罷,偶爾去廢舊書報收購店見到此冊,遂折價買回,於扉頁上那條題款下又恭正題寫:“再贈xxx先生存正。”寫畢郵走,踅進一家酒館坐喝,不禁樂而開笑。

大學畢業,年屆三十,婚姻難就,累得三朋四友八方搭線,但一次一次介紹終未能成就。忽一日,又有人送來遊票,鄭重講明已物色著一位姑娘,同意明日去公園xx橋第三根欄桿下見面。黎明早起,趕去約會,等候的姑娘竟是兩年前曾經別人介紹見過面的。姑娘說:“怎麽又是你?!”掉身而去。木木在橋上立了半晌,不禁樂而開笑。…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September 29, 2016 at 9:38am — No Comments

賈平凹·天馬

四月二十一日,譚宗林從安康帶來魏晉畫像磚拓片數幅,和一包新茶。因茶思友,分出一半去尋馬海舟。

馬海舟是陜西畫壇的怪傑,獨立特行,平素不與人往來。他作畫極認真,畫成後卻並不自珍,憑一時高興,任人拿去。我曾為他的畫作說過幾句話,或許他認為搔到了癢處,或許都是矮人,反正我們是熟了。“你幾時來家呀,我有許多好玩的東西!”他這麽邀請著我,但他交待得太覆雜,我不是狗,也不是司機,深如大海的都市裏,我尋不著去他家的路。譚宗林領我過大街穿小巷,撲來撲去了半天,把一家門敲開了。…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September 29, 2016 at 9:33am — No Comments

賈平凹·陶俑

秦兵馬俑出土以後,我在京城不止一次見到有人指著在京工作的陜籍鄉黨說:瞧,你長得和兵馬湘一模一樣!話說得也對,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一方人在相貌上的衍變是極其緩慢的。我是陜西人,又一直生活在陜西,我知道陜西在西北,地高風寒,人又多食面食,長得腰粗膀圓,臉寬而肉厚,但眼前過來過去的面孔,熟視無睹了,倒也弄不清陜西人長得還有什麽特點。史書上說,陜西人‘哆剛多蠢”,剛到什麽樣,又蠢到什麽樣,這可能是對陜西的男人而言,而現今陜西是公認的國內幾個產美女的地方之一,朝朝代代裏陜西人都是些什麽形狀呢,先人沒有照片可查,我只有到博物館去看陶俑。…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September 29, 2016 at 9:32am — No Comments

賈平凹·治病救人

我第一次認識張宏斌,張宏斌是坐在我家西墻南邊的椅子上,我坐在北邊椅子上,我們中間是一尊巨大的木雕的佛祖。左右小個子,就那麽坐著,醜陋如兩個羅漢。對面的墻上有一副對聯:相坐亦無言,不來忽憶君。感覺裏我們已經熟了上百年。

我們最先說起的是矮個人的好處,從拿破侖、康德,到鄧小平、魯迅,說到了陽谷縣的那一位,兩人哈哈大笑。我們不忌諱我們的短,他就一口氣背誦了《水滸》上的那一段描寫。我說你記憶力這般好,他說你要不要我背誦你的書?竟一仰頭背誦了我一本書的三頁。我極驚奇,卻連忙制止:此書不宜背誦!問他看過幾遍就記住了,他說三遍。我說你還能背誦什麽,他說看過三遍的東西都能記住。就又背誦起《紅樓夢》的所有詩詞,讓賈寶玉和金陵十二釵全都到我家辦詩會了。…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September 29, 2016 at 9:30am — No Comments

賈平凹·孫存蝶

中國戲曲說雅很雅,說俗也俗,是平民大眾的藝術,這就造就了演員深入淺出、舉重若輕的本事。孫存蝶是一位天才的秦腔藝人,他的醜角想象奇特,又極具放松,若能剔除一些不潔的俚語與動作,風格有卓別林的味。他的表演如水決堤,隨物賦形,以至湯湯汪汪,不可收拾,使台下台上兩者皆醉。這是他有了酣暢淋漓的長處,同時也有了泛濫為災的短處。

他有許多精彩的折子,令人過目難忘,即使在一些並不成功的表演裏,也依然在某一處顯現了他的絢爛之光。…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September 29, 2016 at 9:29am — No Comments

賈平凹·說話

我出門不大說話,是因為我不會說普通話,人一稠,只有安靜著聽,能笑的也笑,能惱的也惱,或者不動聲色。口舌的功能失去了重要的一面,吸煙就特別多,更好吃辣子,吃醋。

我曾經努力學過普通話,最早是我補過一次金牙的時候,再是我戀愛的時候,再是我有些名聲,常常被人邀請。但我一學說,舌頭就發硬,像大街上走模特兒的一字步,有醋溜過的味兒。自己都惡心自己的聲調,也便羞於出口讓別人聽,所以終沒有學成。後來想,毛主席都不說普通話,我也不說了。而我的家鄉話外人聽不懂,常要一邊說一邊用筆寫些字眼,說話的思維便要隔斷,越發說話沒了激情,也沒了情趣,於是就幹脆不說了。…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September 29, 2016 at 9:28am — No Comments

賈平凹·秦腔

山川不同,便風俗區別,風俗區別,便戲劇存異;普天之下人不同貌,劇不同腔;京,豫,晉,越,黃梅,二簧,四川高腔,幾十種品類;或問:歷史最悠久者,文武最正經者,是非最洶洶者?曰:秦腔也。正如長處和短處一樣突出便見其風格,對待秦腔,愛者便愛得要死,惡者便惡得要命。外地人——尤其是自誇於長江流域的纖秀之士——最害怕秦腔的震撼;評論說得婉轉的是:唱得有勁;說得直率的是:大喊大叫。於是,便有柔弱女子,常在戲台下以絨堵耳,又或在平日教訓某人:你要不怎麽怎麽樣,今晚讓你去看秦腔!秦腔成了懲罰的代名詞。所以,別的劇種可以各省走動,唯秦腔則如秦人一樣,死不離窩;嚴重的鄉土觀念,也使其離不了窩:可能還在西北幾個地方變腔走調的有些市場,卻絕對沖不出往東南而去的潼關呢。…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September 29, 2016 at 9:27am — No Comments

賈平凹·關於女人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September 28, 2016 at 5:17pm — No Comments

賈平凹·關於父子

作為男人的一生,是兒子也是父親。前半生兒子是父親的影子,後半生父親是兒子的影子。

一個兒子酷象他的父親,做父親的就要得意了。世上有了一個小小的自己的復制品,時時對著欣賞,如鏡中的花水中的月,這無疑比僅僅是個兒子自豪得多。我們常常遇到這樣的事,一個朋友已經去世幾十年了,忽一日早上又見著了他,忍不住就叫了他的名字,當然知道這是他的兒子,但能不由此而企羨起這一種生生不滅、永存於世的境界嗎?

做父親的都希望自己的兒子像蛇脫皮一樣的始終是自己,但兒子卻相當多願意像蟬蛻殼似的裂變。一個朋友給我說,他的兒子小時侯最高興的是讓他牽著逛大街,現在才讀小學三年級,就不願意同他一塊出門了,因為嫌他胖得難看。…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September 21, 2016 at 11:26am — No Comments

賈平凹·古土罐

我來自鄉下,其貌亦醜,愛吃家常飯,愛穿隨便衣,收藏也只喜歡土罐。西安是古漢唐國都,出土的土罐多,土罐雖為文物,但多而價賤,國家政策允許,容易弄來,我就藏有近百件了。家居的房子原本窄狹,以致於寫字臺上,書架上,客廳裏,甚至床的四邊,全是土罐。我是不允許孩子們進我的房子,他們毛手毛腳,擔怕撞碎,胖子也不讓進來,因為所有空間只能獨人側身走動。曾有一胖婦人在轉身時碰著了一個糧倉罐,糧倉罐未碎,糧倉罐上的一只雙耳唐罐掉下來破為三片。許多人來這裏叫喊我是倉庫管理員,更有人抱怨房子陰氣太重,說這些土罐都是墓裏挖出來的,房子裏放這麽多怪不得你害病。我是長年害病,是文壇上著名的病人,但我知道我的病與土罐無關,我沒這麽多土罐時就病了的。至於陰氣太重,我卻就喜歡陰,早晨能吃飯的是神變的,中午能吃飯的是人變的,晚上能吃飯的是鬼變的,我晚上就能吃飯,多半是鬼變的。有客人來,我總愛顯示我的各種土罐,說它們多樸素,多大氣,多憨多拙,無人了,我就坐在土罐堆中默看默笑,十分受活。…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September 18, 2016 at 10:35pm — No Comments

賈平凹·風雨

樹林子像一塊面團了,四面都在鼓,鼓了就陷,陷了再鼓;接著就向一邊倒,漫地而行的;呼地又騰上來了,飄忽不能固定;猛地又撲向另一邊去,再也扯不斷,忽大忽小,忽聚忽散;已經完全沒有方向了。然後一切都在旋,樹林子往一處擠,綠似乎被拉長了許多,往上扭,往上扭,落葉沖起一個偌大的蘑菇長在了空中。嘩地一聲,亂了滿天黑點,綠全然又壓扁開來,清清楚楚看見了裏邊的房舍,墻頭。…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September 15, 2016 at 4:55pm — No Comments

賈平凹·讀書示小妹生日書

七月十七日,是您十八生日,辭舊迎新,咱們家又有一個大人了。賈家在鄉裏是大戶,父輩那代兄弟四人,傳到咱們這代,兄弟十個,姊妹七個;我是男兒老八,你是女兒最小。分家後,眾兄眾姐都英英武武有用於社會,只是可憐了咱倆。我那時體單力孱,面又醜陋,十三歲看去老氣猶如二十,村人笑為癡傻,你又三歲不能言語,哇哇只會啼哭,父母年紀尚老,恨無人接力,常怨咱這一門人丁不達。從那時起,我就羞於在人前走動,背著你在角落玩耍;有話無人可說,言於你你又不能回答,就喜歡起書來。書中的人對我最好,每每讀到歡心處,我就在地上翻著跟頭,你就樂得直叫,讀到傷心處,我便哭了,你見我哭了,也便趴在我身上哭。但是,更多的是在沙地上,我築好一個沙城讓你玩,自個躺在一邊讀書,結果總是讓你尿濕在褲子上,你又是哭,我不知如何哄你,就給你念書聽,你竟不哭了,我感激得抱住你,說:…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September 13, 2016 at 1:41pm — No Comments

賈平凹·動物安祥

我喜歡收藏,尤其那些奇石、怪木、陶罐和畫框之類,旦經發現,想方設法都要弄來。幾年間,房子裏已經塞滿,臥室和書房盡是陶罐畫框樂器刀具等易撞易碎之物,而客廳裏就都成了大塊的石頭和大塊的木頭,巧的是這些大石大木全然動物造型,再加上從新疆弄來的各種獸頭角骨,結果成了動物世界。這些動物,來自全國各地,有的曾經是有過生命,有的從來就是石頭和木頭,它們能集中到一起陪我,我覺得實在是一種緣份,每日奔波忙碌之後,回到家中,看看這個,瞧瞧那個,龍虎獅豹,牛羊豬狗,魚蟲鷹狐,就給了我力量,給了我歡愉,勞累和煩惱隨之消失。…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September 5, 2016 at 12:32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