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砂礁群's Blog (130)

侯存治·柔弱的人

前幾天,我曾把孩子的家庭教師尤麗婭·瓦西裏耶夫娜請到我的辦公室來。需要結算一下工錢。

我對她說“請坐,尤麗婭·瓦西裏耶夫娜!讓我們算算工錢吧。您也許要用錢,你太拘泥禮節,自己是不肯開口的……呶……我們和您講妥,每月三十盧布……”“四十盧布……”“不,三十……我這裏有記載,我一向按三十付教師的工資的……呶,您呆了兩月……”“兩月另五天……”“整兩月……我這裏是這樣記的。這就是說,應付您六十盧布……扣除九個星期日……實際上星期日您是不和柯裏雅搞學習的,只不過遊玩……還有三個節日……”尤裏婭·瓦西裏耶夫娜驟然漲紅了臉,牽動著衣襟,但一語不發……“三個節日一並扣除,應扣十二盧布……柯裏雅有病四天沒學習……你只和瓦裏雅一人學習……你牙痛三天,我內人準您午飯後歇假……十二加七得十九,扣除……還剩……嗯……四十一盧布。對吧?”…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January 15, 2017 at 7:22pm — No Comments

安德烈夫·仁愛之心

群山之間人跡罕至的一片荒野地帶,陡然間繁華起來。各國的遊客蜂擁而至,使得山下的旅館和山間的酒吧生意極其興隆。

是什麽吸引住了這麽一大批如醉如狂的遊客?請看吧,在一道幾乎垂直的峭壁上,只有那麽一小塊稍微突出的巖石,一個人絕望地站在那裏。人們既無從知道他究竟是怎麽上去的,無法將他從上面解救下來,更難以預料他將在什麽時候跌落到地上。他像一柄達摩克裏斯的利劍,驚心動魄地懸在引頸張望的遊客的心上!

警察在地上圈起一塊空地,以免那人跌落下來時,砸傷圍觀的人群。一位女士好不容易找到一個觀看的位置,忙叫孩子去找正在酒吧裏下棋的丈夫。兩個英國佬一面用望遠鏡向懸崖眺望,一面就那個不幸者的年齡和摔下來的準確時間進行著打賭。…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January 15, 2017 at 7:21pm — No Comments

許東峰·求職

第一次致加州格盧克斯韋爾動力公司主管研制的副總經理尊貴的先生:本人寫此信希望能得到貴公司的重任。本人從南加州大學獲得理學學士學位,並在加州工學院獲得了物理學博士學位。

在此之前,本人在哈靈頓化學工業公司的研制與發展事業部工作。本人和其他同事一道主要從事熱核能源、激光光束折射、氫分子特性研究和重水數據計算等工作。

我們研究的一些成果已轉化為商業用途,而我們在線性水力學方面所取得的一個重大突破今天已在全國的所有石化工業中廣泛應用。

由於國防訂單的減少,哈靈頓化學工業公司決定要關閉這個事業部,而這正是本人此番寫信的原因。…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January 15, 2017 at 7:21pm — No Comments

弗·斯盧茨基:求愛

戰術訓練的準備工作進入了緊張的階段,可偏偏在這時,愛神降臨到上尉彼得·庫利奇科夫頭上。為了獲得極有魅力的奧列奇卡的愛,上尉竟學習起與連長職責毫不相幹的專門知識來。既然時間很緊,庫利奇科夫便決定走捷徑。

他以教學參考的名義看了幾部關於愛情方面的電影。影片中的一切都顯得那麽清楚明白,那麽美妙動人,庫利奇科夫決定邀請自己的意中人一同來看,以便容易和她找到共同語言。但奧列奇卡認為與其去欣賞電影藝術,還不如在自己擔任圖書管理員的駐軍圖書館裏欣賞文學作品。

庫利奇科夫對文學也不馬虎,如今他把希望寄托在古典作家關於愛情的描寫上,想借此來達到目的。…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January 15, 2017 at 7:20pm — No Comments

佚名·請原諒我們

愛,不管多麽遙遠,它總是在那裏,就像星光那樣永遠地遙遠,又是這麽──[德]奧恩托羊城晚報尤·瓦·邦達列夫



晚上7點多鐘,巴維爾·弋奧爾基耶維奇·沙豐諾夫朝火車站走去。當他走到無軌電車站附近,擡頭看到了自己讀中小學的學校──一棟黑沈沈的4層樓房。這樓房依然佇立在老地方,和童年時候見到的一樣,和許多年前一樣。…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January 15, 2017 at 7:19pm — No Comments

卡雷·布萊頓:晴朗的夏日

哈利·斯密司是帝國漁具廠廠長。他酷愛釣魚,簡直上了癮。大部分業余時間都花在釣魚上,不是準備釣魚工具,就是研讀釣魚的書籍。這種情況,聯系他的職業來看,是不足為奇的。妻子深知他有這個嗜好,於是也就習以為常、聽之任之了。

盡管哈利把大部分閑暇時間都花在湖畔水濱,積習難改,但他對工作卻從不馬虎,不失為一位盡職的廠長。他曾給自己立下一條規矩:決不因釣魚影響工作。他還有一點與眾不同的是,盡管常到水邊,一坐幾小時,卻極少生病;即使偶感風寒,吃點藥也就好了。多年來他工作出色,董事長吉阿弗雷曾幾次表揚他上班守時,出勤率高。

但是,就在一個睛朗的夏日,他多年保持的記錄改變了。…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January 15, 2017 at 7:18pm — No Comments

哈利特·E·希勒:情書

從前,有一個小夥子非常愛一個姑娘,但是姑娘的父親卻不喜歡他,也不想讓他們的愛情發展下去。小夥子很想給姑娘寫一封情書,然而他知道姑娘的父親會先看,於是他給姑娘寫了這樣一封信:我對你表達過的熱愛已經消逝。我對你的厭惡與日俱增。當我看到你時,我甚至不喜歡你的那副樣子。

我想做的一件事就是把目光移往別處,我永遠不會和你結婚。我們的最近一次談話枯燥乏味,因此無法使我渴望再與你相見你心中只有你自己,假如我們結婚,我深信我將生活得非常艱難,我也無法愉快地和你生活在一起,我要把我的心奉獻出來。但絕不是奉獻給你。沒有人能比你更苛求和自私,也沒有人比你更不關心我幫助我。…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January 15, 2017 at 7:16pm — No Comments

佚名·梅莉的晚約

耳環幾次穿不進耳洞,梅莉急出了一身汗;這會兒她拿起化妝紙輕輕地往臉上一忙一熱,才上了妝的臉反而透出了自然的光澤。梅莉攬鏡,側臉擡下巴的,又將眼影畫深了些,這才又拿起了耳環。

最後一次跟薛自強見面,還是畢業以後的同學會上。梅莉記得很清楚:自己穿的是那條紅底黑點的喇叭褲,現在的褲子時興直筒,就像她身上的這條。

怕是許久沒戴耳環,耳洞給封住了。梅莉捏著耳環的手忽地一松,倒不是心疼戳紅了的耳垂,而是怕戴了見面時礙事。她不敢深想下去,只是開始刻意在耳根、頸項處抹了點香水。

臨出門,梅莉向住隔壁的朱玲打了聲招呼。朱玲的鞋正好配自己衣服的顏色。…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January 15, 2017 at 7:00pm — No Comments

劉斯奮·梅花,一個古老的故事

在幽深的山谷裏,有一株被人遺忘的梅樹。

這株山南常見的紅梅,是在一個雷電交加的暴風雨之夜,被猝然爆發的山洪沖到谷底來的。同它一塊沖下來的其他梅樹,都壓在坍塌的岩層底下了。只有這一株,因為長得特別粗大碩壯,僥幸地活了下來。不過,它受到的傷殘是如此厲害,以至整個軀幹像從當中挨了一斧頭似的,可怕地擘裂開來。傷口的部位,結痂累累,永遠無法重合了。它的半爿已經死掉,剩下黝黑朽爛的一段木橛。另外半爿艱難地扭曲著,又掙扎著坐了起來,卻再也直不起身子。於是,它就這麽弓著腰,坐著,過了一年又一年……漸漸它變得很衰老了。南方吹來的薰風,也不能使它恢復一點活力。一年到頭似乎都沈浸在冥思默想當中。它在想什麽呢?是回憶無憂無慮的兒時光景?是重溫辛酸而甜蜜的少年春夢?還是追撫淩霜傲雪的壯歲情懷?這些都無從知道。只是,它的枝幹一天天的乾枯下去,它的花朵和葉子也一年比一年稀少了。…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January 15, 2017 at 7:00pm — No Comments

(瑞)瓦•弗洛特:俄勒岡州火山爆發

“喂,是得克薩斯信使報嗎?我是貝德爾·史密斯?請立即記下:我永遠難忘的俄勒岡州的這場經歷,火山爆發……”



“怎麽回事?”新來的編輯沃克問道,“餵,餵,接線員!”



“通往俄勒岡州的線路突然中斷了,”電話局總機報告說,“我們馬上派故障檢修人員出發檢查。”



“大概要多久?



“哦,您得作好一兩個小時的打算。您知道線路是穿過山區的。”



“完了!”沃克沮喪地說道,並沈重地跌坐在他的軟椅上。…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January 15, 2017 at 12:20pm — No Comments

(意)卡爾維諾:晨歸

斯苔芳妮婭早上6點才急匆匆地趕回家,這可是第一次。

車子沒有開到門口,在前面的街角就停住了。是她讓福奈羅這麽做的,因為讓門房看見可不好。丈夫出門在外,一大早讓一個毛頭小夥子送回家像什麽樣子呢?

真沒想到大門還鎖著,而她卻沒有鑰匙。就是因為沒帶鑰匙她才在外面過夜的。下午出去的時候,她原想著要回來吃晚飯,就沒去拿鑰匙,可那些久違的朋友硬是拖住不讓走,在這家吃飯,又到那家跳舞,一幫人一直鬧到半夜兩點,這時候再想起沒帶鑰匙還有什麽意義呢?當然,她心裏也有點兒愛上了其中的一個小夥子,就是福奈羅,不過也就是有點兒愛他,不太多,也不太少。

她孤零零地站在緊鎖的門外,街上空無一人。早晨的陽光異乎尋常地明亮,似乎有人用放大鏡把這條街弄得格外清晰。…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January 4, 2017 at 5:21pm — No Comments

(美)福克納:兩個士兵

陶潔 譯

我和彼得常去基爾格魯老人家聽他的收音機。我們總是等到晚飯以後,等到天黑,然後我們就站在基爾格魯老人的客廳窗戶外面,我們聽得見因為基爾格魯老人的妻子耳朵聾,他總把收音機的聲音盡量開大,因此我想,我和彼得跟基爾格魯老人的妻子一樣能聽得清清楚楚,盡管我們是站在外面,而且窗戶是關著的。

那天晚上我說:“什麽?日本人?什麽珍珠港?”彼得說:“噓。”

於是我們就站在那裏,天真冷,聽收音機裏那個人說話,只不過我怎麽也聽不明白他在說些什麽。後來那人說眼下他就說這麽多,我跟彼得就上路走回家,彼得告訴我這是怎麽一回事。因為他快二十歲了,去年六月已經讀完聯合中學(註:consolidated…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December 31, 2016 at 9:57pm — No Comments

(德)伯爾:我的昂貴的腿

這下子我就業在望了。他們寄了一張明信片給我,叫我到局裏去一趟,我便遵命前往。局裏的人既親切又和氣。他們拿出我的檔案卡片,說了一聲:“呣。”我也回了聲:“呣。”

“哪一條腿?”有一個官員問道。

“右腿。”

“整條腿?”

“整條。”

“呣,”他又哼了一聲,開始查閱各種各樣的單子。我總算可以坐下來了。…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December 26, 2016 at 1:14pm — No Comments

契科夫:柔弱的人

前幾天我把孩子的家庭教師尤麗婭·瓦西裏耶夫娜請到我的辦公室來,要和她談談孩子的情況,順便付給她應得的工資。

我對她說:“請坐,尤麗婭·瓦西裏耶夫娜!我想工資應該付給你了。您也許要用錢,您太拘泥禮節,自己是不肯開口的……呶……我們和您講妥,每月三十盧布……”

“四十盧布……”

“不,三十……每月的工資我都清清楚楚地記下,我一向按三十盧布付教師的工資的……呶,您呆了兩月……”

“兩月零五天……”…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December 20, 2016 at 4:28pm — No Comments

川端康成:花園的犧牲

校長的兒子長吉郎,雖然已經過了三十歲了,但是,依舊穿著木頭靴子在泥田裏追趕別人家鴨子的日子還不少呢。

“長吉,我看鴨子的班還請你替我值一值吧。”

“好辦!”他從農民手裏接過木靴和竹鞭,在泥田裏認真地替別人幹半天,堪稱任勞任怨。

澱川的水向南流去,那裏是遼闊的大阪平原,沿岸一帶全是潮濕的水田。除了有稻秧的時候以外,只好放養鴨子,除此之外別無辦法,因為這裏全是根本不能栽培越冬作物的水田。至於蔬菜,各家院子就是菜地,不過面積不大產量也微乎其微。從冬到春,村莊周圍就是荒涼的泥田。因為澱川的河堤畫了一條單調的線,說起來這一帶的風光也就僅此而已。…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December 14, 2016 at 10:23am — No Comments

雷蒙德·卡佛:距離

孫仲旭 譯

她來米蘭過聖誕節,想知道她小時候怎麽樣,他難得見她一次,每次她都這麽要求。

跟我說說吧,她說,跟我說說當時怎麽樣。她呷著利口酒等,眼睛盯著他。

她是個身材苗條、長相漂亮的酷女孩,從頭到腳都耐看。

那可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二十年前,他說。他們在他的公寓裏,位於卡西納花園附近的維亞法布裏奧尼路。

你能想起來的,她說,說吧,跟我說說吧。…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December 6, 2016 at 9:17am — No Comments

[英] 保羅·馬克·司科特:葬禮之後

郭國良譯

葬禮上最後一位客人離去後,她便登上塔樓,來到自己的房間,脫下了那件潔白的連衣裙。連衣裙是姨母送給她的,好讓她體體面面地穿著參加母親的葬禮。

在這個國度裏,白色象征著新生與死亡。自打受洗以來,對像辛德瑞拉這般年輕的姑娘來說,除非她們已經年長,否則是不能指望穿上這套白色的衣裳的。她只有15歲。母親離開這個世界已經四天了。葬禮上她一點也沒有哭出來,而現在,當她折疊好這件裝飾著薰衣草和百裏香嫩枝的連衣裙時,上面已經被一兩顆淚珠兒打濕了。她把衣裳小心地放進白色的亞麻布袋裏。明天,運送它的車夫會駕著馬車前來,把它送還給那位住在遠方的主人。她的姨母同時也是她的教母,曾給她織過一件受洗披肩。可是,辛德瑞拉卻不記得自己曾經見過她哪怕一面,除非,在夢裏。…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November 26, 2016 at 12:02am — No Comments

愛德華•霍奇:機關算盡

看著一個女孩把一枚硬幣丟進廣場噴泉中,皮特·霍布金斯想到了這個主意。他總是時刻在留意發財的路子,不過這類思路也越來越難發掘出來。此刻,他的視線由噴泉向上移至中央鉆石店敞開的窗子,他認為自己終於想出了一個好主意。

於是他走到廣場另一端的電話亭裏給約翰尼·斯圖普打電話。約翰尼是皮特所認識的人中最最經典的花花公子。他穿著非常時髦,每次走進商店都會令店員們爭先恐後上前為他服務。更理想的是,他在東部從未有過犯罪記錄。警察恐怕也無法將這個人與十年前他在加利福尼亞犯的一連串重罪聯系起來。

“是約翰尼吧?我是皮特。還好,你在家。”

“我白天總是在家裏的,皮特夥計。其實我剛剛才起床。”…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November 17, 2016 at 10:25am — No Comments

(美)歐·亨利:信童傳情

在這樣的季節,這樣的時刻,公園裏少有紛至沓來的遊客。看來端坐在公園小徑邊長椅上的年輕姑娘只是憑一時沖動,跑來坐一會兒,趕在前頭領略一下早春的景色。

她一動也不動靠在椅子上,在沈思著。臉上流露出的一絲憂郁神情想來還只是前不久才產生的,因為她面頰上那年輕而娟秀的輪廓並無變化,她那線條分明的拱狀嘴唇,也未曾有絲毫的減損。



一個身材頎長的小夥子沿著她座位旁邊的小徑大步穿過公園走過來,後面緊隨著一個扛著一只衣箱的男孩。他一眼瞥見那個姑娘,臉一下子變紅了,再由紅變成蒼白。他一路走過來,一邊緊盯著她的面龐,臉上泛出既焦慮又渴望的神情。他從離她只有幾碼遠的地方走過去,但是看不出她註意到了他的出現和存在。…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November 8, 2016 at 10:52pm — No Comments

伊薩克巴別爾:老什羅米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November 1, 2016 at 9:00a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