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只要我過分頑皮惹媽媽生氣,她就繃起臉說那三個字:「去跪下。」我就蹬蹬跑到佛堂前的小蒲團上跪下。那是外公特別用軟軟的蒲草給我編的,他說那才是真正的蒲團,在佛堂裡越跪久越會長大,佛菩薩會保佑我聰明又健康。所以我一點也不怕媽媽罰我跪。

有一天,我因為偷吃了一塊媽媽剛剛做好供佛的紅豆棗泥糕,不等她開口,我就主動要去佛堂罰跪。媽媽偏說:「不要去佛堂,就在廚房裡跪。」我知道佛堂裡供有一大盤香噴噴熱騰騰的棗泥糕,媽媽生怕我再偷吃。其實我就是不吃,跪著聞聞那香味也是好的。可是媽媽令出如山,我若是不聽話,連中午特別為我蒸的新鮮黃魚中段也不給我吃了。我只好扮出一副苦臉央求:「廚房的地太涼太潮濕,跪久了會得風濕病的。」媽媽想了想,忍住笑說:「那就在廚房裡罰站吧。」罰站呀,媽媽又想出新招來了。都是我自己不好,告訴媽媽鄰居小朋友王玉在鄉村小學唸書,背書背不出來,老師罰她對著牆壁站五分鐘,因為學校的水門汀地都是灰土,而且女孩子跪著也不好看。王玉對我說時還眉飛色舞,好像覺得男生罰跪,她罰站,高他們一大截的樣子呢。媽媽聽了還笑瞇瞇地誇老師處罰得當,誇王玉誠實懂事。現在她也要罰我站,算是讓我升級了。我又嬌聲嬌氣地說:「王玉是對著牆壁站,我們廚房的牆壁灰土土的,還掛著鹹魚,有一股子腥味,我就對著灶神爺站好嗎?」媽媽覺得也有道理,就點點頭。這時她已笑瞇瞇的,一點怒氣也沒有了。

我畢恭畢敬地站著,卻又忍不住問:「媽媽,您小時候,外公外婆罰您跪嗎?」媽媽瞪我一眼:「罰站時不許說話。」過了一會兒,再嘆口氣說:「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外婆過世得早,是你外公把我帶大的。你去問外公吧,問他有沒有罰過我跪,我小時候是不是像你這樣不聽話。」

外公那時在廊前曬太陽,我馬上朝灶神爺拜了三拜說:「我這就去問外公。」就立刻溜出廚房,一次嚴重的罰站就這麼結束了。我跑到廊前,撲在外公暖烘烘的懷裡喊:「外公,媽媽要罰我跪,後來又改了只罰我站,站得腳板心好疼喲。」外公敲著旱煙筒問:「你做錯了什麼事呀?」我說:「沒做錯事,只不過吃了塊供佛的紅豆棗泥糕。」外公問:「媽媽看見你拿去吃的嗎?」我搖搖頭,外公說:「不先問媽媽,自己拿來吃就是偷。」我委屈地說:「我肚子好餓,媽媽老是要我等,等供了佛和祖先、等外公和阿榮伯都坐上飯桌,再分給我吃。我還小,禁不得餓的呀。」外公呵呵地笑了,把我摟得緊緊地說:「哦,小春還小,小春已經很聽話很乖了。」我仰起頭,摸著外公的灰白鬍鬚問:「外公,媽媽小時候,您有沒有罰她跪呢?」外公搖搖頭說:「沒有,你媽媽從小就懂事,從不惹我生氣。她沒你命好,沒娘疼她,外婆過世得太早啊。」外公不再說話了,臉上像很憂傷的樣子,我就不敢多問了。但我知道,「罰跪」是一種很重的懲罰,罰過跪,一定要牢記心頭,不要再犯錯。媽媽因為疼我,要我學好,才罰我跪的。

可是運氣真不好,那天老師要我背一段《孟子》,我一眼看見他佛堂裡供的也是媽媽送過來的紅豆棗泥糕,我聞著香味,《孟子》竟結結巴巴的背不齊全了。老師生氣地一拍桌子說:「跪下。」我哭喪著臉說:「早上已經在廚房裡被媽媽罰過了。」我沒說罰「站」,因為老師佛堂前的蒲團很軟很舒服,我寧可「跪」。

老師仍很生氣地說:「你媽媽罰你是另一回事,我罰你是因為你書背不出來。」我就乖乖兒地走到佛堂前,跪在蒲團上。沒想到老師又大聲地說:「跪在地板上,蒲團是我拜佛跪的。」我說:「老師,我邊跪邊拜佛好嗎?我會唸心經、大悲咒,媽媽教我的。」

大概是我那一臉的虔誠,感動了嚴厲的老師,他沉著臉點點頭說:「好吧,你就跪在蒲團上唸心經大悲咒,佛會保佑你聰明健康的。」他把佛堂裡的一串念佛珠取來掛在我脖子上,我就閉目凝神地唸起來,越唸越高興。想想老師儘管對我那麼兇巴巴的,心裡一定還是很疼我的。不然為什麼要菩薩保佑我呢?我雙膝跪在軟綿綿的蒲團上,眼睛注視著香爐裡升起的裊裊青煙,想著每天清早隨媽媽並排兒跪著唸經拜佛時,媽媽一臉的虔誠,使我有一份說不出的安全感,才知道跪並不是一種懲罰,而是讓我靜下心來慢慢地想,那就是老師常常教我的「反省」吧……

歲月悠悠逝去,而當年罰跪情景,如在目前。想起慈愛又辛勞的母親,想起溫而厲的老師,領悟到他們對我的罰跪,含有多麼深的愛和期望啊!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