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樓上的孔明老唱個沒完,我有點厭煩了。父親卻瞇起眼睛仔仔細細地聽,三個手指頭在手心輪流點著打拍子,很讚賞的樣子,還直誇「沒想到這班子真行,唱得字正腔圓。」我卻發現那個孔明像五叔,四姑也說像,外公說:「可不就是他,戲班子怕潘老爺聽了不滿意,五叔就去代唱,也好過過癮。」我忍不住告訴父親,父親馬上沉下臉說:「他若唱得這麼好,也就有條路好走了。」第二天,五叔自己告訴父親:「大哥,孔明是我扮的,大哥還滿意嗎?」父親的臉拉得更長了,他說:「你呀,就只會唱唱戲,不三不四的。」母親說:「你也別老這麼說他,他倒是做什麼像什麼,人是聰明的。」父親說:「聰明不走正路,有什麼用?」可見父親儘管看足了北平名角,還是不把唱戲當做一條正路。五叔悄悄地跟我說:「大哥真怪,我昨天在戲台上,還看見他直點頭呢,現在又罵我。」我說:「你穿起孔明的八卦衣,很有學問的樣子,你為什麼不索性去唱戲呢?」他瞪我一眼說:「那我也不幹,堂堂潘宅大老爺的令弟,怎麼好給人當『戲囡兒』看待。」我真摸不清楚,他到底想幹什麼呢?母親說父親生他的氣也就是這一點。後來只要是好京班來,五叔就去客串,在我記憶中,他去過《捉放曹》裡的陳宮,《梅龍鎮》裡的正德皇帝,小生也唱,去過《白門樓》裡的呂布。母親說他唱小生像小公雞初試啼聲,難聽死了。他還當過三花臉──《女起解》裡的崇老伯。他說別看白鼻子,白鼻子也有好人,就是崇老伯。最有趣的是他還反串丑旦,演晚娘虐待前妻兒女,拳打腳踢,像個武生,引得台下哄堂大笑。我後來想想,五叔如果一心學平劇,一定可以成為一個名角。他唱老生韻味十足,台風又好。可惜他一生就是這麼遊戲人間,做哪一樣也不認真,以至潦倒終生,遺下妻兒,不知流浪何方。我每回想起他,心裡總是好掛念、好難過。

 

十二歲到了杭州以後,才算正式看了京劇。那時杭州旗下城就只一家戲院共舞台,也是破破爛爛的,凡遇好戲班來時,共舞台老闆就親自送戲單來,問要訂多少座位。父親又會感慨地說:「當年在北平看那麼多名角,現在還看什麼?」說是說,還是訂了座,而且時常點戲。我因唸書,不能常常看,但看到海派機關佈景戲,就鬧著非看不可。在我印象中最深刻的是全本《秦始皇》,皇宮佈景之堂皇,趙姬的那股妖媚與服飾之華麗,令我目眩神移。還有《洛陽橋》、《花果山》等戲,佈景變化多端,連母親都看得喜孜孜的。母親尤其喜歡看青衣戲,《三娘教子》這齣戲,她每回看每回淚流滿面,我一聽到那小孩說「高高舉起,輕輕打下,打在兒身,痛在娘心」時,也就跟著哭。回來又學那小孩走台步。還有《御碑亭》中那一記雨地裡滑交,我對著鏡子學了好久也學不會。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