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砂礁群's Blog (130)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16)

在這一點上,動物們立刻就使他消除了疑慮,也不再說什麽有關豬睡在莊主院床上的事了。而且數日之後,當宣布說,往後豬的起床時間要比其他動物晚一小時,也沒有誰對此抱怨。…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January 22, 2019 at 6:36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15)

動物們再一次感到一種說不出的別扭。決不和人打交道,決不從事交易,決不使用錢,這些最早就有的誓言,在瓊斯被逐後的第一次大會議上,不就已經確立了嗎?訂立這些誓言的情形至今都還歷歷在目;或者至少他們自以為還記得有這回事。那四隻曾在拿破倫宣布廢除大會議時提出抗議的幼豬膽怯地發言了,但在狗那可怕的咆哮聲下,很快又不吱聲了。接著,羊又照例咩咩地叫起“四條腿好,兩條腿壞!”一時間的難堪局面也就順利地對付過去了。…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January 22, 2019 at 4:37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14)

那一年,動物們幹起活來就像奴隸一樣。但他們樂在其中,流血流汗甚至犧牲也心甘情願,因為他們深深地意識到:他們幹的每件事都是為他們自己和未來的同類的利益,而不是為了那幫遊手好閑、偷摸成性的人類。

從初春到夏末這段時間裏,他們每周工作六十個小時。到了八月,拿破倫又宣布,星期天下午也要安排工作。這項工作完全是自願性的,不過,無論哪個動物缺勤,他的口糧就要減去一半。即使這樣,大家還是發覺,有些活就是幹不完。收獲比去年要差一些,而且,因為耕作沒有及早完成,本來應該在初夏播種薯類作物的兩快地也沒種成。可以預見,來冬將是一個艱難的季節。…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August 28, 2018 at 6:54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13)

本來,斯諾鮑被逐已經對他們刺激不小了,但他們更為這個通告感到驚愕。有幾個動物想要抗議,卻可惜沒有找到合適的辯詞。甚至鮑克瑟也感到茫然不解,他支起耳朵,抖動幾下額毛,費力地想理出個頭緒,結果沒想出任何可說的話。然而,有些豬倒十分清醒,四隻在前排的小肉豬不以為然地尖聲叫著,當即都跳起來準備發言。但突然間,圍坐在拿破倫身旁的那群狗發出一陣陰森恐怖的咆哮,於是,他們便沈默不語,重新坐了下去。接著,羊又聲音響亮地咩咩叫起“四條腿好,兩條腿壞!”一直持續了一刻鐘,從而,所有討論一下的希望也付諸東流了。

後來,斯奎拉受命在莊園裏兜了一圈,就這個新的安排向動物作一解釋。…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August 28, 2018 at 6:53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12)

整個莊園在風車一事上截然地分裂開了。斯諾鮑毫不否認修建它是一項繁重的事業,需要採石並築成墻,還得制造葉片,另外還需要發電機和電纜(至於這些如何兌現,斯諾鮑當時沒說)。但他堅持認為這項工程可在一年內完成。而且還宣稱,建成之後將會因此節省大量的勞力,以至於動物們每周只需要幹三天活。另一方面,拿破倫卻爭辯說,當前最急需的是增加食料生產,而如果他們在風車上浪費時間,他們全都會餓死的。在“擁護斯諾鮑和每周三日工作制”和“擁護拿破倫和食料滿槽制”的不同口號下,動物們形成了兩派,本傑明是唯一一個兩邊都不沾的動物。他既不相信什麽食料會更充足,也不相信什麽風車會節省勞力。他說,有沒有風車無所謂,生活會繼續下去的,一如既往,也就是說總有不足之處。…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August 28, 2018 at 6:52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11)

克拉弗心中閃過一個念頭。誰也沒有打招呼,她就跑到莫麗的廄棚裏,用蹄子翻開一堆草。草下竟藏著一堆方糖和幾條不同顏色的飾帶。

三天後,莫麗不見了,好幾個星期下落不明。後來鴿子報告說他們曾在威靈頓那邊見到過她,當時,她正被駕在一輛單駕馬車上,那輛車很時髦,漆得有紅有黑,停在一個客棧外面。有個紅臉膛的胖子,身穿方格子馬褲和高筒靴,像是客棧老板,邊撫摸著她的鼻子邊給她喂糖。她的毛髮修剪一新,額毛上還佩戴著一條鮮紅的飾帶。所以鴿子說,她顯得自鳴得意。從此以後,動物們再也不提她了。…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August 28, 2018 at 6:52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10)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August 28, 2018 at 6:51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9)

到了那裏夏末,有關動物莊園裏種種事件的消息,已經傳遍了半個國家。每一天,斯諾鮑和拿破倫都要放出一群鴿子。鴿子的任務是混入附近莊園的動物中,告訴他們起義的史實,教他們唱“英格蘭獸”。…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August 28, 2018 at 6:50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8)

然而,讀書班卻相當成功。到了秋季,莊園裏幾乎所有的動物都不同程度地掃了盲。…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August 28, 2018 at 6:50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7)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August 28, 2018 at 6:49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6)

動物們用完早餐,斯諾鮑和拿破倫再次召集起他們。

“同志們”,斯諾鮑說道,“現在是六點半,下面還有整整一天。今天我們開始收割牧草,不過,還有另外一件事情得先商量一下”。…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August 28, 2018 at 6:49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5)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August 28, 2018 at 6:47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4)

不巧,喧囂聲吵醒了瓊斯先生,他自以為是院子中來了狐貍,便跳下床,操起那支總是放在臥室墻角的獵槍,用裝在膛裏的六號子彈對著黑暗處開了一槍,彈粒射進大谷倉的墻裏。會議就此匆匆解散。動物們紛紛溜回自己的窩棚。家禽跳上了他們的架子,家畜臥到了草堆裏,頃刻之間,莊園便沈寂下來。

 

 

三天之後,老麥哲在安睡中平靜地死去。遺體埋在蘋果園腳下。

這是三月初的事。…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August 28, 2018 at 6:47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3)

表決立即進行,壓倒多數的動物同意耗子是同志。有四個投了反對票,是三條狗和一隻貓。後來才發現他們其實投了兩次票,包括反對票和贊成票。麥哲繼續說道:

“我還有一點要補充。我只是重申一下,永遠記住妳們的責任是與人類及其習慣勢不兩立。所有靠兩條腿行走的都是仇敵,所有靠四肢行走的,或者有翅膀的,都是親友。還有記住:在同人類作鬥爭的過程中,我們就不要模仿他們。即使征服了他們,也決不沿用他們的惡習。是動物就決不住在房屋裏,決不睡在床上,決不穿衣、喝酒、抽煙,決不接觸鈔票,從事交易。凡是人的習慣都是邪惡的。而且,千萬要注意,任何動物都不能欺壓自己的同類。不論是瘦弱的還是強壯的;不論是聰明的還是遲鈍的,我們都是兄弟。任何動物都不得傷害其他動物。所有的動物一律平等。…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August 28, 2018 at 6:46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2)

 

“但是,這真的是命中注定的嗎?那些生長在這裏的動物之所以不能過上舒適的生活,難道是因為我們這塊土地太貧瘠了嗎?不!同志們!一千個不!英格蘭土地肥沃,氣候適宜,它可以提供豐富的食物,可以養活為數比現在多得多的動物。拿我們這一個莊園來說,就足以養活十二匹馬、二十頭牛和數百隻羊,而且我們甚至無法想象,他們會過得多麽舒適,活得多麽體面。那麽,為什麽我們的悲慘境況沒有得到改變呢?這是因為,幾乎我們的全部勞動所得都被人類竊取走了。同志們,有一個答案可以解答我們的所以問題,我可以把它總結為一個字——人,人就是我們唯一真正的仇敵。把人從我們的生活中消除掉,饑餓與過度勞累的根子就會永遠拔掉。…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August 28, 2018 at 6:45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1)

(第一章)

故事發生在曼納莊園裏。這天晚上,莊園的主人瓊斯先生說是已經鎖好了雞棚,但由於他喝得醉意十足,竟把裏面的那些小門都忘了關上。他提著馬燈踉踉蹌蹌地穿過院子,馬燈光也跟著一直不停地晃來晃去,到了後門,他把靴子一腳一隻踢了出去,又從洗碗間的酒桶裏舀起最後一杯啤酒,一飲而盡,然後才上床休息。此時,床上的瓊斯夫人已是鼾聲如雷了。…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August 28, 2018 at 6:30pm — No Comments

鄧皓·平淡的故事

如果這也算是一段故事,這故事也很平淡。

那年我念大一。十八歲。剛進省城念大學,真是覺得世界在我眼裏格外的亮堂。很長一段時間都無法平息自己對自己的喜歡。

可有一天我終於陷入了自己的悲哀。

我長得不好看。個矮。面黃。牙稀。眼不大。在鄉下男孩子金貴,是男娃就沒人再去挑你好看不好看,只管你出工出息。所以我從沒有為自己沒有一張男孩子英俊的面龐傷感過。我全然不知道城裏人很在乎這個。這甚至是讓人活得如意的本錢。…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March 23, 2018 at 3:01pm — No Comments

老舍:婆婆話

一位朋友從遠道來看我,已七、八年沒見面,談起來所以非常高興。一來二去,我問他有幾個小孩,他連連搖頭,答以尚未有妻。他已三十五六,還作光棍兒,倒也有些意思,引起我的話來,大致如下:我結婚也不算早,作新郎時已三十四歲了。為什麽不肯早些辦這樁事呢?最大的原因是自己掙錢不多,而負擔很大,所以不願再套上一份麻煩,作雙重的馬牛。

人生本來非馬即牛,不管是貴是賤,誰也逃不出衣食住行,與那油鹽醬醋。不過,牛馬之中也有性子剛硬的,挨了一鞭,也敢回敬一聲別扭。合則留,不合則去,我不能在以勞力換金錢之外,還賠上狗事巴結人,由馬牛降作狗。這麽一來,隨時有卷起鋪蓋滾蛋的可能,也就得有些準備,積極的是儲蓄倆錢,以備長期抵抗;消極的是即使挨了餓,獨身一個總不致災情擴大。所以我不敢結婚。賣國賊很可能是個慈父良夫,錯處是只盡了家庭中的責任,而忘了社會國家。我的不婚,越想越有理。…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January 1, 2018 at 3:33pm — No Comments

三浦哲郎:泥人

這個泥人高約15厘米,只有胴體和胳膊,沒有頭,下肢從大腿處被截斷,細長的兩臂,舒緩地擁有一雙溜肩,讓人不禁想起軟體動物。

泥人一望便知是一女人體,胸部以下逐漸增厚,腹部高高隆起,豐滿的胸部顯示了乳房的存在,兩個小窪洞像是乳頭脫落留下的痕跡。怎麽看怎麽讓人覺得是個孕婦。

這個村子周圍藏有許多古跡,泥人只是其中的一個。不過這種泥塑的孕婦卻很少見。自從十幾年前,泥人被挖出來後,就一直作為重點展品,陳列在村辦的鄉土民俗資料館裏。在許多帶著人工修補痕跡的土器中,這個充滿人情味兒的孕婦格外引人註目。…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January 1, 2018 at 3:32pm — No Comments

劉墉:漂泊者的故鄉

歸鄉

到阿拉斯加靠近北極圈的費爾班克去,偌大的巴士裏,只有我這麽一位乘客。

窗外除了遠處仍然覆著白雪的山頭,四面望去全是杉樹林,那些樹又都長不大,好像上面有什麽力量壓著,全不到5米高。

“樹長不高的!上面是雪,下面是冰,即使在夏天,往下挖,沒幾尺就是冰凍層了,”中年的女司機對我一笑,“一年只有4個月不下雪。”



“在這兒生活,寂寞不寂寞?”我問她。

“不寂寞,我有8個孩子。從17歲開始生,現在老大都30了,”她又回頭一笑,“下月抱第7個孫子。”…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January 1, 2018 at 3:30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