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砂礁群's Blog (105)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11)

克拉弗心中閃過一個念頭。誰也沒有打招呼,她就跑到莫麗的廄棚裏,用蹄子翻開一堆草。草下竟藏著一堆方糖和幾條不同顏色的飾帶。

三天後,莫麗不見了,好幾個星期下落不明。後來鴿子報告說他們曾在威靈頓那邊見到過她,當時,她正被駕在一輛單駕馬車上,那輛車很時髦,漆得有紅有黑,停在一個客棧外面。有個紅臉膛的胖子,身穿方格子馬褲和高筒靴,像是客棧老板,邊撫摸著她的鼻子邊給她喂糖。她的毛髮修剪一新,額毛上還佩戴著一條鮮紅的飾帶。所以鴿子說,她顯得自鳴得意。從此以後,動物們再也不提她了。…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August 28, 2018 at 6:52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10)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August 28, 2018 at 6:51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9)

到了那裏夏末,有關動物莊園裏種種事件的消息,已經傳遍了半個國家。每一天,斯諾鮑和拿破倫都要放出一群鴿子。鴿子的任務是混入附近莊園的動物中,告訴他們起義的史實,教他們唱“英格蘭獸”。…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August 28, 2018 at 6:50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8)

然而,讀書班卻相當成功。到了秋季,莊園裏幾乎所有的動物都不同程度地掃了盲。…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August 28, 2018 at 6:50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7)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August 28, 2018 at 6:49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6)

動物們用完早餐,斯諾鮑和拿破倫再次召集起他們。

“同志們”,斯諾鮑說道,“現在是六點半,下面還有整整一天。今天我們開始收割牧草,不過,還有另外一件事情得先商量一下”。…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August 28, 2018 at 6:49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5)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August 28, 2018 at 6:47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4)

不巧,喧囂聲吵醒了瓊斯先生,他自以為是院子中來了狐貍,便跳下床,操起那支總是放在臥室墻角的獵槍,用裝在膛裏的六號子彈對著黑暗處開了一槍,彈粒射進大谷倉的墻裏。會議就此匆匆解散。動物們紛紛溜回自己的窩棚。家禽跳上了他們的架子,家畜臥到了草堆裏,頃刻之間,莊園便沈寂下來。

 

 

三天之後,老麥哲在安睡中平靜地死去。遺體埋在蘋果園腳下。

這是三月初的事。…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August 28, 2018 at 6:47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3)

表決立即進行,壓倒多數的動物同意耗子是同志。有四個投了反對票,是三條狗和一隻貓。後來才發現他們其實投了兩次票,包括反對票和贊成票。麥哲繼續說道:

“我還有一點要補充。我只是重申一下,永遠記住妳們的責任是與人類及其習慣勢不兩立。所有靠兩條腿行走的都是仇敵,所有靠四肢行走的,或者有翅膀的,都是親友。還有記住:在同人類作鬥爭的過程中,我們就不要模仿他們。即使征服了他們,也決不沿用他們的惡習。是動物就決不住在房屋裏,決不睡在床上,決不穿衣、喝酒、抽煙,決不接觸鈔票,從事交易。凡是人的習慣都是邪惡的。而且,千萬要注意,任何動物都不能欺壓自己的同類。不論是瘦弱的還是強壯的;不論是聰明的還是遲鈍的,我們都是兄弟。任何動物都不得傷害其他動物。所有的動物一律平等。…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August 28, 2018 at 6:46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2)

 

“但是,這真的是命中注定的嗎?那些生長在這裏的動物之所以不能過上舒適的生活,難道是因為我們這塊土地太貧瘠了嗎?不!同志們!一千個不!英格蘭土地肥沃,氣候適宜,它可以提供豐富的食物,可以養活為數比現在多得多的動物。拿我們這一個莊園來說,就足以養活十二匹馬、二十頭牛和數百隻羊,而且我們甚至無法想象,他們會過得多麽舒適,活得多麽體面。那麽,為什麽我們的悲慘境況沒有得到改變呢?這是因為,幾乎我們的全部勞動所得都被人類竊取走了。同志們,有一個答案可以解答我們的所以問題,我可以把它總結為一個字——人,人就是我們唯一真正的仇敵。把人從我們的生活中消除掉,饑餓與過度勞累的根子就會永遠拔掉。…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August 28, 2018 at 6:45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1)

(第一章)

故事發生在曼納莊園裏。這天晚上,莊園的主人瓊斯先生說是已經鎖好了雞棚,但由於他喝得醉意十足,竟把裏面的那些小門都忘了關上。他提著馬燈踉踉蹌蹌地穿過院子,馬燈光也跟著一直不停地晃來晃去,到了後門,他把靴子一腳一隻踢了出去,又從洗碗間的酒桶裏舀起最後一杯啤酒,一飲而盡,然後才上床休息。此時,床上的瓊斯夫人已是鼾聲如雷了。…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August 28, 2018 at 6:30pm — No Comments

鄧皓·平淡的故事

如果這也算是一段故事,這故事也很平淡。

那年我念大一。十八歲。剛進省城念大學,真是覺得世界在我眼裏格外的亮堂。很長一段時間都無法平息自己對自己的喜歡。

可有一天我終於陷入了自己的悲哀。

我長得不好看。個矮。面黃。牙稀。眼不大。在鄉下男孩子金貴,是男娃就沒人再去挑你好看不好看,只管你出工出息。所以我從沒有為自己沒有一張男孩子英俊的面龐傷感過。我全然不知道城裏人很在乎這個。這甚至是讓人活得如意的本錢。…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March 23, 2018 at 3:01pm — No Comments

老舍:婆婆話

一位朋友從遠道來看我,已七、八年沒見面,談起來所以非常高興。一來二去,我問他有幾個小孩,他連連搖頭,答以尚未有妻。他已三十五六,還作光棍兒,倒也有些意思,引起我的話來,大致如下:我結婚也不算早,作新郎時已三十四歲了。為什麽不肯早些辦這樁事呢?最大的原因是自己掙錢不多,而負擔很大,所以不願再套上一份麻煩,作雙重的馬牛。

人生本來非馬即牛,不管是貴是賤,誰也逃不出衣食住行,與那油鹽醬醋。不過,牛馬之中也有性子剛硬的,挨了一鞭,也敢回敬一聲別扭。合則留,不合則去,我不能在以勞力換金錢之外,還賠上狗事巴結人,由馬牛降作狗。這麽一來,隨時有卷起鋪蓋滾蛋的可能,也就得有些準備,積極的是儲蓄倆錢,以備長期抵抗;消極的是即使挨了餓,獨身一個總不致災情擴大。所以我不敢結婚。賣國賊很可能是個慈父良夫,錯處是只盡了家庭中的責任,而忘了社會國家。我的不婚,越想越有理。…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January 1, 2018 at 3:33pm — No Comments

三浦哲郎:泥人

這個泥人高約15厘米,只有胴體和胳膊,沒有頭,下肢從大腿處被截斷,細長的兩臂,舒緩地擁有一雙溜肩,讓人不禁想起軟體動物。

泥人一望便知是一女人體,胸部以下逐漸增厚,腹部高高隆起,豐滿的胸部顯示了乳房的存在,兩個小窪洞像是乳頭脫落留下的痕跡。怎麽看怎麽讓人覺得是個孕婦。

這個村子周圍藏有許多古跡,泥人只是其中的一個。不過這種泥塑的孕婦卻很少見。自從十幾年前,泥人被挖出來後,就一直作為重點展品,陳列在村辦的鄉土民俗資料館裏。在許多帶著人工修補痕跡的土器中,這個充滿人情味兒的孕婦格外引人註目。…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January 1, 2018 at 3:32pm — No Comments

劉墉:漂泊者的故鄉

歸鄉

到阿拉斯加靠近北極圈的費爾班克去,偌大的巴士裏,只有我這麽一位乘客。

窗外除了遠處仍然覆著白雪的山頭,四面望去全是杉樹林,那些樹又都長不大,好像上面有什麽力量壓著,全不到5米高。

“樹長不高的!上面是雪,下面是冰,即使在夏天,往下挖,沒幾尺就是冰凍層了,”中年的女司機對我一笑,“一年只有4個月不下雪。”



“在這兒生活,寂寞不寂寞?”我問她。

“不寂寞,我有8個孩子。從17歲開始生,現在老大都30了,”她又回頭一笑,“下月抱第7個孫子。”…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January 1, 2018 at 3:30pm — No Comments

琳琳·情書

一個美好的夢支撐了她的一生,當夢初醒時,只留下刻骨銘心的——自我懂事起,姑媽就離開了我們,獨自棲居在一間小屋。

姑媽的態度並不和善,但她從沒有斥罵過我們。我們怕她,也不太理解她。

我常常從我們住的屋子裏,拿著母親為她準備的可口而數量不多的點心,到她的小屋去。她會客室的百葉窗常年關閉著,很幽暗。我老是在那兒等著姑媽出來。

她總是穿著黑色的衣服,在陰暗的會客室裏顯得更加嬌小,瘦弱。

可是當她向我走來時,總感覺到她那充滿活力、剛強不屈的威嚴;她的步子很慢,聲音柔和甜蜜。每次,當我握住她的白白小手時,我總看見她那褐色的雙眼流露出柔和的眼光來。哎,姑媽年輕時一定是個美人兒。…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April 1, 2017 at 10:45am — No Comments

葉·吉克:情節迷

新婚夫婦巴薩和阿拉正在返回麥蒂希市的途中。他們在那裏租賃了一間獨門獨戶的房子.“想不想玩遊戲?”我想借此消磨旅途中的時間。

兩個旅伴爽快地答應了。

“我給你們描述一段情節,你們要設法解釋它。可以向我提任何問題,而我只回答‘對’或‘否’。”

新婚夫婦對此熱心起來,於是我便開始講起我的遊戲:“夜闌人靜。一個男人正在睡覺。突然響起了電話鈴。他醒了,摘下電話聽筒,卻沒有人說話。男人掛上了電話,又睡著了。請解釋一下情節。”

年輕人顯然很感興趣,沒過多久就開始提問了:“是女人打來的電話?”巴薩一箭中的地問。…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April 1, 2017 at 10:45am — No Comments

佚名·傾訴

拉茲任羅阿冉我在N城認識一位工程師。從外表看,他是個極平常的人,有些抑郁,中等個,35~40歲年紀,鼻梁上架了一副眼鏡,頭發雖有些稀疏,但尚未發白。他有著極其廣博的學識,這不僅是在他自己的專業方面,而且其他方面也有著驚人的博學,同時他又是一位謙遜而又很有禮貌的人。一句話,人們稱他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名流紳士”,我則稱他是普通的人。

我同他偶然相遇,一見如故,談得非常投機。我幾乎每天都上他家拜訪,在那裏我開始領悟到了那種詩人讚頌的“家”的真實含義。工程師和他的妻子──幾乎比他小10歲的金發女郎和兩個女兒,組成了一個完美的整體。整個家庭充滿了和諧、安寧和相互諒解。

春初,一個美麗的傍晚,我同他們一起吃了晚飯。工程師的妻子收了餐具,由兩個一向樂於幫忙的女兒陪著到廚房去了。桌旁只剩下我和工程師二人。…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February 24, 2017 at 8:15am — No Comments

憶明珠:掃地歌

我說的這個故事是關於一位老和尚的,他早已離開塵世,然而在他生活過的那座小城裏,人們至今還經常談論著他的故事。

他的故事情節很簡單,就是掃地,一天到晚掃地,掃地,再掃地。

天蒙蒙亮的時候,他就開始在那裏掃地了。從寺內掃到寺外,掃到大街上,掃出城門,一直掃出離城十幾裏,也許幾十裏以外。天天如此,月月如此,年年如此。

小城的年輕人,從小就看見這個老和尚在掃地;年輕人的父親從小也看見這個老和尚在掃地;那些做了爺爺的,從小也看見這個老和尚在掃地。這個老和尚是很老很老的了,老得慈眉善目,像一尊羅漢。他好像老到一定的程度就穩定下來,不再發生變化了。像是一株古老的松柏,不見它再抽枝發條,卻也不再見它衰老。…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February 20, 2017 at 10:38pm — No Comments

奧修·沙的智慧

有一條河流,它發源於一個很遠的山區,流經各式各樣的鄉野,最後它流到了沙漠。就如它跨過了其他每一個障礙,這條河流也試著要去跨越這個沙漠,但是當它進入那些沙子裏,它發覺它的水消失了。

然而它被說服說它的命運就是要去橫越這個沙漠,但是無路可走。就在這個時候,有一個來自沙漠本身隱藏的聲音在耳語:“風能夠橫越沙漠,所以河流也能夠。”

然而河流反對,它繼續往沙子裏面沖,但是都被吸收了。風可以飛,所以它能夠橫越沙漠。“以你慣常的方式向前沖,你無法跨越,你不是消失就是變成沼澤,你必須讓風帶領你到你的目的地。”

“但是這要怎麽樣才能夠發生?”“藉著讓你自己被風所吸收。”…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February 18, 2017 at 7:06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