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九譯·埃及新王朝時期的情歌

《生動的詩行》(Chester Beatty 紙草卷一)

瞄準你沈默的情人的幽室

將他對準你沈默情人的幽室;
你揚帆起航,象一陣風暴襲擊她愛的小巢。
將她神聖的殿堂打開,
他的情人已備好了祭品。

充滿她,用歌聲也用急促的舞步,
用葡萄酒也用麥酒?填滿她西方的聖殿?
不要羞怯,轉身取拿走的報償:
暢飲她,就在這個夜晚。

你會聽見她悄悄將你挽留:
“用你緊緊的臂彎擁有我,
在黎明穿過黑夜之時,
讓我們也這樣長眠。”


(Photo Credit:Immersion in the Summer 19 by Faust Reygar,https://500px.com/faustinareygar

Rating:
  • Currently 4.75/5 stars.

Views: 26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on Saturday

打柴人和火,彼此照亮

旋即認清了對方的面容

並在你的眼睛裏

長出了我的身體

打柴人

我與你彼此為證

互為食物和夫妻

我與你相依為命

內臟有著第一日

一劈為二的痕跡

(天梯上傳來老石匠的呼喊:)

天空運送的 是一片廢墟

我和太陽 在天空上運送

這壯觀的 毀滅的 無人的廢墟

 

我高聲詢問:

又有誰在?

 

難道全在大火中死光了

又有誰在?

 

我背負一片不可測量的廢墟

四周是深淵 看不見底

我多麽期望 我的內部有人呼應

又有誰在?

 

我在天空深處

高聲詢問

誰在?

我背負天空

我內部

背負天空

我內部著火的廢墟

越來越沈

我只有沈淪

更深地陷落

 

滅絕的大地

四季生長

無人回答

我是父母,但沒有子孫

一片空虛

 

又有誰在?

 

天空的門

緊緊的關著

沒有人進來也沒有人出去

沒有人上來也沒有人下去

海水和天空

我內心著火的廢墟 廣闊的湧動

這全部的大火在我的背脊上就要凝固

這全部的天空

在我內部

就要關閉

 

一萬種暴力

沒有頭顱

坐在海底

站在天空上呼喊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on September 15, 2021 at 5:39pm


海子《彌賽亞》節選/


 

這全部的天空今天

在我內部就要關閉

 

減輕人類的痛苦

降低人類的聲音

痛苦如此寂靜

就要關閉

又有誰在?

 

閃電大雷

這燃燒的

從天而降的

亮得象猙獰的白骨

紅得象雨中的大血

響得就是奪命的鼓!

又有誰在?

 

寂靜的天空你

封閉的內部

是吼叫的廢墟

 

大海在 突然停頓在上空

突然停頓在我的頭頂

關閉了所有的天空

天地馬上就要

不復存在

 

天空

轟轟倒下

葬在 沒有頭顱的大海

這哪是天空

只是天空的碎片

五臟纏繞著

這天空的碎片

這沒有頭顱的大海

這三位大地的導師

五臟纏繞著你們

召喚著你們

轟炸著你們

這一種爆炸中

又有誰在?

 

八面天空

有七面封閉

剩下那

最後的

末日的

火光照亮的

一面廢墟

也要關閉

孩子 那些孩子們呢

我用全部世界換來的

那些孩子呢

最後的天空就要關上

孩子呢 又有誰在?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on September 12, 2021 at 8:00pm

海子《彌賽亞》節選/

我站在天梯上

看見我半開半合的天空

這八面天空的最後一面

我看見這天空即將合上

我看見這天空已經合上

 

從天空邁出一步

三千兒童

三千孩子

三千赤子

被一位無頭英雄

領著孩子們降臨大地

正是黃昏時分

無頭英雄手指落日

手指日落和天空

眼含塵土和熱血

扶著馬頭倒下

 

我在天空深處高聲詢問 誰在?

從天空中站起來呼喊

又有誰在?

 

最後一個靈魂


這一天黃昏

天空即將封閉

身背弓箭的最後一個靈魂

這位領著三千兒童殺下天空的無頭英雄

眼含熱淚指著我背負的這片燃燒的廢墟

這標誌天堂關閉的大火

對他的兒子們說 那是太陽

 

孩子們,三千孩子活不下多少

三千孩子記住了多少

孩子們,聽見了嗎

這降臨到大地上後

你們聽到的第一個

屬於大地也屬於天空

的聲音:孩子們,聽見了嗎,那是太陽

 

太陽

 

無頭的靈魂

英雄的靈魂

靈魂啊,不要躲開大地

要躲開這大地的塵土

大地的氣息大地的生命

靈魂啊,不要躲開你自己

不要躲開已降到大地的你自己

你為何要匆匆而來又匆匆而去

扶著你騎過萬年的天空飛馬的頭顱

你為什麽要倒下 你為什麽這麽快的離去

你再也不能離去

 

莫非你不能適應大地

你這無頭的英雄

天空已對你關閉

你將要埋在大地

你不能適應的大地

將第一個埋葬你

 

靈魂啊,不要躲開

我問你,你的兒子們

活下去了嗎?

 

我站在天梯上

目睹這一切

我在天空深處

高聲詢問

誰在?

從天空中站起來呼喊

又有誰在?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on September 11, 2021 at 7:41pm

海子《彌賽亞》節選/

大地上充滿了孩子的歡樂,也傳到天堂

(這時天堂中打柴人和火

拋開了秘密談話,高聲歌唱

歌唱青春--那位無頭英雄

大合唱:獻給曙光女神 獻給青春的詩)

 

青春迎面走來

成為我和大地

開天辟地

世界必然破碎

 

青春迎面走來

世界必然破碎

天堂歡聚一堂又驟然分開

齊聲歡呼 青春 青春

青春迎面走來

成為我和世界

 

天地突然獲得青春

這秘密傳遍世界,獲得世界

也將世界猛地劈開

天堂的烈火,長出人形

這是青春 依然坐在大火中

一輪巨斧劈開

世界碎成千萬

手中突然獲得

曙光是誰的天才

 

先是幻象千萬

後是真理唯一

青春就是真理

青春就是刀鋒

石頭圍住天空

青春降臨大地

如此單純

 

打柴人

在火光中

在火光中 我跟不上那孤獨的

獨自前進的、主要的思想

在火光中我跟不上自己那孤獨的

沒有受到關懷的、主要的思想

我手中的都已拋棄

但沒有到達他們自己所在的地方

剩下的我緊握手中

他們都不在這裏

而緊緊跟上了被拋向遠方的夥伴。

 

在長長的,孤獨的光線中

只有主要的在前進

只有主要的仍然在前進

沒有夥伴

沒有他自己的夥伴

也沒有受到天地的關懷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on September 5, 2021 at 11:35pm

他拉滿他的弓,每一個造物閃光。“呼吸與陰影”的連結將催動生命的萌發與詩的閃電般照徹,猶如細小火石被詩人從存在的語言的大地內部挖掘,這樣的詩行註定會“從我們的記憶中映出一個等價的核”,將支撐與生長、詛咒與渴念,在愛之象征的玫瑰意象與生命勃發的閃電激發下,聚攏衝撞奔突的靈魂碎片。詩人將內心的依戀與惶惑寫給了未知的走來,他反抗殘暴火焰般燃燒,在冷冽中呼吸自由,甘願在現實與玄想間汲取土地郁結的力量和投入到詩性居有的空間,如同他的詩題《凍得發麻》,語言也為之患上了凍傷,“大地,我沈睡其中,空間,我從中醒來,當你們不復存在,誰會到來?”也許永將是影子,將是“愛與枯骨”“永遠被追逐”,被詩的言說所照料所眷顧。這裏充滿著詩人以詩思“重建天空原初的面孔,/並在愛情的話語中喚醒大地”的熱情與努力,那裏死亡的剩餘從兩界共有的大地“穿透並湧向生者”。詩人最終必是那“我用天上的土地盈滿自己”的人,他要讓愛與記憶保全,而詩則是“人類惟一的上升”,它使得那消失的一切重聚,我們在語言對於另一世界的召喚和呈現裏起身。


對於詩人詩思的原初呈現的瞬間追尋,必然要求著我們進入到那不復存在的輪廓,那地域性生命紋理的辨認,詩人曼德爾施塔姆與勒內•夏爾將靈魂的剖析與深度思索深深地置於這一片語言的呼吸地,而在此創作出諸多極為令人珍視的詩篇,猶如神跡般敞向了語言的跌落升騰和生命形體的歸還。詩人於“換氣”中領受這肇自物感召喚的賜予,而將語言心性凝結在景象的閃現與抵達,而甘於成為這“當地的抽象”的語言“勞工”。詩人在投向語言的呼吸地的面向裏,即使身在異鄉因物象感應,那裏也會成為他精神居有的庇護之所,然而詩人內孕於語言中的神秘力量,並未窮盡仍有待深入解讀。在危艱的現實生存裏,詩人近乎命定地選擇了自我的命運,投入到“著火的頭顱”為之燃燒的奇異般的土地,在語言無限臨近存在邊界的盤詰與顯現中展開與“命運的搏鬥”,自然景象灼熱的生命元素與詩人立足於自身歷史性存在的痛楚、歡欣與思考凝結為一體。也正是在這生命源始之地,我們會聽到來自於歷史中的生命悸動般的歌哭,如同詩人史蒂文斯《齊維斯特的秩序觀念》所寫,“這歌哭的聲音關乎我們自己和我們的起源,更多屬於幽靈的界閾”。在大地的傷口與世紀野獸的蟄伏處,詩人緊緊地將自身化為返回源頭的顫音,他註定要在如此荒寒而絢爛的語言形體裏呼吸:

他拉滿他的弓,每一個造物閃光。

(張高峰·語言的呼吸與造物的閃光——由詩人曼德爾施塔姆《沃羅涅日詩抄》和夏爾的勒托爾談起)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on September 3, 2021 at 4:43pm


勒內·夏爾·詩論(1)

詩人不能長久地在語言的恒溫層中逗留。他要想繼續走自己的路,就應該在痛切的淚水中盤作一團。 

長詩是狂熱的升騰,詩歌是灼熱枯焦的海岸的閃光。 

詩人是無數活人的容貌的收藏者。 

詩人喜歡誇張,但在痛苦中他的嗅覺是準確無誤的。 

詩歌的清澈溪流,較之其他流水最少受到橋梁陰影的干擾。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on August 14, 2021 at 9:19pm


勒內·夏爾:詩論(2)

詩歌是洗心革面的人心目中的未來生活。 

詩是已經實現的願望的愛,然而願望仍然是願望。 

詩人站在引力的發端處,像蜘蛛在天空中鋪設自己的道路。他多多少少對自己有所隱瞞,但在別人看來卻是處在前所未有的熾烈炫目的強光照耀下。 

遭到生活反駁的經驗,是比其它一切更為詩人喜愛的東西。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on August 13, 2021 at 11:30pm


勒內·夏爾:詩論(3)

在詩的內容中應當有同等數目的秘密隧道、手風琴孔眼和未來因素,陽光普照的港灣、誘人的蹊徑和彼此呼應的生物。詩人是這許多構成秩序之物的統率。而這個秩序又是不安定的。

詩人是報警的孩子。


詩歌的任務既然是賦予我們無上權力的同時,使我們失去個性,那麽我們就要通過長詩的力量使詩豐滿起來,使一切得到顯示,即使是受到個人自負的歪曲也罷。


長詩是我們拋給死亡這副醜惡嘴臉的生活碎塊,然而,要拋得盡可能高一些,以便使它們越過死亡,落到被標示為統一的世界里。

詩人在自己走過的路上應當留下的不是論證,而是足跡。只有足跡才能引導。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on August 9, 2021 at 5:34pm


勒內·夏爾:詩論(4)

詩歌——這不僅僅是語言,而且是我們所渴求的生活,為了無與倫比的現實的到來,而發出的無聲的、絕望的呼喚。它能躲避腐朽,但不能躲避毀滅,因為它也經常遇到我們大家面臨的危險。然而它是唯一的,無疑能夠戰勝腐朽死亡的。

美,在遠處遊動的美就是這樣,它從我們那顆時而理智得可笑、時而敏銳得驚人的心靈的幼小時期就出現了。
 


詩歌的唯一興趣就是經常的失眠。
 


在詩歌中,我們只是停留在即將離開的地方,我們只是創造與之疏遠的東西,我們只有消滅時間,才能獲得長久的時間。
 

詩歌將永遠是,將首先是一種被刑訊室阻隔的奔逃,——也是一種信念,相信這次奔逃,拼命的、竭盡全力的奔逃終會成功。

 

關於勒內·夏爾 

勒內·夏爾 (1907 - 1988) 法國當代著名詩人。生於法國南方沃克呂茲省索爾格河畔的伊爾,早年一直住在家鄉鄉間。後從事文學,受超現實主義影響。1930年曾與布雷東、艾呂雅合出過詩集《施工緩行》。第二次世界大戰起,他抱著愛國熱忱,拿起槍來與敵人周旋,是下阿爾卑斯地區遊擊隊首領,在抵抗運動中與加繆成為摯友,獲得騎士勛章。法國光復後他出了不少詩集。1983年,伽利瑪出版社將夏爾的全部詩作收入具有經典意義的"七星文庫"出版。夏爾的代表作包括:詩集《沒有主人的錘子》、《伊普諾斯的書頁》、《憤怒與神秘》、《水中的太陽》、《群島上的談話》等,近作有《在多獵物的雨里》(1968)、《求索集》(1971)等。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on July 26, 2021 at 8:37pm


奥威爾·個人的死不是死?黨是永生不朽的?

“胡說八道。你以為仇恨比愛更消耗人的精力。為什麽會是這樣?即使如此,又有什麽關係?假定我們就是要使自已衰亡得更快。假定我們就是要加速人生的速度,使得人滿三十就衰老。那又有什麽關係呢?你難道不明白,個人的死不是死?黨是永生不朽的?”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