梭羅河畔
  • Male
  • Surakarta,Java
  • Indone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梭羅河畔'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Syota ElNido
  • Paetiyo
  • Bayrut Alhabib
  • Eamman Habibatah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Suyuu
  • baku
  • Gwadar 瓜達爾
  • Taklamakan
  • ucun estutum
  • 中砂礁群
  • 馬厩 儺淄

Gifts Received

Gift

梭羅河畔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梭羅河畔's Page

Latest Activity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馮夢龍《情史》盛道

趙媛姜是資中盛道的妻子。建安五年,盛道犯罪,夫妻一同被關進監獄,留下一個剛滿五歲的兒子小翔。 一天,趙媛姜對盛道說:“看來這次受刑,你是不能幸免的了!我活在人間,對君家門戶沒有什麽益處。我想最好你和小翔一起逃命,我替你死,這樣就能繼承君家宗廟,說不定有一天會光宗耀祖。” 盛道聽後,說死也不答應,他怎忍心讓賢慧的妻子代己受過,無辜死去。一連幾天,趙媛姜苦苦相勸,盛道方才聽從,攜衣糧與兒子匆匆而去。趙媛姜代為應對,估計盛道已走遠,才將此事告之。於是她被官吏殺害。 後來,適逢皇帝大赦,父子得還。盛道雖然做了官,但始終沒有再成婚。See More
Apr 21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馮夢龍《白話版 情史》范希周(下)

賀承信因為公務又到呂監這裏辦事,呂監有時就邀請他喝酒吃飯。每當這時,呂氏總是偷偷地觀察他,觀察幾次,呂氏就知道這位賀承信其實就是范希周。於是,她婉言告訴父親,並讓父親在賀承信酒意正濃時,詢間他的鄉貫及出身。 呂監聽從了女兒的話,在一次酒酣暢意之時,他與賀承信攀談起來。賀承信羞愧地說:“我是建州人,其實姓范,我的同族人范汝為舉旗造反,大逆不道,我也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陷入賊中。過了一些時候,韓郡王率領大軍前來討伐,他們攻下建州城後,我們舉黃旗投降招安。我害怕因為我是范汝為的嫡親族人,被一並殺頭示罪,於是我就改稱姓賀,隱姓埋名。 招安後,我被撥在岳承宣軍隊下。在討伐楊麽的戰鬥中,我因為是南方人,水性極好,打起仗來常做前鋒,在每次戰鬥中我都特別盡心效力,表現非常。主將知道了這一切,在楊麽被平定以後,就特別給我解除了搖役,恢復了自由。開始讓我擔任和州指使之職,後來又委任我為合州監,再後來就受命我做這廣州指使。” 呂監又間他道:“你的妻子姓什麽?初娶後有沒有再娶人哪?”話頭至此,范希周流露出很難受的神情,他悲泣地說:…See More
Mar 16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馮夢龍《白話版 情史》范希周(中)

討伐將軍韓郡王曾與呂監有交情,韓郡王路過福州,征召呂監作提轄官,一起到建妞討伐范妝為。他們用了十多天的時間就攻破了建州城,卻沒有捕捉到范希周,不知他到哪裏去了。再說呂氏看討伐軍的陣勢很強盛,建州城必敗無疑,是沒有什麽希望了,她急匆匆回到空蕩蕩的屋裏尋死上吊。…See More
Mar 13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馮夢龍《白話版 情史》范希周(上)

建炎庚戌年間,在建州這個地方出了一個強盜范妝為。當時,因年成不好,四方土地皆鬧饑荒,民不聊生,竟有十多萬人紛紛投奔於范汝為,聚擁在他的髦下。 第二年春天,關西人呂忠詡,被任命為福州稅官(監)。他接受了官職後,攜帶家眷前往福州赴任。途中,經過建州,突然發生了一件十分不幸的事。呂忠栩那美麗的女兒,正值十七、八歲的芳齡,被范汝為手下的人搶了去。呂忠詡悲痛萬分,焦灼已極,傷心已極。 范妝為有一個同族兄弟之子范希周,他本來是一位溫文爾雅的讀書人,無奈落入賊中。 他當時二十五、六歲,還沒有結婚。那被搶來的呂監女就成了范希周的妻子。范希周知道呂監女是育宦家小姐,又看她姿色動人,婷婷玉立,而且性情又溫順賢良,知書達理,於是選定一個吉祥的時日,在這一天,全族人以周到的禮儀,敬告祖先,將呂監女封為范希周的正室。 時光荏苒,一晃兒就到了嚴寒的冬日。朝廷發布命令,讓韓郡王率領大軍討伐、追捕范汝為之徒。消息傳來,呂氏對范希周說:“我聽說貞節女子絕不侍奉兩個丈夫。你既然已經告祖成婚,我就是你家的媳婦了。現在建州孤城形勢危急,看樣子一定得被攻破。你是范妝為的嫡系之人,怎麽能夠免遭處罰呢!我實在不忍心眼見你遭此下場,…See More
Jan 31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美國)亨特·米勒《飛行員的抉擇》(下)

“快點,泰勒,節流閥。”頭兩個浪很小,然後布萊第看到滾滾大浪正沖向他們而來,他感到一股恐怖的寒意。幾乎是直覺反應,他滑動機身直到它跟大浪平行。大浪開始從機身下面散去,布萊第轉動機身直到機首突出浪頭,機身也脫離洶湧的大浪。當飛機開始有了速度,騎在浪上,局面才算控制下來。機首又擡得更高一些。然後有一股相反方向的急流沖向大浪,飛機就被拋進空中。它重量地掛在水面有好一會兒,直到布萊第把機身穩下,並開始緩慢地爬向安全。在三百尺高的地方,布萊第把控制器交給泰勒。他往椅背一靠,才意識到他的腿很痛,還有他的夾克都濕透了。他發著抖強迫自己不要去想腳下那冰冷的水,還有剛才他們差點被淹死的畫面。虛弱地,他走出駕駛艙。等他檢查完生還者後,工作就算完成了——機尾,生還者中的一人正躺在鋪位上,蓋著一條毛毯。另一個人則拿起一杯咖啡湊到顫抖的嘴邊。…See More
Jan 11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美國)亨特·米勒《飛行員的抉擇》(中)

布萊第本來準備下令丟下補給品和另一個救生艇,卻突然停了下來,補給品和救生艇作用不大,布萊第再飛低了些,到十五尺的地方,海浪拍打著飛機的外殼,他感覺到其他人員都在等他下令。只剩下他的決定,他的責任了。任何活著的人都不會怪他丟下補給品然後飛回基地,他只需要報告救生艇的位置就可以了。二十四小時內一定會有一艘船經過這里,然後把他們救起來。有五個人在這個救援小組里,他有什麽權利拿他們的生命冒險,在大海上降落?布萊第覺得他的皮膚拉得很緊,寒氣甚至透進了他的飛行夾克里。要在下面的怒濤中將飛機安全降落似乎太離譜了。多了兩個人的重量後,要重新起飛似乎更不可能,在這種天氣下……有太多出錯的可能了。他又看了救生艇一眼。在下面的男人不確定地揮了揮手。就在這時,一股浪湧進艇里,那個男人趕快放下他的手扶住救生艇。然後,布萊第知道他要怎麽做了,其實他一直都知道的,只是不敢承認罷了。兩個男人在汪洋大海中坐在一艘救生艇里,他們根本不可能敵得過暴風雨。他必須幫助他們——毫無選擇的。當他作手勢下令要降落時,他感到海里的冷水濺到他身上——冰冷的。飛機降落到海面上時引起一陣顛簸。泰勒鬆開他的安全帶爬到艙尾去。當一股浪掃過駕駛艙…See More
Jan 8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美國)亨特·米勒《飛行員的抉擇》(上)

冒險在大海上降落是對的嗎?在兩百尺高的地方,救援機從暴風雨中顛簸地逃出,然後在洶湧的海面上平穩下來。布萊第瞥了一眼他同伴的憂慮的臉,然後想,他又要拿其他機員的命冒險了,就像以往一樣。救援小組還要過一百里以上才能到達出事地點。兩個小時前,一架往檀香山的班機墜機了。只要風向一轉變,只要救援過程出了問題,回到他們在阿第拉的基地的風險就愈高。前面,白色的浪頭不停地翻湧。一里外,另一陣暴風雨正在雲端伺機而動。五分鐘後,水淹上擋風板,雨也打在機翼和機身上。飛機衝出暴風圈,沖向距海面不到三百尺的地方。布萊第覺得有人猛拉他的飛行裝。從走廊看過去,他看到通訊室里的通訊員正對著他大叫:“收發器壞了,我們沒辦法聯絡基地。”布萊第往下看。“最好把它修好,我們會用到。”在前面的某個地方可能有一艘黃色的救生艇在沈浮,但在他們後方,布萊第知道暴風雨正移向基地阿第拉。海浪開始沖擊那環形小島邊緣的暗礁了。布萊第轉向他的夥伴,泰勒。“你想,我們走了多遠了?”布萊第問?泰勒檢查在他膝上的地圖。“大約在北邊五十里,我想。”位置只是個猜測。現在猜錯五十里,到他們到達出事地點,可能已經差了一百里。而且他還要考慮機上其他人員的生命…See More
Jan 7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美國〕賀爾曼·梅森《進化論》

奧撒棒球隊一直擁有一個忠實的球迷。他每次看球總是帶著一隻大猴子。一段時日以後,那隻猴子居然變成一個棒球專家了。碰到精彩的比賽,它就興奮地活蹦亂跳,頻頻鼓掌;如果球隊失常了,那畜生便吐舌頭、做鬼臉。偶然,在一次球賽中,奧撒隊的一壘手受了傷,無法繼續比賽。偏偏又找不到替補的選手。這時,竟然有人推薦那隻猴子下場。這真是一個瘋狂的建議;然而,比賽的結果更令人瘋狂——由於猴子精彩的球技使奧撒隊大勝一場。有趣的是,往後他們就靠著一壘的那隻靈長類連續打了九場勝仗。原來的一壘手早就被人拋在腦後了,當他復原要歸隊時,球隊經理在臉上擺了一塊本壘板——眼前的勝利組合不容被拆散。可憐的一壘手,雖然生氣,也只得卷起鋪蓋回老家去了。過了兩個禮拜,他忽然收到一封信。上面這麽寫著——“親愛的湯姆,請回到球隊來吧!我們需要你回來擔任一壘手的守備。猴子注:我現在是經理了。”See More
Dec 22, 2019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美國〕戈登·傑克遜《比利的馬子 》

比利起初在皮筏上,後來不見了。陽光照耀著藍色的水面。 卡麥恩到更衣室找他,又到他老是喜歡在那兒和卡蜜兒窮扯蛋的爆米花攤子,然後走到救生站。但是沒有人看見他。要是讓我逮到那小子,卡麥恩在更衣室對我這麽說,可惜我也沒看到他,站在櫃臺後面,除了一片海水,灑在水上白花花的陽光,以及遠處的松樹,我還能看見啥? 有時候會有幾個漂亮的妞兒走過,不過我從沒看到過比利。他可能還躲在船下的大浮箱之間,這是他的怪異舉止,稍後,他會冒出水面,手里拿著耙,幹什麽,唐格里先生,我一直照你說的,在清理這個地方啊! 他就是這個樣子。 過了一下子,他們叫來了治安人員,有兩個家夥走進我背後的更衣室,直闖他們放著拖繩的儲物間,那繩上的鉤子和你的頭差不多大小。 這時已接近傍晚了。比利的馬子過來遊泳,那幾個家夥正開著他們的小船,噗噗地在皮筏周圍繞來繞去,船尾拖著拖繩。天色完全暗下來以後,他們架起燈,繼續在那兒找。他只是在開玩笑,他總是那個樣子,比利的馬子告訴我說。 她坐在我的櫃臺上,兩腿甩來甩去,看起來很高興而且知道是怎麽回事一樣。…See More
Dec 18, 2019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葉紫《夜哨線》(5)

漸漸離小山不到二百米達了,號兵竟又莫名其妙地吹起衝鋒號來:帝大丹,帝大丹!帝……「殺!」弟兄們莫名其妙地跟著減「殺!」一股勁三四連人都到了小山的底下。山上並沒有一個敵人。大家越弄越莫名其妙了。營長騎著一匹黑馬從後面趕了上來。白郎林手槍擎得高高的,像督戰的神氣。於是,弟兄們又都趕著衝到了小山的頂上。「到底是一回什麼事呀?媽的!」大家都定神地朝小山底下一望,那下面:— —天哪!那是一些什麼東西呢?一片狂闊的海,——人的海!都給擠在這山下的 一條谷子口裡。男的,女的,老的,小的,一大群,一大群!……有的還牽著牛, 拉著羊,有的肩著破碎不堪的行囊、鍋竈,……哭娘呼爺地在亂竄亂跑,一面舉著 倉皇駭急的目光,不住地朝小山上面打望著。「是老百姓嗎?這樣多呀!」大家都奇怪起來。接著又是一個衝鋒,三四連人都衝到了小山的下面。老百姓們像翻騰著的大海中的波浪,不顧性命地向谷子的外面奔逃。孩子,婦…See More
Sep 25, 2019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葉紫《夜哨線》(4)

隊伍又迅速地轉過了好幾個村莊。路上,荒涼得差不多同原始時代一樣。沒有人,沒有任何生物。老百姓的屋子裡全空的,有好一些已經完全倒塌下來了;要不然就只有一團烏黑的痕跡。這,大約是老百姓們在臨行的時候下著很大的決心的表 呢。沒有了絲毫的東西懸掛在他們的心坎裡,走起路來是多麼的暢快啊!「你看!他們寧肯這樣下決心地掃數跟著別人一同走,倒不願留在這兒長住著。 這就完全是為了那麼些個原因啊!」李海三時常很鄭重地,偷偷地指著沿路所見到 的各種情形,一樣一樣地告訴給王大炮聽。到正午,太陽簡直燒得弟兄們無法可施了,有好些都暈倒下來。口中吐出許多 雪樣的唾沫,一直到面顏灰白,完全停歇了他們的呼吸為止。「天哪!」好容易才有命令下來:教停住在一個比較陰涼的小山底下吃午飯。三下午,天上畢竟浮起了幾片白雲,曠野不時還有微微的南風吹動,天氣好像是 比較陰涼得多多了。弟兄們都透回了幾口問氣,重新地放開著大步,奔逐著這無止境的征程。曠野裡簡直越走越荒涼得不成世界啊!漸漸地,連一座不大十分完整的蘆葦屋…See More
Sep 16, 2019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葉紫《夜哨線》(3)

第三天,……第四天,……仍舊沒有看見傳下來出發的命令,天氣已經漸漸地熱得令人難熬了。兵舍裡一股一股的臭氣蒸發出來,弟兄們盡都感受著一陣陣噁心和頭痛。汗也涔涔地流下來,衣服都像給浸濕在水裡。「我操他的八百代祖宗!我操他的八百代祖宗!我操他的八百代祖宗!老子……」要不是李海三壓制他一下,王大炮簡直就想在這兵舍裡造起反來。其他的弟兄們也都是一樣,面部都掛上了異常憤怒的表情。雖然連長和排長都 來告訴過他們了:「只等上面一有不必出發了的命令下來時,就可以放你們走出兵舍。」但他們都仍舊還是那麼憤憤不平的。趙得勝聽見連長說或者還有可以不出發的希望,他的心中立刻就活動了許多, 他又將那張請長假的紙條從乾糧袋裡拿出來了,他準備再求班長給他遞上去。「班,班長!假如真的不再出發的話,我,我要求你老人家「你又來了!你又來了!你!——你!」趙得勝一嚇,又連忙戰戰兢兢地把那隻拿紙條兒的手縮了回來。帶著可憐的,…See More
Jul 21, 2019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葉紫《夜哨線》(2)

李海三一句一句地逼上去,王大炮可逼得沈默了。他把他那兩隻龐大的眼珠子 向四圍打望了一回,然後又將那片快要沈沒了下去的太陽光牢牢地盯住。「真的呢?」他想,「趙得勝原來不曾想過要出來當兵啦!……他雖然不曾幹過農民協會,但據他自己說,他從前也還是一個規規矩矩的農民呢!……譬如說: 像我自己這樣的人嗎!……」他沒有閒心再往下想了。他突然地把視線變了一回,昂著頭,將牙門咬得硼緊, 然後又用手很鄭重地在李海三的肩上拍了一下:「老李!你說的,如果上火線時,是不是一定會遇著那班人呢?」「上火線?你老這樣性急做什麼啊!」李海三又對他笑了一笑。他的臉兒窘得更紅了。他想起他在特務連裡當了四年老爺兵,從沒有打過一次仗,不由的又朝李海三望了一下。雖然他的話兒是給李海三窘住了:但他總覺得他的心裡,還有一件什麼東西哽著,他須得吐出來,他須向李海三問個明白。李海三是當過十多年兵的老軍戶,而且還被那班人俘虜去過兩回, 見識比他自己高得多,所以李海三的一切都和他說得來。自從他由旅部特務連調到 這三團一營三連來當班長以後,漸漸地,他倆都好像是走上了那麼一條路道。他還…See More
Jul 13, 2019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葉紫《夜哨線》(1)

一隊伍停駐在這接近敵人區的小市鎮上,已經三天了,明天,聽說又要開上前線 去。趙得勝的心裡非常難過,滿臉急得通紅的。兩隻眼睛夾著,嘴巴癟得有點像剛 剛出水的鮎魚;涎沫均勻地從兩邊嘴巴上流下來,一線一線地掉落在地上。他好容易找著了劉上士,央告著替他代寫了一張請長假的紙條兒。準備再找班長,轉遞到值星官和連長那兒去。大約是快要開差了的原故呢,晚飯後班長和副班長都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趙得勝急得在草地上亂竄亂呼。「你找誰呀,小憨子?」趙得勝回頭一望,三班楊班長正跟著在他的後面裝鬼臉兒。趙得勝很吃力地笑 了一下:「我,我尋不到我們的班長,他,他,……」「那邊不是李海三同王大炮嗎?你這蠢東西!」楊班長用手朝西面的破牆邊指了一指。趙得勝笑也來不及笑地朝那邊飛跑了過 去。他瞧著,班長同副班長正在那牆角下說得蠻起勁的。「什麼事情呀,小憨子?」王班長的聲音老有那麼大,像戲臺上的花臉一樣。「我,我,我,……」趙得勝的心裡有點不好意思了。「你又要請長假嗎?」「我,我,報告班長!……我,……」「你真是一個蠢東西呀!」班長像欲發脾氣般地站起來了,趙得勝連忙嚇得退下幾步。他有點怕班長,他…See More
Jul 11, 2019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葉紫《火》(8)

六入夜,梁局長從縣城裡請求了一營大兵親自趕來,曹家壟只剩了一團冷靜的空氣。據偵探的報告:「亂民已經和雪峰山的匪人取了聯絡,陳字嶺、張家蛇、嚴坪 寺周圍百餘里都沒有了人煙,統統逃到雪峰山去了。」梁局長急得雙腳亂跳,三四天中損失了一百多團丁和槍械不算,還弄得縱橫這樣遠沒有人煙。自己的飯碗敲碎,回到總局裡去更交不了差。憤怒地,他展望著這淩亂的原野,心火一陣陣地往上冒。再看看這一營大兵, 自家非常惋惜地感覺得無用武之地,猛然他發出來一個報復似的命令:「四面散開,把大小的茅瓦屋統統給我放它一把火!媽媽的,斷絕他們的歸路!半個時辰之後,紅光瀰漫了天空。壟中沈靜了的空氣,又隨著火花的閃爍而漸 形活躍起來。1933年6月10日作於上海,9月17日修正。See More
Jul 1, 2019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葉紫《火》(7)

大家立刻回轉頭來,高鼻子大爹一手提著一個男子,一手提著一個女人,笑嘻嘻地向大家一摔!「呀!王滌新你這狗入的還沒有死嗎?」林道三跑上來一腳,踢去五六尺遠!「唔,救……」「這是一個妖精,媽媽的,幹死她!」「哈哈!」「媽媽的,誰要幹這臭婊子!拍!——」一個大巴掌打在花大姐的臉上。「哈哈!帶到那邊去!綁在那三個團丁一起!」大家又是一陣搜索!一個老太婆跑出來,手戰動地敲著木魚,回中「阿彌陀佛! 阿彌陀佛!」地唸着。「這要死的老東西!」僅僅鄙夷地罵了一句,並沒有人去理會她。大家搜著,仍舊沒有捉到何八爺!失望的,沒有一個人肯離開這個莊子。「不要急,你們讓我來問她!」高鼻子大爹笑嘻嘻地說。「告訴我,花大姐! 你說出來我救你的性命:你家的爺躲在哪裡?」「老爹爹!只要你老人家救我,我肯說。不過,放了我,還要放了他!……」…See More
Jun 10, 2019

梭羅河畔'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梭羅河畔's Blog

馮夢龍《情史》盛道

Posted on January 14, 2020 at 8:56pm 0 Comments

趙媛姜是資中盛道的妻子。建安五年,盛道犯罪,夫妻一同被關進監獄,留下一個剛滿五歲的兒子小翔。 

一天,趙媛姜對盛道說:“看來這次受刑,你是不能幸免的了!我活在人間,對君家門戶沒有什麽益處。我想最好你和小翔一起逃命,我替你死,這樣就能繼承君家宗廟,說不定有一天會光宗耀祖。”



盛道聽後,說死也不答應,他怎忍心讓賢慧的妻子代己受過,無辜死去。一連幾天,趙媛姜苦苦相勸,盛道方才聽從,攜衣糧與兒子匆匆而去。趙媛姜代為應對,估計盛道已走遠,才將此事告之。於是她被官吏殺害。 …

Continue

馮夢龍《白話版 情史》范希周(下)

Posted on January 14, 2020 at 8:54pm 0 Comments

賀承信因為公務又到呂監這裏辦事,呂監有時就邀請他喝酒吃飯。每當這時,呂氏總是偷偷地觀察他,觀察幾次,呂氏就知道這位賀承信其實就是范希周。於是,她婉言告訴父親,並讓父親在賀承信酒意正濃時,詢間他的鄉貫及出身。



呂監聽從了女兒的話,在一次酒酣暢意之時,他與賀承信攀談起來。賀承信羞愧地說:“我是建州人,其實姓范,我的同族人范汝為舉旗造反,大逆不道,我也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陷入賊中。過了一些時候,韓郡王率領大軍前來討伐,他們攻下建州城後,我們舉黃旗投降招安。我害怕因為我是范汝為的嫡親族人,被一並殺頭示罪,於是我就改稱姓賀,隱姓埋名。

 …

Continue

馮夢龍《白話版 情史》范希周(中)

Posted on January 14, 2020 at 8:54pm 0 Comments

討伐將軍韓郡王曾與呂監有交情,韓郡王路過福州,征召呂監作提轄官,一起到建妞討伐范妝為。他們用了十多天的時間就攻破了建州城,卻沒有捕捉到范希周,不知他到哪裏去了。再說呂氏看討伐軍的陣勢很強盛,建州城必敗無疑,是沒有什麽希望了,她急匆匆回到空蕩蕩的屋裏尋死上吊。



當呂監巡警的時候,恰巧見到了這一切,他讓人把這女子放下來,不禁大吃一驚,呆立許久,原來這自縊之女竟然是他的親生女兒。他焦急地凝視著尚在昏睡的女兒,等了好長時間,女兒才蘇醒過來。父女相見,悲喜交加,千言萬語不知從何說起,慢慢地,呂監女才把她所遭遇的一切告訴父親。事已過去,還能說什麽呢,百感交集的呂監面對著女兒,只高興他終於又找到了自己散失的親骨肉。

 …

Continue

馮夢龍《白話版 情史》范希周(上)

Posted on January 14, 2020 at 8:52pm 0 Comments

建炎庚戌年間,在建州這個地方出了一個強盜范妝為。當時,因年成不好,四方土地皆鬧饑荒,民不聊生,竟有十多萬人紛紛投奔於范汝為,聚擁在他的髦下。 

第二年春天,關西人呂忠詡,被任命為福州稅官(監)。他接受了官職後,攜帶家眷前往福州赴任。途中,經過建州,突然發生了一件十分不幸的事。呂忠栩那美麗的女兒,正值十七、八歲的芳齡,被范汝為手下的人搶了去。呂忠詡悲痛萬分,焦灼已極,傷心已極。

 

范妝為有一個同族兄弟之子范希周,他本來是一位溫文爾雅的讀書人,無奈落入賊中。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