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SHKENT HOLIDAY's Blog (91)

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12)

“你要去,我也去。可是你得天天背著我上學!”仙坡說。“可以!”南星很高興仙坡這樣重視他。

“好啦,南星,晚上見!我可得上學啦!”小坡說。“早點回來呀!小坡!咱們還得打一回呀!”南星很誠懇的央求。

“一定!”小坡笑了笑,拉著妹妹把她送回家去。到了家門,哥哥已經走了,他忙著扯開大步,跑向學校去。

7、學校裏…



Continue

Added by TASHKENT HOLIDAY on July 8, 2018 at 8:48pm — No Comments

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11)

兩個小印度是在英文學校唸書。學校裏有中國小孩,印度小孩等等;還有白臉,高鼻子,藍眼珠的美國教員,而且教員都是大姑娘。小坡時時想到:我要是換學校啊,一定先入這個英文學校。那裏有各樣的小孩,多麽好玩;況且有白臉,高鼻子,藍眼珠的教員,而且都是大姑娘!我要是在那裏好好唸書,先生一喜愛我,也許她們把仙坡請去當教員;仙坡雖然沒長著藍眼珠,但是她反正是姑娘啊!





                                                               …

Continue

Added by TASHKENT HOLIDAY on July 8, 2018 at 8:30pm — No Comments

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10)

“請仙坡發給獎品!”小坡說。

仙坡和兩個馬來小妞嘀咕了半天,然後她上了小凳手中拿著一塊橘皮,說:

“這裏是一塊黃寶石,當作獎品。我們想,”她看了兩個馬來小妞一眼:“這個獎品應當給三多!”

“為什麽?沒道理!”他們一齊問。

“因為:”仙坡不慌不忙的說:“他自己打倒自己,比你們亂打一回的強。他打倒自己以後,還背著妹妹當黃牛,又比你們好。”她轉過臉去對三多說:“這是塊寶石,很嬌嫩的,你可好好的拿著,別碰壞了!”…



Continue

Added by TASHKENT HOLIDAY on July 8, 2018 at 8:24pm — No Comments

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9)

小坡忽然想起:陳媽在樓上睡覺,假如把她吵醒,她一定要對媽媽說他的壞話。他趕緊把竹竿舉起,叫大家停住。他們正唱得高興,那肯停止;一直唱(或者應該說,“嚷”)下去,聲兒是越來越高,也越難聽。唱到大家都口乾舌燥,嗓子裏冒煙,才自動的停住。停住之後,南星還補了三四聲“門!——”招得兩個馬來小妞說:設若火車是她們家的,她們一定在火車頭上安起一架大留聲機來,代替汽笛——天下最難聽的東西!

幸而陳媽對睡覺有把握,她始終沒醒;小坡把心放下去一些。

歇了一會兒,大家才彼此互問:“你剛才唱的是什麽?”“你聽我唱的好不好?”…





Continue

Added by TASHKENT HOLIDAY on July 8, 2018 at 8:19pm — No Comments

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8)

5、還在花園裏

南星的笑話說完,不但沒人鼓掌,而且兩個馬來小妞低聲的批評:她們向來沒聽過這樣糊塗的故事!南星聽見了,雖然沒生氣,心中可有點不歡喜。糊塗人也有點精明勁兒,這點精明是往往在人家說他糊塗的時候發現,南星也是如此。他想了半天,打算說些絕不帶傻氣的話,以證明他不“完全”糊塗;他承認自己有“一點”糊塗。他忽然說:“我坐過火車!”

這句話叫他的身分登時增高了許多,因為在這一幫小孩中,只他一個人有說這個話的資格。大家自然都看見過火車,可是沒有坐過,“看過”和“坐過”是根本不同的;當然不敢出聲,只好聽著南星說:“火車一動,街道,樹木,人馬,房子,電線桿子就全往後面跑。”…



Continue

Added by TASHKENT HOLIDAY on July 8, 2018 at 8:16pm — No Comments

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7)

南星忽然看見小坡的“站臺”在籬旁放著,他“門!——”了一聲,便爬過去。喊了聲:“到了!”便躺在地上不住的喘氣。大家也都倒下,顧不得問到底是不是到了吉隆坡。小坡明知還沒有到目的地,可是也沒有力量再爬,只好口中還“七咚七咚”的,倒在地上不動。

大家不知躺了好久才喘過氣兒來。兩個馬來小妞兒先站起來了,頭上的小髻歪歪在一邊,腦門上還掛著許多小汗珠,臉上紅紅的,更顯得好看。她們低聲的說:“不玩了!坐火車比走道兒還累的慌,從此再也不坐火車了!”



       …

Continue

Added by TASHKENT HOLIDAY on July 8, 2018 at 7:33pm — No Comments

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6)

“仙,咱們不這麽玩啦。”

“幹什麽呢?”妹妹一時想不出主意來。

小坡背著手兒,來回走了兩遭,想起來了:“仙,咱們把南星,三多,什麽的都找來,好不好?”

“媽媽要是說咱們呢?”

“媽媽沒在家呀!仙,你等著,我找他們去。”不大一會兒,小坡帶來一幫小孩兒:兩個馬來小姑娘;三個印度小孩,二男一女;兩個福建小孩,一男一女;一個廣東胖小子。…



Continue

Added by TASHKENT HOLIDAY on July 8, 2018 at 7:28pm — No Comments

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5)

新加坡的人們,不象別處,是各式各樣的,以臉色說吧,就有紅黃黑白的不同。小坡過年的時候,這“各色人等”也都過年;所以顯著分外的熱鬧。那裏有穿紅繡鞋的小腳兒老太太,也有穿西服露著胳臂的大姑娘。那裏有梳小辮,結紅繩的老頭兒;也有穿花裙,光著腳的青年小夥子。有的婦女鼻子上安著很亮的珠子,有的婦女就戴著大草帽和男人一樣的作工。可是,到了新年,大家全笑著唱著過年,好像天下真是一家了。誰也不怒視誰一眼,誰也不錯說一句話;大家都穿上新衣,吃些酒肉,忘記了舊的困苦,迎接新的希望。基督教堂的鐘聲當當的敲出個曲調來,中國的和尚廟奏起法器,也沈遠悠揚的好聽。菩薩神仙過年不過,我們不知道,但是他們一定是抿著嘴,很喜歡看這群人們這樣歡天喜地,和和美美的享受這年中的第一天。…





Continue

Added by TASHKENT HOLIDAY on July 8, 2018 at 7:23pm — No Comments

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4)

“仙!趕明兒你長大了,要小孩的時候,你上那裏去撿一個呢?”

“我?”仙坡揉著辮子上的紅穗兒,想了半天:“我到西邊印度人家去抱一個來。”

“對了,仙!你看印度的小孩的小黑鼻子,大白眼珠,紅嘴唇兒,多麽可愛呀!是不是?”

“對呀!”

“可是,媽媽要不願意呢?”

“我告訴媽媽呀,反正印度小孩兒長大了也會變成中國人的。你看,咱們那幾隻小黃雛雞,不是都慢慢變成黑毛兒的,和紅毛兒的了嗎?小孩也能這樣變顏色的。”…

Continue

Added by TASHKENT HOLIDAY on July 8, 2018 at 7:19pm — No Comments

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3)

這件寶貝的用處可大多多了:往頭上一裹,裹成上尖下圓,腦後還搭拉著一塊兒,他便是印度了。登時臉上也黑了許多,胸口上也長出一片毛兒,說話的時候,頭兒微微的搖擺,真有印度人的嫵媚勁兒。走路的時候,腿也長出一塊來,一挺一挺的象個細瘦的黑鷺鶿。嘴唇兒也發幹,時常用手指沾水去濕潤一回。

把這件寶貝從頭上撤下來,往腰中一圍,當作裙子,小坡便是馬來人啦。嘴唇撅撅著,蹲在地上,用手抓著理想中的咖唎飯往嘴中送。吃完飯,把母親的胭脂偷來一小塊,把牙和嘴唇全抹紅了,作為是吃檳榔的結果;還一勁兒呸呸的往地上唾,唾出來的要是不十分紅,就特別的用胭脂在地上抹一抹。唾好了,把妹妹找了來,指著地上的紅液說:“仙!這是馬來人家。來,你當男人,你打鼓,我跳舞。”…

Continue

Added by TASHKENT HOLIDAY on July 8, 2018 at 7:16pm — No Comments

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2)

小坡有兩個志願,只有他的妹妹知道:當看門的印度,(新加坡的大一點的鋪戶,都有印度人看門守夜。)和當馬來巡警。

據小坡看:看門守夜的印度有多麽尊嚴好看!頭上裹著大白布包頭,下面一張黑紅的大臉,掛滿長長的鬍子,高鼻子,深眼睛,看著真是又體面又有福氣。大白汗衫,上面有好幾個口袋兒,全裝著,據小坡猜,花生米,煮豌豆,小檳榔,或者還有兩塊雞蛋糕。那條大花布裙子更好看了,花紅柳綠的裹著帶毛的大黑腿,下面光著兩隻黑而亮的大腳鴨兒。一天到晚,不用操心做事,只在門前坐著看熱鬧,所閑得不了啦,才細細的串腳鴨縫兒玩。天仙宮的菩薩雖然也很體面漂亮,可是菩薩沒有這種串腳鴨縫的自由。關老爺兩旁侍立的黑白二將,黑的太黑,白的又太白,都不如看門的印度這樣威而不猛,黑得適可而止。(這自然不是小坡的話,不過他的意思是如此罷了。)…



Continue

Added by TASHKENT HOLIDAY on July 8, 2018 at 7:11pm — No Comments

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1)

編者按: 本書是老舍先生創作的一部長篇童話,作品以生活在南洋的男孩小坡和他的妹妹為主人公,講述了小坡生活中的有趣故事,故事後半段完全是小坡的夢境,但也隱含了作者對南洋種種現實弊端的嘲諷。老舍在“我怎樣寫《小坡的生日》”文中說道:“希望還能再寫一兩本這樣的小書,寫這樣的書使我覺得年輕,使我快活;我願永遠作‘孩子頭兒’。對過去的一切,我不十分敬重;歷史中沒有比我們正在創造的這一段更有價值的。我愛孩子,他們是光明,他們是歷史的新頁,印著我們所不知道的事兒——我們只能向那裏望一望,可也就夠痛快的了,那裏是希望。”…



Continue

Added by TASHKENT HOLIDAY on July 8, 2018 at 6:30pm — No Comments

泰戈爾《隨想錄》 小議(下)

今日。 我和塔樹操同一種語言。 表達心頭的喜悅之情。

他問我:“你果真回來了? “

“格樹說。 沒有生命之前。 那些材料不過是一種負擔、一堆廢物。由於生命的觸摩。 材料渾然交融。 呈現為完整的美。你看。 那美在樹林里漫步。 在蔣樹的涼風裡吹笛。”…





Continue

Added by TASHKENT HOLIDAY on July 7, 2018 at 9:30pm — No Comments

泰戈爾《隨想錄》小議(上)

我當時聽人們說:“今天什麽樣。 明天也就什麽樣。時間就像戴著眼罩的一頭公牛。 永遠繞著同一架榨油機轉動。 發出同一種悲慘的叫聲。這就叫創造。創造就是盲人的哭泣。”

現在我明白了。 人們用非正義之火把自己未來的所有時光都燒成了灰燼。 使它變成了黑蒙蒙的顏色。 一日春天降臨。 那里就不會再萌發新葉。

很久以來。 人們就準備著一個寶座。那個寶座向人們報告說。 他們的神仙將要光臨寒舍。 神仙已經出發上路了。

心靈驚慌失措:“啊呀。 六層地板正在澆鑄。 材料還未備足。”

曠日持久的準備當時已經毀滅。那時節。 從四面八方傳來了喊聲:“勝利了。…

Continue

Added by TASHKENT HOLIDAY on June 23, 2018 at 10:54pm — No Comments

泰戈爾《隨想錄》 最初的悲痛

一)

我興奮不已。 逢人便問:“喂。 請告訴我哪陣風在奏樂? ”

在這個無人之地。 有人突然從背後說道:“你認不出我了吧? ”

我轉過身來。 望著她的臉。 說道:“我還記得。 不過無法確切地叫出你的名字。”

我不清楚我領悟到了什麽。 忙問:“不久可以見面了? ”

我木然地立著。我說:“從前。 我看你就像斯拉萬月的雲朵。 而今天你倒像阿斯溫月①的金色雕像。難道說你把昔日的所有眼淚都丟棄了麽? ”…

Continue

Added by TASHKENT HOLIDAY on May 23, 2018 at 9:11pm — No Comments

泰戈爾《隨想錄》十七年

“改日奉告”

我不再言語。 埋頭做事。我估計占夠了地盤。 備齊了材料。 建成了大廈。 會有答案。

多少交往。 多少會晤。 多少暢談!她有過多少夢想。 多少暗示。 多少推斷; 啟明星的光輝有時伴著她。 打破淩晨的酣睡。 茉莉花的清香有時充滿了六月的黃昏。 有時響起了暮春時節疲憊的鼓樂聲; 十七年來。 這一切都深深地織進了她的心里。

談話往往到此中斷。 接下來是沈默。

我無法回答。 只是默默地坐在那里思索。 可是它們卻乘風飛去。…

Continue

Added by TASHKENT HOLIDAY on May 23, 2018 at 9:09pm — No Comments

泰戈爾《隨想錄》 一天

我還記得那一天的中午。 綿綿雨絲顯得很疲憊。 一陣強風吹來。 它就更加狂怒。

室內陰暗。 我無心工作。於是我操起琴。 伴雨而歌。

她從隔壁房間里出來。 默默地走到門前。然後她又折回去。她又一次來到外邊。 在那里讓立著。爾後又慢慢地走回屋里。 坐下來。她手里拿著針線活兒。 凝望著窗外那些隱約可見的樹木。

雨停了。 我的歌聲也已沈默。她站起身來。 梳理著自己的頭發。

除此之外。 再也沒有什麽。只有那一天的中午。 將雨聲、歌聲、昏暗和閑散融為一體。…

Continue

Added by TASHKENT HOLIDAY on May 23, 2018 at 9:09pm — No Comments

泰戈爾《隨想錄》 小巷

小巷詢問這狹窄的天帶:訪問姐姐。 你是哪座藍城里的小街? “中午。 它在短暫的時間里看見了太陽。 於是它就默默地對自己講:“我一點兒都不明白。 這是什麽地方。”

兩排樓房之間上空的雨雲。 漸漸變得濃重。 就好像有人用鉛筆塗掉了這條港中的一塊光明。雨水在它的石路面上涓淚流淌。 雨滴發出擊鼓般的聲響。 宛如耍蛇時節一樣。路很滑。 行人的傘時而互相碰擦; 一股水流。 突然從屋櫓上跳到行人的傘上。 致使他們十分驚訝。

在帕爾表月。 南風就像一位不幸的人。 突然間闖進小巷; 頓時紙屑飄舞。 塵土飛揚。小巷氣餒地說:“這一定是尋位瘋癲的仙人醉得發狂!。

然而。 當秋陽映在屋頂的犧臺上。 當祭掃的鐘聲當當敲響。 小巷心里立刻感到:“在這條石頭砌成的道路之外。…

Continue

Added by TASHKENT HOLIDAY on May 23, 2018 at 9:08pm — No Comments

泰戈爾《隨想錄》 竹笛(二)

這里。 晚香玉在黑暗中微微顫動。 宛如披著面紗的新娘。 羞澀地立在新房之門清晨之花——金香木。 又在哪里爭芳鬥妍?

這里。 家家的柴扉緊閉; 那里。 戶戶的富於洞開。這里。 船靠岸。 漁民人睡; 那里。 和風揚起了篷帆。

人們離開客店。 面向東方走去; 晨光映在他們的臉上。 他們的渡河之資至今還沒有償還。一雙雙黑黑的眼睛。 透過路旁的一扇扇窗子。 含著憐憫的渴望。 正在凝視著他們的背影。大路在他們面前打開了朱紅的請帖:“為你們一切都準備就緒。”隨著他們心潮的節奏。 勝利之鼓已經擂響。

這里。 所有的人都乘坐這日暮之舟向黃昏的晚霞中渡去。

太陽神喲。…

Continue

Added by TASHKENT HOLIDAY on March 1, 2018 at 8:05pm — No Comments

泰戈爾《隨想錄》 竹笛(一)

我立在路旁。 傾聽著笛聲; 找不能理解當時我懷著一種什麽樣的心情。我本想把這種定苦融會在擁贏悉的苦樂之中。 但它們都未能融會。我發現。 它比那熟悉的微笑還清晰。 比熟悉的眼淚還深沈。

我還發現。 熟悉的東西並不是真理。 而真理則是不熟悉的東西。這種奇怪的感受是怎麽產生的呢? 這用言語是無法回答的。

平時。 每天的笛聲和這婚禮第一天的笛聲有何相似之處呢? 隱蔽的不滿。 深沈的失望; 藐視、傲慢、疲憊; 缺乏起碼的信心。 醜惡的無謂爭吵。 無法饒恕的沖撞。 生活中習以為常的貧窮——所有這一切。 又怎麽能用竹笛的仙語表達出來呢?

歌聲從人世之巔。 將所有熟悉的語言帷幕突然撕破。永恒的新郎…

Continue

Added by TASHKENT HOLIDAY on March 1, 2018 at 8:05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