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 noc Sob's Blog (190)

曹文軒:小說窗(5)——布局(二)

這又是一種構思——拘住小說家心思的是人,而不是事。

屠格涅夫說,一部小說開始時,幾乎總是先有一個或幾個人物的影子,他們在他眼前浮動,像真的又像假的,並以各自的方式,按照自己的特點,祈求他的關心,引起他的興趣,祈請他的同情。這樣,在他眼中,他們像是disponbiles(法文:空閑人員),可以遭逢各種命運以及生活中的各種際遇;他清楚地看到了他們,然而仍必須為他們尋找準確的關系,那種能最充分地表現他們的關系;去想象、創造、選擇和組合那些最有用、最足以說明那些人物的情境,他們最可能引起或感受的各種覆雜狀況。那個人、那幾個人,日夜縈繞於小說家的心頭,使小說家無法擺脫他們,直至寫成小說用文字將他們固定住。…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May 26, 2018 at 5:45pm — No Comments

曹文軒:小說窗(4)——布局(一)

小說是在篝火旁誕生的。它是一個個打發長夜也打發寂寞與無聊的故事。在小說與故事區別開來的最初年頭,小說仍然是以講故事為己任的。翻開小說史一看,無論是中國的還是其它東方與西方國家的小說,都有很強的故事性。

小說的形式在演變,但,以講故事為主的小說,仍然生生不息地延傳了下來。歐•亨利、梅爾維爾等,都是講故事的高手。即便是霍桑這樣的小說家,也對故事心醉神迷。我們打開他的寫作筆記,發現其中記載的十有八九都是一些故事梗概——這些故事構思奇妙、想象無邊:

▲有個人從十五歲到三十五歲,讓一條蛇呆在他的肚子裏,由他飼養,而這條蛇一直在痛苦地折磨他。…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May 26, 2018 at 5:44pm — No Comments

曹文軒:小說窗(3)——小說:書寫經驗的優越文體

小說的興起,是因為人們對小說這種文體的寫實能力的誤解——人們相信,只有小說才能“逼真地”呈現現實——“就像讀法庭記錄一樣逼真”(蘭姆,見艾恩·瓦特《小說的興起》)。其實,小說的寫實能力是很讓人生疑的。但它確實給我們造成了一種印象,仿佛它具有無與倫比的模仿和覆印現實的能力,人們的現實主義傾向幾乎是與身俱來的。呈現現實或者說使現實得以被記錄的念頭一直糾纏著人們。這就注定了小說在日後會處於文學史的顯赫位置。…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May 26, 2018 at 5:43pm — No Comments

曹文軒:混亂時代的文學選擇(5)

中國:你需要什麽樣真實】 

混亂時代的中國,又有著只屬於它自己的獨有的混亂。如同它的社會在這個世界上是一份獨特的景觀一樣,它的文學也是一份獨特的景觀——世界上沒有這種氣質與格調的文學。

它在許多方面令人感到疑惑,比如它的真實觀。

我懷疑它的真實觀是極端的,甚至是變態的。中國文學的種種情狀,都根植於這種固執的、幾乎沒有一個人對其加以懷疑的真實觀。如果現在有一部作品,只要越出了這一真實觀,它就可能落得一個“矯情”的評語,善、雅、溫情、悲憫、清純,所有這一切都是不真實的。因此,也是矯情的。…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May 26, 2018 at 5:30pm — No Comments

曹文軒:小說窗(2)——小說意義上的個人經驗

我們已經說到,是小說的誕生,從而使個人經驗得以書寫。但我們並未下一個簡單而專斷的結論,說小說以外的文學形式,就與個人經驗無關。詩歌、戲劇,也都與個人經驗息息相關。這裏“書寫”二字是一個很重要的概念。



它是說:小說家是以個人的經驗作為小說的內容的——小說就是寫個人的經驗。這個結論絕不可被理解為:小說以外的文學形式可以不必具備個人經驗。從根本上講,任何一種文學形式的運用,都必須具備個人經驗。區別不過是,有些文學形式可以不必將個人經驗直接作為內容來書寫而已。…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May 26, 2018 at 5:30pm — No Comments

曹文軒:混亂時代的文學選擇(2)

 【憎恨學派與怨毒文學】 

布魯姆曾將那些背離審美原則的形形式式的文化批評——比如女性主義、新歷史主義等等,籠而統之為“憎恨學派”。因為在他看來,所有這些打著不同旗號的學派,都志在摧毀從前、摧毀歷史、摧毀經典。它們要做只有一條:讓“已死的歐洲白人男性”立即退場。這些男性代表著歷史,是西方的文學道統。他們包括莎士比亞、但丁、歌德、托爾斯泰等組成泱泱一部西方文學史的一長串名單。…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May 26, 2018 at 5:30pm — No Comments

曹文軒:小說窗(1)——永在:故事

曾著書《小說門》,一路發行幾萬。一部純學術書竟然俏走,使人頗感困惑與新奇。莫非還真有人看得上眼?這裏文字,是從該書隨意摳出,原先稱之為“門”,這回面積大為縮小,只能勉強稱為“窗”了——小說窗。可有20余窗。純屬一孔之見,說說而已。 



永在:故事…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May 26, 2018 at 5:30pm — No Comments

曹文軒:混亂時代的文學選擇(6)

【頑強抵抗】

面對這個混亂的時代,你又如何選擇?道路無非兩條,要麽投降,要麽抵抗。

諸位知道,我選擇的是抵抗,先是無聲的抵抗,後是有聲的抵抗。但這種抵抗,似乎已堅持不了多久了。因為我開始懷疑我抵抗的意義,甚至懷疑這種抵抗的正確性。我幾乎就要放棄這種寫作,甚至要放棄寫作。我已多次對人說過,假如我還寫作,我也要寫一些讓人覺得深刻的東西,並且一定能寫出深刻的東西,因為研究了幾十年的文學,我太清楚這個所謂深刻是怎麽弄出來的了。無非是往死裏寫,狠裏寫,往惡裏寫,往髒裏寫,往怨毒裏寫就是了。…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May 26, 2018 at 5:30pm — No Comments

曹文軒:混亂時代的文學選擇(3)

【歷史主義與相對主義】 

傳統的歷史主義一直有著較好的口碑。文學批評對歷史主義方法的運用,給文學帶來了寬廣而豐厚的世界。歷史主義批評,歷來是最行之有效也是最重要的批評。即使後來五花八門的新批評新方法得以登場而批評界趨之若騖時,它也依然是不可以動搖的。



當那些時髦的、靈動的、怪異而神秘的批評,在經過一陣實踐之後,而紛紛顯出它們的玄虛、所得結論似是而非、只能求得一些雞毛蒜皮的小小解釋時,人們看到,只有歷史主義批評,才有能力闡釋文學的基本命題和解決重大的文學史問題。它的宏大、厚重、穩妥與顛仆不破的科學性,是其它任何批評方法都是望塵莫及的。…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May 26, 2018 at 5:30pm — No Comments

曹文軒:混亂時代的文學選擇(4)

【文學需要界定嗎?】 

相對主義的策略,就是將簡單問題複雜化。將無須去說的話語,變成饒舌的語言循環。

世界上有兩種東西,是不能言說也是無法言說的,一是沒有最終解的複雜問題,一是常識,因為常識已經是最後的話語——它無法再被言說了。…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May 26, 2018 at 5:30pm — No Comments

曹文軒:混亂時代的文學選擇(1)

【混亂時代】 

我們對我們所處的這個時代的文明性、先進性,可能不宜過於樂觀。我們在民主、自由的大陶醉中縱情放浪,而將一切歷史與一切價值毫不珍惜地踩在腳下,並從無情的踐踏中獲取無邊的樂趣。懷疑一切、推翻一切、唾棄一切,日益成為時尚,成為一個思想者深刻的輝煌標志,也成了民主與自由的尺度——誰不給予這種虛無主義以天地,誰就代表了專制,誰就是民主與自由的不共戴天的大敵。反之,若這一切可以通行無阻,也就意味著民主與自由已經形成。

這真的就是我們——那些知識精英、思想巨霸們早在文藝復興時期就推崇並界定了的民主與自由嗎?

我常常懷疑。…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May 26, 2018 at 5:30pm — No Comments

評論韓劇《和遊記》

許多人可能會搞錯,以為《西遊記》的作者是周星馳。不是啦,是吳承恩;我們搞文創的人,又要謝謝吳承恩了,因為他的故事讓周星馳賺夠了,現在又讓韓國人借去拍成《和遊記》(韓語:화유기,英語:A Korean Odyssey,中文又名《花遊記》、《華遊記》)。



就是這樣子囉,行家看門道,外行看熱鬧。玩文創的,天天給工藝、設計與盛事搞得團團轉,就是Catch No Ball,忘記了在文創最基礎的功夫——故事——下手。



吳承恩創作了不朽的《西遊記》原著,周星馳把握了後現代主義的詮釋與敘事,拍成了1990年代的經典港片《月光寶盒》系列,紅火還一直燒到今天的大陸,算是吳承恩心血“出口轉入口”。今天的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可是《月光寶盒》完成的年代,香港還是一個不同文化氣候的英國殖民地啊,所以吳承恩敘事經過了一次以文化的洗禮。 …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January 1, 2018 at 2:51pm — No Comments

陳宛茜·英國日裔小說家石黑一雄榮膺2017年諾貝爾文學獎

原題:石黑一雄為什麼打敗村上春樹奪諾貝爾,專家這麼說。

石黑一雄和村上春樹,是當今國際最知名的兩位日裔作家。此次石黑一雄爆冷門、踢走大熱多年的村上,想必是日本文壇的熱門話題。雅言出版社發行人顏擇雅認為,瑞典此舉帶著政治意義,希望以象徵多元文化的石黑一雄,反駁歐洲近年興起的極右派認同運動。

石黑一雄1954年生於日本長崎,1960年因應父親的工作需要,全家移居英國。與魯西迪、奈波爾被稱為「英國文壇移民三雄」。…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October 7, 2017 at 11:04pm — No Comments

李培林:現代性與中國經驗(下)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September 12, 2017 at 10:12pm — No Comments

李培林:現代性與中國經驗(上)

中國改革開放30年,逐步形成了“中國經驗”。在“中國經驗”的形成過程中,就產生影響全局的重大理論來說,主要有三個方面:一是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理論;二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理論;三是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理論。這三大理論具有不同的特點,但和諧社會理論的提出,更多地凝聚了傳統文化的精華和東方國家的智慧,這是與其他兩個理論不太相同的地方。當然,“中國經驗”的概念不同於“中國模式”的概念,它是開放的和發展著的,它不排斥其他國家的經驗,也不追求普適價值,但它會成為世界發展理念的重要組成部分。

“中國經驗”包含著對三種現代性價值的實踐探索和深刻反思,這就是“市場經濟”、“民主政治”和“公正社會”。“中國經驗”對這三種基本價值的實踐探索,實際上也是對這三種價值的重塑過程。…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September 12, 2017 at 10:12pm — No Comments

鄭杭生:中國模式或中國經驗與當代中國社會學再研究(下)

在三個層次中,中央經驗是中國經驗的核心、靈魂和指導。地方經驗、基層經驗的重要性則在於它們共同構成了“中國經驗”、“中國模式”一個個亮點、一個個支點,共同標志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這種新型社會主義歷程的一個個軌跡點、成長點。

現在發達國家越來越多的一流學者都在程度不同地研究“中國模式”;越來越多的發展中國家正在思考和參考“中國模式”。他們正在做出自己的解釋。…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September 12, 2017 at 10:11pm — No Comments

鄭杭生:中國模式或中國經驗與當代中國社會學再研究(上)

內容提要:當前,“中國模式”或“中國經驗”成了包括社會學在內的學術界、理論界的熱點之一,這中間究竟能不能提“中國模式”就有截然相反的意見。我們的觀點是其一“中國模式”可以提而且必須提,其二“中國模式”或“中國經驗是中國社會學立足現實的有效切入點,其三實地調查地方層次和社區層次是將前沿意識與草根精神結合的關鍵。那末,研究”中國經驗“或”中國模式“究竟對中國社會學有什麼作用呢?這是我在文中著重加以說明的。

鄭杭生,中國人民大學社會學理論與方法研究中心教授,100072

 …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September 12, 2017 at 10:10pm — No Comments

夏慶傑:國有企業的邊界在哪里?(下)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September 12, 2017 at 10:09pm — No Comments

夏慶傑:國有企業的邊界在哪里?(上)

夏慶傑,英國(Bath)大學經濟學博士,北京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北京大學經濟與人類發展研究中心主任

  

   關於國企的爭議由來已久。國企的支持者認為:國企是社會主義公有制的體現、是國家社會發展不可或缺的載體。很多國企的反對者認為:很多國有企業的最大特征是壟斷和效率低下。那麼沒有國有企業行不行?如果國企是必須的,那麼國有企業的邊界在哪里?

  

   一、國企為什麼而存在?

  

  …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September 12, 2017 at 10:06pm — No Comments

劉子愷:文本·敘事·論述·談話(投影片)8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August 11, 2017 at 11:30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