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018 Blog Posts (375)

弗·波爾科幻小說《阿爾泰亞九星上的綁架案》(10)

普爾契回到他的屋子。

自從重新復歸肉體,他還是第一次仔細觀察它。浴室里的鏡子顯示,他的眼腫得非常厲害,另外身上有幾個地方劇烈疼痛。他一邊脫下衣服查看脊背,一邊憂郁地想著,看起來不管是誰租用他的身體,都是盡情快活、盡情享受了。他暗自決定,如果需要的話,他不久會在某一天進行徹底的檢查。接著,他洗了淋浴,刮完胡子,向青腫的眼邊撲了些粉,但仍無濟於事。然後,他穿好衣服。

普爾契坐了下來,給自己倒了杯酒,但旋即又把它忘了。他頭腦中正浮現出什麼東西來,這種東西雖然顯而易見,但不管怎樣他卻把握不住。真叫人心煩。

在昏昏欲睡時,他想起了空中大魚。…

Continue

Added by 卡萊爾的書包 on October 31, 2018 at 9:22pm — No Comments

中國軟實力外交: 文化傳播如何接地氣

新華網: 剛才和兩位老師探討了提升文化軟實力和媒體話語權, 中國存在的一些不足, 並提出了非常多的真知灼見。那麽在提升外交軟實力的其他領域想請教兩位老師, 我們還有什麽突破口和著力點, 未來還應該怎樣發力?

阮宗澤: 我認為重要的是, 我們怎樣進一步深入擴大交流, 爭取把中國的力量, 包括經濟的力量、倡議的力量轉化成一種國際制度性權力, 這個非常重要。

舉個例子, 中國現在經濟排世界第二, 但是中國在國際經濟治理平臺當中的制度性權力和中國的實力是不相匹配的。就算在金融危機以後,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進行了改革, 去年中國的份額占比增加, 排名從第6位提升到第3位, 但還是不夠。日本的份額是第2位, 日本的經濟總量現在只有中國的1/2, 但它在國際制度當中的權力還是大於中國。我覺得, 這是中國外交下一步的發力點。在國際多邊場合,…

Continue

Added by ucun estutum on October 31, 2018 at 6:42pm — No Comments

徐城北·鈐記中華の京劇(下)

那天在上台之前,也沒能找到機會,先跟譚鑫培交流一下,請示一下。說我準備這麽改,那天恰巧就沒機會,但是他開始,在演出的時候,他就這麽演了,譚鑫培也是最初,他在演唱的時候,唱當年往事,他不看梅蘭芳這兒,用不著看,他就是看台下,他唱一句,有一句好,第二句有好,第三句應該沒好,但是第三句沒好,忽然台底下又鼓上掌了。他奇怪,他說怎麽又鼓上掌了,他悄悄用眼睛餘光一看,哦,感情是蘭芳做身段呢,心里就一動,這是資料上寫的。這一動當然就有點惱怒,他說,你要是變化,你改變,你得先跟我打招呼啊,另外這塊戲是我的戲,我唱了得好,是觀眾盯著我,你盡吸引了觀眾的目光,到你那兒去,這算怎麽回事。再又一轉念,就是什麽呢,這蘭芳的人緣不錯,這孩子很吃苦、很上進,再一想,他這麽有點反應也對。…



Continue

Added by Dramedy on October 31, 2018 at 5:52pm — No Comments

徐城北·鈐記中華の京劇(中)

臉譜對於我們今天一般的人,有什麽現實意義呀?咱們看見時裝表演上,那些模特穿著,各式各樣的服裝。有時候,一轉身,好,把兩個胳膊一拉起來,這背后是蝴蝶形的袍子,是一個臉譜。張飛的、李逵的,或者它經過變形的,是一個臉譜化的一種東西,這也挺民族化的模特方法,挺好的。在一些工藝美術商店里頭,看到了形形色色的臉譜,一種是泥捏的,畫的比較規矩,這種臉譜賣不大出去。它往往是印在服裝上,體恤衫上,或者怎麽怎麽著,反正在工藝里有一些辦法。那麽它對於京劇人,和話劇人不同的藝術形式,對待藝術又是什麽啟發?…



Continue

Added by Dramedy on October 31, 2018 at 5:48pm — No Comments

徐城北·鈐記中華の京劇(上)

徐城北: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員,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北京大學兼職教授。曾以中國文化為突破口,集中研究梅蘭芳和京味文化現象,著有《梅蘭芳三部曲》、《京劇與中國文化》、《老北京三部曲》,並出版藝術專論、散論、文化隨筆、主題散文50冊。



內容簡介:
京劇是中國的國粹。它也是一門歷史悠久、永葆年輕的藝術形式。

京劇是在北京形成的戲曲劇種之一,至今已有將近二百年的歷史。它是在徽戲和漢戲的基礎上,吸收了昆曲、秦腔等一些戲曲劇種的優點和特長逐漸演變而形成的。徽戲進京是在公元1790年(清乾隆五十五年),最早進京的徽戲班是安徽享有盛名的“三慶班”。隨后來京的又有“四喜”、“和春”、“春台”諸班,合稱“四大徽班”。…

Continue

Added by Dramedy on October 31, 2018 at 5:45pm — No Comments

楊煉的詩《半坡組詩》の 石斧



——草

——樹

山谷的杯子

傾斜

——滿月

把我洗劫

太高傲了以至不屑去死![1]

穴居的夜…

Continue

Added by 文學 庫 on October 31, 2018 at 3:46pm — No Comments

商禽詩選《火雞》

一個小孩告訴我:那火雞要在吃東西時才把鼻子上的肉綬收縮起來; 挺挺地,像一個角。



我就想:火雞也不是喜歡說閑話的家禽; 而它所啼出來的僅僅是些抗議,而已。



蓬著翅羽的火雞很像孔雀; (連它的鳴聲也像,為此,我曾經傷心過。) 但孔雀仍炫耀它



美——由於寂寞; 而火雞則往往是在示威——向著虛無。



向虛無示威的火雞,並不懂形而上學。



喜歡吃富有葉綠素的蔥尾。…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October 30, 2018 at 11:00pm — No Comments

大車詩選《野草的故鄉》

我懷疑

野草是巖石深處的血液

沿著大地堅硬的縫隙湧出

與候鳥一起跟隨季節遷移

想佔領每一寸的土地

我懷疑

是它和雨水侵入我的肺部

從我的牙根深處向外生長

塞住我的喉嚨…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October 30, 2018 at 10:44pm — No Comments

大車詩選《窗簾》

風掀動我那厚實的窗簾

無意中揭開了體內的一層紗布

我感覺到了那種輕輕撕裂的疼痛

那是紗布和已經成形的血痂分離的過程

氣溫很高

窗簾的背後陰冷潮濕不宜久居

攤開的那頁書

是我整個冰山的一個小尖…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October 30, 2018 at 10:43pm — No Comments

大車詩選《夜》

夜是黑的
風是白的

夜重如鉛石
風空空如我

你的眼睛
是縫滿了線的月亮

1999年7月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October 30, 2018 at 10:42pm — No Comments

羅青·文化鄉愁歷史情——追記鄉愁詩人余光中先生(下)

從四十歲開始, 十幾年之間, 余先生進入現代詩創作的豐收期, 1969的詩集《敲打樂》《在冷戰的年代》, 以及其後的《白玉苦瓜》(1974)、《與永恒拔河》(1979)、《隔水觀音》 (1983), 都膾炙人口, 風行四海; 名詩如《當我死時》《如果遠方有戰爭》《或者所謂春天》《安全感》 《在冷戰的年代》《一枚銅幣》《鄉愁》《鄉愁四韻》《長城謠》《守夜人》《白玉苦瓜》 等, 傾巢而出, 輔之以詩評, 兼之以論戰, 加之以譯介, 把修正後的現代主義大纛, 高高舉起, 儼然成為詩壇祭酒。精力充沛的他, 於詩之外, 又努力於散文創作, 蹊徑獨辟, 自成一家; 他又不時發表散文、小說以及評論之評論, 除現代畫外, 還支持現代舞蹈, 使得梁實秋衷心贊嘆云: “余光中右手寫詩, 左手寫文, 成就之高一時無兩。”此後, 凡有現代文學大系之編纂, 總序撰寫人, 非余先生莫屬, 骎骎有文壇領袖之姿。…

Continue

Added by Crna Gor on October 30, 2018 at 10:17pm — No Comments

濮廠 ·河豚

近二十年來,東奔西跑,雖則跑不出所以然來,然而到處終是好歹嚐嚐本地風光。並不是本人不圖上進,終覺得人生百年,亦正不必太自刻薄,雖則談不到口腹之奉,但是廣廣見識,也是份內之事。然終沒有機會吃過河豚。

也記不起哪一年偶然看過《本草》,但恍惚記得《本草》上有這麽幾句:“河豚,性至毒。惟江陰人食之不死”。只可惜客中沒有此書,一時亦不及考證。

今年二月上旬,忽然有機會到江陰了。承幾個舊同事邀去吃個小館子,彼此雖則日常見面,可惜並非十分關切,既無國家大事可說,當然更無體己話兒可談。幸而有位略知江陰情形的朋友談到吃河豚魚問題,終算彼此瞎扯一頓,敷衍過去。…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October 30, 2018 at 10:05pm — No Comments

東方·牛乳

十二三年以前我曾在“北京”李閣老胡同的牛棚里看過擠牛乳的事情。印象很深:擠牛乳的人,實行動手勒取以前,先使小牛到乳頭上面去吮一下子。小牛一到母牛的身旁,連忙銜上乳頭去吮。當初好像沒有乳汁出來,小牛暫且吐出乳頭,腦袋在母牛的身上撞幾下,再銜上乳頭去吮。

可是,小牛剛吮得滋滋有味,擠牛乳的人,當即去牽開了,不管小牛的貪戀,隨手絆在一根柱子上,使得不能夠跑近母牛去。於是用手去勒母牛的乳頭,乳汁就陣陣地出來,澆到白鐵桶里,嘎嘎的響。母牛微合著眼睛以為正在餵小牛的樣子,小牛睜大著眼注視擠牛乳的人,我看得很覺殘忍。…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October 30, 2018 at 10:03pm — No Comments

杜升雲·星座傳說 (5)

Continue

Added by 1 Dimensional Man on October 30, 2018 at 8:03pm — No Comments

J.R.沃勒《廊橋遺夢》(32)後記:塔科馬的夜鷹

我寫羅伯特·金凱和弗朗西絲卡的故事的過程中,我對金凱越來越感興趣,覺得我們對他和他的生平知道得太少了。在本書付印前幾個星期我又飛往西雅圖,試圖再發掘一些關於他的尚未發現的情況。 

我有一個想法:既然他愛好音樂,本人又是個藝術家,那麼在皮吉特的音樂文藝圈中也許會有人認識他。西雅圖時報的編輯幫了我的忙。雖然他不知道金凱其人,但是他向我提供了該報紙一九七五年到一九八二年的有關部分,這是我最感興趣的時期。

 …

Continue

Added by Pei Shu on October 30, 2018 at 8:02pm — No Comments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31)

Continue

Added by desafinado on October 30, 2018 at 7:43pm — No Comments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30)

5 「最關鍵的爭議」…

Continue

Added by desafinado on October 30, 2018 at 7:42pm — No Comments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29)

3 專業人員的證詞戰…

Continue

Added by desafinado on October 30, 2018 at 7:40pm — No Comments

賈祖璋·螢火蟲

滿天的繁星在樹梢頭輝耀著;黑暗中,四周都是黑蜮蜮的樹影;只有東面的一池水,在微風中把天上的星,皺作一縷縷的銀波,反映出一些光輝來。池邊幾叢的蘆葦和一片稻田,也是黑蜮蜮的,但蘆葦在風中搖曳的姿態,卻隱約可以辨認。這蘆葦底下和田邊的草叢,是螢火蟲的發祥地。它們一個個從草叢中起來,是忽明忽暗的一點點的白光,好似天上的繁星,一個個在那裏移動。最有趣的是這些白光雖然亂竄,但也有一些追逐的形跡。有時一個飛在前面,亮了起來,另一個就會向它一直趕去,但前面一個忽然隱沒了,或者飛到水面上,與水中的星光混雜了;或者飛入蘆葦或稻田裏,給那枝葉遮住。於是追逐者失了目標,就遲疑地轉換方向飛去。有時反給別個螢火蟲作為追逐的目標了。而且這樣的追逐往往不止一對,所以水面上,稻田上,一明一暗,一上一下的閃閃的白光與天上的星光同樣的繁多,尤其是在水面的,映著皺起的銀波,那情景是很感興趣的。…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October 30, 2018 at 7:09pm — No Comments

十品詩選·下午

下午在我意識中出現的時候

還未來到下午

下午只是一座橋

要用漫長的時間走過

所以下午的微笑很燦爛

下午的心態不可琢磨

下午的兩腿不可交叉

如果躺下下午

就只能成為一個符號…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October 30, 2018 at 5:00pm — No Comments

Monthly Archives

2018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1999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