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青·文化鄉愁歷史情——追記鄉愁詩人余光中先生(下)

從四十歲開始, 十幾年之間, 余先生進入現代詩創作的豐收期, 1969的詩集《敲打樂》《在冷戰的年代》, 以及其後的《白玉苦瓜》(1974)、《與永恒拔河》(1979)、《隔水觀音》 (1983), 都膾炙人口, 風行四海; 名詩如《當我死時》《如果遠方有戰爭》《或者所謂春天》《安全感》 《在冷戰的年代》《一枚銅幣》《鄉愁》《鄉愁四韻》《長城謠》《守夜人》《白玉苦瓜》 等, 傾巢而出, 輔之以詩評, 兼之以論戰, 加之以譯介, 把修正後的現代主義大纛, 高高舉起, 儼然成為詩壇祭酒。精力充沛的他, 於詩之外, 又努力於散文創作, 蹊徑獨辟, 自成一家; 他又不時發表散文、小說以及評論之評論, 除現代畫外, 還支持現代舞蹈, 使得梁實秋衷心贊嘆云: “余光中右手寫詩, 左手寫文, 成就之高一時無兩。”此後, 凡有現代文學大系之編纂, 總序撰寫人, 非余先生莫屬, 骎骎有文壇領袖之姿。

余光中於1974年受聘入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任教十年, 在大陸改革開放後, 經由成都流沙河先生的熱情推介, 其詩文跨越海峽, 流傳大江南北, 獲得了不少讀者的青睞。流沙河極具慧眼又真懂詩詞, 文史博洽, 聞多識卓, 下筆靈動灑脫, 最能深入淺出, 精解余詩妙處, 加之他襟懷開放, 誠心一片, 最能打動讀者, 感動作者, 致使“鄉愁詩人”一詞, 不脛而走。余先生有幸, 得遇故土巴蜀才子, 致使四川香江魚雁不絕, 其惺惺相惜相重之情, 自然不在話下。

從1962至1971九年之間, 余先生曾三度應邀赴美講學, 對當時搖滾樂精彩獨創深刻有味的歌詞, 非常欣賞, 於是從1972開始, 為文介紹鮑勃·狄倫(Bob Dylan)等美國民謠歌手, 譽狄倫為“最活潑最狂放的搖滾樂壇上一尊最嚴肅沈默的史芬克獅。現代酒神的孩子們唱起歌來, 他是唯一不醉的歌者”。三年後(1975), 他與楊弦等民歌手, 掀起“現代民歌運動”, 公開讓韻腳格律, 穿上寬松的便裝, 重回現代自由詩體之中。狄倫於去年 (2017) 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證明了余先生當年的慧眼是如何的精準。在此之前, 約有二十年之久, 現代詩人不敢沾碰流行歌曲, 余先生對自己的格律舊作, 更是諱莫如深, 絕口不提。當年, 也遭楊弦卷入現代民歌的我, 忽然醒悟到, 原來傳唱十多年家喻戶曉的流行歌曲《昨夜你對我一笑》(蘭成改編歌詞、周蘭萍作曲) 竟然出自余先生之手, 簡直目瞪口呆, 笑不可抑:

昨夜你對我一笑,

到如今余音裊裊,

我化作一葉小舟,

隨音波上下飄搖。

昨夜你對我一笑,

酒渦里掀起狂濤,

我化作一片落花,

在渦里左右打繞。

昨夜你對我一笑,

啊!

我開始有了驕傲:

打開記憶的盒子,

守財奴似地,

又數了一遍財寶。

此詩此歌, 清純靦腆, 樸實風趣兼而有之, 比起後來現代詩中赤裸裸的床戲大戰, 不可同日而語。此詩通過鄧麗君、費玉清、蔡琴美妙的歌喉詮釋, 早在流沙河之前, 就已在大陸風行, 至今不衰。

可是在民歌運動興起之前, 這樣的詩歌, 無論識與不識, 都無人願意提及, 更不屑評論。致使余先生《文星》雜誌時代的文友李敖, 曾一度因經濟原因, 施其慣技, 把余先生早期格律時代的佚作及淘汰的舊作, 暗地里搜集一冊, 以為抓住了軟肋, 私下要挾先生, 意欲強行替他出版, 可見格律詩與流行歌, 在現代主義高潮時期, 幾乎成了庸愚腐朽、落後傖俗的代名詞, 見不得天日。拜現代民歌運動成功之賜, 1981年洪範版《余光中詩選1949-1981》出版, 先生坦然把早期詩集中的格律詩精選一輯, 包括《昨夜你對我一笑》, 讓讀者了解了先生詩藝發展的全貌。(2018年02月28日 文匯報)

Views: 7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