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huup
  • Female
  • Tanjung Pagar
  • Singapo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Dhuup's Friends

  • Syota ElNido
  • Chiron人馬
  • Ashgabat
  • SRESCO
  • Macclesfield
  • TV Plus
  • Ratna Man Tirwa
  • 李蕙佳
  • 趁還來得及
  • Dramedy
  • se.gamat
  • desafinado
  • Seltsames Denken
  • 梭羅河畔
  • 三演 義國

Gifts Received

Gift

Dhuup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Dhuup's Page

Latest Activity

Dhuup posted a blog post

陳衛·保護才能~寫作界口耳相傳的“寫作聖經”(14)

博爾赫斯與抄襲馬克·吐溫認為:在他的全部經歷中,給他留下了最深刻、最生動的印象的,莫過於他在密西西比河上當水手的那段生活;他認為領航是他最滿意的職業,甚至表示當領航員比當作家更使他引以自豪。這直接促使他寫了一本厚厚的《密西西比河上》。在這本半小說半散文的書裏,除卻那些馬克·吐溫個人在密西西比河上的經歷之外,至少有一半的內容與他自己無關,而是另一些資料、形形色色的人物、大大小小的事件和變遷以及民間典故傳說,這些令馬克·吐溫說起來更為頭頭是道津津有味的內容貌似散亂蕪雜,實際上每一個細節都沒有脫離他的生命和創作源泉——密西西比河。在第二十九章《幾條標準好漢》裏,他提到了有名的“莫瑞爾幫”,“那是個規模龐大的組織,包括強盜、馬賊、拐賣黑奴的賊和偽造鈔票犯,大約五六十年前,在沿河一帶專幹非法勾當”。為了說明問題,他還直接摘錄了“一本五十年前出版的舊書”裏有關莫瑞爾的內容。這段原始資料,使我突然記起了博爾赫斯《惡棍列傳》中的名篇《心狠手辣的解放者莫雷爾》,甚至用不著細細對照,我們就可以發現,馬氏與博氏確實寫的是同一個惡棍!並且不久就會發現:博氏的小說就來自於這段資料!由於近二十年來時尚之光更多地照…See More
Friday
Dhuup posted a blog post

陳衛·保護才能~寫作界口耳相傳的“寫作聖經”(13)

塞林格與禪宗在最終對禪宗產生興趣之前,塞林格最有興趣的莫過於孩子了。而他第一次明顯表露他對禪宗的興趣,恰恰也正是在一篇寫孩子的小說——《泰迪》——之中。他把他的兩大興趣結合在了一起,正如他把“愛情”和“孩子”結合在《獻給愛斯美的故事》中一樣。“我們知道兩只手相拍的聲音,但一只手拍的聲音是怎樣的呢?”這段直接引自《禪宗公案》裏的話公然印在《九故事》的扉頁上。事實上,塞林格對禪宗的興趣由來已久。如果說他因對現實世界的極度失望而提取“麥田裏的守望者”的意象,以體現他作為一個現代作家的反抗精神的話,那麽他在精神世界的極度唯美,也必然導致他對現實世界的蔑視和逃遁;當這二者在他體內劇烈地沖突,他在生活上的遁隱、精神上對禪宗的迷戀,就將成為現實。許多人會以《麥田裏的守望者》為基點,將塞林格對現實世界的失望歸咎於他所生活的那個二戰剛剛結束的環境,實際上,我們必須更深刻地發現,這更多的是作家個人的天性使然。也就是說,事實上是沒有一個讓塞林格滿意的現實世界的,只要這個現實世界中還處處充斥著成人。與令他極度失望的現實世界相對的,是孩子、天真、純潔、淒美的愛情。塞林格對孩子有著特殊的偏愛。作為意象,在塞林格看…See More
Mar 22
Dhuup posted a blog post

陳衛·保護才能~寫作界口耳相傳的“寫作聖經”(12)

塞林格與短篇小說盡管一些作家寫過長篇小說,但他們永遠只是短篇小說家。這一方面取決於他們風格的代表作正是他們的短篇小說,另一方面,也與小說的寫作方式有關。決定一篇小說是否長篇小說的因素並不完全在於字數。有的小說雖然字數上已達到長篇小說的篇幅,但它在本質上仍是短篇小說。海明威的《太陽照常升起》就是一例。這種篇幅上已達長篇卻在本質上仍是短篇的小說,一個衡量的標準就是:它以一種、惟一的一種風格明顯的因素(比如語言)一意孤行地將小說貫穿到底。我們可以將《太陽照常升起》與長篇小說的優秀典範《包法利夫人》比較,這一標準則更為清晰。與海明威相似,塞林格也是一位雖然寫過長篇小說卻在本質上仍舊只是優秀的短篇小說家。用“仍舊只是”絕非貶低“短篇小說家”這一稱號。道理自然簡單:優秀的短篇小說家遠勝低劣的長篇小說家。理論上似乎人人都可以既寫短篇小說,又寫長篇小說;有些長年遺傳下來的外行話甚至表示——“寫短篇小說是寫長篇小說的基礎”,那意思似乎是,只要寫好短篇小說,寫長篇小說就不成問題了;或者是,要寫好長篇小說,必須先寫好短篇小說;或者是,一個優秀的長篇小說家,那他的短篇小說自然也不會差。事實卻告訴我們:有一部分…See More
Mar 21
Dhuup posted a blog post

陳衛·保護才能~寫作界口耳相傳的“寫作聖經”(11)

重塑“70後”以一代人的出生年份命名這代人的寫作,“七十年代以後”的提法本來是可以質疑的。尤其是七十年代出生的中國寫作者,與上幾代作家以政治生活為主的單一的成長背景相比,經濟改革之後五彩斑斕的社會生活使得他們的寫作無論是關心的話題、關涉的生活和寫作方式,還是面對寫作的心態和寫作追求乃至價值取向和審美傾向,都難以找到一個較為集中的共同點。或許正是這種“尋求共同點”的艱難,以這代人的出生年份命名這代人的寫作才成了無可命名的命名。經由幾家雜志兩三年來不遺余力地分別以“七十年代以後”、“七十年代女作家專號”等欄目刊發大量的作品,以及媒體的熱心炒作,現在,“七十年代以後”已至少成為一個語言事實。事實上,在文壇推出“七十年代以後”更早一些時候,1996年2月出刊的南京民間文學刊物《黑藍》最早明確提出了“七十年代以後”作家群的概念。但是兩三年來的事實證明,文壇推出的“七十年代以後”與《黑藍》呈現的“七十年代以後”有著本質上的區別。而目前眾所周知的“七十年代以後”的寫作現狀正是前者。我們發現,文壇推出的“七十年代以後”使得這一命名有以下兩大特點:一、女作家的數量遠遠大於男性作家,女作家的作品數量更是多…See More
Mar 11
Dhuup posted a blog post

陳衛·保護才能~寫作界口耳相傳的“寫作聖經”(10)

113我們還日覆一日地活下去,就是因為我們盼望自己愈活愈輕松,愈活愈快樂。這是最大的原則。最終要無所不談,要想怎麽談就怎麽談。114人們總是以為我們僅僅為了表達一個或幾個觀念而寫作。是的,作為深刻或熱愛深刻的人,我必定有許多鮮明的主張,然而作為一個人而言,我是一個非常覆雜、幾乎可以稱得上色彩斑斕、矛盾百出的生物。有時我的創作是為了表達一個或幾個我的觀念,是因為我自以為這些主張至少對我是重要的,而更多的時候,我的創作是因為那些我作為一個完整覆雜的人除卻觀念之外的無數原因。115以把歌詞細細抄錄下來的方式紀念一首歌給你的感動,是多麽軟弱無用!只有此時,你才發現,詞、曲以及唱出它們的聲音,是多麽不可分割。你為之感動的是這個整體而非局部,你要想重溫這份感動,除了聽,別無他途。116怎樣寫雖是個角度問題,可最終還是一個方法的事,我猜想,寫作到最後應該變得非常簡單,因為方法總該是愈找愈簡單和容易,而不會愈找愈覆雜和艱難的。看一件作品,無非看兩件事,一是這件作品本身,二是作者這個人。我也猜想,寫作到了最後應該讓讀者這樣想:“這件作品怎麽寫出來的其實很簡單,可是要做到作者這個人,卻難。”117有一座山…See More
Mar 7
Dhuup posted a blog post

陳衛·保護才能~寫作界口耳相傳的“寫作聖經”(9)

虛無之後:1995—1997手記·修學·一九九七年…See More
Mar 6
Dhuup posted a blog post

陳衛·保護才能~寫作界口耳相傳的“寫作聖經”(8)

虛無之後:1995—1997手記·修學·一九九七年…See More
Mar 1
Dhuup posted a blog post

陳衛·保護才能~寫作界口耳相傳的“寫作聖經”(7)

虛無之後:1995—1997手記·修學·一九九七年51有一種聰明人,有表現自己聰明的本能。這種人最易令人生厭。真正的智慧,他靜默,他慢,他低,但動則巨力。52我聽著耳機在陽光普照的天井裏看池水,看花草。我想起母親在日記裏說她常常靜靜地面對花草站著,看著它們的葉莖,這樣看一會兒,苦惱和疲憊就沒有了。我由衷地熱愛母親日記中一些優美的、扣我心弦的篇章,但我同時為一些她的缺陷而惋惜,我痛惜她沒有足夠的時間對事物進行冷靜的、宏觀的整理和思考,缺乏這種整理和思考,實際上就是缺乏耐心。現在,我都開始擔心缺乏耐心是我們整個家族最初的通病!然而,我一邊在想的時候,一邊又升起另一個意識:是否我看出了這缺點,或者我正在努力克服這缺點,就的確不再可能存在這缺點了呢?我的意思是觸類旁通的重要。千萬不要盯著一些細小的表象,這樣看不到事物的本質。我們不僅要看出一個人或一個時代的缺陷,還要努力去探尋屬於他或它的好的狀況又是什麽。知道自己乃至整個家族最大的缺陷是缺乏耐心,我還必須更深更廣地去挖掘出真正意義上的、偉大的耐心又是怎樣一種狀況。在這樣一種理性的指導下,所有的努力才不致徒勞,所有的閑暇也才不致頻頻自詰。不要以為…See More
Feb 25
Dhuup posted a blog post

陳衛·保護才能~寫作界口耳相傳的“寫作聖經”(6)

虛無之後:1995—1997手記·修學·一九九七年41所有被歷史留下來的人,都是有他們的理由的,一個人如果還想長大,就得繼續拋棄他的個人好惡。42他們看重天賦,在很小的時候就極其敏感地知道自身最強和最弱的點。幾乎自始至終,他們全都依仗他們天賦最強的一面生存下來。說到底,他們在心裏很難相信所謂的“勤奮與努力”是否真有效用,他們很難相信天賦裏面就缺的東西,靠勤奮與努力是否能補回來。因此,他們恐懼時間,驚懼於年華與青春的消逝。盡管他們所知並運用的他們天賦中強優的部分確實可令世人矚目,然而這多少逐漸養成了他們偏愛一蹴而就、求深不求廣、沒有(甚至懼怕)耐心的壞習慣。他們仿佛生來就知道自己隨時都可能離開這個世界(速朽性),他們隨時感到活一天似乎就少一天,這一方面讓他們熱愛生命,同時又相當程度地增添了他們的急躁和焦慮。而他們又似乎生來就不甘平凡,他們從來都覺得:不能不朽皆白活,所以他們無時無刻不處於緊張之中,他們互相比賽,活人死人,國內國外,尤其各國的歷史,總能為他們提供參照;他們總跟最優秀的比,始終讓自己處於一個悲慘、差勁的地位;他們渴盼成功和享受,而且它們來得愈早愈好。缺乏耐心實際上是缺乏信心的…See More
Feb 22
Dhuup posted a blog post

陳衛·保護才能~寫作界口耳相傳的“寫作聖經”(5)

虛無之後:1995—1997手記·修學·一九九七年…See More
Feb 14
Dhuup posted a blog post

陳衛·保護才能~寫作界口耳相傳的“寫作聖經”(4)

虛無之後:1995—1997手記·修學·一九九六年21還有幾個人,會說你做的事好呢?會對你做的事抱善意的批評呢?我說,再也不要在意當代人的批評了。再也不要因為別人的意見而忘了自己最初的主張了。再也不要以為最初的支持者愈多就意味這事你就做大了!永遠記住,這事是你的。“走自己的路,讓別人去說吧”這樣的話,不能因為俗人的濫用而失卻光芒。沒有幾個人,在最關鍵的時刻還能想起它。22最偉大的巨人最終實際上是極端的個人主義者。但極端的個人主義者不能成為巨人。他們可能會成為某一方面的巨人,但成不了最偉大的巨人。最偉大的巨人不僅在某一方面有著卓越的才華和能力,更重要的,他還要能以自己偉大的魅力改變一個局面,改變一個風氣,改變一代乃至幾代人。要想獲取這些改變,則不僅需要在某一方面有著卓越的才華和能力,還需要長期的、艱難卓絕的實踐行動。這個實踐行動我們現在叫做“做事”。最偉大的巨人與某一方面的巨人的區別就在於前者在長年累月的實踐行動(即與各種人的各種摩擦、合作、分裂、侵吞、派生)之後仍能保住個人風格,仍然記著自己最初的信念。所謂做事的艱難,也就在此。這個艱難,在中國尤其深重。那些僅在某一方面是巨人的個人主義…See More
Feb 11
Dhuup posted a blog post

陳衛·保護才能~寫作界口耳相傳的“寫作聖經”(3)

虛無之後:1995—1997手記·修學·一九九五年1一個人必須經歷長時間的對身外湧現的人事缺乏興趣的生活,他才能擁有真正的、入骨的辨別真偽的能力。2杜拉:她描寫一種不可能的境況。她的人物(有時是她本人)正在經歷的,盡是不可能成功或無法解決的事。盡管事先就知道結局,但是他們不相信。他們還要做。一直做到失敗的結局很明顯地露出來,一直做到他們實在堅持不了的時候。事實上,她始終只寫下兩個字:掙紮。《琴聲如訴》、《廣島之戀》、《長別離》,都是“不可能的愛情”。還有一種:在無止境、結果不明的等待之下的掙紮。如《痛苦》、《昂代斯瑪先生的午後》。後者更多的是作者寫作著一種不可能的寫作。只不過,掙紮是抗爭的另一種詮釋,所以杜拉與海明威有很大的共性。而杜拉比海明威更為簡約,但這簡約之感並非由文字的豐儉而定。簡約從來就與外形的簡短是兩回事。3修養之所以為修養,就是對沒有修養的人所不能道出的那部分。修養對無修養的人一說,就什麼也沒有了,就也體現為無修養。有修養的人在無修養的人面前,從不以教訓的口吻說話,這才是真修養。 12作品大於作者,作者大於作品。13海子說:海子小夜曲;但丁說:浮吉爾救但丁。自己的名字能在…See More
Feb 10
Dhuup posted a blog post

陳衛·保護才能~寫作界口耳相傳的“寫作聖經”(2)

作者經典語錄所有過早因耽於書本而致虛無的人最需要的乃是進一步以行動碎開自己,以行動而非書本予自身感覺和建設。需要奔走,需要孤獨長旅。每天閱讀(書或電影、音樂、視覺展覽)。不要相信、尤其不要追隨愛情,因為愛情只有很短的時間屬於純粹和真實;對愛情過分浪漫的追逐,將傷害創作者的脈動和辨別力。不一定有旅遊的習慣,但最好經常到山上走走,看看水、田和樹。結婚或同居後至少有一半以上的時間保持獨睡。 保護才能(代序)…See More
Feb 8
Dhuup posted a blog post

陳衛·保護才能~寫作界口耳相傳的“寫作聖經”(1)

吳亮、顧湘、汪民安一致推薦的☆為什麽少年天才如雨後春筍,而老而彌堅者碩果難存?☆黑藍文學創始人陳衛嘔心吐露保護才能的奧秘二十年思考心得,闡述“保護才能”的奧秘……不要曇花一現的少年天才,要老而彌堅的寶貴堅持 宣傳用語 陳衛天真地認為“保護才能”比出名遠為重要,為了前者甚至不惜“漠視出名”,也許正好解釋了為何我們總是看到那些並無才能者反而容易出名的時代原因。不過我倒希望陳衛能夠迅速出名,因為只有出名了他才能讓他的保護才能以及其他言論得以傳播。——評論家、作家吳亮 陳衛的寫作不合時宜——這正是這本書令人尊敬的原因。——學者、作家汪民安 這本書從文論的角度體現了“藝術”在寫作中的重要性。——作家顧湘 內容簡介 《保護才能》是作家陳衛的藝術隨筆集,收錄了二十余年來陳衛寫作和閱讀中的思考心得;文章對中國和外國文學有著深刻而精確的見解,尤其對歌德、紀德、杜拉、海明威等西方重要的文學家的評論文章,給藝術愛好者及寫作者提供了理解文學作品的最好途徑。本書對寫作藝術和寫作才能的保護的闡述,給予藝術創作者重要的啟示,被譽為年輕作者的“寫作聖經”。 作者簡介…See More
Feb 5
Dhuup posted a blog post

(美)邁克爾•布魯姆:像導演一樣的思考(24)

排練一部新戲這一章的內容適用於任何類型的戲劇,但是新的劇本會呈現更多的挑戰和責任。當劇作家在場,劇本在排練過程中不斷變動時,導演應用盡所有的技巧來解決劇本、演員和劇作家之間的問題。由於新的劇本需要更長的排練時間,所以要導演新戲需要特別多的耐心和勇氣。在這樣的狀況下,導演所面對的最大難題也許是決定問題該由劇作家解決,還是由演員和導演來解決。我傾向於在排練時測試一些不同的方法,若真的不奏效,才會要求劇作家考慮改寫劇本。雖然一個懂行的劇作家會適時地協助戲劇的制作,但是絕對不能犧牲劇本基本的完整性。平衡劇本的要求和實際的演出,是導演難以對付的、令人畏懼的工作。我認為,盡快讓整出戲進行實際排練,是導演能夠推動進程的方式。我的策略是以“跌跌撞撞”的方式走到排練的中途,讓劇作家能夠觀察到整出戲的樣貌,以便他做出更寬泛、更明智的決定。拖延整排的時間,將會喪失及早發現這出戲整體樣貌和結構問題的機會。劇作家在排練現場具有重大的價值。我會盡可能說服劇作家第一個星期盡量到排練現場來,以便訂立修改日程、回答問題以及提供個人背景資料,這些背景資料總能激勵演員。排練初期如果劇作家就在現場,演員能夠立即測試修改的版本…See More
Feb 2
Dhuup posted a blog post

(美)邁克爾•布魯姆:像導演一樣的思考(23)

可供選擇的方法每個導演都有他自己獨特的工作方式。我是利用情節的台詞來引導表演,其他人則把重點放在肢體的形象和動作上。運用後者的方法,理論上,情節和意圖會在對劇中人物肢體方面的探索中浮現,並且需要演員能夠提供必要的內在真實。有一個以肢體為基礎的方法叫“觀點法”(Viewpoints),創造“觀點法”的人將它定義為一種確認肢體動作的基本原則、產生演出形式和組合方式以及訓練演員的方法。這個方法強調空間、動作和節奏,很大程度上排除了建構角色內在真實的工作。在“觀點法”最純粹的形式裏,它假定表演可以完全通過外在方法達成,或者演員會靠自己來創造角色的內在生命。毫無疑問的,辨識節奏、外形、姿態和空間關系--9…See More
Jan 31

Dhuup's Blog

陳衛·保護才能~寫作界口耳相傳的“寫作聖經”(14)

Posted on March 22, 2017 at 2:28pm 0 Comments

博爾赫斯與抄襲

馬克·吐溫認為:在他的全部經歷中,給他留下了最深刻、最生動的印象的,莫過於他在密西西比河上當水手的那段生活;他認為領航是他最滿意的職業,甚至表示當領航員比當作家更使他引以自豪。這直接促使他寫了一本厚厚的《密西西比河上》。…

Continue

陳衛·保護才能~寫作界口耳相傳的“寫作聖經”(13)

Posted on March 19, 2017 at 11:01pm 0 Comments

塞林格與禪宗

在最終對禪宗產生興趣之前,塞林格最有興趣的莫過於孩子了。而他第一次明顯表露他對禪宗的興趣,恰恰也正是在一篇寫孩子的小說——《泰迪》——之中。他把他的兩大興趣結合在了一起,正如他把“愛情”和“孩子”結合在《獻給愛斯美的故事》中一樣。

“我們知道兩只手相拍的聲音,但一只手拍的聲音是怎樣的呢?”這段直接引自《禪宗公案》裏的話公然印在《九故事》的扉頁上。…

Continue

陳衛·保護才能~寫作界口耳相傳的“寫作聖經”(12)

Posted on March 19, 2017 at 11:01pm 0 Comments

塞林格與短篇小說

盡管一些作家寫過長篇小說,但他們永遠只是短篇小說家。這一方面取決於他們風格的代表作正是他們的短篇小說,另一方面,也與小說的寫作方式有關。決定一篇小說是否長篇小說的因素並不完全在於字數。有的小說雖然字數上已達到長篇小說的篇幅,但它在本質上仍是短篇小說。海明威的《太陽照常升起》就是一例。這種篇幅上已達長篇卻在本質上仍是短篇的小說,一個衡量的標準就是:它以一種、惟一的一種風格明顯的因素(比如語言)一意孤行地將小說貫穿到底。我們可以將《太陽照常升起》與長篇小說的優秀典範《包法利夫人》比較,這一標準則更為清晰。…

Continue

陳衛·保護才能~寫作界口耳相傳的“寫作聖經”(11)

Posted on March 9, 2017 at 9:43pm 0 Comments

重塑“70後”

以一代人的出生年份命名這代人的寫作,“七十年代以後”的提法本來是可以質疑的。尤其是七十年代出生的中國寫作者,與上幾代作家以政治生活為主的單一的成長背景相比,經濟改革之後五彩斑斕的社會生活使得他們的寫作無論是關心的話題、關涉的生活和寫作方式,還是面對寫作的心態和寫作追求乃至價值取向和審美傾向,都難以找到一個較為集中的共同點。或許正是這種“尋求共同點”的艱難,以這代人的出生年份命名這代人的寫作才成了無可命名的命名。經由幾家雜志兩三年來不遺余力地分別以“七十年代以後”、“七十年代女作家專號”等欄目刊發大量的作品,以及媒體的熱心炒作,現在,“七十年代以後”已至少成為一個語言事實。…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