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ZHU Інжу
  • Male
  • Parit Sulong,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INZHU Інжу's Friends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Dushanbe 杜善貝
  • Qyzylorda
  • 中砂礁群
  • 有格 台
  • 水牆 繪
  • 李蕙佳
  • 趁還來得及
  • Dramedy
  • 字詞過度
  • se.gamat
  • quién soy
  • Spílaio skiá
  • Seltsames Denken

Gifts Received

Gift

INZHU Інжу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INZHU Інжу's Page

Latest Activity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李公佐`謝小娥傳

小娥,姓謝,是豫章人,她父親是販運商人。八歲時,她母親就過世了,後來小娥嫁給歷陽一個叫段居貞的俠客。段居貞為人有氣節重視道義,喜歡結交英雄豪傑。小娥的父親積蓄大量的財產,常常和女婿段居貞一起乘船做生意,在江湖上往來。謝小娥十四歲那年,她跟父親和丈夫一起乘船去做生意,沒想到遇上強盜,丈夫和父親都被強盜殺害,金銀緞匹被搶劫一空。段居貞的兄弟們,謝翁的徒弟侄子,以及僕人幾十個人,全被丟入江中。小娥自己也胸口受傷、雙腳骨折,沿著江漂流,幸好被其他船隻救起,船家照顧了一夜才救活。後來她四處流浪討飯維生,到了上元縣,就投靠到妙果寺淨悟比丘尼門下。父親死後不久,謝小娥夢見父親對她說:「殺我的人,是車中猴,門東草。」過了幾天,又夢見她丈夫對她說:「殺我的人,禾中走,一日夫。」謝小娥自己解不開謎語,就常常把這些話寫下來,到處請有知識的人分析它,但過了好幾年都沒有人能解答。…See More
Mar 15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裴鉶·聶隱娘傳

唐德宗貞元年間,魏博大將聶鋒的女兒聶隱娘,才十歲。有一尼姑到聶鋒家討飯,見到了隱娘,特別喜愛。她說:「押衙(指聶鋒)能不能將女兒交給我,讓我教育她。」聶鋒很生氣,斥責了尼姑。尼姑說:「押衙就是把女兒鎖在鐵櫃中,我也能偷去呀。」這天晚上,隱娘果然丟失了,聶鋒大吃一驚,令人搜尋,沒有結果。父母每思念女兒,只能相對哭泣。五年後,尼姑把隱娘送回,並告訴聶鋒說:「我已經把她教成了,把她送還給你。」尼姑須臾不見,一家人悲喜交加,問女兒學些什麼。女兒說:「開始時也就是讀經念咒,也沒學別的。」聶鋒不相信,又懇切地問女兒。隱娘說:「我說真話恐怕你們也不信,那怎麼辦?」聶鋒說,你就說真話吧。隱娘便把真實情況說了一遍。──…See More
Mar 7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薛調·無雙傳

唐人王仙客,是建中(唐德宗年號)時期大臣劉震的外甥。起初,王仙客的父親去世了,他和母親一起投奔外祖父家。劉震有個女兒叫無雙,比王仙客小幾歲,當時他們倆都年幼,在一塊遊戲打鬧。劉震的妻子經常開玩笑的稱呼王仙客為王郎子。這樣過了幾年,劉震照顧守寡的姐姐以及王仙客非常周到。有一天,王仙客的母親得了病,病勢加重了,叫來劉震跟他說:「我有一個兒子,我牽掛他你也知道,遺憾的是看不到他結婚、做官了。無雙長得端莊美麗而且聰慧,我非常喜歡她。以後不要讓她嫁給別的人家。我把仙客託付給你。你如果真能答應我,我死後就瞑目沒有遺憾了。」劉震說:「姐姐應該安靜的修養,不要惦記其他的事來自找煩惱。」劉震的姐姐最終病死了。王仙客護送她的遺體,安葬在襄鄧。守完孝以後,他心想:「我身世這麼孤單。應該找一門親事,來傳宗接代。無雙已經長大了,我舅舅難道會因為自己官位顯貴,而違背了從前的約定?」於是帶上行李到了京城。…See More
Mar 5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張說·虯髯客傳

隋煬帝巡幸揚州,命司空楊素留守都城長安。楊素位尊而驕橫,又認爲時局混亂,天下掌握大權、有重望的人,沒有誰比得上自己,因而生活奢侈驕貴,禮節排場也超出了一個臣子所應有的範圍。每逢公卿大臣言事,賓客拜謁,楊素都伸開兩隻腳,雙膝弓起,坐在床榻上接見,態度傲慢無禮。又令美女簇擁而出,侍婢排列兩旁,排場享用超越本分──仿效皇帝。到了隋朝末年這種情景更加嚴重,不再知道自己擔負的責任,不再有拯救艱危局勢的用心。一天,衛國公李靖以平民的身分去謁見楊素,獻上奇策。楊素又是以輕慢無禮的態度接見。李靖上前作揖,說:「天下正亂,英雄競相崛起。您身爲王室重臣,必須把網羅豪傑的事放在心上,不該如此傲慢地接見賓客。」楊素臉上露出敬佩的神色,站起來向李靖道歉;然後和他交談,談得非常高興,接受李靖獻納的策書後才從正堂退出。…See More
Mar 4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沈既濟·黃粱夢

唐玄宗開元十九年,道士呂翁(呂洞賓)經過邯鄲道上,當時天色已晚,就在路邊的一個客店,設床鋪席解開包袱坐下來休息。一會兒來了個縣邑裡的年輕人盧生,他身穿短襖,騎一匹青馬,要到鄉下田莊去,也是路過客店住宿休息的。盧生進來後,與呂翁的鋪位緊挨著,他口若懸河,談笑自如。說笑了一陣之後,看看自己的衣著打扮,覺得有些破舊寒酸,嘆道:「大丈夫生在世上,因命運不好,而困頓潦倒到這地步,想著都令人灰心喪氣!」 …See More
Feb 21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中錫·中山狼傳

趙簡子在中山這個地方大規模地打獵,虞人在前面開路,獵鷹獵犬羅列在後面,讓人害怕,凶猛的鳥獸被弓箭射倒的,數也數不清。有一頭狼正在道路中間,像人那樣直立著叫。趙簡子垂著手、登上車,拉著烏號良弓,搭上肅慎好箭,一箭射入,連箭尾的羽毛都沒入肉裡去了,狼失聲大叫,立刻逃跑。趙簡子大怒,趕著車馬去追逐那頭狼,驚飛的塵土幾乎要遮蔽了天空,腳步聲好像是鳴雷一樣,十步之外,就難以分辨人馬。…See More
Feb 18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陳鴻·長恨歌傳

唐玄宗開元年間,天下太平,四海無事。玄宗做皇帝已多年,漸漸厭倦了朝政,不再夜以繼日地處理國事,把朝中的大小事務,都開始交給丞相去處理。他自己經常深居內宮遊戲宴飲,用音樂和美色使自己快樂。在此之前,元獻皇后和武淑妃都受過玄宗的寵幸,她們相繼去世後,宮中雖有上等人家女兒成千上萬,卻沒有一個看得上眼的,皇上整天悶悶不樂。當時每年十月,皇帝都要帶著車馬去華清宮,宮內外有封號的命婦都穿著鮮明光耀奪目的衣服,像影子一樣跟隨著皇帝的車隊。皇帝洗過澡後,就賞賜命婦們也在御用溫泉中洗浴。春風吹拂著華清池水,命婦們自由自在地沐浴在水中,皇上不禁有些心旌搖盪,期望能遇到一個可心的女子。可是他看看前後左右的嬪妃,卻覺得一個個面色如土,毫無光彩。於是下令,叫高力士暗地裡到宮外搜尋美人。結果在壽王府中找到了弘農郡(今河南靈寶一帶)楊玄琰的女兒。這個少女已經到了成年,鬟髮細膩潤澤,不胖不瘦身材適中,一舉一動都嫻靜嬌媚,就像漢武帝的李夫人。於是另外為她設了一個溫泉浴池,讓她去洗浴。洗完出水以後,顯得身體很柔弱…See More
Feb 17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廿章)6 (大结局)

奧雷連諾·布恩蒂亞心想,也許是助產婆昨夜回來把嬰兒抱走了。這個推測給了他集中思想所需的片刻喘息的機會,他在一把搖椅上躺下,在這把搖椅里,雷貝卡學過刺繡,阿瑪蘭塔曾跟格林列爾多·馬克斯上校下過棋,阿瑪蘭塔·烏蘇哪曾給嬰兒縫過衣服:就在這一剎那間——在他恍然大悟的剎那間——他終於明白自己的心再也承受不了往日那麽多的重負。他自己的和別人的往事像致命的長矛刺痛了他的心。他詫異地望見放肆的蜘蛛網盤在枯死的玫瑰花叢上,望見到處都長滿了頑固的莠草,望見二月里明朗的晨空一片寧靜。就在這時,他看到了自己的兒子——一塊皺巴巴的咬爛了的皮膚,從四里八方聚集擾來的一群螞蟻正把這塊皮膚沿著花園的石鋪小徑,往自己的洞穴盡力拖去。奧雷連諾·布恩蒂亞一下子呆住了,但不是由於驚訝和恐懼,而是因為在這個奇異的一瞬間,他感覺到了最終破譯梅爾加德斯密碼的奧秘。他看到過羊皮紙手稿的卷首上有那麽一句題辭,跟這個家族的興衰完全相符: “家族中的第一個人將被綁在樹上,家族中的最後一個人將被螞蟻吃掉。”…See More
Feb 13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廿章)5

一個星期日,傍晚六點,阿瑪蘭塔·烏蘇娜感到一陣臨產的劇病。笑容可掬的助產婆領著幾個由於饑餓而出來干活的小女孩,把阿瑪蘭塔·鳥蘇娜擡到餐桌上,然後叉開雙腿,騎在她的肚子上,不斷用野蠻的動作折磨產婦,直到一個健壯小男孩的哭聲代替了產婦的叫喊聲。阿瑪蘭塔.烏蘇娜噙著淚水的眼睛看見了一個真正的布恩蒂亞,就像那些名叫霍.阿卡蒂奧的人一樣,嬰幾明澈的眼睛又酷似那些名叫奧雷連諾的人;這孩子命中注定將要重新為這個家族奠定基礎,將要驅除這個家族固有的致命缺陷和孤獨性格,因為他是百年里誕生的所有的布恩蒂亞當中唯一由於愛情而受胎的嬰兒。“他是一個真正吃人的野獸,”阿瑪蘭塔·烏蘇娜說。“咱們就管他叫羅德里格吧。”“不,”她的丈夫不同意。“咱們還是管他叫奧雷連諾,他將贏得三十二次戰爭的勝利。”在給嬰兒剪掉臍帶之後,助產婆開始用一塊布擦拭他小身體上一層藍瑩瑩的胎毛,奧雷連諾·布恩蒂亞為她掌著燈。他們把嬰兒肚子朝下地翻過身來時,忽然發現他長著一個別人沒有的東西;他們俯身一看,竟然是一條豬尾巴!奧雷連諾·布恩蒂亞和阿瑪蘭塔·烏蘇娜並沒有驚慌失措,他倆不知道布恩蒂亞家族中是否有過類似的現像,也早已忘記烏蘇娜曾發出過的可…See More
Feb 11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廿章)4

阿瑪蘭塔·烏蘇娜既沒有失去良好的情緒,也沒有失去愛情上的創造才能,卻養成了飯後坐在長廊上的習慣,仿佛要把晌午時刻昏昏欲睡、浮想聯翩的神態保持下去似的,奧雷連諾·布恩蒂亞總是陪伴著她。有時他倆就那麽默默無語、面對面地坐到深夜,彼此凝望著休息。在這種恰然自得的沈靜中,他倆的愛情仍跟早先在響聲不停的床戰中一樣熾烈。只是渺茫的未來使他倆的心靈總是轉向過去。他倆常常憶起失去的天堂中連綿不斷的雨景;他們怎樣在院子的水塘里僻哩啪啦地戲水,怎樣打死一隻只蜥蠍,把它們掛在烏蘇娜身上;怎樣跟烏蘇娜老太婆逗樂,假裝要活埋她的樣子。這些回憶向他們揭示了一條真理,從他們能夠記事的那一刻起,他倆在一塊兒就始終是幸福的。阿瑪蘭塔·烏蘇娜想起,有一天午後,她走進首飾作坊,菲蘭達向她悅,小奧雷連諾不知是誰家的孩子,他是從一個漂在河上的柳條筐里撿來的。在他倆看來,這個解釋不足為信,但是他倆沒有更可靠的材料來代替這種說法,在探討了一切可能性之後,他倆深信不疑的一點是,菲蘭達決不可能是奧雷連諾·布恩蒂亞的母親。阿瑪蘭塔·烏蘇娜傾向於這樣一種看法:他可能是佩特娜·柯特生的兒子,但關於這個婦人的情況,她記得的僅僅是各種汙穢醜惡的…See More
Feb 9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廿章)3

每天下午兩點,在午餐桌旁,每天半夜兩點,在儲藏室里。都可聽到阿瑪蘭塔·烏蘇娜的號叫聲和聲嘶力竭的歌聲。“我覺得最可惜的是咱們白白失去了那麽多的好時光,”她對奧雷連諾·布恩蒂亞笑著說。她瞧見螞蟻正在把花園劫掠一空,正在用屋子里的梁柱解除它們初次感到的饑餓;她還瞧見它們像迸發的熔巖似的重新在長廊里川流不息,然而被情欲弄得麻木不仁的阿瑪蘭塔·烏蘇娜,直到螞蟻出現在她的臥室里,她才動手去消滅它們。此時,奧雷連諾·布恩蒂亞也擱下羊皮紙手稿,不離開房子一步,只是偶爾給博學的加泰隆尼亞人寫回信。一對情人失去了現實感和時間觀念,搞亂了每天習慣的生活節奏。為了避免在寬衣解帶上浪費不必要的時間,他們關上門窗,就像俏姑娘雷麥黛絲一直向往的那副走路模樣,在屋里走來走去,赤裸裸地躺在院子的水塘里。有一次在浴室的池子里親熱時,差一點被水淹死。他們在短時期內給房子造成的損害比螞蟻還大:弄壞了客廳里的家具,撐破了那張堅韌地經受了奧雷連諾上校行軍中一些風流韻事的吊床,最後甚至拆散了床墊,把里面的蕊子掏出來放在地板上,以便在棉絮團上相親相愛。雖說奧雷連諾·布恩蒂亞作為一個情人,在瘋狂的愛情上並不遜於暫時離開的加斯東,但在…See More
Jan 29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廿章)2

三個月後,他寄來了一個大郵包,里面有二十九封信和五十張照片,這些都是他在公海上利用閑暇逐漸積累起來的。雖說博學的加泰隆尼亞人沒在上里註明日期,但也不難理解,這些郵件是按照怎樣的順序編排的。在開頭的幾封信中,他以慣有的幽默筆調介紹了旅途上的種種經歷:他說到一個貨物檢驗員不同意他把箱子放在船艙里時,他真恨不得把那個家夥扔到海里去:他又說到一位太太簡直是驚人的愚蠢,只要提到“十三”這個數字,她就會心驚肉跳——這倒不是出於迷信,而是因為她認為這是個不圓滿的數字;他還說到在船上吃第一頓晚飯的時候,他贏了一場賭博,他辨出船上的飲水有萊里達(萊里達,西班牙地名)泉水的味道,散發出每天夜晚從萊里達市郊飄來的甜菜氣息。可是,隨著時光的流逝,他對船上的生活越來越感到乏味,每當回憶起馬孔多發生的那些事情,即使是最近的、最平淡的瑣事,也會勾起他的懷舊情緒:船走得越遠,他的回憶就越傷感。這種懷舊情緒的不斷加深,從照片上也透露了出來。在最初的幾張照片上,他看上去是那樣幸福,穿著一件白襯衫,留著一頭銀髮,背景是加勒比海,海里上照例飛濺著十月的浪花。在以後的一些照片上,他已換上了深色大衣,圍著一條綢圍巾,這時,他臉色…See More
Jan 3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廿章)1

一個節日的晚上,皮拉.苔列娜守著她那個“天堂”…See More
Dec 28, 2018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九章)5

她需要到奧雷連諾·布恩蒂亞住的那邊去做事時,便偶然去他房間一趟,並且趁她丈夫不斷注視天空的時候,在那裏呆上幾分鐘。奧雷連諾·布恩蒂亞受到這種變化的鼓舞,常常留下來與這家人一同吃飯。而在阿瑪蘭塔·烏蘇娜回來的頭幾個月內,他是從不那樣做的。加斯東對此感到高興。在飯後經常長達一個多小時的談話中,他說他的合夥人在欺騙他。他們已經通知他,飛機已經裝在一條船上,這條船尚未到達。但是他的代理人堅持說,那架飛機是永遠到不了的,因為加勒比海所有商船的貨單上都沒有這架飛機。然而他的合夥人卻堅持說那船是確有其事的;他們甚至暗指加斯東在信中對他們說了謊。通信聯系造成了彼此的懷疑,所以加斯東決定不再寫信,打算抓緊時間去一趟布魯塞爾,把事情搞個水落石出,然後帶著那架飛機回來。可是,阿瑪蘭塔·烏蘇娜一再重申,她決不離開馬孔多,即使失去丈夫也在所不惜,這就使加斯東的計劃流產了。在頭幾天裏,奧雷連諾·布恩蒂亞讚同了普遍的觀點,即加斯東是騎自行車的傻瓜,這種想法在他心裏引起一種模糊的同情。後來,當他在煙花館裏對男人的本性進行了更深入的觀察之後,他認識到加斯東的逆來順受是由於縱欲的結果。對他有了更多的了解之後,奧雷連諾·布…See More
Dec 13, 2018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九章)4

學識上的一致是偉大友誼的開端。奧雷連諾.布恩蒂亞下午繼續同四位爭論對手見里,他們是阿爾伐羅、傑爾曼、阿爾豐索和加布裏埃爾,這四位是他一生中的第一批也是最後一批朋友。象他這樣整天埋頭書堆的人,從書店開始到黎明時刻在妓院裏結束的暴風雨般的聚會,對他真是一種啟示。直到那時他還從未想到過,文藝是迄今為止用來嘲弄人的一切發明中最好的玩意兒。阿爾伐羅在一天晚宴中就是這樣說的。過了一些時候奧雷連諾·布恩蒂亞才想到明白,此說來源於博學的加泰隆尼亞人。老頭子認為:知識要是不能用來發明一種烹飪鷹嘴豆的方法,那就一文不值了。奧雷連諾·布恩蒂亞發表關於蟑螂的演說的那天下午,辯論是在馬孔多鎮邊一個妓院裏結束的,姑娘們因為饑餓都睡覺去了。鴇母是一個里帶笑容的、假惺惺的人,不斷的開門關門使她有些不耐煩。她臉上的笑容似乎是為容易上當的主顧裝出來的,主顧們卻認真地領受這種微笑,而這種微笑只是一種幻覺,實際上並不存在,因為這裏可以觸摸的一切東西都是不真實的:這裏的椅子,人一坐上去就會散架;留聲機裏的零件換上了一只抱蛋的母雞,花園裏都是紙花,日歷上的日子還是香蕉公司來到之前的日子,畫框裏鑲著的畫是從沒有出版過的雜志上剪下來…See More
Dec 11, 2018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九章)3

這並不是個新計劃。加斯東認識阿瑪蘭塔.烏蘇娜的時候就想好了這個計劃,但那不是為了馬孔多,而是為了比屬剛果,他家裏的人在那裏的棕櫚油事業方里投了資。結婚以及婚後為了取悅妻子到馬孔多生活了幾個月,這就使他不得不把這項計劃暫時擱置起來。嗣後,他看到阿瑪蘭塔.烏蘇娜決心組織一個改善公共環境的委員會,並且在他暗示可能回去時,遭到了阿瑪蘭塔·烏蘇娜的一番嘲笑,他就意識到事情要大大地延擱了。他跟布魯塞爾失去聯系的合夥人重新建立了聯系,想到在加勒比地區作一名創業者並不比在非洲差。在他穩步前進的過程中,他準備在這迷人的古老地區建築一個機場,這個地域在當時看來象是碎石鋪成的平地。他研究風向,研究海邊的地勢,研究飛機航行最好的路線;他還不知道,他的這番類似赫伯特式的奮斗精神使小鎮產生了一種極大的懷疑,人家說他不是在籌劃航線,而是打算種植香蕉樹。他滿腔熱情地抱定了一個想法——這個想法也許終究會證明他在馬孔多長遠的做法是對的——到省城去了幾次,拜訪了一些專家,獲得了許可證,又草擬了取得專利權的合同。同時,他跟布魯塞爾的合夥人保持著通信聯系,就象菲蘭達同沒有見過的醫生通信一樣。在一名熟練技師照管下,第一架飛機將用…See More
Dec 3, 2018

INZHU Інжу's Blog

李公佐`謝小娥傳

Posted on March 14, 2019 at 11:57am 0 Comments

小娥,姓謝,是豫章人,她父親是販運商人。八歲時,她母親就過世了,後來小娥嫁給歷陽一個叫段居貞的俠客。段居貞為人有氣節重視道義,喜歡結交英雄豪傑。小娥的父親積蓄大量的財產,常常和女婿段居貞一起乘船做生意,在江湖上往來。謝小娥十四歲那年,她跟父親和丈夫一起乘船去做生意,沒想到遇上強盜,丈夫和父親都被強盜殺害,金銀緞匹被搶劫一空。段居貞的兄弟們,謝翁的徒弟侄子,以及僕人幾十個人,全被丟入江中。小娥自己也胸口受傷、雙腳骨折,沿著江漂流,幸好被其他船隻救起,船家照顧了一夜才救活。後來她四處流浪討飯維生,到了上元縣,就投靠到妙果寺淨悟比丘尼門下。

父親死後不久,謝小娥夢見父親對她說:「殺我的人,是車中猴,門東草。」過了幾天,又夢見她丈夫對她說:「殺我的人,禾中走,一日夫。」謝小娥自己解不開謎語,就常常把這些話寫下來,到處請有知識的人分析它,但過了好幾年都沒有人能解答。…

Continue

薛調·無雙傳

Posted on March 4, 2019 at 10:40pm 0 Comments

唐人王仙客,是建中(唐德宗年號)時期大臣劉震的外甥。起初,王仙客的父親去世了,他和母親一起投奔外祖父家。劉震有個女兒叫無雙,比王仙客小幾歲,當時他們倆都年幼,在一塊遊戲打鬧。劉震的妻子經常開玩笑的稱呼王仙客為王郎子。這樣過了幾年,劉震照顧守寡的姐姐以及王仙客非常周到。有一天,王仙客的母親得了病,病勢加重了,叫來劉震跟他說:「我有一個兒子,我牽掛他你也知道,遺憾的是看不到他結婚、做官了。無雙長得端莊美麗而且聰慧,我非常喜歡她。以後不要讓她嫁給別的人家。我把仙客託付給你。你如果真能答應我,我死後就瞑目沒有遺憾了。」

劉震說:「姐姐應該安靜的修養,不要惦記其他的事來自找煩惱。」劉震的姐姐最終病死了。王仙客護送她的遺體,安葬在襄鄧。…

Continue

裴鉶·聶隱娘傳

Posted on March 4, 2019 at 10:32pm 0 Comments

唐德宗貞元年間,魏博大將聶鋒的女兒聶隱娘,才十歲。有一尼姑到聶鋒家討飯,見到了隱娘,特別喜愛。

她說:「押衙(指聶鋒)能不能將女兒交給我,讓我教育她。」聶鋒很生氣,斥責了尼姑。

尼姑說:「押衙就是把女兒鎖在鐵櫃中,我也能偷去呀。」這天晚上,隱娘果然丟失了,聶鋒大吃一驚,令人搜尋,沒有結果。父母每思念女兒,只能相對哭泣。

五年後,尼姑把隱娘送回,並告訴聶鋒說:「我已經把她教成了,把她送還給你。」尼姑須臾不見,一家人悲喜交加,問女兒學些什麼。

女兒說:「開始時也就是讀經念咒,也沒學別的。」聶鋒不相信,又懇切地問女兒。…

Continue

張說·虯髯客傳

Posted on March 3, 2019 at 1:16am 0 Comments

隋煬帝巡幸揚州,命司空楊素留守都城長安。楊素位尊而驕橫,又認爲時局混亂,天下掌握大權、有重望的人,沒有誰比得上自己,因而生活奢侈驕貴,禮節排場也超出了一個臣子所應有的範圍。每逢公卿大臣言事,賓客拜謁,楊素都伸開兩隻腳,雙膝弓起,坐在床榻上接見,態度傲慢無禮。又令美女簇擁而出,侍婢排列兩旁,排場享用超越本分──仿效皇帝。到了隋朝末年這種情景更加嚴重,不再知道自己擔負的責任,不再有拯救艱危局勢的用心。

一天,衛國公李靖以平民的身分去謁見楊素,獻上奇策。楊素又是以輕慢無禮的態度接見。李靖上前作揖,說:「天下正亂,英雄競相崛起。您身爲王室重臣,必須把網羅豪傑的事放在心上,不該如此傲慢地接見賓客。」楊素臉上露出敬佩的神色,站起來向李靖道歉;然後和他交談,談得非常高興,接受李靖獻納的策書後才從正堂退出。…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