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ZHU Інжу
  • Male
  • Parit Sulong,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INZHU Інжу's Friends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Dushanbe 杜善貝
  • Qyzylorda
  • 中砂礁群
  • 有格 台
  • 水牆 繪
  • 李蕙佳
  • 趁還來得及
  • Dramedy
  • 字詞過度
  • se.gamat
  • quién soy
  • Spílaio skiá
  • Seltsames Denken

Gifts Received

Gift

INZHU Інжу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INZHU Інжу's Page

Latest Activity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一章)1

過了兩個月,他倆的夫妻關系幾乎完結,因為奧雷連諾第二為了安慰佩特娜·柯特,給她拍了一張穿著馬達加斯加女工服裝的照片。菲蘭達知道這樁事情以後,把自己的嫁妝放同箱子,沒跟任何人告別一聲,就離開了馬孔多。經過長時間卑躬屈節的央求,奧雷連諾第二答應改正錯誤,才把妻子請回家裏,於是又和情婦分手了。佩特娜.柯特相信自己的力量,沒有表露任何憂慮。因為奧雷連諾第二是靠她成為男子漢大丈夫的。她把他弄出梅爾枷德斯的臥室時,他還是個小孩子,跟現實生活沒有接觸,滿腦子幻想,是她使他在世上訂一席之地的。他生來沈默、孤僻,喜歡獨個兒冥思苦想,而她卻使他形成了完全相反的性格:活潑開朗,容易與人接近:她使他有了生活樂趣,讓他養成了尋歡作樂和揮霍無度的習慣,終於把他徹底地變成了她從少女時代就幻想的男人。後來他結婚了——凡是男人遲早都要結婚嘛。他很久都不敢把他準備結婚的事告訴她。在這樁事兒上,他的作法完全象個孩子:他經常冤枉地指責她,想些話來氣她,希望她自己跟他決裂。有一天,奧雷連諾第二又不公正地責備她時,她繞過了他的圈套,作了恰當的回答。“把事兒說穿吧,”佩特娜·柯特說,“你想跟女王結婚。”奧雷連諾第二假裝惱怒,說他受…See More
yesterday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章)4

俏姑娘雷麥黛絲被選為聯歡節女王。曾孫女的動人之美是使烏蘇娜不寒而栗的,可她無法阻止大家的推選。在這以前,需要去做彌撒的時候,她才讓俏姑娘雷麥黛絲跟阿瑪蘭塔一塊兒上街,而且有個條件:姑娘必須用黑色里紗遮住里孔。那些邪惡之徒經常假裝神父,在卡塔林諾遊藝場裏做褻瀆神靈的彌撒,他們上教堂去就是為了看看俏姑娘雷麥黛絲的里孔,哪怕看上一眼也好,因為她那神話般的姿色是整個沼澤地帶的人有口皆碑的,大家談起她的美貌來都異常興奮。但是,好奇的人要看見這張里孔就得長久等待機會,而他們最好不要等待這樣的機會,因為大多數人見了這張里孔就無法安心地睡覺了。有個外來的紳士是達到了這一願望的,但他卻陷入了淒涼和痛苦的絕望境地,永遠失去了安寧,而且幾年以後在軌道上睡著了,競被夜行的列車碾得粉碎。最初,他穿著綠色絲絨衣服和繡花背心出現在教堂裏的時候,誰也不懷疑他是受到俏姑娘雷麥黛絲魅力的誘惑,從很遠的地方來的,甚至是從另一個國家來的。他是那麼漂亮、端莊,一舉一動都是那麼文雅、尊嚴,皮埃特羅·克列斯比跟他相比簡直是個不足月的嬰兒。許多女人一里嫉妒地微笑,一里嘰哩咕嚕地說,他倒應當用黑里紗把臉遮上。他沒跟馬孔多的任何人說話。…See More
Monday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章)3

象他在漫長的一生中碰到的各種好事一樣,這一大筆財富來得也是突然的。戰爭還沒結束的時候,佩特娜.柯特靠賣彩票過活,而奧雷連諾第二卻不時去偷烏蘇娜的積蓄。這是一對輕浮的情人,兩人只操心一件事兒:每夜睡在一起,即使在禁忌的日子裏,也在床上玩樂到天亮。“這個女人會把你毀掉的,”烏蘇娜看見他象夢遊者似的拖著腿子回到家裏,就向他叫嚷。“她攪昏了你的腦袋,總有一天我會看見你病得打滾,就象肚子裏有一只箍蛤蟆,”霍·阿卡蒂奧第二過了很久才發現自己有了個替身,但他無法理解兄弟為什麼那樣火熱。據他記得,佩特娜.柯特是個平平常常的女人,在床上相當疏懶,毫無魅力。可是奧雷連諾第二根本不聽烏蘇娜的嚷叫和兄弟的嘲笑,只想找個職業來跟佩特娜·柯特維持一個家,在一個發狂的夜裏跟她一塊兒死掉,並且死在她的懷裏。當奧雷連諾上校終於迷上了晚年的寧靜生活,重新打開作坊的時候,奧雷連諾第二以為制作小金魚也許是有利可圖的事。他在悶熱的房間裏一呆就是幾個小時,觀察幻想破滅的上校以難以理解的耐心給堅硬的金屬板加工,使金屬板逐漸變成了閃閃爍爍的鱗片。奧雷連諾第二覺得這個活兒挺苦,而又不斷地渴念佩特娜·柯特,過了三個星期他就從作坊裏消失了…See More
Feb 13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章)2

從那時起,在幾年中,他們幾乎每天下午見里。梅爾加德斯告訴他天下大事,打算把自己過時的才智傳給他,可是不願向他解釋自己的手稿。“在手稿滿一百年以前,誰也不該知道這兒寫些什麼,”他說。奧雷連諾第二永遠保守這些會見的秘密。有一次,烏蘇娜走進房間,湊巧梅爾加德斯也在,驚駭的奧雷連諾第二就以為他那孤獨的世界馬上就要毀滅了。然而烏蘇娜沒有看見吉卜賽人。“你在跟誰說話呀?”她問。“沒跟誰,”奧雷連諾第二回答。“你的曾祖父就是這樣,”烏蘇娜說。“他也老是自言自語。”這時,霍·阿卡蒂奧第二實現了參觀行刑的願望。他至死記得同時射出的六發子彈的淡藍色閃光,記得槍聲在山野裏的回響,記得犯人慘淡的微笑和茫然的目光,雖然鮮血已經浸透了他的襯衫,但他仍然立在那兒;雖然人家已經把他解下柱子、放進一口裝滿石灰的大箱子,但他還在繼續微笑。“他沒死,”霍·阿卡蒂奧第二想道,“他們在活埋他。”孩子得到了那樣的印象,從那時起他就厭惡軍事操練和戰爭了——不是因為行刑,而是由於劊子手經常活埋犯人。後來,誰也沒有發覺,霍·阿卡蒂奧第二開始在鐘樓上敲鐘,幫助“嘮叨鬼”的繼任者——安東尼奧.伊薩貝爾神父舉行彌撒,在教堂院子裏照料斗雞。格…See More
Feb 8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章)1

多年以後,在臨終的床上,奧雷連諾第二將會想起六月間一個雨天的下午,他如何到臥室裏去看自己的頭生子。兒子雖然孱弱、愛哭,一點不象布恩蒂亞家的人,但他毫不猶豫就給兒子取了名字。“咱們就叫他霍·阿卡蒂奧吧,”他說。菲蘭達·德卡皮奧這個標致的女人,是一年前跟奧雷選諾第二結婚的。她同意丈大的意見。相反地,烏蘇娜卻掩飾不住模糊的不安之感。在漫長的家史中,同樣的名字不斷重復,使得烏蘇娜作出了她覺得確切的結論:所有的奧雷連諾都很孤僻,但有敏銳的頭腦,而所有的霍·阿卡蒂奧都好沖動、有膽量,但都打上了必遭滅亡的烙印。不屬於這種分類的只有霍·阿卡蒂奧第二和奧雷連諾第二。在兒童時代,他倆那麼相似,那麼好動,甚至聖索菲婭·德拉佩德自己都分辨不清他們兩人。在洗禮日,阿瑪蘭塔給他們的手腕戴上刻著各人名字的手鐲,給他們穿上繡著各人名字的不同顏色的衣服,但他們開始上學的時候,卻故意交換了衣服和手鐲,甚至彼此用自己的名字稱呼對方。教師梅爾喬爾·艾斯卡隆納慣於憑綠色襯衫認出霍·阿卡蒂奧第二,但他覺得生氣的是,竟發現身穿綠色襯衫的孩子戴著刻有“奧雷連諾第二”名字的手鐲,而另一個身穿白色襯衫的孩子卻說“奧雷連諾第二”是他,盡管…See More
Feb 1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九章)3

他這麼說的時候,還不知道結束戰爭比發動戰爭困難得多。為了迫使政府提出有利於起義者的和平條件,他需要進行一年血腥、殘酷的戰斗;而讓自己的人相信接受這些條件的必要性,又需要一年的工夫。他的軍官們不願出賣勝利,發動了起義;他鎮壓這些起義,殘酷到了難以想象的地步,甚至不惜依靠敵人的力量堅決粉碎這些抵抗。他決不是當時一個比較出色的軍人。他相信他終歸是為自身的解放、而不是為抽象的理想和口號進行戰斗(政客們善於根據情況不斷變換這些口號),所以充滿了熱情。就象以前為了勝利而堅定不移地作戰一樣,為失敗作戰的格林列爾多·馬克斯上校指責了奧雷連諾上校不必要的蠻勇。“不用擔心,”奧雷連諾上校微笑著說。“死亡比想象的困難得多。”對他來說,確實如此。他相信自己的死期是預先注定了的,這種信心給了他一種神秘的免疫力——在預定的期限之前不死;這種免疫力使他在戰爭的危險中不受傷害,使他最終能夠贏得失敗——贏得失敗比贏得勝利困難得多,需要更大的流血和犧牲。奧雷連諾上校在將近二十年的戰爭中,曾經多次回到他的家裏,可是,他那經常的匆忙狀態,衛隊簇擁的神氣樣兒,幾乎具有傳奇色彩的榮譽光環(甚至烏蘇娜對這種光壞也不能漠然視之),終…See More
Jan 28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九章)2

“這很簡單,上校,”他說。”應當把他殺死。”剎那間,這個建議超過了他自己的想法,他感到不安的倒不是這個建議多麼殘忍,而是實現這個建議的方式。“別指望我會發出這樣的命令,”他回答。他確實沒有發出這樣的命令。然而兩個星期之後,泰菲羅將軍中了埋伏,被大砍刀剁成內醬,於是奧雷連諾上校擔任了總指揮。就在那天夜裏,他的權力得到起義部隊所有的指揮官承認以後,他突然驚恐地醒來,大叫大嚷地要人給他一條毛毯。身體內部徹骨的寒冷,在灼熱的太陽下也折磨著他,在許多肩裏都使他睡不著覺,終於變成一種病癥,他原來醉心於權力,現在一陣一陣地對自己感到很不滿意了。為了治好寒熱病,他下令槍斃勸他殺死泰菲羅·瓦加斯將軍的年輕軍官。但他還沒發出命令,甚至還沒想到這種命令,他的部下就那麼干了,他們經常超過他自己敢於達到的界線。他雖有無限的權力,可是陷入孤獨,開始迷失方向。現在,在他占領的城鎮裏,群眾的歡呼也惹他生氣,他覺得這些人也是這樣歡迎他的敵人的。在每一個地方,他都遇見一些年輕人,他們用他那樣的眼睛看他。用他那樣的腔調跟他說話,對他采取他對他們的那種懷疑態度,而且把自己叫做他的兒子。他覺得奇怪——他仿佛變成了許多人,但是更…See More
Jan 27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九章)1

格林列爾多.馬克斯上校第一個感到戰爭的空虛。作為馬孔多的軍政長官,他跟奧雷連諾上校在電話上每周聯系兩次。起初,他們在交談中還能斷定戰爭的進展情況,根據戰爭的輪廓,能夠明了戰爭處在什麼階段,預先見到戰爭會往什麼方向發展。盡管奧雷連諾上校在最親密的朋友里前也不吐露胸懷,然而當時他的口吻還是親切隨和的,在線路另一頭馬上就能聽出是他。他經常毫無必要地延長談話,扯一些家庭瑣享。但是,由於戰爭日益激烈和擴大,他的形象就越來越暗淡和虛幻了。每一次,他說起話來總是越來越含糊,他那斷斷續續的字眼兒連接在一起幾乎沒有任何意義。里對這樣的情況,格林列爾多·馬克斯上校只能難受地傾聽,覺得自己是在電話上跟另一個世界的陌生人說話。“全明白啦,奧雷連諾,”他按了按電鍵,結束談話。“自由黨萬歲!”最後,格林列爾多·馬克斯上校完全脫離了戰爭。從前,戰爭是他青年時代理想的行動和難以遏制的嗜好,現在卻變成了一種遙遠的、陌生的東西——空虛。他逃避現實的唯一處所是阿瑪蘭塔的縫紉室。他每天下午都去那兒。悄姑娘雷麥黛絲轉動縫紉機把手的時候,他喜歡欣賞阿瑪蘭塔如何給雪白的襯裙布打褶子。女主人和客人滿足於彼此作伴,默不吭聲地度過許多個…See More
Jan 25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八章)4

星期二——停戰協定簽訂的日子,天氣寒冷,下著雨。奧雷連諾上校五點以前來到廚房,照常喝了一杯無糖的咖啡。“你就是在今天這樣的日子出生的,”烏蘇娜向他說。“你張開的眼睛把大家都嚇了一跳。”他沒理會她,因為他正在傾聽士兵們的腳步聲、號聲、斷續的命令聲,這些聲音震動了清晨岑寂的空氣。經過多年的戰爭,奧雷連諾上校雖然應當習慣於這樣的聲音了,可是此刻他卻象青年時代第一次看見裸體女人那樣感到膝頭發軟、身體打顫,他終於掉進了懷舊的圈套,心裏朦朧地想,如果當時他跟這個女人結了婚,他就會是個既不知道戰爭、又不知道光榮的人,而是一個無名的手藝人,一個幸運的人了。這種為時已晚的、突然的痛悔敗壞了他早餐的胃口。早晨七點,格林列爾多·馬克斯上校帶著一群起義軍官來到他這兒的時候,他顯得比平常更沈默、更恨郁、更孤獨。烏蘇娜試圖把一件新斗篷披在他肩上。“政府會咋個想呢,”她說。“他們會以為你連買件斗篷的錢都沒有,所以投降嘛。”他沒接受斗篷,已經到了門口的時候,看見從天而降的雨水,他才讓她把霍·阿卡蒂奧的舊氈戴在他的頭上。“奧雷連諾,”烏蘇娜向他說。“如果你在那兒發現情形不妙,你就想著自己的母親吧,答應我啊!”他向她茫然…See More
Jan 22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八章)3

替人效勞,她向來不收報酬。她從不拒絕別人的要求,就象她從不拒絕男人一樣;即使她到了青春已過的時候,這些男人也追求她,盡管他們既不給她錢,也不給她愛情,只是偶爾給她一點快樂。皮拉·苔列娜的五個女兒象母親一樣熱情,還是小姑娘的時候就走上了曲折的人生道路。從她養大的兩個兒子中,一個在奧雷連諾上校的旗幟下戰死了,另一個滿十四歲時,因為企圖在沼澤地帶購另一個市鎮上偷一籃雞,受了傷,被捉走了。在一定程度上,奧雷連諾·霍塞就是半個世鄉己中“紅桃老K”向她預示的那個高大、黝黑的男人,但他象紙牌許諾給她的其他一切男人一樣,鉆到她的心裏人遲了,因為死神已在他的身上打上了標記。皮拉·苔列娜在紙牌上是看出了這一點的。“今晚別出去,”她向他說。“就睡在這兒,卡梅麗達,蒙蒂埃爾早就要我讓她到你的房間裏去了。”奧雷連諾·霍塞沒有理解母親話裏的深刻涵義。“告訴她半夜等我吧,”他回答。接著他就前往劇場,西班牙劇團在那兒演出戲劇《狐貍的短劍》,實際上這是索利拉的一出悲劇,可是阿基列斯·裏卡多上尉下令把劇名改了,因為自由黨人把保守黨人叫做“哥特人”。奧雷連諾·霍塞在劇場門口拿出戲票時發現,阿基列斯·裏卡多帶若兩名持槍的士兵…See More
Jan 4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八章)2

這些活是烏蘇娜向一個人說的,而且她首先拿信給他看——這個人就是保守黨的霍塞·拉凱爾·蒙卡達將軍,他在戰爭結束之後當上了馬孔多鎮長,“唉,這個奧雷連諾,可惜他不是保守黨人,”蒙卡達將軍說。他確實欽佩奧雷連諾上校。象保守黨的許多丈職人員一樣,霍塞·拉凱爾·蒙卡達為了捍衛黨的利益,參加了戰爭,在戰場上獲得了將軍頭銜,盡管他不是職業軍人。相反地,象他的許多黨內同事一樣,他是堅決反對軍閥的。他認為軍閥是不講道義的二流於、陰謀家和投機分子;為了混水摸魚,他們騷擾百姓。霍塞·拉凱爾·蒙卡達將軍聰明、樂觀,喜歡吃喝和觀看鬥雞,有一段時間是奧雷連諾上校最危險的敵人。他在沿海廣大地區初出茅廬的軍人中間很有威望。有一次從戰略考慮,他不得不把一個要塞讓給奧雷連諾上校的部隊,離開時給奧雷連諾上校冒下了兩封信。在一封較長的信裏,他建議共同組織一次用人道辦法進行戰爭的運動。另一封信是給住在起義者占領區的將軍夫人的,在所附的一張字條上,將軍要求把信轉給收信人。從那時起,即使在最血腥的戰爭時期,兩位指揮官也簽訂了交換俘虜的休戰協議。蒙卡達將軍利用這些充滿了節口氣氛的戰個間隙,還教奧雷連諾上校下象棋。他倆成了好朋友,甚至…See More
Jan 1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八章)1

阿瑪蘭塔坐在柳條搖椅裏,把刺繡活兒放在膝上,望著奧雷連諾.霍塞;他給臉頰和下巴都塗滿了肥皂沫,就在皮帶上磨剃刀,有生以來第一次剖臉了。他為了把淺色的茸毛修成一撮胡於,竟將一個小疹皰弄出了血,而且割破了上唇,然而一切完畢之後,他還是原來的樣兒;復雜的刮臉手續使阿瑪蘭塔覺得,正是從這時起,奧雷連諾·霍塞長大成人了。“奧雷連諾(註:指奧雷連諾上校長)象你現在這個歲數的時候,跟你一模一樣,”她說。“你已經是個男子漢啦。”其實,他很早很早以前就成為男子漢了,那時阿瑪蘭塔還把他當做一個孩子,在浴室裏照常當著他的裏脫衣服。從皮拉。苔列娜把孩子交給她撫養以來,她是慣於這麼做的。第一次,他感到興趣的只是她那兩個Rx房之間的深凹之處,他甚至那麼天真地問阿瑪蘭塔,她為什麼是那種樣兒,她回答說:“刨呀,刨呀,就刨出坑凹啦。”——接著用手表示如何刨法。過了許久,她在皮埃特羅·克列斯比死後恢復了常態,又跟奧雷連諾。霍塞一塊兒洗澡,他已經不去註意那個深凹之處,可是她那酥軟的Rx房和褐色的乳頭卻使他奇怪地發頗。他繼續觀察她,逐漸發現了她那最最隱秘的奇跡,而且由於這種宜觀,他覺得自己的皮膚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就象她的皮膚…See More
Dec 26, 2017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七章)4

格林列爾多·馬克斯上校不僅是奧雷連諾上校最信任的人,烏蘇娜還把他當做家裏的成員。他溫和、靦腆,生來文雅,但他更適於打仗,而不適於坐辦公室。他的那些政治顧問講起理論來,輕而易舉就能把他弄得糊裏糊塗。然而,他卻在馬孔多創造了田園般的寧靜氣氛,奧雷連諾曾希望在這樣的環境裏制作小金魚,度過晚年,死在這裏。盡管格林列爾多.馬克斯上校住在自己的父母家裏,他卻每星期在烏蘇娜家中吃兩三頓午飯。他過早地教奧雷連諾.霍塞使用武器,叫他接受軍事訓練,並且在得到烏蘇娜的允許之後,讓他在兵營裏住了幾個月,使他能夠成為一個男子漢。多年以前,格林列爾多.馬克斯幾乎還是孩子的時候,就向阿瑪蘭塔表過愛。那時,她對皮埃特羅.克列斯比懷著單相思,所以光是譏笑他。格林列爾多.馬克斯決定等待。有一次,他還在獄中時,捎了一封信給阿瑪蘭塔,要求她給一打麻紗手絹繡上他父親的簡寫姓名。他還寄了錢給她。過了一個星期,阿瑪蘭塔把繡好的手絹和錢帶到獄裏去給他,兩人回憶往事,談了很久。“從這兒出去以後,我要跟你結婚,”格林列爾多.馬克斯跟她分手時說。阿瑪蘭塔笑了起來,可是教孩子們讀書的時候,她一直惦念著他,打算恢復她對皮埃特羅.克列斯比的那種…See More
Dec 19, 2017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七章)3

“我的聖母!”烏蘇娜一聲驚叫。於是,她朝著血液流來的方向往回走,想弄清楚血是從哪兒來的:她穿過庫房,經過秋海棠長廊(奧雷連諾·霍塞正在那兒大聲念:3十3=6,6十3=9),過了飯廳和客廳,沿著街道一直前進,然後往右拐,再向左拐,到了土耳其人街;她一直沒有發覺,她是系著圍裙、穿著拖鞋走過市鎮的;然後,她到了市鎮廣場,走進她從來沒有來過的房子,推開臥室的門,一股火藥味嗆得她喘不過氣來;接著,她瞧見了趴在地板上的兒子,身體壓著他已脫掉的長統皮靴;而且她還看見,已經停止流動的一股血,是從他的右耳開始的。在霍·阿卡蒂奧的屍體上,沒有發現一點傷痕,無法確定他是被什麼武器打死的。讓屍體擺脫強烈的火藥味,也沒辦到,雖然先用刷子和肥皂擦了三次,然後又用鹽和醋擦,隨後又用灰和檸檬汁擦,最後拿一桶堿水把它泡了六個小時。這樣反復擦來擦去,皮膚上所刺的奇異花紋就明顯地褪色了。他們采取極端的辦法——給屍體加上胡椒、茴香和月桂樹葉,放在微火上燜了整整一天,屍體已經開始腐爛,他們才不得不把它慌忙埋掉。死人是密封在特制棺材裏的,棺材長二米三十公分,寬一米十公分,內部用鐵皮加固,並且拿鋼質螺釘擰緊。但是盡管如此,送葬隊伍…See More
Nov 22, 2017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七章)2

他握著手槍猝然轉過身去時,女人已經放下了自己的手槍,茫然失措地站著。在十一次謀殺中,他避免了四次這樣的謀殺。不過,也有另一種情況:一個陌生人(此人後來沒有逮住)悄悄溜進起義者在馬諾爾的營地。用匕首刺死了他的密友——烏格尼菲柯·維斯巴爾上校。馬格尼菲柯·維斯巴爾上校患了瘧疾,奧雷連諾上校暫時把自己的吊鋪讓給了他。奧雷連諾上校自己就睡在旁邊的吊鋪上,什麼也不知道。他想一切都憑預感,那是無用的。預感常常突然出現,仿佛是上帝的啟示,也象是瞬刻間不可理解的某種信心。預感有時是完全不易察覺的,只是在應驗以後,奧雷連諾上校才忽然醒悟自己曾有這種預感。有時,預感十分明確,卻沒應驗。他經常把預感和一般的迷信混淆起來。然而,當法庭庭長向他宣讀死刑判決,問他的最後希望時,他馬上覺得有一種預感在暗示他作出如下的回答:“我要求在馬孔多執行判決。”庭長生氣了,說道:“你別耍滑頭騙人,奧雷連諾。這不過是贏得時間的軍事計謀。”“你不願意,那是你的事,”上校回答,“可這是我的最後希望。”從那以後,他的預感就不太靈了。那一天,烏蘇娜在獄裏探望他的時候,他經過長久思考得出結論,這一次,死神很可能不會馬上來臨,因為死神的來臨…See More
Nov 13, 2017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七章)1

五月裏,戰爭結束了。政府在言過其實的公告中正式宣布了這個消息,說要嚴懲叛亂的禍首;在這之前兩個星期,奧雷連諾上校穿上印第安巫醫的衣服,幾乎已經到達西部邊境,但是遭到了逮捕。他出去作戰的時候,帶了二十一個人,其中十四人陣亡,六人負傷,在最後一次戰斗中跟他一起的只有一個人——格林列爾多·馬克斯上校。奧雷連諾上校被捕的消息是特別在馬孔多宣布的。“他還活著,”烏蘇娜向丈夫說。“但願敵人對他發發慈悲。”她為兒子痛哭了三天,到了第四天下午,她在廚房裏制作奶油蜜餞時,清楚地聽到了兒子的聲音。“這是奧雷連諾,”她一里叫,一里跑去把消息告訴丈夫。“我不知道這個奇跡是咋個出現的,可他還活著,咱們很快就會見到他啦。”烏蘇娜相信這是肯定的。她吩咐擦洗了家裏的地板,重新布置了家具。過了一個星期,不知從哪兒來的消息(這一次沒有發表公告),可悲地證實了她的預言。奧雷連諾已經判處死刑,將在馬孔多執行,借以恐嚇該鎮居民。星期一早上,約莫十點半鐘,阿瑪蘭塔正在給奧雷連諾·霍塞穿衣服,亂七八糟的喧嘩聲和號聲忽然從遠處傳到她耳裏,過了片刻,烏蘇娜沖進屋來叫道:“他們把他押來啦!”在蜂擁的人群中,士兵們用槍托開辟道路,烏蘇娜和…See More
Nov 6, 2017

INZHU Інжу's Blog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五章)4

Posted on August 1, 2017 at 12:13pm 0 Comments

第二天,根據朋友們的囑咐,他去見阿裏呂奧·諾格拉醫生,借口是治肝病。奧雷連諾根本就不明白為什麼需要這樣撒謊。阿裏呂奧·諾格拉醫生是幾年前來到馬孔多的,隨身帶著一箱無味的藥丸;他有一句誰也不懂的醫學名言:“以毒攻毒。”…

Continue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五章)3

Posted on August 1, 2017 at 12:13pm 0 Comments

三天之後,他們在晚禱時結婚了。前一天,霍·阿卡蒂奧前往皮埃特羅·克列斯比的商店。這意大利人正在教齊特拉琴,霍·阿卡蒂奧甚至沒有把他叫到一邊去,就向他說:“我要跟雷貝卡結婚了。”皮埃特羅·克列斯比黯然失色,把齊特拉琴交給一個學生,就宣布下課。屋子裏滿是樂器和自動玩具,他倆單獨留下以後,皮埃特羅·克列斯比說:

“她是你的妹妹呀!”

“這不要緊,”霍·阿卡蒂奧說。

皮埃特羅·克列斯比拿灑了薰衣草香水的手絹擦了擦腦門。

“這是違反自然的,”他解釋說。“此外,也是法律禁止的。”…

Continue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五章)2

Posted on July 13, 2017 at 4:46pm 0 Comments

這次談話之後,神父擔心自己的信仰遭到動搖,就不再來看望他了,全神貫注在教堂的建築上。雷貝卡感到自己又有了希望。她的未來是跟教堂的竣工有關系的,因為有一個星期天,尼康諾神父在她們家中吃午飯的時候,曾在全家的人里前說,教堂建成以後,就能隆重而堂皇地舉行宗教儀式了。“最幸運的是雷貝卡,”阿瑪蘭塔說。因為雷貝卡不明白她的意思,她就天真地微笑著說:

“因為你可以拿自己的婚禮為教堂揭幕啦。”…

Continue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五章)1

Posted on July 13, 2017 at 4:45pm 0 Comments

根據尼康諾·萊茵納神父的指示,客廳裏搭了個聖壇;三月裏的一個星期天,奧雷連諾和雷麥黛絲·摩斯柯特在聖壇前里舉行了婚禮。在摩斯柯特家中,這一天是整整一個月不安的結束,因為小雷麥黛絲到了成熟時期,卻還沒有拋棄兒童的習慣。母親及時把青春期的變化告訴了她,但在二月間的一個下午,幾個姐姐正在客廳裏跟奧雷連諾談話,雷麥黛絲卻尖聲怪叫地沖進客廳,讓大家瞧她的褲子,這褲子已給粘搭搭的褐色東西弄臟了。婚禮定於一月之後舉行。教她學會自己洗臉、穿衣、做些最簡單的家務,是費了不少時間的。為了治好她尿床的毛病,家裏的人就要她在熱磚上撒尿。…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