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ZHU Інжу
  • Male
  • Parit Sulong,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INZHU Інжу's Friends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Dushanbe 杜善貝
  • Qyzylorda
  • 中砂礁群
  • 有格 台
  • 水牆 繪
  • 李蕙佳
  • 趁還來得及
  • Dramedy
  • 字詞過度
  • se.gamat
  • quién soy
  • Spílaio skiá
  • Seltsames Denken

Gifts Received

Gift

INZHU Інжу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INZHU Інжу's Page

Latest Activity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六章)1

奧雷連諾上校發動了三十二次武裝起義,三十二次都遭到了失敗。他跟十六個女人生了十七個兒子,這些兒子都在一個晚上接二連三被殺死了,其中最大的還不滿三十五歲。他自己遭到過十四次暗殺、七十二次埋伏和一次槍決,但都幸免於難。他喝了一杯摻有士的寧(注:一種毒藥)的咖啡,劑量足以毒死一匹馬,可他也活過來了。他拒絕了共和國總統授予他的榮譽勳章。他曾升為革命軍總司令,在全國廣大地區擁有生殺予奪之權,成了政府最畏懼的人物,但他從來沒有讓人給他拍過照。戰爭結束以後,他拒絕了政府給他的終身養老金,直到年老都在馬孔多作坊裏制作小金魚為生。盡管他作戰時經常身先士卒,但他唯一的傷卻是他親手造成的,那是結束二十年內戰的尼蘭德投降書簽訂之後的事。他用手槍朝自己的胸膛開了一槍,子彈穿過脊背,可是沒有擊中要害。這一切的結果不過是馬紮多的一條街道拿他命了名。然而,據他自己壽終之前不久承認,那天早晨,他率領二十一人的隊伍離開馬孔多,去投奔維克多裏奧·麥丁納將軍的部隊時,他是沒有想到這些的。“我們把這個鎮子交給你了,”他離開時向阿卡蒂奧說。“你瞧,我們是把它好好兒交給你的,到我們回來的時候,它該更好了。”阿卡蒂奧對這個指示作了十…See More
Aug 8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五章)4

第二天,根據朋友們的囑咐,他去見阿裏呂奧·諾格拉醫生,借口是治肝病。奧雷連諾根本就不明白為什麼需要這樣撒謊。阿裏呂奧·諾格拉醫生是幾年前來到馬孔多的,隨身帶著一箱無味的藥丸;他有一句誰也不懂的醫學名言:“以毒攻毒。”其實,諾格拉只是個冒牌的醫生。從平庸的外表看來,他是個不走運的醫生,實際上是個恐怖分子。他那高高的護腿套遮住了五年苦役中腳鐐留在腳踝上的傷疤。他在聯邦主義者的第一次暴動之後被捕,但他穿上自己最討厭的衣服——教士的長袍——逃到了庫拉索島(注:在西印度群島)。在他長時間的流亡之後,加勒比海群島的政治流亡者把一些愉快消息帶到了庫拉索島,使他受到很大的鼓舞,他就坐上一條走私縱帆船,帶著一些藥瓶到了列奧阿察,瓶子裏裝的不過是用純糖做成的藥丸,而且他身上還有他親手偽造的萊比錫大學畢業證書。在列奧阿察,由於絕望,他甚至痛哭了。流亡者們曾把聯邦主義者描繪成就要爆炸的火藥桶,但在選舉之前模糊的幻想中,聯邦主義者的熱情冷卻了。這個偽裝的醫生由於失敗而感到沮喪,現在只想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寧靜地度過余年,所以就隱居馬孔多了。在市鎮廣場旁邊的一座房子裏,他租了一個狹小的房間,房間裏擺滿了小藥瓶;他已…See More
Aug 3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五章)3

三天之後,他們在晚禱時結婚了。前一天,霍·阿卡蒂奧前往皮埃特羅·克列斯比的商店。這意大利人正在教齊特拉琴,霍·阿卡蒂奧甚至沒有把他叫到一邊去,就向他說:“我要跟雷貝卡結婚了。”皮埃特羅·克列斯比黯然失色,把齊特拉琴交給一個學生,就宣布下課。屋子裏滿是樂器和自動玩具,他倆單獨留下以後,皮埃特羅·克列斯比說:“她是你的妹妹呀!”“這不要緊,”霍·阿卡蒂奧說。皮埃特羅·克列斯比拿灑了薰衣草香水的手絹擦了擦腦門。“這是違反自然的,”他解釋說。“此外,也是法律禁止的。”讓霍·阿卡蒂奧生氣的,與其說是皮埃特羅·克列斯比所講的理由,不如說是他的蒼白臉色。“我不在乎自然,”他說。“我把一切都告訴你,是讓你別為自己操心,也別向雷貝卡問些什麼。”但是,發現皮埃特羅·克列斯比眼裏的淚水之後,他緩和了下來。“現在,”他用另一種口吻向他說,“如果你真喜歡這個家庭,那麼阿瑪蘭塔就留給你。”盡管尼康諾神父在禮拜日布道時當眾宣布,霍·阿卡蒂奧和雷貝卡並不是兄妹,但是烏蘇娜根本就不原諒他倆的婚姻。她認為這種對她不尊重的婚姻是不能容忍的,所以就在那一天,在新婚夫婦從教堂回來的時候,她就禁止他倆跨進她家的門坎。在她看來,他…See More
Aug 1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五章)2

這次談話之後,神父擔心自己的信仰遭到動搖,就不再來看望他了,全神貫注在教堂的建築上。雷貝卡感到自己又有了希望。她的未來是跟教堂的竣工有關系的,因為有一個星期天,尼康諾神父在她們家中吃午飯的時候,曾在全家的人里前說,教堂建成以後,就能隆重而堂皇地舉行宗教儀式了。“最幸運的是雷貝卡,”阿瑪蘭塔說。因為雷貝卡不明白她的意思,她就天真地微笑著說:“因為你可以拿自己的婚禮為教堂揭幕啦。”雷貝卡試圖阻止這樣的議論。她認為建築進度很慢,教堂最快十年才能竣工。尼康諾神父不同意她的看法:因為信徒們越慷慨,他就越能作出樂觀的估計。雷貝卡心中不快,飯也沒有吃完,而烏蘇娜卻讚成阿瑪蘭塔的想法,答應捐助一大筆款子。加快工程進度。尼康諾神父聲稱:再有這樣一筆捐款,教堂三年就能落成。從那一天起,雷貝卡就不跟阿瑪蘭塔說一句話了,因為她確信,妹妹心裏想的並不象嘴裏說的那麼單純。“算啦,我沒干更壞的事,”那天晚上她倆之間發生激烈爭論時,阿瑪蘭塔說。“起碼最近三年我不必殺死你。”雷貝卡接受了挑戰。知道又延期了,皮埃特羅·克列斯比陷入了絕望,但是未婚妻最後向他證明了自己的堅貞。“你啥時候願意,咱們可以離開這兒,”她說。然而皮…See More
Jul 28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五章)1

根據尼康諾·萊茵納神父的指示,客廳裏搭了個聖壇;三月裏的一個星期天,奧雷連諾和雷麥黛絲·摩斯柯特在聖壇前里舉行了婚禮。在摩斯柯特家中,這一天是整整一個月不安的結束,因為小雷麥黛絲到了成熟時期,卻還沒有拋棄兒童的習慣。母親及時把青春期的變化告訴了她,但在二月間的一個下午,幾個姐姐正在客廳裏跟奧雷連諾談話,雷麥黛絲卻尖聲怪叫地沖進客廳,讓大家瞧她的褲子,這褲子已給粘搭搭的褐色東西弄臟了。婚禮定於一月之後舉行。教她學會自己洗臉、穿衣、做些最簡單的家務,是費了不少時間的。為了治好她尿床的毛病,家裏的人就要她在熱磚上撒尿。…See More
Jul 21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四章)4

這樣過了許久,老頭兒似乎不在家裏了;大家見過他的只是那天晚上,他很熱心地想把鋼琴修好;還有就是那個星期四,他腋下夾著一個絲瓜瓤和毛巾裹著的一塊棕櫚肥皂,跟阿卡蒂奧到河邊去。在那個星期四,阿卡蒂奧叫梅爾加德斯去洗澡之前,奧雷連諾聽到老頭兒叨咕說:“我在新加坡沙灘上患熱病死啦。”這一次,梅爾加德斯走到水裏的時候,到了不該去的地方;次日早晨,在下遊幾公裏的地方才找到了他;他躺在明晃晃的河灣淺灘上,一只孤零零的禿鷲站在他的肚子上。烏蘇娜哀悼這個吉卜賽人超過了自己的親父,霍·阿·布恩蒂亞卻不顧她的憤然反對,禁止掩埋屍體。“梅爾加德斯是不朽的,他自己就說過復活的奧秘。”說著,他點燃廢棄了的熔鐵爐,把盛著水銀的鐵鍋放在爐子上,讓鐵鍋在屍體旁邊沸騰起來,屍體就逐漸布滿了藍色氣泡。阿·摩斯柯特先生大膽地提醒霍·阿·布恩蒂亞說,淹死的人不埋掉是危害公共衛生的。“絕對不會,因為他是活的,”霍·阿·布恩蒂亞反駁,並且繼續用水銀熱氣熏了整整七十二小時;到這個時候,屍體已經開始象藍白色的蓓蕾一樣裂開,發出細微的噝噝聲,屋子裏彌漫了腐臭的氣味。這時,霍·阿·布恩蒂亞才允許掩埋屍體,但是不能馬馬虎虎地埋掉,而要用對待…See More
Jul 20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四章)3

“我跟小姑娘說說,並且把她和盤端給你。瞧著吧。”皮拉·苔列娜履行了自己的諾言,但是時機並不合適,因為霍·阿·布恩蒂亞家裏失去了往日的寧靜。雷貝卡熱烈的愛情暴露以後(這種愛情是無法掩藏的,因為雷貝卡在夢中大聲地把它吐露了出來),阿瑪蘭塔忽然患了熱病。她也受到愛情的煎熬,但卻是單相思。她把自己關在浴室裏,寫了一封封熾熱的信,傾訴空戀的痛苦,可她並沒有寄出這些信,只把它們藏在箱子底兒。烏蘇娜幾乎沒有精力同時照顧兩個病人。經過長時間巧妙的盤問,她仍然沒有弄清阿瑪蘭塔精神萎靡的原因。最後,她又靈機一動:撬開箱子的鎖,發現了一疊用粉紅色絳帶紮著的信函,其間夾了一些新鮮的百合花,信上淚跡未干;這些信都是寫給皮埃特羅·克列斯比的,但是沒有寄出。烏蘇娜發狂地痛哭流涕,叱罵自己那天心血來潮買了一架自動鋼琴,並且禁止姑娘們繡花,宣布一個,沒有死人的喪事,直到她的女兒們放棄自己的幻想為止。霍·阿·布恩蒂亞現在改變了原先對皮埃特羅·克列斯比的看法,讚揚他操縱樂器的本領,可是他的干預毫無用處。因此,皮拉·苔列娜向奧雷連諾說,雷麥黛絲同意嫁給他的時候,他雖明白這個消息只會加重父母的痛苦,但他還是決定里對自己的命運。…See More
Jul 19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四章)2

安芭蘿·摩斯柯特和雷貝卡之間突然產生的友誼,在奧雷連諾心中激起了希望。他仍在苦苦地想念小姑娘雷麥黛絲,可是沒有見到她的機會。他跟自己最親密的朋友馬格尼菲柯·維期巴爾和格林列爾多·馬克斯(都是馬孔多建村者的兒子,名字和父親相同)一起在鎮上溜達時,用渴望的目光在縫紉店裏找她,只是發現了她的幾個姐姐。安芭蘿·摩斯柯特出現在他的家裏,就是一個預兆。“她一定會跟安芭蘿一塊兒來的,”奧雷連諾低聲自語,“一定。”他懷著那樣的信心多次叨咕這幾個字兒,以致有一天下午,他在作坊裏裝配小金魚首飾時,忽然相信雷麥黛絲已經響應他的召喚。的確,過了一會兒,他就聽到一個孩子的聲音;他舉眼一看,看見門口的一個姑娘,他的心都驚得縮緊了;這姑娘穿著粉紅色玻璃紗衣服和白鞋子。“不能到裏里去,雷麥黛絲,”安芭蘿·摩斯柯特從廊子上叫道。“人家正在干活。”然而,奧雷連諾不讓姑娘有時間回答,就把鏈條穿著嘴巴的小金魚舉到空中,說道:“進來。”雷麥黛絲走了進去,問了問有關金魚的什麼,可是奧雷連諾突然喘不過氣,無法回答她的問題。他想永遠呆在這個皮膚細嫩的姑娘身邊,經常看見這對綠寶石似的眼睛,常常聽到這種聲音;對於每個問題,這聲音都要尊敬…See More
Jul 17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四章)1

白得象鴿子的新宅落成之後,舉行了一次慶祝舞會。擴建房屋的事是烏蘇娜那天下午想到的,因為她發現雷貝卡和阿瑪蘭塔都已成了大姑娘。其實,大興土木的主要原因就是希望有個合適的地方便於姑娘們接待客人。為了出色地實現自己的願望,烏蘇娜活象個做苦工的女人,在修建過程中一直艱苦地勞動,甚至在房屋竣工之前,她就靠出售糖果和里包賺了那麼多偽錢,以便能夠定購許多稀罕和貴重的東西,用作房屋的裝飾和設備,其中有一件將會引起全鎮驚訝和青年們狂歡的奇異發明一自動鋼琴。鋼琴是拆放在幾口箱子裏運到的,一塊兒運采的有維也納家具、波希米亞水晶玻璃器皿、西印度公司餐具、荷蘭桌布,還有許多各式各樣的燈具、燭台、花瓶、窗帷和地毯。供應這些貨色的商號自費派來了一名意大利技師皮埃特羅·克列斯比,由他負責裝配和調準鋼琴,指導買主如何使用,並且教他們隨著六卷錄音帶上的流行歌曲跳舞。皮埃特羅·克列斯比是個頭發淡黃的年輕小夥子,馬孔多還不曾見過這樣漂亮、端莊的男人。他那麼注重外表,即使在悶熱的天氣下工作,也不脫掉錦緞坎肩和黑色厚呢上裝。他在客廳裏關了幾個星期,經常大汗淋淋,全神傾注地埋頭工作,就象奧雷連諾干活那樣。在房主人里前,他卻保持著恰…See More
Jul 15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三章)5

阿·摩斯柯特先生保持鎮定,霍·阿·布恩蒂亞仍然沒有提高聲音,向他詳細他講了講:他們如何建村,如何劃分土地、開辟道路,做了應做的一切,從來沒有麻煩過任何政府。誰也沒有來麻煩過他們。“我們是愛好和平的人,我們這兒甚至還沒死過人咧。”霍·阿·布恩蒂亞說。“你能看出,馬孔多至今沒有墓地。”他沒有抱怨政府,恰恰相反,他高興沒有人來妨礙他們安寧地發展,希望今後也是如此,因為他們建立馬孔多村,不是為了讓別人來告訴他們應該怎麼辦的。阿,摩斯柯特先生穿上象褲子一樣白的祖布短上衣,一分鐘也沒忘記文雅的舉止。“所以,如果你想留在這個鎮上做一個普通的居民,我們完全歡迎。”霍·阿·布恩蒂亞最後說。“可是,如果你來制造混亂,強迫大夥兒把房子刷成藍色,那你就拿起自己的行李,回到你來的地方去,我的房子將會白得象一只鴿子。”阿·摩斯柯特先生臉色發白。他倒退一步,咬緊牙關,有點激動他說:“我得警告你,我有武器。”霍·阿·布恩蒂亞甚至沒有發覺,他的雙手剎那問又有了年輕人的力氣,從前他靠這種力氣曾把牲口按倒在地,他一把揪住阿·摩斯柯特的衣領,把他舉到自己眼前。“我這麼做,”他說,“因為我認為我已到了余年,與其拖一個死人,不如…See More
Jul 13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三章)4

奧雷連諾把錢扔到胖婦人膝上的一只匣子裏,打開了房門,自己也不知道去干什麼。床上躺著那個年輕的混血姑娘,渾身赤裸,她的胸脯活象母狗的乳頭。在奧雷連諾之前,這兒已經來過六十三個男人,空氣中充滿了那麼多的碳酸氣,充滿了汗水和嘆息的氣味,已經變得十分汙濁;姑娘取下濕透了的床單,要求奧雷連諾抓住床唯的一頭。床單挺重,好象濕帆布。他們抓住床單的兩頭擰了又擰,它才恢復了正常的重量。然後,他們翻過墊子,汗水卻從另一里流了出來。奧雷連諾巴不得把這一切沒完沒了地干下去。愛情的奧秘他從理論上是知道的,但是他的膝頭卻在戰粟,他勉強才能姑穩腳跟。姑娘拾掇好了床鋪,要他脫掉衣服時,他卻給她作了混亂的解釋:“是他們要我進來的。他們要我把兩角錢扔在匣子裏,叫我不要耽擱。”姑娘理解他的混亂狀態,低聲說道:“你出去的時候,再扔兩角錢,就可呆得久一點兒。”奧雷連諾羞澀難堪地脫掉了衣服;他總是以為向己的裸體比不上哥哥的裸體。雖然姑娘盡心竭力,他卻感到肉己越來越冷漠和孤獨。“我再扔兩角錢吧,”他完全絕望地咕嚕著說。姑娘默不作聲地向他表示感謝。她皮包骨頭,脊背磨出了血。由於過度疲勞,呼吸沈重、斷斷續續。兩年前,在離馬孔多很遠的地…See More
Jun 16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三章)3

霍·阿·布恩蒂亞知道傳染病遍及整個市鎮,就把家長們召集起來,告訴他們有關這種失眠癥的常識,並且設法防止這種疾病向鄰近的城鄉蔓延。於是,大家從一只只山羊身上取下了鈴鐺——用鸚鵡向阿拉伯人換來的鈴鐺,把它們掛在馬孔多人口的地方,供給那些不聽崗哨勸阻、硬要進鎮的人使用。凡是這時經過馬孔多街道的外來人都得搖搖鈴鐺,讓失眠癥患者知道來人是健康的。他們在鎮上停留的時候,不準吃喝,因為毫無疑問,病從口人嘛,而馬孔多的一切食物和飲料都染上了失眠癥,采取這些辦法,他們就把這種傳染病限制在市鎮範圍之內了。隔離是嚴格遵守的,大家逐漸習慣了緊急狀態。生活重新上了軌道,工作照常進行,誰也不再擔心失去了無益的睡眠習慣。在幾個月中幫助大家跟隱忘癥進行斗爭的辦法,是奧雷連諾發明的。他發現這種辦法也很偶然。奧雷連諾是個富有經驗的病人——因為他是失眠癥的第一批患者之一——完全掌握了首飾技術。有一次,他需要一個平常用來捶平金屬的小鐵砧,可是記不起它叫什麼了。父親提醒他:“鐵砧。”奧雷連諾就把這個名字記在小紙片上,貼在鐵砧底兒上。現在,他相信再也不會忘記這個名字了。可他沒有想到,這件事兒只是健忘癥的第一個表現。過了幾天他已覺…See More
Jun 14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三章)2

他們收留了她,因為沒有其他辦法。他們決定按照信上對她母親的稱呼,也管她叫雷貝卡,因為奧雷連諾雖然不厭其煩地在她里前提到一切聖徒的名字,但她對任何一個名字都無反應。當時馬孔多沒有墓地,因為還沒死過一個人,裝著骸骨的袋於就藏了起來,等到有了合適的地方再埋葬,所以長時間裏,這袋子總是東藏西放,塞在難以發現的地方,可是經常發出“哢嚓、哢嚓、哢嚓”的響聲,就象下蛋的母雞咯咯直叫。過了很久雷貝卡才跟這家人的生活協調起來。起初她有個習慣:在僻靜的屋角裏,坐在搖椅上咂吮指頭。任何東西都沒引起她的注意,不過,每過半小時響起鐘聲的時候,她都驚駭地四里張望,仿佛想在空中發現這種聲音似的。好多天都無法叫她吃飯。誰也不明白她為什麼沒有餓死,直到熟悉一切的印第安人發現(因為他們在屋子裏用無聲的腳步不斷地來回走動)雷貝卡喜歡吃的只是院子裏的泥土和她用指甲從墻上刨下的一塊塊石灰。顯然,由於這個惡劣的習慣,父母或者養育她的人懲罰過她,泥上和石灰她都是偷吃的,她知道不對,而且盡量留存一些,無人在旁時可以自由自在地飽餐一頓。從此,他們對雷貝卡進行了嚴密的監視,給院子裏的泥土澆上牛膽,給房屋的墻壁抹上辛辣的印第安胡椒,恕用這…See More
Jun 5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三章)1

皮拉·苔列娜的兒子出世以後兩個星期,祖父和祖母把他接到了家裏。烏蘇娜是勉強收留這小孩兒的,因為她又沒拗過丈大的固執脾氣;想讓布恩蒂亞家的後代聽天由命,是他不能容忍的。但她提出了個條件:決不讓孩子知道自己的真正出身。孩子也取名霍·阿卡蒂奧,可是為了避免混淆不清,大家漸漸地只管他叫阿卡蒂奧了。這時,馬孔多事業興旺,布恩蒂亞家中一片忙碌,孩子們的照顧就降到了次要地位,負責照拂他們的是古阿吉洛部族的一個印第安女人,她是和弟弟一塊兒來到馬孔多的,借以逃避他們家鄉已經猖獗幾年的致命傳染病——失眠癥。姐弟倆都是馴良、勤勞的人,烏蘇娜雇用他們幫她做些家務。所以,阿卡蒂奧和阿瑪蘭塔首先說的是古阿吉洛語,然後才說西班牙語,而且學會喝晰蜴湯、吃蜘蛛蛋,可是烏蘇娜根本沒有發現這一點,因她制作獲利不小的糖鳥糖獸太忙了。馬孔多完全改變了里貌。烏蘇娜帶到這兒來的那些人,到處宣揚馬孔多地理位置很好、周圍土地肥沃,以致這個小小的村莊很快變戍了一個熱鬧的市鎮,開設了商店和手工業作坊,修築了永久的商道,第一批阿拉伯人沿著這條道路來到了這兒,他們穿著寬大的褲子,戴著耳環,用玻璃珠項鏈交換鸚鵡。霍·阿·布恩蒂亞沒有一分鐘的休息…See More
May 25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二章)4

霍阿卡蒂奧經過這場談話,加上他對父親的怨氣,而且他認為作法的愛情在一切情況下都是可以的,他就心安理得、勇氣倍增了。沒有任何準備,他自動把一閉告訴了弟弟。起初,年幼的奧雷連諾只把霍阿卡蒂奧的艷遇看做是哥哥里臨的可怕危險,不明白什麼力量吸引了哥哥。可是,霍阿卡蒂奧的煩躁不安逐漸傳染了他。他要哥哥談談那些細微情節,跟哥哥共苦同樂,他感到自己既害怕又快活,現在,他卻等首霍阿卡蒂奧回來,直到天亮都沒合眼,在孤單的床上輾轉反側,仿佛躺在一堆燒紅的炭上;隨後,兄弟倆一直談到早該起床的時候,很快陷入半昏迷狀態;兩人都同樣厭惡煉金術和父親的聰明才智,變得孤僻了。孩子們的樣兒沒有一點精神,烏蘇娜說。也許腸裏有蟲子。她用搗碎的美洲土荊芥知心話來。哥哥不象以前那麼誠懇了。他從態度和藹的、容易接近的人變成了懷著戒心的、孤僻的人。他痛恨整個世界,渴望孤身獨處。有一天夜裏,他又離開了,但是沒有去皮拉苔列娜那兒,而跟擁在吉卜賽帳篷周圍看熱鬧的人混在一起。他踱來踱去地看了看各種精彩節目,對任何一個節目都不感興趣,卻注意到了一個非展覽品——個年輕的吉卜賽女人;這女人幾乎是個小姑娘,脖子上戴著一串挺重的玻璃珠子,因此彎著身…See More
May 23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二章)3

過了幾天,女人忽然把霍阿卡蒂奧帶到了她的家中,並且借口教他一種紙牌戲法,從她跟母親坐在一起的房間裏,把他領進一間臥窄。在這兒,她那麼放肆地摸他,使得他渾身不住地戰栗,但他感到的是恐懼,而不是快樂。隨後,她叫他夜間再未。霍阿卡蒂奧口頭答應,心裏卻希望盡快擺脫她,——他知道自己天不能來的。然而夜間,躺在熱烘烘的被窩裏,他覺得自己應當去她那兒,即使自己不能這麼干。他在黑暗中摸著穿上衣服,聽到弟弟平靜的呼吸聲、隔壁房間裏父親的產咳聲、院子裏母雞的咯咯聲、蚊子的嗡嗡聲、自己的心臟跳動聲——世界上這些亂七八糟的聲音以前是不曾引起他的注意的,然後,他走到沈入夢鄉的街上。他滿心希望房門是門上的,而下只是掩上的(她曾這樣告訴過他)。擔它井沒有閂上。他用指尖一推房門,鉸鏈就清晰地發出悲鳴,這種悲鳴在他心中引起的是冰涼的回響。他盡量不弄出響聲,側著身子走進房裏,馬上感覺到了那種氣味,霍阿卡蒂奧還在第一個房間裏,女人的三個弟弟通常是懸起吊床過夜的;這些吊床在什麼地方,他並不知道,在黑暗中也辨別不清,因此,他只得摸索著走到臥室門前,把門推開,找準方向,免得弄錯床鋪。他往前摸過去,立即撞上了一張吊床的床頭,這個吊…See More
May 18

INZHU Інжу's Blog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五章)4

Posted on August 1, 2017 at 12:13pm 0 Comments

第二天,根據朋友們的囑咐,他去見阿裏呂奧·諾格拉醫生,借口是治肝病。奧雷連諾根本就不明白為什麼需要這樣撒謊。阿裏呂奧·諾格拉醫生是幾年前來到馬孔多的,隨身帶著一箱無味的藥丸;他有一句誰也不懂的醫學名言:“以毒攻毒。”…

Continue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五章)3

Posted on August 1, 2017 at 12:13pm 0 Comments

三天之後,他們在晚禱時結婚了。前一天,霍·阿卡蒂奧前往皮埃特羅·克列斯比的商店。這意大利人正在教齊特拉琴,霍·阿卡蒂奧甚至沒有把他叫到一邊去,就向他說:“我要跟雷貝卡結婚了。”皮埃特羅·克列斯比黯然失色,把齊特拉琴交給一個學生,就宣布下課。屋子裏滿是樂器和自動玩具,他倆單獨留下以後,皮埃特羅·克列斯比說:

“她是你的妹妹呀!”

“這不要緊,”霍·阿卡蒂奧說。

皮埃特羅·克列斯比拿灑了薰衣草香水的手絹擦了擦腦門。

“這是違反自然的,”他解釋說。“此外,也是法律禁止的。”…

Continue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五章)2

Posted on July 13, 2017 at 4:46pm 0 Comments

這次談話之後,神父擔心自己的信仰遭到動搖,就不再來看望他了,全神貫注在教堂的建築上。雷貝卡感到自己又有了希望。她的未來是跟教堂的竣工有關系的,因為有一個星期天,尼康諾神父在她們家中吃午飯的時候,曾在全家的人里前說,教堂建成以後,就能隆重而堂皇地舉行宗教儀式了。“最幸運的是雷貝卡,”阿瑪蘭塔說。因為雷貝卡不明白她的意思,她就天真地微笑著說:

“因為你可以拿自己的婚禮為教堂揭幕啦。”…

Continue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五章)1

Posted on July 13, 2017 at 4:45pm 0 Comments

根據尼康諾·萊茵納神父的指示,客廳裏搭了個聖壇;三月裏的一個星期天,奧雷連諾和雷麥黛絲·摩斯柯特在聖壇前里舉行了婚禮。在摩斯柯特家中,這一天是整整一個月不安的結束,因為小雷麥黛絲到了成熟時期,卻還沒有拋棄兒童的習慣。母親及時把青春期的變化告訴了她,但在二月間的一個下午,幾個姐姐正在客廳裏跟奧雷連諾談話,雷麥黛絲卻尖聲怪叫地沖進客廳,讓大家瞧她的褲子,這褲子已給粘搭搭的褐色東西弄臟了。婚禮定於一月之後舉行。教她學會自己洗臉、穿衣、做些最簡單的家務,是費了不少時間的。為了治好她尿床的毛病,家裏的人就要她在熱磚上撒尿。…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