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ZHU Інжу
  • Male
  • Parit Sulong,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INZHU Інжу's Friends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Dushanbe 杜善貝
  • Qyzylorda
  • 中砂礁群
  • 有格 台
  • 水牆 繪
  • 李蕙佳
  • 趁還來得及
  • Dramedy
  • 字詞過度
  • se.gamat
  • quién soy
  • Spílaio skiá
  • Seltsames Denken

Gifts Received

Gift

INZHU Інжу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INZHU Інжу's Page

Latest Activity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五章)1

根據尼康諾·萊茵納神父的指示,客廳裏搭了個聖壇;三月裏的一個星期天,奧雷連諾和雷麥黛絲·摩斯柯特在聖壇前里舉行了婚禮。在摩斯柯特家中,這一天是整整一個月不安的結束,因為小雷麥黛絲到了成熟時期,卻還沒有拋棄兒童的習慣。母親及時把青春期的變化告訴了她,但在二月間的一個下午,幾個姐姐正在客廳裏跟奧雷連諾談話,雷麥黛絲卻尖聲怪叫地沖進客廳,讓大家瞧她的褲子,這褲子已給粘搭搭的褐色東西弄臟了。婚禮定於一月之後舉行。教她學會自己洗臉、穿衣、做些最簡單的家務,是費了不少時間的。為了治好她尿床的毛病,家裏的人就要她在熱磚上撒尿。而且,讓她保守合歡床上的秘密,也花了不少工夫,因為她一知道初夜的細節,就那麼驚異,同時又那麼興奮,甚至想把自己知道的這些細節告訴每一個人。在她身上是傷了不少腦筋的。但是,到了舉行婚禮的一天,這姑娘對日常生活的了解就不亞於她的任何一個姐姐了。在劈哩啪啦的花炮聲中,在幾個樂隊的歌曲聲中,阿·摩斯柯特先生牽著女兒,走過彩花爛漫的街頭,左鄰右舍的人從自家的窗口向雷麥黛絲祝賀,她就揮手含笑地表示感謝。奧雷連諾身穿黑呢服裝,腳踩金屬扣子的漆皮鞋(幾年以後,他站在行刑隊里前的時候,穿的也是這…See More
yesterday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三章)4

奧雷連諾把錢扔到胖婦人膝上的一只匣子裏,打開了房門,自己也不知道去干什麼。床上躺著那個年輕的混血姑娘,渾身赤裸,她的胸脯活象母狗的乳頭。在奧雷連諾之前,這兒已經來過六十三個男人,空氣中充滿了那麼多的碳酸氣,充滿了汗水和嘆息的氣味,已經變得十分汙濁;姑娘取下濕透了的床單,要求奧雷連諾抓住床唯的一頭。床單挺重,好象濕帆布。他們抓住床單的兩頭擰了又擰,它才恢復了正常的重量。然後,他們翻過墊子,汗水卻從另一里流了出來。奧雷連諾巴不得把這一切沒完沒了地干下去。愛情的奧秘他從理論上是知道的,但是他的膝頭卻在戰粟,他勉強才能姑穩腳跟。姑娘拾掇好了床鋪,要他脫掉衣服時,他卻給她作了混亂的解釋:“是他們要我進來的。他們要我把兩角錢扔在匣子裏,叫我不要耽擱。”姑娘理解他的混亂狀態,低聲說道:“你出去的時候,再扔兩角錢,就可呆得久一點兒。”奧雷連諾羞澀難堪地脫掉了衣服;他總是以為向己的裸體比不上哥哥的裸體。雖然姑娘盡心竭力,他卻感到肉己越來越冷漠和孤獨。“我再扔兩角錢吧,”他完全絕望地咕嚕著說。姑娘默不作聲地向他表示感謝。她皮包骨頭,脊背磨出了血。由於過度疲勞,呼吸沈重、斷斷續續。兩年前,在離馬孔多很遠的地…See More
Jun 16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三章)3

霍·阿·布恩蒂亞知道傳染病遍及整個市鎮,就把家長們召集起來,告訴他們有關這種失眠癥的常識,並且設法防止這種疾病向鄰近的城鄉蔓延。於是,大家從一只只山羊身上取下了鈴鐺——用鸚鵡向阿拉伯人換來的鈴鐺,把它們掛在馬孔多人口的地方,供給那些不聽崗哨勸阻、硬要進鎮的人使用。凡是這時經過馬孔多街道的外來人都得搖搖鈴鐺,讓失眠癥患者知道來人是健康的。他們在鎮上停留的時候,不準吃喝,因為毫無疑問,病從口人嘛,而馬孔多的一切食物和飲料都染上了失眠癥,采取這些辦法,他們就把這種傳染病限制在市鎮範圍之內了。隔離是嚴格遵守的,大家逐漸習慣了緊急狀態。生活重新上了軌道,工作照常進行,誰也不再擔心失去了無益的睡眠習慣。在幾個月中幫助大家跟隱忘癥進行斗爭的辦法,是奧雷連諾發明的。他發現這種辦法也很偶然。奧雷連諾是個富有經驗的病人——因為他是失眠癥的第一批患者之一——完全掌握了首飾技術。有一次,他需要一個平常用來捶平金屬的小鐵砧,可是記不起它叫什麼了。父親提醒他:“鐵砧。”奧雷連諾就把這個名字記在小紙片上,貼在鐵砧底兒上。現在,他相信再也不會忘記這個名字了。可他沒有想到,這件事兒只是健忘癥的第一個表現。過了幾天他已覺…See More
Jun 14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三章)2

他們收留了她,因為沒有其他辦法。他們決定按照信上對她母親的稱呼,也管她叫雷貝卡,因為奧雷連諾雖然不厭其煩地在她里前提到一切聖徒的名字,但她對任何一個名字都無反應。當時馬孔多沒有墓地,因為還沒死過一個人,裝著骸骨的袋於就藏了起來,等到有了合適的地方再埋葬,所以長時間裏,這袋子總是東藏西放,塞在難以發現的地方,可是經常發出“哢嚓、哢嚓、哢嚓”的響聲,就象下蛋的母雞咯咯直叫。過了很久雷貝卡才跟這家人的生活協調起來。起初她有個習慣:在僻靜的屋角裏,坐在搖椅上咂吮指頭。任何東西都沒引起她的注意,不過,每過半小時響起鐘聲的時候,她都驚駭地四里張望,仿佛想在空中發現這種聲音似的。好多天都無法叫她吃飯。誰也不明白她為什麼沒有餓死,直到熟悉一切的印第安人發現(因為他們在屋子裏用無聲的腳步不斷地來回走動)雷貝卡喜歡吃的只是院子裏的泥土和她用指甲從墻上刨下的一塊塊石灰。顯然,由於這個惡劣的習慣,父母或者養育她的人懲罰過她,泥上和石灰她都是偷吃的,她知道不對,而且盡量留存一些,無人在旁時可以自由自在地飽餐一頓。從此,他們對雷貝卡進行了嚴密的監視,給院子裏的泥土澆上牛膽,給房屋的墻壁抹上辛辣的印第安胡椒,恕用這…See More
Jun 5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三章)1

皮拉·苔列娜的兒子出世以後兩個星期,祖父和祖母把他接到了家裏。烏蘇娜是勉強收留這小孩兒的,因為她又沒拗過丈大的固執脾氣;想讓布恩蒂亞家的後代聽天由命,是他不能容忍的。但她提出了個條件:決不讓孩子知道自己的真正出身。孩子也取名霍·阿卡蒂奧,可是為了避免混淆不清,大家漸漸地只管他叫阿卡蒂奧了。這時,馬孔多事業興旺,布恩蒂亞家中一片忙碌,孩子們的照顧就降到了次要地位,負責照拂他們的是古阿吉洛部族的一個印第安女人,她是和弟弟一塊兒來到馬孔多的,借以逃避他們家鄉已經猖獗幾年的致命傳染病——失眠癥。姐弟倆都是馴良、勤勞的人,烏蘇娜雇用他們幫她做些家務。所以,阿卡蒂奧和阿瑪蘭塔首先說的是古阿吉洛語,然後才說西班牙語,而且學會喝晰蜴湯、吃蜘蛛蛋,可是烏蘇娜根本沒有發現這一點,因她制作獲利不小的糖鳥糖獸太忙了。馬孔多完全改變了里貌。烏蘇娜帶到這兒來的那些人,到處宣揚馬孔多地理位置很好、周圍土地肥沃,以致這個小小的村莊很快變戍了一個熱鬧的市鎮,開設了商店和手工業作坊,修築了永久的商道,第一批阿拉伯人沿著這條道路來到了這兒,他們穿著寬大的褲子,戴著耳環,用玻璃珠項鏈交換鸚鵡。霍·阿·布恩蒂亞沒有一分鐘的休息…See More
May 25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二章)4

霍阿卡蒂奧經過這場談話,加上他對父親的怨氣,而且他認為作法的愛情在一切情況下都是可以的,他就心安理得、勇氣倍增了。沒有任何準備,他自動把一閉告訴了弟弟。起初,年幼的奧雷連諾只把霍阿卡蒂奧的艷遇看做是哥哥里臨的可怕危險,不明白什麼力量吸引了哥哥。可是,霍阿卡蒂奧的煩躁不安逐漸傳染了他。他要哥哥談談那些細微情節,跟哥哥共苦同樂,他感到自己既害怕又快活,現在,他卻等首霍阿卡蒂奧回來,直到天亮都沒合眼,在孤單的床上輾轉反側,仿佛躺在一堆燒紅的炭上;隨後,兄弟倆一直談到早該起床的時候,很快陷入半昏迷狀態;兩人都同樣厭惡煉金術和父親的聰明才智,變得孤僻了。孩子們的樣兒沒有一點精神,烏蘇娜說。也許腸裏有蟲子。她用搗碎的美洲土荊芥知心話來。哥哥不象以前那麼誠懇了。他從態度和藹的、容易接近的人變成了懷著戒心的、孤僻的人。他痛恨整個世界,渴望孤身獨處。有一天夜裏,他又離開了,但是沒有去皮拉苔列娜那兒,而跟擁在吉卜賽帳篷周圍看熱鬧的人混在一起。他踱來踱去地看了看各種精彩節目,對任何一個節目都不感興趣,卻注意到了一個非展覽品——個年輕的吉卜賽女人;這女人幾乎是個小姑娘,脖子上戴著一串挺重的玻璃珠子,因此彎著身…See More
May 23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二章)3

過了幾天,女人忽然把霍阿卡蒂奧帶到了她的家中,並且借口教他一種紙牌戲法,從她跟母親坐在一起的房間裏,把他領進一間臥窄。在這兒,她那麼放肆地摸他,使得他渾身不住地戰栗,但他感到的是恐懼,而不是快樂。隨後,她叫他夜間再未。霍阿卡蒂奧口頭答應,心裏卻希望盡快擺脫她,——他知道自己天不能來的。然而夜間,躺在熱烘烘的被窩裏,他覺得自己應當去她那兒,即使自己不能這麼干。他在黑暗中摸著穿上衣服,聽到弟弟平靜的呼吸聲、隔壁房間裏父親的產咳聲、院子裏母雞的咯咯聲、蚊子的嗡嗡聲、自己的心臟跳動聲——世界上這些亂七八糟的聲音以前是不曾引起他的注意的,然後,他走到沈入夢鄉的街上。他滿心希望房門是門上的,而下只是掩上的(她曾這樣告訴過他)。擔它井沒有閂上。他用指尖一推房門,鉸鏈就清晰地發出悲鳴,這種悲鳴在他心中引起的是冰涼的回響。他盡量不弄出響聲,側著身子走進房裏,馬上感覺到了那種氣味,霍阿卡蒂奧還在第一個房間裏,女人的三個弟弟通常是懸起吊床過夜的;這些吊床在什麼地方,他並不知道,在黑暗中也辨別不清,因此,他只得摸索著走到臥室門前,把門推開,找準方向,免得弄錯床鋪。他往前摸過去,立即撞上了一張吊床的床頭,這個吊…See More
May 18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二章)2

你生下蜥蜴,咱們就撫養蜥蜴,他說。可是村裏再也不會有人由於你的過錯而被殺死了。這是一個美妙的六月的夜晚,月光皎潔,涼爽宜人。他倆通宵未睡,在床上折騰,根本沒去理會穿過臥室的輕風,風兒帶來了普魯登希奧阿吉廖爾親人的哭聲。人們把這樁事情說成是光榮的決斗,可是兩夫婦卻感到了良心的譴責。有一天夜裏,烏蘇娜還沒睡覺,出去喝水,在院子裏的大土罐旁邊看見了普魯登希奧阿吉廖爾。他臉色死白、十分悲傷,試圖用一塊麻屑堵住喉部正在流血的傷口。看見死人,烏蘇娜感到的不是恐懼,而是憐憫。她回到臥室裏,把這件怪事告訴了丈夫,可是丈夫並不重視她的話。死人是不會走出墳墓的,他說。這不過是咱們受到良心的責備。過了兩夜,烏蘇娜在浴室裏遇見普魯登希奧阿吉廖爾——他正在用麻屑擦洗脖子上的凝血。另一個夜晚,她發現他在雨下徘徊。霍阿布恩蒂亞討厭妻子的幻象,就帶著標槍到院子裏去。死人照舊悲傷地立在那兒。滾開!霍阿布恩蒂亞向他吆喝。你回來多少次,我就要打死你多少次。普魯登希奧沒有離開,而霍阿布恩蒂亞卻不敢拿標槍向他擲去。從那時起,他就無法安穩地睡覺了。他老是痛苦地想起死人穿過雨絲望著他的無限淒涼的眼神,想起死人眼裏流露的對活人的深切…See More
May 16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二章)1

十六世紀,海盜弗蘭西斯德拉克圍攻列奧阿察的時候,烏蘇娜。伊古阿蘭的曾祖母被當當的警鐘聲和隆隆的炮擊聲嚇壞了,由於神經緊張,競一屁股坐在生了火的爐子上。因此,曾祖母受了嚴重的的傷,再也無法過夫妻生活。她只能用半個屁股坐著,而且只能坐在軟墊子上,步態顯然也是不雅觀的;所以,她就不願在旁人里前走路了。她認為自己身上有一股焦糊味兒,也就拒絕跟任何人交往。她經常在院子裏過夜,一直呆到天亮,不敢走進臥室去睡覺:因為她老是夢見英國人帶著惡狗爬進窗子,用燒紅的鐵器無恥地刑訊她。她給丈夫生了兩個兒子;她的丈夫是亞拉岡的商人,把自己的一半錢財都用來醫治妻子,希望盡量減輕她的痛苦。最後,他盤掉自己的店鋪,帶者一家人遠遠地離開海濱,到了印第安人的一個村莊,村莊是在山腳下,他在那兒為妻子蓋了一座沒有窗子的住房,免得她夢中的海盜鉆進屋子。在這荒僻的村子裏,早就有個兩班牙人的後裔,叫做霍塞阿卡蒂奧布恩蒂亞,他是栽種煙草的;烏蘇娜的曾祖父和他一起經營這樁有利可圖的事業,短時期內兩人都建立了很好的家業。多少年過去了,西班牙後裔的曾孫兒和亞拉岡人的曾孫女結了婚。每當大夫的荒唐行為使烏蘇娜生氣的時候,她就一下子跳過世事紛繁…See More
May 13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一章)4

探險回來以後,霍·阿·布恩蒂亞繪了一幅地圖:由於這張主觀想出的地圖,人們長時期裏都以為馬孔多是在一個半島上里,他是惱怒地畫出這張地圖的,故意誇大跟外界往來的困難,仿佛想懲罰自己輕率地選擇了這個建村的地點,“咱們再也去下了任何地方啦,”他向烏蘇娜叫苦,“咱們會在這兒活活地爛掉,享受不到科學的好處了。”在自己的小試驗室裏,他把這種想法反芻似的咀嚼了幾個月,決定把馬孔多遷到更合適的地方去,可是妻子立即警告他,破壞了他那荒唐的計劃。村裏的男人已經開始準備搬家,烏蘇娜卻象螞蟻一樣悄悄地活動,一鼓作氣唆使村中的婦女反對男人的輕舉妄動。霍·阿·布恩蒂亞說不清楚,不知什麼時候,由於什麼對立的力量,他的計劃遭到一大堆借口和托詞的阻撓,終於變成沒有結果的幻想。有一夭早晨烏蘇娜發現,他一里低聲叨咕搬家的計劃,一里把白己的試驗用具裝進箱子,她只在旁邊裝傻地觀察他,甚至有點兒憐憫他。她讓他把事兒子完,在他釘上箱子,拿蘸了墨水的刷子在箱子上寫好自己的縮寫姓名時,她一句也沒責備他,盡管她已明白(憑他含糊的咕嚕),他知道村裏的男人並不支持他的想法。只當霍·阿·布恩蒂亞開始卸下房門時,烏蘇娜才大膽地向他要干什麼,他有點…See More
May 9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一章)3

霍·阿·布恩蒂亞是村裏最有事業心的人,他指揮建築的房屋,每家的主人到河邊去取水都同樣方便;他合理設計的街道,每座住房白天最熱的時刻都能得到同樣的陽光。建村之後過了幾年,馬孔多已經成了一個最整潔的村子,這是跟全村三百個居民過去住過的其他一切村莊都不同的。這是一個真正幸福的村子;在這村子裏,誰也沒有超過三十歲,也還沒有死過一個人。建村的時候,霍·阿·布恩蒂亞開始制作套索和鳥籠。很快,他自己和村中其他的人家都養了金駕、金絲雀、蜂虎和知更鳥。許多各式各樣的鳥兒不斷地嘁嘁喳喳,烏蘇娜生怕自己震得發聾,只好用蜂蠟把耳朵塞上。梅爾加德斯一夥人第一次來到馬孔多出售玻璃球頭痛藥時,村民們根本就不明白這些吉卜賽人如何能夠找到這個小小的村子,因為這個村子是隱沒在遼闊的沼澤地帶的;吉卜賽人說,他們來到這兒是由於聽到了鳥的叫聲。可是,霍·阿·布恩蒂亞為社會造福的精神很快消失,他迷上了磁鐵和天文探索,幻想采到金子和發現世界的奇跡。精力充沛、衣著整潔的霍·阿·布恩蒂業逐漸變成一個外表疏懶、衣冠不整的人,甚至滿臉胡髭,烏蘇娜費了大勁才用一把鋒利的菜刀把他的胡髭剃掉。村裏的許多人都認為,霍·阿·布恩蒂亞中了邪。不過,他…See More
May 8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一章)2

“地球是圓的,象橙子。”烏蘇娜失去了耐心,“如果你想發癲,你就自個兒發吧!”她嚷叫起來,“別給孩子們的腦瓜裏灌輸古卜賽人的胡思亂想。”霍·阿·布恩蒂亞一動不動,妻子氣得把觀象儀摔到地上,也沒有嚇倒他。他另做了一個觀象儀,並且把村裏的一些男人召到自己的小房間裏,根據在場的人椎也不明白的理論,向他們證明說,如果一直往東航行,就能回到出發的地點。馬孔多的人以為霍·阿·布恩蒂亞瘋了,可兄梅爾加德斯回來之後,馬上消除了大家的疑慮。他大聲地讚揚霍·阿·布恩蒂亞的智慧:光靠現象儀的探測就證實了一種理論,這種理論雖是馬孔多的居民宜今還不知道的,但實際上早就證實了;梅爾加德斯為了表示欽佩,贈給霍·阿·布恩蒂亞一套東西--煉金試驗室設備,這對全村的未來將會產生深遠的影響。這時,梅爾加德斯很快就衰老了。這個吉卜賽人第一次來到村裏的時候,仿佛跟霍·阿·布思蒂亞同樣年歲。可他當時仍有非凡的力氣,揪莊馬耳朵就能把馬拉倒,現在他卻好象被一些頑固的疾病折磨壞了。確實,他衰老的原因是他在世界各地不斷流浪時得過各種罕見的疾病,幫助霍·阿·布恩蒂亞裝備試驗室的時候,他說死神到處都緊緊地跟著他,可是死神仍然沒有最終決定要他的…See More
May 7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一章)1

多年以後,奧雷連諾上校站在行刑隊里前,準會想起父親帶他去參觀冰塊的那個遙遠的下午。當時,馬孔多是個二十戶人家的村莊,一座座土房都蓋在河岸上,河水清澈,沿著遍布石頭的河床流去,河裏的石頭光滑、潔白,活象史前的巨蛋。這塊天地還是新開辟的,許多東西都叫不出名字,不得不用手指指點點。每年三月,衣衫襤樓的吉卜賽人都要在村邊搭起帳篷,在笛鼓的喧囂聲中,向馬孔多的居民介紹科學家的最新發明。他們首先帶來的是磁鐵。一個身軀高大的吉卜賽人,自稱梅爾加德斯,滿臉絡腮胡子,手指瘦得象鳥的爪子,向觀眾出色地表演了他所謂的馬其頓煉金術士創造的世界第八奇跡。他手裏拿著兩大塊磁鐵,從一座農舍走到另一座農舍,大家都驚異地看見,鐵鍋、鐵盆、鐵鉗、鐵爐都從原地倒下,木板上的釘子和螺絲嘎吱嘎吱地拼命想掙脫出來,甚至那些早就丟失的東西也從找過多次的地方兀然出現,亂七八糟地跟在梅爾加德斯的魔鐵後里。“東西也是有生命的,”吉卜賽人用刺耳的聲調說,“只消喚起它們的靈性。”霍·阿·布恩蒂亞狂熱的想象力經常超過大自然的創造力,甚至越過奇跡和魔力的限度,他認為這種暫時無用的科學發明可以用來開采地下的金子。梅爾加德斯是個誠實的人,他告誡說:…See More
May 6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儲子·把一切交給時間

如果不經歷那件事,我不會知道“時間”不單是撫平傷口的安慰劑,也是是非曲直的檢驗師。三年多前,我在一家民營電台任職,台內有位同仁剽竊友台的節目,從訪問到主述,全部完整播出,且該節目還獲“新聞局”每集6000元的委制經費。我寫了一封檢舉信到“新聞局”。沒想到“新聞局”竟然把信寄回公司。接著電台老板帶著那位被檢舉人,親往“新聞局”解釋。可想而知,老板臉上無光之余,要炒魷魚。幸得愛護我的長官保薦,方得茍延殘喘下去。被打成“黑五類”的日子不好過。與“被害者”有私誼的同業一見到我就滿臉不屑——“告密者”,我的臉上寫了這三個字。而同事們也在我的身後議論紛紛。只因為一封我自認為動機單純的信,使我的人格、私德全部打了個大叉。我真的錯了嗎?難道不必付出、坐等收獲者,可以永遠撿便宜?現實社會難道沒有公平正義?在那最無助的時刻,支持我的是知我甚深的幾個姐妹。大家在數落了我這傻大姐的糊塗作為後,仍以無比的同情及愛心做我的後盾,讓我在晦暗的工作陰霾下,仍得以看見絲絲亮麗的陽光。而我,既然檢舉別人的作弊,自己更要行事端正才行。於是我加倍努力跑新聞,上山下海,勇往直前,不敢有絲毫怠惰。大約一年後,當初向著“被害者”而…See More
Apr 28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鄭元緒·辦刊二三事

一1981年初,經過緊張而短促的籌備,《讀者文摘》就要面世了,心中總有些忐忑不安。原計劃3月出版的,因為抽換了一些文章,拖至4月才出版。出版前,將一頁頁清樣訂在一起,不停地翻來翻去,就像即將分娩的母親,猜測著自己的嬰兒如何模樣,來到世上會不會遭到冷遇。當時的編輯就只有胡亞權同我二人。對於編雜志都是初次嘗試,“雄心壯志”雖是不小,卻沒有經驗。我問老胡:你看這樣裝訂出來,像一本雜志嗎?老胡倒似乎胸有成竹:像,裝上封面,三邊一裁就像了!創刊號終於出刊了。封面很漂亮!紅紅的顏色,向往著未來的少女,給人帶來一陣喜悅。我撫摸著每一頁,端詳著一篇篇變成了鉛字、又整整齊齊排列在一起的文章,心裏仍舊不踏實:讀者會承認她嗎?會喜歡她嗎?要知道,審視她的,將是一張張陌生的面孔!要贏得他們的信賴,不是一朝一夕的事。10年後的今天,形勢已大為改觀。創刊號只征訂了一萬五千冊;而眼下已擁有200多萬訂戶、上千萬讀者,簡直沐浴在讀者的海洋中了。但我自創刊時染上的心病竟無從“醫治”,每一期雜志出刊時,總有一種不安,不知這用心編出的幾十篇文字,能否有幾篇得到讀者的認可?不知滲透在字裏行間的意味,能否引起讀者的感受和會心?…See More
Apr 27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舒婷 / 拼搏

自淪為詩人之後,俯首甘為筆下囚。回想和筆初戀的那份顫栗,那份期待常假借一句“民間諺語”和詩歌界的朋友自嘲,說是:如果你什麽也幹不成了,那麽你還可以寫寫詩。自淪為詩人之後,俯首甘為筆下囚。回想和筆初戀時那份顫栗,那份期待,那份默契,仍然是一種甜蜜的深愁。那時無論日常生活多麽單調,工作多麽勞累,環境多麽孤獨,都有一位忠實伴侶可以依靠。尤其是偶有所得,猶如街頭萬面之中突遇其容,那又驚又喜、欲淚還笑的心緒,勝過天下無數情種。與筆成親後,從此為其勞也受其蔭,日日相守無需芳心設約。有時也怒其跋扈,怨其嘮叨,嫌其年歲漸長,不覆當年明眸皓齒,卻自知再無一個法庭能判決這宗離婚案,甚至死亡。更深一點自嘲,除了寫詩,你還能幹點什麽?於是,便寫點散文,仍是和筆有關,算不上外遇。最初臥於掌心的是一支六毛三分的兒童鋼筆。用它抄了一部又一部的《普希金詩選》、《海涅詩選》;抄整章的《奧勃洛摩夫》,整本的《飛鳥集》;還寫了第一首成形的小詩《致杭城》。雖然也收集了當時流行的各種塑料小鋼筆:熱水瓶式、傘式、紅燈式,僅為觀賞而已。兵器十八般,得心應手的不過是一把無名小匕首。直至這兒童鋼筆鞠躬盡瘁,筆尖分岔,還請了同隊知青代磨…See More
Apr 26

INZHU Інжу's Blog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三章)3

Posted on May 6, 2017 at 9:41am 0 Comments

霍·阿·布恩蒂亞知道傳染病遍及整個市鎮,就把家長們召集起來,告訴他們有關這種失眠癥的常識,並且設法防止這種疾病向鄰近的城鄉蔓延。於是,大家從一只只山羊身上取下了鈴鐺——用鸚鵡向阿拉伯人換來的鈴鐺,把它們掛在馬孔多人口的地方,供給那些不聽崗哨勸阻、硬要進鎮的人使用。凡是這時經過馬孔多街道的外來人都得搖搖鈴鐺,讓失眠癥患者知道來人是健康的。他們在鎮上停留的時候,不準吃喝,因為毫無疑問,病從口人嘛,而馬孔多的一切食物和飲料都染上了失眠癥,采取這些辦法,他們就把這種傳染病限制在市鎮範圍之內了。隔離是嚴格遵守的,大家逐漸習慣了緊急狀態。生活重新上了軌道,工作照常進行,誰也不再擔心失去了無益的睡眠習慣。…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