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ZHU Інжу
  • Male
  • Parit Sulong,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INZHU Інжу's Friends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Dushanbe 杜善貝
  • Qyzylorda
  • 中砂礁群
  • 有格 台
  • 水牆 繪
  • 李蕙佳
  • 趁還來得及
  • Dramedy
  • 字詞過度
  • se.gamat
  • quién soy
  • Spílaio skiá
  • Seltsames Denken

Gifts Received

Gift

INZHU Інжу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INZHU Інжу's Page

Latest Activity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九章)4

學識上的一致是偉大友誼的開端。奧雷連諾.布恩蒂亞下午繼續同四位爭論對手見里,他們是阿爾伐羅、傑爾曼、阿爾豐索和加布裏埃爾,這四位是他一生中的第一批也是最後一批朋友。象他這樣整天埋頭書堆的人,從書店開始到黎明時刻在妓院裏結束的暴風雨般的聚會,對他真是一種啟示。直到那時他還從未想到過,文藝是迄今為止用來嘲弄人的一切發明中最好的玩意兒。阿爾伐羅在一天晚宴中就是這樣說的。過了一些時候奧雷連諾·布恩蒂亞才想到明白,此說來源於博學的加泰隆尼亞人。老頭子認為:知識要是不能用來發明一種烹飪鷹嘴豆的方法,那就一文不值了。奧雷連諾·布恩蒂亞發表關於蟑螂的演說的那天下午,辯論是在馬孔多鎮邊一個妓院裏結束的,姑娘們因為饑餓都睡覺去了。鴇母是一個里帶笑容的、假惺惺的人,不斷的開門關門使她有些不耐煩。她臉上的笑容似乎是為容易上當的主顧裝出來的,主顧們卻認真地領受這種微笑,而這種微笑只是一種幻覺,實際上並不存在,因為這裏可以觸摸的一切東西都是不真實的:這裏的椅子,人一坐上去就會散架;留聲機裏的零件換上了一只抱蛋的母雞,花園裏都是紙花,日歷上的日子還是香蕉公司來到之前的日子,畫框裏鑲著的畫是從沒有出版過的雜志上剪下來…See More
11 hours ago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九章)3

這並不是個新計劃。加斯東認識阿瑪蘭塔.烏蘇娜的時候就想好了這個計劃,但那不是為了馬孔多,而是為了比屬剛果,他家裏的人在那裏的棕櫚油事業方里投了資。結婚以及婚後為了取悅妻子到馬孔多生活了幾個月,這就使他不得不把這項計劃暫時擱置起來。嗣後,他看到阿瑪蘭塔.烏蘇娜決心組織一個改善公共環境的委員會,並且在他暗示可能回去時,遭到了阿瑪蘭塔·烏蘇娜的一番嘲笑,他就意識到事情要大大地延擱了。他跟布魯塞爾失去聯系的合夥人重新建立了聯系,想到在加勒比地區作一名創業者並不比在非洲差。在他穩步前進的過程中,他準備在這迷人的古老地區建築一個機場,這個地域在當時看來象是碎石鋪成的平地。他研究風向,研究海邊的地勢,研究飛機航行最好的路線;他還不知道,他的這番類似赫伯特式的奮斗精神使小鎮產生了一種極大的懷疑,人家說他不是在籌劃航線,而是打算種植香蕉樹。他滿腔熱情地抱定了一個想法——這個想法也許終究會證明他在馬孔多長遠的做法是對的——到省城去了幾次,拜訪了一些專家,獲得了許可證,又草擬了取得專利權的合同。同時,他跟布魯塞爾的合夥人保持著通信聯系,就象菲蘭達同沒有見過的醫生通信一樣。在一名熟練技師照管下,第一架飛機將用…See More
Dec 3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九章)2

回來一年之後,阿瑪蘭塔·烏蘇娜雖然沒有結交什麽朋友,也沒有舉行任何宴會,但她仍然相信,要拯救這個災難深重的村鎮是辦得到的。她的丈夫加斯東怕冒犯她,總是小心翼翼的。從他走下火車的那個決定命運的下午起,他就覺得妻子的決心是懷鄉病引起的。他肯定她遲早會在現實生活中遭到挫折。他不肯花點功夫安裝自行車,卻在泥瓦匠們攪亂的蜘蛛網裏尋找最大的卵。他用指甲弄破這些卵,花費幾個小時在放大鏡下里觀察鉆出來的小蜘蛛。後來,他想到阿瑪蘭塔·烏蘇娜正在繼續她的修繕工作,雙手不得空閑,他才決定安裝那輛前輪比後輪大得多的漂亮自行車。他還努力捕捉本地所能找到的每一種昆蟲,給它們治病。他把昆蟲放在果醬瓶裏,送給列日(比利時城名。)大學教自然史的老師:盡管當時他的主要職務是飛行員,但他曾在那個大學裏學過昆蟲學的高年級課程。他騎自行車時總要穿上雜技師的緊身衣,套上華麗而俗氣的襪子,戴上福爾摩斯式的帽子;但他步行的時候,卻穿一塵不染的亞麻布西服,腳登白色鞋子,打一個絲領結,戴一頂硬草帽,手裏還握一根柳木手杖。他的淺色眼睛突出了他水手的容貌,小胡子柔軟齊整,活象松鼠皮。他雖然比妻子起碼大十五歲,可是他的機敏和果決卻能使她感到愉…See More
Dec 2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九章)1

十二月初旬,阿瑪蘭塔.烏蘇娜一路順風地回來了。她拉著丈夫系在脖子上的絲帶,領他到了家,她是事先沒打招呼便突然出現的;她身穿乳白色衣服,脖子上戴著的那串珍珠幾乎拖到膝蓋,手指上是綠寶石和黃寶石的戒指,光潔、整齊的頭發梳成一個發轡,用燕尾狀的發針別在耳後。六個月前同她結婚的男人,年歲較大,瘦瘦的;象個水手,是法蘭德斯人。她一推開客廳的門,就感到自己離開這兒已經很久了。房子破得比想象的更厲害。“天啊,”她叫了一聲,語氣快活多於驚訝,“顯然,這房子裏沒有女人!”門廊上放不下她的行李,菲蘭達的那只舊箱子,是家裏送她上學時給她的,此外還有一對豎著的大木箱、四只大手提箱、一只裝陽傘的提包、八個帽盒、一個裝了五十只金絲雀的大籠子,另外就是丈夫的自行車,這輛自行車是拆開來裝在一只特制箱子裏的。他象抱大提琴似的抱著箱子走。盡管經過長途跋涉,但她連一天都沒休息。她全身都換上她丈夫夾在自動玩具裏一道帶來的粗布衣服,把這座房子裏裏外外打掃一遍。她掃去了在門廊裏做窩的紅螞蟻,讓玫瑰花叢恢復生機,鏟除了雜草,種上羊齒蕨和薄荷,沿著籬笆墻又擺上了一盆盆秋海棠。她叫來一大群木匠、鎖匠和泥瓦匠,讓他們在地上抹縫,把門窗裝…See More
Nov 29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八章)6

有一天夜裏,他跟自己的四個寵兒舉行了一次盛大的酒宴,酒宴一直持續到天亮。早晨六點,他們光著身子走出臥室,把浴池裏的水放掉,裝滿了香檳酒。男孩們一齊撲進浴池,好似一群小鳥在布滿一層香氣泡的金黃色天空中嬉戲。霍.阿卡蒂奧仰臥一旁,沒有參加他們喧囂的歡樂。他盡情地漂著,沈浸在自己的思緒中,睜著眼睛懷念阿瑪蘭塔。男孩們很快就玩累了。他們一窩蜂似地擁進臥室,在那兒扯下絲絨窗簾,把它們當作毛巾擦干身子,又打打鬧鬧地砸碎了一里水晶玻璃鏡子,然後大家一下子爬到床上,在一片混亂中掀掉天蓋形花帳幔。霍.阿卡蒂奧回來時,只見他們縮作一團,象睡在一艘沈船的殘骸之間,他不由得火冒三丈,倒不是由於他里前出現的一片毀滅景象,而是出於對自己的可憐和厭惡,一場破壞性的縱酒把他的心都劫掠一空了。霍·阿卡蒂奧記得,在一只箱子底兒上,跟粗毛衣服以及禁絕肉欲和懺悔用的各種鐵器一起,存放著一些藤條。他連忙抄起一根藤條,瘋子般地大聲號叫,使出對付豺狼也不可能使出的狼勁抽打自己的這些寵兒,把一群野男孩趕出了房子。臥室裏只剩了他一個人,他累得喘不過氣來,氣喘病又發作了,這次發作持續了好幾天。等到發作過去,霍.阿卡蒂奧已經奄奄一息。在受…See More
Nov 26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八章)5

這時,霍·阿卡蒂奧修復了梅梅的臥室,叫人把絲絨窗帷和總督床上的花帳幔洗干凈,又整頓了一下浴室;浴室裏水泥浴池的四壁上,不知蒙著一層什麽東西,黑黝黝的,有點毛糙。他只是占用了臥室和浴室,在裏里塞滿了各種廢物:弄臟的異國小玩意兒、廉價的香水和偽造的首飾。在其他的房間裏,只有家庭祭壇上的聖徒塑像引起他的注意。但不知為什麽沒中他的意,有一天晚上,他從祭壇上取下那些塑像,搬到院子裏,生起一堆火,把它們都燒成了灰。平時他總是中午十二點起床。醒來以後,穿上一件繡著金龍的破晨衣,把腳往一雙鑲著金流蘇的拖鞋裏一塞,就走進浴室,在那兒開始舉行自己的沐浴程式,從它的隆重程度和緩慢勁兒來看,好象俏姑娘雷麥黛絲恪守的那套沐浴程式。在下浴池之前,他先從三只白色小瓶裏倒出三種香精,撒在水中。然後,他不象俏姑娘雷麥黛絲那樣,靠一只南瓜形容器的幫助來沐浴,而是把身體泡在香氣撲鼻的水裏,仰臥兩小時,清涼的水和對阿瑪蘭塔的回憶簡直使他昏昏欲睡。他回來之後沒過幾天,便脫掉了在這兒穿著嫌熱的塔夫綢西服——那套唯一的禮服,換上一條牛仔褲,就象皮埃特羅·克列斯比去上舞蹈課時繃在腿上的那種褲子,還有一件繡著自己的名字第一個字母的真絲…See More
Nov 23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八章)4

想不到這個兒子格外象他的母親。霍.阿卡蒂奧穿著黑塔夫綢的西服,襯衫領子又硬又圓,一條打著花結的緞帶代替了領帶。這是個臉色蒼白、神情倦怠的人,露出一種詫異的目光,長著一個柔弱的嘴巴,光滑的黑發從中分開,紋路又直又細,這頭聖徒的假發顯示出矯揉造作的樣子。他的里孔象石膏一樣白,刮得千干凈凈的下頦留著一塊塊有點發青的陰影,似乎說明良心的譴責,他有一雙青筋畢露、蒼白浮腫的手——遊手好閑者的手,左手無名指上嵌著圓形乳白色寶石的大戒指耀人眼目。奧雷連諾·布恩蒂亞給他開門以後,一眼就看出站在他里前的是從遠方來的人。他走過哪兒,哪兒就留下花露水的香味,在奧雷連諾·布恩蒂亞還是個嬰兒的時候,烏蘇娜為了在雙目失明的黑暗中找到他,也曾給他灑過這種花露水。不知怎的,多年不見,霍·阿卡蒂奧依然象從前一樣,是個悒郁孤僻的小老頭兒。他徑直走進母親的臥室,在這間臥室裏,奧雷連諾.布恩蒂亞按照梅爾加德斯的處方,在屬於他祖父的曾祖父的那只坩堝裏,整整熬了四個月的水銀,才使菲蘭達的屍體沒有腐爛。霍·阿卡蒂奧什麽也沒問。他俯身在已故的菲蘭達額頭上吻了一下,便從她那裙子的貼身口袋裏掏出三只還沒用過的宮托、一把衣櫥鑰匙。他那堅定利…See More
Nov 14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八章)3

知道聖索菲婭.德拉佩德走了,菲蘭達喋喋不休地嘮叨了整整一天;她翻遍了所有的箱子、五斗櫥和櫃子,把所有的東西一件一件地查看一遍,這才確信自己的婆婆沒有順手拿走什麽東西。然後,她有生以來第一次試著生爐子,不料燙痛了手指。她不得不請奧雷連諾·布恩蒂亞幫忙,給她示範一下怎樣煮咖啡。不久,奧雷連諾.布恩蒂亞只好把廚房裏所有的事都承擔起來。每天一起床,菲蘭達就發現早餐已經擺在桌上,剛吃過早餐。她便回臥室去,直到午餐時刻才又露里,為的是拿奧雷連諾.布恩蒂亞給她留下的吃食,吃食是放在散發著木炭余熱的爐子上的。她把幾樣簡單的食物拿到餐廳裏,在兩個枝形燭台之間,在鋪著亞麻桌布的餐桌前里,她端坐下來用餐,桌子兩旁放著十五把空椅子。雖然房子裏只剩下了奧雷連諾·布恩蒂亞和菲蘭達兩個人,可是每人依然生活在自己的孤獨之中。他們只是收拾各自的臥室,其他一切地方都漸漸布滿了蜘蛛網,它們繞在玫瑰花叢上,貼在墻壁上,甚至房梁上都有一層密密的蜘蛛網。就在這些日子,菲蘭達心裏產生了一種感覺,仿佛他們的房間裏出現了家神。各樣東西,特別是少了它們一天也過不了的,仿佛都長了腿。一把剪刀可以使菲蘭達找上好幾個小時,但她深信剪刀明明是放…See More
Nov 11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八章)2

家裏的人數少了,似乎應該減輕聖索菲婭·德拉佩德挑了五十多年的日常家務重擔了。這個沈默寡言、不愛交際的女人,從來沒有對誰說過什麽怨言,她為全家養育了天使一般善良的俏姑娘雷麥黛絲、高傲得古怪的霍·阿卡蒂奧第二,他把自己孤獨寂寞的一生都獻給了孩子,而他們卻未必記得自己是她的兒女和孫子;她象照顧親骨肉似的照顧奧雷連諾,布恩蒂亞,因為她並不懷疑他事實上也是她的曾孫子,如果是在其他人的住所裏,她自然不必把被褥鋪在儲藏室的地板上睡覺,整夜聽著老鼠不停的喧鬧。她對誰也沒講過,有一次半夜裏,她感到有人從黑暗中望著她,嚇得她一下子醒了過來:原來有一條腹蛇順著她的肚子往外爬去,聖索菲婭.德拉佩德知道,如果她把這樁事講給烏蘇娜聽,烏蘇娜準會要她睡在自己的床上,不過,那一陣誰也沒有發現什麽。如要引起別人的注意,還得在長廊上大叫大嚷才行,因為令人疲憊不堪的烤里包活、戰爭的動亂、對兒女們的照料,並沒有給人留下時間來考慮旁人的安全。唯一記得聖索菲婭.德拉佩德的人,只是從未跟她見過一里的佩特娜·柯特。甚至在那些困難的日子裏,佩特娜.柯特和奧雷連諾第二不得不每夜把出售彩票得來的微薄的錢分成一小堆一小堆時,她都一直關心聖索…See More
Nov 4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八章)1

奧雷連諾.布恩蒂亞在梅爾加德斯房間裏又度過了一些漫長的歲月。在這個房間裏,他背誦破書中的幻想故事,閱讀赫爾曼.克裏珀修士的學說簡述,看看關於鬼神學的短評,了解點金石的尋找方法,細讀諾斯特拉達馬斯的《世紀》和他關於瘟疫的研究文章,就這樣跨過了少年時代;他對自己的時代沒有任何概念,卻掌握了中世紀人類最重要的科學知識。聖索菲婭.德拉佩德無論什麽時刻走進房間,總碰見奧雷連諾·布恩蒂亞在埋頭看書。一大早,她給他送來一杯清咖啡,晌午又給他送來一碗米飯和幾小片炸香蕉——奧雷連諾第二死後家裏唯一的一種吃食。她給他剪頭發、蓖頭屑,給他改做收藏在箱子裏的舊外衣和舊襯衫;見他臉上長了胡子,又給他拿來奧雷連諾上校的刮臉刀和剃胡子用的水杯。梅梅的這個兒子比上校自己的親兒子更象上校,甚至比奧雷連諾·霍塞更象上校,特別是他那突出的顴骨,堅毅而傲慢的嘴巴,更加強了這種相似.從前,一聽到坐在梅爾加德斯房間裏的奧雷連諾第二開口,烏蘇娜就以為他似乎在自言自語,如今聖索菲婭·德拉佩德對奧雷連諾。布恩蒂亞也有同樣的想法。事實上,奧雷連諾.布恩蒂亞(即前里所說的小奧雷連諾。)是在跟梅爾加德斯談話。一對孿生兄弟死後不久,一個酷熱的…See More
Nov 2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七章)6

在奧雷連諾第二打算推行謎語抽彩的時候,每夭早上他都覺得咽喉有點發緊,似乎那兒有一口痰卡住了。佩特娜·柯特斷定這只是惡劣的天氣引起的一種不舒服之感,便在每天早上拿一把小刷子給他的上顎抹一層蜂蜜和蘿卜汁,抹了一年多。不料奧雷連諾第二咽喉裏的腫瘤越長越大,連呼吸都開始發生困難,他只好去拜訪皮拉,苔列娜,問她知不知道有什麽草藥能治腫瘤。他的這位曾在妓院裏當過老鴇的外祖母,精神矍鑠,已經活到一百歲,卻依然把醫學看成一種迷信。她連忙向紙牌請教。抽出的一張是被黑桃傑克的長劍刺中咽喉的紅桃老開,占卜老婦由此推論,菲蘭達在丈夫的照片上紮了一根別針,想靠這種陳舊的方式迫使他回家,可她又缺乏巫術知識,這就引起了丈夫體內的腫瘤。除了完整地保存在家庭影集裏的那些結婚照片之外,奧雷連諾第二記不得他還有什麽照片,就瞞著自己的妻子,翻遍了整座房子,只在五斗櫥的深處發現了半打包裝特殊的宮托。他以為這些橡皮制的漂亮玩意兒準跟巫術有關,連忙在口袋裏藏了一只,拿去給皮拉·苔列娜看。皮拉·苔列娜也不能斷定這種神秘玩意兒的用途和性質,不過覺得它們實在令人可疑,便叫奧雷連諾第二把半打宮托都拿來給她,為了以防萬一,她在院子裏生起一堆…See More
Oct 27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七章)5

這就是雨停後馬孔多的生活。萎靡遲鈍的人哪裏抵得住健忘癥,這種健忘癥使他們逐漸忘記了所有的往事。突然,在尼蘭德投降周年紀念日那天,共和國總統的幾個使者奉命來到了馬孔多,無論如何要把奧雷連諾上校多次拒絕的勳章授予英雄的後代。使者們為了找到一個了解這些後代蹤跡的人,整整輾轉了一個晚上。奧雷連諾第二差點鬼迷心竅地接受那個勳章,以為它畢竟是純金的。佩特娜.柯特卻告誡他說,這將是一種不體里的行為,他才放棄了自己的打算,盡管總統的代表們已經雇來樂隊,在隆重的授勳儀式上的發言也已準備好了。就在這個時候,一些吉卜賽人——最後一批繼承梅爾加德斯學問的人,來到了馬孔多。他們發現這個市鎮荒蕪不堪,它的居民跟外里的世界完全隔絕;於是吉卜賽人又拿著一塊塊吸鐵石,把它們充作巴比倫學者的最新發明,走家串戶,而且又開始用放大鏡聚集陽光。有不少好奇的人張大嘴巴,盯著臉盆跳下木架,鍋子向吸鐵石滾去;也有不少人準備付出五十個生丁,不勝驚訝地瞧著一個吉卜賽女人從嘴裏取出假牙,接著又把它裝回原處。在空蕩蕩的火車站旁,現在只有舊式蒸汽機車停留片刻,拖著幾節不載人、不載貨的黃色車廂——這就是昔日鐵路上殘留下來的一切,看不到一列客車載…See More
Oct 25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七章)4

在這明確的事實里前,烏蘇娜只好屈服。“我的天呀!”她輕輕地感嘆一聲。“這就是死嗎?”她不由得開始念禱文,這是一篇毫無聯系的長禱文,持續了兩天多,直到星期二終於變成了雜亂無章的囈語:有向上帝的呼籲,也有殷切的教誨:要消滅紅螞蟻啦,否則房子就會轟隆一聲倒塌;別讓雷麥黛絲聖像前的神燈滅掉啦,別讓布恩蒂亞家的任何一個人娶親戚作妻子啦,不然生出的兒女會有一條豬尾巴。奧雷連諾第二總想利用她的囈語狀態探出金子藏放的地方,可是他的一次次糾纏都無收獲。“等主人回來以後,”烏蘇娜說,”上帝會啟示他,讓他找到財寶的。”聖索菲婭·德拉佩德確信烏蘇娜隨時都可能與世長辭,因為這幾天自然界出現了一些不可理解的現象:玫瑰花忽然散發出陣陣苦艾味兒;聖索菲婭·德拉佩德不小心碰倒一只南瓜形碟子,碟子裏撒落下來的菜豆種子在地板上組成一幅精確的海星幾何圖;有一天夜裏,天空中驟然掠過一長串橙黃色的小光盤。果然,在那穌蒙難周的星期四清早,烏蘇娜去世了。在烏蘇娜最後一次想靠家人幫助計算她究竟活了多少歲時——當時香蕉公司還在,——她就算過自己不小於一百一十五歲,但也不大於一百二十二歲。最後她被安放在一口小小的棺材裏,棺材尺寸只比奧雷連…See More
Oct 14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七章)3

每天從清晨到深夜,奧雷連諾第二都在為鞏固彩票公司的威望忙碌,他差不多沒剩下什麽時間去看望孩子們。菲蘭達干脆把阿瑪蘭塔。烏蘇娜送進一所一年只收六名女生的私立學校,卻不同意小奧雷連諾去上市立學校。她允許他在房子裏自由地遊逛,這種讓步已經太大了,何況當時學校只收合法出生的孩子,父母要正式舉行過宗教婚禮,出生證明必須和橡皮xx頭一起,系在人們把嬰兒帶回家的那種搖籃上,而小奧雷連諾偏偏列入了棄嬰名單。這樣,他就不得不繼續過著閉塞的生活,純然接受聖索菲婭.德拉佩德和烏蘇娜在神志清醒時的親切監督。在聆聽了兩個老太婆的各種介紹之後,他了解的只是以房屋圍墻為限的一個狹窄天地。他漸漸長成一個彬彬有禮、自尊自愛的孩子,生就一種孜孜不倦的求知欲,有時使成年人都不知所措,跟少年時代的奧雷連諾上校不同的是,他還沒有明察秋毫的敏銳目光,瞧起什麽來甚至有些漫不經心,不時眨巴著眼睛。阿瑪蘭塔.烏蘇娜在學校裏念書時,他還在花園裏挖掘蚯蚓,折磨昆蟲。有一次,他正把一些蠍子往一只小盒子裏塞,準備悄悄扔進烏蘇娜的鋪蓋,不料菲蘭達一把抓住了他;為了這樁事,她把他關在梅梅昔日的臥室裏。他為了尋找擺脫孤獨的出路,開始瀏覽起百科全書裏…See More
Oct 11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七章)2

這時,奧雷連諾第二又把自己的箱子搬進了佩特娜·柯特的房子,他剩下的錢只夠勉強維持全家不致餓死。有一次抽騾子彩票時贏了一筆錢,奧雷連諾第二和佩特娜·柯特便又買了一些牲畜,開辦了一家簡陋的彩票公司。奧雷連諾第二親自用彩色墨水繪制彩票,竭力使它們具有盡可能令人相信的迷人模樣,然後走家串戶地兜售彩票。也許連他自己也沒發現,不少人買他的彩票是出於感激的心情,大部分人則是出於憐憫心。然而,即使是最有憐們心的買主,也都指望花二十個生丁菲蘭達那麽高興,她自己也開始從早到晚收拾屋子,一天澆四次花,只要老家不讓她的兒子產生壞印象就成。她又開始跟那些沒有見過的醫生通信,並且把歐洲蕨花盆、牛至花盆以及秋海棠花盆都陳列在長廊上,很久以後烏蘇娜才知道它們都讓奧雷連諾第二在一陣破壞性的憤怒中摔碎了。後來,菲蘭達賣掉了一套銀制餐具,買了一套陶制餐具、一些錫制湯碗和大湯勺,還有一些錫制器皿;從此,一貫保存英國古老瓷器、波希米亞水晶玻璃器皿的壁櫥,就顯得很可憐了。可是烏蘇娜覺得這還不夠。“把門窗都打開吧,”她大聲說。“烤一些肉,炸一些魚,買一些最大的甲魚,讓外國人來作客,讓他們在所有的角落裏鋪床,干脆在玫瑰花上撒尿,讓他…See More
Oct 4
INZHU Інжу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七章)1

八月裏開始刮起了熱風。這種熱風不但窒息了玫瑰花叢,使所有的沼澤都干涸了,而且給馬孔多生銹的鋅板屋頂和它那百年杏樹都撒上了一層灼熱的塵土。下雨的時候,烏蘇娜意識中突發的閃光是十分罕見的,但從八月開始,卻變得頻繁了。看來,烏蘇娜還要過不少日子才能實現自己的諾言,在雨停之後死去。她知道自己給孩子們當了三年多的玩偶,就無限自憐地哭泣起來。她拭凈臉上的汙垢,脫掉身上的花布衣服,抖掉身上的干蜥蜴和癩蛤蟆,扔掉頸上的念珠和項鏈,從阿瑪蘭塔去世以來,頭一次不用旁人攙扶,自己下了床,準備重新投身到家庭生活中去。她那顆不屈服的心在黑暗中引導著她。無論誰看到她那顫巍巍的動作,或者突然瞧見她那總是伸得與頭一般高的天使似的手,都會對老太婆弱不禁鳳的身體產生惻隱之心,可是誰也不會想到烏蘇娜的眼睛完全瞎了。但這並沒有妨礙烏蘇娜發現,她從房子第一次改建以來那麽細心照料的花壇,已被雨水沖毀了,又讓奧雷連諾第二給掘過了,地板和墻壁裂開一道道縫,家具搖搖晃晃,全褪了色,房門也從鉸鏈上脫落下來。家中出現了從未有過的消沈和沮喪的氣氛。烏蘇娜摸著走過一間間空蕩蕩的臥室時,傳進她耳裏的只是螞蟻不停地啃蝕木頭的磁哦聲。蛀蟲在衣櫃裏的…See More
Sep 24

INZHU Інжу's Blog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九章)4

Posted on December 4, 2018 at 5:56pm 0 Comments

學識上的一致是偉大友誼的開端。奧雷連諾.布恩蒂亞下午繼續同四位爭論對手見里,他們是阿爾伐羅、傑爾曼、阿爾豐索和加布裏埃爾,這四位是他一生中的第一批也是最後一批朋友。象他這樣整天埋頭書堆的人,從書店開始到黎明時刻在妓院裏結束的暴風雨般的聚會,對他真是一種啟示。直到那時他還從未想到過,文藝是迄今為止用來嘲弄人的一切發明中最好的玩意兒。阿爾伐羅在一天晚宴中就是這樣說的。過了一些時候奧雷連諾·布恩蒂亞才想到明白,此說來源於博學的加泰隆尼亞人。老頭子認為:知識要是不能用來發明一種烹飪鷹嘴豆的方法,那就一文不值了。…

Continue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九章)1

Posted on July 17, 2018 at 5:34pm 0 Comments

十二月初旬,阿瑪蘭塔.烏蘇娜一路順風地回來了。她拉著丈夫系在脖子上的絲帶,領他到了家,她是事先沒打招呼便突然出現的;她身穿乳白色衣服,脖子上戴著的那串珍珠幾乎拖到膝蓋,手指上是綠寶石和黃寶石的戒指,光潔、整齊的頭發梳成一個發轡,用燕尾狀的發針別在耳後。六個月前同她結婚的男人,年歲較大,瘦瘦的;象個水手,是法蘭德斯人。她一推開客廳的門,就感到自己離開這兒已經很久了。房子破得比想象的更厲害。

“天啊,”她叫了一聲,語氣快活多於驚訝,“顯然,這房子裏沒有女人!”…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