Іле
  • Belaga Sarawak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Іле's Friends

  • Bir Tanem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Zenkov
  • Kehtay Dream
  • Almaty 蘋果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Scarborough 黃岩
  • Spratly Island
  • 等河水退去
  • TV Plus
  • Jambatan Tamparuli
  • 字詞過度
  • Uta no kabe

Gifts Received

Gift

Іле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Іле's Page

Latest Activity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以貌取人——《世說新語》品讀之二十四

潘岳妙有姿容,好神情。少時挾彈出洛陽道,婦人遇者,莫不連手共縈之。左太沖絕醜,亦復效岳遊遨,於是群嫗共亂唾之,委頓而返。——《世說新語•容止》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言談中人們對這句俗語的正確性從未置疑,行動上大家對這句俗語從來置之不理。從古代孟老夫子見梁襄王後“望之不似人君”的惡劣印象,到今天男女孩找對象對身高外貌的要求,無一不說明以貌取人是一種生活常態。為了在職場上占有優勢,為了在情場上戰勝情敵,為了在社會上春風得意,青年男女都熱衷整容,正像莎士比亞說的那樣,“上帝給了她一張臉,自己又要再造一張”。連老爺爺老奶奶也想給自己換一張臉或換一張皮,要使自己看起來“今年八十,明年十八”。誰不知道“人不可貌相”?誰又能避免不“以貌取人”?這種“口是心非”的確“古已有之”,今人不過是“變本加厲”而已。魏晉之際的官二代荀粲就曾說過一句讓人們瞠目結舌的名言:“婦人德不足稱,當以色為主。”別以為只是男人好色,《世說新語•容止》篇中這則小品表明,女性在好色這點上可能比男性更加瘋狂。西晉文壇領袖之一的潘岳天生風流倜儻,儀態優雅,神采照人。年輕時攜帶彈弓走在洛陽道上,婦女只要一遇到他,都要拉起手來…See More
Aug 21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高僧養馬——《世說新語》品讀之二十二

支道林常養數匹馬。或言道人畜馬不韻。支曰:“貧道重其神駿。”——《世說新語•言語》 世上人與物各種各樣的聯系中,最本質的聯系不外乎兩種——或實用,或審美,所以,人對事物的態度也相應一分為二——或從實用的角度進行衡量盤算,或從審美角度來鑒賞批評。譬如名犬和肥豬,實用主義者可能更愛豬,崇尚美的人可能更愛犬,即使對同一對象,這兩種人也可能各有側重,將軍和戰士愛馬,是愛馬能在戰時馳騁疆場,使部隊發揮更大的戰斗力,看重它“所向無空闊,真堪托死生”的效用,而本文中的和尚支道林喜歡養馬,則完全是“重其神駿”——喜歡它那駿逸超凡的神采。這里還得補充交待一下,文中的支道林即支遁,字道林(約34—366),東晉高僧,般若學派“即色宗”的主要代表。道人是僧人的舊稱,魏晉間佛學初興的時候,和尚尚無僧稱而稱為道人。一個和尚養馬很容易招致別人的不解甚至誤解,覺得僧人養馬終不是一件雅事,這是由於我們通常都將馬當作實用的動物,不是用它來拉車就是用它作戰,很少用它來進行審美觀賞。到唐代才出現許多畫馬名家和詠馬詩人,如畫家曹霸筆下的馬“一洗萬古凡馬空”…See More
Aug 5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從師之道——《世說新語》品讀之二十一

太傅東海王鎮許昌,以王安期為記室參軍,雅相知重。敕世子毗曰:“夫學之所益者淺,體之所安者深。閑習禮度,不如式瞻儀形;諷味遺言,不如親承音旨。王參軍人倫之表,汝其師之。”——《世說新語•賞譽》 在韓愈所謂“傳道、授業、解惑”之外,…See More
Aug 3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變色龍”——《世說新語》品讀之二十

褚公於章安令遷太尉記室參軍,名字已顯而位微,人未多識。公東出,乘估客船,送故吏數人投錢唐亭住。爾時,吳興沈充為縣令,當送客過浙江,客出,亭吏驅公移牛屋下。潮水至,沈令起仿徨,問:“牛屋下是何物?”吏云:“昨有一傖父來寄亭中,有尊貴客,權移之。”令有酒色,因遙問:“傖父欲食餅不?姓何等?可共語。”褚因舉手答曰:“河南褚季野。”遠近久承公名,令於是大遽,不敢移公,便於牛屋下修刺詣公。更宰殺為饌,具於公前,鞭撻亭吏,欲以謝慚。公與之宴,言色無異,狀如不覺。令送公至界。——《世說新語•雅量》這簡直就是一篇中國古代的《變色龍》,是契訶夫那篇《變色龍》的“爺爺”。它生動地刻畫了專制社會里,官場上大小奴才欺下媚上的醜態。褚公就是文後自稱的“河南褚季野”,也即後來的太傅和康獻皇後的父親,在文中還只從章安縣令升為記室參軍。“名字已顯而位微”,社會上知名度雖然很高,仕途上的官兒還不大。一次他乘商船“送故吏數人投錢唐亭住”。“錢唐”也稱為“錢塘”。正好吳興沈充作錢唐縣令,碰巧也送客過浙江,客人一下船就投宿錢唐亭。錢唐亭的鋪位本來不多,那位亭吏當然知道孰輕孰重,為了當權縣太爺的客人住在亭內,便把褚季野趕到牛棚…See More
Jul 19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祖財阮屐——《世說新語》品讀之十九

祖士少好財,阮遙集好屐,並恒自經營。同是一累,而未判得失。人有詣祖,見料視財物,客至,屏當未盡,余兩小簏箸背後,傾身障之,意未能平。或有詣阮,見自吹火蠟屐,因嘆曰:“未知一生當箸幾量屐?”神色閑暢。於是勝負始分。——《世說新語•雅量》莊子認為人只有不依賴於外物才有自由,逍遙遊的前提就是無待——不依賴於外,有待就不可能實現逍遙遊。然而人的生存離不開外物,生活中哪少了得柴米油鹽?獲取和積累錢財是生存的必要手段,可是,久而久之,人們獲取和攢聚錢財為了生存,逐漸蛻變為生存就是為了獲取和攢聚錢財,人由物的主人淪為物的奴隸,古人把這叫做“累於物”或“役於物”。東晉的兩位名士名臣中,祖士少愛錢財,阮遙集愛木屐,二人對自己的嗜好之物都苦心經營。表面上看,他們的嗜好都成了他們生活的累贅,人們一時辨不出二人的高下優劣。一次有人到祖士少家,恰好遇上他正在清點財物,客人進門他還沒有收拾停當,剩下兩個竹箱子放在背後,他連忙側過身子去擋住它們,還牽腸掛肚地放心不下,那模樣真尷尬可笑極了。另一位老兄到阮遙集家串門,見他用火給木屐塗蠟,一邊塗蠟一邊感嘆地說:“不知道我這一輩子能穿幾雙木屐呵!”那神態別提有多安閑有多舒…See More
Jul 9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大丈夫將終——《世說新語》品讀之十七

孔君平疾篤,庾司空為會稽,省之。相問訊甚至,為之流涕。庾既下床,孔慨然曰:“大丈夫將終,不問安國守家之術,乃作兒女相問。”庾聞,因謝之,請其話言。——《世說新語•方正》一個男人是不是偉男子或大丈夫,主要不是看他得是否魁梧高大,也不是看他是否孔武有力,而是看他是否有博大的胸懷,是否有遠大的誌向,是否有出類拔萃的才能,更要看他是否以民族國家為己任。法國拿破侖長不滿五尺而心雄萬夫,我國抗日戰爭中許多將軍身材瘦小卻氣吞萬里。文中的孔君平名坦,歷任太子舍人、尚書郎、揚州別駕、侍中等職。庾司空即庾冰,司空是他曾作的官職。孔、庾二人都是東晉重臣。“為會稽”是指庾司作吳郡、會稽內史。孔坦病危的時候,政壇上眾望所歸的庾冰前往探視,對他的病情十分關切,對他的問候更殷勤備至,以至於因他的病重而“為之流涕”。沒想到,孔坦的重病雖使庾冰傷心落淚,庾冰的眼淚卻沒有使孔坦感到安慰溫暖,相反,孔坦還覺得自己被輕視和冷落。等庾冰剛一下坐榻轉身離去,他就慨然嘆道:“大丈夫將終,不問安國守家之術,乃作兒女相問。”原來他是責怪庾冰沒有把他作國士,沒有把他當作大丈夫,否則,當國士離開人世之際,首先被問及的應當是治國安邦之策,經…See More
Jun 25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兄弟道別——《世說新語》品讀之十六

周叔治作晉陵太守,周侯、仲智往別。叔治以將別,涕泗不止。仲智恚之曰:“斯人乃婦人,與人別唯啼泣!”便舍去。周侯獨留,與飲酒言話,臨別流涕,撫其背曰:“奴好自愛。”——《世說新語•方正》周叔治就是周謨,歷任少府、丹陽尹、晉陽太守、侍中等職。周顗字伯仁,襲父爵武城侯,人稱“周侯”。仲智是周嵩字。東晉這周氏三兄弟中,周顗老大,周謨老幺。他們父親周浚是晉朝開國元勛,所以周氏兄弟在東晉並受重任。小弟周謨不知何故外放晉陵太守,大兄周顗二兄周嵩前往送別。今天哪怕沙塵暴和霧霾再厲害,大家打破頭也要擠進北京,古人也同樣喜歡作京官不願外放。小弟離開京城時心情抑郁感傷,在兩位哥哥面前撒嬌流淚。離別落淚本屬人之常情,沒想到二哥周嵩如此不體恤人情,不僅不安慰傷心落淚的弟弟,反而氣憤輕蔑地指責他說:“你怎麽像個娘兒們,與人分別就只知道流淚!”說罷撇下弟弟掉頭而去。老大可不像老二那樣不通人情,他一個人留下來與小弟飲酒話別,臨別時自己也淚流滿面,還撫著周謨的背說:“小弟,好好照顧自己吧。”“奴”是當時長輩對晚輩或兄長對弟弟的昵稱。小品通過兄弟道別這一簡單場面,生動地刻畫了兄弟三人的性格特征:老大寬厚慈愛,老二偏激狷狹…See More
Jun 7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持之以恒”——《世說新語》品讀之十五

和嶠為武帝所親重,語嶠曰:“東宮頃似更成進,卿試往看。”還問:“何如?”答云:“皇太子聖質如初。”——《世說新語•方正》晉武帝司馬炎所立的太子司馬衷是個窩囊廢,朝廷上下的人都心知肚明,大臣們無不憂心晉朝的未來,武帝對這個寶貝兒子的能力也很懷疑。有一次他把東宮官屬全召集來,拿出一些國家大事讓太子裁決,這位未來的皇上一問三不知,賈妃讓太子左右的人代他回答,這才沒讓太子大出洋相。暗地里誰都知道太子是個笨蛋,可那些專以奉承拍馬起家的大臣們,公開場合卻一直恭維太子“聰明英斷”,只有和嶠對晉武帝說:“皇太子有淳古之風,而季世多偽,恐不了陛下家事。”和嶠字長輿,歷任尚書、太子少保等職,對錢財雖慳吝小氣,對皇上卻剛直不阿,所以皇上一直很信任他。所謂“淳古之風”只是“愚蠢”的一種委婉說法。司馬炎聽和嶠回答後默然不語。俗話說,老婆是別人的漂亮,兒子是自己的聰明,誰喜歡人家說自己的兒子愚蠢呢?更何況是富有四海的天子!不久,晉武帝對和嶠、荀勖說:“太子近來好像有些長進,你們到東宮試一試虛實。”武帝這句話是在暗示直得不能再直的和嶠:別再對太子評頭品足說三道四,我的兒子怎麽會是個蠢貨呢?一向善於揣摩人主旨意並喜歡…See More
May 15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座次與面子——《世說新語》品讀之十四

支道林還東,時賢並送於征虜亭。蔡子叔前至,坐近林公。謝萬石後來,坐小遠。蔡暫起,謝移就其處。蔡還,見謝在焉,因合褥舉謝擲地,自復坐。謝冠幘傾脫,乃徐起振衣就席,神意甚平,不覺瞋(chēn)沮。坐定,謂蔡曰:“卿奇人,殆壞我面。”蔡答曰:“我本不為卿面作計。”其後二人俱不介意。——《世說新語•雅量》這篇文章寫的是魏晉名士之間爭搶座次的輕松喜劇。東晉高僧支道林在京城遊厭了朱門,想還東山的寺廟換換胃口。《高逸沙門傳》說支道林這次來京是“為哀帝所迎”。因是當朝皇上的座上賓,離開皇都時才有“時賢並送於征虜亭”的熱鬧場面——皇上的貴客誰不想巴結呢?司徒蔡謨二公子蔡子叔先到,很自然便靠近支道林就坐。太傅謝安弟弟謝萬石後來,座位離支道林就稍遠一點。在給支道林送行的餞別宴席上,支道林無疑是眾星捧月的中心人物,誰離他最近誰就是席間的貴人,因而離支道林座次的遠近,無形就成了送行人身份貴賤的標誌。蔡子叔是當時的“著姓”,謝萬石也是那時的高門,子叔的父親位極人臣,謝萬石的兄長炙手可熱,“後來”的萬石怎能忍受“先至”的子叔“坐近林公”呢?大家知道中國人向來臭要“面子”,貴族比百姓更看重榮譽和浮名,有礙“面子”時不…See More
Apr 24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謝公畜妓——《世說新語》品讀之十三

謝公在東山畜妓,簡公曰:“安石必出。既與人同樂,亦不得不與人同憂。”——《世說新語•識鑒》 晉簡文帝和孝武帝兩朝內亂頻仍,強敵寇境,晉江山如風中殘燭。出身高門的謝安在朝野享有重名,士林認為其雅量足以鎮安內外,可是,謝安本人偏偏“無處世意”,高臥東山堅不出仕,與王羲之、許詢、支道林、孫綽遊處,出則漁弋山水,入則言詠屬文,儼然像不事王侯恬淡謙退的隱士。說來也怪,越是拒絕朝庭征召,謝安的聲譽越隆,足不出戶卻“自然有公輔之望”。他那副神態把同床共枕的太太也騙過了,見他萬事不關心的模樣夫人便勸他說:“大丈夫不該如此吧?”家人、友人都認為謝安已經絕意官場,時任中臣的高崧對謝安說:“卿累違朝旨,高臥東山,諸人每相與言,安石不肯出,將如蒼生何!蒼生今亦將如卿何!”一方面大家迫切希望他出來挽救危局,一方面他自己又逍遙世外,朝野人士都在焦灼地期望、等待……只有後來的簡文帝當時的丞相司馬昱“讀懂”了謝安,他認為謝安不會長期隱居遁世,一定會出山與人共濟時艱。他這種看法的根據何在呢?原來謝安雖然在浙江上虞的東山,縱情於丘壑,縱意於林泉,泛舟於滄海,似乎真的“去伯夷叔齊不遠”,但他每次外出遊賞總要攜妓陪同。據此簡…See More
Mar 16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松柏之質與蒲柳之姿——《世說新語》品讀之十二

顧悅與簡文同年,而發早白。簡文曰:“卿何以先白?”對曰:“蒲柳之姿,望秋而落;松柏之質,經霜猶茂。” ——《世說新語•言語》…See More
Feb 9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鎮定自若——《世說新語》品讀之十一

謝太傅盤桓東山時,與孫興公諸人泛海戲。風起浪湧,孫、王諸人色並遽,便唱使還。太傅神情方王,吟嘯不言。舟人以公貌閑意說,猶去不止。既風轉急,浪猛,諸人皆喧動不坐。公徐云:“如此,將無歸?”眾人即承響而回。於是審其量,足以鎮安朝野。——《世說新語•雅量》謝安是一位讓無數人傾倒的政治家,既風流儒雅又穩健老練,既有瀟灑迷人的個性又有令人驚嘆的功業,是東晉中期政壇上的中流砥柱。他在朝主政時,“強敵寇境,邊書續至,梁、益不守,樊、鄧陷沒,安每鎮以和靖,禦以長策”。其實,他不僅能在棘手的軍國大事上“鎮以和靖”,即使平時遊賞時同樣也能鎮定自持。本文通過一次泛海遊玩活動,運用行動和語言,通過烘托和點染,生動地描寫了謝安作為一名政治家沈著鎮定的氣質、處變不驚的膽量和凝聚群雄的大家風度。與謝安一起泛海的是當時文藝、學術、宗教界名流,“孫興公諸人”包括書法家王羲之、文學家孫綽、玄學家許詢、高僧支道林等。要是在一個風和日麗的日子,縱一葉扁舟於藍色的大海,或談玄論道,或品詩論文,或扣舷長嘯,的確有說不盡的風雅。可是,天公偏不與這群名流雅士作美,他們剛剛船入海中就“風起云湧”,小舟在咆哮的海面上左顛右簸,孫綽、王羲…See More
Feb 5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雅量與矯情 ——《世說新語》品讀之十

謝公與人圍棋,俄而謝玄淮上信至,看書竟,默然無言,徐向局。客問淮上利害,答曰:小兒輩大破賊。意色舉止,不異於常。——《世說新語•雅量》謝安四十多歲才出山為官,不過,他還棲遲衡門高臥東山時就有“公輔之望”,世家大族都焦急地期待他出仕,社會上早就流傳著“安石不出,將如蒼生何”的美談。果然,謝安不負眾望,出仕後軍政上都有不凡的建樹。東晉太元八年(383),前秦符堅總兵百萬南下入侵,晉前方“諸將敗退相繼”。敵軍次於淮淝,京城建康一片震恐,朝廷急忙加謝安征討大都督,國家存亡全系於一人。面對虎視眈眈的壓境強敵,謝安夷然無半點恐懼之色,還召集親朋觀看自己與侄謝玄下棋。他的棋藝本來劣於侄子,但此時謝玄由於憂心國事卻敗在叔父手下。一局剛罷,謝安即以謝玄為前鋒迎戰符堅。這則小品是說前方鏖戰方酣之際,總指揮謝安在京城下圍棋,“俄而謝玄淮上信至”。謝安“看書竟,默然無言,徐向局”。古人所說的“信”是指送信人,“書”才是指現在所說的“信”,“徐向局”就是慢慢轉向棋局。這幾句刻畫謝安沈著的個性可謂力透紙背。在軍情如火的當兒還有心思與人圍棋,已顯出他的從容不迫,淮上大軍前鋒送來了軍情報告,看後竟然“默然無言”,照樣…See More
Feb 3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亂世英雄——《世說新語》品讀之九

曹公少時見喬玄,玄謂曰:“天下方亂,群雄虎爭,撥而理之,非君乎?然君實亂世之英雄,治世之奸賊。恨吾老矣,不見君富貴,當以子孫相累。”——《世說新語•識鑒》東漢末年,主荒政謬,國家的命運操縱於閹寺,一般士大夫羞與他們為伍,於是出現了“匹夫抗憤,處士橫議”的局面。“清議”是當時士人干政的主要手段,原先的人物品藻也因此具有新的社會意義,雖然它難免士人之間的相互標榜,但對腐敗的政治具有激濁揚清的作用:政府對官員的升降不得不顧忌“清議”的壓力,多少要聽聽社會清流的權威意見。人物品藻左右著一個人的政治前途,有名者步青云,無聞者委溝壑。一些未得到社會社會承認的士子盼望獲得品藻名流的正面評價。曹操在得勢之前就曾請許劭、喬玄品題。本文就是喬玄品評曹操的記載。喬玄是漢末著名政治家,史稱他“嚴明有才略”,以“長於知人”著稱於世。且看喬玄如何評價曹操——首先他認為曹操有能力承擔撥亂反正這一巨大的歷史使命:“天下方亂,群雄虎爭,撥而理之,非君乎?”董卓之亂使國家四分五裂,連年戰火使生靈塗炭,國家必須統一,百姓渴望和平,民族要求強盛,而這一歷史的要求此時只有通過曹操才能實現,曹操是未來整頓干坤的人物,喬玄這幾句話…See More
Feb 1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善人與惡人——《世說新語》品讀之八

殷中軍問:“自然無心於稟受,何以正善人少,惡人多?”諸人莫有言者。劉尹答曰:“譬如寫水著地,正自縱橫流漫,略無正方圓者。”一時絕嘆,以為名通。——《世說新語•文學》殷中軍就是清談名家的殷浩,劉尹就是辯才無礙的劉惔,因他曾官至丹陽尹常被稱為劉尹。“略無”和“正自”是當時的口語,分別是“全無”和“只是”的意思。殷浩遇上了劉惔可以說是“棋逢對手”,他們時常在一起相互戲謔調侃,在舌戰中斗機鋒逞雄辯。 “性本善”還是“性本惡”這個問題,在中國歷代文人學者中打了幾千年官司。有的認為人性本善,有的宣稱人性本惡,誰也不能說服誰。“性善”或“性惡”隱含著另一個同樣復雜的問題:萬物的存在形態是自然而然的,還是其他意誌支配的?素有辯才之稱的殷浩又向朋友挑起了這個難題:自然並無心接受其他外力的影響,為什麽正直的善人少,奸邪的惡人多?大家一時都被問傻了眼,沒有一個能對得上來。劉惔應聲回答說:“譬如瀉水著地,只是縱橫四處流淌,絕對沒有正方形或正圓形的。”人之生於世也像水之泄於地,難得形成正而且直的人。在座的人聽他這麽一說無不稱嘆,都認為這是至理名言。不過,這句“名言”未必道出了“至理”,語言的俏皮未必能保證內容的…See More
Jan 22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官與財——《世說新語》品讀之七

人有問殷中軍:“何以將得位而夢棺器,將得財而夢矢穢?”殷曰:“官本是臭腐,所以將得而夢棺屍;財醒糞土,所以將得而夢穢汙。”時人以為名通。——《世說新語•文學》文中的殷中軍就是東晉名流殷浩,官至建武將軍、揚州刺史、中軍將軍。殷浩在東晉前期以善清談浪得虛名,成為朝野眾望所歸的人物,“鹹謂教義由其興替,社稷俟以安危”,出仕前屏居墓所將近七年,當時士庶都對他寄以厚望,“於時擬之管、葛”,但一旦入掌朝政,拿不出任何良策振興朝綱;出總兵戎,落得個喪師辱國的下場,最後他自己也被廢為庶人。從事功的角度看,殷浩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失敗者;但在思想的深度和對人生體驗的深度上,殷浩又是位得風氣之先的人物,不僅為“風流談論者所宗”,也能典型體現他那個時代的精神風貌。他鄙棄一切外在的虛榮、爵位,而高度肯定人自身的價值。他的政敵桓溫曾經問他說:“君何如我?”殷浩回答說:“我與我周旋久,寧作我。”桓溫是手握重兵的梟雄,殷浩敢於公然藐視他,可見他的氣度、膽量與見識。本則小品寫殷浩“釋夢”。有人因怪夢而問他說:“為什麽將要得官就夢見棺材,將要發財就夢見屎糞?”殷浩的回答讓人叫絕:“官爵本來就是又臭又腐的東西,所以將得官時就…See More
Jan 19

Іле's Blog

戴建業:從師之道——《世說新語》品讀之二十一

Posted on August 3, 2018 at 3:26pm 0 Comments

太傅東海王鎮許昌,以王安期為記室參軍,雅相知重。敕世子毗曰:“夫學之所益者淺,體之所安者深。閑習禮度,不如式瞻儀形;諷味遺言,不如親承音旨。王參軍人倫之表,汝其師之。”——《世說新語•賞譽》

 

在韓愈所謂“傳道、授業、解惑”之外, 教師的職能還應該包括“熏陶”。前者要求教師必須具備較高的專業水平,後者則要求教師應富於人格魅力。老師在課堂上的“傳道、授業、解惑”,考試結束後可能被扔到了一邊;老師課內外優雅的舉止和幽默的談吐,可能讓我們終身難忘,畢業幾十年後同學聚會還能重復老師當年的口頭禪,還能模仿老師說話的語音腔調;老師應世觀物的態度讓我們受益無窮,老師磊落坦蕩的襟懷讓我們受到無形的感化,老師無私無畏的精神更是我們的人格標桿。…

Continue

戴建業:高僧養馬——《世說新語》品讀之二十二

Posted on August 3, 2018 at 3:25pm 0 Comments

支道林常養數匹馬。或言道人畜馬不韻。支曰:“貧道重其神駿。”——《世說新語•言語》 

世上人與物各種各樣的聯系中,最本質的聯系不外乎兩種——或實用,或審美,所以,人對事物的態度也相應一分為二——或從實用的角度進行衡量盤算,或從審美角度來鑒賞批評。譬如名犬和肥豬,實用主義者可能更愛豬,崇尚美的人可能更愛犬,即使對同一對象,這兩種人也可能各有側重,將軍和戰士愛馬,是愛馬能在戰時馳騁疆場,使部隊發揮更大的戰斗力,看重它“所向無空闊,真堪托死生”的效用,而本文中的和尚支道林喜歡養馬,則完全是“重其神駿”——喜歡它那駿逸超凡的神采。這里還得補充交待一下,文中的支道林即支遁,字道林(約34—366),東晉高僧,般若學派“即色宗”的主要代表。道人是僧人的舊稱,魏晉間佛學初興的時候,和尚尚無僧稱而稱為道人。…

Continue

戴建業:以貌取人——《世說新語》品讀之二十四

Posted on August 3, 2018 at 3:24pm 0 Comments

潘岳妙有姿容,好神情。少時挾彈出洛陽道,婦人遇者,莫不連手共縈之。左太沖絕醜,亦復效岳遊遨,於是群嫗共亂唾之,委頓而返。——《世說新語•容止》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言談中人們對這句俗語的正確性從未置疑,行動上大家對這句俗語從來置之不理。從古代孟老夫子見梁襄王後“望之不似人君”的惡劣印象,到今天男女孩找對象對身高外貌的要求,無一不說明以貌取人是一種生活常態。為了在職場上占有優勢,為了在情場上戰勝情敵,為了在社會上春風得意,青年男女都熱衷整容,正像莎士比亞說的那樣,“上帝給了她一張臉,自己又要再造一張”。連老爺爺老奶奶也想給自己換一張臉或換一張皮,要使自己看起來“今年八十,明年十八”。誰不知道“人不可貌相”?誰又能避免不“以貌取人”?這種“口是心非”的確“古已有之”,今人不過是“變本加厲”而已。…

Continue

戴建業:謝公畜妓——《世說新語》品讀之十三

Posted on February 12, 2018 at 4:48pm 0 Comments

謝公在東山畜妓,簡公曰:“安石必出。既與人同樂,亦不得不與人同憂。”——《世說新語•識鑒》 



晉簡文帝和孝武帝兩朝內亂頻仍,強敵寇境,晉江山如風中殘燭。出身高門的謝安在朝野享有重名,士林認為其雅量足以鎮安內外,可是,謝安本人偏偏“無處世意”,高臥東山堅不出仕,與王羲之、許詢、支道林、孫綽遊處,出則漁弋山水,入則言詠屬文,儼然像不事王侯恬淡謙退的隱士。說來也怪,越是拒絕朝庭征召,謝安的聲譽越隆,足不出戶卻“自然有公輔之望”。他那副神態把同床共枕的太太也騙過了,見他萬事不關心的模樣夫人便勸他說:“大丈夫不該如此吧?”家人、友人都認為謝安已經絕意官場,時任中臣的高崧對謝安說:“卿累違朝旨,高臥東山,諸人每相與言,安石不肯出,將如蒼生何!蒼生今亦將如卿何!”…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