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已屆暮年的北印度人,身材瘦高,唇髭銀白,鬍鬚剃盡的臉宛如乾癟的水果。上身是一件方格背心,下身圍著圍褲。腳穿土布鞋,右手拄著拐棍兒,左手撐著布傘進城去了。

時值八月,朝陽眩目地撫摸著薄雲。裹著黑幔的夜早已氣喘籲籲地遁去。霧濕的風漫不經心地搖晃著阿穆拉吉樹的嫩枝。


飄忽著幻影的我的世界的盡頭,出現一個旅人。我只知道他是一個人,沒有姓氏,沒有意識,沒有感情,沒有需求,僅僅是八月的一個上午踽踽走向集市的人。

他也望見了我,在他的世界的大漠的盡頭那流蕩的紫嵐中,人與人毫無關係,我,僅僅是一個人。

他家有牛犢,有籠中的鸚鵡。他的妻戴著粗陋的銅手鐲,推磨碾麥。他有洗衣為生的鄰里,與雜貨店的老板熟識,欠喀布爾商人的錢。

我不在他們中間,我,僅僅是一個人。

Views: 3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