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na Conversation's Blog – August 2016 Archive (8)

〔波蘭〕顯克微支:二草原

有兩片土地相並的排著,正如兩個極大的草原,中間只有一條明麗的小河將他們分開。這河的兩邊,在某一地點漸漸的分離,便造成一個淺的渡口——一個盛著安靜清澈的水的小河。

“人們可以看見清澈河流下的黃金色的底,從那裏長出荷花的梗,在光輝的水面上開花;紅色的蝴蝶繞著紅白的花飛舞;在水邊的棕櫚樹和光明的空氣中間,鳥類叫著,仿佛銀鈴一樣。這是從這邊到那邊去——從生之原往死之原去的渡口。這兩面都是那至高全能的梵天所創造,他命令善的毗濕奴主宰生之國,智的濕縛主宰死之國。他又說道,”你們各自隨意去做。“

 …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August 30, 2016 at 12:07pm — No Comments

金瓶梅大綱

厚暉成書於明朝萬歷年間(1573~1620)的《金瓶梅》,是我國第一部文人獨創的長篇小說,又是我國第一部以家庭生活為題材的長篇小說。小說通過對一個豪紳惡霸家庭興衰的描寫,對明朝社會的醜惡本質和統治階級的荒淫無恥,做了比較全面的暴露。書中主要人物除西門慶外,還著重寫了潘金蓮、李瓶兒和春梅,《金瓶梅》的書名,也是取這三個人名字中的一字聯綴而成的。小說藝術成就非常傑出,它描寫了當時社會的各種人物,對明朝社會的民情風俗也做了真實的描繪,在讀者面前展現了一幅明朝城市社會生活的廣闊風俗畫。現將這部小說主要情節做如下介紹,以饗讀者。 …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August 22, 2016 at 9:25am — No Comments

契科夫·不必要的勝利故事(9)

“有個上流女人在找您!”一天傍晚,布拉烏赫爾太太對走進房來取信的阿爾土爾說。“她留下一張字條!”

“我住在大錨飯店,”阿爾土爾讀字條。“您快點來。伊爾卡。”

阿爾土爾就動身進城,直到午夜才見到伊爾卡。他見到她就放聲大笑。她穿得多麼講究,她多麼不象當初他在樹林裏遇見的哭成淚人般的歌女啊!

“你有一百萬了?”他笑著問道。

“有了。就在這兒!”

阿爾土爾忽然止住笑。他面前的桌子上放著一百萬,地地道道的一百萬。…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August 19, 2016 at 5:32pm — No Comments

契科夫·不必要的勝利故事(8)

那是十二月間一個嚴寒的傍晚。天空中閃爍著剛出來的繁星,冷冰冰的月亮在飄遊。四下裏一片肅靜,既沒有什麼動靜,也沒有任何聲音。…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August 17, 2016 at 9:24am — No Comments

契科夫·不必要的勝利故事(7)

固執的姑娘又逃跑過一次,而這“次”是最後一次。

那是四月裏一個暖和的夜晚。……十二點鐘早已敲過,可是布蘭沙爾太太的夏季劇場裏,節目還沒結束。……魔術師丘莉小姐在舞臺上變戲法。……她從女人的半高腰皮靴裏放出一群鴿子,隨後在雷鳴般的掌聲中又拉出一件女人的很大的連衣裙。……她把連衣裙往地下一放,又往上一提,底下就鉆出個小男孩來,穿著美菲斯托費爾①的服裝。戲法都是老一套,不過作為“助興節目”倒還可以看看。布蘭沙爾太太的劇場所以表演節目,也不過是要使這家飯店保持劇院的名稱而已。客人們多半在吃菜喝酒而不大看舞臺。柱子後邊和包廂裏面都擺著小桌子。頭一排客人背對舞臺坐著,因為他們正舉起長柄眼鏡打量坐滿整個第二排的妓女。所有的客人大半在走動而不是坐在位子上。…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August 12, 2016 at 1:02pm — No Comments

契科夫·不必要的勝利故事(6)

伊爾卡和她父親遇到一件特別的事。……他們同馮·紮依尼茨男爵相逢後過一星期,在一個極炎熱的中午,坐在火車站的天棚底下。盡管天氣極其悶熱,車站的月臺上卻有許多人。消夏別墅的男主人和女主人、地主們、停在側線上的列車的乘客們,都在月臺上來來往往,擠滿車站的各建築物。停在側線上的列車是軍用車,軍用車總要在車站上停留兩三個鐘頭。頭等客車的乘客候車室裏滿是喝酒的軍官們。三等客車的乘客候車室裏,軍樂隊的樂聲震天價響,招得大批聽眾紛紛擁到車站上來。

茨威布希和伊爾卡坐在大磅秤的底座上,一邊休息,一邊觀看來往的人:茨威布希看兵士喝啤酒,伊爾卡打量女人的服飾。有些喝醉酒的軍官在他們身旁走來走去,不時瞟一眼伊爾卡。他們喜歡這個俊俏的姑娘。……起初在她身邊轉來轉去的是些低級軍官,可是等到酒宴結束後,伊爾卡看見她近旁也有高級軍官了。……那列火車離開車還差半個鐘頭,高級軍官和低級軍官湊在一起,用醉醺醺的目光打量她,交頭接耳紛紛議論。…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August 7, 2016 at 11:01pm — No Comments

契科夫·不必要的勝利故事(5)

伯爵夫人看一眼她的丈夫戈爾達烏根伯爵(騎馬的男人就是他),放慢馬的步子。

“大夫不許您騎馬走得太快,”她說。“您就騎得慢點吧。

……您有什麼事?”

“我只要說幾句話。”

“什麼話?”

“他是誰?”

“馮·紮依尼茨男爵。”

“馮·紮依尼茨?是他?原來這個人就是馮·紮依尼茨?…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August 5, 2016 at 4:49pm — No Comments

契科夫·不必要的勝利故事(4)

她騎著馬走完林間小路,來到曠野上,天色已經黑了。

……城市和山巒還看得見,然而輪廓已經不清楚。來往的行人和馬匹的形影也極其模糊。燈火已經在一些地方點亮。伯爵夫人在一個用蘆葦和麥稭搭成的草棚旁邊停住馬,這棚子就在戈爾達烏根家的菜園子裏。戈爾達烏根家從無法追憶的時代起就租下城區的一塊地做他家的菜園。他們租下那塊地是出於虛榮心。“在我的土地周圍,外人的土地越少,”從前戈爾達烏根家的一個成員說,“我也就越有理由昂首闊步。”

菜園工人和他兒子在草棚旁邊站著。他們看見伯爵夫人騎著馬跑到他們這邊來,就脫掉帽子。…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August 3, 2016 at 2:48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