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s Blog – May 2016 Archive (8)

扎西拉姆·多多《當你途經我的盛放》(3)

那年花開



白天坐車走在延安高架上,遊歷的是城市的上半身——風光、明媚、有理想。晚上我在長街短巷內遊蕩,窺視城市的下半身——誘惑、性感、流離失所。

有一段時間,每天泡在漢原書店,從下午看書看到晚上十一點,然後一個人在夜裏靜靜走一個多小時回家。…



Continue

Added by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on May 30, 2016 at 9:36am — No Comments

扎西拉姆·多多《當你途經我的盛放》(2)

舊情綿綿

在和平飯店的旁邊

在城南舊事的邊緣

在美人的提包裏

在才子的衣襟前

綿綿

是否長如秋水綿綿

綿綿

是否重如青山綿綿

綿綿…

Continue

Added by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on May 28, 2016 at 8:20am — No Comments

扎西拉姆·多多《當你途經我的盛放》(1)

作者簡介·紮西拉姆·多多,原名談笑靖,自由職業人,從事廣告策劃、劇本創作等工作。她是位虔誠的佛教徒。扎西拉姆·多多,一個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她那首《班扎古魯白瑪的沈默》被千萬網友感動傳播。



編輯推薦

 

1.這是每一個向往自由的人都應該閱讀的文字,是來自人和自然互贈性情的心靈之歌。

2.扎西拉姆·多多的文字清新、純美,《當你途經我的盛放:一個行者的心靈旅程》中部分詩作盡可看做是“體現寬廣胸懷的細膩情詩”。…

Continue

Added by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on May 26, 2016 at 7:26pm — No Comments

鍾敬文·花的故事

我近來因為談談鳥的故事,竟連想到花的故事,索性也來扯談一回罷。

花的故事,似乎比起鳥來少得多。這大概因為鳥是活動的東西,而且有利便於附會的種種叫聲,所以能夠產生出許多有趣的故事,花既沒有那些適於誕育故事的資料,自不期然而然的減少了。

  花的故事,在現在民間口頭上流傳的,我一時尚找不到,──這自然不是一點都沒有,不過,我想即使有,總太稀少了──我們且談談古時的花吧。

  說也奇異,在古代的載籍中,關於花的故事,比較上有趣點的,實在也並不多。最著的,要算秋海棠花的一個了:

  昔有女人,懷人不至,淚灑地,遂生此花。色如婦面,甚媚,名斷腸花。──見《采蘭雜誌》。…

Continue

Added by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on May 25, 2016 at 8:48am — No Comments

鍾敬文·太湖遊記

在蘇州盤桓兩天,踏遍了虎丘貞娘墓上的芳草,天平山下藍碧如鱟液的吳中第一泉,也已欣然嘗到了。於是,我和同行的李君奮著余勇,轉赴無錫觀賞汪洋萬頃的太湖去。──這原是預定了的遊程,並非偶起的意念,或遊興的殘餘。

  我們是乘著滬寧路的夜車到無錫的。抵目的地時,己九點鐘了。那剛到時的印象,我永遠不能忘記,是森黑的夜晚,群燈燦爛著,我們冒著霏微的春雨,迷濛地投沒在她的懷中。

  雖然是在個安定的旅途中,但是因為身體過於疲累,而且客舍中睡具的陳設並不十分惡劣之故,我終於舒適地酣眠了一個春宵。醒來時已是七點余鐘的早晨了。天雖然是陰陰的,可是牛毛雨卻沒有了。我們私心不禁很欣慰。…

Continue

Added by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on May 21, 2016 at 7:42pm — No Comments

鍾敬文·西湖的雪景

──獻給許多不能與我共幽賞的朋友

       從來談論西湖之勝景的,大抵注目於春夏兩季;而各地遊客,也多於此時翩然來臨。──秋季遊人已暫少,入冬後,則更形疏落了。這當中自然有以致其然的道理。春夏之間,氣溫和暖,湖上風物,應時佳勝,或「雜花生樹,群鶯亂飛」,或「浴晴鷗鷺爭飛,拂挾荷風薦爽」,都是要教人眷眷不易忘情的。於此時節,往來湖上,沈醉於柔媚芳馨的情味中,誰說不應該呢?但是春花固可愛,秋月不是也要使人銷魂麼?四時的煙景不同,而真賞者各能得其佳趣;不過,這未易以論於一般人罷了。高深父先生曾告訴過我們:「若能高朗其懷,曠達其意,超塵脫俗,別具天眼,攬景會心,便得真趣。」我們雖不成材,但對於先賢這種深於體驗的話,也忍只當做全無關係的耳邊風麼?…

Continue

Added by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on May 18, 2016 at 9:00am — No Comments

鍾敬文·荔枝

輕紅釅白,

雅稱佳人纖手擘。

──東坡詞

這實在使我時常想起來,有點懊恨,為什麼不生在那周漢故都的秦豫之鄉,又不生在那風物嫵媚的江南之地,卻偏偏生長在這文化落後蠻僚舊邦的嶺南呢?雖說在這庚嶺之陽,南海之濱,也盡有南越南漢未荒的霸跡,白雲西湖挺秀的河山,足以供我們低徊遊眺,少愛美好古之懷,但翹首北望,畢竟不免於爽然自失啊!

  然而,生息在這樣邊僥的地方,略略可以叫我們感到滿意的,卻不能不數及飲食之事了。我用不著把嶺南一切鄉土風味,一一地加以陳述,但略舉敘一二有趣故事以當例示便得了。…

Continue

Added by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on May 12, 2016 at 8:09pm — No Comments

鍾敬文·水仙花

我們地方的水仙花,都是省(廣州)港(香港)來的,每當臘月時候,少數往來省港商戶,便從那裡運了一二筐回來。這種東西,在我們地方上是不大有「消頭」的,除了一些有錢的富家或行店,及少數對於他有愛好的性癖之人,別的人再不買這個。它的價目,在數年前,大約每棵只消幾個銅板。後來越賣越貴,今年已經要兩三角錢才能買得一個了。可是,這種東西,是有產階級的用品,雖然價值高貴—點,也沒什麼難買賣,即使消額可能比前幾年減少一些。…

Continue

Added by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on May 9, 2016 at 9:47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