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i Shu
  • Female
  • 清水灣
  • Hong Kong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Pei Shu's Friends

  • baku
  • Ashgabat
  • Macclesfield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Kaki Bukit
  • Passion for Form
  • Virunga
  • TV Plus
  • 水牆 繪
  • 字詞過度
  • 三演 義國
  • Sogno Realtà
  • 垂釣 尼亞河
  • Khalak Khalayak

Gifts Received

Gift

Pei Shu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Pei Shu's Page

Latest Activity

Pei Shu posted a blog post

馬蒂摩爾《秘密花園》

一個星期前,卡羅琳打電話過來,說山頂上有人種了水仙,執意要我去看看。此刻我正在途中,勉勉強強地趕著那兩個小時的路程。通往山頂的路上不但颳著風,而且還被霧封鎖著,我小心翼翼,慢慢地將車開到了卡羅琳的家裏。“我是一步也不肯走了!”我宣佈,“我留在這兒吃飯.只等霧一散開,馬上打道回府。”“可是我需要你幫忙。將我捎到車庫裏,讓我把車開出來好嗎?”卡羅琳說,“至少這些我們做得到吧?” “離這兒多遠?”我謹慎地問。“3分鐘左右,”她回答我,“我來開車吧!我已經習慣了。”10分鐘以後還沒有到。我焦急地望著她:“我想你剛才說3分鐘就可以到。”她咧嘴笑了:“我們繞了點彎路。” 我們已經回到了山路上,頂著像厚厚面紗似的濃霧。值得這麼做嗎?我想。到達一座小小的石築的教堂後,我們穿過它旁邊的一個小停車場,沿著一條小道繼續行進,霧氣散去了一些,透出灰白而帶著濕氣的陽光。這是一條鋪滿了厚厚的老松針的小道。茂密的常青樹罩在我們上空,右邊是一片很陡的斜坡。漸漸地,這地方的平和寧靜撫慰了我的情緒。突然,在轉過一個彎後,我吃驚得喘不過氣來。…See More
Jun 9

Pei Shu's Blog

馬蒂摩爾《秘密花園》

Posted on June 1, 2021 at 9:30am 0 Comments

一個星期前,卡羅琳打電話過來,說山頂上有人種了水仙,執意要我去看看。此刻我正在途中,勉勉強強地趕著那兩個小時的路程。

通往山頂的路上不但颳著風,而且還被霧封鎖著,我小心翼翼,慢慢地將車開到了卡羅琳的家裏。

“我是一步也不肯走了!”我宣佈,“我留在這兒吃飯.只等霧一散開,馬上打道回府。”“可是我需要你幫忙。將我捎到車庫裏,讓我把車開出來好嗎?”卡羅琳說,“至少這些我們做得到吧?”



“離這兒多遠?”我謹慎地問。

“3分鐘左右,”她回答我,“我來開車吧!我已經習慣了。”…

Continue

J.R.沃勒《廊橋遺夢》(32)後記:塔科馬的夜鷹

Posted on October 30, 2018 at 8:02pm 0 Comments

我寫羅伯特·金凱和弗朗西絲卡的故事的過程中,我對金凱越來越感興趣,覺得我們對他和他的生平知道得太少了。在本書付印前幾個星期我又飛往西雅圖,試圖再發掘一些關於他的尚未發現的情況。 

我有一個想法:既然他愛好音樂,本人又是個藝術家,那麼在皮吉特的音樂文藝圈中也許會有人認識他。西雅圖時報的編輯幫了我的忙。雖然他不知道金凱其人,但是他向我提供了該報紙一九七五年到一九八二年的有關部分,這是我最感興趣的時期。

 …

Continue

J.R.沃勒《廊橋遺夢》(31)從零度空間落下

Posted on October 28, 2018 at 12:30pm 0 Comments

羅伯特一九六五年離開這里以後,我意識到我對他的家庭背景知之甚少。不過我認為幾乎對其他一切都已了解-也就是在那幾天中值得注意的一切。他是獨生子,父母雙亡,他生於俄亥俄州一個小鎮。

我連他上過大學沒有,甚至上過中學沒有也不清楚。但是他有一種質樸的,原始的,幾乎是神秘的聰明智慧。對了,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他是隨海軍陸戰隊到南太平洋的戰地攝影記者。

他結過婚,遇到我之前很久已經離了。沒有孩子。他的前妻是搞音樂的,好像記得他說是個民歌手之類的,他外出攝影長期不在家的生活使婚姻難以維持。他把破裂的原因歸罪於自己。…

Continue

J.R.沃勒《廊橋遺夢》(30)從零度空間落下

Posted on October 2, 2018 at 7:09pm 0 Comments

你們應當記得,當那些圖片出現在上時,這里如何的滿城爭道。你也可能還記得從那以後我就開始定期收到這雜志。現在你們知道我為什麼突然對它感興趣了。順便說一句,他在拍杉樹橋時我和他在一起(替他拿一外相機背包)。

請你們理解,我一直平靜地愛著你們的父親。我過去知道,現在仍然知道是如此。他對我很好,給了我你們倆,這是我所珍愛的。不要忘記這一點。

但是羅伯特·金凱是完全不同的,我畢生從來沒有見到,聽到或讀到過像他這樣的人。要你們完全了解他是不可能的。首先,你們不是我;其次你們非得跟他*在一起呆過,看他動作,聽他談關於物種演變的一個分支的盡頭那些話才行。也許那些筆記本和雜志剪報能有所幫助,不過連這也不夠。…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