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i Shu
  • Female
  • 清水灣
  • Hong Kong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Pei Shu's Friends

  • baku
  • Ashgabat
  • Macclesfield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Kaki Bukit
  • Passion for Form
  • Virunga
  • TV Plus
  • 水牆 繪
  • 字詞過度
  • 三演 義國
  • Sogno Realtà
  • 垂釣 尼亞河
  • Khalak Khalayak

Gifts Received

Gift

Pei Shu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Pei Shu's Page

Latest Activity

Pei Shu posted a blog post

弗拉基米爾·納博可夫《洛麗塔》(30)

還有其他一些不愉快的意外事。比如有一次是在電影 院。洛那時對電影 仍然熱情不衰(上高校二年級期間,這種熱情曾下跌)。我們真是過得醉生夢死,昏天黑地,噢,我不知道,那一年我們為參觀旅程安排了一百五十或二百個項目,而在更頻繁稠密的看電影 階段裏,大部分新聞短片我們都是看過六遍,因為這種電影 主畫面一周更換一次,便總是尾隨我們從一個城市到另一個城市。她最喜歡的電影 類是按如下順序排列的:音樂件,下層社會片和西部片。在第一類電影 裏,真正的歌手和舞蹈者在抗憂怨的銀幕天地度過的是不真實的舞台生涯,死亡和真理在此均遭禁忌,而頭發已白卻仍天真、特意安排成未死的、最初總是不那麼讚成女兒為電影 神魂顛倒的父親,結尾總是他在寓言般的百老匯向他的神聖理想歡呼。下層社會的電影…See More
Monday
Pei Shu posted a blog post

弗拉基米爾·納博可夫《洛麗塔》(29)

她懷著性急的好奇心進入了我的世界,焦褐色、昏暗的亨伯特領地;她流覽一番,興味索然地聳聳肩;我依稀覺出她現在象是打算離去了,明顯地表露出嫌惡的情緒。在我的觸摸下她也不再顫栗,我的痛苦得到的所有補償就是一句刺耳的“你想想你是在做什麼?”我的小傻瓜寧肯選擇粗野的電影 ,那種最倒人胃口的胡…See More
Nov 15
Pei Shu posted a blog post

弗拉基米爾·納博可夫《洛麗塔》(28)

我們見到了一些奇特的路邊人,即“搭車者”,科學意義上的拇指人,以及許多的亞人類和形體:謙虛的士兵、美籍西班牙人,靜靜地等著,故意悄悄將黃色卡其褲繃得緊緊的;希望走兩條街的男學生;希望走兩千英哩路的殺人犯;神秘的、神經質的、上了年紀的紳士,提著新牌小箱,留著修剪過的八字胡 ;三人一組樂觀的墨西哥人;大學生驕傲地炫耀著假期戶外活動時積下的汙垢,仿佛是炫耀他毛衣前身上名牌大學的校徽;筋疲力竭、絕望的婦人;胡 子剃得幹幹凈凈、頭發油光、神色流盼的小白臉惡少,穿著肥大的襯衣和罩衣,過分誇張性感地挺出粗大的拇指勾引 孤身女子或急切又不大中用的買賣人。“我們帶上他吧,”當看到某些特別令人反胃的拇指,某些年齡與我相仿、肩與我一般寬、有一張尚未上銀幕的臉蛋的男士被我們的車甩在後兩,實際又與我們順路,洛總這麼請求,習慣性地搓著她的兩只膝蓋。噢,我必須嚴密監視洛,這個嬌弱的小洛!或許由於老有談情說愛的練習…See More
Oct 27
Pei Shu posted a blog post

弗拉基米爾·納博可夫《洛麗塔》(27)

現在,要追述後來發生的一切時,讀者應牢記的不僅是上面粗略勾勒的那條主線、許多支路、旅行者誤入的歧道,以及不慎重覆和在驚恐中出的偏差;還要記住我們的旅行遠不是一次疲乏的樂事,而是一次艱難的、扭曲的目的論演變,它唯一存在的理由(這幾個老法文詞就是征兆)是要靠接連不斷的親吻,讓我的侶伴總保持過得去的心境。翻翻那本用爛了的旅遊書,我隱約想起了南方某州迫我花了四美元的“玉蘭公園”;書中的廣告說,到該地一遊應該有三個原因:因為約翰·高爾斯華綏(早斷了氣的作家)認為它是世界上最美麗的花園;因為一九00年的《貝德克旅行指南》曾用星號標示了它;最後,因為……噢,讀者,我的讀者,猜猜?……因為兒童(我的洛麗塔勢必不是個兒童了!)“滿目生輝,虔敬地走過天堂的甬道,啜飲影響一生的美泉。”但“它可不屬於我,”冷酷的洛說,坐在一條長凳上,兩張星期天的報紙攤滿她可愛的膝頭。我們光顧過所有美式路邊餐館,從低級的掛著鹿頭(內眼角上有一條暗色淚腺)的“小吃”店,裏邊到處是“幽默’畫明信片,用針穿住的顧客的支票,救生者,太陽鏡,畫天堂聖代的廣告商,玻璃下有二分之一塊巧克力蛋糕,幾只有經驗又嚇人的蒼蠅在下流櫃台上粘乎乎的糖水…See More
Oct 24

Pei Shu's Blog

弗拉基米爾·納博可夫《洛麗塔》(15)

Posted on May 11, 2017 at 11:44am 0 Comments

離拉姆期代爾幾英裏遠有座森林湖(滴漏湖——不是我想的那樣拼法)。七月末一個熾熱無比的星期,我仍每天都開車到那兒。我現在不得不不厭其煩地描述在一個炎熱的期二單晨,我們最後一次一起遊泳的情景。

我們把車停在離公路不遠的停車場,選了條小道,穿松林直達湖那邊,夏洛特談起上禮拜天早晨五點鐘瓊·法洛尋找背光效果時(瓊是老美術學校的),曾看見萊斯利浸在“黑檀木”裏(約翰的妙言)遊水。

“那湖水,”我說,“一定很冷吧。”

“關鍵不在這,”邏輯性極強的愛人說。“我是說他不太正常。而且,”她繼續道(她這種咬文嚼字開始使我疲憊了),“我確實感覺到我們的露易絲正在和那個低能兒戀愛。”…

Continue

弗拉基米爾·納博可夫《洛麗塔》(14)

Posted on May 11, 2017 at 11:43am 0 Comments

關於亨伯特夫人還有幾句話要說,趁現在一切都還順利(一場不幸事故馬上就要發生)。我很了解她內心的占有癖性,卻從未料到她會對我生命中任何一次不是為她的浪漫如此瘋狂妒嫉。她對我的過去表現出貪得無厭的強烈好奇。她要求我覆活我所有的羅曼史,這樣才可以使我侮辱它們,踐踏它們,徹底唾棄它們,從而摧毀我的過去。她讓我告訴她我和瓦萊裏亞的婚姻,她當然是個可笑之人;同時為了滿足夏洛特病態的快感,我還得制造、或殘忍地編湊一部情人 系列。

我還得拿出為她們做的附有插圖的編目給她以引她高興,各色各樣,是按照那些美國廣告的規則制做的,廣告上畫的學生通常性別比例很微妙,總有一位——只是一位,但畫得頗聰明——的巧克力色圓眼睛小夥子幾乎位於前排正中間。因此我給她看我的女人,讓她們又笑又擺——慵倦的金發碧眼女郎,火辣辣、褐色發膚的女郎,情欲旺盛的毒蛇——好象是在妓院裏的一場演習…

Continue

弗拉基米爾·納博可夫《洛麗塔》(13)

Posted on May 11, 2017 at 11:43am 0 Comments

當新娘是寡婦 ,新郎是鰥夫;當前者在“我們偉大的小城”居住不到兩年,後者則不滿一月;當光生只盼一切倒楣事越快越好地結束,夫人又帶著寬容的微笑屈服了;那麼,我的讀者,婚禮一般說來就是一件“靜悄悄”的喜事。新娘可能會省卻桔花的皇冠,安心她的指尖罩,也不會在一本祈禱書中帶上一枝白蘭。新娘的小女兒或許能為亨與亨的結合儀式添加一筆生動的朱紅色,但我知道我不敢對被迫於困境的洛麗塔過於溫 柔因此同意此時不值得把那孩子從她衷愛的Q營地拉走。

我的自命多情又孤獨的夏洛特在日常生活中卻又頗愛交 際。另外,我還發現她盡管本能控制自己的心或眼淚,倒是位很有自信的女人。她剛剛作上了我的夫人(她的“急切又神經緊張的愛人”——一位英勇的愛人*—雖然服用了興奮劑仍然有些初期的困難,但對此,他用他舊時代甜言蜜意的浪漫溫…

Continue

弗拉基米爾·納博可夫《洛麗塔》(12)

Posted on May 11, 2017 at 11:43am 0 Comments

陪審團 的女士們,先生們!我不能發誓說手頭上這宗交 易的某些動機——除非我能將表情偽裝——過去從未掠過腦際。不過我的大腦從來沒以任何邏輯形式把它們保留下來,或和記憶中某些確切情景聯系起來;但我不能發誓——讓我重覆一遍——說我從來沒有在我朦朧的思想和感情的暗處真正打算過(裝出另一副表情)。過去曾有許多次——也應該有許多次,如果我了解我亨伯特——公正而言,當我想過娶一位成熟寡婦…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