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i Shu
  • Female
  • 清水灣
  • Hong Kong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Pei Shu's Friends

  • baku
  • Ashgabat
  • Macclesfield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Kaki Bukit
  • Passion for Form
  • Virunga
  • TV Plus
  • 水牆 繪
  • 字詞過度
  • 三演 義國
  • Sogno Realtà
  • 垂釣 尼亞河
  • Khalak Khalayak

Gifts Received

Gift

Pei Shu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Pei Shu's Page

Latest Activity

Pei Shu posted a blog post

J.R.沃勒《廊橋遺夢》(13)弗朗西絲卡

他的酒杯空了。正當他視線從窗外回過來時,弗朗西絲卡拿起白蘭地瓶頸,向那空杯子做了個手勢。他搖搖頭。“要在黎明中拍攝羅斯曼橋。我得走了。”她松了口氣,又深深地失望。她心時來回翻騰:是的,請你走吧:再留下來唱杯白蘭地;走吧。法倫。揚並不關心她的感覺,洗滌沁上的撲燈蛾也不關心,她不知道羅伯特金凱怎麼樣。他站著,把一個背包甩到左肩,另一個放在冷藏箱上。她繞到桌子這邊來。他伸出手來,她握著。”謝謝今晚。晚飯,散步,都好極了。你是一個好人,弗朗西絲卡。把白蘭地放在碗櫃靠外這的地方,也許過些時候會好起來的。”他都明白了,正如她想到的。不過他的話一點也沒冒犯她。他是指的浪漫情調。而且從最好意義上講是認真的。從他柔和的語言和說這些話的神態中她看得出來。不過她有一點不知道,那就是他當時真想對著廚房的四壁大喊,把以下的話刻進白灰中:“看在耶穌的份上,理查德。約翰遜,你真是像我認定的那樣,是一個大傻瓜嗎?”她送他出去,站著他的卡車旁等他把東西裝進去。小狗穿過場院跑過來圍著卡車嗅來嗅去。“傑克,過來。”她輕聲而又嚴厲的命令它,於是那狗過來坐在她旁邊,大口喘著氣。再見,多保重,手把門關上。他轉動那老舊的引擎,使勁…See More
Apr 25
Pei Shu posted a blog post

J.R.沃勒《廊橋遺夢》(12)弗朗西絲卡

古老的生活方式在掙扎,想要掙脫一切教養,幾世紀的文化錘煉出來的禮儀。文明人的嚴格的規矩。他試圖想點別的事:攝影。道路或者廊橋,想什麼都行。就是別想現在她是什麼樣。但是他失敗了,但是還是在想觸摸她的皮膚會是什麼感覺,兩個肚皮碰在一起會是什麼感覺。這是永恒的問題,永遠是同樣的問題。該死的古老生活方式正掙紮著冒到表面上來。他把它們打回去,按下去,吸一支駱駝煙,深深地呼吸。她一直感覺到他的目光盯在她身上,雖然他目光一直是含蓄的,從不是公然大膽的。她知道他知道白蘭地從來沒有倒進過這兩只杯子。她也知道,憑他的愛爾蘭人對悲劇和敏感性,他已感覺出一些這種空虛。不是憐憫。這不是他的事。也許是悲哀。她幾乎可以聽到他在腦漲中形成以下的詩句:瓶末開過,*杯子是空的,她夠著身體找出來,在依阿華,中央河流域某地,我用眼睛望著她,這雙眼曾見過,吉瓦洛人的亞馬遜河,也曾見過絲綢之路,駱駝行旅揚起的塵土,追隨我身後,飛向杳無一物的亞洲的蒼穹當弗朗西絲卡剝掉那瓶依阿華瓶蓋的封皮時,她看見自己的指甲,希望它長一,保養得好一點。幹農洗不能養長指甲,至目前為止,她從來沒有在乎。白蘭地。兩只玻璃杯放在桌上。她準備咖啡時,他打開瓶…See More
Apr 23
Pei Shu posted a blog post

J.R.沃勒《廊橋遺夢》(11)弗朗西絲卡

這個問題他給解決了。“到草場去走走怎麼樣?外面涼快一點了。”她同意之後,他從一只背包里拿出一架相機,把背帶套在肩上。金凱推開後廊的門,給她撐著,然後跟在她後面走出去,輕輕關上門,他們沿著裂縫的邊道穿過水泥鋪的場院走到機器棚東邊的草地上。那機器棚散發著熱油脂的味道。當他們走到籬笆前時,她一只手把鐵絲網拽下來跨了過去,感覺到她細條涼鞋帶周圍腳上沾了露水。他也照此辦理,穿靴子的腳輕松地邁過鐵絲網。你管這叫草場還是叫牧場?我想叫牧場。有牲口在,草就長不高。當心腳底下牛糞。升起,太陽剛從地平線消失,天空變成蔚藍色。月光下公路上一輛小汽車呼嘯著疾馳而過,消聲器很響。那是克拉克家孩子的車,他是溫特塞特橄欖球隊的四分衛,跟裘迪。萊弗倫森經常約會。她已經很久沒有這樣散步了。平時,總是五點鐘開飯,晚飯過後就是電視新聞,然後是晚間節目,理查德看,有時孩子們做完功課也看。弗朗西絲卡通常坐在廚房看書-從溫特塞特圖書館和她參加的圖書俱樂部借來的書,歷史。詩歌和小說,或者是在天氣好的時候坐在前廊上。她煩電視。有時理查德叫她:“弗蘭妮,你瞧瞧這個!”她就進去和他一起看一小會兒。埃爾維期出現時常引起他發出這樣的召喚。還…See More
Apr 21
Pei Shu posted a blog post

J.R.沃勒《廊橋遺夢》(10)弗朗西絲卡

弗朗西絲卡猜想,對羅伯特金凱來說這是很平常的談話,而對她,這卻是文學素材。麥縣的人從來不這麼談話,不談這些事。這里的話題是天氣。農產品價格。誰家生孩子。誰家辦喪事還有政府計劃和體育隊。不談藝術,不談夢。也不談那使音樂沈默。把夢關在盒子的現實。他切完菜,“我還能做什麼嗎?”她搖搖頭,“沒什麼,差不多就緒了。”他又坐到桌邊,抽著煙,不時呷一兩口啤酒。她在煮菜,抽空啜口啤酒。她能感覺到那酒精的作用,盡管量是這麼少。她只是在除夕和理查德在“軍人大廈”喝點酒。除此之外平時很少喝家里也幾乎不放酒,除了有一瓶白蘭地,那是她有一次忽然心血不潮,隱隱地希望在鄉村生活中有點浪漫情調而買的。那瓶蓋至今沒有打開過。素油,一半蔬菜,煮到淺棕色,加面粉拌勻,再另一品脫水,然後把剩下的蔬菜和作料加進去,文火燉四十分鐘。菜正燉著時,弗朗西絲卡再次坐到他對面。廚房里漸漸洋溢著淡淡的親切感。這多少是從做飯而來的。為一個陌生人做晚飯,讓他切蘿蔔,同時也切掉了距離,人在你的旁邊,緩減了一部分陌生感。既然失去了陌生感,就為親切感騰出了地方。他把香煙推向她。打火機在煙盒上面。她抖落出一支來,摸索著用打火機,覺得自己笨手笨腳的,就…See More
Apr 20
Pei Shu posted a blog post

J.R.沃勒《廊橋遺夢》(9)弗朗西絲卡

你彈吉他嗎?我看見你卡車里有一個琴匣。彈一點兒。只是作個伴兒,也不過如此面已。我妻子是早期的民歌手,那是遠在民歌流行起來之前,她開始教我彈的。'弗朗西絲卡聽到“妻子”一詞時身子稍稍繃緊了一下,為什麼,她自己也不知道。他當然有權結婚,但是不知怎麼這似乎跟他不相稱。她不願意他結過婚。她受不了我這樣長期外出拍照,一走就是幾個月。我不怪她。她九年前就撤退了。一年之後跟我離了婚。我們沒有過孩子,所以事情不復雜。她帶走了一只吉他,把這契波琴留給我了。你還和她通音訊嗎?不,從來沒有。他說了這麼多。弗朗西絲卡沒有在進一步問下去。但是她感覺良好了一些,挺自私的。她再次奇怪自己為什麼要在乎他結過還是沒結過婚。我到過兩次意大利,那不勒斯。從來沒去過。我有一次到過北方,拍一些勃河的照片。後來再是去西西里去拍照。弗朗西絲卡削著土豆,想了一會意大利,一直意識到羅伯特金凱在她身邊。西天升起了雲彩,把太陽分成射向四方的幾道霞光。他從洗滌池上的窗戶望出去說:“這是神光。日歷公司特別喜愛這種光,宗教雜志也喜歡。”你的工作看來很有意思,是的,我很喜歡。我喜歡大路,我喜歡制作照片。她注意到了他說“制作”照片。“你制作照片,而…See More
Apr 18
Pei Shu posted a blog post

J.R.沃勒《廊橋遺夢》(8)弗朗西絲卡

弗朗西絲卡拉開一個抽屜找開瓶的扳子。但是他說:“我有。”他把那把瑞士刀從刀靴中抽出來。彈開瓶扳,用得很熟練。他遞給她一瓶,舉起自己那瓶作祝酒狀說:“為午後傍晚的廊橋,或者更恰當地說,為在溫曖的紅色晨光里的廊橋。”他咧開嘴笑了。弗朗西絲卡沒說話,只是淺淺的一笑,略微舉一下那瓶酒,猶猶豫豫地,有點不知所措。一個奇怪的陌生人,鮮花。香水。啤酒,還有在炎炎盛夏一個星期一的祝酒。這一切她已經幾乎應付不了了。很久以前有一個人在一個八月的下午感到口渴。不知是誰,研究了這口渴,弄了點什麼拼湊在一起,就發明了啤酒。這就是啤酒的來源,它解決了一個問題。”他正在弄一架相機,用一個珠寶商用的小改錐擰緊頂蓋的一個螺絲,這句話幾乎是對著相機部的。我到園子里去一下,馬上回來。他擡起頭來,“需要幫忙嗎?”她搖搖頭,從他身邊走過,感覺到他的目光在她的胯上,不知他是不是一直看著她穿過遊廊,心里猜想是的。她猜對了。他是一直在注視著她。搖搖頭,又接著看。他注意著她的身體,想著他已知道她是多麼善解人意,心里捉摸著他從她身上感到的其他東西是什麼。他被她吸引住了,正為克制自己而斗爭。園子現在正陰暗中。弗朗西絲卡拿著一個搪瓷平鍋在園…See More
Apr 15
Pei Shu posted a blog post

J.R.沃勒《廊橋遺夢》(7)弗朗西絲卡

弗朗西絲卡向他笑了,她第一次笑得熱情而深沈。接著賭徒的沖動占了上風。“你願意留下來吃晚飯嗎?我全家都到外地去了,所以家里疫什麼東西,不過我總可以弄出一點來。”我確實對雜貨鋪。飯館已經厭倦了。如果不太麻煩的話,我願意。你喜歡豬排嗎?我可以從園子里撥點新鮮菜來配著做。素菜就好。我不吃肉,已多年了。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就是覺得那樣更舒服。弗朗西絲卡又笑了。“此地這個觀點可不受歡迎。理查德和他的朋友們會說你破壞他們生計。我也不大吃肉,不知為什麼,就是不喜歡。但是每當我在家試著做一頓無肉飯菜時,就會引起反抗的吼聲。所以我已放棄嘗試了。現在想法兒換換口味是挺好玩的。”好的。不過別為我太麻煩。聽著,我的冷藏箱里有一包膠卷,我得去倒掉化了的冰水,整理一下。這要占時間。”他站起來喝完了剩茶。他看著他走出廚房門,穿過遊廊走進場院。他不像別人那樣讓百葉門砰一聲彈回來,而是輕輕關上。他走出去前蹲下拍拍那小狗,小狗舐了幾下他胳膊表示對這一關注領情。弗朗西絲卡上樓匆匆洗了一個澡,一邊擦身一邊從短窗簾的上面向場院窺視。他的衣箱打開著,他正在用那舊的手壓水泵洗身。她原該告訴他如果需要可以用房子里的蓬蓬頭洗澡她原是想說…See More
Apr 14
Pei Shu posted a blog post

J.R.沃勒《廊橋遺夢》(6)弗朗西絲卡

他喝了一小口茶,望著她。她大約五英尺六英寸高,四十歲上下,或者出頭一些,臉很漂亮還有一幅苗條。有活力的身材。不過他浪跡天涯,漂亮的女人到處都是。這樣的外形固然宜人,但是真正重要的是從生活中來的理解力和激情,是能感人也能感動的細致的心靈。因此許多女人盡管外表很美,但他覺得她們並無吸引力。她們生活經歷不夠長,或者還不知生活艱辛,因此沒有這種足以吸引他的氣質。可是弗朗西絲卡·約翰遜身上確實有足以吸引他東西。她善解人意,這他看得出來,她也有激情,不過他還說不上這激情究竟導向何方,或者是否有任何方向。後來,他告訴她他自己也莫名其妙,那天看著她脫靴子的時候是他記憶中最肉感的時刻。為什麼,這不重要。這不是他對待生活的態度。“分析破壞完整性。有些事物,有魔力的事物,就是得保持完整性。如果你把它一個部件一個部件分開來看,它就消失了。”他是這樣說的。她坐在桌旁,一只腳蜷在下面,把一縷落在臉上在頭發攏回去,用那玳瑁梳子重新別好。然後又想起來,到最靠近的櫃子上頭拿下一個煙灰缸放在桌上他能夠得著的地方。得到這一默許之後,他拿出一包駱駝牌香煙來,向她伸過去。她拿了一支,並注意到微微點潮濕,是他出汗浸的。同樣的程序…See More
Apr 10
Pei Shu posted a blog post

J.R.沃勒《廊橋遺夢》(5)弗朗西絲卡

羅伯特金凱從襯衣口袋里拿出一包煙,抖落出一支遞給她。在五分鐘內,她第二次使自己意外,竟然接受了。我在幹什麼?她心想。多年前她吸過煙,後來在理查德不斷嚴歷批評下戒掉了。他又抖落出一支來,含在自己嘴唇里,把一個金色吉波牌的打火機點著,向她伸過去,同時眼睛望著前路。她雙手在火苗邊上做一個擋風圈,在卡車顛簸中為穩住打火機碰著了他的手。點煙只需一剎那間,但這時間已足夠使她感覺到他手的溫暖的手背上細小的漢毛。她往後靠下,他把打火機甩向自己的煙,熟練地做成擋風圈,手從方向盤抽下來一到一秒鐘。弗朗西絲卡·約翰遜,農夫之妻,悠閑地坐在布滿灰塵的卡車座位里,吸著香煙,指著前面說:“到了,就在彎過去的地方。“那座紅色斑駁,飽經風月而略有些傾斜的古老的橋橫跨在一條小溪上。羅伯特金凱這時綻開了笑容。他掃了她一眼說:“太捧了,正好拍日出照。”他在離橋一百英尺地方停下,帶著那開口的背包爬出車子。“我要花一點時間做一點探查工作,您不介意吧”她搖搖頭,報以一笑。弗朗西絲卡望著他走上縣城公路,從背包里拿出一架相機,然後把背包往背上一甩。他這一動作已做過上千次了,她從那流暢勁可以看出來。他一邊走,頭一邊不停地來回轉動,一會…See More
Apr 9
Pei Shu posted a blog post

J.R.沃勒《廊橋遺夢》(4)弗朗西絲卡

弗朗西絲卡·約翰遜把白蘭地杯子放在寬闊的橡木窗臺上,凝視著一張自己的18*18照片有時她很難回憶起自己二十二年前長得什麼樣。她倚在一根籬笆樁上,穿著褪色的牛仔褲,涼鞋,白色圓領衫,頭發在晨風中飄起。她從坐的地方那窗望出去可以看到那根籬笆樁。牧場周圍還是原來的舊籬笆。理查德死後她把地租出去時,曾明文規定牧場必須保留原封不動,盡管現在已是蒿草高長的空地。照片上的她臉上剛剛開始出現第一道皺紋。他的相機沒放過它們。不過她還是對照片上所見感到滿意。她頭發是黑的,身材豐滿而有活力,套在牛仔褲里正合適。不過她現在凝視的是自己的臉。那是一個瘋狂地愛上了正在照相的男子的女人的臉。沿著記憶的長河,她也能清晰地看見他。每年她都在腦海中把所有的影像過一遍細細地回味一切,刻骨銘心,永志不忘,就像部落民族的口述歷史,代代相傳直至永久。他身子瘦。高。硬,行動就像草一樣自如而有風度,銀灰色的頭發在耳後長出不少,幾乎總是亂蓬蓬的,好像他剛在大風中長途旅行,曾設法用手把它們攏整齊。他狹長臉,高顴骨,頭發從前額垂下,襯托出一比藍眼睛,好像永遠不停地在尋找下一幅拍照對象。他當時對她微笑著說她在晨曦中臉色真好,真滋潤,要她靠著…See More
Apr 7
Pei Shu posted a blog post

J.R.沃勒《廊橋遺夢》(3)弗朗西絲卡

深秋時分是弗朗西絲卡生日的季節,冷雨掃過她在南依阿華鄉間的木屋。她凝視著雨,穿過雨絲望見沿中央河邊的山崗,心中想著理查德。他八年前就是在同樣的冷雨秋風中去世,那奪去他生命的病名她還是不記得為好。不過弗朗西斯卡此刻正想著他,想著他的敦厚善良,他穩重的作風,和他所給予她的平穩的生活。孩子們都打過電話來了。他們今年還是不能回家來跟她過生日,雖然這已是她六十七歲生日了。她能理解,一如既往,今後也如此。他們兩人都是正在事業中途,艱苦奮斗,一個在管理一家醫院,一個在教書。邁可正在他第二次婚姻中安頓下來,卡洛琳則在第一次婚姻中掙紮他們兩個從來不設法安排她生日的時候來看她,這一點卻使她私下里感到高興。因為她保留著自己過這個日子的儀式。這天早晨溫特塞特的朋友們帶了一個蛋糕過來坐了坐。弗朗西絲卡煮了咖啡。談話隨便地流淌過去,從孫兒輩到小縣秩事,到感恩節,到聖誕節該給誰買什麼。客廳里輕聲笑語時起時伏,親切的氣氛給人以慰藉。這使弗朗西絲卡想起她為什麼在理查德死後還在這里住下來的一個小小的理由。邁可竭力勸她去佛羅里達,卡洛琳要她去新英蘭。但是她留在了南依阿華的丘陵之中這片土地上,為了一個特殊的原因保留著老地址。…See More
Apr 6
Pei Shu posted a blog post

J.R.沃勒《廊橋遺夢》(2)羅伯特·金凱

他們看了他的智商,跟他談成就,談他有能為做到的事,說他想成為什麼人都可以做到。有一位中學老師在他的鑒定上這樣寫道:“他認為。'智商測驗不是判斷人的能力的好辦法,因為這些測驗都沒有說明魔法的作用,而魔法就其本身和作為邏輯的補充都有自己的重要性。'我建議找他家長談談。”他母親同幾位老師會過面。當老師們談到羅伯特不開口的犟脾氣和他的能力成對比時,他母親說,“羅伯特生活在他自己締造的天地里。我知道他是我的兒子,但我有時有一種感覺好像他不是從我和我丈夫身上來的,而是來自另外一個他經常想回去的地方。感謝你們對他的關心,我要再次努力鼓勵他在學校表現好些。”但是他還是我行我素,讀遍了當地圖書館有關探險和旅遊的書籍,感到心滿意足,除此之外就關在自己的小天地里,一連幾天呆在流過村頭的小河邊,對舞會。橄欖球賽這些他感到厭倦的事都不悄一顧。他經常釣魚。遊泳。散步,躺在高高的草叢里聆聽他想象中只有他能聽到的遠方的聲音。“那邊有巫師,”他常自言自語說,'如果你保持安靜,側耳傾聽,他們是在那兒的。”這時他常常希望有一只狗共享這些時光。沒錢上大學,也沒有這個願望。他父親工作很辛苦,對他們母子也很好。但是在活塞廠的工資…See More
Mar 27
Pei Shu posted a blog post

J.R.沃勒《廊橋遺夢》(1)羅伯特·金凱

一九六五年八月八日早晨,羅伯特金凱鎖上了他在華盛頓州貝靈漢的一所雜亂無章的房子里三層樓上一套兩居室公寓的門,拎著一個裝滿了照相器材的背包和一個衣箱走下樓梯,穿過通向後門的過道,他那輛舊雪佛萊小卡車就停在住戶專用的停車場上。車里已經有另一只背包。一個中型的冷藏箱。兩套三腳架。好幾條駱駝牌香煙。一個保暖瓶和一袋水果。車廂里有一只吉他琴匣。金凱把旅行袋放在座位上,把冷藏箱和三腳架放在地上。他爬進車廂,把吉他琴匣和衣箱擠到一角,把它們跟旁邊一個備用輪胎系在一起,用一條長帆布繩把衣箱琴匣和車胎緊緊捆牢,在舊車胎下塞進了一塊黑色防雨布。他坐進駕駛盤後面,點起一只駱駝牌香煙,心里默默清點一遍:二百卷各種膠卷-多數是柯達彩卷、三腳架、冷藏箱、三架照相機、五個鏡頭、牛仔褲、哢嘰布短褲、襯衫、照相背心。行了,其他東西如果忘了帶,他都可以在路上買。金凱穿著褪色的萊維牌褲子。磨損了的野地靴。一件哢嘰布襯衫。桔黃色背帶,在寬寬的皮帶上持著一把帶刀鞘的瑞士刀。他看看表,八點十七分。第二踹火時卡車開始發動,他倒車。換擋在霧蒙蒙的陽光下緩緩駛出小巷。他穿過貝靈漢的街道,在華盛州第十一號公路上向南駛去,沿著皮吉特海岸線…See More
Mar 26
Pei Shu posted a blog post

J.R.沃勒《廊橋遺夢》開篇

從開滿蝴蝶花的草叢中,從千百條鄉間道路的塵埃中,常有關不住的歌聲飛出來。本故事就是其中之一。一九八九年的一個秋日,下午晚些時候,我正坐在書桌前注視著眼前電腦熒屏上閃爍的光標,電話鈴了。可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一個日益麻木不仁的世界上,我們的知覺都已生了硬痂,我們都生活在自己的繭殼之中。偉大的激情和肉麻的溫情之間的分限線究竟在哪里,我無法確定。但是我們往往傾向於對前者的可能性嗤之以鼻,給真摯的深情貼上故作多情的標簽,這就使我們難以進入那種柔美的境界,而這種境界是理解弗朗西絲卡·約翰遜和羅伯特·金凱的故事所必需的。我知道我自己最初在能夠動筆之前就有這種傾向。不過,如果你在讀下去的時候能如詩人柯爾律治所說,暫時收起你的不信,那麼我敢肯定你會感受到與我同樣的體驗。在你冷漠的心房里,你也許竟然會像弗朗西卡一樣,發現又有了能跳舞的天地。線路那一頭講話人是一個原籍依阿華州名叫邁可。約翰遜的人。現在他住在佛羅里達,說是依阿華的一個朋友送過他一本我寫過的書,他看了,他妹妹卡洛琳也看了這本書,他們現在有一個故事,想必我會感興趣。他講話很謹慎,對故事內容守口如瓶,只說他和卡洛琳願意到依阿華來同我面談。他們竟…See More
Mar 24
Pei Shu posted a blog post

弗拉基米爾·納博可夫《洛麗塔》(42)

答應洛麗塔去學習表演,我,癡情的傻瓜,就是容許她培養她的欺騙術。現在看來。她學習 的可不僅僅是對諸如此類問題的答覆:《赫達.加布勒》一劇的基本沖突是什麽,或、《菩提樹下的愛》一劇哪部分是高潮,或分析《櫻桃園》一劇的主要情緒是什麽;真正學習 的是如何背叛我;現在,我真是深悔當初常親眼目睹她在比爾茲利我們的客廳裏進行那些感覺表演的練習…See More
Mar 21
Pei Shu posted a blog post

弗拉基米爾·納博可夫《洛麗塔》(41)

洛知曉並讚成作為投遞地址托付給比爾茲利郵政局長的兩家郵局是:瓦斯郵局和埃爾芬斯通郵局。第二天早晨,我們去了前一家,追不得已排在一條又短又慢的隊伍裏等候取信。平靜的洛仔細觀看著陳列的罪犯照片。英俊的布賴恩,布賴恩斯基,以及安東尼。布賴恩,還有生一雙淡褐色眼睛、皮膚白皙的托尼.布朗,正等著被綁走。一位目光憂戚約老人的罪過是郵件行騙,仿佛這還不夠,還有人斥責他畸形駝背。陰郁的沙利文的照片下附有一條警告:若被確認帶槍,實為危險。如果你想把我的書改編成電影 ,就讓這裏邊的一副面孔輕輕化入我的面孔。另外,還有一個失蹤女孩一張模模糊期的快照,年齡十四,失蹤時穿一雙褐色鞋,壓韻的詩。請通知謝裏夫.布勒。我忘了我的信的內容;至於多麗的,是她的成績報告和—只樣子奇特的信封。我審慎地打開後者,想深知裏邊的內容。我斷定我這樣先睹為快,她好象並不在意,只朝出口附近的報攤那兒跑去。“多麗——洛:是的,演出成功了。三條獵犬全都安靜地躺下了,我想是卡特勒稍稍用了點迷魂…See More
Mar 20

Pei Shu's Blog

J.R.沃勒《廊橋遺夢》(13)弗朗西絲卡

Posted on March 20, 2018 at 8:16pm 0 Comments

他的酒杯空了。正當他視線從窗外回過來時,弗朗西絲卡拿起白蘭地瓶頸,向那空杯子做了個手勢。他搖搖頭。“要在黎明中拍攝羅斯曼橋。我得走了。”

她松了口氣,又深深地失望。她心時來回翻騰:是的,請你走吧:再留下來唱杯白蘭地;走吧。法倫。揚並不關心她的感覺,洗滌沁上的撲燈蛾也不關心,她不知道羅伯特金凱怎麼樣。

他站著,把一個背包甩到左肩,另一個放在冷藏箱上。她繞到桌子這邊來。他伸出手來,她握著。”謝謝今晚。晚飯,散步,都好極了。你是一個好人,弗朗西絲卡。把白蘭地放在碗櫃靠外這的地方,也許過些時候會好起來的。”…

Continue

J.R.沃勒《廊橋遺夢》(12)弗朗西絲卡

Posted on March 20, 2018 at 8:15pm 0 Comments

古老的生活方式在掙扎,想要掙脫一切教養,幾世紀的文化錘煉出來的禮儀。文明人的嚴格的規矩。他試圖想點別的事:攝影。道路或者廊橋,想什麼都行。就是別想現在她是什麼樣。

但是他失敗了,但是還是在想觸摸她的皮膚會是什麼感覺,兩個肚皮碰在一起會是什麼感覺。這是永恒的問題,永遠是同樣的問題。該死的古老生活方式正掙紮著冒到表面上來。他把它們打回去,按下去,吸一支駱駝煙,深深地呼吸。

她一直感覺到他的目光盯在她身上,雖然他目光一直是含蓄的,從不是公然大膽的。她知道他知道白蘭地從來沒有倒進過這兩只杯子。她也知道,憑他的愛爾蘭人對悲劇和敏感性,他已感覺出一些這種空虛。不是憐憫。這不是他的事。也許是悲哀。她幾乎可以聽到他在腦漲中形成以下的詩句:…

Continue

J.R.沃勒《廊橋遺夢》(11)弗朗西絲卡

Posted on March 20, 2018 at 8:15pm 0 Comments

這個問題他給解決了。“到草場去走走怎麼樣?外面涼快一點了。”她同意之後,他從一只背包里拿出一架相機,把背帶套在肩上。

金凱推開後廊的門,給她撐著,然後跟在她後面走出去,輕輕關上門,他們沿著裂縫的邊道穿過水泥鋪的場院走到機器棚東邊的草地上。那機器棚散發著熱油脂的味道。

當他們走到籬笆前時,她一只手把鐵絲網拽下來跨了過去,感覺到她細條涼鞋帶周圍腳上沾了露水。他也照此辦理,穿靴子的腳輕松地邁過鐵絲網。

你管這叫草場還是叫牧場?…

Continue

J.R.沃勒《廊橋遺夢》(10)弗朗西絲卡

Posted on March 20, 2018 at 8:14pm 0 Comments

弗朗西絲卡猜想,對羅伯特金凱來說這是很平常的談話,而對她,這卻是文學素材。麥縣的人從來不這麼談話,不談這些事。這里的話題是天氣。農產品價格。誰家生孩子。誰家辦喪事還有政府計劃和體育隊。不談藝術,不談夢。也不談那使音樂沈默。把夢關在盒子的現實。

他切完菜,“我還能做什麼嗎?”

她搖搖頭,“沒什麼,差不多就緒了。”

他又坐到桌邊,抽著煙,不時呷一兩口啤酒。她在煮菜,抽空啜口啤酒。她能感覺到那酒精的作用,盡管量是這麼少。她只是在除夕和理查德在“軍人大廈”喝點酒。除此之外平時很少喝家里也幾乎不放酒,除了有一瓶白蘭地,那是她有一次忽然心血不潮,隱隱地希望在鄉村生活中有點浪漫情調而買的。那瓶蓋至今沒有打開過。…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