哆啦A夢 在沙巴's Blog (137)

朱自清·你我(上)

現在受過新式教育的人,見了無論生熟朋友,往往喜歡你我相稱。這不是舊來的習慣而是外國語與翻譯品的影響。這風氣並未十分通行;一般社會還不願意采納這種辦法——所謂粗人一向你呀我的,卻當別論。有一位中等學校校長告訴人,一個舊學生去看他,左一個“你”,右一個“你”,仿佛用指頭點著他鼻子,真有些受不了。在他想,只有長輩該稱他“你”,只有太太和老朋友配稱他“你”。夠不上這個份兒,也來“你”呀“你”的,倒像對當差老媽子說話一般,豈不可惱!可不是,從前小說裏“弟兄相呼,你我相稱”,也得夠上那份兒交情才成。而俗語說的“你我不錯”,“你我還這樣那樣”,也是托熟的口氣,指出彼此的依賴與信任。…

Continue

Added by 哆啦A夢 在沙巴 on June 23, 2017 at 12:02pm — No Comments

朱自清·你我(中)

最後還有省去對稱的辦法,卻並不如文法書裏所說,只限於祈使語氣,也不限於上輩對下輩的問語或答語,或熟人間偶然的問答語:如“去嗎”,“不去”之類。有人曾遇見一位頗有名望的省議會議長,隨意談天兒。那議長的說話老是這樣的:

去過北京嗎?

在哪兒住?

覺得北京怎麽樣?

幾時回來的?

始終沒有用一個對稱,也沒有用一個呼位的他稱,仿佛說到一個不知是誰的人。那聽話的覺得自己沒有了,只看見儼然的議長。可是偶然要敷衍一兩句話,而忘了對面人的姓,單稱“先生”又覺不值得的時候,這麽辦卻也可以救眼前之急。…

Continue

Added by 哆啦A夢 在沙巴 on June 23, 2017 at 12:01pm — No Comments

朱自清·你我(下)

Continue

Added by 哆啦A夢 在沙巴 on June 23, 2017 at 12:01pm — No Comments

朱自清·沈默

沉默是一種處世哲學,用得好時,又是一種藝術。

誰都知道口是用來吃飯的,有人卻說是用來接吻的。我說滿沒有錯兒;但是若統計起來,口的最多的(也許不是最大的)用處,還應該是說話,我相信。按照時下流行的議論,說話大約也算是一種“宣傳”,自我的宣傳。所以說話徹頭徹尾是為自己的事。若有人一口咬定是為別人,憑了種種神聖的名字;我卻也願意讓步,請許我這樣說:說話有時的確只是間接地為自己,而直接的算是為別人!

自己以外有別人,所以要說話;別人也有別人的自己,所以又要少說話或不說話。於是乎我們要懂得沈默。你若念過魯迅先生的《祝福》,一定會立刻明白我的意思。…

Continue

Added by 哆啦A夢 在沙巴 on June 23, 2017 at 12:00pm — No Comments

朱自清·很好

“很好”這兩個字真是掛在我們嘴邊兒上的。我們說,“你這個主意很好。”“你這篇文章很好。”“張三這個人很好。”“這東西很好。”人家問,“這件事如此這般的辦,你看怎麼樣?”我們也常常答道,“很好。”有時順口再加一個,說“很好很好”。或者不說“很好”,卻說“真好”,語氣還是一樣,這麼說,我們不都變成了“好好先生”了麼?我們知道“好好先生”不是無辨別的蠢才,便是有城府的鄉願。鄉願和蠢才盡管多,但是誰也不能相信常說“很好”,“真好”的都是蠢才或鄉願。平常人口頭禪的“很好”或“真好”,不但不一定“很”好或“真”好,而且不一定“好”;這兩個語其實只表示所謂“相當的敬意,起碼的同情”罷了。…

Continue

Added by 哆啦A夢 在沙巴 on June 23, 2017 at 12:00pm — No Comments

朱自清·不知道

世間有的是以不知為知的人。孔子老早就教人“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這是知識的誠實。知道自己的不知道,已經難,承認自己的不知道,更是難。一般人在知識上總愛表示自己知道,至少不願意教人家知道自己不知道。蘇格拉底也早看出這個毛病,他可總是盤問人家,直到那些人承認不知道而止。他是為真理。那些受他盤問的人,讓他一層層逼下去,到了兒無可奈何,才只得承認自己不知道;但凡有一點兒躲閃的地步,這班人一定還要強詞奪理,不肯輕易吐出“不知道”那句話的。在知識上肯坦白的承認自己不知道的,是個了不得的人,即使不是聖人,也該是君子人。知道自己的不知道,並且讓人家知道自己的不知道,這是誠實,是勇敢。孔子說“是知也”,這個不知道其實是真知道——至少真知道自己,所謂自知之明。

世間可也有以不知為妙的人。《莊子·齊物論》記著:…

Continue

Added by 哆啦A夢 在沙巴 on June 23, 2017 at 12:00pm — No Comments

朱自清·論誠意

誠偽是品性,卻又是態度。從前論人的誠偽,大概就品性而言。誠實,誠篤,至誠,都是君子之德;不誠便是詐偽的小人。品性一半是生成,一半是教養;品性的表現出於自然,是整個兒的為人。說一個人是誠實的君子或詐偽的小人,是就他的行跡總算帳。君子大概總是君子,小人大概總是小人。雖然說氣質可以變化,蓋了棺才能論定人,那只是些特例。不過一個社會裏,這種定型的君子和小人並不太多,一般常人都浮沈在這兩界之間。所謂浮沈,是說這些人自己不能把握住自己,不免有詐偽的時候。這也是出於自然。還有一層,這些人對人對事有時候自覺的加減他們的誠意,去適應那局勢。這就是態度。態度不一定反映出品性來;一個誠實的朋友到了不得已的時候,也會撒個謊什麽的。態度出於必要,出於處世的或社交的必要,常人是免不了這種必要的。這是“世故人情”的一個項目。有時可以原諒,有時甚至可以容許。態度的變化多,在現代多變的社會裏也許更會使人感興趣些。我們嘴裏常說的,筆下常寫的“誠懇”“誠意”和“虛偽”等詞,大概都是就態度說的。…

Continue

Added by 哆啦A夢 在沙巴 on June 23, 2017 at 12:00pm — No Comments

朱自清·語言零拾

《世說新語·品藻》篇有這麼一段兒:

王黃門兄弟三人俱詣謝公。子猷,子重多說俗事,子敬寒溫而已。既出,坐客問謝公,“向三腎熟愈?”謝公曰,“小者最勝。”客曰,“何以知之?”謝公曰,“‘吉人之辭寡,躁人之辭多,’推此知之”。…

Continue

Added by 哆啦A夢 在沙巴 on June 23, 2017 at 12:00pm — No Comments

朱自清·是囉嘛

初來昆明的人,往往不到三天,便學會了“是嘍嘛”這句話。這見出“是嘍嘛”在昆明,也許在雲南罷,是一句普遍流行的應諾語。別地方的應諾語也很多,像“是嘍嘛”這樣普遍流行的似乎少有,所以引起初來的人的趣味。初來的人學這句話,一面是鬧著玩兒,正和到別的任何一個新地方學著那地方的特別話的心情一樣。譬如到長沙學著說“毛得”,就是如此。但是這句話不但新奇好玩兒,簡直太新奇了,乍聽不慣,往往覺得有些不客氣,特別是說在一些店員和人力車夫的嘴裏。他們本來不太講究客氣,而初來的人跟他們接觸最多;一方面在他們看來,初來的人都是些趾高氣揚的外省人,也有些不順眼。在這種小小的摩擦裏,初來的人左聽是一個生疏的“是嘍嘛”,右聽又是一個生疏的“是嘍嘛”,不知不覺就對這句話起了反感,學著說,多少帶點報覆的意味。…

Continue

Added by 哆啦A夢 在沙巴 on June 23, 2017 at 12:00pm — No Comments

朱自清·論青年

馮友蘭先生在《新事論·讚中華》篇裏第一次指出現在一般人對於青年的估價超過老年之上。這扼要的說明了我們的時代。這是青年時代,而這時代該從五四運動開始。從那時起,青年人才擡起了頭,發現了自己,不再僅僅的做祖父母的孫子,父母的兒子,社會的小孩子。他們發現了自己,發現了自己的群,發現了自己和自己的群的力量。他們跟傳統鬥爭,跟社會鬥爭,不斷的在爭取自己領導權甚至社會領導權,要名副其實的做新中國的主人。但是,像一切時代一切社會一樣,中國的領導權掌握在老年人和中年人的手裏,特別是中年人的手裏。於是乎來了青年的反抗,在學校裏反抗師長,在社會上反抗統治者。他們反抗傳統和紀律,用怠工,有時也用挺擊。中年統治者記得五四以前青年的沈靜,覺著現在青年愛搗亂,惹麻煩,第一步打算壓制下去。可是不成。於是乎敷衍下去。敷衍到了難以收拾的地步,來了集體訓練,開出新局面,可是還得等著瞧呢。…

Continue

Added by 哆啦A夢 在沙巴 on June 23, 2017 at 12:00pm — No Comments

朱自清·女人

白水是個老實人,又是個有趣的人。他能在談天的時候,滔滔不絕地發出長篇大論。這回聽勉子說,日本某雜志上有《女?》一文,是幾個文人以“女”為題的桌話的記錄。他說,“這倒有趣,我們何不也來一下?”我們說,“你先來!”他搔了搔頭發道:“好!就是我先來;你們可別臨陣脫逃才好。”我們知道他照例是開口不能自休的。果然,一番話費了這多時候,以致別人只有補充的工夫,沒有自敘的余裕。那時我被指定為臨時書記,曾將桌上所說,拉雜寫下。現在整理出來,便是以下一文。因為十之八是白水的意見,便用了第一人稱,作為他自述的模樣;我想,白水大概不至於不承認吧?…

Continue

Added by 哆啦A夢 在沙巴 on June 23, 2017 at 12:00pm — No Comments

朱自清·贈言

一個大學生的畢業之感是和中小學生不同的。他若不入研究院或留學,這便是學校生活的最後了。他高興,為的已滿足了家庭的願望而成為堂堂的一個人。但也發愁,為的此後生活要大大地改變了,而且往往是不能預料的改變。在現下的中國尤其如此。一面想到就要走出天真的和平的園地而踏進五花八門的新世界去,也不免有些依戀仿徨。這種甜裏帶著苦味,或說苦裏帶著甜味,大學畢業諸君也許多多少少感染著吧。…

Continue

Added by 哆啦A夢 在沙巴 on June 23, 2017 at 11:49am — No Comments

朱自清·贈言

一個大學生的畢業之感是和中小學生不同的。他若不入研究院或留學,這便是學校生活的最後了。他高興,為的已滿足了家庭的願望而成為堂堂的一個人。但也發愁,為的此後生活要大大地改變了,而且往往是不能預料的改變。在現下的中國尤其如此。一面想到就要走出天真的和平的園地而踏進五花八門的新世界去,也不免有些依戀仿徨。這種甜裏帶著苦味,或說苦裏帶著甜味,大學畢業諸君也許多多少少感染著吧。…

Continue

Added by 哆啦A夢 在沙巴 on June 23, 2017 at 11:49am — No Comments

朱自清·論說話的多少

聖經賢傳都教我們少說話,怕的是惹禍,你記得金人銘開頭就是“古之慎言人也。戒之哉!戒之哉!無多言!多言多敗。”豈不森森然有點可怕的樣子。再說,多言即使不惹禍,也不過顛倒是非,決非好事。所以孔子稱“仁者,其言也讱”,又說“惡夫佞者”。蘇秦張儀之流以及後世小說裏所謂“掉三寸不爛之舌”的辯士,在正統派看來,也許比佞者更下一等。所以“沈默寡言”“寡言笑”,簡直就成了我們的美德。

聖賢的話自然有道理,但也不可一概而論。假如你身居高位,一個字一句話都可影響大局,那自然以少說話,多點頭為是。可是反過來,你如去見身居高位的人,那可就沒有準兒。前幾年南京有一位著名會說話的和一位著名不說話的都做了不小的官。許多人躊躇起來,還是說話好呢?還是不說話好呢?這是要看情形的:有些人喜歡說話的人,有些人不。有些事必得會說話的人去幹,譬如宣傳員;有些事必得少說話的人去幹,譬如機要秘書。…

Continue

Added by 哆啦A夢 在沙巴 on June 23, 2017 at 11:43am — No Comments

朱自清·且論不滿現狀

Continue

Added by 哆啦A夢 在沙巴 on June 23, 2017 at 11:42am — No Comments

朱自清·論且顧眼前

俗語說,“火燒眉毛,且顧眼前。”這句話大概有了年代,我們可以說是人們向來如此。這一回抗戰,火燒到了每人的眉毛,“且顧眼前”竟成了一般的守則,一時的風氣,卻是向來少有的。但是抗戰時期大家還有個共同的“勝利”的遠景,起初雖然朦朧,後來卻越來越清楚。這告訴我們,大家且顧眼前也不妨,不久就會來個長久之計的。但是慘勝了,戰禍起在自己家裏,動亂比抗戰時期更甚,並且好像沒個完似的。沒有了共同的遠景;有些人簡直沒有遠景,有些人有遠景,卻只是片段的,全景是在一片朦朧之中。可是火燒得更大了,更快了,能夠且顧眼前就是好的,顧得一天是一天,誰還想到什麽長久之計!可是這種局面能以長久的拖下去嗎?我們是該警覺的。…

Continue

Added by 哆啦A夢 在沙巴 on June 23, 2017 at 11:40am — No Comments

周國平·寬待人性

周國平(1945~),生於上海,學者、作家。著有散文集《守望的距離》,隨感集《人與永恒》,詩集《憂傷的情欲》,學術專著《尼采與形而上學》等。

我喜歡的格言:人所具有的我都具有——包括弱點。我愛躺在夜晚的草地上仰望星宿,但我自己不願做星宿。

有時候,我們需要站到雲霧上來俯視一下自己和自己周圍的人們,這樣,我們對己對人都不會太苛求了。

三…

Continue

Added by 哆啦A夢 在沙巴 on June 2, 2017 at 10:51pm — No Comments

周國平·面對苦難四題

周國平(1945~),生於上海,學者、作家。著有散文集《守望的距離》,隨感集《人與永恒》,詩集《憂傷的情欲》,學術專著《尼采與形而上學》等。

1.面對苦難

人生在世,免不了要遭受苦難。所謂苦難,是指那種造成了巨大痛苦的事件和境遇。它包括個人不能抗拒的天災人禍,例如遭遇亂世或災荒,患危及生命的重病乃至絕癥,摯愛的親人死亡;也包括個人在社會生活中的重大挫折,例如失戀,婚姻破裂,事業失敗。有些人即使在這兩方面運氣都好,未嘗吃大苦,卻也無法避免那個一切人遲早要承受的苦難——死亡。因此,如何面對苦難,便是擺在每個人面前的重大人生課題。

我們總是想,今天如此,明天也會如此,生活將照常進行下去。…

Continue

Added by 哆啦A夢 在沙巴 on June 2, 2017 at 10:49pm — No Comments

周國平·閑適:享受生命本身

周國平(1945~),生於上海,學者、作家。著有散文集《守望的距離》,隨感集《人與永恒》,詩集《憂傷的情欲》,學術專著《尼采與形而上學》等。

●人生有許多出於自然的享受,例如愛情、友誼、欣賞大自然、藝術創造等等,其快樂遠非虛名浮利可比,而享受它們也並不需要太多的物質條件。我把這類享受稱作對生命本身的享受。

●愈是自然的東西,就愈是屬於我的生命的本質,愈能牽動我的至深的情感。例如,女人和孩子。現代人享受的花樣愈來愈多了。但是,我深信人世間最甜美的享受始終是那些最古老的享受。…

Continue

Added by 哆啦A夢 在沙巴 on June 2, 2017 at 10:49pm — No Comments

陸文夫·上山的和下山的

陸文夫(1928~2005),江蘇人,作家。著有小說集《小巷深處》、《小巷人物志(一)》、《美食家》等。



山陰道上絡繹不絕,遊人如織。在同一條石板小道上,那上山的和下山的擦肩而過。上山的人興致勃勃,汗流浹背,滿懷著希望問那下山的:“山上好玩嗎?”

下山的人疲憊不堪地搖搖頭:“一個破廟,幾尊菩薩,到處都是差不多的。我勸你不必上去。”

上山的人不以為然:“噢,是嗎,上去看看再說。”上山的人揮舞著竹杖,拭擦著汗水,繼續攀登上去。

過了若幹時日,那位上去看看的人看過了,下來了,又碰上那些興致勃勃向上爬的人。…

Continue

Added by 哆啦A夢 在沙巴 on June 2, 2017 at 10:48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