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梅爾《品味》 私人噴氣式飛機(3)

在奧爾招呼我們的女郎,看見菲利克斯潦草寫下來的項目,神色一凜,“這是位果醬的真行家”,她這樣說他,一邊包了一大包各色果醬,有克來門氏小柑橘、歐洲越橘、杏果、小酸橙、梅子和香瓜。這麽大一箱,我們可有運輸工具?當然有羅。菲利克斯先前就已經明說了,你若有架飛機可以把採購的東西載回家,你就可以買一大批東西。

我們過街到阿齊亞力去。這家店不大,而店里高與天花板齊的不銹鋼大桶,把店面襯得更小;桶里裝的都是第一榨的橄欖油;他們一秉高盧人裝腔作勢的傳統,形容這油為“特級處女油”。他們要我們先嚐一小茶匙,才決定要不要買。真是純若處子,新鮮可口。我們下了幾十公升的訂單;趁著他們在將橄欖油汲取出來,對人5公升一個的油罐內時,我們再接下去處理採購單上其他的東西:3公斤圓碩的黑橄欖,一打覆盆子糖漿,幾罐清淡、幾乎泛甜的油漬鯉魚,幾壺橄欖醬,幾包番紅花,幾桶薰衣草味的蜂蜜。等我們大功告成的時候,就多了兩大紙箱的東西出來,那賓士車的行李箱也開始像家塞得琳瑯滿目的美食專賣店了。

 

菲利克斯在花市旁的一間酒吧內和我們會合,一起吃了一塊烙餅。他看起來心不在焉的,我問他是不是生意上出了什麽岔子。當然不是,他說了。只是在他來這里的途中,看到了一些特別大、特別漂亮的海螫蝦,所以,現在拿不定主意午餐要吃些什麽。他去安提布岬的一路上,都在和他的腸胃商量該怎麽辦。

貝肯(Bacon)這家飯店,在一部腸胃聖經里被封為海鮮餐廳中的勞斯萊斯,就矗立在一條窄窄的海岸公路上方,像個精心焙制的蛋奶酥。四面八方都是海景,餐廳里的照明,是引進稀釋的太陽光。我們一行人走進餐廳里時,菲利克斯搓著雙手,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鼻翼在嗅到烤魚、香草和大蒜的味道時,掀了幾下。“最棒的海鮮餐廳,”他說,“全都是這個味道。”

 

有對中年夫婦,女的披戴珠寶,男的披戴一抹大八字胡,兩人潛心埋頭在一只熱氣騰騰的砂鍋上。他們都戴著圍兜,一邊看著侍者把砂鍋內的東西盛到深碟里面去,一邊在小圓吐司上塗抹一瓣瓣的生大蒜,然後再抹上一層厚厚的鐵銹色調味醬——這道煨魚最後就靠這胡椒大蒜醬,來提出那口辣勁兒。

主菜決定了。為了打入那場合的氣氛里,我們開動時塞了一嘴的海鮮,魚身裹著薄薄一層意大利面,還澆上了松露醬。搭配的白酒產自卡西斯(Cassis),距這里只有幾公里遠。我們到這里來走的距離,比菜單上的任何一樣東西都要遠。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