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 庫
  • Male
  • South Bridge Road
  • Singapo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文學 庫'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Bir Tanem
  • 厚數據才厲害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比雷艾弗斯
  • ucun estutum
  • Zenkov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Spratly Island
  • 馬厩 儺淄
  • écriture

Gifts Received

Gift

文學 庫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文學 庫's Page

Latest Activity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周瓚 譯◎ 尼娜·卡香《葬禮上的啦啦隊長》 性炸彈

她們只有十八歲,她們的大腿 像被塞得滿滿的大鴇,她們的胸—— 熱辣如軍用頭盔。 她們的黑辮子——流動的音調, 她們的紅髮——管弦樂隊的正廳前排, 她們金色髮縷——薩克斯風。她們只有十八歲,但從她們眼中 你可以看到戰鬥,薊, 以及切碎小提琴的發動機。 哦,那些眼睛!有著如此嚴格的周界 一旦這敏感的實體 充滿恐懼地眨動——動物的核心 長著的睫毛就仿佛表象。 只有十八歲 但在紙頁間她們粉碎了,她們似乎 已經老了並準備 趕赴偉大的美的出殯行列。 你能夠想象她們肉體裏面的骨頭 垂死在這張頁紙的白色擔架上 多麽激發人心——十八歲。See More
21 hours ago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周瓚 譯◎ 尼娜·卡香《葬禮上的啦啦隊長》 沒有結果

再見——這個童話沒有結局, 鐵皮人關節僵硬,蓋著灰塵。 為什麽我不親吻你的金屬嘴巴? 因為它會生銹。我把你遺棄在某地 在錯誤大道與無路標大道的交叉路口 ——就像一副中世紀的甲胄 裏面有個腐爛的英雄。See More
Tuesday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周瓚 譯◎ 尼娜·卡香《葬禮上的啦啦隊長》 平等

如果我打扮得像隻孔雀, 你打扮得像只袋鼠。 如果我把自己做成一個三角, 你則獲得一只蛋的形狀。如果我想要在水面上爬,你就會在鏡面上爬。我們所有的姿勢 都屬於太陽系。See More
Monday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周瓚 譯◎ 尼娜·卡香《葬禮上的啦啦隊長》 動彈不得

從前,我們咆哮著浮出水面 大海上,布滿了水母; 尖叫著,我們拔除自己 從那起伏的、陰險的膠水上月亮下——月亮本身就是空中的一只被壓扁的海蜇可徒勞的是我們的身體赤裸、迷人,是蕩婦。嘔吐弄臟了我們的愛。然後,記得嗎?風暴鞭打並拍擊著我們 而我說,也許這是凈化 (如此糟糕的是我們需要它) 也許我們正在漂洗我們自己的自己——但是不,我們並沒有獲得救贖。我們的罪過正懸掛在我們的眼角如同蕁麻See More
May 20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周瓚 譯◎ 尼娜·卡香《葬禮上的啦啦隊長》 在遊樂園

它打哪兒來, 我指甲下面的黑炭? 我,整潔的人,乾凈的人, 從啥時候起汙垢把我鐘愛?這最精心制作的尊嚴 被骯臟的群蜂侵襲 (養育在一只蒼蠅的腸子裏), 這個敵人安置它的標記和它的一個節日,一場令人難以置信的宴會,每一種聲音引導出一支機關槍的管弦樂隊。一條燃燒的窗簾, 紫色的,釘著古威尼斯金幣, 繡著美好的聖母故事。沒有什麽配得上它——神聖的,世俗的, 旋轉木馬,劊子手,蟲子。 但是別擔心。 最終,三段論被證明是完美的。 See More
May 19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周瓚 譯◎ 尼娜·卡香《葬禮上的啦啦隊長》 陰謀

這頭鯨魚,表面上很安靜, 有著一只燃燒彈的眼睛, 潛入可以預見的區間, 帶著一種連續性令你瞌睡,破壞你的警惕性並劃槳送你到它的方向。這些代理人有三封信 (也可能兩封或四封), 他們控制這只動物 就像控制一個有著茄色皮膚的機器人,讓它的鼻孔噴射壯麗、美好如自流井並要你相信肯尼迪死於自然疾病。See More
May 17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周瓚 譯◎ 尼娜·卡香《葬禮上的啦啦隊長》 驚險讀物

這圓柱形的、球狀的目擊者, 足以令一切墜入黑暗, 為了讓陪審員們忘掉他們明白易懂的建議 沒人再知道誰殺死了誰誰要殺誰判決被無限期地推遲在永恒的混亂中。只有受害者與謀殺者事實上 知道誰是誰,自始至終。See More
May 16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周瓚 譯◎ 尼娜·卡香《葬禮上的啦啦隊長》 青蛙與我

我和青蛙聊天。 我待他親切有禮 為了不聽他呱呱地叫 因為我無法忍受粗蠻與鄙俗。青蛙妖冶地微笑著,用他潮濕的爪子撫摸我,並與我分享一個立刻可能殺死我的秘密。我聽著 剛剛聽完它。 我不知道如何保護自己。 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假裝關註並感激。接著這只青蛙,把自己當成了大師,丟下我,不再對我感興趣。See More
May 15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周瓚 譯◎ 尼娜·卡香《葬禮上的啦啦隊長》 表演

他駕一條小船追上一艘巡洋艦。 他不用打碎便突入一扇窗子。 他兩只襪子打著結沖上了大街。 他聲稱有八個爹但沒一個媽。他拆卸過眾山,他舔吃過花粉, 他因知道一只貓有多少根神經而自豪。 總是興高采烈,從不悶悶不樂, 他知道他得到的一切都值得。他甚至能夠在一根非常細小的管子裏鋪塊地毯。所以,她愛上了他——聽到了婚禮的鐘聲!但是接著他的自我開始打噴嚏。 並且除了打噴嚏 他什麽也做不了了。See More
May 14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茅盾·往事自敘 北京大學預科第一類的三年

中學畢業後,擺在我面前的就是以後的求學問題。母親早有個計劃。外祖母給她的一千兩(大約等於當時的銀幣一千五百元),自父親逝世後存在本鎮的錢莊上,至此時連本帶息共約七千元之數。母親把七千元分作兩股,我和弟弟澤民各得其半,即三千五百元。因此,她認為我還可以再讀書三年。中學畢業,當然要考大學。母親本訂閱上海《申報》,《申報》廣告欄上登有上海及南京的大學或高等學校招生的廣告,也登著北京大學在上海招考預科一年級新生的廣告。母親因為盧表叔此時在北京財政部工作,我若到北京,盧表叔會照顧我,因此,她就決定我去北京大學求學。七月下旬我到上海,住在堂房祖父開的山貨行中(他是曾祖父八個兄弟中最小一個兄弟的兒子)。這時我才知道北京大學預科分第一類和第二類。第一類將來進本科的文、法、商三科,第二類將來進本科的理工科。報第一類的,只考國文與英文。我自知數學不行,就選擇了第一類。考試分兩天,都在上午。第一個上午考國文,不是作一篇論文而是回答幾個問題。這些問題是中國的文學、學術的源流和發展。第二個上半天考英文,考題是造句、填空(即一句英語,中空數字,看你填的字是否合格,合格了也還有用字更恰當與更優美之別)、改錯(即一句…See More
May 12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茅盾·往事自敘 中山艦事件前後

一九二五年三月十二日,孫中山先生在北京逝世。國民黨右派在孫先生逝世後於十一月二十三日在北京西山碧雲寺開會,反對孫先生的三大政策,並奪取了上海環龍路四十四號,作為他們在上海的總部,公開宣布開除已經加入國民黨的共產黨員。第一批被開除的共產黨員有惲代英等人,第二批中有我及其他多人。黨中央為了反擊國民黨右派的猖狂進攻,指令惲代英與我籌備組織兩黨合作的國民黨上海特別市黨部執行委員會(以後簡稱上海特別市黨部,地址在貝勒路永裕裏八十一號)。一九二五年十二月,上海特別市黨部成立,惲代英為主任委員兼組織部長,我為宣傳部長,張廷灝為青年部長,張也是共產黨員。他自稱是張靜江的堂房侄兒,但後來張叛變了。同年十二月尾,上海市黨員大會選出代表五人,到廣州出席國民黨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五個代表是惲代英、沈雁冰、張廷灝、吳開先,另一人是國民黨左派,記不其他的姓名來了。吳開先是上海法政大學的學生,也是共產黨員,後來也叛變了。我們在當選為代表後,考慮到我們都不懂廣東話,覺得為難。惲代英說,“大會代表來自各省,都能說藍青官話,廣東省的代表居少數,我猜想這少數廣東代表一定也是走南闖北的人,能聽懂藍青官話,語言不通這件事,不必…See More
May 10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茅盾·往事自敘 學生時代

我的小學我們大家庭裏有個家塾,已經辦了好多年了。我的三個小叔子和二叔祖家的幾個孩子都在家塾裏念書。老師就是祖父。但是我沒有進家塾,父親不讓我去。父親不讚成祖父教的內容和教學方法。祖父教的是《三字經》、《千家詩》這類老書,而且教學不認真,經常丟下學生不管,自顧出門聽說書或打小麻將去了。因此,父親就自選了一些新教材如《字課圖識》、《天文歌略》、《地理歌略》等,讓母親來教我。所以,我的第一個啟蒙老師是我母親。但是,祖父仍嫌教家塾是個負擔,我七歲那年,他就把這教家塾的擔子推給了我父親。父親那時雖然有低燒,但尚未病倒,他就一邊行醫,一邊教這家塾。我也就因此進了家塾,由父親親自教我。我的幾個小叔子仍舊學老課本,而我則繼續學我的新學。父親對我十分嚴格,每天親自節錄課本中四句要我讀熟。他說:慢慢地加上去,到一天十句為止。可是不到一年,父親病倒了。家塾仍由祖父來教。父親就把我送到一個親戚辦的私塾中去繼續念書。這親戚就是我曾祖母的侄兒王彥臣。王彥臣教書的特點是坐得住,能一天到晚盯住學生,不像其他私塾先生那樣上午應個景兒,下午自去訪友、飲茶、打牌去了,所以他的"名聲"不錯,學生最多時達到四五十個。王彥臣教的…See More
May 9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茅盾·往事自敘 童年

父親的抱負外祖父逝世後,母親回家,我亦跟著回家了。兩年後,曾祖父去世,老三房分家。又一年,我五歲,母親以為我該上學了,想叫我進我們家的家塾。但是父親不同意。他有些新的教材要我學習,但猜想起來,祖父是不肯教這些新東西的。他就幹脆不讓我進家塾,而要母親在我們臥室裏教我。這些新的教材是上海澄衷學堂的《字課圖識》,以及《天文歌略》和《地理歌略》;後兩者是父親要母親從《正蒙必讀》裏親手抄下來的。母親問父親:為什麽不教歷史?父親說,沒有淺近文言的歷史讀本。他要母親試編一本。於是母親就按她初嫁時父親要她讀的《史鑒節要》,用淺近文言,從三皇五帝開始,編一節,教一節。為什麽父親自己不教我,而要母親教我呢?因為一則此時祖母當家,母親吃現成飯,有空閑;二則,——也是主要的,是父親忙於他自己的事,也可以說是他的做學問的計劃。父親結婚那年,正是中日甲午戰爭的那一年。清朝的以慈禧太後為首的投降派,在這一戰爭中喪師辱國割地求和,引起了全國人民的義憤。康有為領導的公車上書,對於富有愛國心的士大夫,是一個很大的刺激。變法圖強的呼聲,震動全國。烏鎮也波及到了。我的父親變成了維新派。親戚中如盧鑒泉,朋友中如沈聽蕉(鳴謙),…See More
May 8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茅盾·往事自敘 我的婚姻

大約我進商務印書館的第一年陽歷十二月底,我回家過春節,母親鄭重地同我:“你有女朋友麽?"我答沒有。母親然後說:“女家又來催了,我打算明年春節前後給你辦喜事。"以前母親曾把為什麽我在五歲時就與孔家定了親的原因告訴過我。原來沈家和孔家是世交。我的祖父和我妻的祖父孔繁林本就認識。孔家幾代在烏鎮開蠟燭坊和紙馬店(這是專售香燭、錫箔、黃表等迷信用品的店),到孔繁林時,孔家正修了一座小巧精致的花園——孔家花園(但孔繁林的兒子,即我妻的父親卻是個敗家子,這在後面還要講到)。我的祖父常到錢隆盛南貨店買東西,和店主隔著櫃台閑談。錢家是我的四叔祖的親戚;四叔祖的續弦是錢店主(好象名為春江)的妹子,只生了一個兒子(就是凱崧),不久就因病逝世。我們大家庭未分家以前,我的母親和這錢氏嬸娘很要好,彼時我只四歲,凱崧(我該叫他叔叔)五歲。錢隆盛南貨店是鎮上唯一的貨色齊全的南貨店,賣香蕈、木耳、蝦米、海參、燕窩、魚翅,以及各種幹果、花生米、瓜子等等。此店在東柵,離我家(觀前街)不遠。孔繁林也常到錢隆盛買東西,碰巧我的祖父也在那裏時,兩人就交談多時。當我五歲的時候,初夏的一天,祖父抱了我出去,又到錢隆盛,隔著櫃台正和錢…See More
May 7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茅盾·往事自敘 長壽夫婦的悲劇

壬寅是虎年。這虎年對於像綿羊似的長壽及其新媳婦確是不利的。潘家從上年冬就托媒人傳言:女兒大了(十八歲),不能再耽擱了,長壽的三年之喪也滿起了,明年(壬寅)元月某日是大吉大利的好日子,潘家定於該日嫁女,陳家也該在前幾天撤靈,並說潘家嫁妝早就準備起全。外祖母叫母親去,問她怎麽打算。母親說:“長壽弟才滿十六歲,身子清瘦,現在結婚,早了一點,但此事遲早總得辦,潘家也是難纏的,只好照他們定的日子辦罷。"於是母親就到娘家,只帶了還吃奶的小兒子去。外祖父撤靈,長壽結婚,都是母親一手包辦。新娘子相貌端正,身材苗條,言談舉止溫柔文雅,看上去身體比長壽豐腴。過了三朝,母親要回家了,她請外祖母,大姨,同到新房去。新房裏收拾得幹凈整齊。母親把事先同外祖母商量好的話,對弟婦說:“媽媽年紀大了,喜歡安靜。家務事,以後要你們管了。媽媽要我代她對你們把家務交代一下。"於是母親拿出一本帳簿,逐項告訴長壽和新娘子:本鎮市房多少間,該收房租多少,每年該撥款若幹以備修理市房;桑地多少畝,出葉約計多少,管理桑地該花多少人工(臨時工);現金多少,分存哪幾家錢莊,長年利息多少。母親又取出幾個存摺並印鑒,說:“都在這裏了,你們收起來…See More
May 6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茅盾:戰時生活剪影 歸途雜拾

一九龍道上旅客們遊玩九龍,好像有一個公式:九龍城,宋皇台,這是最先去的地方。倒不是因為這兩處是古跡,而是因為最近中國已在反抗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遊這兩處,表示遊玩之中不忘愛國。所謂九龍城,其實是小山頂上的一個寨,周圍不過三四裏,城內除了幾排破房子便是一片荒地,除了住在破房子裏的一兩戶窮人,根本無所謂居民,可是這一個荒涼的去處卻是九龍租界地中間一塊中國的國土。整個九龍半島都租借去了,為什麽還保留這幾畝的地皮?據說也是有理由的,可是想想總覺得近乎開玩笑。九龍城的城墻倒很整齊,不用說,這已不是原物,香港政府特地花錢修葺過了。有四個城門,其中的一個(大概是東門),還有一條廣闊整齊的石路,對著城門,有兩尊舊式的廢炮。這麽一個小城,——不,一個城殼子,比上海租界內的天後宮小得多了,而且根本沒有居民,當然也無從派用場。不過抗戰以後,在香港拍的一部抗戰影片到底將這九龍城用了一次。至於宋皇台,以前香港政府也把它列為名勝之區。這裏並沒有台,只是一個近海的高起上有兩塊光禿禿的大巖石。原也有點奇怪,這兩塊大巖石一上一下,好像是人工疊起來似的,上面那一塊大些,因而石檐之下可容一二人蜷伏。據說南宋的末代皇帝,就在…See More
May 5

文學 庫's Blog

周瓚 譯◎ 尼娜·卡香《葬禮上的啦啦隊長》 表演

Posted on May 13, 2017 at 6:37pm 0 Comments

他駕一條小船追上一艘巡洋艦。

他不用打碎便突入一扇窗子。

他兩只襪子打著結沖上了大街。

他聲稱有八個爹但沒一個媽。

他拆卸過眾山,他舔吃過花粉,

他因知道一只貓有多少根神經而自豪。

總是興高采烈,從不悶悶不樂,

他知道他得到的一切都值得。

他甚至能夠在一根非常細小的管子裏鋪塊地毯。…

Continue

周瓚 譯◎ 尼娜·卡香《葬禮上的啦啦隊長》 青蛙與我

Posted on May 13, 2017 at 6:37pm 0 Comments

我和青蛙聊天。

我待他親切有禮

為了不聽他呱呱地叫

因為我無法忍受粗蠻與鄙俗。

青蛙妖冶地微笑著,用他

潮濕的爪子撫摸我,

並與我分享一個立刻

可能殺死我的秘密。

我聽著

剛剛聽完它。…

Continue

周瓚 譯◎ 尼娜·卡香《葬禮上的啦啦隊長》 驚險讀物

Posted on May 13, 2017 at 6:37pm 0 Comments

這圓柱形的、球狀的目擊者,
足以令一切墜入黑暗,
為了讓陪審員們忘掉他們明白易懂的建議
沒人再知道
誰殺死了誰
誰要殺誰
判決被無限期地推遲
在永恒的混亂中。

只有受害者與謀殺者事實上
知道誰是誰,自始至終。

周瓚 譯◎ 尼娜·卡香《葬禮上的啦啦隊長》 陰謀

Posted on May 13, 2017 at 6:36pm 0 Comments

這頭鯨魚,表面上很安靜,

有著一只燃燒彈的眼睛,

潛入可以預見的區間,

帶著一種連續性

令你瞌睡,

破壞你的警惕性

並劃槳送你到它的方向。

這些代理人有三封信

(也可能兩封或四封),

他們控制這只動物…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