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 庫
  • Male
  • South Bridge Road
  • Singapo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文學 庫'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Bir Tanem
  • 厚數據才厲害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比雷艾弗斯
  • ucun estutum
  • Zenkov
  • Іле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Spratly Island
  • 馬厩 儺淄

Gifts Received

Gift

文學 庫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文學 庫's Page

Latest Activity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陳黎花蓮》小城 1995

→ 觀賞 2011"端午松園詩歌月"現代詩團體朗讀優勝玉里國中同學朗誦〈小城〉他們住在這裡。一些風,一些雲。一條街和另一條相逢,交叉成十字。他們過街撿回被風吹遠了的樹影,連同剛擦亮的心情,一起拴在門柱上。十字和十字連結成方格,一塊一塊彷彿在棋盤上。他們種田,捕魚打鐵,狩獵。相三進五。馬二進四。炮六平三。車八進一他們遇見另外一些他們。抱布貿絲,投桃報李。吹遠了的樹影有些和另外一些樹影結成親家有些落在更遠的池塘裡,成為死亡。一條溪從山下出發,穿過棋盤,挾帶草色蟲鳴,奔流入海溪水和海水衝擊成縈迴狀,讓觀棋不語的他們驚呼:啊,洄瀾!啊,洄瀾!他們的名字。溢出棋盤外的生命波浪,低限而燦爛在最高處墜毀,化做周而復始的印象音樂,反覆鏤刻,轉動棋盤如唱盤。一條街和另一條相逢交叉成十字。他們過街撿回被地震震出鍋外的魚,連同剛剛擦亮的門牌,一起釘在門柱上十字和十字連結成方格,一塊一塊,彷彿在棋盤上。他們散步飲茶,拔牙,做愛。包五進二傌四退六。卒七進一。兵二平三一條溪穿過棋盤,奔流入海像唱針在唱片上循軌演奏。那些偶然迸出的雜音是被風吹遠了的樹影。被另外一些他們撿回送還給他們。他們住在這裡一九九五.四See More
Aug 25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陳黎花蓮》海濱濤聲

春日,大街,海風「大濤のひゞく師走の巷かな」七十年前出版的《花蓮港俳句集》裡你這麼說。濤聲從你書寫此詩的昭和十年一直迴盪到現在,並且將之翻轉成我聽得懂的中文:「啊,濤聲迴盪的臘月的街巷」我走在春日街上,海風習習「神野未生怨」是你的筆名或本名?中國人編的花蓮縣誌裡沒有你的名字,大公無私的搜尋引擎張網撈你,從時間之海浮現的唯一片空白。這缺憾無人抱怨,自然神也未生怨。濤聲迴盪的春日我走在市場邊銀行前的街上這街在你的時代叫春日通,通向我出生的入船通,通向襁褓中外曾祖母抱著我看海的戰後的海濱街父親帶我去他上班的木瓜山林場(啊在你那時叫花蓮港木材株式會社)辦公室,就在這條被稱做大街的春日通,你也許就在附近工作春之日,大街,海風也許在如今變成銀行的東台灣新報社也許在市場對面的花蓮港廳,也許在我後來任教三十年,花崗山下那所花蓮港尋常高等小學校 你的前輩橋口白汀在山上看完野球賽後,為高懸的薄月,搖曳的銀合歡寫了一首俳句,冬雨裡藍色男子在兩條街外擦著櫥窗海的味道隨風翻過山頭又過街在你為迴盪的濤聲發出喟嘆的兩個多月前,渡邊美鳥女女士在對面米侖山神社宵宮祭中看到小燈籠為秋夜的山頭插上簪釵她也許也認識秋日夕暉中…See More
Aug 7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陳黎花蓮》里奧特愛魯.一五OO

我在沒有文字記載的流域滾動 那些葡萄牙人稱我 Rio de Ouro 黃金之河,以半個世紀前他們 在非洲西部發現的一條傳說 產金之河的名字命名我 我穿過峽谷、幽暗的史前史 以一條燦爛金黃,兀自歌唱說話的 舌頭。有時我也啞口無言,面對 沉默的一堆石頭,峭壁,喉乾舌燥 等枯水變肥。有時我也說髒話粗話 當盛夏的雨暴挾土石而下,以污泥 濁沙鍛鍊我還擊抗辯的能力,不斷的 落石讓我的舌頭不時打結,語無 倫次。水速以刀的銳利,在我身上 切割出各種爆塞音唇齒音喉音顎音 邊音,被異鄉客誇大的鼻音捲舌音 飾以耳際響起的彌猴,山羌,蝙蝠 葉鼻蝠,長鬃山羊,煙尖鼠,鼴鼠 玄鼠,刺鼠,大赤鼯鼠,白面鼯鼠 赤腹松鼠,烏頭翁,紫嘯鵣,松雀 黃山雀,蜂鷹,鳳頭蒼鷹,長尾鳩 領角鴞,黃嘴角鴞,鵂鶹,小剪尾 大冠鷲,嗓眉,黃胸藪眉,白耳畫眉 冠羽畫眉,紋翼畫眉,栗背林鴝的 叫聲與交配聲,偶然落下的青葉楠 假長葉楠,細葉三斗石櫟,赤楊的 葉片,在風中搖曳的蘆竹,五節芒 車桑子,密花苧麻,雀梅藤的音響 我是兩條溪。一條穿過峽谷,春夏 秋冬漫遊不舍晝夜,一條蜿蜒於 你們的筆尖,舌端,鍵盤的敲擊…See More
Aug 2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陳黎花蓮》洄瀾.一八二O

我們隨著浪上岸,越過長長的沙灘 帶著海的聲音與形象踏印在眼前 廣袤的平野。這異鄉要成為我的 家鄉。三日夜,我們的小船巔簸左邊是一望無際的大洋,右邊是綿長高聳,森林蓊鬱的陡峭山脈翻騰的波浪是後人將理解的隨身聽週而復始的我們的船歌,搖籃歌醒睡間,群星燦爛在上,水母沙蠶滴蟲閃耀於下,我舀起滿手水珠手指如一根根熾熱的鐵棒,散落發光的火球,無數的夜光蟲急速浮出水面,四射如鐵砧迸出的火花點點光芒隨槳的划動濺起,我們彷彿滑行在光之海,穿過琥珀與黃金的火燄,藍與綠與黑的海的平原他們已然在山海之間覓得樂園 溪流把岩屑與腐蔬從山上帶下 夾雜海浪沖刷之砂積成沃土…See More
Jul 29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陳黎花蓮》璞石閣.一九五三

她知道舊名「璞石閣」的她的家鄉玉里是小鎮,一個未開發或者她等不及它的開發的處女地。她要出閣。她要搭出租車經唯一的大街換乘火車到北邊的花蓮市,就像高等科一年級時國語課本突然由日語換成中文,就像三七五減租、耕者有其田,把本來是地主的她父親的田地,換成不能吃的債券、股票,換成鈔票貼在茶店查某胸前,換成一個後母睡在她死去的母親的房間。她要把從小說的客家話換成閩南話。迎親的汽車路過圓環時,「秀英館」大大的招牌已然不見,21年前 她出生在她外祖母開的這家旅社,並且在投宿的算命仙屈指下以之為名。秀英小姐,玉里街上大家都說氣質好、家世好的美麗小姐。她要出閣。她要跟大他三歲的新郎,離開璞石閣換新的生活,魔術般把璞石變成玉,變成金。北上的柴油火車中,她緊握著一個裝著兩百元厚禮的紅包,準備給在花蓮市等著迎接她的花童。火車在小站停下時,走上來另一對新郎新娘,他們靈巧的媒婆看到她手中厚厚的紅包,趨前向不認識的她說新娘碰到新娘不好,要交換紅包才可以沖喜。她換來一個裡面只有二十元的紅包。交換紅包,交換新娘。她不知道是不是在那一刻她的命運被掉…See More
Jul 26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陳黎花蓮》蕃人納稅

我在他留下來的眾多的照片中 找到這一張年代不明的風俗照: 「蕃人納稅」── 六個耕織完畢的卑南族人 手持稅單,魚貫地走進午後的役場他們筆直的身軀恭敬地向著端坐桌前同樣恭敬的稅吏,向著滴滴答答,具體而微勾勒往事的算盤,他們赤裸的腳踩在地上彷彿泥土連著泥土他一定喜歡他們樸拙踏實的樣子,喜歡 印在粗布裙上那些鮮明有力的傳統圖案 一如印在他心上,一幅幅令他悸動、歡欣的 這土地上的風景。我不知道,他從什麼地方拍到或蒐集到這張照片。他像一個錙銖必較的收稅者,處心積慮為子孫收刮財富,厚積遺產在百年後,讓他們看到他繳納給時間的心血的利息 一九九三.十二註:《洄瀾憶往》中有許多照片是來自吾鄉先賢駱香林 ( 1894-1977 ) 的攝影作及收藏,其中一張照片,背後有鉛筆寫的「蕃人納稅」四字。 駱香林以道德文行高一代,也是一位平易近人,眷懷鄉土的仁者。六十歲起學攝影,四處獵取山川景觀、風土人物。 著有《題詠花蓮風物》攝影集、《俚歌百首》,《駱香林全集》等,並主修花蓮縣志。日語「役場」即今之鄉公所。See More
Jul 23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陳黎花蓮》魯豫小喫.一九七O

魯是山東,豫是河南 濱海的中學 地理課本上這麼說 像他們的國文老師綦書晉來自山東青島像他們的歷史老師鄭中鼎來自河南鄭縣五塊錢一碗的大滷麵片一片片拼起來,比教室裡中華民國的地圖還大塊喧騰的熱氣溢出碗外掩蓋了我整付眼鏡以及眼鏡外,濤聲迴旋的太平洋的冬日精忠七村,影劇四村,大陳一村的伯伯們走進這朦朧的鄉愁中取暖他們的阿美族鄰居他們的泰雅族妻子他們說台灣國語的兒子——正把辣椒加進麵中的我的同學註: 魯豫小喫,位於花蓮美崙,離花蓮中學不遠之麵店。開店已逾半世紀,店主為二次大戰後隨國民政府來台之外省移民。 料豐味佳,物美價廉,是花蓮中學師生——乃至花蓮居民——的共同記憶。二OO九.九See More
Jul 17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陳黎譯《尼娜‧卡香詩抄》年輕的吸血鬼

最初,羞怯地,他的身體纏繞著我的脖子,以旋律美妙的渦形花樣,如是我整個脖子包裹在那旋律的手鐲裡,而我幾乎屈身於他斜眼、三角形的醜陋的頭以及他脆弱骨頭之聲。 接著,咬第一口,我感覺巨大的舒慰。我的血液搏動,躍躍欲奔,而後薄化,進入陌生的咽喉。它的顏色變得更純而我愈掏愈空,彷彿在滌罪。 之後,我變得極薄,鼓翼者緊坐在我脖子上啜飲,啜飲著我。他的翅膀愈搖愈放肆,他的眼睛燃燒如兩個字母——但我不敢逼近閱讀。See More
Jul 10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陳黎花蓮》黃金酒歌

用比萊茵黃金更薄更純的 夢的金箔釀成, 在諸神 爭寵的黃昏 聽霞光的長舌 無聲 激辯,秘而不宣整潭海是一巨大深奧的甕七顆星分鑲在兩側甕耳三星在東,三星在西最亮的一顆在你剛剛醒來的額間,等久盼渴飲入神盯視著的酒神用雙重神力微微舉起它傾斜流出時光之金波用七星潭絕美的 U 罩杯飲之或者七彩的虹的吸管「很海洋!喝海洋!」「Ho-san-na!Ho-da-la!」註:近七星潭海邊的花蓮酒廠,有黃金高粱、黃金威士忌、黃金啤酒等加金箔而成的「黃金酒」。 「很海洋」(Hen-hai-yang)、「喝海洋」(Ho-hai-yang),阿美族歌舞中經常可聞的虛詞歌唱。 Hosanna(和撒那),讚美上帝之詞。Ho-da-la,台語「乎乾啦」。二O一O.八(更多內容請閱讀 陳黎部落格)See More
Jul 8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陳黎花蓮》花蓮

以浪,以浪,以海 以嘿吼嗨,以厚厚亮亮的 厚海與黑潮,後花園後海洋的 白浪好浪,後浪,後山厚山厚土 厚望與遠望,以遠遠的眺望 以呼吸,以笑,以浪,以笑浪 以喜極而泣的淚海,以海的海報 晴空特報,以浪……   二O一四.六(收藏自陳黎部落格)See More
Jun 25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周瓚 譯◎ 尼娜·卡香《葬禮上的啦啦隊長》· 我不能去死

在這場藍色的降雪裏我 一次又一次試圖死去 傾聽我悲哀的血液 慢慢地從深深的內部凍結而如果——瞧——我沒死也可能是由於雪在半途停了——誰知道呢?或者,也許因為愛,嗚呼,帶著一種覆仇的微笑回來了把我解凍,緊接著蠕動著爬進我的血液,進入我的腦膜,深深的內部。雪又開始下。和從前一樣藍。 我不再嘗試死。 不,再也不。周 瓚·譯後記這本詩集是硬譯的產物。硬譯,然而保留了最初閱讀時對原詩的直覺性理解,不為了在漢語中順口而作更多的妥協,也不因為原文存在的覆雜歷史語境而動搖我對於這位詩人的想象。因此,硬譯的硬,體現為一種自我意志:我必須能用漢語的新詩歌形式呈現它。這本詩集還是一種對翻譯的翻譯,是轉譯。不僅因為我不通羅馬尼亞語,而更是因為我在英語生活中需要這位羅馬尼亞語中的詩人。她在英語中寫出了這本詩集,我在英語中把它改寫成漢語的。她在英語中發現的一個詩人在另一種語言中的經驗,也被我在英語中經驗過。…See More
Jun 14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周瓚 譯◎ 尼娜·卡香《葬禮上的啦啦隊長》·葬禮上的啦啦隊長

什麽都神奇 在那不幸的青春期。 廉價旅館的房間, 雨夾雪,公共汽車上擁擠著無關緊要的人們。什麽都有一種趣味和一種氣味:咖啡餅,我潮濕的綠大衣,為了不泄露那頂扣在我長方形腦袋上滑稽的貝雷帽——像一頂迷你小帽戴在馬戲團一條狗的頭上。沒關系,讓我們再做一遍, 讓我們獲得神奇,讓我們慶祝 廢話,這些不能用的婚姻, 街道被混亂的仇恨所窒息——盡管這個女孩現在是個老醜婦——讓我們獲得神奇,讓我們吶喊在這連鎖衰老的偉大慶典裏:有人秋,有人冬。See More
Jun 12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周瓚 譯◎ 尼娜·卡香《葬禮上的啦啦隊長》關於一句謊話的沈思

我很抱歉不能參與 這莊嚴的時刻——帶著一種可以理解的心情。 厚厚的霧包圍我的此刻,將我淹沒 在一種(偉大的無義務)的,空無中。我要是拼讀出這個音節就好了,我能懂得最初的聲音就好了,那樣魚的耳朵,那聾了的一只,就能聽見我,白色的貓頭鷹會驚奇於她的睡眠。我要是吸了一口聖約的空氣並在甜蜜的依從中,在心醉神迷的最後一瞥中閉上眼睛就好了。但是沒有。我不能說話,也不能觀看。 世界 遠遠地 無視我。See More
Jun 5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周瓚 譯◎ 尼娜·卡香《葬禮上的啦啦隊長》阻斷

你這是在這裏幹什麽呢穿著透明的衣服 舉起一滿杯的詞語 朝著時間無關緊要的嘴唇? 是誰騙你說沼澤渴望月亮而一只鳥是在地球的中心跳舞?為什麽你不只是接受拒絕,為什麽你不只是綁緊你的雙腿,緊緊,緊緊地,一條腿緊貼另一條腿?因為你周圍發生的一切已經不再和你相關。See More
Jun 3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周瓚 譯◎ 尼娜·卡香《葬禮上的啦啦隊長》對話三則

一詩節我名字裏的字母期望著一場勝利,用它們的幸運數字:四。——你會回來嗎,我的愛人?——絕不再愛倫•坡自己發牢騷,被埋在了巴爾的摩。二沒有將來——所以我將不能夠凝視洛磯山脈而死嗎?——很可能,依瓜娜說,你不能全占。你看到過那只大橙子拂曉時剝落,你看到過威尼斯病態的河水慢慢地吞食著美,你看到過字母爬行著毀壞著概念,你看到過我的甲狀腺腫塊裏的翡翠。——那意味著我將不能夠凝視洛磯山脈而死……——很可能,依瓜娜說……除非更深地觀察。三響亮度*——“大二學生”是一劑安眠藥嗎?——不是。——“流暢地”是一只松鼠“偶遇奇緣的運氣”是一條毛蟲嗎?——不,當然不是。——“馬馬虎虎的”是一座修道院裏的餐廳嗎?——不,完全不對。——那你為什麽誤導我?僅僅因為我是個外國人?*題註:此詩的構思似得自詩人學習英文的經驗,以形似的英文單詞,或記憶混淆的體會,寫出在外語中詩人的身份感。See More
Jun 1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周瓚 譯◎ 尼娜·卡香《葬禮上的啦啦隊長》凍結的鋼琴

琴鍵上,我凍僵的雙手 如被拘禁的睡蓮, 脆弱的花莖凝定在湖中。 這是我被中傷的第一片段。不久,你會仔細觀賞我凍硬的膝蓋,我的眼睛裏光滑的外殼就像一只明確的隱形眼鏡而你將聽到我的細胞破裂——在我被完美打造的骨骼出現之前:一副莊嚴的、銀色的教堂管風琴。See More
May 29

文學 庫's Blog

周瓚 譯◎ 尼娜·卡香《葬禮上的啦啦隊長》 逃避統治

Posted on May 24, 2017 at 8:57pm 0 Comments

巨大的動蕩的生物

出沒於我的窗戶。

我努力不去看

但我的視力被狂亂的肢體

拽了出去。

我告訴自己:那是風,

只是長了胳膊腿的風。

但我注意到樹木的動亂,

癲癇發作的樹葉

在風暴中搏鬥。…

Continue

周瓚 譯◎ 尼娜·卡香《葬禮上的啦啦隊長》 表演

Posted on May 13, 2017 at 6:37pm 0 Comments

他駕一條小船追上一艘巡洋艦。

他不用打碎便突入一扇窗子。

他兩只襪子打著結沖上了大街。

他聲稱有八個爹但沒一個媽。

他拆卸過眾山,他舔吃過花粉,

他因知道一只貓有多少根神經而自豪。

總是興高采烈,從不悶悶不樂,

他知道他得到的一切都值得。

他甚至能夠在一根非常細小的管子裏鋪塊地毯。…

Continue

周瓚 譯◎ 尼娜·卡香《葬禮上的啦啦隊長》 青蛙與我

Posted on May 13, 2017 at 6:37pm 0 Comments

我和青蛙聊天。

我待他親切有禮

為了不聽他呱呱地叫

因為我無法忍受粗蠻與鄙俗。

青蛙妖冶地微笑著,用他

潮濕的爪子撫摸我,

並與我分享一個立刻

可能殺死我的秘密。

我聽著

剛剛聽完它。…

Continue

周瓚 譯◎ 尼娜·卡香《葬禮上的啦啦隊長》 驚險讀物

Posted on May 13, 2017 at 6:37pm 0 Comments

這圓柱形的、球狀的目擊者,
足以令一切墜入黑暗,
為了讓陪審員們忘掉他們明白易懂的建議
沒人再知道
誰殺死了誰
誰要殺誰
判決被無限期地推遲
在永恒的混亂中。

只有受害者與謀殺者事實上
知道誰是誰,自始至終。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