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 庫
  • Male
  • South Bridge Road
  • Singapo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文學 庫'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Crna Gor
  • Bir Tanem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比雷艾弗斯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yrGyz
  • Іле
  • 中砂礁群

Gifts Received

Gift

文學 庫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文學 庫's Page

Latest Activity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美)加里·斯奈德:庫拉卡克山上的雪

唯一可信賴的是庫拉卡克山上的雪。田野和樹林解凍,結冰,解凍,根本不能相信。今天,山上起了風暴像一大團模糊的泡沫,這是真的。但唯一的一點希望仍是庫拉卡克山上的雪。See More
3 hours ago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煉的詩《敦煌組詩》の 飛天

我不是鳥,當天空急速地向後崩潰 一片黑色的海,我不是魚 身影陷入某一瞬間、某一點 我飛翔,還是靜止 超越,還是臨終掙紮 升,或者降(同樣輕盈的姿勢) 朝千年之下,千年之上?全部精力不過這堵又冷又濕的墻 誕辰和末日,整夜哭泣 沙漠那麻醉劑的鹹味,被風 充滿一個默默無言的女人 一小塊貞操似的茫然的凈土 褪色的星辰,東方的神秘花朵搖搖欲墜 表演著應有的溫柔醒來,還是即將睡去?我微合的雙眼 在幾乎無限的時光盡頭擴張,望穿惡夢 一種習慣,為期待彈琴 一層擦不掉的笑容,早已生銹 苔蘚像另一幅壁畫悄悄腐爛 我憎恨黑暗,卻不得不跟隨黑暗 夜來臨。夜,整個世界 現實之手,扼住想象的鮮艷的裂痕歌唱,在這兒 是年輕力壯的蒼蠅的特長人群流過,我被那些我看著 在自己腳下、自己頭上,變換一千重面孔 千度滄桑無奈石窟一動不動的寂寞 龐大的實體,還是精致的虛無 生,還是死——我像一只擺停在天地之間 舞蹈的靈魂,錘成薄片 在這一點,這一片刻,在到處,在永恒一根飄帶因太久的垂落失去深度 太久了,面前和背後那一派茫茫黃土 我萌芽,還是與少女們的屍骨對話 用一顆墓穴間發黑的語言…See More
Thursday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煉的詩《敦煌組詩》の 雕塑

力士人站成石頭,石頭站成人痛苦變了形,像魔鬼一樣有力一句單調的咒語使呼吸發藍臉發藍,手臂威懾性地高高舉起蛛網紛紛,落滿灰塵像一群死去年代的骯臟屍體黃昏時一次遠足,曾到達無人的國度廊柱腐朽,裂開一道眩目的落日的深淵蝙蝠吱吱叫著,泄露永恒背後的諾言你擺出安詳的樣子,小心翼翼生怕踩垮回聲般的世界——一腳陷入偶像同謀者的沼澤一腳跌進奪門而逃的靈魂菩薩完美的裸體被成千上萬不信神的目光強奸心中之佛像一筆所有人都在爭奪的遺產早已殘缺不全手合十任塵封的夕陽寫出一個受難的典故然而,你還是你歌留給嘴唇,舞蹈留給風荒野的清涼,總一樣新羅漢千只眼閉而一眼睜在心靈峭壁上千只手垂而一手開,蓮花的茫茫千年的孩子,肩負乞求孤獨的含笑那笑容已化入暮色中最遠的飛鳥化為石頭,悠悠佇立於日月之外沙漠的倦意,被黑夜和手指撣去俯瞰著崩坍:揮灑星辰,創造海一個沈默使人首蛇身的故事復活綠色的馬群狂奔之後長成菩提樹偉大,這淩駕生死的冷漠的祝福永遠是霜降的季節,一片白蒙蒙憔悴不堪的草根糾纏成朝聖之路再次發現自己走在祖先的驛道上世界很小,很遙遠,卻並非渺茫三世佛[1]三張臉之間是一種不可證實的距離三張臉,三副夢遊者的微笑呆滯如變幻時間的同…See More
Jan 6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煉的詩《敦煌組詩》の 高原

一漫遊者,你在大地的頌歌中穿行,為我驕傲吧 家已遙遠,你被風引領著踏上這走廊。別再回頭吧 攀登金黃的高處,呼吸我如醉如癡的欲望 而分享那投入死亡的沖動中豁然遼闊的幸福海洋退去,我的夢發藍,白鳥在誕生第三天盤旋 雪山像新月之王,面對沙漠的廣場宣喻 袒露愛情吧,漫遊的夥伴,除了你誰配跟隨我孕育青銅的土地,孕育了鐵,巨石似的男人 胸脯溢出紅色,披掛雷霆, ——-的純真隱約浮現 草原上有的是奔馳的馬,黃羊閃著光沖向懸崖 我的弓,我的犁,把歲月刻進冷靜的花紋 野性的河流在太陽撫摸下只能是溫柔的 蟋蟀和狼群使黑夜緊張,我的性格鑄成方鼎漫遊者,用牙齒咀嚼我用心吮吸我:一首歌 向天空唱了千年,一對牛角被迫折斷朝原野祭奠 山峰回聲不絕,為了死去——成為一滴血 而我隆起於東方第一縷晨曦之前,嘲笑黑暗我是流浪的土地,亙古未變的土地 頭暈目眩的中午打開一渠涼意,汩汩灌溉想象 大雁長鳴著仿佛遠方的祝願,為綻開的湖泊而悠揚 漫遊之外,死之外,射出的源泉如此潔白 像註入陶罐的金屬的汁液,激蕩子夜的風暴的汁液 灼熱的潮汐轟響著,湧向最深邃的人類之樹 因為你,萬物親吻同一的水波,變成孩子…See More
Jan 4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煉的詩《敦煌組詩》の 朝聖

朝聖的道路 遠遠追逐著侯鳥的背影 向西飛入沙礫和傍晚向西 黃昏之火展開你的傳說 巖石在流放中燃燒 紅色的蒼茫,從歷史走來 一匹巨大的三峰駱駝 主宰沈默朝聖的道路上 光把陡峭的天空編成折扇 瓦藍的墻,夢的釉彩 第一陣眺望只留下墓地和箴言 夜,張開你小小廟宇前的寬闊庭院 信仰的塔古老、幹裂、深深傾圯 兩眼中神聖化為大地的星辰哦三危山,你的生命 來自名字以外的另一個生命 在夕陽的世界,超越了人類的高度所有被黑暗劫走純真的田野羨慕你 你是第一朵不向破曉奉獻的蓮花你是聖地。偉大的巖石 像一個千年的囚徒 有雕塑鷹群的狂風雕塑著茫茫沈思 春天與流沙匯入同一空曠 這棕黃的和諧裏浸透你靜的意誌 時間風化了的整個記憶之上 樹木被描繪,充斥綠色的暴力 你是河床下滲漏的全部清涼和願望 又從富有節奏的手指湧出 掙脫詛咒,緩慢過濾的痛苦 在這裏找到豐滿的形象愛情陷進虛幻而你從虛幻醒來 深藏奧秘,在夕陽的世界孤獨佇立 腳下的孩子,被踏成一抹粗糙的煙塵 世紀堵住喉嚨,發不出一絲哼聲 東方的奇跡呵—— 與嘴唇接吻的黎明,像死亡的祝福 在藍天回蕩 昏昏欲睡的頭顱花白了 曬黑的肩膀繼續生長 海市蜃樓,曾經相信過多少回…See More
Dec 30, 2018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煉的詩《諾日朗》

一、日潮高原如猛虎,焚燒於激流暴跳的萬物的海濱 哦,只有光,落日渾圓地向你們泛濫,大地懸掛在空中強盜的帆向手臂張開,巖石向胸脯,蒼鷹向心…… 牧羊人的孤獨被無邊起伏的灌木所吞噬 經幡飛揚,那淒厲的信仰,悠悠淩駕於蔚藍之上 你們此刻為那一片白雲的消逝而默哀呢 在歲月腳下匍匐,忍受黃昏的驅使 成千上萬座墓碑像犁一樣拋錨在荒野盡頭 互相遺棄,永遠遺棄:把青銅還給土,讓鮮血生銹 你們仍然朝每一陣雷霆傾瀉著淚水嗎 西風一年一度從沙礫深處喚醒淘金者的命運 棧道崩塌了,峭壁無路可走,石孔的日晷是黑的 而古代女巫的天空再次裸露七朵蓮花之謎 哦,光,神聖的紅釉,火的崇拜火的舞蹈 洗滌呻吟的溫柔,賦予蒼穹一個破碎陶罐的寧靜 你們終於被如此巨大的一瞬震撼了麽 ——太陽等著,為隕落的劫難,歡喜若狂 二、黃金樹我是瀑布的神,我是雪山的神 高大、雄健、主宰新月 成為所有江河的唯一首領 雀鳥在我胸前安家 濃郁的叢林遮蓋著 那通往秘密池塘的小徑 我的奔放像大群剛剛成年的牡鹿 欲望像三月 聚集起騷動中的力量我是金黃色的樹 收獲黃金的樹 熱情的挑逗來自深淵 毫不理睬周圍怯懦者的箴言…See More
Dec 25, 2018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煉的詩《人日》(組詩選二)

地·第二秦始皇蠍子出沒的道路與狼嚎的暗綠色 自我閹割的男人與繁殖狂的風依山起伏 墻 列戟 叢生腹地 竊竊私語策劃黑夜的深度 多年了,他憂心忡忡地撥開沙棗和紅柳 劍氣如虹腰斬大漠,飄飄一頂陽光的傘蓋 他夢見高聳箭樓上無常的食肉鳥 棉絮抖動,勤勤懇懇的虱子 那小小刺客一群群瘋了毀了英雄的一生 又遠又可憎 :秦王掃六合 虎視何雄哉 石頭是冠冕 而眾星為低 連綿的景致 正午太陽殺人的秘密 一條紫紅色的河垂直落下 使目光一觸即潰終於這世界成了私生子的世界 他驚醒,從身下女人的裸體上聽到風暴 銅像的眼淚碩大無比,滴、滴 淹沒了深宮 蕭蕭 樹脫光拒絕的語言一地金黃 墻長出耳朵 幽暗心計裏一根蠟燭 過渡成飛檐上叵測的鈴聲 血 諂媚 習慣於蝗蟲交尾的宮廷之亂 完美無缺,屈從卵巢那一陣顫抖 床和太監的窺視,在薰香的早上合謀 墻,勒死他 篡位的蛆,笑著 :其石曰 始皇死而地分一條裙帶 一塊皮膚 一種冷或水之割裂 躲入自己如地宮 層層防範繪成百川 而水銀之月幹了碎了 像塌陷的胸骨 影子佝僂的太陰歷已繞過毒箭 溜進來 讀 病與年輪山·第一“現在 誕生就是死亡” 燦爛的日子 被鑿穿的七個洞穴中的光明 猝然老了…See More
Dec 17, 2018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煉的詩《易經》、你及其他

作易者,其有憂患乎六十四卦卦卦都是一輪夕陽 你來了,你說:這部書我讀了千年 千年的未蔔之辭 早已磨斷成片片竹簡,那黑鴉 俯瞰世界萬變而始終如一沒有故土,在陌生人中間 也沒有你那座擱置整個東方的小屋 黃昏永遠不知道第幾次瀕臨死亡 被雕出面孔的石頭 迷失於自己內部更深沈的夜 一群麻風病患者殘缺,又眺望字和字緊咬著,永恒是銅壺中的謎 點點滴滴,註定的時刻 惡夢掘成最後一個棲身之所 龜甲碎裂,失傳的歷史嵌進新聞 古猿再次占領人類的話題 而神,都把腦袋塞入不男不女的褲襠 為表演痛苦、或偷偷窺測 那黑暗中萬物存在的陰險目的六十四卦卦卦都在怒吼之外顫抖 你被自己流放,仿效著野獸 超越,無非避開人群像避開一場瘟疫 預言在風中蹣跚行走 向每一扇門伸出勒索的手給所有讀這部書的嘴打滿補丁 月亮和大海同樣盲目,隕落或升起 浸透謊言,像一條自如的魚 深淵忽略著時間,你從皮膚開始 傷口用屍布纏了再纏 當猝然發現,心也是一只黑鴉 你,你的等待,又已千年See More
Dec 11, 2018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煉的詩《大雁塔》

1.位置孩子們來了 拉著年輕母親的手 穿過灰色的庭院孩了們來了 眼睛在小槐樹的青色襯裙間 象被風吹落的 透明的雨滴 幽靜地向凝望燕子喳喳地在我身邊盤旋……我被固定在這裏 已經千年 在中國 古老的都城 我象一個人那樣站立著 粗壯的肩膀,昂起的頭顱 面對無邊無際的金黃色土地 我被固定在這裏 山峰似的一動不動 墓碑似的一動不動 記尋下民族的痛苦和生命沈默 巖石堅硬的心 孤獨地思考 黑洞洞的嘴唇張開著 朝太陽發生無聲的叫喊 也許,我就應當這樣 給孩子們 講講故事 2.遙遠的童話我該怎樣為無數明媚的記憶歡笑 金子的光輝、玉石的光輝、絲綢一樣柔軟的光輝 照耀我的誕生 勤勞的手、華貴的牡丹和窈窕的飛檐環繞著我 儀仗、匾額、榮華者的名字環繞著我 許許多多廟堂、輝惶的鐘聲在我耳畔長鳴我的身影拂過原野和山巒、河流和春天 在祖先居住的穹廬旁,撒下 星星點點翡翠似的城市和村莊 火光一閃一閃抹紅了我的臉,鐵犁和瓷器 發出清脆的聲響,音樂、詩 在節日,織滿天空我該怎樣為明媚的記憶歡笑 在那青春的日子,我曾俯瞰世界 紫色的葡萄,象夜晚,從西方飄來 垂落在喧鬧的大街上,每滴汁液的一顆星 嵌進銅鏡,輝映一下我的面容…See More
Nov 24, 2018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煉的詩《半坡組詩》の 墓地

一、死亡和面具暴風雪,再見;太陽,再見—— 整個世界的化裝舞會,你們找不著我了 盡管猛一回頭,總像碰到我的目光別怕,現在我們已不會彼此傷害 嘲諷和詛咒,眼淚和謊言,在我身後 並不比耳朵裏蛆蟲的騷擾更討厭瞧呵,黃土上走動著活的墓碑 黑壓壓地高高生長,像烏鴉的天空 我躺在地下,完成了對神的蔑視而對人,一副面具就夠了:哭吧笑吧 你們找不著我,你們不能再殺死我一次 這兒,我終於感覺安全了——謝謝 二、送葬行列在村莊北面,路消失,寧靜開始,我是誰? 在村莊北面,渾濁的人流蒙著夜色,雙手托起我的是誰? 被太陽回避,像潮水襲來,帶我走完最後一步的是誰? 一首挽歌,給我陰郁祖先的節奏的是誰? 大地,在我之外,那些面孔像石頭的同行者是誰? 驟然陌生了,異鄉人!為我挖掘墓穴的是誰? 匆匆匯合,遠遠流浪,與我分享這溫熱黑暗的是誰? 肉體沈默了,靈魂激怒著,環繞我哀號的是誰?路消失,寧靜開始,預期的蒙難中,我問誰是誰? 歷史,偉大人類的卑微葬禮,我把誰雙手托起? 奪走目光的水滲透呼吸的鷹,我代誰走完最後一步? 黃土內外,我讓誰跟隨祖先的陰郁節奏? 大地,久久鑄成一座刑鼎,我將宣判誰的罪行?…See More
Nov 21, 2018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煉的詩《半坡組詩》の 陶罐

那麽你,黃土,黑夜高原的嚴峻父親,最廣闊的夢的歌手 將不再率領我們繼續那朝海洋流浪的輝煌旅程了麽 遠去的部族,以消逝的足音點燃東方之火 直到肩頭的晨曦登上歲月的高峰,化為一片徐徐藍色 你沒有遺下贊美的艷麗流蘇,生命巍峨的圖騰 我們沈溺於寒風中,但慶典仍在正午的浪花間進行 一代又一代參加綠葉降臨的人們蘇醒了,獻給太陽神聖的祝頌 哦,黃土的女兒,無垠之夢的兒女呵,胸前文繡著 解脫陰影的鳥,和一頭徘徊在懸崖絕壁上饑餓的野獸 越過狂暴的沙礫,黑麥田後面,期待 而流血的手只能深深挖掘自己始終被拋棄的命運 你將不再率領我們繼續那朝海洋流浪的輝煌旅程了麽 那舒展吞沒我於天空敞開的蒼鷹叫喊的心呵 大地之銅的號角,山巖磨亮的石英,裸露著——高原的父親 你浩瀚的腳步馴服了所有江河,光的蘆笛使痛苦垂落頭巾 這強勁和智慧是否也一同賜贈給了我們 哦,黃土的兒女,無垠之夢的兒女呵,當正午的鐘聲 震顫空洞,讓靈魂再次愈合祈求不朽的一瞬 那時人類的眼睛將從一枝怒放的白羽毛獲得啟示 而流血的手卻緊緊攥住自己貧瘠又珍貴的命運那麽你,水,純潔處女和我的情人 星星的針葉,散發鹹味兒的黝黑大理石…See More
Nov 19, 2018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煉的詩《無人稱的雪》

(之一)一場雪乾燥 急促 模仿一個人的激情 獸性的昏暗白晝 雪用細小的爪子在樹梢上行走細小的骨骼 一場大火提煉的玻璃的骨骼雪 總是停在 它依然刺耳的時候關於死 死者又能回憶起什麽 一具軀體中秘密灑滿了銀子 一千個孕婦在天上分娩 未經允許的寒冷孤兒 肉的淡紅色梯子 通向小小的閣樓 存放屍首的 白色夜晚的閣樓你不存在 因而你終年積雪 (之二)雪地上布滿了盲人 他們看不見 一首死在旅館裏的詩 和 繁殖著可怕陽光的山谷他們在同一座懸崖下失去影子 變成花園日規上黑瘦的針 用笑聲洗腳用一只死鳥精心制作雕花的器皿 野餐時痛飲鮮紅的溪流 正午 盲人盲目分泌的溪流他們看不見 一首詩裏的遊客 都裸體躺在旅館的床上 無須陷落 就抵達一場雪崩的深度 (之三)一盞陶土小燈 是你送給黑暗的禮物 雨聲和雨聲的摩擦中 誕生了你名字裏的雪 給你文身的雪 疼痛 放出關進巖石多年的鳥群 一只是一個辭 而你是無辭的 風暴 是城市屋頂上一座空中墓園 天使 也得在窩裏舔傷 像頭黃金的野獸蹲在昔日 被水顯形的人不得不隨水流去 一場大雪猶如下到死後的音樂 你在名字每天死後 袒露一具沒人能撫摸的肉體 讓天空摸 從雪到血 摸遍火焰…See More
Nov 16, 2018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煉的詩《半坡組詩》の 穹廬

他們從遙遠的戰爭裏回來了 他們從狩獵的血腥角逐裏回來了 他們從田野和獨木舟裏回來了落日 一個重復得太多的故事 像狗朝空空的雙手無可奈何地嗚咽 站成石像的女人,狂奔的孩子 生活,又一次 在黃昏開始他們從鼓聲漲滿不祥詛咒時就渴望著 他們從野獸被箭傷激怒時就渴望著 他們從谷穗的黑暗早晨魚鱗般剝落時就渴望著誰將回到自己的家 每天一次訣別,永遠陌生餓道路 大地是穹廬,惡夢是棲身之所 幽靈般的陰影下幽靈復活 每個人的天空,死去,收攏 深深低垂,像一口鐘(呵!金黃的島嶼,兇險的海流—— 除了那沒有名字的她誰也無法征服我的心靈 水霧裏騰起的幻景,太陽中的嘴唇 一棵闊葉樹從我眉宇間顫栗生長 火焰的翅膀,無力抗拒嗎風暴的邀請啊!帶上野性、要求和萬古未馴的青春—— 比熟透的果實更加醉人的皮膚 她,第一千個浪頭,依然這樣強勁 赤裸著迎接夜晚的折磨,進入封閉的煤 讓粉紅色貝殼盡情敞開,蜜蜂般抖動愛吧!愛吧!這種奇異—— 逾越了天空的界限,我以焚燒的痛苦啄食自己 穿過海峽飛逝的鷗鳥,懷抱鮮花的姑娘 長的儀式!匯集、搖曳在陡坡上 一只巨大的蝴蝶碎裂於海底的牧歌中狂歡吧!死去吧!月亮呻吟著發藍——…See More
Nov 9, 2018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煉的詩《半坡組詩》の 石斧

風 ——草 ——樹 山谷的杯子 傾斜 ——滿月 把我洗劫太高傲了以至不屑去死![1]穴居的夜 白骨和隕石 青苔泛濫 我,一顆無法孵化的心獨自醒來沒有眼睛,只有風 沒有耳朵,只有草 沒有手臂,只有樹 和一片漸漸發黑的嘴唇 咬緊泥土 太高傲了以至不屑作流淚的夢大地,無盡的朝聖 太陽的正午之光的絞索 早已勒緊 整個世界落在我身上 (白晝多麽和諧地退入黑夜) 盤古的手大禹的手 如今只剩下一隻手,我被埋葬被歷史拋棄也拋棄歷史 石頭的復仇是石頭 善良,是千萬年後鋒利的一擊 把豹子殺死 把不知不覺充滿了罪惡的時間殺死青苔,蜷縮,伸展 軟綿綿的,小心翼翼的騙子 來吧!黑暗,只對自己真實就夠了 我們已這樣彼此安慰著 看慣了一切 只能讓骯臟把純潔包裹起來 而純潔內部,又是一個更恐怖的夜 原子的地獄,無法拯救的地獄 渴望破碎,像火山在毀滅——一道寒光,那唯一能等待的天使 我將徹底屬於我!太高傲了 不屑於死盡管不得不死 素不相識的腳步(同謀犯最後的親吻) 滿月升起來 一片漸漸發黑的嘴唇卜告 從誕生第一天就已發出 我 獨 自 醒 來 [1]“太高傲了以至不屑去死” ——引自迪蘭·托馬斯《哀歌》。See More
Nov 2, 2018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煉的詩《半坡組詩》の 神話

祖先的夕陽一聲憤怒擊碎了萬年青的綠意 大地和天空驟然翻轉 烏鴉像一池黑睡蓮 驚叫著飛過每個黃昏 零亂散失的竹簡,歷史的小小片斷從另一種現實中,石頭 登上峭崖,復原了自己的面孔祖先的夕陽 落進我懷裏 像這只盛滿過生命泉水的尖底瓶 一顆祈願補天的五彩的心 茫茫沙原,從地平線向我逼近 離去石頭,歸來石頭 我是一座活的雕塑哦紅褐色的光,照耀同一片黃土 那兒,起伏著我童年的茅屋 松樹和青銅器,在山坳裏默默佇立 優美的動物獻出溫暖的花紋 骨珠串成的日子 我的大地膚色的孩子 當夢發白,飽含澆灌萬物之水 第一個單音詞,喃喃誕生我遊遍白晝的河灘,一條蛇尾 拍打飛鳥時的時間,化為龍 我走向黑夜的巖谷,一雙手掌 摸索無聲的壁畫,變成鷹早已不是少女,在這裏一跪千載—— 而把太陽追趕得無處藏身的勇士 被風暴般的欲望折斷了雄渾的背影 震顫著寂寞大海的鳥兒 註定填補滿自己淺淺的靈魂 第九顆烈日掙紮死去 弓弦和痛苦,卻徒然鳴響 一個女人只能清冷地奔向月亮 在另一種光中活著 回過頭,沈思已成往日的世界無窮歲月的播種者啊 只有這一片黃昏能觸摸你幽暗的永恒 告訴我:金燦燦的膚色究竟意味著什麽…See More
Oct 31, 2018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煉的詩《人與火組詩》

休眠火山經歷過最深的夜,忍受了最殘暴的光明 它記得鳥聲灼成最後一道創傷 樹根緩慢地紮進心裏,它學會對自己無情一千張嘴曾經是一千處刀口 血,呼喊和乞求,沈入泥沙的寧靜 那一雙鮮紅的翅膀被時間砍斷 腐爛成黑土,飄起為雲 黃昏,又一片向日葵在天邊成熟 掠過群山,龐大如鷹一千張嘴現在是一千只眼 它註視著自己腳下累累碎石 那兒有風,在玄武巖的洞穴中築巢 有水,珍藏著一萬年前的波濤 太陽,猛烈撲打青苔遮掩的懸崖 而整個藍天被夢握緊 握成一把測量沈默的發光的尺子它在最深的睡眠裏醒著,對自己無情 山巔那一片白色煙霧蔓延著 松針向上生長,碧綠的閃電,摧毀冬天 是它最吸最輕的一縷呼吸久久等待:那聲怒吼、那次必然 顫栗的恐怖、淩駕萬物的美,使大地狂歡 它像野鹿舔食鹽堿一樣 忍受秘密焚燒自己的火焰 一顆心,一千種飛翔的欲望 地下森林逃不走的落葉松早已飛慣危險的預感 四周聳立的絕壁,正午時的幽暗 沿著小徑,一萬年前的那次暴風雨 還在綠色苔蘚上反潮 鈴蘭花旁若無人,跳著舞 開進猙獰的巖石瀑布裏一群巨大的鳥 收攏強有力的黑色羽毛 渾圓深邃的山谷 千萬噸針葉形的寂靜…See More
Oct 16, 2018

文學 庫's Blog

(美)加里·斯奈德:庫拉卡克山上的雪

Posted on January 19, 2019 at 7:35pm 0 Comments

唯一可信賴的

是庫拉卡克山上的雪。

田野和樹林

解凍,結冰,解凍,

根本不能相信。

今天,山上起了風暴

像一大團模糊的泡沫,

這是真的。

但唯一的一點希望…

Continue

楊煉的詩《敦煌組詩》の 飛天

Posted on January 8, 2019 at 11:45pm 0 Comments

我不是鳥,當天空急速地向後崩潰

一片黑色的海,我不是魚

身影陷入某一瞬間、某一點

我飛翔,還是靜止

超越,還是臨終掙紮

升,或者降(同樣輕盈的姿勢)

朝千年之下,千年之上?

全部精力不過這堵又冷又濕的墻…

Continue

楊煉的詩《敦煌組詩》の 朝聖

Posted on December 30, 2018 at 10:24pm 0 Comments

朝聖的道路

遠遠追逐著侯鳥的背影

向西飛入沙礫和傍晚

向西

黃昏之火展開你的傳說

巖石在流放中燃燒

紅色的蒼茫,從歷史走來

一匹巨大的三峰駱駝

主宰沈默…

Continue

楊煉的詩《敦煌組詩》の 高原

Posted on December 27, 2018 at 9:45pm 0 Comments

漫遊者,你在大地的頌歌中穿行,為我驕傲吧

家已遙遠,你被風引領著踏上這走廊。別再回頭吧

攀登金黃的高處,呼吸我如醉如癡的欲望

而分享那投入死亡的沖動中豁然遼闊的幸福

海洋退去,我的夢發藍,白鳥在誕生第三天盤旋

雪山像新月之王,面對沙漠的廣場宣喻…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