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就在这里
  • 亚庇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家就在这里's Friends

  • Crna Gor
  • Copil
  • 厚數據才厲害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SRESCO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等河水退去
  • 水牆 繪
  • 李蕙佳
  • 趁還來得及
  • Dramedy

Gifts Received

Gift

家就在这里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家就在这里's Page

Latest Activity

家就在这里 posted a blog post
Wednesday
家就在这里 posted a blog post

李娟·這世間所有的白 4

森林(下)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們就曾渴望有一天能夠找到這森林的精靈。但是我們知道,在很久很久以後,我們仍然還得這樣平凡地生活--當我們站在河邊的沼澤上,遙望橫亙在眼前的藍綠色森林蜿蜒到天邊。我們想,這自然界中恐怕再也沒有什麼力量會比森林更為強大吧?只有森林蘊藏著熊熊燃燒的火焰,只有森林是天地間最饑渴、最龐大的火種。它在自己的夢中是一片火海,它醒來就灼灼看著在夢中已經被它毀去的世界。它四季常青,它沒有迸出火焰卻迸發出簇簇四射的枝條。它死去後仍沒有忘記留下一片片橘黃,赭紅--盡是被焚烤後才會呈現的顏色。枯枝敗葉的最後一筆激情便是極端的枯幹雕殘,便是等待,更為無邊際的等待。我們濕漉漉地走出森林,像是從大海中被浪潮推上沙灘。我們筋疲力盡。我們最愛的那首歌,那首熱烈、高亢、激越的歌,它什麼也沒能點燃,它一出口便被打得濕透,一句一句沈重,一句一句墜落。我們唱出一句,就忍不住淚水長流。媽媽……我們的歌聲多麼單薄,而世界多麼強大……這森林是火焰與海洋交匯的產物,是被天空拋棄的那一部分--當火焰與海洋交匯,排山倒海,激烈壯闊,相互毀滅。天空便清悠悠地冉冉升起,以音樂的神情靜止在我們擡頭終日尋找的地方。而那…See More
Jun 9
家就在这里 commented on 家就在这里's blog post 塞佛特·一束紫羅蘭假花
"塞佛特‧姑娘們的內衣之舞 宋澤萊譯 共十二件姑娘們的內衣 曬在一條線上 蕾絲的花邊鏽在胸部 好像歌德大教堂的玫瑰窗 神啊! 請免除你我的罪過 十二件姑娘們的內衣 那是愛情 在太陽照著的草坪上天真無邪地玩耍 第十三件,是一件男人的襯衫 那是婚姻 結束於私通和一枝手槍的射擊中 風兒搖弄姑娘們的內衣 那是愛情 我們的地球因而被甜蜜的微風攬住: 十二個空氣的肉體 那十二個姑娘們造成的輕巧的風 正在綠色的草坪上頭舞蹈 溫柔的風正在形塑她們的身子 胸部、手臂、小腹的酒窩"
Mar 10
家就在这里 commented on 家就在这里's blog post 塞佛特·一束紫羅蘭假花
"宋澤萊·濃濃女人香 ──…"
Mar 10
家就在这里 posted a blog post

李娟·這世間所有的白 3

森林(上)我們在森林裏循著聲音找到一只啄木鳥。森林裏蕩漾的氣息是海的氣息--億萬支澎湃的細流匯成了它的平靜與沈寂。我們走在其中,根本是陷在其中,上不見天日,下不辨東西;此間萬物都在被壓抑,都在掙紮,在爆發,在有光線的地方紛紛伸出手臂,在最暗處紛紛倒下。腳下厚厚的苔蘚濃裹的汁水,是這空間中所有透明黏稠的事物一層一層液化下來的沈澱。我踩上去一腳,瞬間陷入深淵。這森林,用一個沒有盡頭的地方等候著我們。隔著千重枝葉,目不轉睛地註視我們的一舉一動。我們迷路了,我們背靠著一棵巨大的朽木喘息。然後安靜,直到沈靜。森林開始用一分鐘向我們展示一萬年。我們站起身繼續向前。忽有遙遠的叩門聲如心臟搏動般一聲聲傳來,並且一聲聲讓一切沈下去,寂下去。我們回頭望向那處,倉促間絆了一跤,等踉蹌著站起身來,恍恍惚惚什麼都亂了--血脈搏動與視線混淆在一起,觸覺與味覺難舍難分,疼痛逼入了呼吸。我們想哭出聲來,結果卻是邁出了一步……回憶與狂想繚繞著手指,攀行與摸索一寸一寸蟻動在臟腑……不能停止,不能左右自己。巨大的孤獨從我們的臉龐撫摸到心靈--我看著這森林,懼駭深處全是憂傷。我想到了故鄉,又想起了其實我沒有故鄉……我們這是闖…See More
Feb 26
家就在这里 posted a blog post

[奧地利] 迪爾特·斯波爾《漫遊的人 8》神諭

一年前。在一家俱樂部裏。我和我的表哥在一起。假期剛剛開始。他和我講話。他說他叫柯爾特。他說他是英國人。開始他說他是荷蘭人,接著又說是英國人。都是謊言。後來他告訴我,他是從意大利的威尼斯來的。我們常在一起開車轉悠。只要有時間,他總是到學校接我。我們常到湖邊去,在那裏散步。我們經常在室外消磨時間。我們常常走上好幾個小時。是的。曾在冬天。一輛敞篷車。開始是一輛敞篷車,接著是一輛紅色的菲亞特,一扇玻璃碎了。還有其他各種各樣的車。不,我不怎麽想這些。他告訴我,他是賣車的。一支獵槍和一把大的手槍,很重的家夥。我不知道。有時候也是一把小點的手槍。到了空地上,他也讓我開幾槍。他得開槍。我不知道。有時候我們用化名。他殺了他的父母。接著在牢裏坐了五年。他沒法在老家待下去,就去了法國。他最後想要自由。不。他總是有錢。一些不值錢的小東西,也許吧,我們在一起的時候。是的。有一次,他給了我一個冰激淩,我得坐在車裏等他,我想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他偷來的。但也沒想別的。沒怎麽多想。開始的時候,沒怎麽想。有時他要把我的手綁在身後,我要叫的時候,他很快就不那麽做了。不。從來沒有。總是自願的。我們住在廢棄的房子或是谷倉裏。…See More
Jan 30
家就在这里 posted a blog post

[奧地利] 迪爾特·斯波爾《漫遊的人 9》雨

雨中的汽車向後駛去。下雨的時候,連人也是向後走的,雨下了好一陣子了。沒人記得雲是什麽時候飄來的,給我們帶來了雨的雲。據說只要人們陷入新的奇特的癡迷中不能自拔時,那些雲就會又散去。又有人說,只有雲碰到地面時人們才會癡迷而不能自拔。每晚,在劇院裏,人們重覆上演和雨相關的事件。有時候,兩份沒有付的電費賬單會造成斷電。有時候這種事會發生。劇院裏工作的男人對女人說:你的乳房是兩把手電。女人說:我付不了房租,你照答應過的辦吧。男人說:我不會走的。不管他們說什麽。就算他們拿走我的一切。要我走他們得把我拖出去。我不會走。我準備好了。男人說:你的乳房是兩把手電。雨下得很大,人們都濕到骨頭裏了。他們熱情地站在關門的商店前。無論如何,生活還得繼續。男人說:在黑暗中,我們有許多人。男人說:發生了這麽多的事,讓人很難保持平衡。女人說:你還在尋找,下了這麽多天的雨,尋找你已經丟失的東西,你想確保在夜晚到來的時候不會孤獨。男人說:誰有時間去想啊,白天得忙碌一天,晚上回家時早沒勁兒了。女人說:你總是同時和兩個或三個女人相愛。雨中,街上的人很久都沒有收入了。他們過了許多年沒有錢的生活。因為天在下雨,他們在城市裏毫無目的…See More
Dec 26, 2016
家就在这里 posted a blog post

[奧地利] 迪爾特·斯波爾《漫遊的人 8》神諭

一年前。在一家俱樂部裏。我和我的表哥在一起。假期剛剛開始。他和我講話。他說他叫柯爾特。他說他是英國人。開始他說他是荷蘭人,接著又說是英國人。都是謊言。後來他告訴我,他是從意大利的威尼斯來的。我們常在一起開車轉悠。只要有時間,他總是到學校接我。我們常到湖邊去,在那裏散步。我們經常在室外消磨時間。我們常常走上好幾個小時。是的。曾在冬天。一輛敞篷車。開始是一輛敞篷車,接著是一輛紅色的菲亞特,一扇玻璃碎了。還有其他各種各樣的車。不,我不怎麽想這些。他告訴我,他是賣車的。一支獵槍和一把大的手槍,很重的家夥。我不知道。有時候也是一把小點的手槍。到了空地上,他也讓我開幾槍。他得開槍。我不知道。有時候我們用化名。他殺了他的父母。接著在牢裏坐了五年。他沒法在老家待下去,就去了法國。他最後想要自由。不。他總是有錢。一些不值錢的小東西,也許吧,我們在一起的時候。是的。有一次,他給了我一個冰激淩,我得坐在車裏等他,我想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他偷來的。但也沒想別的。沒怎麽多想。開始的時候,沒怎麽想。有時他要把我的手綁在身後,我要叫的時候,他很快就不那麽做了。不。從來沒有。總是自願的。我們住在廢棄的房子或是谷倉裏。…See More
Dec 9, 2016
家就在这里 posted a blog post

[奧地利] 迪爾特·斯波爾《漫遊的人 7》雲

從寂靜中來入寂靜中去它們歷練這些鳥兒們它們一步一步地走它們大笑這樣做時它們傳遞這些想法從十米遠再到十一米最可愛的時刻尚未到來有人在春風裏對他們說話他們希望延緩年老的來臨很快入口就會到來他們不相信的渴望就會到來她的身體與精神都遠離家園於是思想遊蕩不在這兒也不在別處最親愛的人們的腦中為了能夠不接受現實而在夏天的風中忍受自十五歲的童年起面對最最悲傷的事情在冬天零下的溫度中青春期的身體低於零下十度經受饑餓仇恨的言說神經質的囈語在憤怒絕望中講述為了能夠忍受不斷笑與那幾個洞一起笑剛才回擊了生活因為什麽都改變不了只為了我們笑的時候裹起憤怒的種子或從懷中取出一片綠葉讓其出現驚奇沒有用獨自享受生活沒有用這是協議為了被此刻感動再也沒法有恐懼熟睡在人身上發現沒有欲望想屹然挺立不受打擾徹底漠然無論我們看向何處無論我們走向何處我們聽到了鐘聲我們凝然佇立為了和自己獨處只和自己獨處當一個孩子大笑當有許多孩子鈴聲當然響起但對他們來說不算什麽可以在房前看到的這些孩子們他們聽不到他們耳朵藏在帽子下當電話響起的時候當它響起的時候他們吸氣你吸氣呼氣他們在想著未來三千年四千年憤怒平息當雨天或晴天像天上的雲邁著步子而來你想三千年…See More
Dec 7, 2016
家就在这里 posted a blog post

[奧地利] 迪爾特·斯波爾《漫遊的人 6》夢 2

我的名字叫做戈白。我在你腳下。我要講一個故事:我的家在沙漠裏。我們從不總待在一個地方。我父親的心情總是很差,因為我母親相貌醜陋。有一個騎白馬的人跟著我們。有時候,騎手會穿過附近的一片小麥地。我叔叔找到妻子的時候,我便可以出嫁了。地毯洗好了。腳受傷了。水很乾凈。叔叔做了一個夢,夢裏的女人唱歌像鳥兒一般。那是在河的源頭。我們去尋找這個女人。如果她是邪惡的,她就會藏起來,還會唸詩。這樣,我也能出嫁。媽媽說,我們是一棵樹的枝杈。有時候比樹的枝杈還緊密,有時候沒有。騎手跟著我們。時不時我會給他一點信號,他就不會厭倦了。白天,我的姐妹們看住我。晚上,男人們看住我。我聽到騎手的號叫聲。我沒有勇氣。父親會打我。叔叔沖我眨眼睛。我用被子蒙住頭。我聽到了狼的嚎叫。騎白馬的人跟著我們穿過沙漠。我常常哭泣,因為沒法跟他一起走。我丟下一塊方巾,這樣或許能和他接近。我向遠處望去,看他拾起方巾,聞了又聞。我看到自己和他一起走了。我的家人一直看管著我。我媽媽再次病倒的時候,或許我就可以結婚了。地毯講述我們的故事。我們接著走。叔叔在河的源頭找到了一個女孩,唱歌像小鳥一樣,很可愛。我拼命跑。我們騎著兩匹白馬逃跑。父親追我…See More
Dec 1, 2016
家就在这里 posted a blog post

[奧地利] 迪爾特·斯波爾《漫遊的人 5》雪

現在,你快死了。子彈鉆得很深。石塊在火裏作響。你曾是一位詩人。現在,你卻是個殺死白人的兇手。現在,他們在追捕你。叢林中,只有河流和馬匹,能聽到風聲。槍支替代了你的詩歌,威廉·布萊克。他們從火車車窗處開槍。你趴在牌上,坐著就睡著了。你在自己和自己玩。到處都是圓形帳篷,空無一人。身著皮衣的男人向四周射擊。他們把槍支伸向窗外。你頭上淌下的水與這景色並非格格不入。為了回去,走向大海是一段很長的路。你又睡著了,你的頭擱在袋子上。到處都是骨頭和動物死屍。他們在追捕你。被拔光羽毛的鳥從河上飛過。你殺死了一個白人。槍會替代你的舌頭。風會監視你。你撕掉有你名字的告示。威廉·布萊克。修一艘木船阻擋不了雲彩。你要是不戴眼鏡,或許能看得更清楚。現在,你快死了。或許你會看得更清楚。森林的漿果會偷走靈魂。樹林裏還有積雪。鳥兒穿著可愛的外套。你有一支槍,天又下起了雨。你躺在一只死鹿身旁。血還是熱的。你嘗了嘗,把血抹在你的傷口上。你躺在鹿的身旁睡了。叢林裏,有人向你走近。你的眼睛睜開了好一會兒,又閉上了。他們向你走近。有翅膀的不會再飛回來了。有時候,幽靈說話就像猴子一樣。你得回到鏡子那裏,那裏,水天相接。船只要夠結實…See More
Nov 29, 2016
家就在这里 posted a blog post

[奧地利] 迪爾特·斯波爾《漫遊的人 4》公交站

孩提的時候,我們玩過一種遊戲。要跑,還要看人們的臉。我已經厭倦他了。我讓她頭疼。我給她我的賬單。我不回來了。我想重新開始。我想把一切留在原來的地方,我想重新開始。我想把一切扔下。我信任她。我要留下過夜。我不害怕孩子。我要把所有的門窗都關上。我要把所有的燈和門都關上。人長大了,就不再需要燈光。人長大了,就開始尋找黑暗。我還得去刷盤子。我還得改變。我已經厭倦他了。我沒什麽話要跟你說。我在收買你。我給自己開了個價錢。我會給你你想要的。我會給你這個夜晚。你觸動了我的內心。我得去洗臉。我還得去洗手。我真的愛我的丈夫。我玩高爾夫和台球。我還想再有一個晚上的年輕。我還想再被需要一個晚上。我想有那麽一個晚上,有人能聽到我的笑話發笑,變得無法征服。然後,我會告訴你我得了哪些病。為了讓你習慣我的面容,為了讓你的臉平靜。我已經厭倦他了。你太老了,哪兒也去不了。她太像你了,所以看不到你。See More
Nov 12, 2016
家就在这里 posted a blog post

[奧地利] 迪爾特·斯波爾《漫遊的人 3》雲

鋼琴聲響起,空洞的音樂停止,已經是深夜,一個女人冷冷地站在那裏,一動不動,盯著年長的人,看他們在舞池中輕快地移動,如同飄過的雲。如此輕松,會有多久?酒吧叫做“杜布羅夫尼克”,戰前是鎮裏人們常來的地方。我叫伊羅娜,在這裏當領班。我回家了。我在等有軌電車,等丈夫勞裏,一起回家。現在是秋天。我們走進公寓,勞里一直和我用眼神交流。勞里領我進了公寓,帶我坐到沙發上,這時我才又睜開眼睛。勞里手拿遙控器,可以在十二個頻道中選擇,這時是秋天,我們的狗正在找它的球。那時勞里還去工作,那是勞里最後一次有工作。到處是失業,勞里,得靠運氣了,Kreuz…See More
Nov 7, 2016
家就在这里 posted a blog post

[奧地利] 迪爾特·斯波爾《漫遊的人 2》海

你坐在海濱,不能說話,今天不能說話,你不是在猶豫,只是不能說話而已。她坐在你身邊。她沒有說話,她今天也不能說話。你們坐在相隔一米的地方,面朝大海。她的手抱著彎曲的腿,下巴頂在腿上。你伸直雙腳。你們身邊有許多人,都在遙望大海。他們看著大海,不時相互看看,又看向大海。只有幾個人會到海中遊泳。你們相鄰而坐,卻沒有相互觸碰,沒有再靠近,沒有動,相鄰而坐,只有風在動,只有海在動。海鷗不停飛回,偶爾的聲響變得更引人注意,不知為何。你們沒有動,沒有相互靠近,也沒有彼此遠離。或許你們甚至沒有相鄰而坐。這裏無人註意到你們。時不時會看到一些動作。她松了鞋帶,脫了鞋子。你看著她的鞋子,看了好久,又望向她的腳,她瘦削的腳,又是好久。有人叫你們帶上沖浪板走向大海,但你沒聽到,無法應了這召喚。她也是一樣,也沒聽到,聽不見,依然望向大海。三番五次的召喚,要你們走向大海。身邊的人都不認識你們。因此沒人可以告訴你們,應該帶上沖浪板走向大海。你們一直這樣坐著,坐著而已。一直坐著,直至夜幕降臨。黑暗吞沒一切之前,你們站起身,趕向末班巴士。她回望了最後一眼。你們是最後兩位回家的人。你們知道,在這一天走近大海,可以說該被質疑,…See More
Nov 3, 2016
家就在这里 posted a blog post
Oct 25, 2016
家就在这里 posted a blog post

[丹麥] 彼得·阿道夫森:傳奇十四章 (下)

英王的兩則夢幻寓言英王愛德華每日攜首相於城堡內園散步,這一日兩人走上一座小橋,駐足而立。君臣談話,一般無非國事,今日卻有不同。但見英王伸展右臂道:“自朕鼻尖至無名指端,正一碼之距,然否?”首相當即對曰:“陛下聖明。此乃王法定規。”英王再道:“設若此一碼可表創世以來全部時光,則朕修剪無名指甲一挫之距又當光陰幾何?”英王直視首相,目光逼人。“這——臣未經思量,一時不能回答,”首相急眨眼,忽把頭後仰,仿佛聽不懂問題的孩子,“一天耶,一年耶?”“錯!愛卿,”英王叫道,“朕於指甲一挫,人類歷史,自猿演變至今,盡在其間也。”“還請陛下明示——”首相結巴道。英王不加理會,繼續道:“設若朕權杖頭上之金球,太陽也,朕戒指上之藍寶石,地球也,”說著話,摘下一枚戒指,交與首相,“兩廂間距幾何,可表其實際空間之距?愛卿可否告我?”“這——嗯,”首相幹咳一聲,彎腰恭敬接過戒指,道,“不瞞陛下,臣實不解陛下聖思之妙,若——”“愛卿怕要出趟遠門,朕這戒指當遠在阿維尼翁…See More
Oct 13, 2016

家就在这里's Photos

Loading…
  • Add Photos
  • View All

家就在这里'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家就在这里's Blog

李娟·這世間所有的白 3

Posted on February 25, 2017 at 3:16pm 0 Comments

森林(上)

我們在森林裏循著聲音找到一只啄木鳥。

森林裏蕩漾的氣息是海的氣息--億萬支澎湃的細流匯成了它的平靜與沈寂。我們走在其中,根本是陷在其中,上不見天日,下不辨東西;此間萬物都在被壓抑,都在掙紮,在爆發,在有光線的地方紛紛伸出手臂,在最暗處紛紛倒下。腳下厚厚的苔蘚濃裹的汁水,是這空間中所有透明黏稠的事物一層一層液化下來的沈澱。我踩上去一腳,瞬間陷入深淵。…

Continue

李娟·這世間所有的白 2

Posted on January 6, 2017 at 7:14pm 0 Comments

夏草草兒·有一顆浪漫的心,周圍的一切皆是美妙

——評《這世間所有的白》



這不是我第一次讀李娟的書,盡管之前我或多或少的讀過些李娟的書,但是遇到這本書時,我還是迫不及待的讀起來。在這個整個世界被漫天雪花染成白色的冬天,我讀到這位來自阿勒泰的精靈的文字,一拿起便無法放下。…

Continue

李娟·這世間所有的白 1

Posted on January 6, 2017 at 7:13pm 0 Comments

李娟,籍貫四川 ,1979年生於新疆,長期生活在新疆阿勒泰地區。1999年開始寫作,出版有散文集《九篇雪》《我的阿勒泰》《阿勒泰的角落》《走夜路請放聲歌唱》《冬牧場》《羊道》等。其作品生動呈現了哈薩克牧民的生活風貌,題材獨特,語言清新,個性鮮明,被譽為“文壇清新之風”“來自阿勒泰的精靈吟唱”,深受文學界的好評和大眾讀者的歡迎。



【內容簡介】:
李娟是長期生活在新疆阿勒泰少數民族地區的作家,她的散文生動地呈現了當地少數民族居民的原始生存狀態、民風民俗、地貌風情,以及民族大融合的和諧情景,真實地反映了面對惡劣的生存環境,人們堅強樂觀、尊重自然、勤勞善良、熱情好客的美好品德。…

Continue

[奧地利] 迪爾特·斯波爾《漫遊的人 9》雨

Posted on December 25, 2016 at 9:30pm 0 Comments

雨中的汽車向後駛去。下雨的時候,連人也是向後走的,雨下了好一陣子了。沒人記得雲是什麽時候飄來的,給我們帶來了雨的雲。據說只要人們陷入新的奇特的癡迷中不能自拔時,那些雲就會又散去。又有人說,只有雲碰到地面時人們才會癡迷而不能自拔。每晚,在劇院裏,人們重覆上演和雨相關的事件。有時候,兩份沒有付的電費賬單會造成斷電。有時候這種事會發生。

劇院裏工作的男人對女人說:你的乳房是兩把手電。

女人說:我付不了房租,你照答應過的辦吧。

男人說:我不會走的。不管他們說什麽。就算他們拿走我的一切。要我走他們得把我拖出去。我不會走。我準備好了。

男人說:你的乳房是兩把手電。…

Continue

Comment Wall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At 12:33pm on September 3, 2011, 陌生山芭佬 said…

不要酒醒梦已残。。。有耳所闻,有个好地方。资源丰富,人民生活安逸。生病了也不担忧,吃点草药就好。民生也和睦共处,不贪不骗。
那之後来来了个医生,一切都改变了。此医生好利害高招,教会一些人民,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另又教会一些轮流做头头,把大家引去更文明的天伦之境。 看去还好,你的是大家的,而我拿的是我的。你听我说,但要我来教你做! 
不知何时开始,不玩那套了,连医病也成问题了。 结果,天天听到被骗不是被变的叫声。穷困了,但还能你吵我闹,变变变,你说呢?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