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凱平: 文化與心理: 探索及意義(2)

心理學是自然科學, 也是數量科學, 跟經濟學一樣需要定量分析。很多年以來, 心理學家不知道該怎麽研究文化, 後來才逐漸發現可以找到一些客觀的指標來定義文化。方法之一是通過語言研究文化。研究者發現, 不同文化下說不同語言的人的心理活動是有差異的。一個很有名的例子是, 哈佛大學心理學家的一項研究發現, 英語有很多方式表達虛擬語氣, 而中文沒有這些表達方式。

哈佛大學這位教授指出, 由於中文沒有虛擬假設的幫助, 中國人進行一項心理學的任務會有困難, 這個任務叫“反事實思維”。例如, “如果所有圓都很大, 這個三角形若是個圓會大嗎?”這個問題很難回答。我們被自己的語言限制了。這個結論是否正確目前還沒有定論, 仍有很多人研究到底中國人的反事實思維有什麽特性。


心理學研究文化的第二種方法是把文化作為一種觀念。最有名的一個例子就是對個人主義和集體主義的比較研究。個人主義是公認的西方文化的精髓, 它強調個人的獨立、個人的意志、個人的追求, 將人生的最高目標定義為自我的實現。與之相反的一種觀念叫做集體主義。

集體主義並不等同於無私, 也不等同於社會主義, 而是說在某種程度上個人的行為是由集體的目標來決定的。這個集體的目標可能是家庭、社會、朋友, 總而言之集體主義強調的不是個人。集體主義強調社會規範和責任、強調共同的信仰、強調一致性、強調合作、強調某種程度上犧牲自我的利益。美國的大眾文化特別強調個人主義的精神, 例如麥當勞的廣告叫做“我就喜歡他”(I am loving it), 我不管你有多少人喜歡, 我喜歡就行。


而我們中國的餐飲廣告肯定得說“大家”都吃我的菜。從這個角度, 很容易看到中國人的文化跟美國文化是不太一樣的。心理學家做過一個研究, 給不同文化的人看魚的互動, 然後讓他們回答一下這個魚幹什麽, 為什麽這麽做。我們發現個人主義和集體主義,對我們的判斷其實有很大的影響。


比如說在一種情況下, 一條魚領先, 魚群緊隨其後, 問被試者覺得領先的魚是高興還是不高興?我們在中國做的研究, 大概有75%以上的人認為這條魚很高興, 因為大家都來了, 有伴了。我們在美國做出的結果則正好相反, 75%的美國人認為魚不高興, 因為我本來一個人挺自在了, 你們怎麽都來了。


心理學對文化的第三種定義,是把文化定義為一種自我概念。為什麽這麽講呢?因為心理學家認為人的所有心理活動,都是以自我為參照中心的。在回答一個簡單的問題就是“我是誰”的時候, 中國人和西方人的反應是不同的。我們隨便找幾個同學回答一下, 用五句話向我介紹你是誰。

(同學: 我是公司的員工, 我是爸爸媽媽的女兒, 我是一個人, 我是一個單身女人, 我是一個愛學習的人。)


剛才這個同學的回答完全符合文化心理學的分析, 即中國人對自我的定義,是基於公共自我和集體自我給出的。我是人, 在座的都是人; 我是女人, 一半在座的是女同胞; 我是單身女人, 這個群體在北京地區就是幾十萬, 不是一個小數字; 我愛學習好像也不具體, 很多人都愛學習。自我在那兒?沒有。心理學的研究發現, 中國人都是以集體的自我, 以一個社會的概念來定義自我。


反之, 西方人在回答“我是誰”時,試圖尋找自己與他人不同的地方: 我很漂亮, 我有一個什麽東西, 等等。自我概念的差別會導致人行為的差別, 即選擇追求與他人一致的目標還是不一致的目標。

Views: 3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