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ghdad Janim
  • Female
  • Kuala Perlis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Baghdad Janim's Friends

  • INGENIUM
  • Bir Tanem
  • Chiron人馬
  • Taklamakan
  • SRESCO
  • Kehtay Dream
  • Scarborough 黃岩
  • 未知 非可怕
  • 馬厩 儺淄
  • Passion for Form
  • 瑪琳娜
  • 水牆 繪
  • Dramedy
  • Seltsames Denken
  • 梭羅河畔

Gifts Received

Gift

Baghdad Janim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Baghdad Janim's Page

Latest Activity

Baghdad Janim posted a blog post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16)

但是無論東方、西方,只要你有欲望,你就創造了時間。時間是空間的第四維,它是一種空間。沒有時間,你的欲望無法行動,所以,任何的欲望,都必會創造出時間和未來,而這樣,你就能延遲當下的這個片刻。當下實際上不是時間,而是存在。所以,最好還是去深入到對你來說是已知的事物中去,深入到你視若生命的東西中去。深深地進入它,不管它可能會是什麽,深入進去。不要浮在面上,要下到它的最深的底層去。而你一旦開始往深處走去,深深掉進去,你就會來到一個不同的層面。這不是進入到未來中,這是深入到當下(present),深入此時此刻。舉例說來,你在聽我說。你可以只是表面上在聽,那時候,只是在用耳朵。這是聽的第一層。你可以說:"我當然在聽。"但是只是耳朵在聽,只有身體的機構在聽,你的頭腦可能在別的什麽地方。但是如果你能深入進去,你就能非常專注地聽,頭腦也會參與進去,那麽你就能更深入到這一片刻中去。但是,即使你的頭腦也參與了,你的存在(being)仍可能沒有投入。如果你在考慮我說的話,那麽頭腦是參與了,但是還有更深的深度,你的存在可能根本不在這裏,還可能有無意識的潛流,因為有這些潛流,所以你就不可能在這裏。你可以進得更深一…See More
Dec 2
Baghdad Janim posted a blog post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15)第五章 深深地進入已知

我不相信固定的方法。我使用一些方法只是要把你推進一個非常混亂的意識,因為按照你現在的樣子,要對你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亂你的整個模式。你已經變得很固定、很僵硬;你必須變得越來越像液體,越來越流動。除非你變得像河流一樣流動,否則你就永遠不會知道那神性——因為它不是一樣東西,它是一個事件。你無法尋求那神性,它無法被被尋求到,因為你只能尋求到你已知的東西。尋求就是要想得到,而你無法尋求未知的東西。你根本不知道它是什麽,那麽怎麽尋求它?只有在你嚐到過、認識了,哪怕只是瞥見一眼以後,才會有尋求的迫切。所以那神性是無法被尋求的。但是,當我說那神性是無法被尋求時,並意味著它就不能被發現。它無法被尋求,但它卻能被發現。你越是尋求它,發現它的可能性就越小。你尋求,你就根本不會發現,因為那個尋求本身,就變成了障礙。所以,不要尋求你不知道的東西,相反,要深入對你來說是已經知道的東西。不要渴求未知,要深入那已知。當你深入那已知時,你就會偶然地發現那些通向未知的門,因為已知才真正是通往未知的門。所以,深入下去。舉例來說:你無法尋求那神性,但是如果你曾經愛過,那麽你知道愛。所以深入到愛中去。當你深入到愛之中時,在某個…See More
Nov 30
Baghdad Janim posted a blog post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14)

覺知不是一件靜止的事情。覺知也是活動,一種動態的流動。所以,如果你從外部著手,如果你強迫自己坐得像一尊雕像時,你就是在扼殺許多東西。應該先關心傾瀉,清洗你的頭腦,把一切都拋出來,那樣你就會變成空——只是一個通道,讓來自超越的東西進入。然後,坐著才會有用,寧靜才會有用,但在此之前是沒有用的。在我看來,寧靜本身不是什麽有價值的事。你可以制造出一種寧靜,但那是一個死的寧靜。寧靜必須是活生生的、動態的。如果你制造寧靜,那麽你會變得更愚蠢、更遲鈍、更死板。不過,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樣做是比較容易的,所以現在有許多人正在做它。整個文化是那樣的壓制性的,以至於壓制你自己變得更靜止一些是比較容易的。這樣,你不必要去冒任何險,你也不必要去跳。人們來找我,說:"請你教給我們一種可以靜靜地練習的靜心技巧。"為什麽這樣害怕?每個人的里面都有著一座瘋人院,但是他們仍然在說:"請你教給我一種可以靜靜地做的技巧。"用一種靜靜的技巧,你只會變得越來越瘋狂——寧靜地瘋狂,別的什麽也沒有。 如果你只是靜坐著,閉著眼睛,每一件事都會很好;你的妻子或者丈夫會說你成了一個好人。每一個人都想要你變成死的,甚至母親也想要子女變成死的…See More
Sep 20
Baghdad Janim posted a blog post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13)

第一件事必須是清洗——一個傾瀉,不然,練習呼吸也好,只是坐著也好,練習阿薩那①瑜伽姿勢也好,你都只是在壓制某種東西。會發生一件怪事:當你容許一切拋出來後,靜心正好會發生,阿薩那正好會發生,它將是自發的。 ①阿薩那(asanas):在印度的瑜伽派哲學中,指身體所采取的一種不動的姿勢,其目的在於使精神擺脫對身體功能的注意。——編註 你可能對瑜伽阿薩那一無所知,但是你會開始做出來。現在,這些姿勢你做得十分正宗、真實,它們在你的身體里面產生很大變化,因為現在是身體自己在做這些姿勢,你並沒有在強迫它們。例如,當某個人把許多東西拋乾凈後,他可能會試著倒立。他可能從沒學過做休沙善(shirshasan)倒立,但是現在他的整個身體在試著做它。現在,這是一件十分內在的事情,它出自於身體內在的智慧,而不是出自於他的頭腦的理智、思維的信息。如果他的身體強烈地主張"去,用頭倒立!"而他允許它,那麽,他會因此而覺得精神非常清新,變了一個樣。 你可以做任何姿勢,但是,必須是出自這些姿勢的自發,我才容許。有人可以坐下,以悉達桑(siddhasan)或任何姿勢處在寧靜之中。但是這個悉達桑是某種非常不同的東西,那個品質…See More
Sep 14
Baghdad Janim posted a blog post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12)

如果你以某種活躍的、積極的、活生生的、運動的事情開始,那會好一些,然後你會開始感覺到一個內在的寧靜在增長。它越是增長,你就越有可能采用一個坐的或臥的姿勢,寧靜的靜心也就越有可能。但到那時候,情況會不一樣,完全不一樣。以活動、行動開始的靜心技巧對你還有其他幫助。它成了個宣泄。你只是坐著,你會覺得挫折;你的頭腦想要動,而你卻只是坐著。每一塊肌肉、每一根神經在扭動,你在把對你來說是不自然的東西強加在你自己身上,這樣你就把自己分裂成兩半,一半是強加者,一半是被強加者。其實,被強加和受壓抑的那部分倒是比較真實的你,它比施壓者佔據了你更大部分的頭腦,而大的部分必然會贏。…See More
Sep 10
Baghdad Janim posted a blog post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11)第四章 寧靜的靜心

(第三章 從略) 動態靜心是十分活躍、十分費力的。一個人單靠靜坐不能進入靜心嗎?你可以單靠靜坐而進入靜心,但是,那麽只是靜坐(just…See More
Jul 28
Baghdad Janim posted a blog post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10)

我說任何生命力都是通過辯證法而前進的,而靜心是其中最深刻的現象,靜心是生命力的爆發。它比原子爆炸還要深刻,因為原子爆炸不過是一個物質顆粒在爆炸,而靜心則是一個活的細胞、活的存在、活的生命在爆炸。這種爆炸是通過辯證法而到來的。所以要運用活動,又要記住沒有活動。你必須做很多事,但是記住,所有這一切有為都只是為了達到一個什麽也不做狀態。山科亞和瑜伽看上去都很簡單。克利希那穆爾提並不難,他很簡單,因為他只是選用了辯證法的一個部分;因此顯得非常前後一致。克利希那穆爾提是非常一致,絕對的一致。40年來他沒有說過一句不一致的話,因為他選擇的是全過程的一個部分,它的對立面被拒絕了。維味克南達①也是一致的,他選擇了一部分。 ①維味克南達(Vivekananda,1863~1902):印度教精神領袖、改革家。提倡實踐哲學,重視社會改革。創立羅摩克利希納傳教會。——譯注 我可能顯得非常不一致。或者你可以說,我的不一致倒是始終如一的。運用辯證法,通過緊張而放鬆,通過行動而靜心。 這就是為什麽我要談談有關禁食的事情。禁食是一個行動,一個非常深入的行為。進食的活動並不是一個比禁食更大的活動,因為你吃了以後就忘記,…See More
Jun 27
Baghdad Janim posted a blog post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9)

一切創造力都來自這種寧靜,這是充滿生機的寧靜。所以每當我說"寧靜",我指的不是墓地里的寂靜,不是人去樓空的寂靜。不,我是指一顆種子的寧靜、一個母親的子宮的寧靜、地下樹根的寧靜。它蘊藏著巨大的隱藏的潛力,不久它就會顯出來的。行動還在那里,但已經沒有行動者了,沒有做的人了。這就是探索;這就是追求。有兩種相對立的傳統:一種是瑜伽,一種是山科亞①派。瑜伽說,不努力則一無所得。整個瑜伽、整個帕坦加利②的瑜伽、勝王瑜伽③不過就是努力。這已經成為主流,因為努力是許多人都能理解的。活動能為人所理解,所以瑜伽一直是主流。有時也有些怪人說:"沒有什麽是要去做的。"龍樹④、克利希那穆爾提、黃槃——都是些怪人!他們說:"沒有什麽是要去做的,什麽也別做。不要問什麽方法。"這就是數論派的傳統。  ①山科亞(samkhya):印度六派正統哲學體系之一。又譯為數論。它持一種前後一貫的物質(原質)和靈魂或自我(原人)的二元論。——編註 ②③勝王瑜加(Rajayoga):瑜伽的一種,又譯作拉賈瑜伽。——編註…See More
May 27
Baghdad Janim posted a blog post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8)

克利希那穆爾提的教導毫無神秘可言。他是最不神秘的一個導師。沒有任何神秘,一切都顯得那樣清晰、精確、有分析、合乎邏輯、合乎理性,從而誰都能懂。而這竟成了最大的一個障礙,因為聽的人自以為懂了,其實他懂的只是字面上的那部分,他不懂被動性的語言。他懂得人家對他說的話——一些語詞。他聽了、他懂了,他知道那些語詞的意思,他把它們聯結起來,在頭腦里呈現出一幅完整的圖畫。人家說的話,他聽懂了;有了心智的溝通。但是他並不懂被動性的語言,他不可能懂。就他目前的狀態而言,他是不可能懂的。他只能聽懂行動的語言、活動的語言。 所以我不得不談一談主動,我不得不要用主動把你帶到一個點,在那里你能夠跳入被動。主動必須達到一個極限、達到邊緣的一個點,在那里你變得不可能再主動了,因為如果還有可能主動,你會繼續主動下去的。你的主動必須被耗盡,無論你能做什麽,務必讓你去做。無論你做的是什麽,務必逼你做下去,直到在某一點上你自己大叫:"這下我什麽也不能做了,要做的都做了。現在什麽也不可能了,什麽努力也不可能了。我精疲力竭了。"到那時,我說:"現在,你丟掉吧!"這個丟掉是可以被傳達的。你處在邊緣,你已準備好丟掉了,你這時才能聽懂…See More
May 15
Baghdad Janim posted a blog post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7)

通過緊張,你來到了邊緣,來到了起跳點,那就是為什麽你不能再繼續緊張下去了。如果你繼續緊張下去,你會爆炸、死去。已經到了最佳的點了,現在,生命能量自己會放鬆。生命能量放鬆了。現在你要覺知,看著放鬆的到來。身體的每一個部位,身體的每一塊肌肉,身體的每一根神經都會自然地放鬆,不用你做任何事。你並沒有做任何事來放鬆它,而它在放鬆。你會開始感到機體的許多點在放鬆,整個機體不過是無數的放鬆的點的集合體,只要覺知。 這種覺知就是靜心。但它是一種無為,你什麽也沒做,因為覺知不是一個動作,它是你的本性,也是你存在的固有的品質。你就是覺知,你的成就就是不覺知,而且你是作了很大的努力才獲得的。所以,對我來說,靜心有兩步:第一步是主動的,這本不是靜心;第二步是完全不主動的,被動的覺知,那才是真正的靜心。覺知永遠是被動的。一旦你變得主動,你就會喪失你的覺知。只有在覺知達到了不必靠靜心來獲得、認識或者感覺的時候,你才有可能既主動又覺知。 當靜心變得沒有用了,你就要把它完全丟開。現在,你是覺知的。也只有到這個時候,你才能既覺知又主動,否則沒有可能。如果仍然需要靜心,你就不能在主動中有覺知。如果你已經成了靜心的,你就…See More
May 2
Baghdad Janim posted a blog post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6)第二章 通過有為達成無為

靜心永遠是被動的,它的精髓就是被動。它不可能主動,因為它的本質就是無為(non-doing)。如果你在做什麽事,"做"本身就會干擾這整件事情。你的有為,你的主動,會創造障礙。無為就是靜心,但當我說無為就是靜心時,我並不是叫你什麽事也不做。即使要達到這個無為,一個人也必須做許多事。但這種有為不是靜心,它僅僅是墊腳石,僅僅是跳板。一切"有為"都只是一塊跳板,而不是靜心。你只是站在門口,站在臺階上……門才是無為的,但是要達到頭腦的無為狀態,一個人必須做許多。但是,不要把這種有為同靜心混同一談。 生命的能量以矛盾的方式來運作。生命以辯證的方式存在,它不是一個簡單的運動。生命的能量不像河水那樣流動,而是辯證的。每動一下,生命都會制造出自己的對立面,通過與對立面的鬥爭,它向前發展。隨著每一次新的運動,正題產生反題,這樣連綿不斷:正題產生反題,與反題融合則變成合題,合題又變成新的正題,然後,又產生反題。我所說的辯證的運動,是指它不是一個單純的直線運動,而是分分合合的運動,自身分裂,制造出對立面,然後重新與對立面融合,然後再分裂成對立面。靜心也是這樣,因為靜心是生命中最深刻的東西。 如果我對你說:"只…See More
Apr 14

Baghdad Janim's Blog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16)

Posted on November 24, 2019 at 7:57pm 0 Comments

但是無論東方、西方,只要你有欲望,你就創造了時間。時間是空間的第四維,它是一種空間。沒有時間,你的欲望無法行動,所以,任何的欲望,都必會創造出時間和未來,而這樣,你就能延遲當下的這個片刻。當下實際上不是時間,而是存在。

所以,最好還是去深入到對你來說是已知的事物中去,深入到你視若生命的東西中去。深深地進入它,不管它可能會是什麽,深入進去。不要浮在面上,要下到它的最深的底層去。而你一旦開始往深處走去,深深掉進去,你就會來到一個不同的層面。這不是進入到未來中,這是深入到當下(present),深入此時此刻。…

Continue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15)第五章 深深地進入已知

Posted on November 24, 2019 at 7:56pm 0 Comments

我不相信固定的方法。我使用一些方法只是要把你推進一個非常混亂的意識,因為按照你現在的樣子,要對你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亂你的整個模式。你已經變得很固定、很僵硬;你必須變得越來越像液體,越來越流動。除非你變得像河流一樣流動,否則你就永遠不會知道那神性——因為它不是一樣東西,它是一個事件。你無法尋求那神性,它無法被被尋求到,因為你只能尋求到你已知的東西。尋求就是要想得到,而你無法尋求未知的東西。你根本不知道它是什麽,那麽怎麽尋求它?只有在你嚐到過、認識了,哪怕只是瞥見一眼以後,才會有尋求的迫切。所以那神性是無法被尋求的。但是,當我說那神性是無法被尋求時,並意味著它就不能被發現。它無法被尋求,但它卻能被發現。…

Continue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14)

Posted on September 14, 2019 at 9:00am 0 Comments

覺知不是一件靜止的事情。覺知也是活動,一種動態的流動。所以,如果你從外部著手,如果你強迫自己坐得像一尊雕像時,你就是在扼殺許多東西。應該先關心傾瀉,清洗你的頭腦,把一切都拋出來,那樣你就會變成空——只是一個通道,讓來自超越的東西進入。然後,坐著才會有用,寧靜才會有用,但在此之前是沒有用的。

在我看來,寧靜本身不是什麽有價值的事。你可以制造出一種寧靜,但那是一個死的寧靜。寧靜必須是活生生的、動態的。如果你制造寧靜,那麽你會變得更愚蠢、更遲鈍、更死板。不過,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樣做是比較容易的,所以現在有許多人正在做它。整個文化是那樣的壓制性的,以至於壓制你自己變得更靜止一些是比較容易的。這樣,你不必要去冒任何險,你也不必要去跳。…

Continue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13)

Posted on April 13, 2019 at 11:09pm 0 Comments

第一件事必須是清洗——一個傾瀉,不然,練習呼吸也好,只是坐著也好,練習阿薩那瑜伽姿勢也好,你都只是在壓制某種東西。會發生一件怪事:當你容許一切拋出來後,靜心正好會發生,阿薩那正好會發生,它將是自發的。

 

①阿薩那(asanas):在印度的瑜伽派哲學中,指身體所采取的一種不動的姿勢,其目的在於使精神擺脫對身體功能的注意。——編註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