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ghdad Janim's Blog (149)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34)

有許多瑜伽派別不提空達里尼。只有哈達瑜伽把空達里尼用作通道。但這是最科學、最不難的。它比其他瑜伽派別容易,是一步一步地達到喚醒的方法。

即使不用空達里尼通道,有時空達里尼也會有突發性地喚醒。有時會發生一些超出你的能力所及的事情,有時會發生你無法設想的事情,那時候你就完全被瓦解了。其他通道都有它們自己的準備工作要做。坦屈拉的或玄奧的方法不是空達里尼瑜伽。空達里尼瑜伽只是許許多多方法中的一種,但是要用就最好只用一種。

我用的動態靜心與空達里尼是有關的。用空達里尼比較容易修煉,因為牽涉到的是你的第二體。你越深入,牽涉到第三、第四體,它就變得越難。第二體最接近你的生理體,在生理體上有對應點,所以它比較容易一些。…

Continue

Added by Baghdad Janim on January 23, 2020 at 1:17am — No Comments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33)

當我說生命力通過空達里尼,我的意思是空達里尼好像一條通道,是連接7個能量中心的整個通道。這些能量中心也不在生理體內,所以,有關空達里尼的一切話都是針對靈妙體說的。

當生命力穿過空達里尼時,能量中心會開始顫動和開花。一旦能量到達了那里,這些能量中心就活了起來。這就像水力發電那樣,水的力量和壓力轉動了發電機。如果沒有壓力和水,發電機就會停下,它無法工作。發電機因壓力而轉動。同樣,能量中心是存在的,但是在生命力穿過它們以前它們是死的。只有在生命力穿過它們後,能量中心才開始轉動。

那就是為什麽把它們叫做能量中心。譯成"中心"不太確切,因為中心是靜止不動的東西,而能量中心是動的。所以確切的應該譯成"輪"而不譯成"中心";或者譯成"動態的中心"、"轉動的中心"或者"活動的中心"。…

Continue

Added by Baghdad Janim on January 23, 2020 at 1:16am — No Comments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32)

一個靈性導師是一個個體性消失了的人。只有在那時候,他才能深入地看到你的個體性。如果他本人還是一個個體,他雖然能夠解釋你,但他從不了解你。比方說,我在這裏談論關於你的什麽事,這是在談到你的那個我,這不是關於你的,相反,這是關於我。我幫不了你,因為我並不真正了解你。每當我了解你的時候,它總是繞彎子,那是通過了解我自己才得知的。

有·我·在這個點必須消失。我必須·只·是·一·個·不·存·在。那時候我才能深入到你的里面,而不做任何解釋。那時我才能了解真實面目的你,而不是按照我自己的了解到你。那時我才能有所幫助。因此,必須保守秘密。

所以,最好不要談空達里尼和能量中心。只有靜心需要被傳授、被聆聽和被理解,其他一切都會迎刃而解的。…

Continue

Added by Baghdad Janim on January 23, 2020 at 1:14am — No Comments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31)

所以你要關心的是靜心而不是空達里尼。當你覺知的時候,在你身上會發生不少事情。你會第一次覺知到內在世界比宇宙還要大、還要寬、還要廣;你內部會有未知的能量、完全未知的能量開始流動;從未聽說過、從未想像過或者夢想過的現象也開始發生。但是,發生的現象因人而異,所以還是不談為好。

發生現象各不相同,所以古老的傳統強調要有一個靈性導師。經典不管用。只有靈性導師才行。而靈性導師一直在反對經典,雖然經典談論靈性導師並稱贊他。靈性導師這個概念本身就是同經典對立的。那句熟悉的成語"無師則無識"的意思,並不是說沒有靈性導師便沒有知識,而是說只有經典沒有知識。…



Continue

Added by Baghdad Janim on January 23, 2020 at 1:12am — No Comments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30)

當然,覺知其實根本不是一個方法。但是我仍然稱之為方法,因為你如果不能保持覺知,那麽到了可以跳躍的剎那間,你會不知所措。所以,如果有人說:"只有靠覺知才行",這也許適用於1萬個人中的一個人身上,但這個人是已經走到了要麽發瘋要麽死亡的臨界點上的人。無論怎樣,他已經走到了臨界點。

對其他大多數人來說,只是談論覺知是沒有用的。首先他們必須接受訓練。在平常情況下保持覺知是沒有用的,而你也不可能在平常情況下保持覺知。頭腦遲鈍已年久月深——它的昏昏沈沈、懶洋洋、不知不覺,已經有很長的時間了,你無法僅僅靠聽克利希那穆爾提、聽我或者另外一個人說說就能保持覺知。即使是去覺知那些你平時無數次地在不知不覺中做過的事也是不容易的。…

Continue

Added by Baghdad Janim on January 23, 2020 at 1:11am — No Comments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29)

從任何一個臨界點都可以起跳。蘇非派信徒採用舞蹈。跳舞時會出現一個感覺到脫離塵世的時刻。在真正的蘇非派信徒跳舞時,連觀眾也會有超世脫俗的感覺。通過身體動作,有節奏的動作,跳舞的人不久就感到自己不等於身體,和身體是分開的。你只要開始動起來,不久就會由身體的非自主性的機制來接管。

你開始,但是如果最後也是你的,那樣的舞不過是平常的跳舞。如果由你開始,到最後你覺得仿佛在中間什麽地方,舞蹈被非自主性的機制接管了,那麽它就成了蘇非派苦修僧的舞蹈。你動得這麽快,以至於身體顫抖起來,變得不由自主。…

Continue

Added by Baghdad Janim on January 23, 2020 at 1:10am — No Comments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28)

耆那派就編造過許多故事,因為他們不能想像摩訶毗羅也可能生病。我卻不以為然。我不能想像他怎麽能夠完全健康。他不可能完全健康,因為這是他的最後一世,整個生物系統不得不瓦解。一個延續了幾千年的系統不得不瓦解。他不可能是健康的,到最後,他不得不生重病。而他確實生了重病。然而他的信徒們卻難以相信摩訶毗羅會生病。在當時,對生病只有一種解釋。如果你生了某種病,那就意味著他的業,你的前世的種子不太好。摩訶毗羅生病,那就等於說,他還處於前世欠下的孽債的影響下。這可怎麽得了?所以一個巧妙的故事就編出來了:摩訶毗羅的競爭對手戈夏拉克(Goshalak),使用邪惡的力量反對他。但事實根本不是這樣。



生物的自然流向是往下的,靈性的流向是往上的。整個生物機體是為往下流而創造的。…

Continue

Added by Baghdad Janim on January 23, 2020 at 1:07am — No Comments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27)

通道越深,它就越是非自主性的。我能移動手,這是一條自主性的通道。但是我移動不了我的血液。我可以試試。長年累月的訓練可以使人讓血液循環變成自主性的,哈達瑜伽能夠做到這一點。有人做到過,它不是不可能的,但它是沒有用的。修煉30年,只是為了控制血液的流動,真是愚蠢而毫無意義,因為這種控制不帶來任何結果。血液循環,是非自主性的,不需要你的意志。你進食,一吃下去就不再需要你的意志,身體結構的機械作用已經接管了這事,它會繼續做所需要的事。你的睡眠是非自主性的,你的出生是非自主性的,你的死亡也是如此。這些都是非自主性的機制。

空達里尼要深刻得多,它比死亡、比出生、比血液都要深,因為空達里尼是你的第二體的循環。血液是你的生理體的循環,而空達里尼是你的靈妙體的循環,它是絕對非自主性的,即使哈達瑜伽師也對它奈何不得。…

Continue

Added by Baghdad Janim on January 23, 2020 at 1:05am — No Comments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26)

所以,你不是非感覺到空達里尼不可;可以根本不去感覺到它。如果你不感到空達里尼,你就會繞過能量中心,因為能量中心的運作只是出於打破阻滯的需要;否則,它就是不需要的。

當有障礙時,空達里尼被阻礙時,附近的能量中心就會因受阻的空達里尼而運作起來,它就變成動態的。能量中心會因受阻的空達里尼而運作起來,而且它運作得那麽快以至一個特殊的能量會因為運動而被創造出來了,而它會打掉阻礙。…

Continue

Added by Baghdad Janim on January 23, 2020 at 1:04am — No Comments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25)

還有一件事:空達里尼和能量中心不屬於你的身體構造、生理系統,空達里尼和能量中心屬於你的微妙體,你的靈妙體(sukshmasharira),而不屬於這個身體、這個粗重的身體。當然,那兒有對應的點。能量中心是你的靈妙體的一部分,但是你的身體構造和生理系統有與它相對應的點。如果你感覺到一個內在的能量中心,只有到那時候你才能感覺到對應的點。否則,你可能解剖開整個身體也找不到能量中心這一類的東西。

關於你的粗重的身體有空達里尼和能量中心的一切談論、一切所謂的證據以及一切科學主張,都是胡說八道,絕對的胡說八道。確實有對應的點,但是只有在你感覺到真正的能量中心時才能感覺到那些點。解剖你的粗重的身體,什麽也找不到。什麽也沒有。所以問題不在生理結構上。…

Continue

Added by Baghdad Janim on January 23, 2020 at 1:02am — No Comments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24)

沒有什麽理論知識是有幫助的。當你掌握了一點理論知識後,你就開始把它強加在你自己身上,你就開始把事情看成是人家教你的那個樣子,但事情可能不符合你的個人的情況。這樣,很多混亂就產生了。

一個人必須去感覺到能量中心,而不只是知道有關於它的東西。你必須去感覺,你必須把觸角送到你自己的里面。只有當你感覺到你的能量中心、空達里尼及其通道,它才是有益的。否則它就是沒有用的。其實,對內在世界來說,知識有著很強的破壞力,獲得知識越多,感覺到真實可靠的東西的可能性就越小。…

Continue

Added by Baghdad Janim on January 23, 2020 at 1:00am — No Comments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23)第六章 空達里尼:生命力的喚醒

沒有什麽理論知識有助於靜心,沒有什麽對空達里尼(Kundalini)的形象性解剖對於靜心有意義。我這樣說,並不意味著沒有空達里尼或能量中心之類的東西。空達里尼是有的,能量中心是有的,但是,在任何意義上,沒有知識是有幫助的;相反,它會起阻礙作用,它會由於許多原因而成為障礙。一個原因是,關於空達里尼或關於生物能的神秘通道,即生命力的內在通道的任何知識,都是概念化的,它是因人而異的,根源是不一樣的。甲有甲的原因,乙有乙的原因,丙有丙的原因,你的內在的生命有一個個體性(individuality),所以通過理論而得知的東西無濟於事,它反而可能礙事,因為它不是關於你的。它不可能是關於你的。只有當你自己進入你里面時你才會知道你自己。…

Continue

Added by Baghdad Janim on January 23, 2020 at 12:57am — No Comments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22)

對性的恐懼基本上是對身體的恐懼,因為有了性,整個身體就變得顫動、生機勃勃、有活力。只要性一接管身體,整個頭腦就被擠在後面,它不見了。呼吸接管了它,呼吸變成強有力的、生氣勃勃的。

那就是為什麽我的靜心是從呼吸開始。隨著呼吸,你開始感覺到整個身體,身體的每個角落。身體被充滿,你和它合而為一。這樣,你就有可能跳躍了。

在性愛中的跳躍是極小的跳躍,而在靜心中的跳躍才是一個很大的跳躍。在性愛中,你"跳進"別人里面。在那個跳之前,你需要與你的身體成為一體;而在那一跳中,你需要進一步擴展,擴展到另一人的身體。你的意識擴散到你的身體以外。在靜心中,你從自己的身體跳進宇宙的整體,你和它合而為一。…

Continue

Added by Baghdad Janim on January 22, 2020 at 2:56pm — No Comments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21)

愛你的身體,那麽你就會感覺到從未有過的放鬆。愛就是放鬆。有愛時就有放鬆:如果你愛一個人,如果在你和他或她之間有愛,那麽,隨著愛會出現放鬆的音樂。於是就有了放鬆。

你同一個人相處而能放鬆,這就是愛的唯一的標記。如果你同某一個人相處而無法放鬆,那麽你就並不在愛中。另一個人,那個敵人一直在那兒。那就是為什麽薩特①說:"別人是地獄。"對薩將來說,地獄就在這裏,一定是這樣的。當兩個人之間沒有愛在流動,別人就是地獄。當兩個人之間有愛在流動,別人就是天堂。所以,別人是天堂還是地獄,取決於有沒有愛在兩人中間流動。…

Continue

Added by Baghdad Janim on November 24, 2019 at 8:08pm — No Comments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19)

你甚至不用你的身體來愛,你用你的頭腦來愛;身體像一塊死沈的東西一樣跟隨著你,碰觸一個人時,你碰觸的不是身體,那個敏感已經沒有了。頭腦在碰觸,但是因為頭腦不能真正相碰,所以盡管有兩個身體在接觸,但沒有交流。身體是死的,所以你們可以擁抱,但它只是兩個屍體在擁抱。它們靠近,但並不真正親近。只有當你存在於身體中、當你在身體里面,親近感才會存在。

我們都在我們的身體外面,正像幽靈,兜來繞去,從不進去。人越是變得文明,他就越少與自己的身體有聯結,聯結失去了,那就是為什麽身體是緊張的。…

Continue

Added by Baghdad Janim on November 24, 2019 at 8:05pm — No Comments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18)

這就是我所說的靜心,不是尋求,不尋求某個東西,而只是深深地進入內在,進入當下。為此,任何東西都可以使用,無論什麽都一樣好。如果你明白這一點,那麽任何東西都可以用作一個靜心的對象,或者用作靜心。那就是為什麽我告訴你要做動態靜心,並且要你活在深深的寧靜中、活在發生之中。



在哈達瑜珈中有一種練習,一個人先使體內的每一塊肌肉緊張起來,然後解除緊張而變得放鬆。這是否與動態靜心中所發生的情形相仿?




放鬆基本上是存在性的(existential)。在存在的意義上,如果你對人生的態度是緊張的,那麽你就不可能放鬆。那樣,即使你試著放鬆,那也是不可能的。事實上,去試著放鬆是荒謬的。努力與放鬆是敵對的。你不可能放鬆,你只能被放鬆。…


Continue

Added by Baghdad Janim on November 24, 2019 at 8:01pm — No Comments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20)

你可以在西方看到這些後果。西方超負荷地使用了一個中心——理性的中心,而現在,非理性起來報復了。報復來了,它使整個秩序陷於混亂——無政府的、沒有約束的、反叛的、不合邏輯的東西正在迸發。它可能出現在音樂、繪畫或者任何方面。非理性正在報復,現有的秩序正在被非理性所替代。

理性並不是全部。如果它被奉為全部,整個文化就會緊張起來,適用於個體的法則同樣適用於整個文化、整個社會。這些法則必須被了解。而這個了解會在你里面引起一個變化:這個了解將成為一個變革(transformation)。

身體變得緊張,是因為你不在身體里;頭腦變得緊張,是因為你加給它的負荷過重。但是你的靈性的存在(spiritual…

Continue

Added by Baghdad Janim on November 24, 2019 at 8:00pm — No Comments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17)

你有一個十分巨大、十分了不起的積累,但那是死的。行動者便是你身上的死點。它有著過去的許多裝飾和未來的許多憧憬,它看上去富麗堂皇,但它是死的。而當下,這個片刻只是一個裸露的原子一般小的東西,十分貧窮,這裏的貧窮是指它沒有過去的積累和未來的設想。它只是赤條條光禿禿的存在性片刻。它看上去是貧窮的,但它是唯一可能的生命。它是活生生的!



而變得活生生而貧窮是唯一的富有,而死氣沈沈而又富裕就是唯一的貧窮。那就是為什麽總會發生這樣的事:一個像佛陀或者基督那樣貧窮的乞討者成了可能有的最富有的,而一個密達斯倒是世上出現的最貧窮的人。…

Continue

Added by Baghdad Janim on November 24, 2019 at 7:58pm — No Comments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16)

但是無論東方、西方,只要你有欲望,你就創造了時間。時間是空間的第四維,它是一種空間。沒有時間,你的欲望無法行動,所以,任何的欲望,都必會創造出時間和未來,而這樣,你就能延遲當下的這個片刻。當下實際上不是時間,而是存在。

所以,最好還是去深入到對你來說是已知的事物中去,深入到你視若生命的東西中去。深深地進入它,不管它可能會是什麽,深入進去。不要浮在面上,要下到它的最深的底層去。而你一旦開始往深處走去,深深掉進去,你就會來到一個不同的層面。這不是進入到未來中,這是深入到當下(present),深入此時此刻。…

Continue

Added by Baghdad Janim on November 24, 2019 at 7:57pm — No Comments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15)第五章 深深地進入已知

我不相信固定的方法。我使用一些方法只是要把你推進一個非常混亂的意識,因為按照你現在的樣子,要對你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亂你的整個模式。你已經變得很固定、很僵硬;你必須變得越來越像液體,越來越流動。除非你變得像河流一樣流動,否則你就永遠不會知道那神性——因為它不是一樣東西,它是一個事件。你無法尋求那神性,它無法被被尋求到,因為你只能尋求到你已知的東西。尋求就是要想得到,而你無法尋求未知的東西。你根本不知道它是什麽,那麽怎麽尋求它?只有在你嚐到過、認識了,哪怕只是瞥見一眼以後,才會有尋求的迫切。所以那神性是無法被尋求的。但是,當我說那神性是無法被尋求時,並意味著它就不能被發現。它無法被尋求,但它卻能被發現。…

Continue

Added by Baghdad Janim on November 24, 2019 at 7:56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