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鄉 岸's Blog – August 2021 Archive (5)

福斯特《英國人》

英國人表面上給人以冷漠無情之感,實際上則因為感覺較慢。一事發生,英國人憑其心智往往能迅速理解,但談到感受,卻要再等相當一段時間。一次,一輛載有英國人與法國人的馬車行經阿爾卑斯山中。馬忽受驚而狂奔,車過橋時絆在石欄上,顛簸劇烈,幾乎墜落崖下。車上的法國人驚駭萬狀,叫喊指劃,亂作一團,表現了十足法國人的作風。而車上的英國人則坐在那裏,一聲不出。一小時後,馬車停在一家客店門前準備換馬,這時,出現的情景適與剛才相反。法國人早已把危險忘得乾乾凈凈,正在歡聚一處,談笑風生;…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August 25, 2021 at 9:12am — No Comments

福斯特《著作不署名論》(4)

如果我們看看一兩位並非第一流作家的情形,就會充分明了這一點。查爾斯·蘭姆和羅伯特·史蒂文生可以作為適當的例子。他們兩位都很有天賦,敏銳,怪誕,寬容,幽默,但他們總是以表面的個性創作,從不把籃子沈入內心世界。蘭姆沒有嘗試過。他會說: 籃籃籃子沈沈入內心,我辦辦不到…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August 18, 2021 at 9:00am — No Comments

福斯特《著作不署名論》(3)

現在觸及到關鍵問題了。我們閱讀《古舟子詠》之際,把天文知識、地理知識和日常觀念都忘得一乾二凈。我們不是也忘記了它的作者嗎?撒密耳·泰勒·科勒律治——講師,鴉片煙鬼,騎兵——這些不是都隨同真實的世界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嗎?我們只在讀詩之前和讀完之後才記起他;讀詩的時候,除了詩之外,別的什麼都不存在。結果,閱讀《古舟子詠》時,變化出現了,它變成了無名氏的作品,同《帕特拉克·斯本塞爵士之歌》一樣。這便是我持的觀點:…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August 13, 2021 at 9:00am — No Comments

福斯特《著作不署名論》(2)

但是,當我們循著這一行列,過了詩歌而到戲劇,尤其是那些關於普通人的劇本,情況就不同了。誠然,無益仍占著主要地位,但我們開始感到有些意思了。莎士比亞的《凱撒大帝》包含著某些關於羅馬的可信史實。由戲劇而至小說,變化就更明顯了,處處是真實可感的東西。我們從菲爾丁《湯姆·瓊斯》了解到多少關於西部鄉村的情形啊!從奧斯汀的《諾桑覺寺》得知多少關於這個地區在那之後…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August 11, 2021 at 9:00am — No Comments

福斯特《著作不署名論》(1)

你想知道這本書是誰著的嗎?

這個問題遠比表面看來更為深刻。以一首詩為例: 當我們知道了詩人的名字,從詩中得到的快樂是更多或是更少?就拿《帕特拉克·斯本塞爵士之歌》來說吧,誰也不知道這首詩的作者,它像從北方雪原颳來的一股冰風那樣傳到我們手裏。把它與另一首我們知道其作者的詩——《古舟子詠》——擺在一起考察,後者也一樣包含一個悲劇性的航海情節,帶著一股冰風,但它署上了撒密耳·泰勒·科勒律治這個名字,而且我們對這個科勒律治頗有所知:…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August 9, 2021 at 9:00a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