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 noc Sob's Blog – October 2018 Archive (6)

曹文軒:對四個成語的解讀 ——我所理解的“真文學”(4)

我們在說橄欖球的道理的時候,已經同時完成了一個關於文學藝術的道理:《哈姆雷特》並非是非要創造出來不可的,藝術創造是自由的。從“第二世界的規則是人創造的”這一結論,我們還會推演出這樣一種觀點:藝術的規則不是絕對的;人既然可以創造這一規則,也就可以創造另一規則;讓藝術全都接受某一個規則,是違背自由原則的。藝術規則,就像橄欖球的規則一樣,是可以多種多樣的。承認這一點,我們就會有豐富多彩的藝術。



第一世界是非自由世界,第二世界是自由世界。…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October 19, 2018 at 6:54pm — No Comments

曹文軒:對四個成語的解讀 ——我所理解的“真文學”(3)

此時我們會在心中說:一座藝術性的殿堂,在三百年前毀於天火,現在有巧匠們將它一模一樣地恢覆了,它完完全全地再現了當年那座殿堂,這下它不再是表象了吧?不再是只有一個視角可以對它進行觀照了、也不再是平面的了吧?其實,這座剛剛矗立起來的殿堂依然不能說明什麽。…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October 19, 2018 at 6:52pm — No Comments

曹文軒:對四個成語的解讀 ——我所理解的“真文學”(2)

現在,我想從根子上摧毀我們的這份癡心——

 “世界是我的表象”,我以為這一哲學觀是沒有多大問題的。這不是一個謬誤的判斷。

人面對著一棵樹,就有了關於這棵具體的樹的知覺表象,在有了若干這樣的知覺表象以後,上升為概念,有了“樹”這一抽象表象。不管是知覺表象還是抽象表象,都是表象。表象世界不等於客觀世界。如果等於的話,那麽,我們夏日到廣西北海去度假,就不必花錢住飯店,因為我們的頭腦中有無數個飯店的表象,其中甚至有像凱賓斯基飯店這樣的豪華飯店的表象。(笑聲)既然表象世界等於客觀世界,那麽,當夜幕將臨時,我還愁沒有棲身之處嗎?…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October 19, 2018 at 6:50pm — No Comments

曹文軒:對四個成語的解讀 ——我所理解的“真文學”(1)

各位同學,晚上好!…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October 19, 2018 at 6:49pm — No Comments

曹文軒:小說窗(11)—— 無邊的空間 (下)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October 13, 2018 at 10:40pm — No Comments

曹文軒:小說窗(11)—— 無邊的空間 (上)

空間永在,一切皆發生於空間,這一樸素的道理,早在古希臘,就被那些大哲們道破。柏拉圖說道:“存在必定處於某一位置並占有一定的空間,既不在空中也不在地上的東西是不存在的。”

馬在草原上奔跑,船在水面上航行,鳥群在天空下盤旋,足球運動員一腳將球射進球門……世界上的一切物象、事件,都在向我們說明並證實著一個無形卻又分明存在的空間。它借助於物體、運動等而得以顯形,並表明,天下一切,都只能出現在它這只絕對無邊的容器之中。我們住在房間裏,房間在這座大樓裏,大樓又在天空下……我們即使一個跟頭翻十八萬千裏,最終也無法超脫“空間”如來的掌心。…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October 13, 2018 at 10:39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