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na Conversation's Blog – June 2016 Archive (4)

契科夫·姚內奇

每當有人來到省城C,抱怨這裏的生活沈悶單調的時候,本地的居民像是為自己辯護似的說:恰恰相反,這個城市好得很,城裏有圖書館,劇院,俱樂部,經常舉行舞會,最後,還有許多聰明、有趣、令人愉快的家庭,完全可以跟他們交往。他們便舉出圖爾金一家,說這是本城最有教養、最有才華的家庭。…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June 28, 2016 at 11:51am — No Comments

契科夫·夜鶯演唱會

我們在河岸上占了一席之地。前方是一道陡峭的褐色土岸,身後則是一大片黑魈魈的小樹林。我們俯臥在綠油油的嫩草地上,用拳頭支著下巴,任兩條腿自由伸展:請吧,請隨意吧。我們把春季大衣也脫了,而且不必付二十戈比的保管費,因為在我們附近,謝天謝地,並沒有劇場招待員。樹林、天空和一望無際的田野,全都沐浴在月色之中;而在遠方,有一盞紅色的燈火忽明忽暗,發出微弱的閃光。空氣寧靜,潔凈,芳香……一切都有利於歌唱家的演出。只消它,夜鶯,不濫用我們的耐性,趕快出場才好。但它久久沒有動靜……在期待中我們根據節目單只好先聽別的演唱者的歌聲。…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June 16, 2016 at 8:36am — No Comments

契科夫·預謀犯

法院審訊官面前,站著一個身材矮小、消瘦異常的莊稼漢。他穿著花粗布襯衫和打補丁的褲子,那張鬢須濃重、布滿麻點的臉,以及藏在耷拉的濃眉裏、讓人不易看清的眼睛,露出陰沈而冷漠的表情。一頭蓬亂的濃發已很久沒有梳理,看上去像一頂帽子,使得他的面容越發顯得似蜘蛛般陰沈。他光著腳。

“丹尼斯·格裏戈裏耶夫!”審訊官開始說,“你走近一點,回答我的問題。本月七日,也就是七月七日,鐵路看守人伊凡·謝苗諾夫·阿金福夫沿線巡查時,在一百四十一公裏處,撞見你正在擰鐵軌上固定枕木的螺絲帽。瞧,這就是螺絲帽……他把你同這顆螺絲帽一齊扣下了。是這樣嗎?”

“啥?”

“事情是像阿金福夫說的那樣嗎?”…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June 11, 2016 at 9:25am — No Comments

契科夫·萬卡

九歲的男孩萬卡·茹科夫三個月前被送到靴匠阿裏亞興的鋪子裏來做學徒。在聖誕節的前夜,他沒有上床睡覺。他等到老板夫婦和師傅們出外去做晨禱後,從老板的立櫃裏取出一小瓶墨水和一支安著銹筆尖的鋼筆,然後在自己面前鋪平一張揉皺的白紙,寫起來。他在寫下第一個字以前,好幾次戰戰兢兢地回過頭去看一下門口和窗子,斜起眼睛瞟一眼烏黑的聖像和那兩旁擺滿鞋楦頭的架子,斷斷續續地嘆氣。那張紙鋪在一條長凳上,他自己在長凳前面跪著。

“親愛的爺爺,康司坦丁·瑪卡雷奇!”他寫道。“我在給你寫信。祝您聖誕節好,求上帝保佑你萬事如意。我沒爹沒娘,只剩下你一個親人了。”…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June 7, 2016 at 10:56a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