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佳宏's Blog (16)

謝佳宏: 《風寒·第十六部》 怨惑

  細雨灑落,彷彿天堂的光芒,穿過綿雨破孔的重重淤雲,來到黑暗世界。

   「雨呀,為什麼,你要來到黑暗世界呢?」貓兒仰頸問天,天不答。

   雨仍然下著,基輔蒙納斯六年來首度的細雨,滋潤了大地,狂歡聲與祈禱聲,豪笑聲與萬物滋潤聲,聲聲入耳。

   「有時候,雨降臨地上是為了一種悲哀,不具名的弔輓。」伏魘這樣說,他同樣望著天空,一人一貓,沉默了半晌後,那人才開口,道:「我剛開始學習如何生存時,教我暗殺的教練說,除非基輔蒙納斯再次下雨,否則這個世界上,還是必定有人犧牲。」…

Continue

Added by 謝佳宏 on July 4, 2014 at 4:36pm — No Comments

謝佳宏: 《風寒·第十五部》 昔往深憶

  他已經覺得很疲憊了。

   有一種傷口,是心中流不盡的血塊,涓涓血流長,他一個人,獨自承受傷痕長達永恆。

  每當一個人時,每當不經意回想起時,總會在記憶的最末,伴隨著撕心裂肺的恐懼,唯有那恐懼緩緩自黑暗底心浮上面孔時,本以為會化作眼淚的虛寂煩厭,卻矛盾地,成為一種溫柔地莞爾。

   那只是一種虛偽,在白日偽裝自己而黑夜拆穿,自導自演的內心戲充滿了歇斯底里的悲劇,每一瞬間的回憶都可以成為永恆,不論甜美,或罪惡,成為永恆的那段將以永恆的姿態折磨那顆痛苦不堪的心靈,光是匆匆帶過,都是撕心裂肺的痛。…



Continue

Added by 謝佳宏 on June 5, 2014 at 11:13am — No Comments

謝佳宏: 《風寒·第十四部》 結

  「不要鬧了,我想走了。」隊長皺眉,對一隻兔子說。

   聲音在每隻兔子的心靈擴張,而隊長又繼續道:「如果想讓我走的話,我右邊第三隻兔子就站起來,如果不想,第二隻就站起來,如果不知道該怎麼辦,第一隻就站起來。」

   第一隻兔子站起來,晃了晃耳朵,又重新趴回草原。

   「好吧,為什麼?」隊長道,卻又沒有兔子回應,他翻了翻白眼,豪不避諱道:「啊,好吧,我又忘記你們只能做選擇題了。」

    他和蒙斯已經試過各種方法逃脫兔群,卻都是徒勞無功,他想過直接讓蒙斯走過兔群,卻每每蒙斯一起身,兔子就會以一隻疊一隻的方式將他們圍在兔牆,有時候…

Continue

Added by 謝佳宏 on May 27, 2014 at 11:14am — No Comments

謝佳宏: 《風寒·第十三部》 怨惑

 「那月亮… …是不是大了一點啊?」玥寒湘自草間起身,草比人長的遼闊平原中,已不見那樹。

   「糟糕… …我到底在哪… …?」她輕輕摸了摸發疼的後腦杓,方才被兔群壓過時不小心跌倒撞到了頭,不知昏迷了多久,也不知這裡是哪裡,勉勉強強恢復意識的她有些不悅,張望四處竟不見一人影。

   「玥寒湘?玥寒湘!」忽然,一道女性的急促之聲喊了她幾次,她朝聲音傳來處望去,勉強可見人影的月色下,那皎潔優雅的身影向她跑來,綁成一束的長髮飄遙如晚風,如神龍之尾,恍惚之下,她竟有些認不出那和月光同等白皙的肌膚,直到那人開口道:「玥寒湘,你有看見大家嗎?所有人好像都不見了?」…

Continue

Added by 謝佳宏 on May 17, 2014 at 3:26pm — No Comments

謝佳宏: 《風寒·第十二部》 月

  蒙斯在那曠野中唯一一棵樹前徘徊,他打趣地望著那棵永青樹,碧綠的嫩葉出芽不久,天空剩 下一種純潔的冰藍,群星爍,貓趴在離永青樹不遠處,喵了一聲,眾人望著黑色的樹枝分裂天空,繁密的糾結宛如那場撕心裂肺的戀情結果,一場至死不渝只換來一 樁悲劇,宛如一片星空的沉默只換來寂寂蟲聲,玥炎曄輕輕深呼吸,偷偷在九時壤旁道:「要吃飯了嗎?」

   「你只關心吃飯嗎?」九時壤皺眉,卻還是背起背包下了貓座,玥炎曄跟上,兩人開始搭起了簡易生火處,那是一種四面以石板圍起以擋住火光的煮食架,玥炎曄 架起了煮食架後便搭起帳篷,在蒙斯旁搭起自己的兩人小帳,多角錐型的白布小帳越過生火處上煮滾的水正對著那棵永青樹,他道:「下來搭帳棚吧,晚一點要講怪 談啊!」

 …

Continue

Added by 謝佳宏 on May 8, 2014 at 10:43am — No Comments

謝佳宏: 《風寒·第十一部》 基輔蒙納斯

  人城,基輔蒙納斯。

  其實也有不少人將基輔蒙納斯定義成基輔,這點在人類史學上並沒有錯誤,但實際上精靈與矮人等眾多種族編修而成的公史上,基輔蒙納斯應該是東南自沙漠邊緣,西北至群山錯綜的大片草原,東邊的寒冷大曠原有許多優秀的騎射民族,他們多次向西邊進擊時經過這片大草原,曾經一支以奇襲為傳奇的馬背民族準備大舉西進而經過這片草原時,看見了一群群長毛巨貓追殺著比人還大的巨熊後,遂放棄了西進的念頭,那群群巨貓,正是屏障亂世歐洲的最大功臣,在人類短而小的信史上,也只有一次大規模的草原民族迫近有使那邊境牧族衝破巨貓地盤,殺向歐洲,其中在迫進的過程中,進入草原的有上萬大軍中,而成功成為能一搗歐洲各國的戰力的,只剩區區數千。…

Continue

Added by 謝佳宏 on April 29, 2014 at 8:06am — No Comments

謝佳宏: 《風寒·第十部》 灼憶幻夢

        「以後我們一起出去好不好?」男孩說。

   「我們現在不是在外面了嗎?」女孩笑著,幫花草澆水。

   「不是啦!我是說… …我們一起去世界各地!」男孩大聲說,有些害臊而聲音變大,明媚的陽光下,聲音彷彿無限擴大成為一種微風,吹拂在兩人之間,搖曳著花草木葉與太陽細影,他道:「我們一起,環遊世界,我想牽著妳的手去近東,看聖殿騎士的皇宮,去盎格魯看黑暗世界,想去北邊看冰霜巨人,到最西,橫越大海,看世界的盡頭,去最男,我請妳喝陽光之酒。」

   「嘻嘻。」女孩放下陶瓷澆水壺,抿嘴而笑,笑聲打斷了微風滋潤,對他道:「那些有什麼好的呢?」…

Continue

Added by 謝佳宏 on April 26, 2014 at 2:33pm — No Comments

謝佳宏: 《風寒·第九部》 灼憶幻夢

  「如果這個世界終究要成為冰球,你說呢?」那女人說,沒有轉頭,晨曦下的金髮飄揚,佇立在懸崖最末處,黑暗世界中柔和而對比強烈的光芒使她的身影宛若神祉一般詭異游移著,彷彿迎接末世的天使,彷彿她根本不存在。

   玥炎曄望著她,愣愣的張口,想說些什麼,卻什麼也無法說,只能望著她,唯一看似存在的長劍,劍影搖曳在逐漸柔和的光影中,女人轉頭,玥炎曄驚醒,包括玥寒湘,眾人早已解除冰凍狀態,沒有遺留一點水,囚禁魔法便是如此,令人感到詭異的且一點也不符合常理的討人厭,玥炎曄想。他微微抬頭,離他最近的玥寒湘低著頭,不理會在她身旁抱緊她的手臂顫抖的森,九時壤和伏魘檢查著自己的裝備,漾采仍昏睡著,隊長仍一臉無所謂,但貓毛上還有一點冰霜,玥炎曄苦苦一笑。

   「你瘋了嗎!為什麼要激怒冰霜神族?」伏魘見玥炎曄醒來,有些不耐煩道。…

Continue

Added by 謝佳宏 on April 14, 2014 at 7:49am — No Comments

謝佳宏: 《風寒·第七部》流匯

  當他走下旋轉梯,來到食材區時,不知何時醒來的九時壤已經吵了些蛋並拌了些生菜沙拉和烤肉片,準備了果汁並由玻璃壺裝上,等待眾人漸漸轉醒並下來用餐,玥炎曄見了,徒手抓起一片多汁的烤肉片便吃了,對九時壤讚許道:「好吃!」

  「是啊!很好吃!」漾采笑道,玥炎曄朝那出聲處望去,只見漾采吃得滿嘴油光,含糊道:「早啊!你太晚了.」

   「她已經吃了三盤烤肉了.」九時壤苦笑補充道.

   「是啊.」另一道聲音,哀聲嘆息,玥炎曄轉頭,是吃了兩盤烤肉的森:「天啊,在這裡好幸福,我一定會胖的.」…

Continue

Added by 謝佳宏 on March 29, 2014 at 4:41pm — No Comments

謝佳宏: 《風寒·第六部》 婆娑之陰影

  房中格局寬闊,中間是木製的大桌與褐色沙發,統一咖啡系的擺飾如一四方盆地般坐落於大房間中央,四周擺滿各類食材的中央盆地的中央大桌上,有人正切著一顆顆碩大的紫色葡萄,玥炎曄進了門,笑道:「好久不見,九時壤.」

 

  那細細切著紫色大葡萄的人停下手邊工作,放下了木柄水果刀,抬頭笑道:「好久不見,玥炎曄.」

 …

Continue

Added by 謝佳宏 on March 15, 2014 at 8:30am — No Comments

謝佳宏: 《風寒·第五部》 夥伴

  清晨,他們雇用了一輛普通馬車載他們出城,繁華的市鎮尚未甦醒,一路車輪滾石磚與馬蹄落地聲連連,玥炎曄仍穿著那件村衫,他一個人坐,讓森與玥寒湘同坐,望著有些害怕而低眉的森和有些不愉悅的玥寒湘,他輕聲笑道:「或許你們以後會是戰友呢,應該打好感情基礎才是.」

 

  「和她?」他們倆個幾乎同時出口:「不好吧?」

 …

Continue

Added by 謝佳宏 on March 6, 2014 at 10:00pm — No Comments

謝佳宏: 《風寒·第四部》 流轉

  「我們很久以前,一直在想天堂在哪裡!」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或多或少有人轉頭望去,看著高了數尺的石階上,一名留有捲曲咖啡色大鬍的藍眼男子高聲道:「我們的天堂,原來在財富手中!耶穌!上帝!一切!根據古老的教義,我們對財產的解釋是錯誤的,上帝的僕人不能擁有財產,上帝的僕人必須保持虔誠的信仰,我們經商以養活自己,在商業上表現活躍以榮耀上帝,我們怎麼能捨棄任何機會以榮耀上帝呢?我們是一群渴望上天堂的罪人,我們與生俱來的原罪無法割捨,只能以財富!以富可敵國的黃金去榮耀上帝的聖光,我們必須獻上一切以達成使命,脫離罪惡… …」

   以純白披風遮蓋武器的玥炎曄望著那宣教士,他們在城外山中藏蔽馬車後進入了鄰近森林的白勒公國,以貿易崛起的白勒公國是他臨時起意的過路站,她們彼此對望一眼,只得跟隨他隨興的步伐,進入國度,來到街市.…

Continue

Added by 謝佳宏 on March 2, 2014 at 11:00pm — No Comments

謝佳宏: 《風寒·第三部》 冰霜神族

  世界曾經是神族的,各方神類擁有各種生存世界,於深海而少有顯形的閣海神族,遨遊無界天際的空嵐神族,深藏於末世火山群的火炎神族,以及在極地之境的冰霜神族.

   從冰霜萬里的正統國界到雪舞雙奔與雨水亂舞的灰色地帶,曾經有一支上古神界的冰霜神族,一場大規模的內戰後,冰霜神族與大多數神族一樣衰弱,為了保護他們的子民,各族族王宣布退回聖地一界集中把守,待恢復族力而重新奪回領地,這一消逝,便是上千年,擁有大規模的破壞能力與各種強大法術,與近乎無法傷害的肉體和漫長的壽命的神族消失後,各種種族躍上世界的舞台,但在生態愈顯活潑之時,不論何人何族,也十分忌諱進入神族領土,那些強大的物種會警戒心大起而攻殺囚禁入侵者,進而,神族的領地始終任何勢力也無法介入.…

Continue

Added by 謝佳宏 on February 25, 2014 at 10:30pm — No Comments

謝佳宏: 《風寒·第二部》 玥寒湘

   一座詭異且寒冷的針葉林中,有著一名女戰士.

  女戰士身穿拼湊自組的銀色鎧甲,她揹著弓箭與雙刀,長劍和鎖鏈,騎在馬上,在森林小道中緩緩前行.

  森林斜向溫暖地帶,而她騎向另一邊的寒冷,她不疾不徐的步調維持一種悠然自得的自信,而那自信正是她身為一名強大戰士的最佳證明.

   她內心中想著一個男人,男人慵懶的金髮和眼神,執著的靈魂與桀傲不遜,每每想到他自信的微笑,總是不忍莞爾:「玥炎曄,你到底在哪?」她自己問自己,淺藍色的眼珠轉了轉,長黑髮隨風飄逸,不得其解.…

Continue

Added by 謝佳宏 on February 23, 2014 at 8:30pm — No Comments

謝佳宏: 《風寒·第一部》 風眼

  風寒,連年戰亂.

 正冬,白雪皚皚,戰莩死俘滿荒,血結凍,骸骨上霜,斷兵敗甲與冒死出門找尋食物而凍死的屍堆中央,一聲清脆哭著.

  哭著的花齡女孩擁有一頭參差不齊的墨綠短髮,坐在餓死的死亡士兵旁,雙腿凍得發紫,氣若游絲的聲音哭泣著,不明所以然的哭著,為什麼生在這個時代,又為什麼這個時代會連連戰亂與災荒呢?

   世界傾斜了,向擁有白銀與黃金的貴族國王們傾斜,另一邊的人只能忍受飢荒災厄,等待死亡.

   她哭著,根本不明白這些,不久前才將頭髮剪短賣了,一點的錢卻不夠度過寒冬,冒死出了村,來到兩軍鏖戰的荒野,荒野上的屍體不理會她的到來,翻著找著,…

Continue

Added by 謝佳宏 on February 21, 2014 at 10:30pm — No Comments

謝佳宏: 《風寒·第八部》 交戰

  冰霜神族部隊受精靈阻擊而無法進入森陵後,轉而向各人類王國與精靈族群提出合作建議,不 過說是合作建議,不如說是單方面的威脅,勢單力薄的人類 與精靈分支無法單獨與一隻冰霜神族軍對抗衡,於是在面對不會傷自己一分一毫的建議──不讓玥炎曄等人進入勢力範圍,並且不協助他們進行任何一樣任務。極簡 單的合作內容,讓許多王國與城市願意合作,南方諸國以極少數接近冰霜神族勢力範圍的精靈近乎全然與冰霜神族合作以求自保。

   「矮人呢?」玥炎曄問。

   他們收拾著一些裝備,九時壤替巨貓上了覆甲──他研發出的一種貓型鎧甲,雖然蒙斯對那套鎧甲非常不悅,而九時壤也不想勉強巨貓,這時隊長對蒙斯喵了幾聲,蒙斯低頭彷彿思考了一下,竟乖乖讓九時壤將覆甲套上它。…

Continue

Added by 謝佳宏 on November 30, 2009 at 12:00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