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佳宏: 《風寒·第五部》 夥伴

  清晨,他們雇用了一輛普通馬車載他們出城,繁華的市鎮尚未甦醒,一路車輪滾石磚與馬蹄落地聲連連,玥炎曄仍穿著那件村衫,他一個人坐,讓森與玥寒湘同坐,望著有些害怕而低眉的森和有些不愉悅的玥寒湘,他輕聲笑道:「或許你們以後會是戰友呢,應該打好感情基礎才是.」

 

  「和她?」他們倆個幾乎同時出口:「不好吧?」

 

  「好的!」玥炎曄哈哈大笑,心中卻受這景象牽入久遠前的世界,同伴這種事,究竟算是什麼呢?他想著,卻不去思考解答,而是低下頭,打了個呵欠道:「離城外還有一小段路,我先睡了,到了叫我吧.」他自顧自的閉上眼,不顧慮兩人交雜纏繞的反對聲或哀求,他感到疲累,對於同伴,對於這世界,甚至對於自己,他不常多愁善感,只是真的非得多愁善感時,他寧可一個人進入其中.


(Feature Photo: light of her soul by Serg Piltnik (Пилтник),http://vk.com/club50749686

 

  那黑暗世界,他穿著一襲紅色皮製大風衣,孤獨一人站在懸崖最頂,而面對環堵黑暗,蕭條的沙漠掩蓋生命痕跡,風沙吹拂如恐懼,他望著同樣灰黑朦朧的天際,盤旋的風沙如死亡般環繞,只記得一襲金髮,莞爾,飄渺的回憶中,她雙手持銀色短劍,劍上流銀宛如她莞爾的映照,非這世界的光芒,要是神族… …只是說要是,神族有天使,那就是她了,他們倆個站在慘灰或暗黑的方塊狀岩石堆砌成的尖山高崖,等待著,或共同等待著,沒有一句話,只是靜靜等待著… …

 

  「曄!曄!醒來了!」急促的聲音伴隨著搖晃,破碎的溫暖.

 

  「妳憑什麼叫他曄?」聽得出聲音主人甚至皺了眉,他感到有些高興,畢竟那聲音終就是明朗的.

 

  「因為玥炎曄很饒口啊!」幾乎有些害怕的聲音,急促,而恐懼.

 

  他睜開雙眼,面對陽光透徹的褐色木紋馬車上,森和玥寒湘的髮絲滴在他的臉上,他覺得面上某幾處癢癢的,自那癢處擴散出一絲絲酥麻感,於是他笑了,發覺自己橫躺在馬車上,笑靨問道:「怎麼了?」

 

  「我們已經到了.」森搶先說道,露出宛若陽光的燦爛笑容.

 

  「好.」玥炎曄笑靨起身,背起自己的背袋,率先下了馬車,迎接一片草原農舍與樹林的洗禮,並自口袋中掏出兩枚銀幣,遞給車夫並說了些感謝他駕駛技術高超的話語,他抬頭望著,今天的太陽十分耀眼,待森等人下了馬車後,不行了數百尺,終於抵達自己那造型詭異的圓形馬車旁,他摸了摸那竟長出植物嫩芽的馬車,邊笑道:「真希望能在上面種葡萄.」

 

  「葡萄?」森疑惑問道:「你想吃葡萄?」

 

  「種一樣東西,不一定要吃它,」他笑著對森道:「有時,是種好玩的.」並轉身繞過車側,拉著森於車側以一根樹枝挑開車鎖,打開了車門,一股寒氣瞬間衝出,玥炎曄望著,只見那馬車後的土地結了冰霜,白雪漫地,他笑望那些冰道:「沒想到傳說是真的.」

 

  「什麼傳說?」森好奇追問.

 

  「如果你把一個冰霜神族打死,他會變成冰霜,大概是這樣啦,傳說用了很多精闢修辭與古代形容詞,我一概省略.」他回應道,踏過白雪,望向馬車內,只見那車內是一層層冰霜覆蓋,甚至連與神族士兵交戰而破開的底洞也受厚霜填補.

 

  「為什麼要省略那些東西?」森問,同玥炎曄望見車內,於是追問道:「這輛車可以拿來保存魚類嗎?」

 

  「天啊,森,妳是個天才.」玥炎曄聽了哈哈大笑道:「或許!我們應該找個冰霜神族來幫我們雇漁貨!我們可以發大財!」

 

  「是啊,讓冰霜神族顧漁貨,只有卑賤的人類能想到.」卻是他身後忽然傳來一道陰冷平音,他急忙轉頭,一把將還未反應的森抓起,轉身連退數步,身後那是一名冰藍色的高大壯漢,身穿冰霜神族的戰士鎧甲,而話語中流露出陰冷氣息,他望著那不知何時站在他們身後的壯漢,冷冷道:「開個玩笑.」

 

  「喔?我看不是,」那冰霜神族持續以冰冷的聲音道:「玩笑者是無法殺害神族.」

 

  「我不懂你在說什麼.」玥炎曄笑笑,卻手腕卻緊緊按住那赤紅之刃.

 

  「喔?那這樣呢!」神族怒吼,壯碩的身軀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衝向玥炎曄,他抓起森而閃躲那猛烈衝撞,冰冷的風壓刺得森幾乎要尖叫出聲,玥炎曄將腰帶上的粉袋解下,交給森,急切道:「用這個護身!快跑!」

 

  「那你怎麼辦?」她同樣急切問,神族再次衝撞,玥炎曄又抓起森,卻只能翻了個滾逃脫他的衝擊,狼狽道:「我會找到妳的,用妳的弓箭和這捍衛自己.」他起身,拉她起身,望著她欲哭的顫抖面龐,輕輕撫了撫她頂上墨綠髮絲,和顏道:「別擔心我,那種小東西,我一下就結束了.」接著推了她,讓她遠離交戰區,拔出赤紅之刃,桀傲一笑道:「難道你只會衝來衝去嗎?」

 

  那冰霜神族衝著反手握刀的玥炎曄一笑,同時玥寒湘自冰霜神族身後一個箭步爆衝,舉起命運繩結欲砍殺,卻被神族以覆著寒氣而金光閃耀的手肘鎧甲格下,她空中迴身又砍向神族頸部,神族卻低頭閃過,伸手欲抓取那奇襲的燕身,不料玥炎曄自他身後高舉那赤紅之刃,神族本是不懼怕人類武器,卻是那亦劍亦刃,直而微彎的火紅利器令神族感到一股恐懼,他狼狽滾地,轉身逃脫那斬腰殺著.

 

  玥炎曄與玥寒湘交會一處,他笑道:「妳終於出現了.」

 

  「想我嗎?」她俏皮回應,手上命運繩結卻結滿了冰霜,她嘆了口氣將之收回劍鞘,猶豫了一下,放棄拔起念炎,而是抽出身後掛著的等身鐮刀.

 

  「妳知道嗎?神族不怕人類武器這種事.」他道,望著怒火中燒的冰霜神族,不知他是否會因為眼中靈魂的狂熱憤怒而化為一灘爛水.

 

  「那把刀!從哪裡來的?」神族怒吼道.

 

  「不告訴你!」玥炎曄開口大吼.

 

  「不好吧?這樣… …?」她皺眉,以約定好的暗語道:「天氣是烏鴉,燃燒的火球落地.」天氣亦即周遭,烏鴉是不知種類的敵人,燃燒的火球是苦戰或災難,落地則意味著無法收拾的禍殃.

 

  「火球不會落地,火球高掛在天.」他笑道.

 

  「這麼有自信?」她挑眉,頓時信心大增.

 

  「哈哈!是啊!」他大笑道:「就算火球落地,也會先融化冰霜神族!」

 

  「放肆!」神族怒吼,衝向兩人,玥炎曄與玥寒湘往反方向離去,神族追擊玥炎曄,而玥寒湘迴轉準備攻擊,卻是神族一個轉身,拳將擊上玥寒湘前,玥炎曄一刀削下神族背甲,神族轉身怒吼,一拳直擊玥炎曄正臉,卻是玥炎曄急忙架刀格檔,那拳擊在刀側,神族吃痛,玥炎曄震飛數尺,玥寒湘鐮刀向冰霜神族一砍,冰霜即自與冰霜神族頸部接刀處蔓延,將整把藍鋼色鐮刀化為雪白,她雙手抽離鐮刀,冰凍的鐮刀清脆落地,手無寸鐵的她望著神族,猶豫是否拔出念炎應戰.

 

  「湘湘小親親!我來了!」玥炎曄大吼,引得神族轉身,他張口怒吼,捲刀飛襲神族,滿溢怒火的赤紅之刃衝殺,神族一時間無法閃躲那快速絕倫的一記,只得伸手以臂上鎧甲互助脖頸要害,卻是玥炎曄的力道猛烈加上赤紅之刃本是利器,一刀便穿神族臂甲,順帶砍下了神族用以接招的左臂,那神族因此苦痛淒厲嚎叫,卻不因此放過玥炎曄巨大的空隙,一把抓住他無持武器的右手,他慘叫出聲,感受陣陣寒氣回流周身,冰刺痛楚含帶大量麻木感,最後他看見自己的右臂色呈冰藍,而那冰藍竟帶著一股如萬蟻傾食而熱火奔騰的細小火辣痛楚蔓延至肩上,當他幾乎要認為自己沒救時,一枝銀頭飛箭射上神族頭顱,他勉強抬頭,望見害怕而緊張的森在不遠處持弓喘息著,他又看了看刺出冰霜神族輪廓鮮明的頭顱的弓箭,上面黏滿了他交給她的銀粉,於是他笑笑,那久經沙場的神族,早已習慣忽視人類弓箭,最終慘跌入那會獵松鼠的少女箭中.

 

  他想著,冰霜神族緩緩倒下,玥寒湘將他搶出倒地的身軀中,森急忙靠近,將弓箭拔起後,望著他慘藍的右臂,倒抽一口涼氣道:「天啊,你怎麼會這樣?」玥寒湘一聽,不禁有些惱怒… …要不是自己… …他或許不會遭受如此慘痛… …

 

  「不小心被抓到囉.」他見玥寒湘鬱怒神情,笑笑,將那赤紅之劍收回刀鞘,以那膚色有些慘白的完手抓住玥寒湘放在自己身上的左手,道:「答應我,照顧她.」

 

  玥寒湘望著他,方才抑怒幾乎要爆發,她道:「你怎麼還在堅持?」

 

  他笑笑,卻道:「妳看她製作的箭,就知道她有這份實力,拜託了,我們能有越多照應的同伴,越好.」他道,幾乎有些喘不過氣,於是他放開逐漸冰冷的手,深吸了口氣,卻覺喉頭乾冷,他皺了皺眉,拔出了那赤紅之刃,輕輕在臂膀交界處細細劃了幾道顫抖符文,符文形成了圈,包圍了那冰藍右臂,他又看了看方才被抓住的手肘,在那宛若海中深藍的粗大指紋上慢慢畫著符文.

 

  「嘿… …」森卻打岔道:「你們知道… …我們被包圍了嗎?」玥炎曄一聽,緩緩抬頭,四周林蔭間卻早已受冰霜神族包圍,憤怒的冰霜神族,一名名堵住要道或任何有可能逃逸之處,玥寒湘瞥了眼玥炎曄,幾乎在問他能怎麼辦.

 

  「太陽不會落下!要落下,也先融化冰塊混蛋!」玥炎曄大笑出聲,接著更加大聲地飛快吼了幾聲如殘廢病貓受人攻擊的哀號,逗得神族一半大笑嘲諷一半不知所措,玥寒湘低聲道:「你在幹嘛?」

 

  「等等記得拉我一把,不要拉右手.」他停下紋符文的左手,兀自起身,望著天空,冷笑道.

 

  剎那,一道黑色巨影從天而降,黑色巨影落地無聲,那輕巧且乖順,滿身絨毛而駝著敞篷大座的唯一隻白底褐紋巨貓,貓喵了一聲,輕輕甩了甩毛絨巨尾而趴倒在地,玥寒湘一見,趕緊拉著玥炎曄踩上貓側軟梯上了貓座,森見狀趕緊跟上,有些反應較快的神族已意識到不對,趕緊衝上前去欲攔截巨貓,卻見巨貓起身,比最高大的神族還高半個人身,那貓懶洋洋而陰森森的喵了聲,輕巧一躍,躍出了冰霜神族包圍網中.

 

  巨貓落足無聲,飛快衝刺,森與玥寒湘幾乎同等驚訝,兩人皆沒有想到玥炎曄還留有這手,他望著驚愕的兩人,苦苦笑了一下,道:「奇貓,大奇貓,奇貓蒙斯,那是他的全名,不過前面幾乎都是頭銜,如果他允許,妳們才能直接叫他蒙斯,」接著他伸手探入身後堆了兩竹箱與數個單色系淺色軟沙枕的中間地帶,捧出一隻藍色而鎮定的貓,那貓全身只有下巴與眼窩四周為天堂白,其餘皆是藍海色,宛如全身套了件深藍色的毛衣,盤坐在玥炎曄手上的他以金色的銳利瞳眸懶洋洋的瞪著將他拉出的玥炎曄,他苦苦笑著,介紹道:「這是隊長,他就是隊長,簡單說… …因為他活得比蒙斯還久,而且很正義,很少話,很不喝酒,很有原則,所以我只知道他叫隊長.」他對自己的解釋苦苦笑了一下,手上貓咪亦然,接著他將貓放上鋪滿了貓座的米色地毯,道:「你們好好認識一下吧,說不定你們會是堅強戰友.」他笑笑,遂轉身趴倒在軟沙枕上,打開那精緻竹盒,試圖尋找一些東西

 

  「嗨… …」玥寒湘先對著隊長笑了一下,同時輕輕擺了擺手掌示好.

 

  「喵.」隊長張大口,露出滿是白刺的粉紅小舌.

 

  「他似乎只是打了個呵欠而已呢.」森小聲說道.

 

  「他是在回應我!」卻被玥寒湘聽見,嗔斥道.

 

  「那他說了什麼… …?」森有些害怕,抱緊了弓,但仍問道.

 

  「他說了… …」玥寒湘低下頭,幾秒後又抬頭認真道:「喵!」

 

  「喵──」隊長真的打了個呵欠.

 

  「喵──」蒙斯跟著喵了聲,玥寒湘卻注意到他身上的花毛豎起,宛如一巨大蒲公英,彷彿只要對著他的花毛用力吹,那些毛便會飛上天空,成為一朵朵明年盛開的蒲公英,正當她這樣想,想得入痴時,森衝向她,抱住她,將她壓倒在米白色地毯上,玥寒湘正想大怒,卻見上面天空飛過一箭箭冰藍快箭,她正想拔出鐮刀,卻發現自己將鐮刀遺忘在方才戰場,欲哭無淚,玥炎曄扶著左右竹箱,有些驚喜而有些憂愁道:「冰霜神族追上來了!」

 

  那是騎著快狼的冰霜神族戰士,來自幽暗地帶平原的快狼與出征的冰霜神族達成某一種契約,玥炎曄想,但未可知,只知那些快狼確實是唯一能夠追上蒙斯的選擇,選得好!他暗暗稱讚著,卻也感到不妙,指揮快狼的代價很高,除非下了極大決心或者快狼族打算還情,否則那出征代價,幾乎可以請兩三隊上好人類傭兵,他想,望著自己方才包紮好的右手臂──那被白底黑符文捆得密不透風的右臂,雖然仍感到寒冷,卻已沒那樣痛苦,他笑著,對森道:「妳有幾枝箭?」

 

  「十二枝.」森拔出一枝箭,道.

 

  「好,那除非神族要傷害妳們或可以傷害蒙斯,否則別射擊.」玥炎曄道:「第一課,妳必須節省強大武力,因為這種戰場難以回收箭枝,而且箭枝難以製作,我們只要到… …」他想了一下,低頭問趴在地毯上假寐的隊長道:「到哪裡?」

 

  「到森陵精靈之地.」隊長道,但不是以那小巧貓口開口說話,而是直接在玥炎曄等人的心中發聲.

 

  「原來你會說話!」森搶先驚叫道.

 

  「嗯啊.」那出乎意料的聲音再現,玥寒湘與森聽了清楚,那是一頗具磁性的寫意輕巧之聲,宛若確實源自自己內心深處那不可知的安穩潛意識,而非那隻搖晃毛茸茸尾巴的藍色貓咪.

 

  「等等!先別驚訝!」玥炎曄急忙道:「森陵精靈之地沒有那麼快到!我們至少要越過分界河才能抵達森林,但現在連河都還沒到!」

 

  「那要怎麼辦?」森先急切問.

 

  玥炎曄聞聲,望向隊長.

 

  貓咪張大嘴,皺眉而抖了抖白亮鬍鬚道:「看我幹嘛?這是你主導的冒險耶!」

 

  「冒險?」森與玥寒湘同時叫道.

 

  玥炎曄望著直盯他的兩人一貓,低頭嘆了口氣道:「精靈之地再解釋,首先先解決那些討厭的快狼好嗎?」他轉頭望向那即將追上快跑中的巨貓蒙斯的快狼,對森道:「妳守備有火衝的冰霜神族.」

 

  「火衝?」森歪頭,不解.

 

  「就像那個.」玥炎曄指著不遠處灰色快狼身上,一名冰霜神族戰士手持一寬大環鐵木筒,對準了他們.

 

  「別!」隊長卻阻止了挽弓的森:「火衝還太遠,對蒙斯構不成傷害的.」

 

  「那要什麼時候?」森蹲下身,遁入厚牛皮敞篷掩護中,天上一隻隻冰藍之箭飛去,隊長晃了晃尾巴,道:「甚至他們的弓箭也無法傷害蒙斯,我們要小心自己和太近的火衝就好.」

 

  森望著隊長轉來緩去的尾,似乎有些出神,那尾繞旋如蜻蜓,時快時慢停在空中,宛若一條舞蛇,妖柔漫媚的轉曲,慢的令人無法跟上,快得卻剛好合上視覺,比視眼跟隨的速度稍快,一旋,卻又甩開了眼神,她楞著,看著,不自覺入神而忽略外在.

 

  卻是玥炎曄搖晃了她數下,並在她耳畔輕語:「要是我是妳,我不會這麼做.」說著,他舉起她的弓,拿出一發正常白箭,安上弓而飛射,那弓不偏不倚的打入了一名太過接近的神族手上的火衝孔中,火衝隨之炸開,將快狼與火衝手一齊炸飛數尺,狼狽滾地.

 

  他將弓交回給森,道:「試試看,這樣對付他們.」

 

  「那我呢?」玥寒湘皺眉,望著玥炎曄,不知怎地,一股受到漠視的寒冷襲上她的心頭,一種悲傷如風吹起,呼呼的空虛聲響在腦海中迴盪,她想著,她思考著,陷入自己的情緒,不禁低頭神傷.

 

  「妳很重要,」他抱住她,輕輕吻了她的左頰一下,他於她耳畔輕語道:「別害怕,妳看著前方,看見一座石橋或流水時,告訴我們.」

 

  「這是重要嗎… …?」玥寒湘皺眉,甚至開始有些心酸.

 

  「是啊,相信我,只有妳能勝任.」他輕聲道:「如果妳看見了,我們就得救了.」接著他起身,讓玥寒湘轉身去做,自己則望著手臂輕微顫抖的森,道:「換手,妳休息一下.」

 

  「欸?」她直接大叫:「為什麼?我沒有失準過耶!」

 

  「妳射出幾枝箭?」他問道.

 

  「十枝.」她皺眉,有些不習慣他那冰冷的語氣,又補充道:「都有擊中敵人.」

 

  「有幾枝讓火衝炸開?」他問.

 

  「兩枝.」她低下頭,但立馬又抬起了頭,急切道:「但是剩下的八枝有七隻射穿了快狼的頭顱!」

 

  「很好,但妳要練習只攻擊特定目標.」他只是這樣說.

 

  「為什麼!」森皺眉,心中感到委屈,幾乎要哭出聲,冰冷的語氣令她無所適從,那種恐懼,不安,甚至有些憤怒,令她無法承受,只能勉強將弓箭交給玥炎曄,自己坐下來,靜靜生著悶氣.

 

  「妳會明白的,」他只是這樣說,有些痛苦,一幕光景閃過他的腦海,為了避免更多痛苦,他只能咬牙硬撐:「相信我,我不會出賣妳.」他只是這樣說,幾乎不帶感情的堅硬表層下,藏著萬般無奈的糾結心緒.

 

  於是他挽弓,近乎於無理的發洩,他一箭射穿了一枝快狼的喉,那快狼又奔跑了幾步後渾身僵硬而跌落,他道:「一昧地想將敵人都殺光,不能解決問題.」

 

  又挽弓,射出,擊入了火衝口,爆響猛烈,他道:「只有精確地打擊有機會傷害自己的一切,才是最精銳的方法,以最少的資源換到最大的傷害,同樣也是種仁慈.」

 

  「為什麼!」她道,幾近有些無理的怒吼,不是無法理解他,而是種低對高的不悅,那種感覺,就像一種冠有冠冕堂皇的嘲諷,用力的打擊了她的心靈,令她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如此怒吼.

 

  「因為不必去傷害無法傷害妳的弱者.」他只是這樣說,又挽弓,擊毀了另一火衝,漫天巨響又出,精準的箭法搭配猛烈的爆響甚至開始令神族士兵有些退卻,弓箭紛紛對上了玥炎曄,卻無法跟上巨貓奔跑的速度,或是射擊太遠,或是無法跟上,少許有機會擊中的,也因那突如其來的巨貓尾掃而紛紛落地,剩下零落數枝,皆被玥炎曄的拔刀術一一斬斷.

 

  她望著這一幕,雖心仍有所不甘,卻明白了什麼──他不是如自己所想的那般兇惡,只是自己不夠強,她低下頭,有些內疚的想說些什麼,卻不知如何說起.

 

  「看到了!石橋和流水!」卻是玥寒湘的驚呼打斷了她的思緒與機會,玥炎曄高興地著捧起伸懶腰的隊長,大笑道:「帥喔!」

 

  眾人望著那石橋,拱橋式的石橋以各種淡色巨岩製成,底下澄澈冰藍的流水嘩啦猛流,澄澈卻不見其底,雖然妖異,卻不及眾人面對的危難感重要,玥炎曄早已知道,而其他人大都沒有注意,只有隊長感受到一股奇特魔力流動在河水之中,甚至滿溢飄散,他瞇起雙眼,久經沙場的預知力感受到了危機.

 

  「等等!」隊長叫道:「有埋伏!」幾乎他發聲的同時,一名名身材高挑而輕巧的精靈弓箭手自四方湧出並將巨大的木質弓箭對上他們,玥炎曄卻不緊張,瞇起雙眼,數秒後道:「別緊張!直接過去!那是我們的人!」

 

  「好吧.」隊長半信半疑道,急急喵了數聲,本來稍稍放慢速度的蒙斯聽見隊長的聲音,又加快速度,但不是以長跑的快速,是以短衝刺的猛烈衝鋒擺脫即將追上的冰霜神族隊伍,衝過石橋,精靈射手讓開一條足以讓蒙斯通過的道路,並重新圍攏上石橋,阻斷冰霜神族的去路,巨貓稍微緩下速度,重新恢復腿力,卻聽聞身後冰霜神族怒吼道:「讓開!我們在追捕殺人犯!」

 

  「接下來是精靈之地,據我們所知,我們有權守衛自己的領土.」精靈道.

 

  「我倒要看看死精靈能不能動.」冰霜神族回嗆道.

 

  「別急.」精靈笑著回應:「這條河布滿了上古魔法,當你們跨入魔法蔓延之處時,就和最懦弱的人類一樣,到時候,我們的一支箭,可以射穿你們兩名士兵!」

 

  冰霜神族怒瞪著河對岸的精靈,卻無計可施,即便是最資淺的神族,也能感覺得出來那河流的強大魔力,他們明白精靈不是在騙人,那特製的木弓搭配精靈奇特的箭矢的確能夠射穿血肉之軀與之微不足道的騎兵輕甲,雖然一箭兩人很誇張,但資深的精靈確實很可能締造如此奇蹟.

 

  雙方僵持不下,最後冰霜神族只能憤怒哀嘆,轉頭奔沒於精靈的視野中.

 

  巨貓沒有停下來感謝精靈,只是直奔,穿過小片草原,來到一樹根盤據的密林中,巨貓只能放慢速度,久遠前便存在的高大森林下的地面扭滿盤錯的樹根,甚至樹根與樹根之間形成了高低不平的小山丘,不同的高度甚至長出了不同的小樹,宛若一種恐怖迷宮,他們進入森林後,宛若進入黑暗世界,起初還有陽光透入,隨後高大而繁密的樹蔭遮蓋了陽光,留下一種悶煩的黑暗,偶爾才有圖騰似的詭異陽光透下,巨貓緩緩的走著,森害怕地握緊了玥炎曄的手,問道:「為什麼要來這裡?」

 

  玥炎曄笑而不答,只是伸手指引巨貓穿過各種詭異樹木,森左右望著,有些樹木沿著木紋閃爍奇異夜光,有些樹木的葉片宛若刀鋒,有些長滿了藤蔓而有些卻開滿了各色花朵,詭異的幽暗森林中,玥炎曄輕輕道:「這就是森陵,擁有最繁茂多樣的樹木──古木精靈本居.」

 

  木精靈存活的時間沒有神族那樣長,卻比人類長遠許多,或說大多精靈是如此,原來少數幾族的精靈,如那些樹木一般愈來愈高大壯闊,也愈來愈分支錯節,精靈種族愈來愈多,以至於在一次精靈大會中,他們高票認定,要使原始幾族精靈擁有最簡便的稱呼,如木精靈或岩地精靈那般,並且加上一個「古」字在可證明的原始精靈族族名前端以示尊重,由於精靈的壽命十分的長,於是許多歷史除了紀載在書本上之外,也記載在他們的記憶中,於是一種虔誠的崇古心在他們的性格中源遠流傳.

 

  他說著,到此,已經來到他的基地前,那是一間四周圍滿各種疊成方形的材料或箱裝的黃色木屋,坐落於大片金黃陽光下,眾人見了,除了玥炎曄外無不抬頭向上望去,那天然而狹長的林間平原是完美的藏身之地,空中的鳥類也無法發覺其中木屋的存在,木屋卻能一窺其動向,那木屋頂上有著堡壘般的石製瞭望台,瞭望台旁的煙囪冒著細菸,顯示其中有人,玥炎曄沒有多做解釋,而是讓貓緩緩趴倒在屋旁大片的青翠草地上,領著眾人下了貓座,搶先跑了幾步,開了門,行禮笑道:「歡迎光臨,世界末日的交友旅行社,入內不用脫鞋,內附香烤布丁.」

Views: 15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