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佳宏: 《風寒·第十二部》 月

  蒙斯在那曠野中唯一一棵樹前徘徊,他打趣地望著那棵永青樹,碧綠的嫩葉出芽不久,天空剩 下一種純潔的冰藍,群星爍,貓趴在離永青樹不遠處,喵了一聲,眾人望著黑色的樹枝分裂天空,繁密的糾結宛如那場撕心裂肺的戀情結果,一場至死不渝只換來一 樁悲劇,宛如一片星空的沉默只換來寂寂蟲聲,玥炎曄輕輕深呼吸,偷偷在九時壤旁道:「要吃飯了嗎?」

   「你只關心吃飯嗎?」九時壤皺眉,卻還是背起背包下了貓座,玥炎曄跟上,兩人開始搭起了簡易生火處,那是一種四面以石板圍起以擋住火光的煮食架,玥炎曄 架起了煮食架後便搭起帳篷,在蒙斯旁搭起自己的兩人小帳,多角錐型的白布小帳越過生火處上煮滾的水正對著那棵永青樹,他道:「下來搭帳棚吧,晚一點要講怪 談啊!」

   眾人圍著中間的生火處成圓搭起帳篷,玥寒湘在九時壤旁看著他調理晚餐,她一直很想學習能讓玥炎曄無法忘懷的料理,他將一些磨碎藍黝草丟進滾水中,加入切 塊馬鈴薯和一些切塊肉類,以及一些紅蘿蔔,用木匙轉攪著逐漸濃郁的鍋料,再加上一些小香草和各色調味料,最後讓鍋料成為一種濃稠香郁的料理,玥炎曄忽然端 出自己的碗率先舀了一口,大口喝下後大叫好喝,接著招呼眾人來加入品嘗的行列,眾人的營帳差不多搭建完成後也一一加入。

(Feature Photo: Attention Grabber by Max Rive,http://500px.com/maxrivefotograaf

  分食後,玥炎曄將清空的鍋子拿起,並用小刀將生火處的木柴翻來攪去,最後弄熄了火焰,黑暗的蒼穹下,惟星光照耀,他笑道:「聽我說,這怪談如何?」

  眾人適應了黑暗的光線,應諾了聲,他刻意將聲音壓得低沉,詭詭一笑道:「小心別吃太快,說不定會嚇到吐出來呢。」

   坐在玥炎曄身旁的玥寒湘在黑暗中翻了個白眼,卻感覺另一處有人抓住她的手,她猛然望向那處,是森有些害怕的抱住了她的手臂,小聲問道:「會很恐怖嘛… …?」

   玥寒湘對她笑了笑,輕輕牽起她的手道:「別怕,那只是故事。」

   玥炎曄待所有人都圍繞著生火處坐下後,才沉沉開口道:「這是一個真實故事,記得我說,吟遊詩人賈格拉特反駁了眾人的猜測嗎?那是有原因的。」

    自從沙漠精靈在永青樹上吊以後,那棵樹四周的世界開始發生詭異的事情,有人看見成群的白、灰、黑兔排成三列,朝永青樹跳去,一蹦,一跳,有節奏的在黑暗 中左右跳動,人類獵人知道後,整村能趕來的獵人都趕緊帶上所有弓箭和獵犬,集體策馬趕來永青樹下,想要獵點兔皮兔肉發點小財,全村獵人懷著一種愉悅的心情 來到永青樹周圍時,果真發現那些野兔──以永青樹為中心,圍成同心圓左右跳動著,獵人們通力合作,從四面八方包圍了圈圈野兔,當他們挽弓射箭而獵犬衝上兔 陣時,不知哪個獵人丟了夜獵用的照明火藥球入兔陣,那燃燒的火藥發出強烈白光,照亮的永青樹與所有兔子,卻見那些兔子全睜大雙眼,眼下流著不知是血還是眼 淚的黑稠黏流,張大的口彷彿將靈魂無聲吶喊,喊到破碎,喊到消失。

    當獵人們射殺幾隻不及閃避的兔子,對上了殘存野兔的純紅雙眼時,各個都驚呆了,那純粹的血紅宛如惡魔的雙眼,瞪大望著獵人,獵人來不及意識到不對,那圈 圈野兔衝向他們,他們跳上馬背撕咬獵人或直接開始生吞活馬,任何非野兔的生物被一隻隻野兔給分食殆盡,慘叫哀鳴傳遍曠野。

  玥炎曄說到此,森已經害怕的抱緊了玥寒湘的手臂,玥炎曄喝了口湯,正打算繼續說下去時,四周的草叢卻起聲沙沙,眾人間流過了一陣沉默,所有人相互對視了數秒,最後漾采提議道:「我們… …把火生起來好不好?」

   「通常這種時候,要是生火就會看到不該看的東西呢。」玥炎曄問道:「真的要嗎?」

  森嚇得尖叫出聲,玥寒湘終於受不了,伸手輕搖玥炎曄的肩膀,道:「把火生起來啦,不要鬧了!」

  玥炎曄只好打哈哈並請執刀撥了撥生火處,並用打火石將火焰重新升起,當火焰重新照亮眾人時,所有人都看見了,帳棚後圍繞著一圈圈兔子。

   「天殺的。」玥炎曄一驚,飛快地將火弄熄。

  這次,再也沒有人提起生火這回事。

   黑暗中眾人重新適應目光,對望彼此時滿臉尷尬,玥炎曄悻悻笑道:「就說過不要生火了吧。」

   「吵死了,都是你講這種故事才會這樣的。」玥寒湘捏了玥炎曄的手一下,森幾乎要爬到她身上,她勉強推開太過接近的森時,漾采帶點警戒地問道:「現在該怎麼辦?」

   「你們都看到了?」玥炎曄有點不相信地問。

   「那應該只是幻覺吧?」伏魘終於開口,玥炎曄接口道:「不然… …我們再生一次火看看?」

   「欸!」玥寒湘與森同時叫出聲來。

   「說不定只是集體幻覺,而且火生得這麼小,說不定根本只是幻影罷了。」玥炎曄道:「就試試看囉!」

   他沉默了幾秒,等待眾人的意見,待所有人沉默以對後,他拍了拍九時壤的肩道:「這次換你試試。」

   九時壤下意識地點了點頭,接過打火石,玥炎曄一手握起刀柄,另一手緊緊抓住玥寒湘的手腕,聽著一聲聲打火石相擊,連續不斷的聲音彷彿綿延至永恆,閃光明滅,眾人低著頭,甚至不敢向外看去,只是不發一語地將自己的武器著手,隨時準備大戰一場的覺悟在眾人心中萌芽。

   火點起,玥炎曄看見對面的伏魘身後有一群黑兔,伏魘看見玥炎曄和玥寒湘與森周圍圍滿了白兔,九時壤看著一群享受著火光而莞爾的褐兔,漾采雙手按在雙劍劍柄,隨時準備拔出。

    「不要殺兔子!」玥炎曄驚恐地以氣音對漾采道:「說不定妳… …啊!」他慘叫一聲,一隻兔子咬了他一口,他憤怒地拔出火槍爆開兔子的腦袋,森慘叫一聲,玥寒湘拉她起身,眾兔裂開嘴,皺眉瞪眼,露出尖牙滿布的口腔衝向 玥炎曄,玥炎曄揮刀腰斬白兔與黑兔,自褐兔頭顱劈下,將整隻兔子展開,他用力踢開一群衝上前來的兔子,大喝道:「快走!我等等跟上!」

    玥寒湘抱著腿軟的森跟在伏魘身後,漾采與九時壤殿後,趁兔群圍攻玥炎曄時衝出包圍網,卻不見隊長與蒙斯,當眾人不知該如何是好時,一部分兔群發現眾人的 逃離,於是轉而向眾人追擊,那數量之龐大令眾人不戰而退,腳程卻不如兔子快,那兔群如洪水般衝向眾人,遠離火光,深入黑暗,將眾人踩在腳下,森害怕地蜷縮 成一團,卻又忍不下好奇心而往外看,只見一隻又一隻的兔子踩過她全身上下,暗紅腳掌,雪白身體,草綠兔耳,鮮黃肚腩,秋菊小爪,一隻隻又一隻隻,各種顏色 的兔子踩過森,她卻只感覺到一陣陣輕點,如凱爾特人所說的:「秋日的橡實果,點點滴滴落在我身上,我卻只有感覺到雪落的重量與羽毛的溫度,那是奇遇,僅存 於人界與上天之間。」

    天上與人間啊… …。森想,基督徒要埋在地下多久才能有這種感覺呢?凱爾特人卻只需一場橡實木下的大豐收,橡實果成為的雨淋落,之於他們就是一種天堂般的遭遇,她睜開了雙 眼,不知何時,兔群已經消失,她起身,左顧右盼,黑暗中空無一人,火光消失了,帳篷消失了,玥炎曄消失了,大家都消失了。

    她驚惶地左顧右盼,張口叫道:「曄?湘?… …壤?伏魘?… …采?」無人回應,空無一人的黑暗世界中,只有一棵黑樹的輪廓,淒涼宛如惡鬼之影,她膽怯地走向那樹前,希望別人能夠因為注意到樹而找到她,隨著膽怯的腳 步接近樹影,一道倚在樹旁的人影映入她的眼中,於是她高興地衝向樹前,私心希望能先找到玥炎曄,卻隨著靠近那棵樹,腳步愈發愈遲緩。

   一個留有長而捲黑的髮之人倚在樹旁,嘆息。

   她愣愣地望著那人,著輕襖,戴步靴,暗藍的服飾色調顯像他的蔭鬱,那人重重地嘆了口氣,望向那輪碩大的明月,道:「我常常想,會不會有這麼一天,沒想到,如今真的被我遇見了。」

   森歪著頭,皎潔的月光照亮那人的面容,他有如玥寒湘般美麗的淺藍色瞳眸,但如果玥寒湘是初雪的凍冰,那他便是一座深邃湖泊中,陽光最邊處。她看著他,對 那雙與月色交相輝映的眼眸神怡心醉,那人低頭,雙腳交互踢了踢前方草間後,喃喃道:「璦湘霓,讓我摘月亮給妳吧。」說著,他伸出雙手,望向天空,森不自覺 跟著那雙敞開而朝天攫去的手看去,那一輪明月,似乎大了一些。

Views: 7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