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佳宏: 《風寒·第十一部》 基輔蒙納斯

  人城,基輔蒙納斯。

  其實也有不少人將基輔蒙納斯定義成基輔,這點在人類史學上並沒有錯誤,但實際上精靈與矮人等眾多種族編修而成的公史上,基輔蒙納斯應該是東南自沙漠邊緣,西北至群山錯綜的大片草原,東邊的寒冷大曠原有許多優秀的騎射民族,他們多次向西邊進擊時經過這片大草原,曾經一支以奇襲為傳奇的馬背民族準備大舉西進而經過這片草原時,看見了一群群長毛巨貓追殺著比人還大的巨熊後,遂放棄了西進的念頭,那群群巨貓,正是屏障亂世歐洲的最大功臣,在人類短而小的信史上,也只有一次大規模的草原民族迫近有使那邊境牧族衝破巨貓地盤,殺向歐洲,其中在迫進的過程中,進入草原的有上萬大軍中,而成功成為能一搗歐洲各國的戰力的,只剩區區數千。

  基輔蒙納斯的巨貓群本來是壯大且對周遭國度具有影響力的,卻因為一次怪異的爭端發起了戰爭,最後導致貓群數量銳減,剩下來的貓群無法對抗四周敵軍,只得放棄本來的地盤,遁入深山以隱藏自己的存在。

       (Feature Photo: La Valle Wengen 3 by Daniel Řeřicha,www.danielrericha.cz/

  走在逐漸稀少的林中,陽光稀落,黑色的影在樹葉與陽光的縫隙間晃動,好睡的涼風,不太過潮濕也不太乾燥,沙漠與曠野博大的乾燥之氣與汪洋水氣共同調節這裡的氣溫,形成一種涼爽宜人的氣候,宛如秋,宛如世界的嘆息,不遠處的大片平原,那巨貓群居舊址,寧靜的人城邊界。

  輪到玥炎曄與玥寒湘坐在前頭領路,他一手摟住玥寒湘,讓她輕輕靠在他的胸膛上沉睡,邊問巨貓道:「蒙斯,你會懷念這裡嗎?」

  巨貓懶懶的喵了一聲,隊長打了個呵欠,雖然已經睡了夠久,但玥炎曄確實也想睡,他跟著打了一個呵欠,道:「我知道這人城有些好東西,像是沙漠民族的椰棗或者一些綠洲精靈的沙鯊乾,都很好吃,但我比較喜歡現烤的沙鯊。」為了提神,他兀自說著,實在是不喜歡領路的他又打了個呵欠,雖然是自己一手策畫這一場旅行,但他仍沒有將自己有些懶惰的習慣改變。

  他抬頭望向天空,穹藍而無邊,蕩漾著灰色調,彷彿即將下起了大雨,據說基輔蒙納斯已經六年沒有下雨,最後一次下雨是在一對戀人的相別──沙漠精靈的後裔與一名人類商人之子的永別,位在東南,徨徨巨漠與草原的交界,一棵永青樹下,沙漠精靈與人類的相互鄙視造就一對愛侶無法相守。

  依照吟遊詩人賈格拉特的版本,女沙漠精靈擁有一頭如金沙般的長髮,永青樹蔭下宛若天上烈日落下的一片真跡,黑髮的商人之子沉默一陣,對沙漠精靈道──

  「若妳是片羽豔陽,無法承載我那影般過於沉重的愛,我願妳離去,而保留我完整的思念與渴望。」

  「但如只是兩族之爭,我願作黑影,即便在妳眼前將灰飛煙滅,我願守護妳直到黯淡,直到光與影融為渾沌。」

  沙漠精靈點頭代替回應,詩篇的最末,沙漠精靈的割愛免除了兩族一觸即發的戰事,上吊於那棵離別的永青樹,商人之子消失無蹤,基輔蒙納斯的人們說他為愛殉情,卻是賈格拉特,在基輔蒙納斯的永青樹下,淡淡的駁斥了一句:「以為愛因為永別而消失,實際上只是以另一種形式存在。」

  「哈,詩人就是怪怪的。」玥炎曄笑道,從自我沉醉的故事中回神,發現巨貓停在一棵樹下,不知和眾人一起聽了多久。

  「喂,不用趕路啊?」玥炎曄皺眉,將自己的水袋打開,喝了幾口水。

  「誰叫你每次都要說故事,反正是你帶路,讓我們聽一下又不會怎樣。」森嘻嘻一笑,道:「那… …我們可以順便去看那棵永青樹嗎?」

  「啊?永青樹?」玥炎曄又喝了幾口水,道:「但是那個地方死過人耶。」

  「但是好浪漫。」玥寒湘倚靠在玥炎曄懷中,陶醉著,笑道:「人家要看啦!帶我們去嘛… …好嗎?」說著,抱住了玥炎曄,臉部用力摩了摩他的胸膛,開心道:「就這樣決定了!走吧!」

  然後巨貓喵了一聲,轉頭望向玥炎曄,他皺眉,巨貓眨了眨眼,貓咪露出白露般純潔的笑靨表達渴望,最後玥炎曄嘆了口氣,大喊道:「哈!好啦!」接著躺倒在自己的背包上,將地圖冊翻了幾頁,來到一幅彎曲細樹的素描上,細膩的素描彷彿那樹真的蜿蜒生長在畫冊中,栩栩如生的影是夏日午後的長度,他又翻了一頁,並起身,轉頭道:「但答應我一件事情,好嗎?」

  眾人探頭,好奇心全顯現在神情上。

  「不管在樹下遇到什麼,絕對不要提及詩篇或太陽。」

  不等眾人回應,玥炎曄綁上水袋,燦爛笑道:「但是先回旅店吧!我餓了哈哈。」

  眾人掃興地噢了一聲,卻也沒辦法,玥炎曄飛快地將目標與現在位置在地圖上定出,並指揮巨貓離開樹下,步伐蹣跚的巨貓有時候和森一起嘆了口氣,玥炎曄低頭看了看皺著眉頭而噘起小嘴的玥寒湘,笑了一下,摸了摸她的頭,道:「別賭氣了啦!晚上再去也可以啊,看那種地方,餓肚子不是太好,不是嗎?」

  「你就只想著吃。」玥寒湘有些不玥道。

  「每個人都想著吃。」玥炎曄笑了一下,望著遠方,有時候,他真的不喜歡兩個人在一起時的不合,但是事後想想,他似乎也無法離開她,她是一種甜美的夢,早已深深抓住他的心,無法離別意味著他對她的依偎,但他曾經離開過她… …曾經離開過她… …只為了自己而離開過她… …,他想著,不由自主的抱緊了她,道:「還是我們先去好了?」

  「欸?」眾人同時看向他,森甚至叫了出來,玥炎曄苦笑了一下,道:「要嗎?」

  眾人一齊連連點頭,於是玥炎曄讓巨貓轉向,朝沙漠的位置出發,邊向後退去,問九時壤道:「你有帶什麼材料?」

  「魚火腿,和一些乳酪。」九時壤道:「保證比普通人類餐館還要好啦!」

  玥炎曄莞爾,他知道九時壤不會騙人,還有他的廚藝真的很好,於是他抱了抱他,道:「夥伴,感謝你一路相陪。」

  「應該的。」九時壤莞爾,拍了拍玥炎曄的背。

  「我就說他們很基吧。」森翻了翻白眼,靠在玥寒湘身旁道。

  「別鬧了。」玥寒湘皺眉,嘴角微微上揚,微微撇頭,綹綹黑絲垂過她的臉畔,對森道:「他們只是朋友。」卻不忍懷疑自己的想法,曾經忽然消失的他不知道去了哪裡,甚至刻意躲避著她,他躲避有關她的一切,彷彿暗夜躲避太陽,恐懼的天空是他們追逐的舞台,晨曦與黃昏的動人是她失落的代價,多少次,就如同多少次日日夜夜的遞嬗,她嘆了口氣,那追逐的兩年間,到底發生過什麼?

  卻是玥炎曄忽然從後面抱住兩人,道:「我想到了!各位!等等就在永青樹旁搭營吧,來講怪談。」

  「怪談?你當這是小孩子的夏遊會喔。」玥寒湘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夏遊會,就是在夏季初時的晚會,村中人們會連續五天白日祭拜夏神、花神、繽神、食穀神與氣候神,並在夜晚聽劇團戲劇並狂歡,因為食穀神與氣候神都屬於非正神──也就是都是些小神或狂鬼,於是在祭拜食穀神與氣候神時,村中小孩會冒險圍在一起說那些從法師或商人口傳來的怪談,常常因此遭惹脾氣暴躁的神祉詛咒。

  「聽起來很恐怖耶。」森道,巨貓步上了平原,茫茫平野中無一棵樹影,玥炎曄笑著回應:「是啊,真的超恐怖,因為常常有人被詛咒,所以村人甚至禁止了小孩做這方面的活動,但那算什麼辦法呢?小孩就是越禁止就越要去做的動物,我也做了好幾次,哈哈!」

  森聽了,張口欲問那當下的感覺,卻是漾采指著前方興奮喊道:「你們看!那棵樹!」眾人朝漾采指向之處望去,茫茫淺野上,星空壓落,最後的焰紅被挾持在冰藍深邃的群星之地與洋洋起伏的草叢地平,衰弱而漸逝的紅轉為溫柔金黃的黃,散射千道光,垂死掙扎般地沉沒,玥寒湘望著,心想著,似乎白日最末的那瞬光芒就是最璀璨懾人的。

Views: 7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