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佳宏: 《風寒·第十部》 灼憶幻夢

        「以後我們一起出去好不好?」男孩說。

   「我們現在不是在外面了嗎?」女孩笑著,幫花草澆水。

   「不是啦!我是說… …我們一起去世界各地!」男孩大聲說,有些害臊而聲音變大,明媚的陽光下,聲音彷彿無限擴大成為一種微風,吹拂在兩人之間,搖曳著花草木葉與太陽細影,他道:「我們一起,環遊世界,我想牽著妳的手去近東,看聖殿騎士的皇宮,去盎格魯看黑暗世界,想去北邊看冰霜巨人,到最西,橫越大海,看世界的盡頭,去最男,我請妳喝陽光之酒。」

   「嘻嘻。」女孩放下陶瓷澆水壺,抿嘴而笑,笑聲打斷了微風滋潤,對他道:「那些有什麼好的呢?」

   男孩張口,無語,不知如何回應。

www.pinterest.com/pin/20758848253585004/

   不是第一次,他對女孩的成熟感到不安,害怕,惶恐,不知如何是好的恐懼宛如偷去他腳下的陸塊,令他無法立足的黑暗隨時會讓他落於無盡深淵,他望著女孩,不知如何是好。

   女孩則是低頭莞爾,走近一步,正面抱住他,在他肩上,輕輕笑道:「只要你在我身邊,不就好了嗎?」

   他不知道時間可以改變一個人,至少以前不知道,他被時間默默的改變,卻不知如何是好,將惶恐藏在內心深處而飲酒作樂的人宛若無事一般,一年後,女孩死於不治之症,前一個晚上,不知是大雨還是宛若上帝發狂瘋狂傾倒的大盆雨水使他視線模糊,他背著女孩,安慰著高燒不退的她,說了很多承諾,禱告不斷,衝入鎮中最好的醫生家中,請求治療,醫生望著他和她,只是嘆了口氣,著手治療,當治療後,女孩被安置在病床上時,醫生跟他說了個故事。

   「你知道的,我們相隔遠東一個巨大的草原,草原上充滿兇惡的民族,擅長騎馬,兇惡射箭,大肆擄掠,沒有文化的種族。」醫生低頭望著他的木椅,接著道:「傳說遊牧民族中,有一支部族曾在遠古時代大殺四方,將最北方,冰霜巨人一殺殆盡,冰霜巨人的血流入海中,將海水結凍了,遊牧民族騎著馬,帶著弓箭和大刀,踏著冰霜巨人的血衝過汪洋,汪洋對岸,是神也無法認同的道路,通過那黑暗道路後,是一塊神以外的陸地。」

   「不可能!神沒有不知道的事情!」他大叫,醫生擺了手,請他停止,接著他道:「惡魔就是神以外的,如果神萬能,為何還會有惡魔?」

   他無法反擊,只得沉默不語。

   醫生望著他,嘆了口氣,繼續道:「世界上沒有神,但他們在那塊陸地找到了命運。」

   「什麼是命運?」他有些有氣無力地問。

   「就是你一定會走的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命運,那些游牧民族相信,那些命運一但遇到正確的人,就會開始轉動。」醫生說。

   「轉動了會怎麼樣?」他問。

   「我也不知道,只有讓命運轉動到最後的人,知道會如何。」醫生嘆了口氣,起身,道:「但要記得,就如神有天使,混沌也有爪牙,有些命運,是他們不樂見的,他們會用盡一切阻撓,想盡辦法讓命運無法轉動。」

   一段談話與沉默抵達的破曉,女孩的病房中有了動靜,他拋下醫生,衝入病房中,女孩渾身慘白,身體卻燙得如同燒紅的鐵塊,他緊張地抱起氣喘吁吁的女孩,讓她早已無力的雙手也能抱住他,他顫著音,悲痛高過於憤怒地問她為什麼在還沒惡化前不呼救。

   「因為如果我呼救,就聽不到故事了呀。」女孩勉強笑笑,他沒看見,但知道她在笑,她在笑,因為她輕輕顫抖的鈴音中夾雜著宛如春日鶯語的幽短聲息。

   「傻瓜… …妳可… …」在他要大罵前,她的食指封住了他的口,卻將他抱得更緊,以那彷彿將要散去的微弱氣音笑道:「你就是我的命運,我知道,你就是我的命運,在還沒有完成命運前… …」

   他聽著,卻沒了下文,他輕輕將女孩推開以端詳她,伸手去撫摸她鼻下,那安詳的面孔沒了呼吸,靜謐得像是夜遊神的眼淚,落地無聲,彷彿蜻蜓婉水,一劃,漣漪後,再無漣漪。

   他睜開眼,是一間褐色的木屋,有那麼一瞬間,他以為自己還在基地,幻覺卻被渾身刺痛戳破,他渾身上下裹著白布,白布中的綠色膏藥令他看起來像是一種要被風乾的綠藻水鬼,他咬牙,掙扎起身,卻被一雙手輕輕按住──玥寒湘望著他,莞爾,一雙手臂的距離好遠好遠,就像是他和她一樣。

   「早… …早安。」玥炎曄開口,有些恍惚使他不知該說些什麼,隨意掏出的日常詞彙令玥寒湘抿嘴輕笑,道:「不早了,你睡了兩天了。」

   「有這麼久嗎?」玥炎曄笑道,卻因為渾身疼痛而收緊笑容:「我以為只有一個晚上。」

   「是啊,你倒是哭了一整晚。」玥寒湘憂愁如荒秋,淡藍色的眼神婉如寒漠晨曦,冰潔卻模糊的望向遠方:「你就像是報時鳥一樣,不過正巧相反,你每每黃昏便開始哭泣,在夢囈中啜泣整晚,就像是想要從什麼掙扎逃脫一樣。」

   「我很抱歉。」玥炎曄道,玥寒湘則傾身輕輕抱住他,於他耳邊細語,問道:「餓嗎?」

   他點點頭,她問道:「矮人知道你的口味嗎?」

   「給我點麵包就好。」他回應道,重新躺上了床,看著木製的褐色天花板,胡亂望著滿滿的木紋,想著到了矮人小道了嗎?

   矮人小道過去之後,路經矮人之城,接下來就是錯亂的人類國度,那些人類瓜分領土卻又想併吞對方,打得你死我活以至於這時期的地圖需要標示是幾年書寫的以免得罪新興國王,那些煩人的郡主和君王都是他討厭的對象,他從不認為自己會喜歡誰,人類都一樣貪婪,尤其是越上層的人類更是如此。

   玥寒湘推開木門,端著白麵包和牛奶進入房間,玥炎曄望向她,問道:「我們到矮人小道了?」

   「恩,沒錯。」玥寒湘點點頭,她坐在床緣,將麵包和牛奶放在床旁小桌上,並遞給他牛奶。

   他坐起身接過牛奶,並一口喝盡,將麵包塞得滿嘴,望著玥寒湘以含糊的口音說道:「我們在哪?」

   玥寒湘笑了,對他道:「我們在巧匠的客房中,吃慢點,我不會跟你搶食物的。」

  「妳當然不會。」玥炎曄吞下麵包,莞爾,望著玥寒湘,兩人眼神交錯,進入彼此的眼眸中,彷彿交換著什麼,最後玥炎曄先忍不住沉默,伸手將她攬來,一吻吻上她的唇,那充滿白麵包微香與鮮奶淡甜的口吸允著玥寒湘的口,貪婪地探索,她閉上眼笑了出來,彷彿對此感到滿足,他卻覺得一切都還不夠,他渴望更多,於是忽略了移動而產生地渾身刺痛,雙手抱住她,輕輕撫過她的背,抱緊她,道:「我知道妳不會,因為我會分給妳。」

   「可是你剛剛沒分給我呀。」玥寒湘笑罵。

   「我已經分給妳啦。」玥炎曄莞爾,將她輕輕推離,以拇指頂住她的唇間,瞇眼笑道:「還是妳還要?」

   「我… …」玥寒湘臉一紅,低下頭道:「你都欺負我!」

   玥炎曄大笑,抱住她,耳語道:「妳真可愛。」

   她則是有些鬧脾氣般的將他倔降推開,道:「別鬧了,我們還要趕路呢。」

   「為什麼要趕路?」玥炎曄皺眉,他不想離開這張床舖,內心吶喊著這爭床鋪一定是天堂在人間的分行,不然不會這麼好睡。

  「因為你殺了大半個冰霜神族部隊,他們鐵定要來追捕我們。」玥寒湘道:「其他人去採購武器和重整裝備,我們最晚下午就要出去。」

   「現在呢?」玥炎曄皺眉,抱緊白色的被單,卻感到身上隱隱作痛。

   「大概中午過去一點,快啦!」玥寒湘伸手搖他,他則痛得咬牙,道:「好啦!幫我找我的衣服!」

   「你要幹嘛?」玥寒湘皺眉:「你身上還有傷耶?」

   「幫我找就對了啦!」玥炎曄笑道:「拜託啦!我也不想被包成裹屍走在路上啊!」

  玥寒湘笑著搖頭,只得起身,將他的衣物自衣櫃中拿出,遞給他道:「都在這裡了。」

   「謝啦!」玥炎曄接過衣物,將手伸入其中找尋,最後拿出一小瓶綠色藥水,笑道:「找到了。」

   「那是什麼?」玥寒湘笑問。

   「感覺妳今天心情很好?」玥炎曄問道,玥寒湘則是搖搖頭,卻笑瞇了眼,道:「沒有吧?你想太多了。」

   「好吧,勸妳離開這張床。」玥炎曄道,並將衣服遞給玥寒湘,請她幫他帶離床鋪,玥寒湘照做,玥炎曄等她站得夠遠,將小玻璃瓶裝的綠藥水打開,一口喝盡。

   玥寒湘看著,只見玥炎曄痛苦地皺眉,大幅顫抖的手將殘留些許綠液的空玻璃瓶放上小桌,卻因為無法控制手部肌肉而敲出陣陣結實響音,她有些擔心的叫了一聲:「曄… …」他卻忽然尖叫一聲,打斷了她接下來的話語,她害怕得臉色發白,卻無從是好,只見他渾身肌肉繃緊,繃帶下方的墨綠色藥草被滲出的汗水與傷口擠壓而流出的膿水沁透,黑色的洗水混雜藥草汁液流出黑水,玥炎曄咬牙,有些苦水自他的口中流出,若不是他已經哭了太久,眼淚一定也會一併流出,玥寒湘害怕地看著他,想要奪門而出尋找救援,卻不知怎地在原地看著,直到玥炎曄身上猛流的膿汁浸濕了雪白的床單,他的呻吟悶吼改為大口喘息,起伏的胸膛不斷擠出方才殘留在繃帶中的汁液,最後他甩了甩滿是汗液的金髮,有氣無力地問道:「巧匠家有浴室嗎?我想洗澡。」

  「有… …出去,左轉,走道盡頭就是了。」玥寒湘趕緊道,他點頭起身,邊喘息邊將身上滿是各種黏液的繃帶拆開,她看著,彈潤有力的白皙肌膚除了新舊淡疤與藥水膿汁之外,宛如全新的一樣,他步步蹣跚地走出了房間,留下驚奇的玥寒湘,忘了一眼那空瓶和髒汙不堪床單,趕緊抱著玥炎曄的衣物衝出房間。

 

  「那到底是什麼呀?」玥寒湘靠在木門上,抱著玥炎曄的衣物,問。

  玥炎曄站在人造瀑布下沖著熱水,感受方才癒合的身體,轉轉關節,拉拉肌肉,順便將身上的藥渣摳下,在嘩啦不斷的水聲下,霧氣繚繞中,他道:「恐怖的東西,我都叫它綠汁。」

  「綠汁?」玥寒湘疑惑道。

  「對!綠汁!要十隻至少長一條街的地底蜈蚣才能提煉出那一小瓶。」玥炎曄笑道:「還好矮人幫我煉了幾瓶,不然我就要等傷回復了。」

  「有這麼好嗎?」玥寒湘抱緊玥炎曄的衣物道:「你那時候看起來很痛苦。」

  「對呀,很痛苦,據說是慢慢癒合的十倍痛楚。」玥炎曄隨口道:「所以我超討厭這種東西的,用蜈蚣煉出來的東西沒有一樣是好的。」他道,離開人造瀑布後,用乾布擦乾自己的身體,冷不防地打開木門,玥寒湘一個不小心跌入他懷中,他見狀,用手肘環住她,低下頭,咬住她的左頸,深深吸咬了一下。

  「痛!」玥寒湘皺眉,伸出一隻手扶住他的額,想要推開他,他卻柔聲道:「想要來嗎?」

  她搖搖頭,道:「最近不能。」

  「喔──」他故意拉長音,笑道:「真可惜了。」並抱住她,將衣服接過,在她身後開始穿衣,她聽著衣服摩娑他的聲音,感到有些可惜與慾望,卻無法擁有他,不禁感到有些煩躁,於是伸腳踩了他一下。

  「痛!」玥炎曄皺眉,差點跌倒。

  「你就知道我的脖子剛剛有多痛。」玥寒湘倔將回嘴。

  「嘻嘻… …」玥炎曄笑了一聲,穿好衣服後掏出一面小鏡,將角度擺好,讓低頭的她能看見脖子上,有一鮮紅圓印,他笑道:「那是愛的符文喔,在妳身上,所以妳是我的了。」

  「說這些也不能做。」她抿嘴笑起,心情好了些,於是讓他牽著,走出了四四方方的巧匠之屋。

  巧匠之屋外的矮人之城,是一個高級的手工業重鎮,各種小器具都在這裡製作,例如說鞋子或衣服,這裡有最好的物品任君挑選,而不遠處,一座高聳入天的山底下,則是充滿黃金與白銀等貴重礦物的矮人重鎮,兩鎮矮人是同族,互相補足對方需要的合作與親暱信任讓他們在商場上發揚光大,贏過勢力而分分合合的人類工商組織,玥炎曄走出巧匠之屋,向矮人巧匠──那身高莫約到玥炎曄腰際,留著白花大鬍而擁有淡金色雙眼的慈祥老人道謝:「多謝,繁老大。」

  繁老大莞爾,滿臉皺紋頓現,對玥炎曄禮貌性的回鞠一躬,道:「不,所有山下矮人同祖都該感謝你的豪氣協助,多虧你解決了那些萬足蜈蚣,我們才能夠維持以往地位。」

 

  「哈,不謝,」玥炎曄點點頭,道:「倒是那綠汁我試過了,非常有用啊!」

   「是嗎?那就好。」繁老大笑笑,卻是認真道:「但我必須要提醒你,一般的地底蜈蚣所提煉的綠汁就有一些風險,何況是那種萬足蜈蚣?你別太依賴那種東西了,不然會吃大虧的。」

  「恩,不會啦。」玥炎曄微微點頭,莞爾道:「我很強的,那只是意外。」

  玥寒湘則皺起了眉頭,蒙斯自街的那一頭咬著一條還在跳動的山鯊飛奔而來,那土黃色的山鯊流著血,被蒙斯仰頭拋向空中,接著張大口一口吃掉,專門躲藏在礦坑中襲擊矮人的山底巨鯊就這樣結束了他的一生。

  「怪怪的,我以為貓只吃魚。」玥炎曄皺眉笑道。

  「山鯊是魚啊。」繁老大回應。

  「但是那種魚會在土壤中成群游泳攻擊礦工?」玥炎曄笑了出聲,不管聽了幾次,他都覺得山鯊這種動物真得很扯,他常常想山鯊要是真的狠下心,應該可以成群吃掉幾個國度的人類,遺憾的是山鯊本身並不爭氣,只要曬到太陽幾乎就會灼傷的動物恨透地表,比起賭上性命相信今天是雨天而衝出地表,更保險的方法就是吃一些地底下活動的種族,於是矮人礦坑內,避免山鯊攻擊變成了一種很重要的課題。

 

  繁老大只是笑笑,巨貓已經跑到了他們面前,他舔了玥炎曄一下,玥炎曄開懷大笑:「天啊!真的是魚腥味!」接著抱住巨貓的臉,道:「蒙斯,謝啦!」

  巨貓喵了一聲,趴到石磚地上讓玥炎曄和玥寒湘上貓座,上面眾人已經到期,笑著望向玥炎曄,似乎等待著什麼。

  「哈!各位!很高興見到你們!」玥炎曄第一個抱住伏魘,道:「我本來以為我可以解決他們的,但是沒有,然後又以為自己要死了,但你們來救了我,我應該要感謝你們才對。」

  伏魘冷笑了一下,漾采接話道:「就說不准離開我們了吧!哈哈!」

  「我們是一個廷那斯!」森插嘴,奔上前去抱住玥炎曄,道:「廷納斯是不可分離的名詞,那是矮人話喔!」

   「哈哈!妳真聰明!」玥炎曄撫摸森綁起的順髮,並輕輕攬過看起來有些不悅的玥寒湘,道:「總之!對不起啦!各位!我不會再離去了!」他打哈哈笑道,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看著玥寒湘和森捏著彼此的臉頰,對彼此咬牙怒目,他趴在微笑的九時壤旁,笑問:「我不在的時候,他們的感情變好了啊?」

  「是啊,你不在的時候,發生了很多事呢。」九時壤望著天空,道。

  巨貓伸伸懶腰,起了身,玥寒湘和森不小心跌倒,壓在玥寒湘身上的森哈哈大笑,卻旋即被玥寒湘推倒,他們打成一團的樣子讓玥炎曄感到莫名的溫暖,他輕輕笑了一下,彷彿想到了什麼過往,心情又沉重了下來,笑容卻又更堅強,像是壓下水的木頭,又輕輕浮上沉重的臉頰,莞爾如水漾,他以只有自己聽得見的聲音,道:「命運啊… …。」

   「嘿,曄!」忽然,有人叫他,他轉身,身後的隊長望著他,又在他心裡發話道:「下個目標是哪裡?」

  「啊… …你怎麼也叫我曄了?」玥炎曄有些不習慣,卻也裝模作樣地掏摸地圖冊,最後發現那地圖冊擺在他的背包最上層,靜悄悄地,等著他重新領航。

  他莞爾而拿出地圖冊,打開,帶著一點感動的輕笑,道:「下個目標,人城基輔蒙斯納。」

Views: 10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