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佳宏: 《風寒·第十六部》 怨惑

  細雨灑落,彷彿天堂的光芒,穿過綿雨破孔的重重淤雲,來到黑暗世界。

   「雨呀,為什麼,你要來到黑暗世界呢?」貓兒仰頸問天,天不答。

   雨仍然下著,基輔蒙納斯六年來首度的細雨,滋潤了大地,狂歡聲與祈禱聲,豪笑聲與萬物滋潤聲,聲聲入耳。

   「有時候,雨降臨地上是為了一種悲哀,不具名的弔輓。」伏魘這樣說,他同樣望著天空,一人一貓,沉默了半晌後,那人才開口,道:「我剛開始學習如何生存時,教我暗殺的教練說,除非基輔蒙納斯再次下雨,否則這個世界上,還是必定有人犧牲。」

(Featured Photo:Untitled by Eugeni KIREIKIN,http://500px.com/Eugeni_K

  貓斜眼睨了那雙手還胸的沉靜之人,他宛若簾幕的黑色長捲髮遮蓋了半面臉頰,莊嚴如神像的表情沒有半點心緒,只是繼續說道:「如今大雨、小雨都下過了,還是必須有人犧牲在這世上,如果是以前的我,可能會認為,教練欺騙了我,但如今,我不這樣認為了。」

   「嗯?」貓鳴了一聲。

   「以前的我,只分事實和不是事實,當我的刀一甩,目標是死是活──只有生還下去的目標,才有資格說話。」伏魘笑了一下,接著道:「但後來,我知道我錯了,有些人,即使肉體崩解,靈魂猶在,即使靈魂崩解,他的意志,仍在千千萬萬人心中浩蕩茁壯,殺,也殺不完,滅,也滅不盡。」

  貓嘆了一口氣,趴在瞇眼假寐的巨貓頭上,伏魘心中深處,一道渺渺之音響起:「說多了,也沒用,能站著走下去的,才有資格繼續說。」

   伏魘大笑,一個轉身,剎那間飛刀上手,那銀亮利刃飛射換來了數道隱藏已久的黑色人影,那人群包圍了伏魘與隊長,蒙斯憤怒起身,渾身貓毛豎起,伏魘一手舉起銀刃,環顧四週黑影包圍網,問道:「幾個?」

   「兩個?」隊長回應,讓心靈之音擴散在四周,不分敵我都能聽見那冷靜的應答。

   「好嘛?這樣?」伏魘笑了一下,晃了晃頭,髮隨風曳,一名渾身黑裝的男子走向前,雙手坦平以表善意,道:「我們並非敵人,給您帶來壓力真抱歉,但我們確定,您認識一人──可有見過,一名叫玥炎曄之人?」

  濃濃的近東口音,讓伏魘眉頭微微皺起,他道:「那人與你們何干?」

   「他殺了我們的朋友,兄弟。」那名男子道。

   「喔,原來、」伏魘收起飛刀,走向男子,拍了拍他的肩,一抹笑意擠上面頰,他道:「近東集團?」

   男子一愣,那雙黑紗中的眼神一閃,與伏魘的視線交過。

   近東人的眼神,是哀愁的,面對嚴酷的氣候和貧脊的陸地,氏族與氏族間的相互落奪搶占,在民族性上烙下了憤恨強硬的性格開端。

   近東人,是哀愁的,因為無法與家鄉的最大部族抗衡,無法增取到能夠養活家人的土地與糧食而被迫離家,近東人,是哀愁的。

   哀愁的種子飄洋過海,陸路而去,越過高山峻嶺,去尋找能夠活下去的世界,哀愁的近東人,望著天空,望著地面,家鄉的沙漠地,使他們的心枯燥,家鄉的沙漠地,使他們武裝自己,家鄉的沙漠地,使他們哀愁地,渴望改變這一切。

   遠離家鄉的近東集團,越過了沙漠與大海,越過了凶狠蠻族與巨貓,運用巧智豪力過路精靈之地,在宛若一切皆是敵人的世界裡,僅有少數近東人能生存下來,而生存下來的近東人,也就是萬中選一的強者。

   哀傷的近東人,悲慘的近東人,浪跡天涯的近東人,在顛沛流離的生命中生存的近東人,對同袍產生一股敬意,宛如他們對力量的崇拜,對希望與生命之美的渴望,對強者的敬意純粹化後,移植到對外的同胞的感情之上──那些與自己一樣流著沙漠之血的人們,流轉於恐懼徘徊而獨自堅強的人們,流離失所而不知明日之人的敬意,終成為近東人團結的一股力量。

  伏魘討厭和近東人交手,他們或許會釀一些家傳秘方烈酒,或者是沙漠中的完美領航員,但他們的脾氣就和那些酒一樣烈,且報復手段如那釀酒手法一般高明,他是個旅行過的綠地人,深知近東人的狠戾,於是即便身為頂級殺手,也不願將近東人的名諱列入價目表中。

   「綠衣阿瑪斯,先生。」那名黑衣男子低眉道。

   「伏魘,阿瑪斯。」伏魘向男子走了一步,笑道:「而且我也沒看見你的綠衣。」

   阿瑪斯笑笑,綠衣指的是他的階級,並不是他身上所著之衣,伏魘雲淡風輕的笑語,諷刺如刀刃刺入阿瑪斯的心中。

   「在我離開之前,你有什麼話想說嗎?」伏魘抬頭,望向天空,道:「類似遺言之類的?」

   剎那,阿瑪斯咖啡色的眼神閃露殺機,黑色的身影化作閃雷,朝伏魘撲去,四周黑影皆拔出身藏的利刃箭矢,攻勢快速簡潔,分別朝巨貓與伏魘攻去,伏魘雙手拔刃,銀亮飛射,他大聲叫道:「去通知玥炎曄!快走!」

   隊長打了個呵欠。

   周圍草木如遇清風,緩緩搖動。

   所有的黑衣人在空中停了下來,動作慢得像是水中漫步,刀劍閃爍冷光,箭矢白銀曳曳,宛若流懸的星宇,在空中緩緩轉動,流動,閃動,一滴汗珠,低落黑色的衣襟之間,周圍瞪大的眼神,圍繫在一雙貓身上。

   大貓上的小貓打了個呵欠,喵了一聲,所有人,內心中漾起一陣如白霧般的話語,本質輕盈,卻廣闊而無法捉摸──我和這一切無關啊,我和蒙斯,只是兩隻貓而已,現在我不介入你們之間的紛爭,要回去了,但如果有人執迷不悟的追過來,我就只好委屈你們,將有可能發生的災厄,怪罪在你們身上了。

   聲音響畢,腦海中的白霧隨之退去,思緒回復清晰的那一剎那,巨貓起身,朝人城走去,黑衣人一一落下,看著貓穿過眾人,遲遲,誰也不敢動手。

   伏魘看了一眼阿瑪斯,阿瑪斯忿忿地瞪視伏魘,伏魘聳了聳肩,舉刀道:「想繼續嗎?」

   阿瑪斯翻了個白眼,舉起左臂,左臂上的衣物與鎧甲旋即化作細細黑蝶,雪絳般紛飛落地。

   伏魘一刀刺入阿瑪斯心臟部位,飛刀粉碎成千千細末,阿瑪斯雙手扣住伏魘伸出的左臂,柔身一轉,伏魘為了保護關節不被扭開,只得順著他轉去,阿瑪斯將他帶離地面,向空一拋,伏魘飛上天空,兩名雙手短刃的黑衣人躍上天際,在伏魘身旁,刀鋒破風之聲宛若銀蛇吐信,他在空中滾了一圈,勉強避開第一刃刀擊,而以那銀灰色的右手扭斷另一把刀刃,黑衣人來不及驚訝,在空中被他一腳踢中心口,飛上空中的三人,只剩兩人存活下來。

   阿瑪斯在伏魘落地滾倒時朝他踢去,黑色的靴底帶了宛若絞肉槌般的排排粗刺,伏魘滾向一旁,避開強烈踏擊,左手自身後抽出一把雪白短刃,那十幾種武器性能混和設計成的怪狀白刃是伏魘常用的暗殺配備,他以刀背鋸齒刃擋下踏擊,灰色右手一鉤拳,一聲清脆,阿瑪斯慘叫一聲,踉蹌幾步,而伏魘跳起,兩名黑衣鎖鏈手的銀色鎖鏈細上他的雙手臂,他猶如困獸,卻高傲如萬獸之王,瞪視方才站穩的阿瑪斯。

   「一個玥炎曄,憑什麼使你如此?」阿瑪斯回以同樣陰狠瞪視,道。

  「哈,近東人,你們的信仰沒有告訴你們,想知道任何事,都是有代價的嗎?」伏魘鄙視的大笑,彷彿整片草原上只有他的笑聲,阿瑪斯聽得難受,近東人們從沒遇過這種狀況,有些不知所措的互相顧望,最後重重目光落在阿瑪斯身上,希望他能給眾人一個指令,好了結這令他們不知所措的笑聲。

  阿瑪斯低頭思索了一瞬,最後抬起頭,對伏魘道:「我願意和你交易──如果你願意告訴我們,你為何如此為他賣命,我願意考慮釋放你的生命。」

   伏魘嘆了口氣,雙臂都無法掙脫銀鍊,他知道近東人的殘忍,也知道鐵鍊武器折磨人的花樣比其他武器多上更多,於是他笑笑,對近東人首領道:「我會告訴你的──」

 

Views: 10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