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佳宏: 《風寒·第八部》 交戰

  冰霜神族部隊受精靈阻擊而無法進入森陵後,轉而向各人類王國與精靈族群提出合作建議,不 過說是合作建議,不如說是單方面的威脅,勢單力薄的人類 與精靈分支無法單獨與一隻冰霜神族軍對抗衡,於是在面對不會傷自己一分一毫的建議──不讓玥炎曄等人進入勢力範圍,並且不協助他們進行任何一樣任務。極簡 單的合作內容,讓許多王國與城市願意合作,南方諸國以極少數接近冰霜神族勢力範圍的精靈近乎全然與冰霜神族合作以求自保。

   「矮人呢?」玥炎曄問。

   他們收拾著一些裝備,九時壤替巨貓上了覆甲──他研發出的一種貓型鎧甲,雖然蒙斯對那套鎧甲非常不悅,而九時壤也不想勉強巨貓,這時隊長對蒙斯喵了幾聲,蒙斯低頭彷彿思考了一下,竟乖乖讓九時壤將覆甲套上它。

(Feature Photo: Vaniglia Periwinkle by Marco Pollacci, www.marcopollacci.eu/

   「你跟他說了些什麼?」九時壤邊幫蒙斯調整底下皮甲鬆緊邊問一旁趴著的隊長。

   「我跟他說穿上這鎧甲,可以撞破城牆也不會頭痛。」隊長瞇眼道。

   「不會吧?」九時壤皺眉,有些驚訝:「它真的會去撞城牆?」

   「以前攻城戰的時候,我們都不用攻城車的,讓出一條路讓巨貓朝城牆奔跑,牆就破了。」隊長打了一個呵欠:「蒙斯的恐怖之處就是它可以撞破頑牆後又逃出敵軍包圍,有一次,它甚至吃了一名神族。」

   「神族!」九時壤驚呼:「不對吧,除了神族的武器,沒有人能傷害神族。」

   「一隻活了太久太久,以致於尖牙上不知被什麼樣的菌類或生物寄生的巨貓,在巧合下可以擁有這種能力。」隊長仍平靜道。

  

  此時,將隨身事物打包好的玥炎曄等人已經走出基地,向他們喊道:「你們準備好了嗎?」

 

  「快了!」九時壤回應,向玥炎曄等人瞥了一眼,只是忽然覺得目光一亮,原來玥寒湘與森都穿上了魔法使袍,一氣呵成的防火布料在流線甜美的身材上罩下,白色的魔法使袍方便以各種墨水書寫符文,右腰掛上了套了符文書皮的咒文書,而身後卻有些不搭調的背起了弓與箭筒,他看了笑笑,森背了兩個箭筒,彷彿是要與玥寒湘賭氣一樣,甚至連腰上都多了一把配刀。

 

  相較之下,玥炎曄除了揹著一些旅行用具與提了一大包暗褐色牛皮背包外,只穿著普通的衣衫,顯得單調的面容掛著微笑,彷彿只是又要出遠門一趟… …出遠門啊… …如果可以,希望它永遠別再自己出門了,他想著,目光落在最左邊的漾采。

 

  女精靈的服飾簡單,一件束緊而凸顯身材的綠色皮甲卻將上身包得密不透風,幾乎是一種引人犯罪的遐想空間下,彷彿只要飛越就能翩翩起舞的綠葉裙下一定也穿著褲裝吧?他想,那綠葉裙是她的利器,不只一次她在酒館鬥毆時從裡面拔出小刀,遺傳自精靈弓法的快速的刀法甚至殺殘不少人,久而久之,酒館門衛見到她要進入,也開始不避諱的翻找她的綠葉裙,那種裙子,是一種含苞待放的犯罪啊… …不管門衛如何找尋,她總有多餘而未被翻出的刀刃供她給人教訓。配帶重弓,他想,這是很很正常的,重弓與她已無法分離。

 

  最後他的目光落在走在最後的伏魘身上,他毫不在意的露出那鋼鐵色的帶盾右手與和自己相同的黑髮,他遺傳了南方… …或者遠東地區人們的血液,他不知道,因為不管喝下多少杯烈酒,他總是閉口不談或者巧妙的將話鋒移轉,彷彿記憶深處迴避著這些一般,另一手拎著一捲大袍與灰色背包,身上干欄交錯的皮甲掛著多種武器,曾經玥炎曄與他比過衝刺跑,當他沒有退下那些武器時,玥炎曄大勝,但當他將武器脫得精光後,玥炎曄險勝,甚至三場有一場玥炎曄會輸給他,他想著,那些在這個基地周遭的小事,環繞著他,彷彿為離別送行似的,他不禁低下頭,有些不忍。

 

  「九時壤?怎麼了?」離他只有數步的玥炎曄問道:「遇到困難了嗎?沒關係啦,慢慢來,反正不管來多少人也無法阻止我們。」

 

  「不,差不多快好了,做最後檢查就好。」九時壤抬起頭笑道,接著走向隊長,在他面前蹲下身笑道:「我等等去做檢查時,可以幫我問問蒙斯有哪裡不舒服嗎?」

 

  隊長慵懶的點點頭,九時壤雙手合十笑道:「多謝。」接著起身環著巨貓檢查,那幾乎要覆蓋全身的黑色覆甲上塗滿密密麻麻的符文,是種變色符文,他費盡苦心的演算了符文的字數大小與彎曲度,最後才製造出發動率十分高的符文覆甲,一路艱辛的製作了三套,兩套太小,最後一套才勉強能讓巨貓蒙斯穿上,他笑著檢查貓尾貓身與貓腿部和貓頭頂的鎧甲,最後對向隊長點頭,隊長喵了幾聲詢問蒙斯,蒙斯也喵了幾聲回應,最後隊長點點頭,道:「他說滿舒服的。」

 

  「是嗎,那就好。」九時壤點了點頭,向隊長道:「可以請他活動一下嗎?做最後的確認。」隊長聞聲,又對蒙斯發出幾聲喵鳴,蒙斯聽了,優雅起身,無聲走動於拂拂草野,最後趴回原來趴伏之處,瞇起雙眼又連續喵了數聲。

 

  「他說不錯,還誇獎你做得很細心,他很舒服。」隊長轉答,九時壤笑靨溫暖,道:「那真是太好了。」接過玥炎曄等人的背袋行李,每人莫約是一袋左右的重量,包括幾本書籍與個人衣物與武器,比較特別的是九時壤帶上了一些特製乾糧或原料,還有一點應急用藥與火器材料,他的東西總共有三包,外加一袋鍋碗瓢盆。

 

  「你真的當我們去野餐啊… …?」玥炎曄望著他將眾人的行李一一歸位,笑問。

 

  「總要準備周全吧。」九時壤仍然笑笑,終於裝好所有東西。

 

  巨貓每條覆甲與皮甲間掛著一人份的行李,左右覆甲剛好都掛滿了行李,貓座上坐著所有人,蒙斯喵嗚了一聲,似乎是在抱怨重量,九時壤見了,有些憐惜的嘆了口氣:「真辛苦你了。」

 

  蒙斯又喵嗚了一聲,忽然間,一道身影衝至巨貓面前,巨貓怒吼了聲,眾人看清那身影,是一名有些肥胖的長鬍精靈,玥炎曄認識他,那是一名古木精靈小隊的隊長,於是他向他請安,道:「偉大的古木精靈隊長,你為何如此著急?」

 

  「摯友,你該啟程了,冰霜神族與本族立下協約,自今天正午開始算起直到明年今日的正午,皆不得袒護你們。」他道,接著將一捲嶄新的羊皮紙自胸中拿出,遞向下了貓的玥炎曄,道:「這是契約,如果你有心且不得不,鑽漏洞來請求協助也沒問題,古木精靈永遠是你的好友。」

 

  玥炎曄躬身,向精靈隊長行了禮,接過羊皮紙,向天空望去,即將正午的太陽烤辣著大地,他點頭莞爾道:「多謝隊長,古木精靈永遠是我的摯友。」接著上了貓座,在隊長立定的目送下遠去。

 

  巨貓飛快奔馳,玥炎曄將那捲羊皮紙交給了森,在她來得及錯愕前,先道:「好好研究,妳會需要的。」森聽了,只是點點頭,玥炎曄爬到最後面玥寒湘端坐的位置旁,摟住她,笑嘻嘻道:「親愛的,我們的冒險要開始了。」

 

  她只是斜睨了玥炎曄一眼,玥炎曄拿出自己的地圖冊,傳給前面的漾采與九時壤,道:「翻到第一頁,那是第一個目標。」

 

  「哇,你連功課都做了?」玥寒湘笑道:「第一次看你這麼認真。」

 

  「哈哈,那是因為妳太少看我。」玥炎曄笑笑,巨貓衝出了森林,即將正午,石橋旁邊立著一根鑄滿流線黑色符文的長矛,長矛身下的影子只殘存一個月彎,即將隱噬於矛身,一排排古木精靈舉起了長矛與弓,身穿輕戰甲的衛士們屏息凝神,望見巨貓像他們衝鋒,眼神中盡是擔憂,只求那貓能快些,再快些,在日正前於他們身旁呼嘯而過,穿越石橋。

 

  日正。

 

  古木精靈戰士們的領頭笑了,他仰望天空,轉過身,所有戰士一齊轉身,朝天空發箭,點點箭雨沖上天空,巨貓上等人皆驚愕而準備反擊時,天上一道道背光黑影衝出林蔭,沒有注意到精靈的無聲箭襲而撲向巨貓時一一中箭落地哀嚎,那是一隻隻黑色的原生鳥獸,原生鳥獸有人類的外型但長滿了各種羽毛,尖長大喙而暴躁,體型比一般人巨大一些而手掌腳爪,那些佔於用腳抓襲敵人而以手搶劫的生物與快狼一樣是受強大神族所支配壓迫的族類,因此常遭人鄙視而戲稱「鳥獸」。

 

  巨貓在古木精靈箭矢的掩護下奔離了正常道路,進入了稍微密集的林區,九時壤從自己的武器中掏出幾把長管火槍,問道:「有人不會開槍嗎?」

 

  「槍?」森皺眉:「火衝吧?」

 

  「不,」玥炎曄笑著幫莞爾的九時壤解說道:「這傢伙心高氣傲,將自己的火衝叫做火槍,原因是他認為自己的火衝不只有衝擊功能。」

 

  「不然你自己看嘛。」九時壤皺眉,不同於火衝的握姿,他仰望而高舉火槍,一手托住槍強木製隔熱處,另一手握住木製槍托,伏魘笑了笑,望著天上一隻俯衝而下的鳥獸,笑道:「不會中。」

 

  「多少?」玥炎曄露出興奮而詭異的神采,笑道。

 

  「一輪。」九時壤道,瞇上左眼瞄準鳥獸胸口。

 

  「女人也算。」伏魘打了個呵欠,森正要問那是什麼意思,卻是火槍擊發,閃響電光石火衝出槍管,猛烈白光爆射而鳥獸慘叫一聲,墜地哀號,沙啞而垂死的聲音伴隨著被血水噎住而猛烈的咳嗽,落地而掙扎,渴望重新飛翔的鳥獸僕僕振翅卻無法起身,最後瞪大漆黑的雙眼,終於一命嗚呼。

 

  「哈!一輪記得!」九時壤哈哈大笑,將火槍遞給伏魘:「要來嗎?」

 

  「我來。」玥炎曄卻一把抓過火槍,按下火槍槍托前,流暢轉折的機關處上一顆金色機關,機關「喀」了一聲,火槍槍身順著那流暢轉折的機關翹開,露出填裝彈藥的銀色儲藏道,玥炎曄接過一顆紅色雙層子彈,與火衝的圓形子彈不同,那子彈是一層火藥與一層尖頭彈藥,他將彈藥塞入儲藏道,一推槍托,使分開的槍身扣合,一聲輕響後,他等待著獵物。

 

  森林進入時疏時密的地帶,越來越接近人類的中立區,天上重新盤繞了道道逆光黑影,當玥炎曄望著天空,正想著哪一隻鳥獸才是最大,最該被他獵殺時,一道道冰柱如天降火隕,衝斷折裂了附近樹木,炸開打穿了地表,巨貓驚嚇怒吼,天上飛翔的鳥獸載著一名名袍衣者,玥炎曄望向天空,方才的玩興盡收,以一種異常冷靜的聲音,道:「法師出來了,你們覺得呢?」

 

  「法師?」森疑惑,她從沒想過,重新融入一個團體會這麼複雜,尤其是那個團體有多得數不清的暗語時。

 

  「就是法師。」玥炎曄回應,望向天空,有些緩慢而冰冷平靜地說道:「任何有高強法力而且可以自行自由使用的東西,就是法師。」

 

  「啊?」森皺眉:「不是只有人類是法師嗎?」

 

  「那是膚淺的想法。」玥炎曄有些好笑的嘆了口氣:「只是人類不知道為什麼出了特別多法師而已,神族人人都可以當法師,人類卻也有幾百分之一的機會是法師,其他像是精靈之類的物種… …不知道是因為法力修煉速度太慢還是不鼓勵,就是都不太出一些法師,怪。」

 

  他將槍口朝上天空,忽然岔開話題道:「如果我打下法師,各請我一輪?」

 

  九時壤和伏魘同時笑道:「想太多!」

 

  「要不要啦?」玥炎曄晃晃火槍。

 

  「好!請!」兩人大笑開口,玥炎曄槍口對上左邊鳥獸,半閉右眼,眼神透過準星與巫師的憤怒眼神對上,當鳥獸載著儲備魔力準備再次攻擊的巫師偏過準親口時,玥炎曄雙手帶動槍身一轉,剎那對上另一方的鳥獸胸口,擊發,一聲巨響白光爆破,鳥獸灑血落下,巫師狼狽地跌落在一旁樹間,連連輕響脆起,壓斷了不少樹枝,最後一聲悶響,摔落地面。

 

  巨貓奔過,又是一連串冰爆轟炸,玥炎曄將火槍遞給伏魘,伏魘卻搖搖頭,拿出自己的小火槍,笑道:「我習慣自己的。」

 

  顛波搖晃下,玥炎曄將火槍交還給九時壤,抓緊了一旁貓座扶手,在毛毯堆中的隊長仰天喵了一聲,眾人自心裡頭聞見一沉聲道:「要到中立區了,把自己準備好。」

 

  眾人聽聞,只是開始準備自己的武器,玥炎曄爬回了最末座,扶著玥寒湘,開口朗聲道:「我和玥寒湘負責後方,隊長與伏魘負責前頭,左側漾采與森,右側九時壤,可以交火!最少擊倒的人今晚請吃晚餐!」

 

  「要撐到哪裡?」隊長發問,眾人聞聲,一起望向玥炎曄,他卻只是皺了咒眉,道:「你們還沒看過我的地圖嗎?第一頁啊?」

 

  漾采一聽,急忙將那木褐小冊翻開第一頁,交給隊長與伏魘,道:「這裡是目的地。」

 

  隊長與伏魘同時望向那第一頁,斗大的標題以狂草寫著扭曲的字體──

 

  矮人小道。

 

  有許多地方有矮人小道,但玥炎曄的地圖上所指的矮人小道是進入矮人山林的矮人小道──那個據說受黑暗力量盤據而荒廢的舊道路,但玥炎曄本人寧可相信那是因為矮人貨運的規格越來越大而舊道路無法載運,因此他們決定集資再打造一條全新且可快速各種貨櫃規格的大道路,因為嶄新的道路真的流通十分良好且更加快速,因此久而久之,矮人運送的重鎮便成了新道路,荒廢的舊道路則成為現今的矮人小道。

 

  中立區大市集開始便是新道路的路線之一,新道路在中立區大市集蛛網蝶翅般分支錯節,而東些過去,便是舊市集與舊道路,沿著舊道路越過人類聯合關口後,便是矮人小道。

 

  玥炎曄讓負責前方的隊長與伏魘去思考如何進入舊道路,自己則摟住全神警戒的玥寒湘,於她有些發紅的耳畔笑道:「來比賽,贏的人今天可以在上面,如何?」

 

  「咦?」玥寒湘有些驚愕,羞紅了滿臉,道:「在… …在上面?」不等笑得爛漫的玥炎曄開口明說,她撇過了頭,低聲道:「要... …要… …比什麼?」

 

  「比擊殺數,快喔,要的話就快說。」他道,邊從自己的背包中拿出一尊灰色女神像,女神雙手各持一天平,心口上插著一把正劍,正面打量時神色哀戚而莊嚴,側面卻隱隱露出一抹自信莞爾,捲曲而紊亂的髮與有些肌肉的體態如古希臘人一般柔美巧壯,他道:「這位是競賽女神,我們玩遊戲時都以她做公正。」

 

  接著他將那競賽女神放上貓座中間,對所有人昭告道:「僅以競賽女神之名起誓,以神聖競技之名公正,公平競賽,完美較量,賽者將服從聯合訂定賞罰,擊殺最少者須賦晚餐所費,請公正競賽女神計算較量擊殺多寡。」

 

  語畢,自玥炎曄起,除了蒙斯以外的人接連應答了一聲,森本來不太想應諾,卻因為所有人都回答了,最後輪到她時,她不好意思不答,於是只得開口答覆參加,巨貓奔出森林,進入中立區邊界,不知何時消失的鳥獸法師群再次盤據上空,玥炎曄等人對天射箭開火,卻只有一兩隻鳥獸法師跌落,隨著蒙斯奔入中立區,開始有一些騎著快狼的冰霜神族戰士阻擊眾人,快狼卻大多立馬受伏魘開槍擊斃或遭隊長冷冷瞪視,那些受遠古力量詛咒的可悲敵人,隨後一一吐血抽蓄身亡。

 

  「這樣我們會不會輸啊?」森轉頭,問同樣無獵物的玥炎曄:「他們就把敵人清光了啊!」

 

  「他們只是在下妳馬威。」玥炎曄輕鬆笑笑:「等一下獵物會多到妳覺得煩。」

 

  森噘嘴,對答覆不甚滿意,質問道:「你怎麼這麼肯定?」

 

  「經驗。」玥炎曄道,他和玥寒湘同時舉起武器──玥寒湘舉起弓箭,而他自身後某處拔出一支艷紅飛鏢,尖銳而修長,彷彿能割裂四周空間而獨為一體的魔紅刀身上紋著彷彿墨水暈開般令人不解的美麗符文,她望著,好想要那種只屬自己的武器,正當她呆呆望著那飛鏢時,飛鏢和玥寒湘的弓箭同時脫手… …或比玥寒湘的弓箭快上一些,她無法看清那快速的攻擊,只覺那艷紅彷彿真的畫破了天空,刺入一隻俯衝鳥獸的胸膛,直接炸開了鳥獸,森回神時,玥寒湘已雙手握拳用力捶著玥炎曄的右肩,怒罵玥炎曄:「你作弊!為甚麼你有那種武器!」

 

  玥炎曄則是伸出左手而維持一貫的輕浮笑容,右手微彎護住頭部,笑著答道:「剛好在口袋裡面找到啊。」那艷紅飛鏢驚奇地回到玥炎曄手上,森拍了拍玥炎曄的肩膀,並搖晃他,彷彿想吃糖的小孩望著手拿糖霜的大人,有些諂媚道:「那是什麼啊?」

 

  「什麼是什麼?」玥炎曄皺眉,漾采趁機射殺了一隻從旁襲來的快狼,而玥炎曄重新舉起手上赤紅飛鏢,飛鏢彷彿渴望殺戮地發出火紅光芒,森趁機伸手抓向那飛鏢,卻被玥炎曄輕巧閃開抓取,他道:「這是我的火龍鱗,不能給妳。」

 

  「那能給我嗎?」玥寒湘接口笑問。

 

  「不能。」玥炎曄皺眉,又丟出飛鏢,這次卻被一名法師以冰系魔法抵銷,火龍麟本來的豔紅褪去,回到他手上成為暗紅色,他將火龍麟收回身後,玥寒湘舉箭連射,逼退準備法力轟炸的法師,玥炎曄道:「他只認我。」語畢,巨貓猛然停下,玥炎曄等人差點滑落貓座,只見四周森林與零落的人類屋中站出一名名冰霜神族、快狼和法師,基本上是由冰霜神族戰士與快狼壓制在前,而法師與鳥獸在後準備法術與空襲,一個圍捕的隊形正逐漸收攏袋口,甕中捉鱉的困境正緩緩形成,所有人槍口向外,卻是玥炎曄高喊一聲:「等一下!交戰前我們有資格要求談判!」

 

  敵方頻頻瞥眉怒視,甚至嗤之以鼻,卻只能接受公約,玥炎曄不顧眾人勸阻也不解釋而下了貓座,與冰霜神族派出的談判者面對面,他道:「我們有資格,搞清楚這場戰爭為何而起!」

 

  冰霜神族部隊聽了,全部都怒目而視,談判者只能隱忍怒火,道:「無知的弒神者!這你應該很清楚才是!」

 

  「我們不能因為不實的指控而交戰。」玥炎曄冷靜高聲道:「如果冰霜神族無事挑起戰端,各方勢力不會默許的。」

 

  「我們不會放任惡意的抹黑不管。」神族談判者警告道。

 

  「如果你們拿得出原因,這才能算是惡意的指控。」玥炎曄不疾不徐,微微欠身道:「請諸位拿出證據告訴我們,到底是何種原因使妳們如此追獵我們。」

 

  神族談判者見玥炎曄態度桀傲,終於怒吼道:「你!還有你的同行者們!殺了我們的族人!」

 

  「你有證據嗎?」玥炎曄道:「同方才理,我們要求證據。」

 

  圍繞的神族部隊後方,數名神族站出來,並齊身指控道:「是那個人,和他的妻妾聯手殺了我們的領頭。」

 

  「妻妾… …?」玥寒湘輕輕顫抖,幾乎想要衝下去砍殺那些神族,卻被森拉著袖角問道:「曄不會激怒他們吧… …?如果談判破裂… …他會第一個被圍攻吧… …?」

 

  玥寒湘只是轉頭瞪了一眼森,沒有表示更多,卻見森緊緊抓著自己手上的弓箭,一點也沒有和平談判的感覺,她皺眉望向她,卻見她微微起顫的面容上,那眼神散發著在惶恐擔憂中兀自堅強的脆弱,望著他,彷彿擔憂著誰… …

 

  「他們的指控有證據嗎?」玥炎曄開口,反駁:「根據『公約』,戰爭等重大事項如果提出人證必須要以物證支持,尤其是同族類更必須如此,請問你們有物證嗎?」

 

  玥寒湘瞇起雙眼,彷彿隱隱約約想到了什麼,卻是玥炎曄不知道或早已遺忘的,他行雲流水而侃侃而談的同時,後方的神族戰士推出了一刻畫了一圈圈血紅或焦黑符文以封印在正方藍石上的藍鋼鐮刀,玥炎曄望著神族推出鐮刀,臉上似乎有些慘白,那鐮刀因為符文的力量而漂浮在方形藍石上空數公分處,談判官自身上背袋中拿出一小巧雕琢石像,灰色的女性人型石像赤裸著全身,代表貞潔無偽,而一手攤開厚厚的真理文書並撇頭望著,另一手伸直而優雅挑起一等臂天平。那談判者對著手上石像開口道:「以天上天下公正明理之名,以平衡世界罪惡是非之職,恭請明理女神聽取誓者之言。」

 

  玥炎曄皺眉,望著將石像對向他,等著他發誓的談判官,沉吟思酌如何應對。

 

  玥寒湘卻驚愕地瞪大雙眼,本來只是以為遺失了一樣禮物,如今那遺失物卻成了殺人證據,她不大愉悅地噘了噘嘴,不想承認自己錯誤而對那把鐮刀怒視,卻見玥炎曄抬起方才沉思而低下的頭,道:「是冰霜神族忽然攻擊我們,我們才非得反擊以求自保的。」

 

  「胡扯!」談判者怒吼,周圍神族幾乎要怒起而攻之,卻是玥炎曄高聲喊道:「我們受一支離開自己境地的冰霜神族攻擊,出於沒轍而無法逃離,只得奮力搏殺,要不是我的夥伴出手相救,我一定慘死神族之手。」他道,一面解下右手符文繃帶,露出那凍傷的而殘存少許神族魔力痕跡的手臂,道:「在外遊蕩的冰霜神族部隊覬覦我們的寶物,而對我們發動攻擊,我們要求贖罪!」

 

  冰霜神族齊聲怒吼,終於無法忍耐玥炎曄的傲慢無禮,紛紛向玥炎曄衝殺,玥炎曄則是飛快摸索背後的武器,雙手各拔出五把火龍鱗,那是他的最高限度,一次操控十把火龍鱗,他朝那受封印禁錮的藍鋼鐮刀衝刺,接著舉起雙手,朝左右飛射火龍鱗,那眾豔紅飛刺的炫目如燃燒賁起的火龍巨翅──耀眼燃燒的火龍骨架宛若訴說著生前力戰此人的的經過,翱翔天際的巨大火龍身上,渾身附了魔,而最具靈氣的鱗甲受此人剝下,透過巧匠之手打造出如此神物,在數十快狼與神族戰士間來回衝殺,倒地者無數,弧形飛馳,來回衝殺的火龍鱗掩護玥炎曄衝向被封印的藍鋼鐮刀,巨貓見狀,衝向玥炎曄,卻受神族部隊包圍,陷入苦戰。

 

  獨自一人引開大多數兵力的他因過度操縱火龍鱗而渾身是汗,卻屹立不搖的拔出了那赤紅之刃,對守著被封印藍鋼鐮刀的一組人馬喘息道:「滾,我可以饒你不死。」

 

  那組人馬猶豫著,望著赤紅的火紅之刃,拔出刀劍卻不敢進擊,雙方僵持了將近一秒,卻是一聲渾雄之聲吼道:「讓我來對付他!」

 

  那是一名幾乎與上次偷襲他的領頭同樣壯碩的冰霜神族,他不知道他是不是也碰巧是領頭,只知道那傢伙很壯,單手舉起的冰柱大錘比玥炎曄還高,玥炎曄有經吃驚地看著那組本來守護藍鋼鐮刀的神族戰士退下,而那比玥炎曄高了四分之一身的壯碩的神族一手握起那藍鋼鐮刀,陰冷而粗啞的聲音笑道:「你一定不知道,這是什麼樣的武器吧?讓我來告訴你。」

 

  玥炎曄望著,那藍鋼鐮刀接觸了冰霜神族的手後,散發出一股藍色的妖異之氣,玥炎曄微微瞥眉,那冰霜神族道:「愚蠢的人類,這種武器在你們身上簡直是一種浪費。」

 

  玥炎曄微微皺眉,只是將火龍鱗召回一半,冷冷道:「在你手上,武器會哭泣的。」

 

  冰霜神族戰士一聽,拎起巨錘衝向玥炎曄,玥炎曄輕巧閃開卻仍感寒氣逼人,巨錘落地爆想,飛射出尖銳冰晶,玥炎曄飛射火龍鱗擊碎襲來的冰晶,卻也損失了再次發動火龍鱗的機會,冰霜神族笑笑,衝向玥炎曄,雙手剛猛的攻勢輪番而上,玥炎曄只能以那赤紅之刃勉強抵禦,卻是節節敗退,漸居下風,那冰霜神族見狀莞爾,冷笑道:「不自量力的人類,看來你和你的同夥會在此地被殲滅呢。」

 

  玥炎曄轉頭,望向眾人,那時蒙斯張大口,居然將一名冰霜神族給活生生咬成兩截,吞入肚中,而貓座上方的隊長正與周遭冰霜神族進行一場精神上的消耗戰,將對方的精神消磨殆盡或者自己先倒下,森在漾采的掩護下拔出自己的特製弓箭,漾采射殺快狼,而森射殺來犯神族,兩人皆獵取了神族武器,漾采雙手持短劍而森緊握長劍,一前一後夾攻落單神族,以游擊戰的方式逼得神族必須結陣嚴密,而當嚴密結陣向兩人進攻時,單槍匹馬卻火力十足的伏魘卻會閃現在戰場上,渾身黑色系的勁裝以特殊合金的右臂最為明顯,那染上冰藍血液的手臂對眼前的獵物摧枯拉朽,一手持劫掠而來的長劍狂擊,另一手則是剛猛狂拳,肘凹神族鎧甲,打穿神族軀殼,留心拳頭的神族無法避開刀劍伺候,而當神族費盡千辛萬苦包圍了伏魘後,卻是九時壤火槍連開,清出一條道路讓伏魘自包圍中脫身,玥炎曄望著,衝著那壯碩冰霜神族笑笑,道:「除了沒看到湘湘之外,我覺得還不錯啊。」

 

  「我在這裡。」卻是玥寒湘的聲音傳入他的耳中,他因此再次回頭,雙手各持一把長劍的玥寒湘望著他,笑道:「只有我想道你呢,是不是平常做人太失敗了啊?」

 

  「哈哈,有妳就好啦。」玥炎曄笑著打哈哈,重新舉劍,對那壯碩冰霜神族道:「如果你肯,現在物歸原主還來得及。」

 

  冰霜神族皺眉,道:「狂妄的人類,將敗卻還逞強。」

 

  玥炎曄不解,卻是下一秒,那壯碩神族壓低身勢,猛然向後跳去,退出了戰場,周遭神族同樣快速撤退,只留下幾名剛好能夠遷制奮戰等人的武力在場,剎那間,玥炎曄似乎明白了什麼,他轉頭,大喊道:「快離開包圍網!」卻已經來不及。

 

  戰場上空受一道巨大的淺藍色細密符印壟罩,而周圍冰霜神族擺出了守勢,全部將武器換成長身盾,將眾人阻隔於那符印底下,意識到危機的眾人集中火力攻擊上方符印,卻是無效,眾人的攻擊確實聯合擊中了符印上一點,卻無法破壞或阻止符印,甚至連延緩都做不到,只見納符印漸漸清晰,成為一道完整而散發寒霜之氣的圓形封印陣,下一瞬間,便落下重重冰隕,密集且劇烈的轟炸令眾人無法招架,但那非物理性的傷害,而是一種囚禁法術,被那些冰隕直擊或波擊的一切都結成冰霜,即便眾人試著擊開自各角度襲來的冰隕,卻只是枉然,逐漸火力不支而凍結成冰雕。

 

  「喂!喂!」玥炎曄喊叫著眾人的名字,他重新丟出所有的火龍鱗,卻無法阻擊所有隕石,只是減慢而徒增眾人痛楚,他揮舞那赤紅之刃,向盾牌陣衝殺,卻無奈,無法突破層層盾陣,每當他衝過數層快要突破出缺口時,卻永遠會被神族包圍並且丟回冰雨重重的結陣底下,所有夥伴漸漸地全凍成了冰,他衝向半身結凍的玥寒湘,緊緊抱住她,將自己的大衣脫下覆蓋在她身上,將她摟在懷中閃躲冰隕,卻無奈兩人在一起的行動力縮減大半,他與玥寒湘不管如何閃避,總會被一些爆裂的冰隕碎片波擊,最後只能單膝下跪,勉強以全身護住她。

 

  「對不起… …」他說,全身上下幾乎結為冰霜。

 

  一聲貓鳴劃入所有人即將消失的聽覺,巨貓蒙斯忽然豎起全身上下的貓毛,周身冰霜全被貓毛震碎破開,落了一地,瞪大的雙眼彷彿塞滿了怒意,他張嘴狂吼,衝向離自己最近的森和漾采,將兩人以嘴銜起,丟上貓座,三步併作兩步將倒在附近的伏魘與靠著樹木縮成一團的九時壤和不遠處緊緊抱住玥寒湘的玥炎曄一一以嘴丟入貓座,巨貓怒視了手握藍鋼鐮刀的神族一眼,接著狂吼一聲,衝上冰霜滿落的圓形封印陣,瞇眼齜牙皺鼻咧嘴,扭曲成宛如暗夜囚鬼的憤怒面容衝上封印陣,一張口,竟咬碎了封印。

 

  「天殺的… ...」那手握藍鋼鐮刀的冰霜神族慘白的面容上,落了些許破碎封印化成的冰晶,巨貓無聲落地後又一飛跳,竟同上次一般跳離了冰霜神族的包圍。

 

  「搞什麼!快追啊!」那冰霜神族怒吼,眾兵士卻只是以驚恐的眼神望著他。

 

  「但… …偉大的領頭亞斯… …法師的聯合結印被那隻貓給一口咬碎了啊。」一名神族戰士惶恐顫抖地對那同時手持兩種武器的冰霜神族──亞斯道:「而且… …有不少法師還因為耗盡魔力而倒下… …已經不適合追擊了啊… …」

 

  亞斯點了點頭,最後終於忍下自己的怒火,道:「派一小隊跟蹤,明日破曉,我們要活捉他們回去見審判官。」

 

Views: 1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