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佳宏: 《風寒·第七部》流匯

  當他走下旋轉梯,來到食材區時,不知何時醒來的九時壤已經吵了些蛋並拌了些生菜沙拉和烤肉片,準備了果汁並由玻璃壺裝上,等待眾人漸漸轉醒並下來用餐,玥炎曄見了,徒手抓起一片多汁的烤肉片便吃了,對九時壤讚許道:「好吃!」

  「是啊!很好吃!」漾采笑道,玥炎曄朝那出聲處望去,只見漾采吃得滿嘴油光,含糊道:「早啊!你太晚了.」

   「她已經吃了三盤烤肉了.」九時壤苦笑補充道.

   「是啊.」另一道聲音,哀聲嘆息,玥炎曄轉頭,是吃了兩盤烤肉的森:「天啊,在這裡好幸福,我一定會胖的.」

   「不,妳不會的.」玥炎曄笑了,此時,穿了黑色緊身下褲與白絲上衣的玥寒湘走下了旋轉梯,她道:「早安.」

   「喔… …早安.」漾采有點驚訝回應,九時壤只是笑笑道早,森則是點了頭,滿嘴烤肉的她無法說話.

Feature Photo: Rena - Elsword by Marco Pollacci,www.marcopollacci.eu/

   「親愛的,妳穿這樣好嗎?」玥炎曄笑著問道.

   「嗯?」玥寒湘問.

   「今天我們要去捕魚.」玥炎曄開口道.

   「那訓練呢?」森皺眉,終於可以說話的她意識到一些不對.

   「那個人沒來… …表示旅行要提前開始了.」玥炎曄道.

   「真的嗎?那人沒來?」九時壤皺眉,幾乎有些不敢相信.

   「是的,他沒來.」玥炎曄道:「最悲慘的,連聲信息都沒有,所以我們越快準備好越好,誰知道是不是要開始了.」

   「要開始了?」隊長的聲音進入所有人的心靈中,那隻貓咪在烤肉盤旁打了個呵欠,方才喝完牛奶的貓咪滿嘴白汁,臉上漾著幸福的左顧右盼,等著誰回答.

    「是的,記得冰霜神族嗎?」他道:「越往北,就越進入他們的地盤,而貪生怕死的王國會阻止我們的北行.」他說著,卻也注意到氣氛冷了下來,眾人低下頭, 只顧吃著烤肉和沙拉,木碗與木匙的碰撞聲低沉,彷彿竭盡全力而維持這片沉默,他左顧右盼,卻見森怯怯開口:「我們… …真的要為了去追求一樣自己想要的東西… …傷害那麼多人嗎?」

   玥炎曄望著發問的她,既不是無奈也不是感到好笑,非沒有情感也非情感缺口的洩洪,只是輕笑道:「誰叫… …他們要來呢?」

   森低下頭,仍道:「這樣… …好嘛?」

   「妳會在心裡面做出決定的.」他只是笑著回應,吃完了自己的那份早餐,他起身道:「那居然如此,我們今天就開始準備吧──去捕刷魚.」

   「捕刷魚算是一種準備?」漾采皺眉道.

   「是的,請別拿那些捕漁網或是什麼的,拿著自己的武器就好,讓你們知道什麼叫做狂野的捕刷魚.」玥炎曄哈哈大笑,他走上木階,又轉身道:「來吧!河距離這裡有一段路.」

   他們讓蒙斯載著,昨晚便把所有刷魚都吃完的巨貓開心地朝河畔衝刺,眾人抓緊貓座,感受近乎瘋狂的顛波,巨貓開心的喵叫,豪吼的面孔似乎閃爍著笑靨,河水 猛然的嘩啦聲已經浸透眾人的耳間並於腦海中迴盪著,過了漆黑幽密的森林,一片亮潔平原出現,那狹長平原的中央,流竄著一條滔滔巨江.

   「歡迎各位!來到度假勝地!」玥炎曄不等巨貓停下,張手起身,莞爾道:「捕魚場!」

    眾人望著那片滔滔江水,有些興奮有些擔心,只是玥炎曄已經離開巨貓,並對九時壤道:「開始訂標靶吧.」九時壤聞聲,只是照做,在那方才離開基地時帶走的 灰色布袱中拿出一根根莫約半人高度的帶繩的黑竿,並拋給玥炎曄,玥炎曄自其中挑出一根,並對眾人道:「這是附了魔還上了符文的標靶,很堅固,只要插在地 上,就拔不起來了.」說著,他在河畔後三大步之處用力將那黑竿用力插入地面,似乎那一瞬間,黑竿上的符文亮了一下,卻旋即消逝,玥炎曄將上面的繩索解下, 綁上自己的腰,道:「怎麼綁問九時壤,他很會.」他邊說邊走向那滔滔江水,笑道:「現在!巴薩逢拉」

   不等他人會意,他拔出赤紅之刃,飛快脫下身上衣物,只留一件蓬鬆米色短褲,一躍躍入了那滔滔江水中,森驚叫一聲,卻是九時壤輕按她的肩,平靜道:「他沒有問題的.」

   森聽聞,只能按耐住那急切的心情,望著濺起一水花後又回歸狂湧的大水,等待九時壤所說的沒事.

    玥炎曄在水中睜開雙眼,那清淨無汙染的河水中清晰明朗,可以在晃動的水波中看見那些詭異的生態,巨大而搖曳的絲綢狀水草,堅硬而粗糙的巨大貝類上有著小 型貝類,久經沖蝕的頑石下的魔法綠色古苔,一群小魚在河水中飛快游去,他則緩緩向河中央游去,那處,有著一條條在相隔不遠處游動的刷魚,刷魚大而黑的魚身 將近有他上半身那樣巨大,且老的刷魚上面長更會長了不知何時便存在的古魔法苔,魔法苔令刷魚開始有初步的魔力,使他們能夠在獵食與逃避敵人上更佔上風,玥 炎曄望著不遠處一條幾乎受魔法苔染綠的綠色刷魚,龐大的魚身幾乎只比他矮上一點,心中暗自決定就是它了──那是他今天的戰利品.

    他以那刷魚為中心,周旋而緩緩游近,黑色的魚頭緩緩游移,玥炎曄將手上的赤紅之刃刃柄綁上左手上的繩索,游至那魚的上游,如高空俯衝的神鷹,全身打直面 對下游,朝那魚衝刺,那魚見狀,向左處游去,玥炎曄早已料到,張開全身抵擋水流,剎那緩下流速,繃緊肌肉,朝那快速逃離的魚飛擲那赤紅之刃,劃破流水,衝 上那魚,卻沒擊中,赤紅之刃劃過魚旁流水,玥炎曄以右手急忙一拉,那綁了繩的刀身回歸,殺向那魚,那魚一時閃避不及,那刀一擊刺入那魚身中央,冒出了些許 氣泡,那是赤紅刀身隱隱發出火紅之光,周遭冒出一陣水氣,彷彿是被那焰紅給蒸散一般,玥炎曄以右手拉起腰上的繩索,將自己拖近岸上,另一手握住那拉魚繫 繩,捲動手腕將那魚拖向自己,卻不料,數隻張大滿是尖牙的刷魚朝他衝來,忽然出現的襲擊衝殺險些咬下他的喉,卻也撕傷他的腹部,鮮血流逝,他咬牙,拔出腰 上護身用的匕首迎戰,他望向上游處,三隻有些魔法苔的刷魚向他衝刺,他來不及綁好匕首,只得直接迎戰,中間那隻刷魚撞上他時他奮力將匕首插入它的下腹部並 向上拉,直接破開它的肚腸,並拉著刷魚開始向上游去,肺裡的空氣嚴重不足,令他有些昏厥前的幻覺出現.

   「但… …」那雙眼睛在飄渺幻華的水影深處望向他,潔碧無暇若水似空的瞳眸泠泠如漆星:「我們都已經死了… ...不是嗎?」

    他驚訝地想尖叫,卻喝進了一口水,雖然偶爾會生飲這裡的水,但是在極度缺氧的情況下大喝了口水,卻令他神智有些昏迷,瘋狂的掙扎衝出水面,在魚群發動第 二波攻擊前,他大口喘息的爬上了河岸,並奮力一拉,將那赤紅之刃連同渾身魔法苔的巨大刷魚拉上岸,轉頭笑道:「不錯吧!哈哈!剛剛差點淹死呢!」卻在下一 秒,歛起了笑容.

   高大的樹木上方有著數道人影,從他們睥睨的站姿來看,他知道,那是河岸木精靈.

   河岸木精靈就是居住在河岸沿線的木精靈,古木精靈的分支,詳細的族系情況和按木精靈從不對外公開,只是越接近河岸,他們的勢力就越強,常常有不知情況的旅人在河岸取水而被敲詐一番甚至被殺掉.

   「我不知道這裡是你們的地盤呢?」玥炎曄冷笑道.

   「哈!豬玀人!」一名河岸精靈以它們的方言嘲笑道:「這條河早就是河岸精靈的腹地了.」

    玥炎曄不動聲色的瞥了眼所有人的情況,他沒有戰甲但有刀劍,河岸後幾步的玥寒湘與森都配有弓箭,蒙斯身旁的九時壤有些武器好用,可以和隊長搭配,而漾 采… …身穿淺綠色大衣的她手握重弓──那是一種可以射穿普通樹木的強弓,憤怒的向上望去,卻沒有人能夠動彈,一部分的河岸精靈拉起了弓箭,隨時準備射殺他們.

   「等等!」玥炎曄叫喊,一部分的河岸精靈望向他,以他們的河岸精靈話道:「怎麼?」

   他不太會說那種精靈語,雖然精靈語可說是系出同源而大同小異,但不同的詞語可以看出個人的立場甚至友善或敵意,如果弄不好,一場戰鬥可能一觸即發.於是他故意以精靈共通語支支吾吾道:「我不太… …不太會說河岸精靈語… …可以勞煩… …使用、使用精靈共通語嗎?」

  河岸精靈們聽了紛紛竊笑,一名精靈以流利的精靈共通語道:「何必使用精靈共通語?」

  「我… …我想要談判.」玥炎曄開口道,仍是假裝支吾.

  精靈們哈哈大笑,那會使用共通精靈話的河岸精靈左右望去,徵詢意見後高傲笑道:「好吧!可憐的人類,居然如此,我們就使用精靈共通語談判吧!」

   「感… …感謝!」玥炎曄忍住想要大笑的衝動,仍裝作害怕支吾.

  「你想談什麼?」那精靈靈巧地跳下高聳的巨木,不偏不倚剛好落在玥炎曄身前幾步,笑問.

   玥炎曄笑著對那穿著束緊腰身的綠色精靈衣以及能顯露腿部曲線的微鬆綠褲,綠色系迷彩般的圖騰在全身上下,搭配繪有木紋的褐色堅硬靴子,那靴子抓地力十分牢靠,玥炎曄心想,對他道:「我們不是有意來犯的.」

  「但你們還是來了.」流利的精靈共通語,那河岸精靈高傲笑道.

  「我為我們的冒失道歉,請問你們可以表達一些善意嘛?」玥炎曄道:「那些都是一些女性或弱者,我們只是平民而非戰士,並沒有威脅性.」

  「喔?我們很有善意啊,還和你們談判耶.」精靈高傲笑道,撥弄了他束起的長黑髮,繼續道:「裡面有一名精靈,而且是古木精靈,依照契約,我們必須要將她帶走.」他說著,正要揮手下令,卻被玥炎曄阻止.

   「等等!」他道:「談判時不能動手擄掠!」

  「喔?拿出公約了?」那河岸精靈冷笑,停下了準備下指示的手.

  「什麼契約,我不知道.」他道,又被那精靈以河岸精靈語暗諷,河岸精靈諷完後回復一派笑容,道:「西底逢司契約──我們與古木精靈的契約,這片河流已經是我們的了,所以任何古木精靈未經許可皆不可進入.」

   「如果進入了呢?」玥炎曄問道.

    「那就得受監禁或者遭射殺.」河岸精靈冷冷道:「霸道的古木精靈沒有想到會有這一天,他們認為自己是木精靈的最古者便可隨意踐踏別人的尊嚴,這下可好, 該我們了.」說著,河岸精靈有些憤怒地舉起手,準備下令,玥炎曄見狀左手用力一扯,一撲上那河岸精靈,那赤紅之刃剛好到手,他以那刃抵上河岸精靈的頸部, 怒吼道:「放下武器!」

   「你以為他們會聽從你的命令嗎?」那河岸精靈諷刺道.

   「他們會為了你,聽我的.」他道:「你一定是某種領頭人物或者重要人物,否則不應該會這麼多語言.」

   「如果河岸精靈部隊幾乎都會這些語言呢?」河岸精靈反駁.

   「啊!那就糟糕了呢!」玥炎曄哈哈大笑,將刀向內緩緩推去,嘆息道:「那就免不了一戰了.」

   河岸精靈咬牙,揮手喊道:「殺光這些入侵者!」

    剎那,一聲爆響比河岸精靈更快,聲聲慘叫入耳,驚慌的河岸精靈喪失先機,森與玥寒湘發了數箭後射下一兩名河岸精靈,玥炎曄手上的河岸精靈卻也趁機掙脫挾 持──以近乎狗急跳牆的方式一手抓住那赤紅之刃,將之用力扳離致命的頸部,並向後跳去,玥炎曄見狀,急忙脫手讓他自己跳入滔滔江水,那些河岸精靈和古木精 靈的差別除了血緣和居住地區之外,河岸精靈同時也有很強大的潛泳技術,受河岸精靈拖入河中,活著逃出來的難度和被水鬼抓住有得比.

    「快!這裡不歡迎我們!我們離開!」玥炎曄大吼,巨貓怒吼,數十隻利箭衝向他,卻被他隨手撥開,在巨貓左側以弓或火衝回擊的九時壤和玥寒湘與森聞聲,趕 緊帶上武器爬上巨貓,巨貓同時奔向玥炎曄,玥炎曄提了那滿是魔法苔的巨大刷魚衝上貓座,貓一個轉身,尾巴掃開大多數的箭矢,正要狂奔逃離,卻是九時壤喊 道:「快看!」並指向對岸樹間方才河岸精靈盤據之處.

   一名身穿皮製套狀的人正和一群河岸精靈交戰,灰色右手肘上鑲著一 圓盾,奇特的攻擊方式令河岸精靈往往措手不及,有些受盾撞擊頭部而落樹,有些射擊的弓箭卻被他的右手擋下,那鋼鐵似的右手與時而拔出碎肉錘打爛精靈腦袋時 而快刀砍殺的左手令精靈節節敗退,他們看著,河岸精靈光與他交戰已經無暇顧他,只能讓他們這樣看著… ….

   「他來了.」玥炎曄道.

   「是啊.」漾采點頭:「遲到了一個晚上,卻料到我們在哪裡.」

   「他到底是誰?」玥寒湘驚嘆問道.

   「伏魘.」九時壤道:「一個改造殺手,伏魘.」

   「伏魘?」森皺眉,不明白.

    卻是那樹間身影見河岸精靈已與他拉開一大段距離,因此開始以弓箭攻擊他,於是一個反身,向下跳去,在箭雨中,他張開雙手,森驚呼,隨著他雙手張開的是一 雙銀黑翔翼,滑落天空,滑過滔江,降落在巨貓前,蒙斯朝他嗅了嗅,伏魘冷笑了一下,森看得清楚,他有張五官分明的黝黑面龐,卻不是天生的,戴著一黑色皮革 眼罩下的皮膚是白皙而無血色,他爬上巨貓,並道:「快離開吧,有人下逐客令了.」

   玥炎曄笑笑,在下一波箭雨襲上前讓貓向基地狂奔而去,他在顛波的路途上道:「歡迎回來.」

   伏魘笑笑,以英氣十足的聲音回應道:「很快又要走了.」

   「這話怎麼說?」玥炎曄皺眉,問.

   「哈,先想好出去時要帶的裝備吧,」他笑道:「情況很緊急,讓我慢慢說吧!」

Views: 13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