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佳宏: 《風寒·第十三部》 怨惑

 「那月亮… …是不是大了一點啊?」玥寒湘自草間起身,草比人長的遼闊平原中,已不見那樹。

   「糟糕… …我到底在哪… …?」她輕輕摸了摸發疼的後腦杓,方才被兔群壓過時不小心跌倒撞到了頭,不知昏迷了多久,也不知這裡是哪裡,勉勉強強恢復意識的她有些不悅,張望四處竟不見一人影。

   「玥寒湘?玥寒湘!」忽然,一道女性的急促之聲喊了她幾次,她朝聲音傳來處望去,勉強可見人影的月色下,那皎潔優雅的身影向她跑來,綁成一束的長髮飄遙如晚風,如神龍之尾,恍惚之下,她竟有些認不出那和月光同等白皙的肌膚,直到那人開口道:「玥寒湘,你有看見大家嗎?所有人好像都不見了?」

(Sleepwalk by Nikolina Petolas,www.facebook.com/nikolina.petolas.1

   「啊… …」玥寒湘搖搖頭,是漾采。漾采一臉緊張地望著玥寒湘,道:「怎麼了?玥寒湘,妳是不是受傷了?感覺臉色有點差呢?」說著,她伸出雙手抓住玥寒湘的手腕,晃了晃,那突如其來的晃動讓玥寒湘的意識回復了些清晰,卻未脫那若有似無的記憶淡霧之中,她看著漾采,恍惚間,不經意的開口道:「月亮… …是不是大了一點?」

   漾采疑惑地抬頭,向上望去,月色明潔,彷彿一輪天堂的投影,漾采望著那如晝光遼闊卻如羽毛輕柔和諧的冰涼光芒,有些遲疑,一陣晚風吹過,喚起了她有些無法自拔的意識,彷彿清醒前一刻的時間全被冰封,她快速地搖了搖頭,試圖要讓自己清醒些,最後深深呼吸一回,對玥寒湘道:「我也… …不太確定呢… …我們先找到其他人吧?好嘛?」

   玥寒湘點點頭,漾采牽著她,指著方才自己來的方向,道:「我好像是從那裡來的,那我們往反方向找找看其他人吧?」

   玥寒湘又點了點頭,以一手扶額,額上竟有幾滴冷汗,驚訝的波瀾無法翻動石製的腦海,只能呆呆地望著漾采,漾采皺了皺眉,牽起玥寒湘的手,道:「抓著我喔。」漾采牽起她的手,邁往方才打定的方向。

  隊長靠在趴伏平野的蒙斯身旁,望著兔群,四周全是兔群,各色的兔群,有些兔子會發光,有些不會,有些身上只有一種深淺不一的顏色,宛如偏執畫家的單色素描,有些有各種同樣深淺的顏色,宛如一種兒童畫一般的存在令他感到有趣,有些有各種深淺不一的色彩,宛如一種藝術作品,有些卻有只有一種沒有變化的單調色塊,如剪影,讓世界被剪下一種視角。

   他喵了一聲,紅色的兔子學狐狸叫了一聲,聲音淒厲恐怖,宛如斷腸愁女,隊長一驚,瞪大雙眼,又喵了一聲,這一次,卻是所有兔子都喵了回去。

   沒有方向,什麼景物都被兔子給遮蓋,彩色的兔子取代了黑色的曠野,剩下一種詭異的氣氛和凝視目光,他望著兔群,感到有些頭痛,他是個習得些許巫術的巫師,也擁有判斷幻覺的能力,但這簡直是幻覺的造淤卻只能用現實來解釋,多詭異,他望著那些面無表情地盯著他的平靜小動物,又頭痛了些,於是只能望向天空,卻感覺那月光亮的嚇人,而月亮大得令人恐懼,彷彿十足接近這片原野,隨時會撞上世界,隨時會用那猛烈的月光將日夜輪迴給改寫。

   「如果改寫日日夜夜的輪迴,是不是不用再受到反反覆覆相思的煎熬?」那人平靜地望著天空,森同樣望著天空,月亮似乎又更接近了些。

   「不是這樣的吧… …」森不自覺地喃喃低語,卻是男子聽見了,轉過了頭,瞪向森,她尖叫一聲,那男子冰冷俊容上漫布必須要細看才能察覺的微小裂紋,當他轉身怒視時,那細細裂紋隨著怒視的臉面而起伏龜裂,宛如旱災之地,森害怕地後退了一步,恐懼道:「你… …你是誰?」

   黑髮男子翻了翻白眼,對森道:「妳是外地人對吧?」

   「啊?」森歪過頭,沒想到那黑髮竟意外的和善。

   「我是商人之子… …」黑髮男子正要往下說時,森尖叫了一聲,道:「該不會!你就是那個癡情的人吧!」她指著他,認真吼道:「你這可惡的傢伙!居然拋棄了沙漠精靈!」

   黑髮男子瞪大雙眼,憤怒回吼:「連她的名字都不知道的人,憑什麼指責我拋棄了她!」他左手一揮,一陣白色強光閃過森的面前,剎那一陣狂烈劇痛襲捲渾身,她顫抖慘叫,渾身無力地跌坐在後方草地上。

   「妳只是個什麼也不知道的外人,憑什麼這樣說!」黑髮男子怒吼,渾身肌肉賁張,他望著天上碩大的月亮,冷冷道:「你根本不知道,我有多思念她,我有多想念她,我有多愛她!」

   森驚恐地望著那人和那巨大的月亮,銀色的月亮有半個天那麼大,月上破損的輪廓與明暗高低的差異彷彿一張咧開嘴的鬼臉,正朝這片平野咧開嘴大笑,森想要後退卻渾身麻痛而無法移動,她抬頭看著那黑髮男子,忍痛喊道:「我知道有一個人會為了他的另一半背叛全世界!什麼兩族戰爭,什麼大義!只要是他,就不會離開她!」

   黑髮男子低頭瞪著森,深呼吸,吼道:「妳什麼也不懂,她是被逼迫離開我的,而我們的分別,最後也只有造成她的死亡而已,我多後悔,妳懂嗎?」

   「我多後悔,你懂嗎?」金髮女孩扶著玥炎曄的額頭。

   「不… …不要走… …」玥炎曄呻吟,卻無法阻止女孩起身離去,她轉身,金髮晃蕩,宛若心上人不在此,她平靜說道:「就算耗上九命,我也會再回到你身邊。」

   「那… …那不入現在就別走!」他竭盡全力地吼。

  她轉頭,冷冷笑了一聲,又轉身,走向玥炎曄,玥炎曄看著她,那樣平靜的她,彷彿世上沒有任何東西能讓她的心起漣漪的她,其實內心比誰都要黏人的她,輕輕將腳背頂在他的肋骨上,兩人對視了一眼,他渴望她接受他,不再離去,卻無法從她冷若冰霜的臉孔瞳眸中察覺什麼,她仍然那樣面無表情,最後輕輕一踢,將他踢落無盡的黑暗深淵。

   一顆流星劃過天空,卻無人注意,凡在平原或平原附近的人們全將視線聚焦在天上那比太陽更大的月亮,月亮幾乎要蓋過整片天空,天空的領土被壓抑得只剩下小小的邊界,漾采晃著玥寒湘的手,邊搖著她邊道:「東邊有叫聲,應該是森的聲音,喂!玥寒湘!」最後她沒有辦法,只能背起玥寒湘,朝東邊走去。

   「妳還是死吧。」那男子淡淡說道,舉起滾滾白光包覆的左手,一腳踩上森的胸部,她叫了一聲,感到無法喘息而渾身刺痛,伸手想要扳開男子踩在自己身上的靴子,卻無力可施,只能看著那炫目的強光… …

   「我說啊,還是不要把腳放在女孩子身上吧,尤其是我說過我會保護好的女孩,如果你這樣,我會很難過的。」一道哀怨的聲音自男子身後傳來,男子轉身,白光爆射,卻反而被擊飛出去,一雙有些冰冷的手將森抱起,並支撐著她,讓她能夠重新站起,但她卻不想要放開手,緊緊抱住那個男人。

   「別鬧了,我還要戰鬥耶。」玥炎曄皺眉,輕輕推開她,並向前跨步,將她護在身後,向那男子問道:「人類?法師?」

   男子憤怒點頭,雙手再度充斥白光。

   玥炎曄無所謂的指了指天上白月,幾乎要壓上平原的白月照亮的整片大地,他道:「不管你是什麼,把我的月亮放回原位。」

  「你的?」男子皺了皺眉,眼神中散發怒火,道:「原來就是你,害我必須日日夜夜的承受痛苦──」語未畢,男子擊出正拳,白色閃光衝向玥炎曄,玥炎曄一個翻滾閃開,拔刀朝男子衝刺,男子另一手呈手刀姿切向玥炎曄,玥炎曄朝男子那滿是白光的手砍去,宛如砍上上好刀身一般令他的雙手有些麻痛,他皺眉,向後退躍,輕甩刀身以準備下一波攻勢。

  「你那麼想要那顆月亮,自己飛上去不就好了?」玥炎曄道:「為什麼要襲擊我們又要將月亮拉過來?」

   「亨,那小妮子。」那男子指向森,道:「說得應該就是你吧?什麼會為了一個女人而背叛全世界的人,哈哈!如果我把她殺掉,你就沒有理由背叛全世界了吧?」男子說著,忽然拳頭轉向森,一道白光猛擊,卻是玥炎曄的反應速度比較快,衝到森與白光之間,白光猛然擊上他的胸膛,他因此向後退了幾步,險些倒下,卻旋即抬頭望向男子,冷冷道:「你死定了。」語畢,玥炎曄拔刀衝向男子,狂烈的刀勢將男子的行動封鎖,他僅能以手刃白光防禦玥炎曄的連連刀擊,每當彷彿看見空隙可以攻殺玥炎曄時,他總能以驚險萬分的刀勢回守,爾後以守帶攻的方式壓迫他,男子連連後退,只能轉攻為守,對玥炎曄的猛烈攻勢令他節節敗退卻也無法傷他分毫,於是兩人之間逐漸形成了一種消耗戰──誰先露出破綻,誰便會被一擊擊垮。

 

Views: 5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