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 庫's Blog (194)

楊絳·我們仨(第二部· 我們仨失散了 3 古驛道上相聚)

這天很冷。我飯後又特地上樓去,戴上阿圓為我織的巴掌手套。下樓忽見阿圓靠櫃臺站著。她叫的一聲“娘”,比往常更溫軟親熱。她前兩天剛來過,不知為什麽又來了。她說:“娘,我請長假了,醫生說我舊病復發。”她動動自己的右手食指——她小時候得過指骨節結核,休養了將近一年。“這回在腰椎,我得住院。”她一點點挨近我,靠在我身上說:“我想去看爸爸,可是我腰痛得不能彎,不能走動,只可以站著。現在老偉(我的女婿)送我住院去。醫院在西山腳下,那裏空氣特好。醫生說,休養半年到一年,就會完全好,我特地來告訴一聲,叫爸爸放心。老偉在後門口等著我呢,他也想見見媽媽。”她又提醒我說:“媽媽,你不要走出後門。我們的車就在外面等著。”店家為我們拉開後門。我扶著她慢慢地走。門外我女婿和我說了幾句話,他叫我放心。我站在後門口看他護著圓圓的腰,上了一輛等在路邊的汽車。圓圓搖下汽車窗上的玻璃,脫掉手套,伸出一只小小的白手,只顧揮手。我目送她的車去遠了,退回客棧,後門隨即關上。我惘惘然一個人從前門走上驛道。…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August 23, 2016 at 2:12pm — No Comments

楊絳·我們仨(第二部· 我們仨失散了 2 古驛道上相聚)

那裏煙霧迷蒙,五百步外就看不清楚;空氣郁塞,叫人透不過氣似的。門外是東西向的一道長堤,沙土築成,相當寬,可容兩輛大車。堤岸南北兩側都砌著石板。客棧在路南,水道在路北。客棧的大門上,架著一個新刷的招牌,大書“客棧”二字。道旁兩側都是古老的楊柳。驛道南邊的堤下是城市背面的荒郊,雜樹叢生,野草滋蔓,爬山虎直爬到驛道旁邊的樹上。遠處也能看到一兩簇蒼松翠柏,可能是誰家的陵墓。驛道東頭好像是個樹林子。客棧都籠罩在樹林裏似的。我們走進臨水道的那一岸。堤很高,也很陡,河水靜止不流,不見一絲波紋。水面明凈,但是雲霧蒙蒙的天倒映在水裏,好像天地相向,快要合上了。也許這就是令人覺得透不過氣的原因。順著蜿蜒的水道向西看去,只覺得前途很遠很遠,只是迷迷茫茫,看不分明。水邊一順溜的青青草,引出綿綿遠道。

古老的柳樹根,把驛道拱壞了。驛道也隨著地勢時起時伏,石片砌的邊緣處,常見塌陷,所以路很難走。河裏也不見船只。…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August 18, 2016 at 5:06pm — No Comments

楊絳·我們仨(第二部· 我們仨失散了 2 古驛道上相聚)

那裏煙霧迷蒙,五百步外就看不清楚;空氣郁塞,叫人透不過氣似的。門外是東西向的一道長堤,沙土築成,相當寬,可容兩輛大車。堤岸南北兩側都砌著石板。客棧在路南,水道在路北。客棧的大門上,架著一個新刷的招牌,大書“客棧”二字。道旁兩側都是古老的楊柳。驛道南邊的堤下是城市背面的荒郊,雜樹叢生,野草滋蔓,爬山虎直爬到驛道旁邊的樹上。遠處也能看到一兩簇蒼松翠柏,可能是誰家的陵墓。驛道東頭好像是個樹林子。客棧都籠罩在樹林裏似的。我們走進臨水道的那一岸。堤很高,也很陡,河水靜止不流,不見一絲波紋。水面明凈,但是雲霧蒙蒙的天倒映在水裏,好像天地相向,快要合上了。也許這就是令人覺得透不過氣的原因。順著蜿蜒的水道向西看去,只覺得前途很遠很遠,只是迷迷茫茫,看不分明。水邊一順溜的青青草,引出綿綿遠道。

古老的柳樹根,把驛道拱壞了。驛道也隨著地勢時起時伏,石片砌的邊緣處,常見塌陷,所以路很難走。河裏也不見船只。…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August 12, 2016 at 1:12pm — No Comments

楊絳·我們仨(第二部·我們仨失散了 1 走上古驛道)

這是一個“萬裏長夢”。夢境歷歷如真,醒來還如在夢中。但夢畢竟是夢,徹頭徹尾完全是夢。

(一)走上古驛道

已經是晚飯以後。他們父女兩個玩得正酣。鐘書怪可憐地大聲求救:“娘,娘,阿圓欺我!”

阿圓理直氣壯地喊:“Mummy娘!爸爸做壞事!當場拿獲!”(我們每個人都有許多稱呼,隨口叫。)

“做壞事”就是在她屋裏搗亂。…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August 7, 2016 at 11:13pm — No Comments

楊絳·我們仨(第二部·我們仨失散了 1 走上古驛道)

這是一個“萬裏長夢”。夢境歷歷如真,醒來還如在夢中。但夢畢竟是夢,徹頭徹尾完全是夢。

(一)走上古驛道

已經是晚飯以後。他們父女兩個玩得正酣。鐘書怪可憐地大聲求救:“娘,娘,阿圓欺我!”

阿圓理直氣壯地喊:“Mummy娘!爸爸做壞事!當場拿獲!”(我們每個人都有許多稱呼,隨口叫。)

“做壞事”就是在她屋裏搗亂。…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August 5, 2016 at 11:55pm — No Comments

楊絳·我們仨(第一部·我們都老了)

有一晚,我做了一個夢。我和鍾書一同散步,說說笑笑,走到了不知什麽地方。太陽已經下山,黃昏薄幕,蒼蒼茫茫中,忽然鍾書不見了。我四顧尋找,不見他的影蹤。我喊他,沒人應。

只我一人,站在荒郊野地裏,鍾書不知到哪裏去了。我大聲呼喊,連名帶姓地喊。喊聲落在曠野裏,好像給吞吃了似的,沒留下一點依稀仿佛的音響。徹底的寂靜,給沈沈夜色增添了分量,也加深了我的孤淒。往前看去,是一層深似一層的昏暗。我腳下是一條沙土路,旁邊有林木,有潺潺流水,看不清楚溪流有多麽寬廣。向後看去,好像是連片的屋宇房舍,是有人煙的去處,但不見燈火,想必相離很遠了。鍾書自顧自先回家了嗎?我也得回家呀。我正待尋覓歸路,忽見一個老人拉著一輛空的黃包車,忙攔住他。他倒也停了車。可是我怎麽也說不出要到哪裏去,惶急中忽然醒了。鍾書在我旁邊的床上睡得正酣呢。…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August 3, 2016 at 3:00pm — No Comments

王愷·楊絳的一生:尊嚴和信仰

“大嫂楊絳”的韌性

錢鍾魯先生向本刊記者回憶,他永遠記得他第一次見到楊絳的情景,那時他還是孩子,在錢家那個被稱為繩武堂的幾間大廳裏跑來跑去,新婚的楊絳帶給他一把有蛇皮外套的蒙古刀,他喜歡極了,立刻就別在腰上。

錢家規矩大,按照錢鍾魯先生的回憶,是極其“古板”,“一套封建老規矩壓在小輩頭上”,婚姻一般是遵從父母之命,像錢楊這種自由戀愛,“給我們以後小兄弟自由戀愛開了一個好頭”。

按規矩,新媳婦進錢家門,必須穿著紅裙在錢家祖先群像前和長輩前跪拜磕頭,才算錢家的媳婦。傳說楊絳沒有磕頭,可是按照錢鍾魯先生的回憶,大嫂向錢鍾書的父母親磕頭跪拜,一切如儀。…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July 31, 2016 at 4:33am — No Comments

裴宜理:崛起的意義--把人的尊嚴帶給底層社會

        摘要:我問古巴人他們革命傳統的意義是什麽,幾乎每個人都以同樣的口吻回答道:古巴革命給全國人民帶來了普遍的醫療保障和普遍的教育。如果你問美國人有關他們革命傳統的意義,他們的回答將是:它帶來了自由,包括免於專制暴政的自由、宗教自由、出版自由、結社自由,等等。但是,當我問中國人這個問題的時候,他們通常的回答是不清楚的。

  作者簡介:裴宜理(Elizabeth J. Perry),1948年出生於上海。1969年畢業於紐約威廉·史密斯學院,獲政治學學士學位;1971年畢業於華盛頓大學,獲政治學碩士學位;1978年,畢業於密歇根大學,獲政治學博士學位。1972年起先後執教於密歇根大學、阿裏佐那大學、華盛頓大學、加裏福尼亞大學、哈佛大學。…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July 27, 2016 at 5:09pm — No Comments

范·海辛:中國的短板

       什麽是中國的短板?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回答,但我以為,最多數的回答會是這個:科技。估計在改革開放之初,與此不相上下的是:錢。30多年的改開,財大氣粗了,但科技落後,沒有一個諾貝爾獎,卻令多數國民咽不下這口氣。

  拉屎拉不出,是因為馬桶沒吸力。這是所有非西方國家的共識,中國自然不會例外。當年中國窮,那是三座大山造成的。現在有了錢,但是科技還落後,這要怪誰?

  多數人認為,這只是一個時間問題,現在有了錢,再過30年,中國科技肯定上去,諾貝爾獎那時已經不稀罕了。當然還有少數認為,科技上不去還是因為知識分子太崇洋迷外,大學與科研機構這些年西方價值觀泛濫,要痛下殺手拔釘子、拔白旗、插紅旗………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July 23, 2016 at 3:32pm — No Comments

范海辛:文化起源初探

       一次與友閑聊,朋友問:“文化是如何起源的?”因為這個問題我以前也曾思索過,所以不加考慮地回答,這是個人為規定,沒法給出原因,就如幾何學裏面的公理,無法證明,不證自明,譬如“兩點間直線距離最短”。

  為何說是人為規定呢?因為我們把人與古猿的分界定為人具有文化,又把文化規定為人的存在。實際上人與文是同義反復。所以不能追問文化最初是如何發生的。

  對此,朋友難以認可,他提出,文化的發生是人類應對環境的技能。譬如制造工具、使用火、采集食物、捕獲獵物等等。在求生存的過程中,發展了語言。確立了內部關系以維系群體的穩定等。…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July 16, 2016 at 10:47am — No Comments

高人:政治哲學的最基本問題

        關於讀書的格言警句,我最認同魯迅的“我以為要少--或者竟不看中國書,多看外國書”這句。我再狗尾續貂一句:特別是社會科學書籍,當以只看西方的原著譯本最為明智,少看乃至不看中國原創的,也別在中國學者現躉現賣西方觀點的書上耽誤工夫。

  看外國書,多是“開卷有益”且“獲益匪淺”--增長知識、激活思想、開闊思路;對許多長期困擾我們的中國問題,書中即使不能說是給出了明確答案,起碼也提出了令人信服的見解,耐人尋味,發人深省,能使國人活的明白不再傻逼,倒是逼出了一些中國時評和政論的垃圾本色。…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July 14, 2016 at 10:59am — No Comments

楊絳·我們仨(第三部 我一個人思念我們仨 13)

一九六二年的八月十四日,我們遷居幹面胡同新建的宿舍,有四個房間,還有一間廚房、一間衛生間(包括廁所和澡房),還有一個陽臺。我們添買了家具,住得寬舒了。

“三年困難”期間,鐘書因為和洋人一同為英譯毛選定稿,常和洋人同吃高級飯。他和我又各有一份特殊供應。我們還經常吃館子。我們生活很優裕。而阿瑗輩的“年輕人”呢,住處遠比我們原先小;他們的工資和我們的工資差距很大。我們幾百,他們只幾十。“年輕人”是新中國的知識分子。“舊社會過來的老先生”和“年輕人”生活懸殊,“老先生”未免令人側目。我們自己嘗過窮困的滋味,看到絕大多數“年輕人”生活窮困,而我們的生活這麽優裕心上很不安,很抱歉,也很慚愧。每逢運動,“老先生”總成為“年輕人”批判的對象。這是理所當然,也是勢所必然。

我們的工資,凍結了十幾年沒有改變。所謂“年輕人”,大部分已不復年輕。“老先生”和“年輕人”是不同待遇的兩種人。…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July 12, 2016 at 3:26pm — No Comments

楊絳·我們仨(第三部 我一個人思念我們仨 14)

辦公室並不大,兼供吃、喝、拉、撒、睡。西盡頭的走廊是我們的廚房兼堆煤餅。鄰室都和我們差不多,一室一家;走廊是家家的廚房。女廁在鄰近,男廁在東盡頭。鐘書絕沒有本領走過那條堆滿雜物的長走廊。他只能“足不出戶”。

不過這間房間也有意想不到的好處。文學所的圖書資料室就在我們前面的六號樓裏。鐘書曾是文學研究所圖書資料委員會主任,選書、買書是他的特長。中文的善本、孤本書籍,能買到的他都買。外文(包括英、法、德、意等)的經典作品以及現當代的主流作品,應有盡有。外賓來參觀,都驚詫文學所圖書資料的精當完美。而管理圖書資料的一位年輕人,又是鐘書流亡師大時經常來關心和幫忙的。外文所相離不遠。住在外文所的年輕人也都近在咫尺。…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July 12, 2016 at 3:00pm — No Comments

劉小楓·柏拉圖筆下的佩萊塢港

       〔摘要〕柏拉圖《王制》的開場非常著名,本文通過細讀這段開場描寫,著力理解其中所包含的對《王制》主題的寓意,並嘗試解釋柏拉圖這段筆法的政治哲學意蘊。

  柏拉圖的筆法素為後人稱道,《王制》(又譯《理想國》、《國家篇》) 開篇的場景,就是非常有名的一個例子。在柏拉圖去世後不久, “有人發現,《王制》的開頭修改並重寫了好些次”〔1〕——如果這話不是編造出來的,那麽,至少在公元前二世紀,還可以見到《王制》手稿。哈利喀納斯蘇斯的狄俄尼索斯(Dionysius of Halicarnassus) 是博學的精通文體的語文學大師,他也講過: 柏拉圖臨死前還在琢磨《王制》的第一句話。他非常驚詫,柏拉圖當時已經年屆80,竟然還在顛過去倒過來擺弄自己筆下的句式。後來,關於《王制》開頭的這段傳聞在羅馬人那裏繼續流傳,比如羅馬共和國的大文豪西塞羅就傳講過。到了羅馬帝國時期,修辭學大師昆體良(Quintillian) 說得更加活靈活現:…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July 12, 2016 at 2:41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Latest Activity

堅持深博's album was featured

For Your Eyes Only

Appreciating outstanding works from the top class photographers on internet, I found that it is meaningful to host an exhibition for these creative pieces on cloud, for the non profit-making sharing and learning of the cultural creative…
3 hours ago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s album was featured
3 hours ago
卡萊爾的書包's album was featured

敘事·創意

老者說他年輕時沒機會進大學,唯有發奮自修。每天起得很早,晨跑後就先翻幾頁書再上班。下了班,隨意吃過晚飯,就躲在租來的斗室裡讀書。克萊爾的那本《過去與現在》是他常常翻閱的書籍。還發誓每年至少讀100本書,並一本一本筆記的寫。其實,讀書是他自小就沒放棄的興趣。說書後來更成了他的職業,問他所有的書都能說給人聽嗎? 他說:所有的書其實都是在說故事,只是有時你運氣好,一翻書就讀到好故事。有時,那故事你得自己去創作,原來是這樣子:故事和創意是同一路的,我決定聽老者的建議,在包包裡放一兩本書,一本筆記本,用…
3 hours ago
說好不准跳's album was featured

說好的俳句

因為網路,特別是移動網絡 生活變為碎片、斷章 但是美並沒有離開,只是跟著我們碎成雜句 躲在社群媒體說說笑話、刷刷嘴皮 拋些警句、格言、留言;隨時在風中變了塵埃微粒 將這些雜句、碎章收集起來 可縫成百家花布似的暖暖軟被 加了心跳的旋律,就是俳句 給一個一個的腳印命名
3 hours ago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