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好不准跳's Blog – March 2017 Archive (36)

蔣興儀·夢如何才能是解放的?把惡夢作到底

關於夢的更多想法,要歸功於佛洛伊德(S.Freud)。一般人對佛洛伊德的認識是:夢不是反映現實,夢不是現實的鏡映(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夢比現實說出了更多的東西。

然而,紀傑克(S.Zizek)的分析更精妙。當眾人的關注焦點都是把「夢和現實」(dreamandreality)構成為一組關係時,紀傑克卻轉換了思考的架構,他以「夢和真實」(dreamandtheReal)這組關係來重新討論夢,並給予了「惡夢」特殊的地位。

當我們談「夢」時,重點不在於夢本身的定義,而是要思考:夢與什麼概念一起共舞?談夢的架構是什麼?這才會決定我們如何看待夢的功能。

1.夢是治療的:它補償了現實?…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rch 29, 2017 at 10:27pm — No Comments

蔣興儀·主體性=$=敵對antagonism(兼談異化三變)

1.「異化」三變之一:用回歸克服異化

「異化」(alienation)這個概念源自黑格爾和馬克思。所指的是:人疏離了他的本性,以一種外在於自身之本性的方式活著。他活著像個他人或他物,而非他自己。這裡的本性指的就是他的同一性。

在這樣的傳統觀念下,異化是糟糕的,是要被克服的。由於已經預設好一個「本真的同一性」,因此,克服異化的方式,自然就是要讓人回歸於他的本真同一性,回歸於某種整體的、無縫隙的、一致的存在狀態。

一旦克服了異化,人就不再與自身疏離,而是能夠與自身緊密的合而為一:我不是別的什麼,我就是我自己。在這裡,「異化」,與「本真同一性」是一組相對立的術語。…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rch 29, 2017 at 10:23pm — No Comments

潘知常:塗鴉:另類的青春話語

城市就像一本生活的筆記,五味具全,聲色俱茂。"塗鴉",就是這本筆記裏一頁另類的插畫。

塗鴉(Graffiti),是指在墻壁上塗寫的圖像或文字。一般認為,它最早出現於20世紀60年代的美國,與奇裝異服、街舞、HIP&HOP(街頭說唱)、MC(唱白)、滑板、街頭籃球等並列為"街頭文化"的幾大元素。而其中,塗鴉又尤為特別:它誕生於城市社會邊緣青年之手,經過多年的發展,竟然走出了名不見經傳的街頭巷尾,不僅開始逐漸擺脫它遊蕩於法律邊緣的"地下"身份,而且登堂入室地進入了公共社會的視野,開始躋身於拍賣行和藝術畫廊,甚至走向世界,成為一種先鋒藝術的形式,為越來越多的人們所了解,所接受。…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rch 29, 2017 at 10:20pm — No Comments

王統照·蘆溝曉月

“蒼涼自是長安日,嗚咽原非隴頭水。”

這是清代詩人詠蘆溝橋的佳句,也許,長安日與隴頭水六字有過分的古典氣息,讀去有點礙口?但,如果你們明了這六個字的來源,用聯想與想象的力量湊合起,提示起這地方的環境,風物,以及歷代的變化,你自然感到象這樣“古典”的應用確能增加蘆溝橋的偉大與美麗。

打開一本詳明的地圖,從現在的河北省、清代的京兆區域裏你可找得那條歷史上著名的桑幹河。在外古的戰史上,在多少吊古傷今的詩人的筆下,桑幹河三字並不生疏。但,說到治水,隰水,[LEI]水這三個專名似乎就不是一般人所知了。還有,凡到過北平的人,誰不記得北平城外的永定河;──即不記得永定河,而外城的正南門,永定門,大概可說是“無人不曉”罷。我雖不來與大家談考證,講水經,因為要敘敘叔蘆溝橋,卻不能不談到橋下的水流。…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rch 29, 2017 at 8:27pm — No Comments

王統照·青紗帳

稍稍熟習北方情形的人,當然知道這三個字──青紗帳,帳字上加青紗二字,很容易令人想到那幽幽地,沈沈地,如煙如霧的趣味。其中大約是小簟輕衾吧?有個詩人在帳中低吟著“手倦拋書午夢涼”的句子;或者更宜於有個雪膚花貌的“玉人”,從淡淡地燈光下透露出橫陳的豐腴的肉體美來,可是煞風景得很!現在在北方一提起青紗帳這個暗喻格的字眼,汗喘,氣力,光著身子的農夫,橫飛的子彈,槍,殺,劫擄,火光,這一大串的人物與光景,便即刻聯想得出來。

北方有的是遍野的高粱,亦即所謂秫秫,每到夏季,正是它們茂生的時季。身個兒高,葉子長大,不到曬米的日子,早已在其中可以藏住人,不比麥子豆類隱蔽不住東西。這些年來,北方,凡是有鄉村的地方,這個嚴重的青紗帳季,便是一年中頂難過而要戒嚴的時候。…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rch 29, 2017 at 8:26pm — No Comments

王統照·生與死的一行列

“老魏作了一輩子的好人,卻偏偏不揀好日子死。……

像這樣落棉花瓤子的雪,這樣刀尖似的風,我們卻替他出殯!老魏還有這口氣,少不得又點頭砸舌地說:‘勞不起駕!哦!勞不起駕’了!”…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rch 29, 2017 at 8:22pm — No Comments

王統照·秋林晚步

“枯桑葉易零,疲客心驚!今茲亦何早,已聞絡緯鳴。迥風滅且起,卷蓬息覆正。------百物方蕭瑟,坐嘆從此生!”…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rch 29, 2017 at 8:22pm — No Comments

王統照·夜行

夜間,正是蕭森荒冷的深秋之夜,群行於野,沒有燈,沒有人家小窗中的明光;沒有河面上的漁火,甚至連黑沈沈地雲幕中也閃不出一道兩道的電光。

黑暗如一片軟絨展鋪在腳下面,踏去是那麽茸茸然空若無物,及至撫摸時也是一把的空虛。不但沒有柔軟的觸感,連膨脹在手掌中的微力也試不到。

黑暗如同一只在峭峰上蹲踞的大鷹的翅子,用力往下垂壓。遮蓋住小草的舞姿,石頭的眼睛,懸在空間,伸張著它的怒勁。在翅子上面,藏在昏冥中的鋼嘴預備若吞蝕生物;翅子下,有兩只利爪等待獲拿。那蓋住一切的大翅,仿佛正在從容中煽動這黑暗的來臨。…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rch 29, 2017 at 8:21pm — No Comments

王統照·古剎

──姑蘇遊痕之一

離開滄浪亭,穿過幾條小街,我的皮鞋踏在小圓石子碎砌的鋪道上總覺得不適意;蘇州城內只宜於穿軟底鞋或草履,硬幫幫地鞋底踏上去不但腳趾生痛,而且也感到心理上的不調和。…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rch 29, 2017 at 8:17pm — No Comments

廢名·茶舖

—見山──滿天紅。 

“夥!” 

喝這一聲采,真真要了她的櫻桃口。──平常人家都這樣叫,究竟不十分像。細竹的。 

但山還不是一腳就到哩。沒有風,花似動,──花山是火山!白日青天增了火之焰。

 …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rch 29, 2017 at 8:12pm — No Comments

巴金·靜寂的院子

沒有聽見房東家的狗的聲音。現在園子裏非常靜。那棵不知名的五瓣的白色小花仍然寂寞地開著。陽光照在松枝和盆中的花樹上,給那些綠葉塗上金黃色。天是晴朗的,我不用擡起眼睛就知道頭上是晴空萬裏。

忽然我聽見洋鐵瓦溝上有鈴子響聲,擡起頭,看見兩只松鼠正從瓦上溜下來,這兩只小生物在松枝上互相追逐取樂。它們的絨線球似的大尾巴,它們的可愛的小黑眼睛,它們頸項上的小鈴子吸引了我的註意。我索性不轉睛地望著窗外。但是它們跑了兩三轉,又從藤蘿架回到屋瓦上,一瞬間就消失了,依舊把這個靜寂的園子留給我。

我剛剛埋下頭,又聽見小鳥的叫聲。我再看,桂樹枝上立著一只青灰色的白頭小鳥,昂起頭得意地歌唱。屋頂的電燈線上,還有一對麻雀在吱吱喳喳地講話。…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rch 29, 2017 at 8:00pm — No Comments

巴金·鳥的天堂

我們在陳的小學校裏吃了晚飯。熱氣已經退了。太陽落下了山坡,只留下一段燦爛的紅霞在天邊,在山頭,在樹梢。

“我們劃船去!”陳提議說。我們正站在學校門前池子旁邊看山景。

“好,”別的朋友高興地接口說。

我們走過一段石子路,很快地就到了河邊。那裏有—個茅草搭的水閣。穿過水閣,在河邊兩棵大樹下我們找到了幾只小船。

我們陸續跳在一只船上。一個朋友解開繩子,拿起竹竿一撥,船緩緩地動了,向河中間流去。

三個朋友劃著船,我和葉坐在船中望四周的景致。…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rch 29, 2017 at 7:59pm — No Comments

巴金·桂林的受難

在桂林我住在漓江的東岸。這是那位年長朋友的寄寓。我受到他的好心的款待。他使我住在這裏不像一個客人。於是我漸漸地愛起這個小小的“家”來。我愛木板的小房間,我愛鏤花的糊紙窗戶,我愛生滿青苔的天井,我愛後面那個可以做馬廄的院子。我常常打開後門走出去,跨進菜園,只看見一片綠色,七星巖屏障似地立在前面。七星巖是最好的防空洞,最安全的避難所。每次要聽見了緊急警報,我們才從後門走出菜園向七星巖走去。我們常常在中途田野間停下來,坐在樹下,聽見轟炸機發出“孔隆”、“孔隆”的聲音在我們的頭上飛過,也聽見炸彈爆炸時的巨響。於是我們看見塵土或者黑煙同黃煙一股一股地冒上來。…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rch 29, 2017 at 7:57pm — No Comments

巴金·廢園外

晚飯後出去散步,走著走著又到了這裏來了。

從墻的缺口望見園內的景物,還是一大片欣欣向榮的綠葉。在一個角落裏,一簇深紅色的花盛開,旁邊是一座毀了的樓房的空架子。屋瓦全震落了,但是樓前一排綠欄桿還搖搖晃晃地懸在架子上。

我看看花,花開得正好,大的花瓣,長的綠葉。這些花原先一定是種在窗前的。我想,一個星期前,有人從精致的屋子裏推開小窗眺望園景,讚美的眼光便會落在這一簇花上。也許還有人整天倚窗望著園中的花樹,把年輕人的渴望從眼裏傾註在紅花綠葉上面。…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rch 29, 2017 at 7:56pm — No Comments

巴金·海上的日出

為了看日出,我常常早起。那時天還沒有大亮,周圍非常清靜,船上只有機器的響聲。

天空還是一片淺藍,顏色很淺。轉眼間天邊出現了一道紅霞,慢慢地在擴大它的範圍,加強它的亮光。我知道太陽要從天邊升起來了,便不轉眼地望著那裏。

果然過了一會兒,在那個地方出現了太陽的小半邊臉,紅是真紅,卻沒有亮光。這個太陽好像負著重荷似地一步一步、慢慢地努力上升,到了最後,終於沖破了雲霞,完全跳出了海面,顏色紅得非常可愛。一剎那間,這個深紅的圓東西,忽然發出了奪目的亮光,射得人眼睛發痛,它旁邊的雲片也突然有了光彩。

有時太陽走進了雲堆中,它的光線卻從雲裏射下來,直射到水面上。這時候要分辨出哪裏是水,哪裏是天,倒也不容易,因為我就只看見一片燦爛的亮光。…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rch 29, 2017 at 7:55pm — No Comments

巴金·機器的詩

為了去看一個朋友,我做了一次新寧鐵路上的旅客。我和三個朋友一路從會城到公益,我們在火車上大約坐了三個鐘頭。時間長,天氣熱,但是我並不覺得寂寞。

南國的風物的確有一種迷人的力量。在我的眼裏一切都顯出一種夢景般的美:那樣茂盛的綠樹,那樣明亮的紅土,那一塊一塊的稻田,那一堆一堆的房屋,還有明鏡似的河水,高聳的碉樓。南國的鄉村,雖然裏面包含了不少的痛苦,但是表面上它們還是很平靜,很美麗的!

到了潭江,火車停下來。車輪沒有動,外面的景物卻開始慢慢地移動了。這不是什麽奇跡。這是新寧鐵路上的一段最美麗的工程。這裏沒有橋,火車駛上了輪船,就停留在船上,讓輪船載著它慢慢地渡過江去。…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rch 29, 2017 at 7:54pm — No Comments

杜重遠·汕頭與潮州

汕頭為廣東重要商埠,南通南洋,北達淞滬,商務發達,帆輪雲集,由滬赴香港赴廣州者必經之區,實南北交通之孔道也。 

市中人口十七萬許,商戶八千余家,多半營出入口事業。出口之大宗首推抽紗,年達五百余萬圓;次為瓷器,年達二三百萬圓不等。抽紗純系女子的手細工,即棉紗或麻紗抽成種種之花紋,用以敷桌或作物墊之用,歐美士女極愛用之,故有許多西商專作此種營業,運售於彼邦,汕頭左近之婦女幾乎人手一方,成為家庭中之重要生產事業。 …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rch 29, 2017 at 7:43pm — No Comments

李健吾的散文

他不是沒有文法、句式,可是相同的句式在同一篇文章裏不會出現兩次,讓我再修正一下,他不會讓你覺察,如果你不仔細的話。他避免重覆,猶如福樓拜,最感棘手的,是連接的接續詞,不過在他情感旺盛的時候,在文章裏有時也會有親切的泄露: 

“不是年輕人提醒我走了,我還會欣賞下去的。”—《雨中登泰山》 

“不是歷代帝王和儒家把他塑成泥像的話,他不會在五四時期挨那頓揍的。”—《曲埠遊記》 

“一般廟宇的塑像,往往不是平板,就是怪誕……”—《雨中登泰山》…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rch 29, 2017 at 7:41pm — No Comments

廢名·五祖寺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rch 29, 2017 at 7:38pm — No Comments

田曉菲:半把剪刀的銳鋒

市面上,雖然有不少郁達夫作品選集,但是很少見到全集。讀書看選集,固然未嘗不可,但選集的缺點,是使讀者不僅無法窺得作者全貌,而且,就連一幅片面的肖像,也往往因為選錄的作品大同小異,而難免繪得千篇一律。《沈淪》是郁達夫的成名作,因為在此以前,中國文學史上沒有過這樣的作品。但是,一個作家的成名作不一定是其思想和藝術上最成熟的作品,因此,也就不一定當得起代表作。至若《春風沈醉的晚上》、《遲桂花》,雖然都是佳制,但是,倘使沒有讀過《迷羊》、《過去》、《逃走》、《茫茫夜》、《血淚》,或者,他的風格出眾的舊體詩詞,也就無法了解這位病態的天才的精髓。…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rch 29, 2017 at 7:31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