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興儀·夢如何才能是解放的?把惡夢作到底

關於夢的更多想法,要歸功於佛洛伊德(S.Freud)。一般人對佛洛伊德的認識是:夢不是反映現實,夢不是現實的鏡映(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夢比現實說出了更多的東西。

然而,紀傑克(S.Zizek)的分析更精妙。當眾人的關注焦點都是把「夢和現實」(dreamandreality)構成為一組關係時,紀傑克卻轉換了思考的架構,他以「夢和真實」(dreamandtheReal)這組關係來重新討論夢,並給予了「惡夢」特殊的地位。

當我們談「夢」時,重點不在於夢本身的定義,而是要思考:夢與什麼概念一起共舞?談夢的架構是什麼?這才會決定我們如何看待夢的功能。

1.夢是治療的:它補償了現實?

透過佛洛伊德對夢的機制的詮釋,我們開始研究夢,因為它是個洩密者,連我們自己都不知道的某些內在東西,會被它給洩漏出來。

現實限制著我們,我們累積了許多對現實的不滿,白天時被壓抑了下來,變成無意識願望。它趁著夜晚時,顯現在我們的夢裡,通常是以隱晦的、或象徵的、或相反的內容來呈現。

例如,達文西童年時有個夢:一隻禿鷲(vulture)飛向他,並且多次撞擊他的嘴。佛洛伊德綜合了達文西的其他傳記資料後,認為這個夢洩漏了兩個祕密,一個是達文西所隱藏的同性戀傾向,另一個是此傾向的原因來自於更深的隱藏:壓抑了對母親的愛戀。(當然可以想見,佛洛伊德的推論引起許多反彈:對於達文西是否為同性戀、以及同性戀之歸因的反彈,這是另一段故事,就不討論這些細節了)。

先不管佛洛伊德的性欲或戀母情結,重點放回到夢本身。在佛洛伊德的解析之下,夢是對於現實的補償,讓白天的壓抑有個夜晚的出口,使我們的不滿被安撫了,可以獲得稍許的暫時性滿足。

這樣說來,夢似乎是具有治療的正向功能,它調節了我們內在衝突,使得被壓抑的暴動情緒有了舒緩與宣洩的管道,可以成為幫助我們維繫心理健康的機制之一。

然而,真是這樣嗎?

2.夢是墮落的:它穩定且支撐了現實的惡化

對紀傑克而言,答案是否定的。正是因為有了夢這樣的暫時性補償與調節,所以我們可以忍受現實的嚴苛與嚴酷,而不會想要去改變。暫時性的滿足,就像是嚴酷現實的軟墊,它在底層支撐著現實,反而落實了現實的無情,縱容了現實可以更加殘酷下去。

如果夢的功能是這樣,掩飾現實、調節現實,並穩定現實,讓我們更加地能夠接受與容忍現實的惡化,則夢讓我們變得軟弱與無能。夢是反解放、反革命的。

因此,夢與現實的關係不只是:「夢是現實的補償」,更要揭露的是:「夢是現實的支撐」。紀傑克還舉過這組關係的其他類似例子,像是:嘉年華的脫序與狂歡,更加穩定了日常秩序;下班後的冥想與禪修,更加穩定了上班時的無情資本主義競爭;回憶過往美好或建構未來的夢想,更加穩定了當下的乏味與平庸。

如此說來,夢的功能豈不是失敗了?夢是退縮與墮落的,所以我們不需要夢?也不盡然,紀傑克仍然讚許「作夢」這件事,但不是洩密夢、白日夢、理想夢這些,而是「惡夢」。

3.夢是解放的:在惡夢中遭逢到真實

紀傑克重新分析佛洛伊德在《夢的解析》中提過的一個例子。某位父親的兒子死去,父親在兒子的靈柩前守靈,他很疲憊,就在旁邊的房間睡著了。睡了一陣子之後,父親夢到兒子身上著火,站在他床前,搖著他說:「爸爸,你沒有看見我被燒著了嗎?」父親因此驚醒過來,發現停屍間的蠟燭倒下來,讓裹屍布起火,並燒到兒子屍體的一隻手臂。

紀傑克沒有去談夢與現實的關係,他要談的是「夢與真實」:在夢中,父親遭逢到真實(theReal),這是個創傷性的遭逢。父親作的是一個惡夢。所謂的惡夢是指:我們受不了夢中的場景,急於想要逃離,想要從夢中醒來。父親看到兒子身上著火,這是個難以承受的惡夢場景。因為這個惡夢迫使他必須面對兩件事:一個是他對兒子的罪疚感,兒子的死亡有他一份責任;另一個是兒子死亡帶給他的悲慟與創傷,他無法承擔這個創傷。

因此,父親可以有兩個選擇,一個選擇是逃離惡夢,醒來,不去面對他的罪疚感和創傷,迴避了問題(逃回到現實中,去處理停屍間火災)。

另一個選擇則是不醒來,把惡夢繼續作下去,作到底,在夢中去直面著火的兒子的質詢,並採取行動,承擔創傷。(不要再問我:「停屍間火災怎麼辦啊?」這完全不是重點啊!)不妨想像一下,可以是怎樣的行動呢?父親用自己的身體去撲火,救了兒子;抱著兒子一起被燒,父子一起承擔災難;父親依然沒有救到兒子,但該做的都做了….等。我個人比較喜歡最後一種,因為行動不是要改變既定的事實,而是要改變父親本人。

在惡夢中遭逢到真實,我們便可以在最糟的情況下體會到何謂「行動」,而不是轉回頭,逃回現實中拼命盲動,掩飾無能。

4.結語:惡夢就是最糟的現實

惡夢,有機會讓我們遇到真實,承擔創傷,活過一次死亡。但紀傑克真的是要講惡夢嗎?不是的,他要我們正視「最糟的現實」,它正在發生中(例如資本主義所帶來的世界之惡化,以及資本主義本身的惡化)。

惡夢不是惡夢,惡夢就是我們的現實,我們所要面對的現實當中最糟的情況,而在其中,我們會遇到真實,我們有機會改變。

紀傑克一次翻轉了兩個東西,一個是夢(從夢到惡夢),一個是現實(從普通的現實到最糟的現實)。翻轉這兩個東西,是為了真實。(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蔣興儀學術散文

Views: 13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