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間,正是蕭森荒冷的深秋之夜,群行於野,沒有燈,沒有人家小窗中的明光;沒有河面上的漁火,甚至連黑沈沈地雲幕中也閃不出一道兩道的電光。

黑暗如一片軟絨展鋪在腳下面,踏去是那麽茸茸然空若無物,及至撫摸時也是一把的空虛。不但沒有柔軟的觸感,連膨脹在手掌中的微力也試不到。

黑暗如同一只在峭峰上蹲踞的大鷹的翅子,用力往下垂壓。遮蓋住小草的舞姿,石頭的眼睛,懸在空間,伸張著它的怒勁。在翅子上面,藏在昏冥中的鋼嘴預備若吞蝕生物;翅子下,有兩只利爪等待獲拿。那蓋住一切的大翅,仿佛正在從容中煽動這黑暗的來臨。

黑暗如同一只感染了鼠疫的老鼠,靜靜地,大方地,躺在黴濕的土地上。周身一點點的力量沒了。它的精靈,它的乖巧,它的狡猾,都完全葬在毒疫的細菌中間。和厚得那麽毫無氣息,皮毛是滑得連一滴露水也沾濡不上,它安心專候死亡的支配。它在平安中散布這黑暗的告白。

群行於野,這夜中的大野那麽寬廣,──永遠行不到邊際;那麽平坦,──永遠踏不到一塊犖確的石塊;那麽幹靜,──永遠找不到一個蒺藜與棘刺刺破足趾。

行吧!在這大野中,在這黑暗得如一片軟絨,一只大鷹的翅子,一個待死的老鼠的夜間。

行吧!在這片空間中,連他們的童年中常是追逐著腳步的身影也消失了,沒有明光那裏會有身影呢。

行吧!需要甚麽?──甚麽也不需要;希望甚麽?──甚麽也不希望。昏沈中,靈魂塗上了同一樣的顏色,眼光毫無用處,可也用不到擔心,──於是心也落到無光的血液中了。

也還在慢行中等待天明時的東方晨星麽?誰能回答。不知聯合起來的記憶是否曾被踏在黑暗的軟絨之下?(選自《夜行集》)

Views: 7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