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發佈《陳楨: 札記2001》

《陳明發的詩與詩想》

《陳明發論故事》

《旅遊·把故事說好的快意》

我想將老子、莊子同後現代的領導美學聯繫上來。

不僅這樣,老莊鮮活的創意領導,必須替代現代管理思想中的理性中心主義。

讓它成為後現代人在知識社會中學習、工作和耕耘生活的基礎。

我希望這不是一種技術,而是一種人生抉擇。


創意人·故事人 精進計劃 》》

《我的加雅街杜順公主》本事
《我的加雅街杜順公主》生活&旅遊札記
《我的加雅街杜順公主》攝影輯
文創玩家記事本 2001~2013
陳楨: 札記2001

說好的俳句 I
說好的俳句 II

馬來西亞微博
白垚經典: 中國寡婦山~~史詩的變奏

(Feature Photo: Are you searching for your soul? Then come out of your own prison by Avnish Dhoundiyal, http://avnishdhoundiyal.com/

Rating:
  • Currently 4.75/5 stars.

Views: 52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August 29, 2021 at 9:59am


陳明發:故事的詩性開發

企業投入故事詩性開發,這故事對於社群和解、親善有何幫助?企業的工作倫理、領導體會,是否可以提煉成一個社群的“全民品牌”?
創業這些年,年份可能和馬來西亞立國歷史一樣久遠;內部有何可共享的故事?外部和整個社群建設有何可共享的故事?

“那些(外部故事),你的印象最深刻?”

如何建立儀式(節慶),置入這些故事;讓它變得更有激動人心的意義?

如何在誤解中走出來;在失敗中站上來的故事?

這就是我們馬來西亞人,已經夠好了;不再需要虛假的東西,增添虛構的、不曾有的“履歷”。

需要再詮釋。

變動的時代,很多東西很快被遺忘;有什麼東西值得留下去;讓下一代無需從零開始做起?

社群和解:企業難得的表現契機。

(Feature Photo: vase painting by jaba idris, https://www.facebook.com/jabagusiot)

(陳明發:文創玩家記事本 2001~2016)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August 9, 2021 at 10:27am


陳明發·抵牾


我在地方創生與文字創作之間,可曾發生摩擦?我一般習慣的反應是這麽想:摩擦?好啊;二石相撞必有火花。但我明白這世界往往不和我同調。大家一想到“摩擦”,是從稍有干擾、抵牾、矛盾到正式衝突的那種生活狀態。嚴重者,常常是以“漢賊不两立”告吹。其實,創造一個共同的聚合場,讓雙方自由、互動就好了,融合可待。實際上,還有“不打不相識”的妙用。這場所叫“文化”。地方創生靠什麼創;要怎怎樣生?文化有答案。答案用什麼技藝切進;又怎樣呈獻出來? 不外文學。
(9.8.2021)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July 25, 2021 at 4:15pm


陳明發的詩《六嬌十一郎》


本詩謹此宣判,六嬌十一郎案

被告十七人臨晨四時高歌狂舞
干擾鄰人清夢罪名成立
唯尊重彼等對藝術民主的
不可自拔,全體給予勸誡釋放

呈堂證物一的賭具

經證實為俱樂部裝飾物
為廓清風氣,保護綿羊
本詩建議全部給予毀滅
眼不見則處處正能量

呈堂證物二的驗尿結果

經國外專家再三中立測試
樣本受汙染不可作證據
吸毒指控不成立

證物三與四,毒品與毒具

無法確定屬於六嬌十一郎
被告都是官場顯要和寵物
誰知這不是暗勢力在下棋
鑒於本詩立場素來超然
政黨鬥爭恕不受理

男歡女愛是個人問題

最後奉勸各方加強竊聽
防患於未然,繞過檢察廳
新社會自然幸福美麗
歌照唱舞照跳
隨心所欲不逾矩

(14.1.2020 臉書)

25.7.2021 註:主角因貪汙上法庭了,網路處處才曝露他的“風流事”、“荒唐史”。一個政客沒權力了,大家才來踩踏一脚。寫詩的人不一樣,19個月前就說出他們的荒謬。

無疑的,文學可以記載歴史;但在事發當兒,人人都失去了理智,而拼命袒護“魅力領導”、“政治明星”之際,在那個任何揭露、批評都被形容為“政治議程”、“人格謀殺”的時間點,寫詩的人可以不做馬後炮,不必等到“有一天歷史會說明一切”;而立即用詩說明事態的荒謬嗎?

這一首詩,不是昨天寫的,不是今天一切都攤在陽光下的時候,才人云亦云、“義慨噴天”,才優雅地混進“憤怒的群眾”而一道合唱。

詩雖早在2020年頭就已發佈了。知道內情的網友,甚至不敢讃一個;因爲那是“政治不正確”的行為。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July 22, 2021 at 11:04pm


陳明發《射擊—祭海明威逝世20週年》

不可置疑的,海明威
是一流的獵人
飛禽在天上逃
走獸於山中竄
都灑血其槍口下
多少次難算個清楚
擲落死亡跟前

雙管獵槍舉起,海明威

扣動扳機,擊中
荒謬的文明和文明的荒謬
在失落的年代裏,掙得
聲名富貴和酒色財氣
而撲滅不了火焰生自世常
燒烤著心的疲憊

出院的第二天早晨

六十三歲的老頭
計劃著生平最漂亮的一樁
狩獵,在放蕩與挫折以後
射擊的靶子看準了就是
腦髓與鮮血,流往
自己叛逆的死亡跟前

(1981年7月2日 / 原刊《新生活報》文藝版 / 筆名舒靈 / 摘圖:網絡)

註:算來,這剛好是四十年前的舊作了。重新出土,是抱著向海明威懺悔的心情。那時候,23歳看63,怎麼看都是“老頭”。豈知,匆匆年月,總算到了人家叫我“老頭”的年紀。詩成後多年,我看過有關他自殺前後生活掙扎的紀錄片,那種心理狀態不能不叫人震憾與唏噓。

記得《新生活報》文藝版當時的主編是原籍香港的韓艾萱,她和報館當時另一位資深編輯現代詩壇前輩周喚一樣,都是留臺唸哲學系出身的,對作者要求很高。此詩發表後,她當面稱贊過。年輕時發表過好些詩作,出自她的肯定,印象特別深刻,未免飄飄然。記上一筆,說明自己也曾虛榮過。

交流專頁 》FOR YOUR EYES ONLY 2.2 克絲蒂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July 17, 2021 at 3:22pm


陳明發《五感六識裏的食欲》

友人說:很多人都提到“什麼東西多好吃多好吃,我怎麽就是没感覺?” 我想,他的天份或在別處;他不是為了吃才來到這世界,可能是為寫詩之類的其他創造衝動而來的。不過,很多時候“吃”並非為了吃本身,而是吃個心境、氣氛、懷舊,感性等等。這麼說,吃和寫詩有共同處。人有五感六識,有的感官或弱些、含蓄些;有的則挺會炫,但它們都有我們難以辨識的內在交流,相輔相成。如味覺不振,視覺、聽覺卻很行的人,能借富于節奏感的線條畫出食材之美,也是珍貴的生命體驗。(17.7.2021)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July 7, 2021 at 6:33pm

陳明發《洗衣機》

我的音樂口味比較特別,我喜歡聽接近洗完的洗衣機,它給我一種列車到站的感覺。(《世說新語 2020》47 )

註:沒料到還是有些朋友會喜歡這段子,感覺大家都很有禪慧。我喜歡這樣日常生活裏的“玄學”;小小情趣,但不缺詩的領會。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July 2, 2021 at 3:25pm


勒內·夏爾散文詩《宣告其名》


那時我十歲。索爾格河將我鑲嵌。河水如
聖明的鐘面,太陽歌唱著歷歷時辰。無憂無慮和悲愁苦痛都烙在一家家屋頂的鐵公雞上一並忍受著。然而在這個窺探著的孩子心裏,怎樣的輪子旋轉著,轉得比白熾火災中的磨坊的葉輪更強勁、更疾速?(何家煒 譯)


註:索爾格河La Sorgue,法國南方阿維農地區的一條河流。


延續閱讀
陳明發詩想《風信雞》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July 1, 2021 at 10:14pm

陳明發《垂草釣蟻》

這世界上,有比較文學,比較詩學,比較文化學等等,好像還沒見過“比較漫畫學”。我很小就把這系列的漫畫,跟那系列的漫畫拿來比較。《太空小老鼠》厲害,還是《地球先鋒號》厲害?二者聯手是否打得過《小俠龍卷風》?
說到這裏,忽然想起地球先鋒號在上一集沒電了,不知道另一個機械人黑牛,會不會趁人之危把它砸碎?
答案在我的毅力。我整個星期在休息節不上食堂,就能省下六角零用錢,買最新的兩本連環圖,地球先鋒號的命運就揭曉了。

想看戲?三號位四角錢一張票也省起來。站在入口處,看見親友或鄰居就求他帶我進場。反正那時節一個大人買張票,可以帶一群小孩進去。進了場黑茫茫的,有空位坐下就是。
休息節大家去食堂吃東西,總也有幾個同學家裏不給零用,或像我一樣有“投資意願”的,就在操場上找點活動自得其樂打發時間。

其中一項,便是拔根草心,伸入地上細長的蟻洞裏“垂竿”。深入得差不多便擱著,靜靜蹲在一旁觀察,稍有動靜便慢慢地把草竿抽出來,比較看誰的收獲最多。數目一樣時,就看誰的螞蟻比較大隻。
高年級後,看見新來的小不點也在玩這遊戲,主動上前和他们分享經驗說,去,去,那角落螞蟻比較多、也比較鈍。可是,畢竟花開花落、潮起潮滅,時間已過了幾年,螞蟻都搬家了。學弟們戰績不佳,怪我說:“你都過時了”。(8.9.2020)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June 24, 2021 at 5:45pm


陳明發《散文詩 4 — 散文詩比自由詩更自由?》


“詩中有散文,散文中有詩”,這是我們對“散文詩”最常見的定義。積極地看,它有多元、跨界與混雜的一面,崇尚自由的創作者,就愛提這一點。而對血統可疑即免談者來說,它又可能被詮釋成:既沒有純正散文的平實口語,又沒有純正詩的淬煉韻律。

那麼,散文詩的“本質”,既可以是“自由”,也可以是“雜種”,就看個別創作者本身的抉擇?


這麼一抉擇,問題還是沒解決。“自由”派又面對新的困擾:它真的是詩嗎;像是散文的詩?若是詩,自由體詩還不夠自由嗎?非得多一個散文詩不可?


真要從名家的實踐經驗裏找個參考,艾青提到的“詩的散文美”,可是現成的答覆:“把詩從沈寂的書齋裏﹐從肅穆的講壇上呼喚出來﹐讓它在人民的苦難和鬥爭中接受磨練﹐用樸素﹑自然﹑明朗的真誠的聲音為人民歌唱﹕這便是中國自由詩的戰鬥傳統。”(綠原《白色花‧序》,見“百度百科”)

参照綠原的說法,艾青的原意是為本身對自由詩體裁的選擇做個宣告,因為提到了自由體詩有“詩的散文美”,我們不妨這麼聯想:自由詩是展現了“散文美”的文體;它的“散文化”,允許它“樸素﹑自然﹑明朗的真誠的聲音”,“從沈寂的書齋裏﹐從肅穆的講壇上呼喚出來”。中文散文詩,或許就是在這樣一個精神下的一種自然演進。比更早期的魯迅、朱自清諸子那一代文學家,對此文體的“時代需求”,有更具體的把握。


這裏浮現了一個值得思考的方向:這“時代需求”,固然是艾青在感受到並強烈認同的“為人民歌唱”、“戰鬥”結果,散文詩是否也可以在不同創作者所感受到並強烈認同的不同“需求”那兒,在同樣自由的精神下,作多維度、多角化的演進?包括讓這一類的“詩”又回歸它最初反叛的“書齋”與“講壇”,等等?

從這個視角出發,我們或可比較容易理解,在現代散文詩最早的發源地法國,經過波德萊爾、馬拉美與梵樂希諸子,到了二戰前後那一代詩人,姿態不同了,戰鬥的渴盼依舊,歌唱的需求依舊,但“為誰”、“為何”等問題,很大程度生成了“怎樣”散文詩的問題。


做個備註。這角度,或且亦可解釋,現代中文散文詩為何有別於《楚辭》、《漢賦》與《元曲》等經典某些篇章。
(24.6.2021 / 圖:愛墾網制作《定格》)

延續閱讀:


意大利都靈聖卡羅廣場

她眼中的世界

追隨感官 1.6

什麽是散文詩?

丁威仁《不存在的幽靈文類~「散文詩」定義再商榷》

陳志澤·歡慶與沈思——中國散文詩百年

短評什麼是散文詩?

李長青《躍場:台灣當代散文詩詩人選》

2020年9月22日臉書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June 10, 2021 at 5:04pm


陳明發《雙彩虹》

雙彩虹對我有特別的意義,我從柔佛老家捧著母親骨灰甕到士毛月靜安林安放時,那個傍晚雨後遠遠的天際就有雙彩虹......。(7.11.2017)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