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繼儒自幼聰穎,為同郡大學士徐階器重。廿九歲時,取儒生衣冠焚棄之,隱居崑山之陽(山南),築室東佘山,杜門著述。黃道周給崇禎帝上疏提到:「志向高雅,博學多通,不如繼儒」。善繪畫、書法,「善寫水墨梅花,即其制創,無不堪垂後世也。」,「畫山水涉筆草草,蒼老秀逸,不落吳下畫師恬俗魔境。」。書法師法蘇軾、米芾,凡蘇軾字帖、斷簡,必極力搜採,手自摹刻之,曰晚香堂帖。與同郡董其昌齊名,董其昌云:「眉公胸中素具一丘壑,雖草草潑墨,而一種蒼老之氣豈落吳下畫師恬俗魔境。」。著有《眉公全集》、《晚香堂小品》等。《明史》有傳。


《小窗幽記》,分醒、情、峭、靈、素、景、韻、奇、綺、豪、法、倩十二卷,計一千五百余則,是一部纂輯式的清言小品集。以“醒”為第一,在“趨名者醉于朝,趨利者醉于野,豪者醉于聲色車馬”之時,無異于醍醐灌頂,一聲棒喝,還原出一個本真的自我來。所以“醒”後言“情”,令千載向慕;“醒”後能“峭”,卓立于千古;“醒”後獲“靈”,而百世如睹。一番洗刷之後,方能悟得“素”趣,會得佳“景”,品人生之“韻”,顯生命之“奇”。其“綺”也,能盡紅妝翠袖之妙;其“豪”也,能為興酣潑墨之舉;其為“法”而超越于世“法”之外,其賞“倩”而不限于一般“倩”意。故羅立剛先生稱,清醒之後,經此一番洗禮,真個是俗情滌盡,煩惱皆除,人生的價值,才真正顯現了出來。幽窗青燈,潛移默化,靈魂得以純淨,那小窗之“幽”,正是一種驚喜,更是超越後的清閑和孤獨。

(Photo Credit·Bamboo by Adam Wong,PLEASE LIKE http://www.adamwongphotography.com/

Rating:
  • Currently 5/5 stars.

Views: 39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November 22, 2022 at 10:27pm

春草碧色,春水綠波,送君南浦,傷如之何

玉樹以珊瑚作枝,珠簾以玳瑁為押。

東鄰巧笑,來侍寢於更衣;西子微顰,將橫陳於甲帳。

騁纖腰於結風,奏新聲於度曲,妝鳴蟬之薄鬢,照墮馬之垂鬟。金星與婺女爭華,麝月共嫦娥競爽。驚鸞冶袖,時飄韓椽之香;飛燕長裾,宜結陳王之佩。輕身無力,怯南陽之搗衣;生長深宮,笑扶風之織錦。

青牛帳裏,余曲既終,朱鳥窗前,新妝已竟。

山河綿邈,粉黛若新。椒華承彩,竟虛待月之簾;癸骨埋香,誰作雙鸞之霧。

蜀紙麝煤添筆媚,越甌犀液發茶香,風飄亂點更籌轉,拍送繁弦曲破長。

教移蘭燼頻羞影,自拭香湯更怕深,初似染花難抑按,終憂沃雪不勝任,豈知侍女簾幃外,剩取君玉數餅金。

靜中樓閣深春雨,遠處簾攏半夜燈。

綠屏無睡秋分簟,紅葉傷時月午樓。

但覺夜深花有露,不知人靜月當樓,何郎燭暗誰能詠,韓壽香薰亦任偷。

閬苑有書多附鶴,女墻無樹不棲鸞,星沈海底當窗見,雨過河源隔座看。

風階拾葉,山人茶竈勞薪;月逕聚花,素士吟壇綺席。

當場笑語,盡如形骸外之好人;背地風波,誰是意氣中之烈士。

山翠撲簾,卷不起青蔥一片,樹陰流徑,掃不開芳影幾重。

珠簾蔽月,翻窺窈窕之花;綺幔藏云,恐礙扶疏之柳。

幽堂晝深,清風忽來好伴,虛窗夜朗,明月不減故人。

多恨賦花風瓣亂侵筆墨,含情問柳雨絲牽惹衣裾。

亭前楊柳,送盡到處遊人;山下蘼蕪,知是何時歸路。

天涯浩緲,風飄四海之魂;塵士流離,灰染半生之劫。

蝶憩香風,尚多芳夢;鳥沾紅雨,不任嬌啼。

幽情化而石立,怨風結而冢青,千古空閨之感,頓令薄幸驚魂。

一片秋山,能療病容,半聲春鳥,偏喚愁人。

李太白酒聖,蔡文姬書仙,置之一時,絕妙佳偶。

華堂今日綺筵開,誰喚分司禦史來,忽發狂言驚滿座,兩行紅粉一時回。

緣之所寄,一往而深。故人恩重,來燕子於雕梁;逸士情深,托鳧雛於春水。好夢難通,吹散巫山云氣;仙緣未合,空探遊女珠光。

桃花水泛,曉妝宮裏膩胭脂;楊柳風多,墮馬結中搖翡翠。

對妝則色殊,比蘭則香越,泛明彩於宵波,飛澄華於曉月。(下續)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November 21, 2022 at 12:16pm


《陳繼儒·幽窗小記》卷二·集情
(續)

紛弱葉而凝照,競新藻而抽英。

手巾還欲燥,愁眉即使開,逆想行人至,迎前含笑來。

逶迤洞房,半入宵夢,窈窕閑館,方增客愁。

懸媚子於搔頭,拭釵梁於粉絮。

臨風弄笛,欄桿上桂影一輪;掃雪烹茶,籬落邊梅花數點。

銀燭輕彈,紅妝笑倚,人堪惜情更堪惜;困雨花心,垂陰柳耳,客堪憐春亦堪憐。

肝膽誰憐,形影自為管鮑;唇齒相濟,天涯孰是窮交。興言及此,輒欲再廣絕交之論,重作署門之句。

燕市之醉泣,楚帳之悲歌,岐路之涕零,窮途之慟哭。每一退念及此,雖在千載以後,亦感慨而興嗟。

陌上繁華,兩岸春風輕柳絮;閨中寂寞,一窗夜雨瘦梨花。

芳草歸遲,青驄別易,多情成戀,薄命何嗟;要亦人各有心,非關女德善怨。

山水花月之際,看美人更覺多韻。非美人借韻於山水花月也,山水花月直借美人生韻耳。

深花枝,淺花枝,深淺花枝相間時,花枝難似伊;巫山高,巫山低,暮雨瀟瀟郎不歸,空房獨守時。

青娥皓齒別吳倡,梅粉妝成半額黃;羅屏繡幔圍寒玉,帳裏吹笙學鳳凰。

初彈如珠後如縷,一聲兩聲落花雨,訴盡平生云水心,盡是春花秋月語。

春嬌滿眼睡紅綃,掠削云鬟旋妝束,飛上九天歌一聲,二十五郎吹管逐。

琵琶新曲,無待石崇;箜篌雜引,非因曹植。

休文腰瘦,羞驚羅帶之頻寬;賈女容銷,懶照蛾眉之常鎖。

琉璃硯匣,終日隨身;翡翠筆床,無時離手。

清文滿篋,非惟芍藥之花;新製連篇,寧止葡萄之樹。

西蜀豪家,讬情窮於魯殿;東臺甲館,流詠止於洞蕭。

醉把杯酒,可以吞江南吳越之清風;拂劍長嘯,可以吸燕趙秦隴之勁氣。

林花翻灑,乍飄飏於蘭臯;山禽囀響,時弄聲於喬木。

長將姊妹叢中避,多愛湖山僻處行。

未知枕上曾逢女,可認眉尖與畫郎。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November 17, 2022 at 11:18am

《陳繼儒·幽窗小記》卷二·集情(續)

蘋風未冷催鴛別,沈檀合子留雙結;千縷愁絲只數圍,一片香痕才半節。

那忍重看娃鬢綠,終期一遇客衫黃。

金錢賜侍兒,暗囑教休話。

薄霧幾層推月出,好山無數渡江來;輪將秋動蟲先覺,換得更深鳥越催。

花飛簾外憑箋訊,雨到窗前滴夢寒。

檣標遠漢,昔時魯氏之戈;帆影寒沙,此夜姜家之被。

填愁不滿吳娃井,剪紙空題蜀女祠。

良緣易合,紅葉亦可為媒;知己難投,白璧未能獲主。

填平湘岸都栽竹,截住巫山不放云。

鴨為憐香死,鴛因泥睡癡。

紅印山痕春色微,珊瑚枕上見花飛,煙鬟潦亂香云濕,疑向襄王夢裏歸。

零亂如珠為點妝,素輝乘月濕衣裳,只愁天酒傾如鬥,醉卻環姿傍玉床。

有魂落紅葉,無骨鎖青鬟。

書題蜀紙愁難浣,雨歇巴山話亦陳。

盈盈相隔愁追隨,誰為解語來香帷。

斜看兩鬟垂,儼似行雲嫁。

欲與梅花鬥寶妝,先開嬌艷逼寒香,只愁冰骨藏珠屋,不似紅衣待玉郎。

從教弄酒春衫涴,別有風流上眼波。

聽風聲以興思,聞鶴唳以動懷,企莊生之逍遙,慕尚子之清曠。

燈結細花成穗落,淚題愁字帶痕紅。

無端飲卻相思水,不信相思想殺人。

漁舟唱晚,響窮彭蠡之濱;雁陣驚寒,聲斷衡陽之浦。

爽籟發而清風生,纖歌凝而白云遏。

杏子輕紗初脫暖,梨花深院自多風。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y 11, 2021 at 1:25pm

李嘉華·從符號學二軸理論看張潮《幽夢影》的美人形象

此篇論文旨在以符號學二軸說探討清初文人張潮所著《幽夢影》一書中的美人形象,在理論基礎上採用索緒爾及後人對二軸說的理論與補充,並參考中外符號學研究者對於這些理論的評估,加上筆者的詮釋與延伸;在研究對象上則選擇清代張潮的清言作品《幽夢影》,試圖探究其書中美人形象的符號系統,在類同(similarity)與連結(contiguity)兩項原則的交互作用下,勾勒出書中敘述主體所言之美人形象之特點,並進一步觀察此一系統運用的文學效果與呈現風貌。

(Feature Photo:Chinese beauty by Brendon Xu)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September 11, 2015 at 7:08pm

《陳繼儒·幽窗小記》

萬分廉潔,止是小善;一點貪汙,便為大惡。

炫奇之疾,醫以平易;英發之疾,醫以深沈;闊大之疾,醫以充實。

才舒放即當收斂,才言語便思簡默。

貧不足羞,可羞是貧而無志;賤不足惡,可惡是賤而無能;老不足嘆,可嘆是老而虛生;死不足悲,可悲是死而無補。

身要嚴重,意要閑定;色要溫雅,氣要和平;語要簡徐,心要光明;量要闊大,志要果毅;機要縝密,事要妥當。

富貴家宜學寬,聰明人宜學厚。

休委罪於氣化,一切責之人事;休過望於世間,一切求之我身。

世人白晝寐語,茍能寐中作白晝語,可謂常惺惺矣。

觀世態之極幻,則浮雲轉有常情;咀世味之皆空,則流水翻多濃旨。

大凡聰明之人,極是誤事。何以故,惟聰明生意見,意見一生,便不忍舍割。往往溺於愛河欲海者,皆極聰明之人。

是非不到釣魚處,榮辱常隨騎馬人。

名心未化,對妻孥亦自矜莊;隱衷釋然,即夢寐皆成清楚。

觀蘇季子以貧窮得志,則負郭二頃田,誤人實多;觀蘇季子以功名殺身,則武安六國印,害人亦不淺。

名利場中,難容伶俐;生死路上,正要糊塗。

一杯酒留萬世名,不如生前一杯酒,自身行樂耳,遑恤其他;百年人做千年調,至今誰是百年人,一棺戢身,萬事都已。

郊野非葬人之處,樓臺是為邱墓;邊塞非殺人之場,歌舞是為刀兵。試觀羅綺紛紛,何異旌旗密密;聽管弦冗冗,何異松柏蕭蕭。葬王侯之骨,能消幾處樓臺;落壯士之頭,經得幾番歌舞。達者統為一觀,愚人指為兩地。

節義傲青雲,文章高白雪。若不以德性陶镕之,終為血氣之私,技能之末。

我有功於人,不可念,而過則不可不念;人有恩於我,不可忘,而怨則不可不忘。

徑路窄處,留一步與人行;滋味濃的,減三分讓人嗜。此是涉世一極安樂法。

己情不可縱,當用逆之法制之,其道在一忍字;人情不可拂,當用順之法調之,其道在一恕字。

昨日之非不可留,留之則根燼復萌,而塵情終累乎理趣;今日之是不可執,執之則渣滓未化,而理趣反轉為欲根。

文章不療山水癖,身心每被野雲羈。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September 7, 2015 at 9:53am

《陳繼儒·幽窗小記》

商賈不可與言義,彼溺於利;農工不可與言學,彼偏於業;俗儒不可與言道,彼謬於詞。

博覽廣識見,寡交少是非。

明霞可愛,瞬眼而輒空;流水堪聽,過耳而不戀。人能以明霞視美色,則業障自輕;人能以流水聽弦歌,則性靈何害。

休怨我不如人,不如我者常眾;休誇我能勝人,勝如我者更多。

人心好勝,我以勝應必敗;人情好謙,我以謙處反勝。

人言天不禁人富貴,而禁人清閑,人自不閑耳。若能隨遇而安,不圖將來,不追既往,不蔽目前,何不清閑之有。

暗室貞邪誰見,忽而萬口喧傳;自心善惡炯然,凜於四王考校。

寒山詩雲:“有人來罵我,分明了了知,雖然不應對,卻是得便宜。”此言宜深玩味。

恩愛吾之仇也,富貴身之累也。

馮歡之鋏彈老無魚;荊軻之築擊來有淚。

以患難心居安樂,以貧賤心居富貴,則無往不泰矣;以淵谷視康莊,以疾病視強健,則無往不安矣。

有譽於前,不若無毀於後;有樂於身,不若無憂於心。

富時不儉貧時悔,潛時不學用時悔,醉後狂言醒時悔,安不將息病時悔。

寒灰內,半星之活火;濁流中,一線之清泉。

攻玉於石,石盡而玉出;淘金於沙,沙盡而金露。

乍交不可傾倒,傾倒則交不終;久與不可隱匿,隱匿則心必險。

丹之所藏者赤,墨之所藏者黑。

懶可臥,不可風;靜可坐,不可思;悶可對,不可獨;勞可酒,不可食;醉可睡,不可淫。

書生薄命原同妾,丞相憐才不論官。

少年靈慧,知抱夙根;今生冥頑,可蔔來世。

撥開世上塵氣,胸中自無火炎冰兢;消卻心中鄙吝,眼前時有月到風來。

塵緣割斷,煩惱從何處安身;世慮潛消,清虛向此中立腳。

市爭利,朝爭名,蓋棺日何物可殉篙裏;春賞花,秋賞月,荷鍤時此身常醉蓬萊。

駟馬難追,吾欲三緘其口;隙駒易過,人當寸惜乎陰。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August 31, 2015 at 9:11am

《陳繼儒·幽窗小記》

涉江湖者,然後知波濤之洶湧;登山嶽者,然後知蹊徑之崎嶇。

人生待足,何時足;未老得閑,始是閑。

談空反被空迷,耽靜多為靜縛。

舊無陶令酒巾,新撇張顛書草;何妨與世昏昏,只問君心了了。

以書史為園林,以歌詠為鼓吹,以理義為膏梁,以著述為文繡,以誦讀為災畬,以記問為居積,以前言往行為師友,以忠信篤敬為修持,以作善降祥為因果,以樂天知命為西方。

(Feature Photo: sassolungo by Gabriele Biemmi


雲煙影裏見真身,始悟形骸為桎梏;禽鳥聲中聞自性,方知情識是戈矛。

事理因人言而悟者,有悟還有迷,總不如自悟之了了;意興從外境而得者,有得還有失,總不如自得之休休。

白日欺人,難逃清夜之愧赧;紅顏失志,空遺皓首之悲傷。

定雲止水中,有鳶飛魚躍的景象;風狂雨驟處,有波恬浪靜的風光。

平地坦途,車豈無蹶;巨浪洪濤,舟亦可渡;料無事必有事,恐有事必無事。

富貴之家,常有窮親戚來往,便是忠厚。

朝市山林俱有事,今人忙處古人閑。

人生有書可讀,有暇得讀,有資能讀,又涵養之,如不識字人,是謂善讀書者。享世間清福,未有過於此也。

世上人事無窮,越幹越見不了,我輩光陰有限,越閑越見清高。

兩刃相迎俱傷,兩強相敵俱敗。

我不害人,人不我害;人之害我,由我害人。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August 25, 2015 at 9:40am

《陳繼儒·幽窗小記》

攻取之情化,魚鳥亦來相親;悖戾之氣銷,世途不見可畏。

吉人安祥,即夢寐神魂,無非和氣;兇人狠戾,即聲音笑語,渾是殺機。

天下無難處之事,只要兩個如之何;天下無難處之人,只要三個必自反。

能脫俗便是奇,不合汙便是清

處巧若拙,處明若晦,處動若靜。

參玄借以見性,談道借以修真。

世人皆醒時作濁事,安得睡時有清身;若欲睡時得清身,須於醒時有清意。

好讀書非求身後之名,但異見異聞,心之所願。是以孜孜搜討,欲罷不能,豈為聲名勞七尺也。

一間屋,六尺地,雖沒莊嚴,卻也精致;蒲作團,衣作被,日裏可坐,夜間可睡;燈一盞,香一炷,石磬數聲,木魚幾擊;龕常關,門常閉,好人放來,惡人回避;髮不除,葷不忌,道人心腸,儒者服制;不貪名,不圖利,了清靜緣,作解脫計;無掛礙,無拘系,閑便入來,忙便出去;省閑非,省閑氣,也不遊方,也不避世;在家出家,在世出世,佛何人,佛何處?此即上乘,此即三昧。日復日,歲復歲,畢我這生,任他後裔。

草色花香,遊人賞其真趣;桃開梅謝,達士悟其無常。

招客留賓,為歡可喜,未斷塵世之扳援;澆花種樹,嗜好雖清,亦是道人之魔障。

人常想病時,則塵心便減;人常想死時,則道念自生。

入道場而隨喜,則修行之念勃興;登邱墓而徘徊,則名利之心頓盡。

鑠金玷玉,從來不乏乎讒人;洗垢索瘢,尤好求多於佳士。止作秋風過耳,何妨尺霧障天。

真放肆不在飲酒高歌,假矜持偏於大庭賣弄;看明世事透,自然不重功名;認得當下真,是以常尋樂地。

富貴功名、榮枯得喪,人間驚見白頭;風花雪月、詩酒琴書,世外喜逢青眼。

欲不除,似蛾撲燈,焚身乃止;貪無了,如猩嗜酒,鞭血方休。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August 21, 2015 at 9:37am

《陳繼儒·幽窗小記》

事忌脫空,人怕落套。

煙雲堆裏,浪蕩子逐日稱仙;歌舞叢中,淫欲身幾時得度。

山窮鳥道,縱藏花谷少流鶯,路曲羊腸,雖覆柳蔭難放馬。

能於熱地思冷,則一世不受淒涼;能於淡處求濃,則終身不落枯槁。

會心之語,當以不解解之;無稽之言,是在不聽聽耳。

佳思忽來,書能下酒;俠情一往,雲可贈人。

藹然可親,乃自溢之沖和,妝不出溫柔軟款;翹然難下,乃生成之倨傲,假不得遜順從容。

風流得意,則才鬼獨勝頑仙;孽債為煩,則芳魂毒於虐崇。

極難處是書生落魄,最可憐是浪子白頭。

世路如冥,青天障蚩尤之霧;人情如夢,白日蔽巫女之雲。

密交,定有夙緣,非以雞犬盟也;中斷,知其緣盡,寧關萋菲間之。

堤防不築,尚難支移壑之虞;操存不嚴,豈能塞橫流之性。

發端無緒,歸結還自支離;入門一差,進步終成恍惚。

打渾隨時之妙法,休嫌終日昏昏;精明當事之禍機,卻恨一生了了。

藏不得是拙,露不得是醜。

形同雋石,致勝冷雲,決非凡士;語學嬌鶯,態摹媚柳,定是弄臣。

開口輒生雌黃月旦之言,吾恐微言將絕,捉筆便驚繽紛綺麗之飾,當是妙處不傳。

風波肆險,以虛舟震撼,浪靜風恬;矛盾相殘,以柔指解分,兵銷戈倒。

豪傑向簡淡中求,神仙從忠孝上起。

人不得道,生死老病四字關,誰能透過;獨美人名將,老病之狀,尤為可憐。

日月如驚丸,可謂浮生矣,惟靜臥是小延年;人事如飛塵,可謂勞攘矣,惟靜坐是小自在。

平生不作皺眉事,天下應無切齒人。

闇室之一燈,苦海之三老;截疑網之寶劍,抉盲眼之金針。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August 19, 2015 at 8:51am

《陳繼儒·幽窗小記》

古之人,如陳玉石於市肆,瑕瑜不掩;今之人,如貨古玩於時賈,真偽難知。

士大夫損德處,多由立名心太急。

多躁者,必無沈潛之識;多畏者,必無卓越之見;多欲者,必無慷慨之節;多言者,必無篤實之心;多勇者,必無文學之雅。

剖去胸中荊棘以以便人我往來,是天下第一快活世界。

古來大聖大賢,寸針相對;世上閑語,一筆勾銷。

揮灑以怡情,與其應酬,何如兀坐;書禮以達情,與其工巧,何若直陳;棋局以適情,與其競勝,何若促膝;笑談以怡情,與其謔浪,何若狂歌。

拙之一字,免了無千罪過;閑之一字,討了無萬便宜。

斑竹半簾,惟我道心清似水;黃梁一夢,任他世事冷如冰。欲住世出世,須知機息機。

書畫為柔翰,故開卷張冊,貴於從容;文酒為歡場,故對酒論文,忌於寂寞。

榮利造化,特以戲人,一毫著,意便屬桎梏。

士人不當以世事分讀書,當以讀書通世事。

天下之事,利害常相半;有全利,而無小害者,惟書。

意在筆先,向庖羲細參易畫,慧生牙後,恍顏氏冷坐書齋。

明識紅樓為無冢之邱壟,迷來認作舍生巖;真知舞衣為暗動之兵戈,快去暫同試劍石。

調性之法,須當似養花天;居才之法,切莫如妒花雨。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